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後的醒覺(黃奕明)2015.12.23.       

2015年12月18日,我看完這部最新的《STAR WARS:原力覺醒》之後,發現38年前的激動,已隨風飄逝,只剩下了惆悵!
原力(Force)是個什麼東東?這是星際大戰系列作品中的核心概念。原力,是作品中虛構的一種超自然的、無處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創造的一個能量場,同時也是絕地和西斯(編註4)兩方追求和依靠的關鍵所在。
原力更像人類的罪性,《星際大戰》這個瑰麗的虛構世界,並不是真實的,因為不認識那位創造主。絕地和西斯都是人造的產物,而聖經啟示,上帝實則是藉著“道”創造了世界上的萬有。
許多賣座的電影都受新紀元的影響,如《星際大戰》系列,利用最尖端的電影科技,灌輸全世界觀眾錯誤的宇宙觀。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古典≠骨灰 ——中國80後鋼琴家“現象”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王星然 “擁抱古典,是為要趨近它的光和熱,可不是在崇拜骨灰。” ——作曲家馬勒(Gustav Mahler, 1860-1911)         從郎朗、王羽佳到李雲迪,中國80後鋼琴家,以搖滾巨星般的氣勢,在全球發光發熱。他們的出現,使向來對古典音樂不感興趣的年輕人,走進音樂廳,認識古典音樂之美,並且主動掏腰包、購買唱片。       在古典音樂大勢已去的今日,這群中國80後音樂家,成為各大古典唱片公司的救命仙丹:Sony Music簽下郎朗,Universal Music Group(旗下擁有DG,Decca等古典大廠)則網羅了王羽佳、李雲迪(2012年從EMI跳槽)。       雖然演奏的是古典音樂,中國80後鋼琴家的經營路線,可是一點兒也不“古典”:商業化的包裝定位、聰明的行銷策咯、滿檔的公關活動、專業的服裝造型、精明的品牌通路、社群媒體加強粉絲互動……他們走的,絕對是“流行”巨星的路線。      “高調”的造勢活動,和“庸俗”的商業氣息,使傳統古典樂愛好者,對這群中國80後感到震驚。對於把嚴肅的古典“流行化”的作法,他們嗤之以鼻。但無疑,中國80後鋼琴家熟稔當代文化,懂得借力使力,使陌生的古典穿越現代、進入生活——古典,不再遙不可及,令人生畏。       中國80後鋼琴家,正代表一種新的社會價值,傳遞出某種文化信息。他們成為一種世界性的文化“現象”。       本文將透過對3位最具代表性的80後鋼琴家的介紹,來探索這只有在後現代地球村才會出現的現象。同時,思考在文化典範的轉移和當代宣教上,有什麼可以借鏡的地方。   古典土豪——郎朗      當今古典樂壇,大概沒有人像郎朗(1982生)那樣,招致等量的關愛與憎惡!      許多人恨他竟然是如此的成功。在這些人眼中,郎朗整個是一沒啥文化素養的暴發戶。他永無止境地自吹自擂,從不疲累地造勢,練就了一派典型的中國土豪樣。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憑什麼,郎朗可以這麼受歡迎?      西方人大概從來沒見過如此“愛現”的東方鋼琴家。這些年,郎朗從諾貝爾獎音樂會、英女王鑽石壽辰慶典、BBC逍遙音樂節、習進平訪美白宮演奏會、台灣金馬獎50週年慶、葛萊美音樂獎頒獎典禮,一路彈到央視春晚………       一場接一場,到處都是他的畫面。很多人心裡納悶:“郎朗先生,不累嗎?”中國人的謙恭溫良,在郎朗的身上,一點影子也沒有。不意外地,許多人認為郎朗只有華麗的行銷包裝,和自我吹噓。       不過,他們錯了。郎朗絕對是一個嚴肅的音樂家。他演出時的肢體狂亂和誇張表情,完全是因為他太投入、太專注。郎朗的演奏,有創意、有想法,且有高超的技巧來貫徹他的獨到詮釋!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電玩,讓牧者變成路人甲?——9個電玩問題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王星然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名牧和筆者談起教會年輕人的事工。