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覓職記

王宇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我在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了四 年多了。還記得當初快畢業時找工作,因為找了兩個月都還沒找到就急了。然而,上帝卻早有祂的計劃和安排。就在我畢業前幾天為我安排了這家會計師事務所的工 作,結果我一畢業就上班了。上班地點離我的公寓還不到一英里。我因而還寫了一篇《堪城覓職記》,登在《海外校園》第32期上。        其實那時的 我真可謂愣頭小子一個。說的好聽一點叫“初生之犢不怕虎”,說的不好聽叫“繡花枕頭”,照聖經的話則叫“眼目高傲”。記得上班的第一天,我的老板之一公司 的一個合夥人W提了兩大箱的檔案給我,要我看一看,準備下星期去客戶那裡查帳。我說:“這兩個大箱子都要我提嗎?”W聽了一愣,大概沒想到我會這樣問,就 說他提一個好了。         這件事以後,我有三個月的時間沒有任何工作可做,而其他的同事則忙得不亦樂乎。聖經上說:“神阻擋驕傲的人”(《雅各 書》4:6)。神藉著老闆的手來修剪我。W對大老闆H說我不好,三個月後,大老板H找我面談,指出我的工作態度有問題。那一次我在神面前認罪,在H面前認 錯,請他再給我一次機會,H同意了。彷彿聖經所說:“神賜恩給謙卑的人”,公司接收了一些新的客戶,同時公司裡一些資深的員工也離開了公司,我的機會自然而然多了起來。         工作了一年半以後,公司另一位合夥人P交給我一項工作,要我用一套會計軟体來做。我因為對那套軟体不熟,所以一時做不出 來。P對我很不滿意,言語之間就威脅要炒我魷魚。我當時心中非常害怕,回到家中哭著禱告。聖靈用《詩篇》23篇來安慰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的心剛強起來,能面對每一天的工作和P給我的壓力。後來在大老闆H直接干預下,P換了一個方式對我,要求我在三個星期內,用下班後的時間學會這套軟体。         那時候我每天工作近13個小時,但是蒙著聖經的安慰,帶我走過了這段“死蔭的幽 谷”。三個星期後我把這套軟体學會了,P也就不再找我麻煩。而且,神將這件事變成我的祝福,這套軟体成為後來我工作上必不可少的工具。這件事使我和神的關 係更近了一層。以往知道耶和華是我牧者,也在“青草地”、“溪水旁”安歇過,卻從未經歷過行經“死蔭的幽谷”,總覺得自己聰明,有知識。經過這件事,才發現自己的無力和有限。 待遇不公         在這幾次事件中,大老闆H都幫了我。H是猶太人,自稱是利未支派的(就是當祭司的那一 派)。我有時覺得我和H之間有點像雅各和拉班。就像雅各在患難中投靠拉班一樣,在我最需要工作時,H給了我一份工作。雅各善於“抓”,拉班比他更狡猾,我和H之間也很像。拉班十次改雅各的工價,H也在幾次調薪水時對我耍手腕。雅各去投靠拉班,拉班磨練雅各,雅各從原名雅各,即“善抓”轉變為“以色列”即 “神的王子”,實在要歸功於在拉班手下的那段經歷。而我,神也藉著公司來管教我、修剪我,要我不要驕傲,要學會與人相處。我後來為人處事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妹也說我對人和藹多了。“專心倚靠耶和華,不倚靠自己的聰明”(《箴言》3:5)是我真實經歷到的。        當H在加薪水的過程中三番五次的耍手腕時,我非常想換工作,不願在那裡又受氣又受剝削。但一時又沒有找到其它的工作。結果我心中充滿了苦毒,充滿了委屈與怨恨,失去了平安,看公司裡的人個個都不順眼,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我甚至抱怨神為甚麼不給我一條出路,為什麼別的弟兄姐妹換工作像換衣服那麼容易,我卻搞得這麼 難?在禱告中聖靈安慰我,使我明白時候還沒有到,我還有一些屬靈的功課沒有學到。         我中午在公司吃午飯時總會禱告,聖靈就要我為H,為P, 為W等人禱告求福。我當時想,我不奉神的名咒詛他們已經不錯了,還要為他們求福?但聖靈把主耶穌的教訓反覆地放在我腦海中,“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 迫你們的人禱告……你們要完全,像你們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4, 48)後來,我順從聖靈的引導,為他們禱告,求神祝福他們,結果這樣一禱告後,我得到極大的釋放,不再恨他們了,看人也順眼,自己也吃得下睡得著,心態正常了,臉上的喜樂也多了。以後我每次吃午飯時,都為全公司的人禱告,代求,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對我好還是對我刻薄。 […]

No Picture
成長篇

行囊已背起

