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為何事奉力不從心?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喬安娜 編按:《舉目》71期特邀王永信、高榮德、小剛等牧者,回答這位讀者的問題。 “每次唱到詩歌《事奉主越久越甘甜》時,我都覺得很不真實,因為在我的服事中,我常常感覺“力不從心”,甚至是“責任感”驅使,沒什麼甘甜可言,有時候似乎不想服事了。我很敬佩一些服事主幾十年的牧者們,也常想:他們在漫長服事主的生涯中,有過灰心喪志走不下去的時候嗎?他們是怎麼走過來的?”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新增,《舉目》在線閱讀!

好消息! 自2015年起,《舉目》雜誌將正式推出在線閱讀。 下面鏈接是 BH70 (2014-11)的簡體翻頁版與繁體翻頁板, 歡迎試讀、訂閱並推介 !     《舉目》70期 繁體翻頁版   《舉目》70期 簡體翻頁版           ◆ 訂閱《舉目》翻頁版 : bh_editorial@oc.org。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異端新解

編輯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一個人走過海邊,看見另一個人正打算跳海自殺。 他馬上走前去勸說:“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問道:“為甚麼?” 他說:“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無神論者,還是有宗教信仰?” 那人答:“我有宗教信仰。” “佛教、道教、回教還是基督教?” “基督教。” “羅馬天主教還是新教?” “新教。” “我也是新教呢!聖公會還是浸信會?” “浸信會。” “太好啦!我也是浸信會,你是Baptist Church of God還是Baptist Church of the Lord? ” “Baptist Church of God”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 Church of God,還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的。” “1879年的改革派,還是1915年的?” “1915年的改革派。” 他立即一腳把那人踢進海裡: “異端!去死吧!”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友誼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在我每個朋友身上都有某些東西,是只有其他朋友可以將它激發出來的。我沒有辦法光憑自己就徹底發揮,我需要自己以外的其他光芒,來引發出自己所有的層面。 現在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死了,我將再也見不到托爾金(J. R. R. Tolkien)對他所說的笑話的反應了,更別提托爾金不再能被他激發更多的光芒(編註)。對我來說,當威廉斯走了以後,我得到的只是更少的托爾金…… 由此觀之,友誼展現出一種“相似又相近”於天堂的榮耀——在天堂有廣大蒙福的群眾,其多不可勝數,彼此增加這對上帝的擁有,因為每個靈魂都由各自的角度見到上帝,並且毫無疑慮地向其他人分享他所看見的。正如一位年老的作家所說的,這就是以賽亞的異象中,天使撒拉弗要彼此呼喊:“聖哉,聖哉,聖哉”的原因(《賽》6:3)。 當我們彼此越分享天上的靈糧,我們所擁有的就越增多。 ——C. S. Lewis, The Four Loves(Harcout, 1960), p.61-62. 編註: 從1933 年到50 年代末,魯益師、托爾金(J.R.R.Tolkien)、查理斯.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和雨果 · 戴森(Hugo Dyson)等,每週在17 世紀開始營業、附屬於牛津大學的小酒館The Eagle and Child 集會,閱讀並討論各種材料,包括彼此未完成的作品。參考閱讀:臨風,《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護教大師魯益師》,《舉目》66期。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我能進天堂嗎?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昨天看到一個朋友轉來一個帖子,匆匆改寫如下。 在兒童主日學(註)課上,我想測驗一下我的學生們,看他們是否懂得如何去天堂這個概念。 我問他們:“如果我賣了我的房子和車子,並來一個車庫大甩賣(Garage sale),把到手的錢都捐獻給教會,我能夠去天堂嗎?” “不能!”孩子們異口同聲地說。 “如果我每天來教會打掃衛生,割草坪,把教堂裏的東西都收拾得整整齊齊。這樣,我就能夠去天堂嗎?” 又一次,孩子們說:“不能。” 我高興地笑了,有意思。然後我又問:“如果我保護動物,又把糖分給每一個小朋友,並且愛我的丈夫,這樣,我就能夠去天堂嗎?” 又一次,他們全都說:“不能。” 我為小孩子們感到自豪了,就繼續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天堂呢?” 一個五歲的小男孩大聲地說:“得你死了以後啊。” 註:在美國,可以向18歲以下的孩童傳教。星期天,教會專門有為小孩子辦的主日學課,一般由大人或者高中生帶領。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謙卑,讓人流淚的美麗

