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同性戀

那年,我們一起走過的路(潔)2017.01.05

74tufexdp3y-patrick-fore

本文原刊於《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1.05

 

驚喜的旅行

去南庄純屬意外。本來要去宜蘭,想親自體驗傳統的手工藝術,再看看蔚藍的海景。但好友臨時起意,要帶我們去南庄看油桐花和螢火蟲。我從沒見過油桐花, 不知 花是如何璀璨,居然能讓南庄的桐花季如此出名。而螢火蟲是童年的記憶,想到能在山中找回回憶中那一閃一滅的美麗圖畫,我心中開始有了去南庄的期待。

好友多年不見,千山萬水的隔閡 ,在見面一瞬間就消逝得無影無蹤。車裡聊興正濃,許多景色飛馳而過。直到車子拐進了山林,在毫無預警下,那滿樹粉白的桐花,“嘩”地一股腦迎面撲來,驚喜一下撞進了胸懷,不知如何用語言描繪,只能 “哇!哇!”驚嘆著。

那花真是大喇喇地,毫無畏懼地在綠林中怒放著。連成一片,完全沒有想像中的柔弱、羞澀。老友把車停下,告訴我們,下車看一地的白花鋪雪,才更是別有風味的景緻。於是我們下了車,在林中小徑漫步。

風吹落桐花,桐花在我們眼前、頭上、身後如雨般的撒落。我們彷彿行進在婚禮的殿堂,承受著繽紛的祝福。我們追逐著落花,生怕那潔白落了地,沾了塵埃。接住了,就像孩子般地大叫,沒接住,就忍不住一聲嘆息:美麗與永恆為何就不能共存呢?這花燦爛盛開後,終究要落為一地白雪,直到來年再綻放一樹芳華。

順著小路,彎進路邊窄徑。簡單的農舍,幾畦農田,幾個打水車,襯著滿籬笆的牽牛花——就像一幅畫,安安靜靜地陳列在我們眼前。我們嘈雜的心,靜了下來:鄉間的景色,原來可以這麼美麗、真切、充滿詩意。

“該多拍幾張照,回去向別人展示一下,讓別人羨慕死!”我們不懷好意地嘻笑著。啪啪啪地將身影與美景“狠狠”地裝進鏡頭裡……

好友提議說, 到南庄怎能不嚐嚐客家菜?於是我們來到一家客家館吃晚餐。在餐館主人的推薦下,我們細細品嘗了農村的野菜、新鮮的竹筍、客家著名的小炒。這是一頓和大魚大肉迥然不同的晚餐…… 竹桌竹椅, 溪水潺潺,昏黃的燈光下,我們聊著彼此事奉中的酸甜苦辣。沒有翻江倒海的情緒,卻滿了許多磨練後的感恩。

晚餐后,趨車到滿是螢火蟲的山間。乍看到車外一片忽閃忽滅的小燈盞時,我忍不住發出一串歡呼:“螢火蟲,螢火蟲耶!”

迫不及待從車上跳下來。我小心翼翼地,伸手想捧住那每一盞盞閃爍的小燈盞。  這些小精靈真是太美了!我稟住呼吸,生怕嚇走了它們的輕盈款擺。忽地,雨從四面八方輕灑下來。剎那間,螢火蟲彷彿穿上了白紗,舞得更朦朧,更神秘了。

“這樣的天氣,是螢火蟲出來最多的時候。” 老友說,於是我們兜著細雨,忘形地,追逐躍上飛下的精靈。

 

美好的歡聚

下山回程的路上,老友打電話約了另一對多年不見的友人相見。只聽到電話那頭友人興奮地叫著——30年沒見了,誰還能找得到理性的言語,表達心中的驚喜呢?

見了面,環肩一抱。一連串的問題,就像鞭炮似的,劈哩啪啦一個接一個。太多的變化,如同許多的線頭,需要重新連起。家庭、孩子、工作、事奉……我們驚訝地發現,這些年,兩位好姊妹居然都在致力於同性戀的議題。

為反對教課書中錯誤的內容,他們走遍全台:她們到各個學校演講,接受電視訪談,利用各樣機會,教導學生正確的婚姻觀,性別觀。然而,她們的勞碌,換來的卻是排山倒海的攻擊、壓力,甚至威脅。

“我們是為真理打仗,所以即使有生命危險,我們也不怕。只要有一絲一毫的力量,我們都會為挽救下一代而擺上。”她們說這話時,臉上洋溢著勇敢的光彩。

我看著眼前這兩個纖細瘦弱的女子,突然覺得她們好像高大無比的巨人。她們活得那樣昂首闊步,那樣理直氣壯。多年未見的聚首,她們 讓我體會甚麼是“長大成人”,甚麼是“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但,我絕對沒有想到,這樣美好的歡聚,這樣美麗的旅程,竟成了人生的絕響,成了回憶中最深沉的懷念。

by-natureworks

意外的休止符

乍聽到一起踏青的好友,得了四期癌症的消息時,我完全無法置信!怎麼可能? 怎麼會? 她還那麼年輕,她看起來那麼健康,她的日曆上還有滿檔的行程,她還興致勃勃,要為上帝打更多美好的仗……

而當年共看的油桐花,彷彿還飄在身上;那夜一同品嘗的客家菜,彷彿還留在嘴裡;雨中捕捉的螢火蟲,彷彿還握在掌心中;那夜口沫橫飛談的理想,彷彿還等著我們去完成……怎麼,她的人生,忽然就唱到了休止符? 這一切,是不是太殘忍了?