李京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是否生不逢時?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常覺人生憾事頗多。自從信主以後,才領悟到,能夠活到今天,活在這個世上,都已是神的保守和看護。特別是最近我找工作這件事,更加使我感受到神的愛無比的大,對我的憐憫是無比的深厚。         我是去年五月份,拿到俄克拉荷馬城大學的電腦碩士學位。就在一年前,我還躊躇滿志,對前途充滿信心。就在初見曙光之時,忽然烏雲密佈,各大公司裁員,股票暴 跌,經濟達近八年來最低點。我有時想,是不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或是我生不逢時?我想許許多多剛畢業或正在找工作的朋友們,一定和我的心情一樣。         我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任著自己的能力爭取過,但是發出去的個人簡介基本上都杳無回音。有過為數不多的幾次面試,也都是無功而返。我也在神的面前祈求過,仰望過,甚至懷疑過……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心態也平和多了,大環境就是這樣,也不能太強求。牧師常告訴我,要恆切地禱告。說真的,在這幾個月艱難的時光裡,只有親近主、服事主時, 才感覺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我參加詩班、查經、聚會、主日學、禮拜,還經常向周圍的朋友、同學傳講福音。我越是親近主,越覺得生活有意義。 打好我的行囊         一轉眼,畢業已經四個月了。我太太建議我到洛杉磯去找工作。畢竟那裡機會多,就算找不到電腦專業的工作,可以先幹別的,然後慢慢再找。出於現實的生活問題, 我沒有理由不接受這個建議。出於本意,我則多希望能留下來。我生活的這個城市不大,中國人不多,教會裡大部份人是學生,流動性很大,故而教會的發展常令牧 師頭痛。         在我求學的這兩年裡,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教會。正因為人少,我才有更好的機會參與服事;正因為人少,遠離了鬧市的喧嘩,我才能安 靜自己的心,在這個離人遠、離神近的地方親近主。多麼想成為這教會、這神殿堂的一塊基石。而且我對我的同胞,更有一種強烈的負擔。所以一想到離開這裡,心 中有的只有遺憾。最後,終於定下要去加州。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在週一我打好行囊,打電話準備租車,於星期六起程時,才發現車行關門,因為那天正好是勞工節。那週二再打電話吧。週二早晨,當我還睡眼惺忪時,忽然電話鈴響起來了,是州政府打來的,告訴我,他們以前面試過我,現在又有一個職位空出,問我是否感興趣。         我回想起,他們和我兩次面談過,最後還是不成,給我打擊很大。不知這次是不是神的安排,也不敢多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我想不管是走是留,神都有祂的美意,有祂的安排,我只要順從就好了。         當我把自己全部交托時,感到好輕鬆,也正是帶著這麼一個平和的心態,於週三去面談。這次給我面試的人比前兩次都多,但我一點都不緊張。我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只有一個人可以做主,那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們問,我答,一切進行得很順利。週四,我的導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州政府職員給他打電話了解我——此時, 我還沒有敢打開我的行囊。週五,州政府打來電話,給我這份工作。而且薪水比上次我申請的那個職位還高。         我們的主是又真又活的主啊!他在最後一分鐘,將最好的給了我!要知道,我原計劃週六就要起程的。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偶然巧合的。”其實,在我們宇宙中,沒有一件事是偶然的。一切偶然性的 背後必有它的必然性。我們生活在這有適當的溫度、水分的地球上,這地球又在有著無數個星球的宇宙中,有規律地自轉和公轉著……難道這一切都是偶然的嗎?還 有我們這些人,難道我們的思想、感情、愛情,這一切的豐富性都是來自偶然的嗎?不是的! 搞清藥丸成份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患難見“真經”