他對於時下電玩遊戲(格鬥、戰鬥遊戲,以下統稱“電玩”)文化,有很濃厚的興趣。於是我們開始了對話—— 牧養上無法觸及的黑洞?        名牧:在我牧養的年輕弟兄當中,電玩是很普遍的休閒活動。甚至在團契聚會時,也有人偷著玩……我認為這是撒但在這個時代用來迷惑年輕人的工具。        每次年輕人聊電玩,我就被晾在一邊兒,從牧師變成路人甲,只能傻傻陪笑。這好像是我在牧養上永遠無法觸及的黑洞。我想多瞭解一點,但又不得其門而入。       筆者:我非常能體會您的挫折感。如果我盡量用簡單明暸的語言,回答您對電玩的疑問,對新一代的電玩,給出基本的概括,不知可否幫助您,讓您和您牧養的年輕人打成一片(我是否太樂觀)?       不過,首先我想指出,您剛才的話裡,至少有兩個假設性的描述,第一,電玩只是年輕弟兄的休閒活動,與姐妹無關。第二,電玩完全是負面的,是撒但迷惑人的工具。        等一下透過討論,我相信您會對電玩有更完整的圖畫,幫助您下結論。        名牧:我已經等不及要問您幾個問題了。我年輕時也打過電玩,是那時流行的“俄羅斯方塊”或“小蜜蜂”。以前打電玩必須先買遊戲機,要不然就得去電玩店。現在的電玩應該很不一樣了吧?        筆者:《俄羅斯方塊》和《小蜜蜂》?年代有點久遠啊!電玩經歷了許多的變革。隨著個人電腦的普及,許多遊戲,包括《俄羅斯方塊》和《小蜜蜂》,都搬到電腦上玩了。        起初只能一個人玩。90年代後,遊戲機從傳統的陽春版,進化成為很複雜的console game(單機遊戲)。console其實就是新一代的遊戲機,幾家大型電玩公司,如索尼(其Play Station 系列,至今方興未艾)、Nintendo(即“任天堂”。這些年很紅的“體感”遊戲Wii,就是他們旗下的產品)、微軟(X-Box是其代表作),都推出了自己品牌的console和遊戲軟體。        早期陽春版的遊戲機,只能讓你玩已經安裝好的遊戲,無法再安裝新遊戲。玩法、規則也很簡單,沒有角色扮演,故事情節就更別提了。畫面死板,欠缺想像力,也沒有炫麗、震撼的音效。        console就不一樣了,可以讓你更換著玩各式各樣不同的遊戲(當然,這得花錢買)。新一代的console遊戲極具聲光效果,畫面做得細緻、逼真,有立體聲環繞音場(玩家需要買專業的音響喇叭)。        還有的公司,砸錢為遊戲裡的故事角色,量身定作主題曲,請專業管弦樂團、流行搖滾樂團配樂。電玩大廠如Electronic Arts(當紅遊戲Mass Effect的發行公司),甚至雇請好萊塢劇作家,為遊戲編寫故事劇情,絲毫不遜於好萊塢電影製片規格。        因此,每當有重量級的遊戲推出新版本,如紅透半邊天的HALO,或是極具爭議性的GTA (Grand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這些年,我們一起看的“康熙來了”

  人類始祖很早就懂得維持“形象”。在伊甸園裡,亞當和夏娃用無花果樹的葉子編成裙子,來遮蓋他們的墮落和羞恥。但愛他們的上帝,親自用獸皮製成衣服給他們穿上,那件皮衣指向為我們流血的基督,上帝的羔羊用祂的血除去了我們的罪惡和羞恥。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康希”來了——談何耀珊的“跨界”音樂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康希事件”(註),是個複雜而巨大的題目,在網路上google,可以輕易找到上百篇的評論;許多文章直接定罪康希牧師,是因為搞靈恩和成功神學,才弄 到今天這般地步;我認為,在達成這樣的結論之前,可能需要先從神學、倫理學、教會行政(包括財務內部控管)等不同的角度,提出具體的事證觀察、分析,來闡 述靈恩、成功神學和涉嫌挪用建堂基金之間的邏輯關係,再總結出令人信服的觀點。如果直接跳過這些討論,未審先判,並非明智之舉。 CHC的跨界計劃         我不打算在這裡討論“靈恩”或“成功神學”,也不會觸及法律上有罪與否;新加坡素來以清廉及法治聞名,既然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就交由法律專業處理,相信他們可以做出公正而令人信服的判決。         