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癌細胞或是管家?——基督徒的環保倫理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劉志遠 難以忽視的真相         自從2006年,前美國副總統戈爾(Al Gore,或譯為高爾。編註)推出影片《難以忽視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一部有關氣候變遷的記錄片後,全球環保意識真可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根據網絡的報導,戈爾這部電影聯合了世界各地的政府機構、國家領導人,和環保人士,齊心協力地對抗全球變暖這個公敵。“全球超過10億的人,提高了對全球變暖這個議題的認識,並且願意為此起來行動。”“5個國家把《難以忽視的真相》這部電影,列入他們的中學課程。”“在這部電影發行之前,33%的人相信全球變暖是真的,但在發行之後,這個數字增加到85%。”(參http://www.takepart.com/an-inconvenient-truth/film)          有些人更認為,這部影片是“末日審判前的最後警示”。又有人把影片名稱翻譯作《絕望真相》。假如你還沒有看過這部記錄片,僅此一斑也可以想像得到其內容的震撼程度。         這部記錄片用極其傳真的畫面,再配上難以忽視的科學數據,從冰山的倒塌、園林的枯槁,到都市的洪水,把全球變暖的恐怖災難,深印在每一位觀眾的心裡。         雖然也免不了些質疑和譏諷,但環保已被很多當代的思想家、政客、學者和科學家們,列為21世紀的重要議題。         2005年,聯合國發表了一分來自1300個科學家的聯合報告《千年生態系統評估》(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其結論就是“多個自然生態系統即將面臨崩潰”(“the collapse of a number of natural systems is imminent”),而且都是歸咎於人類的活動。         早在1988年,聯合國已經成立了一個跨國的組織,專門研究氣候的變化(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

No Picture
成長篇

畢士大池 ──寫在“妙手不回春”之後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前言       4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妙手不回春〉(編按:《舉目》2002年3月號,第五期),裡面提到畢士大池。從弟兄姊妹給我的回應來看,我發覺我們對畢士大池實在很陌生。再加上經文批判學把《約翰福音》第五章第三節的末了和第四節刪去,于是我們對畢士大池的認識就更顯糊塗。以致有人認為,畢士大池的醫治美譽, “這個說法是耶穌時代所沒有的”,這是非常可惜的。         其實這個現象不是華人教會獨有,早年有名的聖經考古學家Joachim Jeremias,對聖經學術圈子亦發出此類的感嘆。在他著的一本小冊子《畢士大池的重新發現》中,這樣寫道:“時移日遷,神學界中人,仍然沒有全面認識這個發現的含義,我每被這種事震驚。”(註1)         雖然我不是 Joachim Jeremias,但我也很想秉承他的精神,把這項發現的意義,簡略介紹給華人基督徒。 畢士大池的名字         畢士大池流傳下來的名字有好幾個,有Bethesda,Bethsaida,Bethzatha,Belzetha和Bethhesda,由此可見畢士大池 來歷的混淆。Jeremias認為其實祇有兩個,就是Bethesda(畢士大)和Bethsaida(伯賽大),其餘的名字均由Bethesda演繹而 成的。現在的聖經學者均認為原名應為畢士大池(Bethesda Pool)。         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畢士大池的重新出土證實了這個名字。因為畢士大池出土的地點是聖殿北部的Bezetha,Bezetha乃是Bethesda的亞蘭文名字(註2)。第二個強而有力的證據,則在死海書卷 中的銅卷(Copper scroll),該卷特別提到畢士大池的名字是雙數的Betheshdathayin(註3)。這與後來的發掘吻合,因為畢士大池原來是兩個池,中間有一 個廊子連在一起(見圖)。