No Picture
成長篇

十年的疑問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初信的日子是充滿喜樂的日子。這喜樂來自心中對救恩的甘甜和嬰孩般的滿足。重生的生命,心靈的平安,團契的親密無間,盡是“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豐盛(《彼前》2:9),是從前未有過的。      信主後不久,我到美國留學。我很快就找到了教會,並參加了各種活動。查經,團契,詩班,祈禱會,培靈會,奮興會,退修會,復活節,感恩節,然後是聖誕節……信主日久,對聖經和教會生活的知識越來越豐富。教會中大家做的,我好像都做了。他人所不足的,我則竭力去做。只是那初信時的喜樂好像並沒有如我期望的越來越濃,反而漸漸有點黯淡了。這叫我費解。在我的信徒生活中,似乎還欠缺了點什麼,令我未能源源不斷地支取與主同行的喜樂。     一個聖誕節晚上,呆坐家中,百無聊賴,我不禁回想起初信的時候度過的兩個聖誕節。那時候我和弟兄姊妹們一道出去,到人群中報喜訊。我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以純真無邪的微笑,向世界報說我剛品嚐過救恩的甘甜。而此刻,又是平安夜。不過,老實說,我卻悶得發慌。於是我打電話給一位主內的朋友。不料電話那一邊的回應也是“悶得發慌”。      我開始覺得不對。基督徒因何在平安夜悶得發慌?      隱隱約約,外面傳來此起彼伏派對的喧鬧。我走到窗前,看到轟鳴的車子載著怪叫的人們如飛般來去。今晚,普天同慶。但是,這些嚷鬧的人們顯然不知該慶祝什麼,也不知道這罪中之樂會讓他們泥足深陷。一窗之隔,看著外面忘形的人們,我想起聖經的話語:“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看來,凡於神的榮耀有虧缺的就是罪了。我忽然變得不安起來:罪!     神的榮耀與自有永有的神亙古長存。神不需要人給他的榮耀再加添點什麼。神的榮耀本來就是完美的。根本的問題,是人“虧缺了神的榮耀”。窗外的人們正在虧缺這榮耀,屋裡的我是否也正在虧缺這榮耀呢?不錯,教會所有的活動我都參加了。但是,神需要我為他本來就完美的榮耀錦上添花嗎?還是我把神的榮耀局限在高牆尖頂的空間內,把燈藏在斗底下,讓黑暗繼續在長夜裡籠罩千萬失喪的靈魂?神揀選了我,目的是叫我去宣揚他的美德(《彼前》2:9)。而我卻在一隅自我陶醉而不去宣揚,然後抱怨悶得發慌。放眼這忘形的世界,狂歡不能掩飾人們心中的悲哀。神不正是要他的子民像當年的牧羊人一樣去報說救贖的喜訊嗎?我卻沒有去做。這虧缺,是不是一種隱而未現的罪?     從來沒有人向我提這是罪。但是從聖經的話語中我隱約覺得這是罪。     有很多年我自己默默地想這一個問題。說到罪,當然的現象是殺人、偷盜,等等。我不知有沒有別人同意,上述的虧欠也是罪。一般地說,教會的活動基本上沿襲傳統。好傳統不失是寶貴的,但傳統所代表的是否就是聖經完全的精義呢?當人們都習慣了一種傳統後,生活在傳統的時空裡就會覺得舒服和安全。久而久之,困囿於高牆內的各種傳統活動就有可能被誤以為是基督信仰的全部了。人漸漸麻木不仁,而人間疾苦,也順理成章地變得無關痛癢了。     從大學本科、研究院,到出來工作,差不多十年了,我一直沒有放棄對這問題的思索。神也好像一直默默無言,不作解答。而這十年當中,那初信主時的喜樂好像總沒有當年那般濃郁。     神終於在去年又賜我一個喜樂的聖誕節。我們一群中國基督徒在一位韓國籍牧師的帶領下,在聖誕節當日來到流浪者落腳的地方。這是一片郊外的野地,毫不起眼,堆滿垃圾,風沙亂舞。一反西裝領帶的傳統,牧師穿戴若普通工人。他在那裡關懷各種膚色的流浪者們多年了,每天皆至,噓寒問暖,奉神的名趕走了毒販,醫治了絕症。這天,當周遭被商品裝飾得五光十色的時候,當世界試圖以聖誕老人去取代耶穌基督的時候,當人們以享樂去滿足他們靈魂裡的空虛的時候,我們把詩歌、冬衣、福音單張,還有熱飯熱菜,送到這荒郊,把聖誕的喜訊和基督的大愛送到這群衣衫襤褸,饑寒交迫,被所謂主流世界遺忘掉的人群當中。當福音滔滔湧流出去時,人我之間的階級、文化、背景、種族等等隔閡化為烏有。雖沒有高牆尖頂,這一片不毛之地,因榮耀的主同在,充滿了喜樂。哈,我渴慕多年的喜樂!原來與他人分享,與基督同工,喜樂就會在當中。     一年來,我們關懷流浪者,寒暑無間。這一年,是我到北美後最快樂的一年。     神選擇在這時回答我十年的疑團。最近我重新閱讀《雅各書》,石破天驚,第四章十七節毫不含糊:“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在這以前,我多次閱讀《雅各書》,但是從來沒有像這一次收穫良多。信徒的好行為,本來就該是新生命自然的結果。我理論上也曉得要去傳福音,卻不去行,虧欠了主的期望,的確是罪了。     我明白了。就是這罪阻隔了我和主的關係,黯淡了那屬天的喜樂。感謝神讓我悶得發慌而不是昏昏睡去,使得我還知道儆醒,尋求。他沒有馬上昭示答案,而是先讓我思索多年,然後叫我順服他的感動去宣揚福音。藉此再賜我一直渴慕的屬天喜樂,方才開啟我的眼睛,以聖經解答了這十年的難題。我想,要是神十年前就指示這答案,對我也許只是一個理論上的答案,一時滿足我的好奇,不久就會忘記。     我想起在神學院上課時一位教授的比喻:“加利利海讓約旦河水流進來又流出去,於是加利利海有豐富的魚產,源源不竭。死海卻只讓約旦河水流進不流出,因此死海只是一潭死水,百物不生,周遭荒涼。”     讓福音的活水從信徒的生命中湧流出去,這生命便會因神的榮耀而熠熠生輝。並且因為與主同行,屬天的喜樂不離左右。 作者來自廣東,美國電机碩士。現在德州摩特羅拉公司任主任工程師。 ※教會的存在是為叫萬有蒙福。如果教會忽略了這一個,她就全然失敗,結局必然是被棄絕。 --摩根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國學人基督徒造就問題”溫哥華座談會