這篇文章,我想談的是城市豐收教會(CHC)的“跨界計劃(Crossover Project)”。2002年,康希夫婦開始這個事工,目的是要“使用何耀珊的歌唱和音樂,來接觸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和地”。        我認同“跨界計劃”的理念。使徒保羅在宣教上,給我們極好的典範。他宣講的福音,顯示出他對當時的文化,有深刻的認識和掌握。他 “跨越”猶太人的傳統和思想背景,自由運用當時希臘人可以理解的語彙和思想,向他們介紹一位他們素來不認識的上帝。         今天,我們面對成千上萬教會接觸不到的年輕人,如果流行音樂可以成為一個宣教的橋樑,那麼求上帝給我們智慧和勇氣,跨越文化的障礙和傳統的自我設限,訓練自己能用真理/信仰,與世界對話的能力。         林書豪在宣教上的影響力,足以使華人教會省思“跨界”的重要性:打籃球作為一種職業,也能成為跨界傳福音的平臺?當然能!林書豪在球場上展現出來的團隊意 識,追求卓越,不自我中心求個人表現;雖遭逢排擠,屢屢挫敗,卻靠上帝一次次重新出發;他謝絕大部分的商業代言,強調打球是為榮耀上帝……這些透過大眾媒 體的傳播,讓平常接觸不到教會或排斥教會活動的年輕人,得以看見上帝的榮耀。         這就是“跨界”的精神:信仰走出教會的銅牆鐵壁,用一種能夠被這個世代理解的語言和方式,進入人群。 何耀珊的好萊塢夢        下面,我必須花點時間來討論何耀珊的音樂──特別是她進入好萊塢發展後,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過去10年來CHC “跨界計劃”的核心。         雖然這些年,何耀珊的華語唱片在新加坡,有一定的銷售成績,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6/28/12)評論:“她從未在自己的國家,真正享有其他樂壇主流歌手,如孫燕姿和林俊傑的成功”。孫和林的唱片銷售成績不僅更亮眼,而且其清新的形 象,似乎也相當獲得社會的認同。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解讀電影《生命樹》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電影《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        2011年,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最高榮譽。        2012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提名。         獲選美國《今日基督教》雜誌2011年“十大年度佳片”第一名。        獲選美國《今日基督教》雜誌2011年最具救贖意義電影(The Most Redeeming Film)第二名。        《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評論:該片是繼2004年“基督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之後,最公開打入主流影壇的基督教電影。 才知道什麼叫痛        如果,你只是想在週末夜晚,舒服地躺在沙發上,讓腦袋放空,看一部好萊塢娛樂片來犒賞自己,這部片子很可能讓你非常失望。別以為這部電影得了那麼多獎項,以 及影評人的肯定,外加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的帥,一定大受歡迎。事實上,許多人從電影院裡走出來時,一臉困惑,大罵“搞什麼東西”!        可是,如果你喜歡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喜歡古典音樂,你大概會喜歡這部作品。如果你認真讀過《約伯記》,對人生有足夠的閱歷和體會,也許,你會愛上這部作品!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偶像‧星光‧達人秀——基督徒參加選秀節目,教會怎麼看?