記得我曾告訴她,會把這次難忘的旅遊和珍貴的相聚,寫成文章,投在她負責的刊物上。她還興奮地叮囑: “記得,一定要寫喔!”

我尚未完稿,她卻搶先對我的懶惰給了警告。她不要看了,她也不能看了,想到這一切,我就悔恨莫及,心如刀割。

後來傳來消息,她動了手術,接受化療。我先生利用回台的機會,去探望她,還拍了照寄回來。照片中的她,十分瘦弱,卻依然美麗。她的臉上綻放著燦爛溫柔的笑容。她安慰每一位到訪的訪客,她那預備好與主相聚的喜樂和盼望,讓人稀奇,甚至嫉妒。

她終究還是去了。接到消息的那天,即使隔了千山萬水,即使心理早有準備,我還是無法接受。看著她過世前發給大家的代禱信,我的淚止不住在心底奔流。接到她先生在她過世不久後發出的簡短送別心聲,更是心痛到一臉模糊。信主這麼多年, 我還是無法放下孩子般地撒賴,問天父:“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愛主,事奉主的人會遇到這樣的事?”, “為什麼這麼早要把她接去?”……

 

美好的果子

令我想不到的是,在她最痛苦的生病期間,她居然還完成 了一本寫給高中生以及大學生的愛情書(《神啊!說好的那個人呢?》)。她盼望藉著這本書,能幫助年輕人建構起合上帝心意的愛情觀。在這本書的一篇文章中,她寫道“從得知病情以來,我心中沒有一絲恐懼,擔憂。心中始終及時湧現聖經的話語和詩歌,眾人的代禱,關懷,形成綿密的愛網,讓我經歷說不完的恩典……”

tb2fedcpfxxxxbwxxxxxxxxxxxx_1932949503

她改了詩人瘂弦的詩說:

“而既被目為一條河總得繼續流下去的,雖不再繁花燦燦,溪水旁的樹依舊按時結果。”

在人生最後的旅程,她仍舊保持風格,走得又優雅, 又有價值。就像滿樹燦爛的油桐花,盛開出全部精華後,就甘於無悔地飄落;又像輕盈的螢火蟲,閃出最亮的光彩後,留給人無限的思念。在她生命最後的階段,她也是拚命奮戰,留下美好的果子,讓人一生懷念。

那年我們一起走過的山林小徑,成為了我和她最後的記憶。那間小店裡的高談闊論,也成了我們心靈最後的迴響。她的離開,雖在意料之外,但我卻仍然感謝, 因為在人生的一段旅程裡,我們曾一起放下忙碌,一起開心駐足,一起享受山光美景,一起走過意外的驚嘆欣喜……

當有天, 我們在最美的黃金城碧玉街相聚時,我會再問她:“要不要多拍幾張照, 向別人展示一下,讓別人羨慕死?”

懷念有了盼望,就不再深沉難熬。

 

作者现居美國北加州。

 

編註:本文乃是記念前台灣校園福音團契朱惠慈傳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古今人物, 見證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黃奕明)2017.01.02

by-oleander

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02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第一次出現,是在台灣1990年的飲料廣告中。唱這首廣告主題曲《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歌手李明依,因此知名度大增!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也成了最能代表青少年的一句話。這句話不僅僅是對權威的抗議,也反映出一種叛逆的精神,就是道德相對主義所主張的:“不存在倫理道德的普遍標準。道德價值只適用於特定文化邊界內,或個人選擇的前後關係。”

這也是後現代社會所主張的“多元價值、並行不悖”,不再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絕對真理。最高的價值就是彼此包容、彼此尊重。

在基督徒的認知中,道德判斷是以上帝的誡命作標準的。不信上帝的人,《羅馬書》1章有幾處經文說到:

21:“因為,他們雖然知道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

24:所以,上帝任憑他們逞著心裡的情慾行污穢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體。

26: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 

27: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28: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32: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

這就使身處後現代社會的基督徒兩難。如何與不信上帝的人對話呢?如果雙方的道德判斷的標準完全不同,又怎麼可能彼此包容、彼此尊重呢?

 

當法律與聖經不一致

 

近代的倫理學的確是很多元的,不過,就算是極端人本的道德相對主義,也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個人的自由,仍然不可侵犯其他人的基本人權。舉凡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及追求幸福的權利,都包括在內。

有人認為,婚姻權也屬於追求幸福的權利。問題在於,現在的“婚姻”和“性別”都出現了歧義。“同性婚姻”在某些國家或地區,是用“民事結合”或“生活伴侶關係”稱之。“性別”也出現了“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因此,討論時雙方常常雞同鴨講。

從歷史的角度看,同性戀存在已久。不過,以前並沒有合理化或是合法化,而是藏在角落中(所以才有“出櫃”之說)。 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的診斷列表(DSM-III-R)中去除。1997年,美國心理學會表示,人不能選擇成爲同性戀或異性戀,人的性取向不由意志決定,不是有意識的選擇……呈現出同性戀普遍除罪化,乃至正常化的趨勢。

雖然法律上不再視同性性行為為罪行,但是聖經指責這是一種罪。《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章9-10節說:“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國。”

其實聖經所說的“罪”,與世俗法律的定義也有所不同。“罪”來自對上帝的不順服,正如亞當、夏娃違反禁令,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十誡中的禁令,如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及不可貪婪,都是基督教倫理學的規範,並不是人定的,而是從上帝領受的。所以,“雖然我喜歡,有很多不可以!”這是為什麼基督教會無法贊同“同性婚姻”合法化,因為是違背聖經的。

 

又當如何對話呢?