王宇 執筆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隨著中國學人在國外人數逐漸增多的趨勢,人們看到這些社會的精英、國家的棟梁,不但在海外充分展示才華,獲得學業上的成就,事業上的成功,同時也經歷了信仰方面的爭戰:從信無神到信有神,從信有神到依靠神。他們之中更有不少的人,在走過一段信仰路程之後,開始關注各地普遍存在的現象:“信主容易,造就難;跨進團契容易,進入教會難。”這種現象導致決志信主的人多,受洗歸主的人少;成為基督徒的人多,靈命得到造就的人少。     圍繞這個大家關心的問題,在1998年9月,《海外校園》主編蘇文峰牧師應邀到溫哥華証道時,《海外校園》編委丁果弟兄組織了一個小型的“關於中國學人基督徒如何造就”的座談會。與會者多數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中國福音教會,如丁果、孫曉濤、胡玉、柴琴莉、周尉吾、顏濱、潘克勤;還有福源堂的姜平;宣道會的謝林美伶;聖道堂種子團契的傳道人呂壽元等。      根據錄音帶及顏濱姐妹的會談記錄,筆者將與會者意見進行了歸納整理。在此願與大家共探討、共勉勵。 一、在生命更新中得造就      作為一個基督徒,首先面臨的是如何做一個新造的人。如聖經上所講:“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前書》5:17)在這個問題上,周尉吾弟兄深有感觸。他講由於自己沒有活出基督的形像,致使身邊的親人難以從他這個“新造的人”身上看到神的作為而拒絕接受主。因此,他深深地感到,一個基督徒的靈命成長的關鍵,是如何克服老我的習性。     顏濱姐妹以“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這段經文與大家分享。她認為我們從小到大,無論接受什麼教育,都會思考人生。但當有一天認識上帝時,這些經歷都是有益的。雖對神是剛開始認識,但生活並非剛開始,所有以往的經歷,在神手裡都成為生命更新的營養。因此,造就的關鍵問題是,願不願意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裡。      潘克勤弟兄的看法是,在造就中如何活出基督的樣式很重要。基督的愛表現在具体的行為上。他說,有對基督徒夫婦,多年來堅持無聲無怨地在查經班為大家服務。無論新老朋友,信主的或未信主的,都能從他們那種愛心的奉獻中感受到神的愛。這就是基督徒活出基督樣式的表現。      蘇牧師給大家舉了一個例子。一個乞丐流浪在街頭,經常打架鬥毆、乞討、偷竊。後來被國王收養,成為王子。他雖然有王子的身份,但卻還沒有王子的教養。因為他的惡習根深蒂固,需要長時間的訓練、改造,才會漸漸有王子的形像。我們信主的人也是一樣,雖然有神兒女的身份,若不經歷神管教的過程,仍難擺脫罪惡之子的表現。這就要求我們不斷地追求,克服舊我的習性,時常用神的話語來啟發自己,讓基督的生命在靈裡面成長。漸漸地,我們就會改變以往的人生觀、價值觀、金錢觀,言語行為也會與所蒙受的恩典相配。 二、在追求真理中得造就     中國學人在對真理的追求上,多數都有堅韌不拔的精神。他們不是盲目地跟從,不是一時的衝動。因此,當這些人抱著探索、尋求真理的渴望,來到我們中間時,如何向他們傳福音並教導聖經很關鍵。     丁果針對基督徒流失嚴重的現象,指出我們在傳福音時常常犯的一個錯誤,即我們有時候喜歡把眼光放在數字上,希望用數字來說明帶人信主和教會增長的趨勢。這就導致一些人為了迎合我們的需要,或者,對傳福音人的愛心有一個交代或回報,便決志信主,並接受洗禮。水洗之後,一身輕鬆,不再有“負債”感,猶如完成一筆生意,從此再也不露面。他提醒我們在傳福音時當追求對真理教導的完備性。      曉濤弟兄從聖經上“愛神”與“愛人如己”這兩個誡命方面談了一些看法。在“愛神”這一方面,整本聖經表現出行在神的“義”中這條真理。這就是說我們的一言一行,要遵循聖經的真理,要討神喜悅,這便体現了“愛神”。“愛人如己”是如何把神的愛回應出來,具体表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如果堅持活在神的“義”中,行在神的“義中”,對個人的造就將有很大的幫助。      呂壽元說,在追求真理中我們首先要談“信”,有信才有追求。若信神,就應該對聖經完全接受,對神的話完全相信,並非斷章取義或者信自己認同的一部分。例如保羅在《提摩太書》談到女人的位置,大陸來的朋友便產生很多爭議。原以為婦女得解放,終於撐起半邊天了,誰知來到基督教國度,反而矮了一截。這就牽涉到對真理教導的完備性和對聖經能否完全認同,從而改變以往的世界觀的問題。      蘇牧師認為,有些時候我們注重恩典的領受,忽略了真理的教導。這体現在表面的見証,給人有較大的鼓舞,激勵一些尚未信主的人因此接受救恩。但接下來,我們忽略了聖經知識的教導,使信主的溫度僅僅停留在初期階段,從而出現只會喝靈奶,不會吃乾糧的弱小嬰孩狀態。談到數字對教會的影響,蘇牧師提出,學生事工的效果要看五十年以後。因為屬靈的工作不能用程序或公式來套,也不能單單用當時的佈道會或奮興會上決志信主的人數來統計。單純追求數字和速度,就會使我們忽略對真理追求的真正意義和結出聖靈果子的實際效果。 三、在基督徒生活中得造就      一個良好的基督徒生活,對造就也起著很大的作用。基督徒應參加主日崇拜及團契活動,堅持把讀經看作吃飯,禱告看作呼吸,事奉看作運動等,努力進入基督徒的生活。潘克勤認為,要過一個基督徒的生活,就離不開以教會為主体。