見子         父親自年少時起信仰基督,追隨基督,為信仰甘願捨棄自己的性命和家庭。因此從五十年代起,為主受了很多的苦。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他經歷了常人難以忍受,甚至難以想像的迫害,並三次被捕入獄,度過多年的鐵窗生涯。他的親人、他的妻子,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在五十年代末的“大躍進”及其後的“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期間,父親被再度投入獄中,瘦弱的母親靠賣冰棒,來維持一家九口老小的生 存。由於沒有足夠的食物,有時不得不靠樹葉、野菜來充飢。為了能讓老人和孩子填飽肚子,母親只好忍飢挨餓,為了一點可憐的養生錢,終年起早貪黑地勞作。待 我父親被釋放時,母親再也支持不住了,就像一個耗盡氣力的長跑運動員一樣,把接力棒交到父親手裡後就倒下了,此後一病不起。          正當此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經歷過多次抄家、洗劫之後,我們全家人被勒令跟隨“反革命”父親,到內蒙古的一個窮鄉僻壤,進行“勞動改造。”那時,母親剛剛手術 不久,身上還插著輸液管子,只好把大姐留下來照顧她。當我們這些年少無知的孩子和母親說再見時,誰曾想這就是生離死別呢?         當母親最需要親人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親人都被迫離她而去,對她,這不啻為致命一擊。當我們抵達流放地點還不到一個星期,姐姐的一紙電文:“母病重,速歸”即到父親手中。因交通不便,父親當即決定先行,我們幾個孩子則在十七歲的哥哥的帶領下,第二天回城。         就要見到母親的急切心情,使我們快活得像一群小鳥,高聲喊叫著:“媽媽,媽媽”,湧入我們熟悉的院落。但,房門緊鎖著,我們迫不及待地扒著窗子往裡看,屋子 裡空蕩蕩地,死一般的寂靜。這時,我們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頓時哭聲響成一片。不一會兒,父親從外面進來,把我們攬在懷裡,摸著我們的頭,慈祥地對我們 說:“不要哭了,媽媽息了世上的勞苦,已經回到天家,在天父身邊了。”         在我童年的大部分時光中,我跟著母親,過著沒有父親的生活。之後又 跟著父親,度過那更為艱難的沒有母親的歲月。在那動盪不安的黑暗年月,心裡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父親若是沒有了,我們幾個孩子就都成了孤兒了。所以,每當父 親被揪鬥,或被關入牛棚時,我們都整日整夜地揪著心,怕他再也回不來了。         那時,我們年紀尚小,父親既做爸爸又做媽媽。每天除了繁重屈辱的体力勞動外,還要負擔縫補洗刷等家務。即便如此,他始終保持著愛主的心,一有空閒,或在飯桌上,或在睡前,他就向我們講聖經,傳福音,談信仰問題。至今我 仍記得,在昏暗搖曳的煤油燈下,他叫我們四個孩子並排跪在炕上,一字一句地教我們禱告。雖然那時我們對他所講的道理似懂非懂,但信仰的種子就這樣在我們的 心裡深深地扎下了根。         最值得感恩,也最為奇妙的是,神為我們存留了一本寶貴的袖珍本聖經。正是這本聖經,成為我們唯一的安慰、力量和盼望,伴隨著我們度過了那最為艱難的人生歲月。         在我們被趕到農村後不久,父親在我家鄉所建立的唯一的教會被徹底地關閉了。那是一個夜晚,氣勢洶洶的紅衛兵砸開教堂的門窗,揭開屋上的瓦,把教堂洗劫一空。 所有的聖經、屬靈書籍和讚美詩歌,都被拋到教堂門外,付之一炬。紅衛兵並且命令教會的傳道人圍著火堆爬行,同時斥基督教為迷信、基督徒為牛鬼蛇神,極盡羞 辱之能事。之後,有“猶大”帶著他們,挨家挨戶去信徒家裡搜抄聖經和屬靈書籍,聖經及屬靈書籍幾至損失殆盡。在這場空前的血與火的試煉中,空氣中都瀰漫著 叫囂:“你的神在哪裡呢?”          感謝神的奇妙安排,在那場史無前例的政治風暴到來之前,父親和我們全家就已遭放逐。我們所能帶走的全部破爛家 當,總共只有一馬車,但那裡面卻珍藏著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一本袖珍聖經和兩本屬靈名著《天路歷程》及《荒漠甘泉》。由此,我們成了“似乎一無所有,卻是 樣樣都有”的人了(《林後》6:10)。神的話連同這兩本書成為我們痛苦中的安慰,危難中的幫助,絕望中的盼望,帶領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卻不怕遭害”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次聖靈充滿的經歷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十年掙扎         看到我們這一代的信徒,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渴慕聖靈充滿,心裡真是充滿了感謝。但感謝之際也隱隱有些擔憂。         “聖靈充滿”這一名詞,無論在神學定義上,還是在具体經歷上,都是現今基督教中最有爭議的概念之一,有人也進一步將其區分為聖靈充滿,聖靈澆灌,聖靈內住,聖 靈開啟,等等。每一位神學家、解經家、傳道人,可能都有自己的解釋。好在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信徒”,沒有資格定義何為“聖靈充滿”。但我想借用“聖 靈充滿”這一名詞,來講述我個人的一次真實的經歷,以作為眾多個人經歷的見証之一。         我來到美國後在福音派教會信主,畢業後又到福音派教會帶職事奉。在我家開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團契,也領了一些朋友歸主。