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引導子女認識神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許多教會面臨的問題。筆者在牧養青少年的經歷中,看過不少基督徒家長因子女遠離神,而擔憂、流淚。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許多從小在敬虔家庭中長大的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卻遠離了神?此問題,若不深思人的罪與神的恩典,若我們沒有讓孩子從小看見“十字 架討厭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參《加》5:11),那麼就別奢望他們能夠真正認識神,愛祂、敬畏祂。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         保羅與加拉太教會的猶太主義者,辯論過稱義的問題:罪人被神稱義,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義,還是因信稱義?保羅耐人尋味地說:假如我們稱義是靠行律法,“…… 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羅問,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討厭之處”,使徒還值得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嗎(參《加》5:11)?可見,十字架“討厭之處”,也正是福音價值所在。那麼,十字架到底有何討厭之處?十字架又“冒犯”了誰?         “討厭的地方”一詞,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點”、“絆腳石”,是英文scandal(醜聞)的字源。保羅在《羅馬書》9:33及 《哥林多前書》1:23,用這個字,稱釘十架的基督為猶太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對象,是那些想靠行為稱義的人。         我們可能認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會討厭十字架。但我們若明白十字架何處“令人討厭”,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關於十字架,教會史上鮮見比馬丁‧路德“十架神學”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讓祂兒女一次次看見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釘痕。         […]