 

兩個陣營的出發點截然不同,要如何對話呢?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提到:“要在信徒與非信徒之間,找到雙方‘共知地帶’是極不可能的,除非雙方對‘人自己的本性’有共同看法。但是,這個共同看法根本不存在。”(註1)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徒的抗議遊行,被同性戀的同情者視為“恐同”或“仇同”,因為在“基本人權”的定義上,雙方毫無交集。

cornelius_van_til

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

許多法律用詞的定義,也出現分歧。“婚姻”、“性別”,甚至“愛”,都大大混淆。“以愛之名”,連基督徒都被迷惑了。

許多基督徒認為,我們不應該論斷同性戀者,因為我們都是罪人,同性戀不過是罪的一種,並不比其他罪行,如通姦、離婚、性侵等等來得嚴重。更何況科學研究未能證明同性戀是後天形成的,連醫學界都放棄了矯治。既然婚姻與家庭是人類追求的“共善”,為什麼要阻止同性戀者追求幸福呢?更何況,同性戀者在法律層面有許多令人心酸的實例,比如醫療同意權、繼承權上,同性伴侶都受限制。

這些基督徒也特別提到,耶穌是罪人的朋友,不是為定罪而來的。

我們應該怎麼做?

耶穌會怎麼做(What Will Jesus Do)?

耶穌道成肉身,做稅吏與妓女的朋友,受試探卻沒有犯罪。祂改變罪人的生命,用愛的行動與真理的言語,使人悔改歸正。祂住在我們中間,做罪人的朋友,自己卻沒有犯罪,反而活出聖潔。他以自身的榜樣,促使我們思考:今天的我們,如何在罪惡的世界中,活出不同的生命?

“自由”與“放縱”只有一線之隔。基督徒的自由,不同於世俗的定義。正如《羅馬書》8章1-2節所說:“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我們得到的自由,不再被罪惡的本性轄制,不再隨本性的喜好任意妄為。

 

不在於感覺與掙扎

by-taliesin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僅打破了原來同性不婚的禁忌,也使“婚姻”中的忠誠,變成一紙空言。這樣看來,問題不在同性或是異性結合,而是“婚姻”的法源,到底出於上帝的創造與設立,或是人的權利與喜好?

基督徒應該站穩立場,維護真理(也就是聖經)。同時,也應該有愛的行動,關懷、陪伴正在受苦的人。不是威嚇他們,而是告訴他們:生命改變的力量是從耶穌基督而來。

靠著信仰走出同性戀的袁幼軒弟兄說得好:並非沒有掙扎、沒有誘惑,而是能在掙扎時,靠著信仰,有了選擇的自由,可以成為聖潔。因此,問題最大的癥結,不在於感覺與掙扎,而在於,“我們因心中渴求上帝,所以能全心全意地擺上自己的一切,完完全全地順服”(註2)。

不用去和同情同性戀的人爭辯,因為沒有“共知地帶”。而是要去宣揚在基督裡不犯罪的自由!

該不該上街遊行?該不該連署提案,要求罷免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立委?我覺得,那是個人的自由。作為公民,可按自己的良知去做判斷。而基督教會所傳揚的福音真理,是本著聖經的,不能斷章取義,也不能似是而非。

或許有一天,我們做牧師的,會因為主張一夫一妻而入獄,我們也需要宗教自由法來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不過,今天去要求一個不信上帝的社會與國家,在立法的時候承認聖經的權威,這是緣木求魚,也是一場不可能打贏的戰爭。用民粹的手段去反民粹,得到的勝利果實絕對不會甘美!如果我們這麼做了,不也是一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嗎?

 

註:

1. 范泰爾著/呂沛淵譯,《基督教護教學》,台北:改革宗,2008. pp. 61-62

2. http://www.yuanyouxuan.com/faqs/

 

作者來自台灣 ,曾留學法國巴黎,專攻音樂指揮。現在美國休士頓牧會。

編註:《婚姻平權》法案已於12月26日在台灣立法院初審過關。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隔岸觀火(吳蔓玲)2016.10.17

pic1-trump-clinton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0.17

 

每個月,我們聚一次,12個人就像是個小小的聯合國:有非洲辛巴威移民、英格蘭移民、蘇格蘭移民、烏克蘭裔和馬其頓裔——把她誤為希臘人,會惹她不快的。

當然,還有來自台灣的我們。在我們這些分不清華人歷史的朋友眼中,我們就是華裔。

只要我們這群人中的男士們在場,就格外熱愛討論時事,而美國大選是新近閒聊的熱烈話題之一。

pic2-trump-clinton-1

咱們假投票

說來好笑,我們這些住在加拿大的人,誰也沒有美國投票權,但就愛隔著邊界熱談美國大選,還隨著選情乾著急。而今天,不記得是誰出的餿主意,要大家捏著鼻子忍著痛(因兩個候選人不盡理想)來假投票。

我嘀咕著,若是待會兒選票沒有一邊倒,可能要大亂;沒想到結果居然是10比2,我和另一位姐妹成了眼中釘!