但不久,我就開始對自己的屬靈生命不滿足。          我當時的狀況是,頭腦中屬靈知識很多,覺得自己很“深刻”,但就是在生命中活不出來,在事奉上軟弱無力。我懷疑自問,這活水江河的屬天生命,怎麼到我這裡竟變成幾乎枯乾的小水灘?         於是,我在各宗各派中尋找,在各屬靈領袖中間比較,在基督教的教會歷史和傳記人物中揣摩。那段時間,追求得很辛苦,也常常懷疑、迷惑、論斷等等,但外表還是強裝“屬靈”。這樣的屬靈掙扎,大概持續了近十年。 追而不得         後來我參加了一間美國人教會。這是一間發展很快的教會,根據我當時的認識,是比較注重靈恩的教會。開始時我很謹慎,但很快就被那種敬拜的氣氛所感動。         我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信主的經歷也很理性,信主後的追求也很理性。這在我信主後所寫的一些文章中也能反映出來。《海外校園》主編蘇文峰牧師常說我的文章“有靈,有理,但缺乏情”。實際上這也正是我當時的屬靈狀況。         信主後我很少感動流淚,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個沒有感情成分的硬梆梆的理論。但去了這間教會之後,無論當時如何自我控制,幾乎每場敬拜都感動流淚,以致後來每星期天去教會都不忘帶兩件東西--聖經和紙巾。         其實當時在敬拜過程中,並沒有看到什麼奇特的場面,幾乎也沒有聽到什麼方言,也沒有聲嘶力竭的狂呼亂叫,只感覺到人似乎被提到了天上。沒有任何的身体動作, 我只是站在那裡靜靜地、止不住地流淚、感恩、懺悔……這樣的狀況又持續了近五年,感覺上好像這信仰已從頭腦中漸入了心靈,對信仰有了一種“感覺”。         人往往容易走極端。於是我開始“追求”聖靈充滿。我請一些有屬靈恩賜的名牧為我按手禱告,也追求方言,追求一種超自然的感覺。回想起來,當時我心裡並不是追求能力和恩賜,只是惟恐自己沒有真正得救,特別想追求那種很多人都見証過的“痛不欲生”的悔改經歷。         當時我認為,一個有心事奉主的人,不能沒有聖靈充滿的經歷,而聖靈充滿應該是感覺得到的。我所認識的一些非常理性的弟兄,就先後得到了這種經歷。我於是去讀 了不少這方面的書,操練了不同的追求方式,安靜的或劇烈的都有。結果是越追越急,越急越沒有(至今我仍沒有得到倒地、大笑或說方言的經歷)。 小屋奇事         幾年下來,追得也很累了,同時又在一同追求的個別姐妹身上,發現了一些反常的現象,其屬靈的追求與生命也有脫節。所以,我就開始逐漸放鬆了那種追求。         終於有一天,我幾乎完全放棄了對聖靈充滿的追求。各宗各派的教導已弄得我暈頭轉向,身体和心靈實在很疲倦。我是從事醫學工作的,知道人的生理極限,於是拿了一個星期的休假,在外面找了一間沒有干擾的小屋子,什麼都不追求,只想讀讀聖經,身心靈有一個修整。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個好聽的故事

榮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在紀念主耶穌為我們受難的時刻,我重溫了《約翰福音》十三章。“耶穌洗門徒的腳作榜樣”的那段記敘,讓我聯想起去年年初發生的、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一件事。             去年元旦前後,我與先生去美國參加了一次大陸學者基督徒培訓會,一百五十餘名基督徒和慕道朋友歡聚一堂。元月三日,學習結束,我們要乘晚上七點半的飛機回巴黎。下午四點半,Evelyn(一位美國同工)來到旅館,一見面,我們都開心地笑了,因為幾天前,正是她把我們從機場接到這裡的。            因交談親切,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五點半,Evelyn送我們到了華盛頓機場。當我們和她擁抱告別後,回到候機室大廳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裝有機票、護照等証件的手提包忘在了車裡。怎麼辦!?先生好不容易在他的行李包裡找到號碼,幾經周折,我們終於聯絡上了還留在旅館裡的一位弟兄,那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為你們禱告,等Evelyn回來,讓她立刻返回機場找你們。”           可我們怎麼能不著急?我心裡一直在算:來時用了一個小時,回去再一個小時,即便一分鐘也不耽誤,返回來也要七點半了,飛機都要起飛了……可急又有什麼用,禱告吧!我們就在剛才與Evelyn分手的地方低頭禱告,求神保守Evelyn 來回平安,求神讓她也能在七點廿分之前趕回機場,求神……            禱告中,神讓我們平靜下來,讓我們看到神為什麼允許這荒謬的事情發生:在這次培訓中,受聖靈感動,我們夫婦決心回應神的呼召,全時間事奉神,得到兄弟姊妹們熱情地祝賀和鼓勵。我們本應感到慚愧,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不肯順服神; 但我們卻似乎有點忘乎所以。神就藉此讓我們看到,我們還是個漏水的器皿,實在不合格,實在不配被神使用。