No Picture
事奉篇

爲什麽請全職傳道人?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讀完“賀聰的去與留”一文(《舉目》48期,2011年3月,p. 4),心中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類似的事確實發生過。與西方教會一、兩千年的歷史相比之下,我們華人教會只是在兒童時期,有許多可以成長的空間。其中一個經常發生的問題,就是全職傳道人的問題。          常有人問﹕一個沒有聘請傳道人的教會中已經有許多愛主、有恩賜和服事經驗的信徒在其中,他們願意擺上許多業餘時間,來全力運作教會,週日則請一些牧者、神學 學者來講道,甚至有些過路的名牧也常常在講台上露面。會眾中,也不乏有上過神學課程或是勤勉自修的信徒,能將查經帶得有聲有色,成人主日學花錢買些現成的 教材,再加上網絡和參考書的搜尋,自己也可以開班,這樣,何需另外花錢“養”一個傳道人在教會裡?         深一層地思考,這問題本身其實很有問題,它反映的是美國和華人社會中,功利主義的思想和經濟掛帥的價值觀。聖經談到這問題時,卻不是從這一種角度出發。        根據四本福音書,主耶穌在加利利傳道時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召一些學生跟從祂,而主耶穌給他們的應許是要使他們成為得人的漁夫。福音書又說﹕最初聽到主耶穌呼召的4個人,本來就是打魚的漁夫。他們都放下了工作跟從耶穌,也就是說,他們轉行了。(《馬》1﹕14-20)         主耶穌在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傳神國的福音,同樣,祂的學生最重要的使命也是如此。所以,他們跟著主耶穌四處遊行傳道。雖然,偶而還會打魚,卻絕不是像以前一 般,靠打魚養生。聖經沒有明言這些人轉行以後,如何解決生活的問題。但是,我們知道主耶穌到各處傳道時,有人會接待他們(參《路》10﹕38-42),甚 至有一些婦女跟著他們,用自己的財物供應耶穌和門徒(《路》8﹕1-3)。         為什麼大能的主耶穌需要學生們與祂一起工作呢﹖《馬太福音》記 載說,有一次,主耶穌看到許多人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 稼。”(《太》9﹕37–38)神國工場廣大,需要眾多,主耶穌在世也受時空的限制,自己一個人全時間投入都做不完﹗在《使徒行傳》,我們就看到教會發展 到一個地步,12個使徒全時間投入。都出現捉襟見肘的情況。在牧養的事工上,初代教會出現了行政上的漏洞,有些人得不到適常的照顧而引怨言。在這種情形 下,教會進一步地分工合作,使徒們的工作更加專業,只是負責傳講上帝的道(《徒》6﹕1-4)。         在新約書信中,我們看到的就是這種分工合 作的事奉模式。在《以弗所書》,當保羅談到教會的時候,他同樣是講到教會中不同恩賜互相配搭,除了使徒以外,當時的教會還有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 這一些與傳講真理有關的人(《弗》4﹕1-16)。保羅在《哥林多前書》說,在他的同工團隊中,亞波羅的恩賜和工作是屬於培養性的,而自己則是開拓性的 (《林前》3﹕6),並且提到主耶穌在世時,就立下傳道者靠福音養生的原則(《林前》9﹕14)。         在新約中,我們看到的是﹕由於神國的福 音必需廣傳,主耶穌就全心全力投身於這工作,祂也呼召學生如此行。這並不是要排除一般信徒的參與,而是神國本身需要許多人全心全力的投入。如今,各地方的 教會都是神國的一部份,事奉模式也應以此為基準。事實上,有許多人發現,在教會中,即使所有的信徒都投入事奉,再加上幾位全職的傳道人,神國的工作仍然做 不完。         在1970年代以前,北美華人教會為數不多,而且多是講廣東話的老移民教會,根本無力在留學生中間傳講福音。在神的恩典中,神興起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如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按:對於如音進入教會後遇見的掙扎和糾結,本刊特請了兩位牧者來回答。 第一位是曾在亞洲不同的國家和北美華人教會中服事,累積了四十餘年的牧會經驗,現任馬利蘭中華聖經教會的主任牧師劉傳章,來針對如音直言不諱的困惑給予回答。 繼劉傳章 牧師的答覆後,由盧潔香宣教士以女性的敏感和細緻,從不同的角度來回應如音的問題。盧潔香曾經過文革,1989到北美信主,維真神學院畢業後在柬普寨宣教 十餘年,去年秋神開路,讓她再回到加拿大進修。         我們大陸背景的基督徒,許多人都經歷過人生挫折,經歷過痛苦,有著一顆破碎的心。吸引我們走進教會的,常常是教會中那種愛和溫馨的氣氛。可是,當我們進到教會“內部”時,我們卻開始失望了,更產生了許多疑問: 一問         常聽到有人說: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教會也是一個小社會。言下之意,人人明白。         可是,聖經上不是說:教會是永生神的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基督徒是被神從這個世界上分別為聖出來的?為什麼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如果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那麼基督信仰不就是一個軟弱的、毫無力量的信仰嗎? 二問         雖然我們大陸背景的基督徒,並非人人都是共產黨員。但是,我們很多人曾經信仰過共產主義。         我們在上帝的愛和真理的感召下,欣然皈依真神。可是,當我們看到教會的內幕時,我們十分失望。我們不禁要問,基督教會的組織方式,與共產黨的組織,為何如此相像? 三問         我們許多人,都曾因不認識神,犯過各種各樣的罪,例如賭博、酗酒。我們也有失敗的過去,例如婚姻的破裂。正是因為這些痛苦,我們更加渴慕真神的愛,我們被基督的愛吸引而歸向神。 可是,當我們走進教會後,卻被人用異樣的眼光所看待。我們被貼上“標籤”,成為教會當中的“另類人”。 我們不禁要問:我們已經信了耶穌基督,難道我們過去的罪,沒有被神赦免嗎?難道我們永遠要背著罪名,活在過去的陰影當中嗎?基督耶穌的赦罪之恩毫無功效嗎?教會是給那些行為上無可指責、道德上完美無缺的人預備的嗎? 還有,我們不在公眾的面前講我們的過去,就是在隱瞞歷史嗎?難道我們痛苦的過去,一定要曬在別人的面前嗎? 四問         為什麼在教會裡選同工時,要看這個人的過去?一個犯過罪的人,沒有資格服事神嗎?一個犯過罪的人,沒有資格愛主耶穌嗎?         以前在中國,有人申請入黨時,“組織”要看這個人的過去,甚至看他的家族歷史。他若是有“不光彩”的歷史,就不被“組織”接受了。為什麼教會的做法,與共產黨組織的如此相似? 五問         有的人在教會裡參與很多服事,這是否說明他或她比別人更虔誠?其中更有些人非常強勢,導致大家都遠遠避開,一來怕受到傷害,二來也是怕陷到是非當中。         所以,今天教會裡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沒有人出來服事;另一方面,許多愛主的弟兄姐妹無事可做。這樣很強勢的人,為什麼沒有人敢去糾正他或她? […]