由於多數是六七十歲老人家,要早睡早起,平常大家聊到9點多就要回家了,但這一天,卻是七嘴八舌、欲罷不能……我的耐性快要被磨得穿孔了。

總算散會回到家,卻總覺悵然。想了一下,找到了原因,就是我們花了2個小時談美國選情,但卻連一句話也沒有為美國選情代禱。

pic3-by-tpsdave-new-york-city-81533_1280

為萬人和在位的禱告

那要禱告些什麼呢?我翻到保羅建議為在上掌權禱告的那段經文:“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

細思這段經文,赫然發現自己過去讀這段經文,都是把為萬人懇求和為一切在位的人禱告分開看。

但是,這段經文清楚指出,必須為兩者禱告,我們才能夠過敬虔、聖潔、無需太多誘惑、端正且平靜的日子。其中,為萬民禱告的重要性,高於為一切在位的禱告。

這次的選舉主要考量之一,就是大法官空缺握在下一任總統的手中。墮胎、同性婚姻等議題,可由大法官閉門投票決定。

不由想起多年前加拿大前總理保羅・馬丁(Paul Martin)在施政時,曾表示自己個人反對墮胎,但是基於人民墮胎的亂象,而立了新的墮胎法。(註1)

pic4-paul_martin_2004

這是最好的例子說明,當人民道德走下坡時,儘管執政者的個人理念與聖經相合(保羅・馬丁是天主教徒),但是為了治理人民的亂象,有時會被迫做不合於自己理念的決定。

更何況,民主國家的總理或總統不是君王,是受制於民選代表的決定,而理論上民選代表是基於民意行事。

想到保羅・馬丁前總理的兩難決定,我頭一次意識到,在為一切在位者禱告的同時,也必須要為人心禱告。

地上的政府的責任是以人民的福祉為念,治理並保護百姓;然而,政府往往是觀望民風行事。從而,誰當選下屆總統固然重要,但百姓的心靈脫離虛謊、私我的價值觀,重新回歸合乎聖經的價值觀更是重要。

使徒保羅建議我們為萬人禱告,這萬人不但包括我們居住所在國的同胞,更是全人類。所以,在我們為美國選舉切切代禱時,我們也必須祈求上帝的真理能夠顯揚於萬人當中,世界各國的民風能夠回歸合乎聖經的教導,並且救恩能夠遍及全世界。

 

1. “I am personally against abortion on demand, but I believe it is very clear that there must be legislation brought in that will deal with what is becoming simply a mish-mash of approaches.”–Paul Martin (Halifax Daily News, July 20, 1989)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透視篇

心碎中的盼望(吳蔓玲)2016.07.18

文/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7.18

圖1-by skeeze-broken-window-960188_1280

奧蘭多同性戀夜總會的槍擊事件,震驚了北美的社會,據說是美國歷史上死傷最嚴重的一次槍擊案。我的頭一個反應,是心驚,接下來,是嘆息──自忖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為同性戀者的救恩代求了。

在有關槍擊事件的報導中,有兩位母親的反應叫人動容。一位是克莉絲琴(Christine Leinonen),有記者在第一時間訪問了她。當時,她還不曉得兒子的下落,只知兒子的男友活下來了。

圖2-Christine Leinonen

在螢幕前,她的無助、心慌、哀慟,叫看的人心疼。 其實,此刻的她心裡有數,兒子大概存活機率不大。採訪幾近結束時,她以哀悼的心情自述以兒子為榮,指出兒子在高中時代,致力於促進學校同性戀者和非同性戀者的友誼而獲獎的往事。(註1)

而在49名受害死者當中,也有一位母親布蘭達(Brenda Lee Marquez McCool),她是11位孩子的母親。在凶案發生那一霎時,她擋在兒子的前面,中了好幾枚子彈,救了兒子一命。

他的兒子在喪禮中強調,母親一向以公平對待每個人,無論你是誰。言下之意,母親接受且認同他是同性戀,也公平看待他和其他10位弟兄姐妹。(註2)

這就是母愛的偉大,即使為孩子死都甘願,顯然這兩位深愛兒子的母親,早已完全接納並認同自己兒子的同性戀行為。

圖3-by Joggie-angel-883413_1280

☆☆☆

然而,對深知上帝救贖、公義、聖潔的基督徒母親們,她們對兒女的愛絕不亞於前述兩位母親,內心更是承受著無以言喻的苦。

這是因為她們不能認同與接受孩子同性戀的行為;曉得同性戀行為,就像看色情圖片、姦淫等,無法承受上帝的國(《林前》3:9-10)。她們為兒女永恆的福祉著急。

眼前不禁浮起我認識的幾位基督徒母親的臉──得知自己孩子“出櫃”時,那無助、張惶、心碎的臉。又有誰被兒女當面告知是同性戀的基督徒父母,不會驚慌失措呢?