教會不是社交場所,不是休閒之處,它是領受神的教導,崇拜神的地方。教會也是一個彼此相愛、彼此照顧的處所。因此教會應有主日學,每人應有自己的聖經,主日崇拜要預備崇敬的心來到聖殿。      蘇牧師介紹了美國一些教會的情況,即把個人靈修、小組查經、主日証道結合起來,有系統地學習經文。讓參與的弟兄姐妹在這樣的氛圍中認識真理,加深印象,主內交流,不斷造就。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所信仰的基督教--宗教?啟示?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主藉著聖經中的真理讓我從慕道友成為基督徒。我信主以後很喜歡讀聖經。“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但這些年來,在與一些有心追求主的弟兄姊妹的交談中,我們感覺到基督教中有一個比較普遍而又困擾人的問題,那就是在基督教和基督教的歷史中,同是神的兒女,讀的是同一本聖經,每個人卻可以讀出自己所認定的真理,甚至引經據典互相爭論,並且因所領受的真理不同,逐漸形成了宗派。     這個現實也確實在無形中絆倒了許多特別是從大陸來的慕道友和一些剛信主的基督徒。難怪有一位穆斯林學者Taymiyya說過:“若你召集十位基督徒,他們將分裂出十一個意見。”聽後不服氣,但好像又不得不承認這個現實。下面談談我個人的想法,但願我們能靠著主的恩典,不是掩飾而是真實地面對這個問題,從而能從這個困惑中解放出來。 一、啟示:神的主權      我以為,基督教之所以有別於世界上任何一種宗教,因為其本質是啟示性的。聖經之所以是一本由默示而來的有生命的書,是因為聖經的真正作者—-三位一体的真神是永活的。父神還在掌管宇宙萬物的運行,主耶穌還在不斷地為我們祈禱,聖靈也無時無刻不在我們的心中做開啟引領的工作。一言以蔽之,聖經不是父神留給我們的一本“遺書”,而是賜給我們讓我們認識祂自己的“介紹信”。作品讓我們更認識作者,而只有作者才能幫助我們更進一步地明白並進入他的作品。聖經是神的工具,用以傳達神的信息,其所有信息中最中心的信息,就是見証主耶穌基督。“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做見証的就是這經。”(《約》5:39-40)聖經之所以成為聖經,因為它見証並忠實地記錄了主耶穌的話。      同樣,聖靈也是為主耶穌作見証。“但我要從父那裡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他來了,就是要為我作見証。”(《約》15:26)神將聖經和聖靈賜給我們,是幫助我們認識主耶穌基督。只有真理的聖靈,才能向我們開啟神的默示,讓我們真實地見到主耶穌,明白主的話,並有能力去遵行主的教導。我個人認為,這就是啟示。這種啟示永遠是新鮮的,是及時的,是個人性的,並具有開啟心靈的功能。我自己就有這樣的經歷。有一些經文我讀過許多次,甚至有些還能背誦。但到了有一天,真理的聖靈將這段經文一開啟,我看到了主耶穌基督,於是我才明白什麼是“太初有道(話),道(話)與神同在,道(話)就是神。”(《約》1:1)因為我從話中碰到了人,從文中碰到了道。      “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36:9)啟示對我們的重要性,就是能將道理中的基督活化成我們心靈裡的基督,成為我們生命之光;將宇宙的基督轉化成我們生命中的基督,成為我們生命之能。其實,這種啟示的效應在聖經本身中就有不少記載。漁夫出身的彼得,他的聖經知識遠不如文士和法利賽人。但彼得從啟示中知道,這位木匠的兒子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所以主對彼得說:“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7)再如,大數人掃羅是一位精通聖經的學者,並且也為這些知識大發熱心。但只有在神啟示的光照後,他才頓悟,他所迫害的拿撒勒人耶穌,就是他全心為之奉獻的彌賽亞。從掃羅轉變成保羅,不是通過教導和訓練,而是通過啟示。啟示讓保羅見到了主耶穌,超越了人的吩咐和遺傳,“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1:12)     若沒有昔在今在永在的真神,人間就無啟示可言。基督教內宗派林立(不包括異端邪說),若不是互相排斥(基督教的問題倒是在此),倒正好說明了神的豐富和人對神認識的有限。也正好証明了基督信仰恰恰不是一個死的宗教,而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啟示。反之,一個沒有啟示的宗教,只能是一種偶像,一個只有單一教義的團体組織。我想基督教和穆斯林教的區別之一大概就在此。如果以Taymiyya的眼光,可能是高度統一的天主教比豐富多彩的基督教更好。 二、啟示的接受:重生的生命和聖靈的工作      神找人就有啟示。啟示是神向人主動發出的。神樂意向祂的兒女啟示祂自己(包括藉著宇宙萬物)。神所樂意啟示的對象,不是一個自恃受過教育的智慧的頭腦,而是一個領受性的重生的生命和心靈。“你們必須重生。”(《約》3:7)這就是我們的主對猶太教的聖經學者尼哥底母所言的,要先談“重生的事”,然後再談“神國的事。”(《約》3:1-15)      這些年在我自己的經歷和事奉過程中越來越覺得,北美信徒最缺乏的,不是神學,不是培訓,而是一個清楚得救的重生之生命!