No Picture
事奉篇

心意更新,靠信心得勝

——回應《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一問 答: 從問題裡 可以看出對教會的兩種看法:一是“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一是“教會是永生神的家”;一是“常聽到有人說”,一是“聖經上不是說”。一是人說的,一是神說 的。如果要聽,我們當然要聽神怎麼說,聖經的記載是什麼。當然基督徒在人世間,也不能不聽到人的聲音,甚至有時人的聲音蓋過神的聲音,我們被“常聽到有人 說”影響,而忘記“聖經不是說”。說到教會與社會,兩者不是敵對,而是互應,基督徒是天上的國民,也是地上的公民,教會在社會裡,社會也會被帶到教會裡, 意思是,社會的風氣、習俗、時尚、衣著等,也會被不信的人或基督徒帶到教堂裡來(注意我用教堂不用教會)。因此,有人認為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其實教會與 社會是在兩個全然不同的領域裡,一是屬神的,一是屬人的。更要知道的是,教會不是教堂,教會是信主的人,教堂是地方,來教堂的人,不一定是在教會裡。 二問 答: 共 產主義源起於基督教訓─信徒凡物共用(《徒》4:32)。但因人的有限與軟弱,自私,沒有多久就出了問題(《徒》6:1),教會就不再實行凡物共用的共產 方式。至於組織的方式,也曾聽大陸來此信主的人說,參加教會的活動,就好像在國內參加組織學習班,只要把毛主席的頭換成主耶穌就成。不過話得說回來,外表 可能有些類同,內裡卻完全不一樣,一是毛語錄(還有人在讀嗎?),一是生命之道,歷久常新的聖經。         看到教會的內幕而十分失望,這是正常的 現象,不失望才令人失望。至於教會的組織方式與共產黨的組織是完全不同的。所謂組織,其基本功能就是控制,共產黨組織嚴密,控制周詳。共產黨組織分階級, 從黨主席往下走,官階愈來愈小。而教會的組織,職分只有兩種─長老(牧師或監督)和執事(《腓》1:1; 《提前》3:1-13);職分不同,階級一樣。如果你去的教會有黑暗的內幕,那是那一間教會的黑暗,不是基督教會整體的問題。 三問 答: 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以賽亞書》1:18 說:“耶和華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         我們過去所犯的罪,無論大小,其實罪無大小、等級,只要向神認罪,祂都赦免。問題是我們對人對我們的看法我們受不了。這有兩種可能,一是真有人“歧視”別人,再就是我們自己以為人那樣看我們。不論那一種,保羅在《羅馬書》8:31-39節的話,應是我們最大的安慰與鼓勵。 分享或認罪的基本原則是,在公開場合犯的罪要公開認,在私底下犯的罪要在私底下認。你的過去是你自己的,與別人無關。我們最好少知道別人的過去。我是不想知道別人的過去。 四問 答: 教會選同工就像一個人選配偶一樣,要知道他的過去。例如,如果不瞭解一下他的過去就和他結婚,結婚以後才發現他還有一個老婆怎麼辦?照樣教會選同工也是一樣,是為了慎重。我們若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敲門,隨便他們怎麼看,看什麼。         至於犯過罪的人有沒有資格服事,愛主,要看這人對罪的處理。如果他全然悔改,從此不再犯那罪,他應像白布一般,誰也不能攔阻他服事。入黨是要看背景、出身。 服事是要看生命與靈性的成熟;前者是人看人─外表,後者是以神的話語作標準來看人─內心。共產黨與基督徒看人是不一樣的。可能你在教會裡,看見人用共產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因為痛過,所以明白傷痛的人