約20年前,我一位好友宜惠年輕守寡,信主不久,就面對自己獨力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的同性戀告白。驚嚇之餘,大呼,這是骯髒污穢的行為。在她的激烈反應下,兒子離家斷了音訊。大約10年後,母子關係才踏入重建之路。

像宜惠乍聞兒女出櫃時心慌意亂,是一般基督徒父母們的普遍反應,就連我那心理輔導專業的朋友靜宜,平日輔導的就是貧戶或翹家少女,面對女兒的出櫃,也是不知所措。

靜宜夫婦在教會有不少服事,年輕人格外喜歡靜宜的善解人意。初知她女兒出櫃時,她竭力蒐集資訊,想廣泛閱讀,為了知道怎樣與女兒相處,以及有理性的交流。不過,她吐露前半年時間,心情混亂,很難靜心閱讀。

她女兒的出櫃是出乎大家預料的。他們夫婦平日省吃儉用,供給每個孩子讀費用極高的基督教私立學校;到了大學,讀的也都是基督教學院或神學院。誰會想到,讀神學院的女兒會受身邊人(教授和同學)的聳動,走上同性戀之路。

每位面對兒女出櫃的基督徒父母,首當其衝的難題之一,是如何拿捏相處之道。要有合宜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孩子和性伴侶的頭一步是,分辨接納和認同之間的差異。接納,是接受事實的存在;認同,是承認他的選擇和行動都是對的。

圖4-by geralt-road-sign-940644_1280

在面對女兒要把伴侶帶回家時,靜宜必須面對這個挑戰。在多方商量討論並禱告後,她決定讓她們來,但會清楚表明自己對同性戀的立場。

我對靜宜的決定不覺得唐突,一向可人的她深知,女兒的同性伴侶不是仇人,並且也是上帝所愛的。當然啦,她必須想清楚怎樣處理一些相處的細節,才能夠清楚表明接納而不認同的立場。

☆☆☆

其實,事情不是那麼絕望的。你我在基督裡持守真理的愛,可能就改變了一位年輕人的人生方向。

記得讀過艾妮塔・渥爾滋(Anita Worthen)寫的一位母親的見證(註3)。儘管情感上她一直厭惡兒子達倫的性伴侶馬克,但有一天,她有從上帝來的感動要邀請馬克到家裡。

接下來幾個月,馬克來了好幾次,還加入他們家人的唱詩。後來,馬克懸崖勒馬,重新委身基督,離開同性戀。這位母親按捺住自己的厭惡,選擇順服去愛,而上帝也信實地成就了超乎人想像的恩典。

最近,我聽到另一則好消息。朋友心蓮為兒子的出櫃,激動、流淚,大力禱告,不過是二、三年前的事。前些日子,這孩子拋棄同性戀生活,說自己已經越過那個人生階段,要向前走。

其實,這孩子只是在藝術方面才華出眾,在學校受同學們排擠,說他娘娘腔,而學校同性戀群趁機介入,給他歸屬感,才“出櫃”的。現在他因著基督救恩,知道自己在基督耶穌裡是誰,因此走回正路。

圖5-by Unsplash-keyhole-1209014_1280

我還有位朋友曉青的女兒也有類似情況,在前幾年也離開了同性戀群,因為她找到了真正生命的歸屬──耶穌基督。話雖容易,但曉青可是積極在上帝面前讚美禱告,並且要求朋友們,一起為女兒爭戰有四、五年之久。

我腦海裡仍清楚記得曉青在人生最低點,看見孩子愈陷愈深,甚至離家出走時,仍大力向主讚美高歌的景象。她就是不管眼前的,執著相信上帝的信實,捉住主話語的應許。上帝是信實的,祂必一再給迷路的孩子機會悔改。

☆☆☆

儘管奧蘭多同性戀夜總會槍擊事件那兩位母親對自己兒女的愛,令人動容;但對許多面對兒女出櫃的基督徒父母來說,為了兒女的永恆益處,他們的愛必須更堅靭。

我們不要灰心,無論當前社會的氛圍如何,要繼續為同性戀族群的救恩禱告爭戰,相信上帝的信實,讚美祂的良善,並且也常為我們身邊仍等待兒女回頭的父母們加油打氣。我們所信的,的確是信實、慈愛、公義的全能神,祂樂意人人都得救。

註:

1.http://www.slate.com/blogs/the_slatest/2016/06/12/devastating_abc_clip_of_christine_leinonen_waiting_to_hear_about_her_son.html

2.http://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36590697

3.Anita Worthen & Bob Davies, Someone I Love is Gay, (中譯本《親愛的同志──我所愛的人是同性戀》),第8章。

4.為了保護隱私,所有提到的我的朋友,都不是本名。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在同志遊行中呼喊愛?(王敏俐)2016.02.0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文/王敏俐

8169-圖1-1024px-Taiwan_Pride_2005_before_setout

2015年10月底,全亞洲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同志大遊行在臺北落幕。除了台灣之外,亦有來自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港澳、泰國等亞洲國家的同志參與。主辦方表示,挑戰性別與年齡的藩籬,是今次的訴求。

身為基督徒,我並不贊同该運動的許多概念。不過很有意思的是,我發現許多參與遊行的人,其著眼點並非全是同志議題。

對“性”的解讀

點開遊行照片,各種性暗示的標語映入了眼簾。我並不想複述這些標語的內容,但這些標語的訴求之中,有幾個共同的價值觀,諸如:性不應該受年齡的限制,性不應該被限制在性別的框架中。

我心中不禁迷惘:當遊行者高舉性解放旗幟時,他們對“性”的定義是什麼?“性”指的是一時肉體的快感,還是人心深處對親密關係的渴望?