但祂還是憐憫我們,並沒讓我們的手提包丟在出租汽 車上……我們把祈求變成了衷心地感謝和讚美。             就在我們還沒打算結束禱告的時候,“快!給你們的包!”Cat,一位親愛的姊妹已站在我們面 前。啊!六點四十五!難道這是真的?“感謝神,真是感謝神!”我們沒去謝謝還留在車裡的Evelyn,邊與Cat說著再見,邊拉著行李朝辦理機票的地方奔。但立即發現有幾個人正在那裡與工作人員爭吵。我急忙喊住Cat:“先別走,說不定咱們還要一起回去。”            無論怎麼央求,剪票員的回答是,“沒有辦法,六點四十五已停止剪票。我們只好辦理了第二天的手續,再去乘坐Evelyn的汽車。說真的,那時我真怕再見到Evelyn,我知道,同工們很忙,他們已經很累,還有很多的工作,時間很寶貴。然而,因為我們的粗心……            很想讓她責怪我們幾句,但又很怕聽到她的責怪,哪怕是一點點弦外之音。可她給我們的是她那一如既往、開心爽朗的笑聲。我們也笑了,笑得想流淚。一路上,她笑著講述他們老同工們多年來偶而發生過的意外,並說:“你們現在覺得難過,但過後可以對別人講一個好聽的故事。”她的安慰,讓我深深地感受到那毫無條件的愛。            我曾參加過幾次這種培訓,收穫很大。因為有很好的講員清楚地傳講來自天上的信息;因為學到傳福音、做見証的方法;也因為與各地的兄弟姊妹們互相交流;更因為這些美國同工讓我深受感動。他們為我們中國人組織培訓會,負責大會的所有事務,住得最差,吃在最後,但看到的總是那甘心情願、謙卑 真誠的微笑,他們雖然沒上講台,但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在一筆一劃地寫著“愛”字,在一字一句地講述著耶穌基督。他們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裡。他們是些有 福的人,因神說過:“我給你們做了榜樣……若是去行就有福了。”(《馬太福音》13:15-17)願神也讓我成為一個有福的人。            我似乎是 更多地明白了神的心意,在我們決定要成為“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同工的時候,神寧願讓我們晚回去一天,也不惜讓Evelyn,Cat等諸位同工多受些勞累,為的是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事奉的榜樣,更清 楚地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事奉神,事奉一位最小的弟兄。             神啊!我們算什麼?你竟如此顧念!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No Picture
事奉篇

屬靈成長道路上的轉折點

祝健       在我們一生屬靈的道路上,神為我們預備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們得以不斷成長。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預備就如聖經,贊美詩,教會,聖徒的見證,禱告蒙垂聽和不蒙應允,大自然,以及我們每天遇見的人和事。但是,也許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輕的基督徒在成長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許多聖徒所走過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這三件事為轉折的。這三件事就是﹕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經歷 神的真實與同在,以及信心。 一、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國青年在海軍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艦隊 在海上執行任務。這位美國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從航空母艦上掉到海裡去了。幸虧當時有人發現,趕緊通知後面的艦艇搜尋打撈,才把他救了上來,免了一死。幾年前,當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禮上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多年的監獄牧師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覺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禮特別的美麗。       另外一位從前在美國海軍服役的軍人,是我在科羅拉多州的朋友。