——回應如音《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如音: 你好﹗《舉目》編輯將你的信轉來給我。從你的8點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認真追求信仰的人。 讀了劉傳章牧師對您的回應,我的補充是: 一問:教會與社會的異同        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信主初期,被教會弟兄姊妹的愛所感動、震撼,後來卻失望,想逃,怕受到傷害,甚至決定永遠離開教會。但就在我做出這決定的時候,聖靈光照我,將神對我的拯救和愛,一幕幕浮現出來。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有一個從嬰孩到成熟的過程。嬰孩時期,自然在搖籃中被百般呵護。我們當然很想停留在這享受中,不用面對困難,不需要經風雨。然而溫室裡的花朵,是沒有生命力的。        我們不要將教會看成烏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和矛盾。而且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在基督裡裡,這些都會成為我們走出溫室、生命成長的契機。        例如我,正因為經過了熬煉,對苦難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過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學習將基督捨己的愛實踐出來。         我非常喜歡意大利中世紀聖法蘭西斯的禱文,願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讓我播撒愛心;在傷害的地方,讓我播撒寬恕;在懷疑的地方,讓我播撒信心;在絕望的地方,讓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讓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讓我播撒歡樂。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憐愛,但求能憐愛人。因為在施捨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他人時,我們也被寬恕;在喪失生命時,我們將復活而獲得永生!” 二問: 教會的組織方式為何與共產黨相像?         要知道教會有2,000年的歷史,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倫敦以單行本問世。馬克思出生於猶太人的家庭,他的父親後來成 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聖經對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聖經的某些形式,表達共產主義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兩者的內容,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記》裡,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領袖的設立:“並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時代的初期教會,因為事工發展、人數增多,設立了長老(《徒》6:1-6),教會的管理架構和行政組織按需要而產生。         按聖經所記,教會有不同的職分(《弗》4:11)。但目的是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為了掌握權力。聖經裡也提到選執事和監督的標準(《提前》3:1-13),這都成為教會設立領袖的重要根據。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神在創造的時候,已經將秩序的原則給了我們。保羅也說,“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為的是榮神益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春深對今日“回宣”的啟迪

亦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因為研究教會史,我常有機會閱覽宣教士的傳記,每每超越時空,與感人的生命在書中相遇。         海春深(George K. Harris, 1887-1962)的傳記,《火炬傳千里:宣教士海春深在穆斯林中的生命見證》(註1),放在書架上很久了,一直被其他的書籍占了先機。直到去年底,才有機會仔細展讀。         書中沒有驚天動地的神蹟奇事、萬人歸主的輝煌場面,卻描述了一位西方基督徒,為了亞洲穆斯林的緣故,數十年如一日,默默擺上,謙卑、智慧、堅毅。         海春深是美國人,很早就對穆斯林事工有負擔。他一直以為,神會差遣他到伊斯蘭國家去。誰知,神最後引領他加入了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委身於中國的回民。 說到內地會的回民事工(即“回宣”),不得不提博德恩(William Borden, 1887-1913)。他出生於非常富裕的家庭,畢業於耶魯大學。但是他放棄輝煌前程,決定前往世界上最艱難的宣教工場之一──中國河西走廊的回民族群。         赴華途中,他先在埃及短暫停留,學習阿拉伯語。誰知竟在短短幾個月中,感染上腦膜炎,遽然辭世,享年僅25歲。         博德恩的死,震動了整個西方教會。在他去世3周年的紀念聚會中,著名的回宣傳教士池維謀(Samuel Zwemmer),在博德恩母親的紐約寓所帶領禱告,求神興起更多的青年學子,去完成博德恩的未竟之功。         同一天晚上,芝加哥慕迪神學院的禱告會上,神奇妙地將海春深的志向,由尼日利亞的卡諾,轉向了中國的甘肅——那裡有300萬回民未聆聽福音。         17年後,1933年,海春深和池維謀在蘭州首次相見,說起17年前的那個特別的晚上。撫今思昔,更深信神對禱告的回應。 深入學習語言、文化        要瞭解顧海春深的回宣生涯, 可以從他自己的一段話開始:         “前幾天,有人問我:‘你怎麼會愛穆斯林?他們是相當驕傲、狡詐、頑固的。’這一問題,讓我們陷入深思。我們在這些人當中作工,缺乏果效,是不是由於對他們缺乏愛心呢?”(註2)         不僅是西方人對穆斯林抱有種族優越感,漢族對回民也持大漢族沙文主義。然而,宣教士的愛心,絕不能建立在刻板印象(stereotype)和虛幻浪漫上。海春深的愛心,首先表現在他毫不吝嗇地投入時間、精力,深入瞭解福音對象的語言文化。 […]