根據《巴恩哈特語源學辭典》(The Barnhart Dictionary of Etymology,1988)的解釋,“性(sex)”這個名詞,源自拉丁文sexus,是“分開”的意思,表明性別,即男人或是女人的性別狀態。

心理學家羅洛梅在他的著作《愛與意志》中進一步的闡釋,人受造而為雄性與雌性,有彼此渴慕的自然天性。男女二性渴求在結合中補全彼此的不足,進入豐富和圓滿。

在舊約聖經中,“認識” דָי(yada‛)與“同房”是同一個字,指的是親密的認識——指夫妻之間身體、心靈契合的親密認識。

渴於親密

對於愛與親密關係的渴望,本該帶給我們對幸福的追求。可是許多的時候,卻帶給我們無限的苦澀。

三藩市的卡斯特羅區,以同性戀聞名。天主教神父盧雲,曾在那裡服事愛滋病患,接觸到無數痛苦的心靈,渴望愛與接納。盧雲提到:

“那些被自己家庭驅逐的男孩被逼在街上混。”

“他們當中有數以百計的人,在浴室遇上(性)伴侶,從來不認識名字,卻從那些伴侶染上正在奪去他們生命的病毒。”

“那些年輕的男子正在死亡——名副其實地正在死亡——就因著他們對愛的饑渴。”  

人對愛與接納的渴望該如何滿足?上帝按祂的形象與樣式造了人,又向人吹了一口氣,使人不僅僅是塵土,而是有靈的活人,使人不僅有肉身的需求,也渴望靈魂的飽滿。

儘管而今的人已經因為悖逆而離上帝很遠了,但那個受造時就有的原始渴求一直都存在著,催逼著人去尋找生命的滿足。

8169-圖2-By Lgbtright-G7dwbuv

人想用身體的滿足來彌補心靈的空洞,然而身體的結合,與心靈上的親密關係並不能畫上等號。今日的流行文化中,高舉性享受,而非關係之間的親密與交流。

性享受可以讓人即刻享受肉體的歡愉,但是親密關係的建立與維持,則需要付出更多,包括,花時間去陪伴對方經歷生命的低谷;在對方最狼狽不堪的時候,選擇接納而非拒絕;當對方傷害你時,選擇寬恕;當你的慾望與對方的需要相衝突時,選擇放下自身的享受,成就對方……

請來愛我

看著遊行中的種種訴求,以及男男女女的呼喊,我心中更深領會到盧雲的話:

“有時我看人類就像一個苦海,他們渴望著關懷、柔和、關切、愛顧、接納、寬恕和溫順。似乎所有人都在喊:‘請來愛我。’” 

我們渴望的愛與親密,無法藉著性的解放而滿足。

當我們用自己的偏好與方式,而不是按著上帝的心意去愛的時候,總是傷痕累累,充滿眼淚!那真正能帶給我們滿足,且不摻雜任何恐懼的愛,是來自上帝的愛。

8169-圖3-healing 8x10. by 王利群.R40

我們不是因為聖潔才享受祂的愛,而是因為祂的愛,我們才有可能走向聖潔與真實的平安。

作者來自臺灣,留學德國,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透視篇

澳洲主教因為分發傳統婚姻手冊而面對司法訴訟(漁夫)2015.12.10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

文/漁夫

marriage

澳大利亞天主教的主教正面對該國同性戀婚姻政治運動的攻擊。這是因為主教們分發了支持傳統婚姻的小冊子。

根據《靈恩新聞》(Charisma News)報導,澳洲教會的主教們在全國分發一本叫做《別攪渾婚姻》(Don’t Mess with Marriage)的小冊子。此外,霍巴特大主教朱利安波蒂厄斯(Archibishop of Hobart,Rt. Rev. Julian Porteous),在塔斯馬尼亞的天主教學校,要求學生們將這本小冊子帶回家給父母看。

按照《每日資訊報》的記者賴爾舍爾敦(Lyle Shelton)所說,這本小冊子其實是以相當尊重的口吻,來描述同性戀的個人。

《別攪渾婚姻》手冊中,談到傳統婚姻是如此描述:

“男女身體、精神、心理和性的差異,顯示他們是天生一對。他們婚姻的結盟使他們得以完全。通過他們的結合,得以‘成為一體’,他們生的子女,是‘他們肉中的肉’。”

《別攪渾婚姻》的分發,激怒了澳大利亞的同性戀婚姻政治運動的領袖,羅德尼克魯姆(Rodney Croome)。他聲稱,主教們通過分發這本手冊,將孩子轉變成“偏見的傳遞者”。

澳大利亞左翼的綠党政客,馬廷德蘭尼(Martine Delany),因這件事正式向法院提出訴訟。天主教主教會議需在21天對這訴訟提出答辯。這個案子很可能最後會到塔斯馬尼亞最高法院做出裁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美國宗教景況變化說明了什麼?(臨風)2015.07.04

BH75-8007-圖0-談妮攝-DSC_0357.R30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

2015年6月26日,因著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的判決,從此同性婚姻受到憲法的保護,使美國成為世界上第21個容許同性婚姻的國家。

這顯然是1973年通過墮胎合法以來,最高法院對社會議題最重要的判案。在法律上,家庭和婚姻要重新定義,維繫社會的道德觀要全部改寫,它所引起的震撼可想而知。

在基督教團體中,更是激起了憤怒的反對聲浪,有基督徒認為,這是憲法干預宗教自由最惡劣的表現,甚至還有人認為,它違背了憲法的精神。例如,香港的基督教明光社評論,“9個法官投票,決定3億人的婚姻制度!”