更有意義的是,銅卷的寫著日期被測定為A.D. 35-65之間,Jeremias認為那正是在主耶穌傳道和約翰寫福音書之前的時期(註4)。         而伯賽大則是加利利海旁一村子的名字,主耶 穌在福音書裡提到過這村子(《太》11:21;《可》6:45,8:22;《路》9:10;10:13;《約》1:44;12:21)。我們最古的兩份手 抄本中,《約翰福音》第五章中的“畢士大池”都用“伯賽大池”這個名字。但考古學的發現,證實這不是原來的名字。可見經文批判學中“以最古為準”的原則, 並非絕對。使用經文批判學的學者們實宜謹慎。 畢士大池的歷史         畢士大池有相當的歷 史,據Jeremias的推論,該池在主前200年已經建造,極可能是為到訪聖殿的朝聖者而建造,是供朝聖者洗浴、行潔淨禮用的,所以是兩個池子,可供男 女分別使用。到大希律重建聖殿時期(20/19 […]

職場生活

“以義以忠” ──基督徒的職業倫理(劉志遠)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我國宋代名臣范仲淹離世之後,與他同時代、對他非常仰慕的富弼,給他寫 了一篇祭文,其中有這樣讚揚范仲淹的句子:“相勗以忠,相勸以義,報主之心,死而後已。”我們若細讀范仲淹的生平,就會看到富弼的讚揚之詞,沒有言過其 實。范仲淹身為朝廷重臣,一生報效國家百姓,的確可以用“以義以忠”四字來形容。         今日我們來談基督徒的職業倫理,其內容也是這四個字。職業倫理範圍很廣,這篇短文只論及一般的職業倫理,而不包括特殊的職業倫理。         主耶穌在講到天國的時候,將天國的主人對僕人的要求歸納為“良善和忠心”兩方面。這和“以義以忠”雖然用字稍異,其精神是相同的──固然范仲淹的“以義以忠”,是根據儒家學說的大道統,而基督徒談的“良善和忠心”,則必須以聖經為依歸。 一.以義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五章,對僕人的要求之一是良善。“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主耶穌稱讚祂的僕人“良善”,表示祂的僕人並非是單單聽命主人的奴隸,而是一位懂得分辨是非、有道德自主能力的僕人。他雖然身為僕人,在道德上卻是一位自由人。         假若主耶穌的僕人,只不過是“奉命行事”,不需要做道德的抉擇,主耶穌對他的稱讚,便成多餘。所以我們在公司作事,或替人打工,不要以為我們純粹是“奉命行事”,不需負任何道德上的責任。我們所做的一切事,必須合乎聖經的道德標準。 誠實不妄取         那麼我們在職的人士,怎樣才可以稱為“良善的僕人”呢?我認為首先,就是要誠實。范仲淹在他的文章中這樣寫過:“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後世研究范 仲淹的學者,也承認范是一位“雖一毫而不妄取”的君子!(註1)我們今日在辦公室很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隨意地把公家的東西拿為己用,家裡面的紙筆都是從公 司來的。在公司裡打私人的長途電話,成為常有之事。當然有人說,他也常把公司的事拿回家去做,用了公司一點時間物件,算不了甚麼。假如公司老闆跟你有這樣 的默契,是公開的,自當別論,不然就成為“妄取”和不誠實。         另外,在中國人某些行業中時常碰到,就是紅包和回扣。基督徒應否參與這種活動?很多時候,紅包與回扣已成風氣,我們如何應付?首先,我們必須認清,當紅包與回扣的價值遠超過一般送禮的時候,就會影響一些行業上的決定。我們若用送紅包的方法達到業務上的利益,是不誠實的。而收紅包我們也應該避免。這就是范仲淹“雖一毫而不妄取”的含義。亞伯拉罕也是不收回扣的人,他在營救了羅得一 家與所多瑪王的被擄的人和財產之後,拒絕了所多瑪王給他的財物(《創世記》14章)。若該行業紅包、回扣之風已盛,很難避免,則需考慮轉行或改換工作地 方。         在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環境中,誠實,也包括我們能在同事或上司面前勇于承認自己的錯誤和缺失,不歸功于己或委過于人。自己的升遷和令譽,不建築在別人的辛勞上。與別人共事的時候,必須清潔掉自私利己的念頭,不利用別人。常常在人、在神面前省察,並要坦誠地接受別人的批評……這都是值得 我們謹慎自守的。 道德良心         主要求我們成為一名良善的工人,表示我們在辦公的時候,對事、對人應有獨立的道德評估。有時候公司的老闆,甚至顧客,都有可能要求我們做一些道德有問題的事,我們應自行評估,而非盲目遵從。