年輕的時候他是一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從鬧市返回艦艇,正走到海邊的時候,突然 被海邊黃昏壯觀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個普通的日子,一個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卻遇見了永恆。當時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來,發自內心地向神禱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後,他開始參加艦長帶領的每周查經聚會。後來他成了美國導航會(Navigator)最早的發起人之一,領人歸信耶穌。       兩位不同的青年,兩種不同的人生經歷,可是卻似乎暗示著同樣一個屬靈的規律﹕他們從前裡面的虛空不但使他們悔改信主,更是使他們在屬靈的道路上執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為牧師和領袖。難怪一位弟兄說﹕“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看見自己裡面的虛空。”耶穌說﹕虛空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 5章4節,意譯,借指人裡面一貧如洗的一個方面)。虛空就導致了一無反顧的追求,並屬靈道路上的成長。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虛空,也是 導致我不斷追求和成長的原因之一。虛空就是無聊,就是根本的無意義。我在下農村的四年裡,深深体會到了生命中的虛空和生活裡的無聊。很長一段時間裡我每天 都要抽兩包煙,幾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時間就是打牌,不停地編說無聊的話。雖然,這種生活看起來隱藏著一些內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為人並 不為當時周圍的朋友看為古怪或可憐。在我感覺裡面虛空的時候,其實是我外面被人看為是有路的時候。那時候,我的籃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過不少代表隊,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時候,有一年被選入長沙市代表隊。在七十年代的中國,有特長的人很多時候是有機會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個年代發現了自己的虛空。       信主以後,真理和生命的意義進到了我的心裡,與以前虛空的生活成了強烈的對照,因為虛空的生活裡充滿了虛假和罪,而那種虛假和罪又加重你裡面的虛空。屬靈的道路是艱難的,曾經我也畏懼和退縮。可是,每次當我軟弱動搖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難道我還要回到從前虛空的光景裡去嗎?而每次我這樣問自己的時候,心裡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決然的意念,要勝過艱難,繼續往前追求。因為虛空的生命一無所有,虛空的生活一無所獲。       作為基督徒在那時候的艱難,是外面不容易走屬地的路,裡面不容易走屬天的路。然而裡面極度的虛空,使得我熱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難的是,在當時不容易找到屬靈的環境、帶領和同 伴。屬靈的水流在那時似乎是隱藏著的。所以,我不得不單獨地去尋求神。那時,我已經上了大學。每天清晨四點鐘我醒來後,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禱告。我不知道怎 樣禱告,更讀不懂聖經,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堅信一點,神救了我們,不是要和我們捉迷藏,而是要我們認識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尋求祂的面,直到我讀明白一點祂的話,裡面得見一點祂的光。那時,我常常在珞珈山的東湖邊默想神的話,也與其他大學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隱秘的交通。回想起來,這種由虛空導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屬靈道路上成長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對於現在年輕一代的基督徒,我們要問﹕在永恆的面前,我們有沒有發現自己 裡面的虛空或赤貧呢?有的時候,我們也許一次一次地認罪,卻又一次一次地隱藏罪中之樂。我們要問﹕我們需要再一次地認罪,還是真正看見這一切(包括認罪) 是如此的顯出我們的虛空和赤貧,以至於我們應當毅然決然地離開自己的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