另一方面,贊成者卻認為這個判例,堅固了美國憲法中的民權條款。看樣子,這個爭執還會不斷地深化。

            美國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一個被認為以保守派為多數的最高法院,會得到這個結論?這個事件具標杆作用,正是美國社會文化轉型的明證。

美國到底怎麼了?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不是代表基督信仰的式微,世俗化的抬頭?許多人認為,美國正逐漸成為一個異教的國度。基督徒將成為“世界不配有”的族群,世界末日即將來臨……難道這是唯一的解讀嗎?

我認為,這個事件與2015年5月12日出爐的《美國宗教景況變化》”(America’s Changing Religious Landscape——Christians Decline Sharply as Share of Population; Unaffiliated and Other Faiths Continue to Grow.)息息相關。現在就讓我們稍微仔細地分析一下這個調查報告,希望從中看出一些明顯的趨勢。

BH75-8007-圖1-美國宗教改變-1

這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於2014年6 – 9月間的調查報告,是繼2007年第一次大規模調查之後,再度對全國所做的大規模電話訪問,受訪者有35071位成年人,調查誤差小於0.6%。

報告顯示,自認為是基督教徒的百分比從78.4%降到70.6%。也就是說,基督教徒的比例在7年中下滑了將近8%。

其中,新教“主流教會”的人數減少了3.5%(降到14.7%),天主教會減少了3%(20.8%)。不過,新教的“福音教會”僅僅減少了0.9%(25.4%),但因為人口的膨脹,在數目上還略有增加,從6,000萬上升到6,200萬。

主流教會”是個很鬆散的名詞,並沒有一個嚴格的定義,意思是,他們是歷史悠久,有豐富的傳統的教會。巴拿研究中心2009年把下面幾個宗派歸入“主流教會”:美國浸信會、聖公會、美國福音路德會、美國長老會(PCUSA)、基督聯合教會、聯合循道會,等等。

所謂“福音教會”,代表一個教會對傳福音、個人的救恩有負擔。它包括:無宗派的福音教會、美南浸信會、神召會(AOG)、基督教會(COC)、路德宗密蘇里教區、長老教會(PCA)。

           福音教會信徒

BH75-8007-圖2-無宗派福音教會與美南浸信會-中文根據Lifeway 的Ed Stetzer的研究(“The Rapid Rise of Nondenominational Christianity: My Most Recent Piece at CNN,” Christianity Today, 2015-6-12),美國基督教中成長最快的,是無宗派福音教會,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

不過,從皮尤調查中的“個人”角度來看,對於 “你是否重生,或為福音信徒?”,2007年有34%的人答:是;2014年有35%的人答:是。可見,這個比例維持幾乎不變(其中包括天主教和主流教會信徒對自己的評估)!

新教徒中,“福音信徒”的比例已經從2007年的51%上升到2014年的55%!

總的來看,這些數字似乎表明,在社會變遷中,越是不關注福音的人或教會,它所流失的就越多,或者吸收的新信徒就越少。

另外,新教徒下一代有半數以上離開教會。不過福音信徒的下一代仍然有三分之二留在教會裡。

同一調查還發現,認為自己沒有宗教歸屬的人群(nones)從2007年的16%到2014年的23%,上升了7%。今天,美國有接近四分之一的人是沒有宗教信仰的。這是歷史性的改變——許多人選擇離開有組織的宗教。

          對調查數字的解讀
第一、美國有宗教信仰的人群越來越趨向多種族化。

BH75-8007-圖4-白人與少數族裔基督徒比較BH75-8007-圖3-10之3美國成人為重生基督徒在自認“重生,或為福音派基督徒”的新教徒中(占人口30%),今天有超過三分之一不是白人。

 “白人福音信徒”的百分比從2007年的21%降到2014年的19%。調查並且發現,每10個“白人福音信徒”中,就有8個堅定支持共和黨。也就是說,許多白人福音信徒在宗教和政黨間,劃上等號。

不可避免地,這種趨向,給基督教抹上了某種不協調的政治色彩。

根據《宗教新聞服務社》今年5月12日的報導,紐約大學的社會學家與人口學專家Mike Hout表示,以往宗教是政治背後的推手,但現在卻剛好相反:

“今天許多離開保守的福音派或天主教的人,是因為他們看到教會與政黨掛鈎——他們不希望為政黨的利益背書。”

基督教,被認為是上了賊船!

第二、“千禧世代”(1981-1996)的變化,反映出文化轉型的加劇。

這個年齡階段雖然還有50%的人認為自己是基督徒,但卻是所有成年人中比例最低的。他們中間“沒有宗教歸屬”的比例也最高。其中,18-24歲中有36%沒有宗教歸BH75-8007-圖5-美國無宗教歸屬-中文屬,25-33歲中有34%沒有宗教歸屬,比7年前同年齡階段的人上升了9%!