我們可以有一整套的神學來討論什麼是重生,如何重生等等,但我們只有經歷了重生,才能真正知道什麼是重生。看一看中國農村信徒的生命見証,再看看我們自己的生命狀況,我們就會明白什麼是重生!很有諷刺意義的是,有些沒有重生的人可以將重生的道理講得頭頭是道,真正重生的人反而講不清楚重生的道理。“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知道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3:8)     啟示也是藉著真理的聖靈來完成的。感謝主,這位當年向彼得、保羅等歷代聖徒啟示的聖靈,今天還在不斷地引領神的眾兒女,明白和進入神的話語,讓這些話語能真實地成為他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生命的糧。“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裡,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裡面。”(《約壹》2:27)      我們現今處於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神學知識也在爆炸。這個時代,我覺得,走得準比走得快更重要!我們信主後不應過份地仰望人的帶領,因為我們會發現,面對同一個問題,十個人會給我們八個不同的意見,結果反而寸步難行。這個時代,我們特別需要真理的聖靈,親自引領我們進入神的話語。“除了神的靈,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2:11)更為重要的是,聖靈不但將真理啟示給我們,並且讓我們有能力將這些真理見証在我們的生活中。“弟兄勝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証的道。”(《啟》12:11)真光必帶能力和恩典。當年,啟示不但讓保羅開了眼,看見“當跑的路”,“美好的仗”和“所信的道”,並且同時也賜能力,讓他能“跑盡”“打過”和“守住”(《提後》4:7)。      我們常常有這樣的經歷:一段由聖經啟示的經文,特別是主耶穌的話,會在我們生命中留下永久的印記。“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約》6:56)反之,由人的理解力和邏輯歸納出來的一段文字,往往只對我的頭腦中的知識產生影響。在北美的信徒中,或遲或早都會問這樣一個問題:“我如何能明白神在這件事上的帶領和旨意?”我自己就曾經從不同的人和書那裡得到好幾個方程式,結果還是摸不清楚神的帶領。最後只能跪在神的面前。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真正經歷了“恩膏的帶領”,才開始明白了主耶穌的話:“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6:63) 三、啟示的關閉:宗教     啟示的主權在神,並且啟示往往與我們的生命互相效應,所以神就有權對沒有重生的人,或者是不想重生的人,關閉自己的話語。“所有的默示你們看如封住的書卷,人將書卷交給識字的,說‘請念吧!’他說:‘我不能念,因為是封住了。’”(《賽》29:11)我在信主前讀聖經,就是這種情況。“文以載道”,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只讀懂了“文”,卻沒有讀出“道”,所以在聖經的字句上徘徊了很久。文讓人自以為是,道卻使人俯伏謙卑。我甚至能背誦和講解主耶穌的話,卻摸不到主的性情和主的愛,結果一度滑入理性的宗教。      在聖經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文士和法利賽人。當年這些自以為握有神的話語的宗教領袖,卻從聖經的字裡行間讀出一套律法規條,竟然將聖經所要見証的主耶穌釘了十字架!難怪主耶穌責備他們:“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太》23:24)“你們這無知瞎眼的人哪,甚麼是大的,是金子呢,還是叫金子成聖的殿呢?”(《太》23:17)弟兄姐妹們,若不是神恩典的啟示之光,我們根本不會知道我們在聖經面前會“無知瞎眼”到什麼程度!     到了中世紀的天主教,很多高智商高教育的聖品人,非常精通新舊兩約,也清楚當年法利賽人的錯誤。但他們從聖經中,卻讀出一套嚴格的宗教傳統和等級制度。相反,一些簡單純樸的平民百姓卻文中見道,一下子就被主的愛摸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這些年聖靈在中國農村所做的感人的生命見証。     末世最大的迷惑就是宗教。宗教的產生就是因為無啟示。無啟示之光,人就憑著昏暗的良心之光來論“善”與“惡”,來分辨“這是金子還是銀子”(《太》23:17)。在社會上是這樣,在教會中也並不罕見。反之,主耶穌從天上帶下啟示之光,從十字架上帶來生命之光,替代我們昏暗的良心之光。主耶穌是講“死”與“活”,是講“這金子是在殿裡還是在殿外”。歸根結底,還是當年我們老祖宗亞當所面臨的“智慧果”和“生命果”的問題,不同的是,第一個亞當墮落了,第二個亞當得勝了。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平信徒時代的來臨