吉鳴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女兒上小學三年級,最近我從圖書館借了華頓媒體(Walden Media)拍的《夏洛的網》(Charlotte’s Web),試圖介紹適合她看的影片。 這部電影是根據懷特的同名小說改編的,內容是小女孩浮恩救下弱小的豬威爾伯。這頭小豬在農場生活,和蜘蛛夏洛結成朋友,夏洛救他,使他免遭再次被殺的故事。故事有很多寓意,而這部電影的重點,是小豬威爾伯的謙卑。 女兒看著就哭了,我以為她看到夏洛的蛛絲已盡,傷心了。不料,她不斷地說:“真美,真美。”我確認了一下,她答道:“媽媽, 美麗也可以讓人流淚。” 儘管我不能確定女兒的觸淚點,但我卻想起了《腓立比書》2:3:“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當威爾伯第一次看著夏洛——那隻毫不起眼的蜘蛛,就從心底裡說出:“我認為你很美。” 他成就了謙卑,一種可以讓人流淚的美麗。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舉目》70期目錄一覽

主題:肢體生活 編者的話 主題文章Feature Articles  3爲何相愛而不相愛(《比老鼠愛大米更美》)/華欣 使徒約翰信主前脾氣火爆,人稱“雷子”。他晚年住在以弗所,寫信給亞西亞省(土耳其)教會,披露了追求彼此相愛的三個秘訣…… 5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陸加 上帝的主權、揀選和引領,並不抹平人的個性;上帝用人的個性,也要我們捨棄自我中心。 8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劉志遠 我們這一代的基督徒,從留學到定居美國,深受現代主義的薰陶,思維傾向理性,容易使用黑白分明的態度評論事情。我們的下一代卻非如此。 12各種的紛爭/史畢德‧理亞斯 教會中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14去留之間/一勤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透視篇Perspective Section ‧流行文化 Pop Culture 16碧昂絲的“新”女性主義/王星然 《時代》雜誌5月號推出之後,媒體開始討論,碧昂絲真是2014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嗎?《時代》的評選標準是什麼? ‧職場生活 19跨洋大搬家/徐建紅 1994年,我在英國信主。2004年從英國調到美國,2009年調回中國,2012年又回到美國……我要如何在不同國家、文化的職場上,為上帝作見證? ‧時代廣場Contemporary Issue 22馬可‧德斯寇——這面凌厲的鏡子/臨風 保守者稱他為‘謾罵牧師’,希望他能把時髦的牛仔褲和搖滾音樂換成西裝和聖詩。自由派又對他地獄之火的神學,以及他妻子必須順服丈夫的堅持感覺倒胃口。 28 i世代的隱私危機——從詹妮弗.勞倫斯的“豔照門”談起/孫博山 隱私1.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真人的隱私不被別人偷去;隱私2.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手機上的隱私不被人偷去;隱私3.0的時代,是保護好在雲端的隱私不被人偷去。 ‧生活與信仰 Christian Living 29歲末,放飛心靈/鐘德民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種的紛爭

