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大使命” --我豈可推諉?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我當做什麼?         第一世紀的保羅,大有學問,也是個熱心的猶太教徒。當時,他不但不認識耶穌,甚至憎惡信耶穌的人,以趕盡殺絕的心態,把基督徒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非將他們置於死地不肯罷休。         未料,在赴大馬色捉人的路上,復活的基督向他顯現,從天上發大光,四面照著他。當他仆倒在地時,聽見神向他呼喚的聲音,即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主啊,你是誰?”當他認識這位“主”,就是他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時,立刻,他的第二個問題就是:“主啊,我當做什麼?”         從此以後,保羅獻上他餘下的人生,到處傳揚福音,甚至為傳福音忍受苦難、付出生命,也甘之若飴,成為第一世紀最偉大的宣教士。         “主啊,我當做什麼?”是每個認真的基督徒必問的問題。而正確答案,就是“遵行主的‘大使命’”。因為這是復活的基督,在升天之前,向門徒所交待的最後一段話,語重心長,完整地昭示了神的心意。          身為神所揀選的兒女,就要認真地遵行祂的“大使命”。二千年教會歷史,就是歷世歷代神的子民,遵命去完成主的“大使命”的成功與失敗的記錄。          然而,到底什麼是“大使命”(The Great Commission)?那只是基督教的響亮口號?還是每個基督徒的真正委身? 五處經文的記載          新約聖經中有五處經文記載主的“大使命”:         《太》28:18-20:“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可》16:15-16:“祂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路》24:46-49:“耶穌又對他們說,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從死裡復活,並且人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裡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        《約》20:21:“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徒》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大使命”的內容         綜合以上五段經文,“大使命”的內容,包括了復活的主對門徒的“宣告”、“差派”與“應許”: 一、宣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詞彙知多少? (二)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十)信心差會(Faith Missions)          十八世紀末,西方教會興起不同型態的差傳機構(差會)。十九世紀初,基督教各大宗派與公會也紛紛成立差傳單位。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神興起獨立、超宗派的“信 心差會”。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戴德生(Hudson Taylor)于1865年,所創立的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1887年宣信(A.B. Simpson)在美國成立的宣道會(C&MA);1893年由兩位加拿大與一位美國宣教士成立的蘇丹內地會(Sudan Interior Mission,後改名為Society for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以及1895年史考特(P.C. Scott)開始的非洲內地會(Africa Inland Mission)。         “信心差會”有幾個特點:(1)“信心差會”異于其他 “宗派差會”,不在沿海地區發展福音事工,大膽地向內陸進軍。(2)十九世紀中,許多“宗派差會”信仰偏向于社會福音,看重社會關懷、忽略直接領人歸向基 督。“信心差會”則絕大多數屬于基要派,看重聖經權威與直接佈道。(3)“信心差會”相信上帝是豐富信實的,必然會供應差會與宣教士之所需。         另有一類的“信心差會”,是為特別事工而設。如宣教飛行團契(Mission Aviation Fellowship),遠東廣播公司(Far Eastern Broadcasting Company),以及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 (十一)回國述職(Home Assignment or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詞彙知多少?(一)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近年來,我們看到“沉睡的中國”已漸漸甦醒,成為主所使用的 “宣教的中國”。各地華人教會,在普世宣教事工上開始起步,不僅紛紛成立差傳委員會,差傳宣教年會也如雨後春筍般的舉行。但是,華人教會要挑起普世宣教的 重責大任,需要有整体的規劃,而且全面性的運作,一定要從“基點”開始。