熊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引言     拿起1999年元月1日的報紙,上面報導了1998年年底的一個民意調查結果。克林頓總統當選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受敬佩(most admired)的人物。教皇保祿名列第二,著名佈道家葛培理牧師排名第三。這項民意調查的目的,並非評估每個當選者對社會的貢獻,乃是衡量他在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地位。     這位最受美國人敬佩的人,也就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被國會提出彈劾的總統。這位在白宮公事房利用職權與手下實習生偷情兩年,而且在國人和大陪審團前公然說謊的總統,竟然是許多美國人心中最敬佩的人!這真是不可思議。     在1月19日的年度國情咨文裡,克林頓更是不負眾望開出許多新的支票,使得左派與右派皆大歡喜,真好像是聖誕老人。他這種不講究理念,只要討好選民的做法,正是這個新時代非常貼切的寫照。難怪前教育部長班奈特(William Bennett)寫《義憤的死亡》(The Death of Outrage :Bill Clinton and the Assault on American Ideals, 1998)一書了。 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六年多前在超市買菜,偶爾聽到兩位收銀員在大談他們家用電腦上“視窗”的利弊。我當時剛從中西部鄉下搬到加州“大觀園”不久,真是驚服不已,覺得加州“往來無白丁”了。      自從1994-1995以來,“萬維網”(world wide web)藉著“網際網路”(Internet)的管道風行全球。這個新工具更是革命性改變了你我認知、彼此溝通、商業行為,甚至娛樂的方式。今天,50﹪以上的家庭都備有家用電腦。人類的“大村落”真是已經達到了“天涯若比鄰”的境界。     如果說“裝配帶”(assembly line)的發明引進了市場大量消費的平頭主義,那麼卄世紀末期的“資訊革命”(information revolution)所帶來的,便是“多品味”、“專精化”的生活。我們不再只是蒼白的“快樂的机器人”。今天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網頁(home page),我們的“網路書籤”(bookmark)正反映了我們個人的品味。我們或許不認識自己的隔鄰,但是我們可以在“交談室”(chat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有一種飢渴