史畢德·理亞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盡早處理教會的衝突,可以預防將來導致分裂的衝突(參《箴》17:14)。 很少有人會喜歡衝突的經驗。工作上關係愈緊密,越可能產生衝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決衝突,會使你們的關係更親密。以下是存在於大多數教會中的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第一層次:困境 第一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決問題。第一層次的爭論者僅專注於問題,而不會指控他人。大體上說,衝突的雙方對問題採取開放的態度,沒有一方會恐懼或懷疑對方,雙方都假設對方持有善意,也不會不公開擁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這個衝突層次極好的指標。因為此層次衝突處理的很順利,有些人不以為是衝突。當衝突留在這個層次,可以完成許多事:問題得到解決,彼此有更好的瞭解,關係改進,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層次:意見不同 第二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轉變:雙方自我保護的程度加強。他們仍然想要解決問題,但他們關切,問題解決後仍保有臉上的光彩。 在第一層次,當事人探討對方不正確的事是為了辨別真相。第二層次的當事人比較關切在衝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當一個衝突顯示出競賽的跡象時,要達到共識就更加困難。 第二層次的人開始不信任教會領袖們會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會尋求其它的幫助。他們在教會裡向他人訴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把問題帶回家和配偶朋友討論。 有如第一層次,這是大多數教會的典型衝突;這個層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規劃,就會有好的結果。 可行的方法: 1.幫助雙方當事人瞭解挫折的特定來源。 2.在恩慈裡,讓雙方溝通他們所看到的實情,和他們當時的情緒。 3.幫助雙方找到解決衝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層次:競爭 在第三層次,衝突已轉變成競爭:參賽者不會關切問題本身和臉面好不好看;他們要贏,要照他們的方式做。比較不容易讓人清楚又正確地看到真正的情況,這些可從他們的言語中反應出來。有幾個常見的扭曲的現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對錯,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沒有空間,去探討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師辭職,要嘛我們家離開!” 2.普及法:當我們泛泛地談論時,就無法正確地描述教會目前的情形。我們會用“每個人”,“沒人”,“永遠不會”和“常常如此”這類的詞:“這個教會從中分為兩半,每個人都選擇自己那邊。”概括性的說辭很少是真的,且這些說辭會使人們的看法更加扭曲。 3.誇張:當我們誇大時,我們假設對方的動機是惡的,也暗示我們的動機是正義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教會!” 4.只憑感覺。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覺,而不是問題的真相。 在第三層次,小圈圈和小團體形成。這些尚未成為第四層次的黨派,但這一種衝突,會腐蝕會眾。因第三層次做的決定是基於扭曲的想法,通常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問題。 一般來說,目標是把衝突從第三層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層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強當事人之間清楚、直接的溝通。這是降低第三層次衝突的要素。當事人需要開會瞭解彼此顧慮的事。要讓他們在會議中感到安全,必須先:     a.確認誰參加會議     b.確定議程     c.確定基本遵守的原則 2.幫助當事人尋求共同協議的範圍。在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觀點以前,先嘗試建立共同點。 3.協助當事人發掘更深的益處。兩邊的當事人所提出的顧慮和解決方案看起來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後也許有尚未說明白的益處。這種更深的關切,也可成為另類解決問題的基礎。 第四層次:爭鬥/逃開 在第四層次,當事人的主要目標是斷絕關係,或是自己離開或是使對方撤退。衝突的目標從議題和情緒轉移到原則。當事人為永恆的價值相爭——真理,人權,正義。通常當事人討論的議題,都是關乎解決問題,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決的問題與永恆原則有關,要達成決議是非常困難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前言 國慶紀念日,我和兒子一起吃早點。言談間,我提到某類人的作風,用了一個詞,“These people ”(這類人)……小兒子立刻鄭重其事地糾正我,“Dad, don't use these terms.”(老爸,不要用這些詞)我才意識到,我又犯了把人歸類的毛病。 我的3個兒女,成長在後現代的環境。他們對那些不妥的表達方式,非常敏感,也常常給我適時的提醒。這讓我不斷改進,可以與年輕一代保持溝通。 今天的北美華人教會,處在兩種文化之間。我們這一代,早年留學歐美,受現代主義文化的薰陶,思維通常是偏理性、實用, 也容易有自以為是的心態,不善換位思考。反之,我們的下一代受後現代文化薰陶,比較感性,重視人與人的關係勝於實用價值,比較能換位思考,但不那麼看重責任、後果。 這兩種思維方式各有優劣,而且包含深廣,不能三言兩語概括。當然,也不能以一概全,認為按年齡必偏向某種思維。 一般而言,北美華人教會的領導階層,多停留在現代主義的思維方式裡。而後現代文化思潮,已席捲全球。教會中有大量的年輕人受其影響。這其中,自然包括在北美土生土長的華裔下一代。他們在英文事工的領域,漸漸成為教會的領袖,或多有不滿現狀,自創教會,興起多元化的教會。且因和傳統華人教會有溝通上的困難,輕則漸行漸遠,重則教會分裂。 這是教會內部的隱憂。主耶穌即將離世的禱告,語重深長,切盼教會合一 (參《約》17章)。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內鬥、分裂多於和睦。我們能不重視這個問題麼? 筆者因此想藉《舉目》以簡短的篇幅,分享一下本人這方面多年的心得,盼引弟兄姊妹關注這一問題。     一、底線 主盼望教會合一 :“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裡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17:11)保羅在《以弗所書》裡面,也特別談到教會、弟兄姊妹的合一:“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3) ‬‬‬‬‬‬ 主耶穌還告訴我們,別人看到我們彼此相愛,就曉得我們是祂的門徒。所以我們的合一,是榮耀上帝的見證,並且要為此“竭力”。 從這兩節聖經裡,我們能感覺到,教會合一並非易事。那麼,我們應當如何做?合一有底線嗎? 首先,我們要知道,聖經所謂的合一,並非統一。保羅清楚地表明,這是“心”的問題,所以這個“合一”講的是心靈層面。保羅的合一,是身體彼此聯絡的合一 ——肢體可以不同,但是目標和心態應當合一。 保羅講到合一的重要底線:“身體只有一個, 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 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 4:4-66‬)‬‬‬ 這個前提,就是“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如果我們問自己:我們這些人相信同一個主、同一個上帝嗎?我們在同一個聖靈裡受的洗嗎?答案若是,我們就具備了合一的條件,我們就必須“竭力保守合而為一的心”。 保羅這個底線,真的是低到不能再低。我們只要認識同一個主,在同一個聖靈裡受洗,我們就沒有藉口不合一。 這個前提,讓我們知道,現代和後現代不同的思維,不應該是基督徒不和、互相攻擊的藉口。雖然,現代和後現代思想方法的不同,導致對上帝、上帝的話語 ,對福音,產生理解上的嚴重分歧。然而,現代和後現代的基督徒,仍有保羅所說的合一的前提,因此無須彼此攻擊、互相排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