No Picture
事奉篇

贏得這時代的學子——林恂牧師談校園事工

蘇文哲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林恂牧師從事校園事工已逾20年,獲得過美國浸聯會東部地區及全國最佳校牧獎。最近筆者因出版事工,與林牧師有深入的交談,發現她對校園事工的理念、做法,有相當獨到的見解,值得校園事工者借鏡。現特以訪談的方式(筆者問,林牧師答),記載如下: 問:你認為最有效的校園事工的方法是什麼?          答:是“校園事工生活化”——校園工作者融入學生生活,與學生打成一片。要達成這個目標,最佳的方法是:學生團契的各種聚會,都儘量在校園內舉行。         校園工作者是在校園內服事,而不是在校園外打轉。在北美,校園內聚會並不難,只需成立社團,透過學校的Campus Life Division部門,向校方申請聚會場地即可。甚至可申請體育館,辦大型聚會。        若能申請到固定的辦公室。則更為理想。如何申請辦公室呢?         A. 校園工作者主動與學校的行政副校長或Campus Life Division聯絡,自願擔任中國(或亞裔)學生的心理輔導員,或擔任校園生活策劃等行政工作。目前的北美校園,極缺這種人才,校方可能會非常歡迎。        B. 與浸聯會或 InterVarsity(校園團契)等聯繫。他們在北美校園有很好的聲譽,透過他們的協助,申請到辦公室的機會相當大。 問:校園工作者必須有的裝備是什麼?        答:固然,深厚的神學根基、屬靈的影響力,可以帶查經、講道、作門徒訓練等,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認為還有一樣不可或缺,就是校園工作者要有相當紮實的個人協談、心理輔導的裝備,能熟練地運用協談、輔導的技巧來幫助學生。         今日大多數的學生,面對著兩大問題:         A. 心理壓力。因課業、父母家人的期待、同學的排擠、“老闆”的欺壓和壓榨、文化差異、畢業求職、居留身分等壓力,學生很容易產生焦慮,甚至產生不同程度的憂鬱症。        B. 感情方面的問題。單身、交友、新婚、早婚,甚至同居等,都能產生感情問題,或傷害。學生在這方面極需幫助。若校園工作者無法提供相當程度的幫助,就無法進入學生的心靈世界,也就很難取得學生的信任。 問:有哪些理念,是校園事工中很重要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悔罪與人生——《詩篇》51篇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中世紀偉大的聖伯納(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曾說:“認識神有多深,愛祂就有多深。”而一般基督徒對神最深的認識,往往在於深切痛悔己罪後,經歷十架赦罪大恩。《詩篇》第51篇就是最好的例証。        這首詩是3千年前,以色列的大衛王所寫的悔罪詩。開頭的說明,“當大衛與拔示巴同房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就作這詩,交給音樂總監”,清楚地交代了寫作的背景。         更詳細的背景故事,記載在《撒母耳記下》11-12章:大衛把有夫之婦拔示巴接入宮中,與她發生了關係。得知她懷孕之後,更命人設計殺害她的丈夫烏利亞。大衛淫人之妻,害人之命,不但借刀殺人,還一錯再錯,謊話連篇。結果使全國蒙羞,神名受辱,也成為大衛一生最大的污點。         因此,先知拿單奉耶和華的命令,前來斥責大衛。         有人竟敢當面指責君王犯罪,何等膽大!即使像大衛這樣一位明君,他能接受別人的當面指控嗎?他能夠悔改、並歸向神嗎?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呢?         畢竟,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他犯了罪,但他也知罪,為罪痛悔。中國《論語》記載子貢說:“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大衛犯罪,眾人都知道。而他悔罪,以及罪得赦免,眾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衛把這一段經歷,做成一首詩,交給聖殿負責敬拜的人,叫他譜上曲,帶領眾人一起唱頌。         