陳聯松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有一種飢渴常在我心, 驅使我上下求索。 無人真正理解, 無法對人訴說, 雖然我的肉体曾經飽足, 眼目曾經快活, 但我的心啊, 你不滿足的時候比前更多。 終於有一天,一個聲音應許我: “喝這活水的永遠不渴。” 可是神啊,曾幾何時, 這填不滿的心又開始飢渴, 向世界、向人群上下求索。 世界以美麗的面具取悅我, 我不再剛強,唯有軟弱, 不再喜樂,唯有片刻歡愉後, 兩行淚落。 走過心靈最漆黑的孤夜, 你來了! 以光而來,溫暖而奪目。 榮光中有聲音說: “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 但我要申說: “主啊,我已極度軟弱, 軟弱到無力就你。 怎能讓我進入你的國?” 我厭棄我的肉体, 恨不得被你的榮光燒成灰末。 我無力撕裂我的外袍, 我的靈也無力從肉体中逃脫。 只能以聽得見的微音祈求: “主啊!我的拯救者, 求你將我抱起, […]

No Picture
成長篇

是你

詩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我們在天上的父神,我主耶穌基督和那賜平安喜樂的聖靈保惠師:     你的恩典是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哦,主啊!當我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來到你的面前求問,你便賜下那屬天的智慧,使問題解決。主啊!這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哦,主啊!當我們在一天早晨醒來,發現那積蓄在我們心頭的、對同事、對朋友、甚至對親人的隱隱約約的怨恨突然消失的時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導我們懂得什麼是寬容,什麼是原諒。     哦,主啊!當我們有一天突然面對失業的來臨,經濟的窘迫,我們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惊慌失措,寢食難安。我們學會了在平靜之中等候,在交托之後仰望,因為我們知道主你必親手預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以利亞的信心。     哦,主啊!我們曾經有過不誠實,也時常發生夫妻口角,難免在背後議論弟兄姐妹。是你讓我們意識到人性的軟弱,看到我們自己的過錯。主啊!我們感謝你!因為從我們接受你為救主那一天起,你就把聖靈注入我們心裡。用你的光芒驅散我們心底的黑暗,以你的充實填補我們心靈的空虛,讓你的慈愛融化我們心頭那經年累積的冷漠和怨恨。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那幼小的兒女,以他們稚嫩的童聲在餐桌旁向你謝飯禱告時,當我們看到他們在你面前感謝讚美或者認錯悔改時,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育他們從小就懂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愛,什麼是信。在他們開始認識這個世界,認識他們自己之前,他們首先認識了你。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年邁的父母在與兒女的短暫相聚中認識了你,他們兩手空空而來,卻帶著豐豐滿滿的愛歸去。主啊!我們從心底感謝你!因為在我們無法與他們同行的時候,有你與他們同在。主啊!在他們今後的人生旅途中,你始終是他們的依靠,是他們的信心。願有更多的父母踏上歸途的時候,都有你的恩典伴隨。     父啊!我們祈求你的國早日降臨,我們祈求你的旨意在地上如願行走,我們祈求你降下洗禮的聖火,燒去該燒去的,興起該興起的!     哦,父啊!讓我們每一個人用自己生命的改變,做你榮耀的見証!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作者來自北京,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認識教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提到“教會”,許多未接觸過教會或初到海外的中國學人,常有兩種極端的印象:一個極端是將教會視為《巴黎聖母院》中瀰漫陰森、神祕氛圍的教堂;另一個極端,則是將教會過份完美化,以為是充滿愛與溫暖的人間淨土,完全遠離世俗的鬥爭與虛偽。      