不過,在“千禧世代”年齡階段中,福音信徒的比例與7年前基本相同,維持在21%。這是稍可告慰的。讓我提出另一個參考點。在皮尤2007年的另一份調查中,14%的福音信徒支持同性婚姻,到2014年,這個數字上升到21%,其中增加的絕大多數都是“千禧世代”。(參《不合潮流,或中流砥柱?——美國基督徒與同性婚姻(談妮)2015.04.27http://behold.oc.org/?p=26974

BH75-8007-圖6-美 • 認同同性婚姻的世代層-2015

另外,根據今年2015年6月,皮尤研究中心所發表的《對同性戀態度變化》顯示,“千禧世代”今天有73%支持同性婚姻。白人福音(派)教會新教徒對同性婚姻的支持率,從2001年的13%上升到2015年的27%,14年中增長超過一倍!

BH75-8007-圖6-美 • 贊同同性婚姻的基督徒與非基督徒-2015

在86%的自認生長於基督教家庭的人中,接近五分之一(19%)者承認,他們已經離開基督教。皮尤的研究統計發現,相對每一位新接受基督教的人,就有4位信徒放棄基督教。

從這些統計數字,我們感受到文化轉變的加速。而文化壓力帶來道德觀念的改變,又使人們比較容易變更宗教信仰。

這是“無宗教歸屬”群體增長迅速的原因之一,此在“千禧世代”中猶為顯著——“千禧世代”擁抱“多樣性”、不信任大型的機構和組織(不論是企業、政黨、教會還是媒體)。他們認為,任何大型組織所關心的,都不過是該組織本身的生存和發展,而不是個人的福祉。

在這個心態之下,教會當然是首當其衝。

無可諱言,“千禧世代”是社會的未來,他們的動向就更為令人矚目。

第三、皮尤的研究發現,教會人數縮減最顯著的是“主流教會”與“天主教會”。福音教會反而可以大致保持人數

這說明什麼?因為許多“主流教會”和“天主教會”在神學上妥協,把注意力從傳福音轉換為社會關懷。

一個從信仰基督出發的群體,如果失去了它的原動力,不知道為何而愛,為何而服務,如何能夠有吸引力?當教會淡化了人與上帝之間的面對(直接關係),當聖經不再是基督徒得力的泉源,人的心自然就冷淡了。這是我們都要深刻反省的。

     對趨勢的觀察

BH75-8007-圖7-By Demi DeHerrera.R20皮尤的資料是否證明,現代化(以及後科技時代)必然帶來“世俗化”(即,人本、無神論、相對主義)?這是否使文化的“世俗化”加劇?這是否人類越來越成為一切意義與真理的詮釋者?

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探討的問題。

           ★沒有宗教歸屬”群體

不過,對比皮尤在2012年的另一個調查發現,在“沒有宗教歸屬”(nones)的人中,有14%認為,宗教對他們的人生很重要;有68%相信,冥冥中有位上帝或神靈;21%每天禱告; 37%雖沒有宗教,但卻關心靈性需求;只有12%是真正的無神論者。

可見,在自稱沒有宗教歸屬的群體中,有很多是“相信,但沒有歸屬感”的人。

根據皮尤2014年的調查,美國“無宗教歸屬”的23%人中,真正“世俗化”的無神論者,不過占了7%,雖然比2007年的4%高出許多,但仍然是屬於少數——說明全心擁抱“世俗化”、無神、認為人不需要宗教信仰的還是少數。

這個現象十分耐人尋味。

            趨勢共同點

從皮尤的統計資料,我們還可總結出幾個趨勢的共同點:

第一、在神學上比較自由,不注重福音的教會衰退得最快。

第二、非白人的基督徒人數,比例增加很快。

第三、“千禧世代”離開宗教信仰,或是離開原屬支派的比例很高,速度也特別快。這或許是最值得關注的趨勢。(參《美國新的“垮掉的一代”?(臨風) 2014.06.01》,《舉目》官網。http://behold.oc.org/?p=22702

針對這些趨勢,我們需要作進一步的分析和討論。不過,統計數字告訴我們,問題不是因為無神論或是“世俗化”的大大流行。社會學家曾建議,今天的問題出在“多元化”社會的現實,而不是“世俗化”的普及。

其實,紐比金(Lesslie Newbigin,1909-1998。編註)於1974年回到英國時,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他1989年出版的《多元化社會裡的福音》(The Gospel in a Pluralist Society),第一次敲響了基督教界對這個問題的警鐘。

對於這個“多元化”的現實,基督徒應當如何應對。這才是問題的重心。

BH75-8007-圖8-By Joshua Earle.R40簡言之,基督徒既不應有離群索居的次文化心理——那是自我放逐;也不該與世俗同流——主流教會的發展已證明這個路線的錯誤。值得我們探索的,乃是凱勒牧師2005年開始宣導的“追求共同福祉的抗衡文化”(a counterculture for the common good。註)。

註:參

Tim Keller, “A New Kind of Urban Christian,” MAY 1, 2006, Christianity Today.

Andy Crouch, “What's So Great About 'The Common Good'?——Why Christians need to revive the historically rich phrase,” OCTOBER 12, 2012, Christianity Today. .

 

作者為本刊特約編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