以下是我們對宣教的基礎詞彙的一些認識,盼望藉著對基本詞彙的瞭解,進而認識什麼 才是真正的宣教。 (一)差傳(Missions)         《牛津字典》1598年首次在字典中加入此詞。現代一般對此字的非宗教定義為:打發人去完成一項特殊的目的(Sending someone forth with a specific purpose)。         在宣教學的範疇裡,“差傳”與“宣教”在意義上稍有不同;“宣教”(Mission)指廣義、整体性的福音行動。而“差傳”多從狹義與專業的角度,意指“被 差派去傳揚”。在超地域、超種族、超語言、超宗教或超文化等前題下的“宣教”(Mission),就可稱之為“差傳”(missions)。 (二)宣教士(Missionary)          從英文顧名思義,應為帶著使命的人(A Person with a Mission)。所以,廣義地說,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是順服主耶穌基督大使命的“宣教士”。但從狹義的角度,“宣教士”乃是指被差派參與跨越地域、文化、種族、宗教與語言的福音傳人。 “宣教士”可大略分為六類:        (1)全職宣教士(亦稱Full-time Missionary為長期宣教士):被“母會”差派,加入一個“差會”,在宣教工場至少參與為期一任以上之宣教士(一般差會以四年為一個任期)。        (2) 帶職宣教士(亦稱Tent Maker織帳篷的人,意即像保羅一樣,一面有織帳棚的職業,一面在各地宣教。參見《徒》18:3):此詞原于1946年第一屆學生宣教大會 (Urbana青宣大會之前身)後,有幾位與會者以英語教師身分遠赴阿富汗宣教。其中一位Christy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國人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身為“中國人”,這不是一件“小可”的事:五千年悠悠歷史、浩浩疆土、加上芸芸十三億人民。單以這些時間、空間、人口的數字就足以傲視全球了。         面對這樣一個“巨人傲立”,兩千年來,基督福音曾數度進入它緊閉的門檻:第一次是藉著唐朝的景教,第二次則透過元朝的也里可溫和天主教,第三次是明末清初的 天主教,雖然每一次進入,都得到不少信徒,但至終卻如花凋謝,福音在中國仍然無根。第四次,於公元1807年,基督教英國倫敦會的馬禮遜(時年25歲)終 以堅毅不撓的決心、歷經重重的艱難,再度把福音傳到中國。這一次,福音在中國的土地上生根、結實而且開花。一轉眼,中國人享受福音的好處快滿二百年。 中國人,你在那裡?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是復活的主耶穌在升天前向祂的門徒所頒佈的大使命,因此,“普世宣教”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         兩千年來,歷世歷代均有基督徒願意起來,順服主的命令出去宣教。從近代西方教會歷史中,可以看到宣教的趨勢:十八世紀是德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十九世紀是英 人宣教的世紀,廿世紀則為美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這些西方宣教士為了福音的緣故,離鄉背井,遠渡重洋,歷經艱險,把福音帶給遠在異邦,素昧平生的異族,以 致,到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宗教信仰族群是基督信徒,約佔全球六十億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二。         主耶穌又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可見,當福音傳到地極、當“大使命”完成,基督就要第二次再來。然而,據宣教學者的統計報導,今天全世 界,尚有二十三億人,從未聽過福音,他們是所謂的“福音未及之民”(Unreached People),是誰該去向這些人傳福音?難道還是西方信徒的責任?難道中國人對異邦異族的失喪無動於衷?難道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中國人仍然缺席?         三十年前,一位從美國到台灣宣教的牧師,深深感到“中國人”應當起來接手這“傳福音”的棒子。於是,他寫了“中國人,你在哪裡?”一文,大聲疾呼中國人起來 獻身事主,這篇文章讓我們感動,也讓我們中國人羞愧,這位宣教士就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戴紹曾牧師(Rev. James Hudson Taylor III)。         快二百年了,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帶給我們中國人,中國人白白得到福音的好處,白白享受成為神兒女的福份,然而在普 世宣教的工場上,中國教會只是“蒙恩的教會”,只有“接受”沒有“施與”;什麼時候中國教會才能成為“有福的教會”?能從“接受福音”進入“施與福音”? 因為“施”比“受”更為有福!(《徒》16:31) 中國人,得天獨厚          有人問:“為什麼全世界中國人最多?”回答說:“因為神最愛中國人。”基督徒說:“因為神要用中國人。”         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深信中國人是完成大使命的最佳人選。因為,中國人得天獨厚﹕中國人不但有聰明的頭腦、語言的能力、還有吃苦耐勞的天性。往往為了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