這兩種極端的印象,都不能代表教會的全貌。正如本期漫畫所描繪的:教會不是類似政黨的組織,不是搞活動的同鄉會,也不是一群聖人的展覽場。從聖經所啟示的教會本質來看,教會是上帝的家、基督的身体、神國的精兵、歷史的長廊、真理的學校……從功能來看,教會是佈道、牧養、團契、訓練、關懷、敬拜、宣教的地方……      教會是以基督為元首的,因此必須有愛、有聖潔、有生命。但教會也是由一群原是罪人的基督徒組成的,因此必然有不完美的表現和做法上的缺陷。在古今中外的教會歷史中,都有興起、發展或僵化的階段,也顯示過神聖、活潑或陰暗的層面。但教會與任何政治、文化運動最根本的不同,是教會有生命力!無論教會在何時何地、何種內憂外患的情境中,只要有一群基督徒持守生命的真理與道路,教會必可復興,必可再度發出新生命的活力。      今日來到海外的中國學人,剛從高度組織化的環境中出來,初進教會時難免以過去的經驗比對眼前的現象。若我們單以一時一地一堂的教會做為觀察對象,難免以偏概全,使自己成為冷眼旁觀者,失去了加入教會的福份。因此在本期進深特刊中,我們別注重從四個角度向讀者全面地介紹教會:     一、教會是什麼?如何建立全面而正確的教會觀?本期的漫畫〈教會是……不是……〉,以及〈我愛你的居所〉,對此都有描述。     二、中國學人如何溶入華人教會的敬拜、事奉、肢体生活中?本期小草的〈從我們自己做起〉,范學德的〈不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巫恩霓的〈低吟淺唱〉等,都有深刻的經驗談。      三、教會的路向。如:熊璩〈平信徒時代的來臨〉,溫哥華〈中國學人造就問題座談會〉等。     四、真理辨識。面對似是而非的一些異端教派,例如“耶和華見証人會”和“摩門教”,黃彼得教授兩篇專文,可從基要真理的角度幫助我們認清其本質。      衷心希望這些文章,對我們中國學人全面理解並加入教會,有所裨益。 編者

No Picture
成長篇

“耶和華見証人”是基督教的一派麼?

黃彼得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問:常有人來叫門,送小冊子,很有禮貌地問:“你是基督徒麼?我們是研究聖經的,是為耶和華做見証的。”這些人是基督徒麼?     答:我先介紹耶和華見証人這教派的簡史,然後根據聖經的真理與該教派的信仰作一比較。讓讀者明白這手拿聖經,查考聖經的耶和華見証人,是不是基督徒。      這教派的創辦人Charles Taze Russell (1852-1916),是美國賓州匹茲堡城人。其父母是公理會的信徒,小時聽見關於地獄的情形,非常害怕。又看見教會中的派別常有紛爭,令他反感。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教導中,對聖經中的啟示,和基督的再來的教訓,他宣稱已得解答的秘訣。他認為希腊文的paroisis是“臨在”(presence),而不是“來臨”(coming)或“再臨”(return)。所以於1872年,二十歲時,開始宣講:主耶穌將在1874年以肉眼不能看見的靈体再臨。這是因為他受到時代派數字解經法,計算主再來日子的影響所致。     1877年,他邀請當地的牧師們聚會,發表他的主再來的理論,被牧師所拒絕。於是就斷絕與教會來往。二十五歲時,雖未受神學教育,卻自封為牧師、神學教授。      1879年,他二十七歲,出版一份雜誌名為“錫安守望台”(Zion Watchtower)。又名“守望台與基督臨在通報”(The Watchtower and Herald of Christ’s Presence)。這雜誌今日以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      1881年他出版《給有思想信徒的糧食》(Food for Thinking Christians)一書共七冊。1886年改名為《千禧年之晨》(Millennial Dawn)。之後又改名為《聖經研究》(Studies in the Scriptures)。第七冊是《啟示錄》和《雅歌書》的註釋。在註釋中他預言1914年是世界的末日。可是這預言落空。1916年,他去世,年六十四歲。      Russell是一位非常善變,善言,注重文字工作,和善於組織的人才。他雖然沒有受過正規神學與大學教育,但他能編“守望台雜誌”和七卷的“聖經研究”,是許多神學博士或大學教授做不到的。1877年他的理論受主流教會牧師拒絕,1878年就創辦雜誌,取名“錫安守望”。1881年創辦“國際聖經研究社”。雖然在1931年,其承繼人將該會定名為“耶和華見証人會”(Jehovah’s Witnesses),但在一些地區遭教會的拒絕,就用“國際聖經研究社”,或“守望台”。他去世時,信徒約有十五萬人。     […]