越戰的時候,一群美兵在越南一個名叫 MY LAI 的村子裡,濫殺無辜。結果在軍事法庭中,這些美兵仍得自負責任,而不能以“奉命行事”來自我辯護。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妙手不回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一個喪禮        那是一個下著微雨的星期天,早上崇拜後,我與妻子趕到墓園去,參加一個墓旁的喪禮。我們教會裡的一位弟兄,在六天前自殺死了。當牧師打電話來通知我這件事時,我花了幾分鐘才想起這位弟兄是誰。X弟兄在我們教會已經七八年了。他和太太有兩個兒子,我對X弟兄的印象不是很深,因為他經營一個餐館,所以他經常在崇拜結束後就匆匆離去。但是我清楚記得他的兒子John,在John唸初中時,我教過他兩年主日學。          X弟兄自殺身亡,實在叫我震驚。在喪禮中,每個人都證明他是一個和藹可親、臉上常帶著笑容的人。在他的墓旁,親人輪流做見証,說X弟兄很忠心地定期來崇拜,他經常都是在聚會後,第一個與牧師握手的人。牧師甚至記得X弟兄曾經去看望過他,又說X弟兄現在已經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與主在一起了,他一定很高興看到今天有這麼多親友在這場合聚集在一起。          在這些掩飾委婉的言詞下,我們幾乎忘了X弟兄是自殺身亡的,我們忘記了X弟兄可能有極深的傷痕或內在的問題,導致他選擇了一個這麼極端的方法結束生命。事實上,這墓旁的喪禮只是我們教會的一樁小事,它的重要性在我們每週眾多的節目中很快的就被忘記了。          但是我無法就這樣忘記這墓旁的喪禮。牧師的短講、親友的見證雖然美好,卻只能增加我內心的不安。何以這麼一位親切、善良、愛神、愛人的弟兄,會自尋短見?我 們的教會不是有各式各樣的團契關懷小組嗎?為什麼X弟兄不參與呢?我開始有點歸咎於他。然而這也無法平靜我自己的歉疚。X弟兄不是常來教會崇拜麼?他不是常與牧師握手麼?我無法滿意地回答這些問題。 畢士大池          這場喪禮讓我想起《約翰福音》中記載的一幕。“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 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約》5:2-4)換句話說,畢士大池是當時馳名的醫療中心。這也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病人擠滿了廊子。         這池子的美譽也是無與倫比的。首先,這池子是在神的聖殿所在地耶路撒冷。這對猶太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第二,這池子不是一個普通的池子,它是由天使管理的,而不是什麼彆腳醫生。         第三,這池子據稱能醫治所有的疾病,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         畢士大池是當時一個超級的醫療中心。 兩大矛盾         然後耶穌來了。當大多數人都只注意那池子時,耶穌卻看到一個人,那人可能正躺在角落裡。耶穌越過了週遭的一切,卻去問那生病的人:“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         從耶穌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首先祂對畢士大池不甚看好。不管這池子多有噱頭、多有名,在耶穌的心目中,它並不能醫治。因為當耶穌問那人:“你要痊癒嗎?”祂並沒有打算幫助那人下池子去,祂是要親自醫治他。         其次,當耶穌靠近那人時,耶穌注意到的是,那人已病了三十八年。這非常耐人尋味。一個馳名的畢士大醫治池,和一個生了三十八年病的人,這兩者奇怪的矛盾,耶 穌看到了。而約翰也在《約翰福音》第五章裡,把兩者放在一起。我相信,約翰是故意要顯出這矛盾來。他要告訴讀者,這許多人所期盼的畢士大池,在醫治上實在 是無能的。          從那病人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另外一個矛盾。“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換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