這首詩歌,也成為歷世歷代信徒最喜歡的詩歌之一,因為在這首詩裡面,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憶起自己內心的掙扎。同時我們明白,大衛怎樣得到上帝的赦免,我們這些人也照樣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懇求罪得赦免(1-5節)        大衛一開頭就懇求神:“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1節)他禱告、認罪的對象是神,他求赦罪的根基是神永恆不變的慈悲憐 憫。他沒有掩飾自己的過錯,更不提過去的豐功偉業、忠誠事主,以及他未來還想建造聖殿。人任何的善行,都不足以成為神赦罪的基礎。         他用3個名詞講自己的罪過:         “過犯”(希伯來文pesha,英文transgression),又常譯作“悖逆”,是明知故犯,違背神的心意,破壞神的規定。        “罪孽”(awon,iniquity),原意是“彎曲、詭詐”,扭曲事實,顛倒是非。        “罪”(chattath,sin),原意是“車行出軌,箭不中的”,指未達到神所定的標準,不符合神的心意。         這3個詞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後滿溢溫馨——簡介畢德生的《改變生命的54封信》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有人形容他身材削瘦、禿頂、滿臉鬍鬚, 像極了修道院的苦行僧,稱他為“凡塵中的曠野修士”。但是,這位靈修大師——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 ,卻以12年的時間,用現代人熟悉的語言,獨立完成了《信息版聖經》翻譯,如今銷售量已超過六百萬本。他還寫了30多本書,與傅士德(Richard Foster)並列為現今北美最具影響力的靈修作家。 牧師中的牧師         尤金‧畢德生,1932年11月6日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後來隨家人遷居蒙大拿州。當地的湖光山色,孕育出他質樸、真誠的生命。         1962年,他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郊區,創建教會,擔任牧師長達29年,直至1991年退休。他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維真學院,擔任靈修神學榮譽教授,直至2006年退休。         他集牧師、學者、作家、詩人等身分於一身。 所寫的一系列有關牧養的書,使他有“牧師中的牧師”之稱。近幾年,他專心從事“聖經靈修學系列”寫作,預計完成5本,包括《聖經好好吃》。         畢德生的著作,已有多本翻譯成中文,包括《建造生命的牧養藝術》、《重拾無私的禱告祭壇》、《全備關懷的牧養之道》、《追尋呼召的探索之旅》、《聽主微聲》、《詩情禱語》、《改變生命的54封信》、《與馬同跑》、《天路客的行囊》、《顛覆靈性》等書。        其中,《改變生命的54封信》一書(註)是他積35年的牧養經驗、20年的寫作經驗,以54封書信的形式,與朋友“阿谷”討論信仰與教會生活。         這些信件,按照畢德生所討論的主題,分為:屬靈生命,讀經禱告,信仰與成長,教會與服事,大自然之美等5個部分。能使讀者深深體會到,生活中上帝的恩典無所不在。 屬靈生命 畢德生對於什麼是“屬靈”有很獨到的見解。屬靈不是情緒高漲的氣氛或外表的敬虔,屬靈是聖靈所堅定的人,擁有的內在生命實質。他用《約翰壹書》4:8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來測量人的屬靈狀況。         至於如何開始屬靈生活,關鍵不在於“我要做什麼”,而是“聖靈在我生命中做了什麼”。信徒的成長或屬靈的塑造,是神在基督裡,藉著聖靈在我們生命裡工作,這 是恩典。是“照你旨意成就在我身上”。每天像孩童一樣,憑信心領受與順服。自己越做越少,讓聖靈越做越多。聖靈會在屬於你的特有環境中,在你心中塑造基督 的生命。         基督徒的生命,是在家常日子中汨汨而出的。正如救贖的神隱身於馬槽與十架,就在生活的真實情境中,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漸漸成形。 讀經禱告         畢德生認為聖經最平易近人、最有生命氣息、最能建立群體。當你有順服、禱告的心,神就在你生命的諸般情境中對你說話。 […]