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王星然 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           新一季的選秀節目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以下簡稱Idol)又開始了,今年的噱頭是天后Mariah Carrey加入了評委團。根據A.C. Neilson的收視調查,Idol是美國電視史上,唯一連續7年都是收視冠軍的節目,2002年,福斯電視台(Fox TV)向英國購買了流行偶像(Pop Idol)的版權,引入美國,把實境秀(reality show) 的概念融入歌唱競賽,在全球蔚為風潮,Idol可說是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之一。            還記得多年前的一天晚上,看完Idol,妻子和我 立馬拿起了各自的iPhone;我的另一隻手還趁著空檔使用重撥(redial)的功能打家裡的電話:我們透過線上投票,支持一個美國年輕歌手Kris Allen(註1)。因為電話投票的人太多,我們只好出動3台電話,搶攻只有兩小時的線上投票。Kris Allen是第8季美國偶像最後對決的二位選手之一,他的對手實力太強,是目前美國當紅的歌手Adam Lambert。            我和妻子都喜歡Kris,不只是因為他唱得好,我們更喜歡他的故事背景──Kris在教會主領年輕人的音樂敬拜,彈得一手好吉他和鋼琴。每次看到他,我們就想到自己教會裡的年輕人。他有著那種在教會長大的、鄰家男孩的氣質:純樸、清新、略帶羞澀,卻才氣縱橫。 一週前,節目裡還播出所屬教會牧師的訪問,以及會友的祝福。不難想像,這個教會不知動員多少人為他禱告和投票。那一場決賽投出的線上票,高達近1000萬,刷新當時所有美國選秀節目的投票記錄。Kris果然一舉拿下冠軍! 為主“發聲”還是貪愛世界?           這是我唯一參與過的選秀節目投票。當時我還來不及思考,這樣瘋有何意義?這是否符合我一貫的神學立場?我認識真的Kris,還是一個被媒體塑造、包裝過的Kris?我真的以為好萊塢有了他,世界將會更美好嗎?          這些好問題深入探討起來,都沒有簡單的答案。就好像在總統大選中,投票給信仰價值和我們相似的候選者,卻可能選出了令我們失望的人。          這幾年在美國教會中,出現了一股熱潮:把敬拜團裡培植多年的子弟兵,送進選秀節目,期待他們能前進好萊塢,為主“發聲”,Carrie Underwood(註2), Jordin Sparks, Chris Daughtry,Danny Gokey,Kris Allen……這些當今美國歌壇聲名大噪的藝人,全都經過Idol的洗禮,他們不是PK(牧師之子)、敬拜團主領,就是教會唱詩班成員。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耶穌在YouTube上爆紅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在YouTube上一夕成名的例子實在太多,2012年這把火不免燒到了教會界……         開車回家的途中, NPR(美國國家廣播網)一個聳動的新聞標題突然鑽入耳中:“耶穌最近在YouTube上爆紅……”有點精神不濟的我,當下立刻醒來,聚精會神地把這則報導聽完。         新聞報導,美國西雅圖一個23歲的年輕人Jefferson Bethke,寫了一首詩“Why I hate religion, but love Jesus(為什麼我討厭宗教,但熱愛耶穌)”。2012年初,他和朋友把這首詩配上很酷的音樂,拍成MTV,放在YouTube上,給他帶領的團契學生看。        沒想到這支只有短短4分鐘的視頻,一出爐就造成轟動──第一天吸引了200萬人次觀看,隔天變成600萬,不到一個月累積1800萬的點擊率。接著,CNN、CBS、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都跟進報導。         如果您是臉書的使用者,多半也看過這個年初在網上瘋狂轉發的視頻吧?而且,您有沒有注意到,轉發的多是年輕人?         