No Picture
成長篇

“找一間完美的教會”讀後感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我喜歡閱讀貴刊,有親切感。當我讀到第31期38頁天嬰的《找一間完美的教會》後, 突然有所領悟,一陣興奮。該文言辭幽默,文筆輕鬆愉快,卻解開了我的心結。在感恩節,我就此鼓起勇氣作了見証。教會姊妹聽後一致認為,我的想法帶有普遍性,建議我寫下來,以便與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分享。      我是從中國退休後來到美國的。1998年6月正式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當時我確是 意並有感動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並感受到平安喜樂。不久,教會突然發生牧師辭職事件,據說是與執事無法協調。我很驚訝!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都是在主耶 穌教導之下的人,卻會發生這種事?心裡很難過,久久不能平靜,想不通到甚至哭了。我想離開這個教會,另去尋找一間比較好的教會。我藉故拒絕星期五晚上的查 經學習,避開教會的活動,星期日做禮拜也是勉強地去,而且提不起興趣,也沒有快樂。      隨著時間的推移,聽到其它教會也有類似的問題,就見怪不怪了。但心情雖好些,卻終究還是放不開。當我讀到《找一間完美的教會》,其中牧師對青年講:“在這地上沒有完美的教會,連一間都沒有,因為我們都不 是完美的,完美的教會在天上。”我心裡豁然開朗,覺得這些話像是針對我的問題而講的。我很興奮,將此文內容轉告教會的姊妹,並作了見証。      我們都是罪人,都不是完美的,怎麼能有完美的教會呢?教會就是一群按主的教導,在一起聚會、敬拜、感恩、祈求、禱告的人。人不都是一樣有優點有缺點的嗎?今後要多多學習,多包容。完美的事只有在天上有。感謝主,使我學到一門新的功課,我很高興。□ --加州 陶瑞英

No Picture
事奉篇

摩門教與基督教有甚麼區別?

黃彼得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問:多次遇見能講中文的西人。兩人一批,胸前帶有名牌,寫著:“末世聖徒基督教會XXX長老”。聽說這就是摩門教的傳教士。一個朋友說,這是異端邪說。請問摩門教與基督教有甚麼區別?      答:我先介紹摩門教簡史。後列表比較兩者的信仰。      摩門教於1830年4月6日,在美國紐約州的Fayette成立。創立人Joseph Smith(1805-1844)。自稱十四歲時,有二位天使向他啟示,說基督教的各宗派都是墮落的。他又聲稱十八歲時天使Mornoi向他顯現,指示他摩門經的金片,名為“烏陵和土明”。金片是用埃及文、希伯來文、亞述文和亞拉伯文綜合寫成的。他將之譯為英文。(其實他自己并不懂那些中東文字,如何翻譯是個大問題)。二十五歲時,將之出版,名為“摩門經”。     1843年他推行多妻主義。1844年遭伊利諾州州長下令逮捕下監。不久,死在監牢裡。此後該會由木匠Brigham Young領導。因地方群眾反對多妻,及謬講聖經真理,楊氏與門徒就遷至猶他州鹽湖城。1877年楊氏去世,遺下妻子十七人。但多妻主義被其繼任 Wilford Woodruff(1807-1898)於1890年廢止。該教派并于1890年推行“聖洗代替論”,就是摩門教徒可替已死的親屬洗禮,使他們得救。又有 “代替結婚印証論”。就是一對摩門教徒,可以代替已死的夫婦舉行婚禮,使他們死後仍為夫妻。為經費充足,強迫信徒實行十一奉獻,青壯年信徒要二年義務傳摩門教,贏得功勞。 基督教與摩門教基本信仰的比較 基督教                                         摩門教 1. 新舊約聖經為神所啟示,是信仰唯一的基礎。 1. 《摩門經》、《教義與聖約》二書為信仰最高的權威。 2. 神是靈,是獨一的真神(《約》4:23-24; 17:3) 2. 神有與人類接觸的物質身体,有數不清的神祇。相信多神論。 3. 人未出世前不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