No Picture
成長篇

被趕出教會後

Z弟兄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2009年,因工作的緣故,我們一家搬到了新的城市,也很快融入了新的華人教會,在學生團契的聚會點服事。兩、三個月後,在團契帶領人的建議下,我開始帶主日學,太太也開始帶聚會點的主日敬拜。        然而8個月之後,我們卻被迫離開了。事態的惡化是如此的迅速,芥蒂是如此之深,開除的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留下的傷痕是如此的刻骨,教我們領會到了,那“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的萬事,亦包括難過的事。 就這樣被趕出教會        我一直有一個罪,那就是心中犯姦淫,外在表現則為上黃色網站。我原先教會的弟兄和核心同工們,都知道我這個軟弱,因為我一直和他們分享我的掙扎。弟兄們極力 為我禱告。感謝神,賜我有如此愛心和信心的同伴,可以分享成功和失敗,可以彼此勸勉、安慰、代禱,同奔天路……我原本幾乎每週看一次,漸漸減少到幾個月一 次,甚至一年不看。        然而,新教會的領袖,卻利用我的得勝見証——主來,就是要尋找、拯救失喪如我的人——作為她鏟除異己的藉口。她要我和 太太立刻停止在學生團契聚會點的一切服事,完全斷絕與弟兄姊妹的聯繫,甚至要求我們停止參加聚會點的敬拜和團契,亦不允許我們參加母堂的任何團契,只許參 加主日敬拜。        我曾向她承認(在她的詢問下),我在過去的6個月中,看了一次黃色網站。她因此定義,我在6個月中被罪所勝。她要我去看心理醫師,並要求醫師與教會的另一位傳道人保持聯絡,以保真實。即便6個月後我沒有再看任何黃色網站,她亦不保証讓我和太太可以再回到學生聚會點。         當她和那位傳道人信誓旦旦地說,這是神在他們的靈修和禱告中明確的帶領,我們終於無話可說了,心裡知道她一直對我們不滿,利用了我們的信任。         然而時至今日,回首往事,我們有了不同的感受。她已經與我們斷絕了聯繫,但如果可能的話,我會請求她的原諒。因為我們在近8個月的服事中,給她添了許多麻 煩。少不更事而又心比天高的我們,總是拿這裡的學生聚會點,和我們原先的費城教會相比,卻未去瞭解她許多年的撒種和耕耘。        當我們輕率地發 表一篇又一篇的“經驗之談”時,卻未曾顧及這裡不同的情況;當我們自以為是時,怎會想到她的想法也沒有錯?當我們感嘆著把她和費城的傳道人相比時,我們忘 了,我們是最沒有資格的人;我們自恃是“成熟的基督徒”,卻藐視了神在這些人中的工作,輕看了祂的時間和聖靈的引領……        我們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們的罪,也求她原諒我們。 愛德華滋的告別講道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在1750年6月22日,宣講了一篇“最後的講道”(A Farewell Sermon,告別講道,註1)。他服事了近25年的教會,北安普敦聖公會 (Congregation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