美國教會界對這事件的看法頗為兩極:有人認為,這是基督信仰在主流社群媒體的一大勝利,為耶穌在YouTube上受歡迎而開心。但同時,也有許多牧者擔憂,因為這意味著任何一個沒有受過神學教育的人,只要略懂影片製作,就可能透過社群媒體,廣泛地影響社會。         這是不是挺可怕的──牧師、傳道人念了3年甚至更久的神學,每週絞盡腦汁地準備主日講章,也就影響幾十人或上百人,而這個23歲的毛頭小子一上 YouTube,幾千萬人都可能受他的神學觀點影響(知道這樣寫有些不厚道,而且影響力不能只看數量,也看質量,但姑且讓我用這樣的方式來突顯問題的嚴重 性)。         現在,Bethke已成為美國教會界炙手可熱的大會講員,許多青少年事工都邀請他主領專題。 “討厭宗教,但熱愛耶穌”        到底Bethke在饒舌歌裡唱了什麼,在年輕族群當中引起這樣廣泛的共鳴?讓我們來看看部分摘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周杰倫的驚歎號

王星然       “我唱的歌詞要有點文化 因為隨時會被當教材        CNN能不能等英文好一點再訪 時代雜誌封面能不能重拍         隨時隨地注意形象 要控制飲食不然就跟杜莎夫人蠟像的我不像         好萊塢的中國戲院地上有很多手印腳印 何時才能看見我的手掌” 周杰倫《超人不會飛》 周杰倫——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        套句時下流行的網路用語“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周杰倫了。2000年出道的周杰倫,11張唱片張張熱賣、作品屢屢獲獎,超時代演唱會場場爆滿;具有明星人氣指 標意義的央視春晚,截至2011年,已4次邀請周杰倫鎮場面;自2003年起,《時代雜誌》曾數次報導他;2008年接受CNN邀約專訪;2010年他被 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評選為“全球最有創意100人”,去年年初更上一層樓,遠赴好萊塢,重拍李小龍的成名電影《青蜂俠》,全球票房2.2億美元!這些年,周杰 倫已經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教會查經班裡的80後和90後都在聽他的歌,看他演的電影,我們不得不問,周杰倫到底給了這個世代什 麼?使這麼多人對他產生共鳴?         乍看周杰倫實在不太有紅的條件,《時代雜誌》在介紹周的專文裡,形容他“上下排牙齒過度咬合、鷹勾鼻、下巴 內縮”,連綜藝天王吳宗憲都看走眼(起初吳發崛了周,但不認為他紅得起來,所以有2年之久,只讓他在幕後寫寫歌),憑心而論,愛耍帥裝酷的周杰倫實在長得 不算有明星臉;唱起歌來,嗓音也不是特優,咬字則是他最大的問題;剛出道時的他木訥寡言,不善媒體應對,上節目接受訪問時,常只回答一個字、一句話!有人 說蕭敬騰(編註)是“省話一哥”,殊不知周杰倫才是開“省話”之濫觴! 美國虎媽也培養不出的周杰倫        淡江中學音樂科畢業的周杰倫,沒有顯赫的學歷。他的高中英文老師回憶這個孩子,說他面部鮮有表情,還認為他有學習障礙;周杰倫在學校無法專注地學習數理,文 科表現也不突出,可是他的母親卻發現,這個安靜害羞的孩子,對音樂有相當敏銳的天賦,因此,4歲就安排兒子開始上鋼琴課,刻意培養他走音樂這條路。高中時 代的周杰倫,已經具備令人訝異的即興演奏能力!在《三年二班》這首歌裡,周杰倫毫無保留的渲洩他對升學競爭的厭惡,正當別的孩子在用功準備大學聯考,他則 花更多的時間埋首琴房練琴。         通常,在台灣走音樂這條路,家境一定要好(很花錢);一定要上大學,最好再出國唸個碩士、博士。如果能在國際 比賽中得個大獎,那就更有前途!可是像周杰倫這樣,連大學的關都過不了,是沒什麼希望的。從社會的眼光來看,他大概要在速食店或加油站打零工;運氣好一 點,也許去YAMAHA賣鋼琴!         這個社會定義成功的必要條件,也許周杰倫是一樣也沒有,但他有的是上帝給他的音樂天賦、滿腦子的音樂創意、還有一位默默栽培他、支持他、不放棄的母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