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Lady Gaga 和她的“救贖論”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王星然                “什麼?Lady Gaga也搞神學?”         沒錯!而且Lady Gaga,這位美國當紅女歌手,比當今任何一位神學家更具影響力! Gaga(以 下稱卡卡)擁有4千萬個臉書(Facebook)粉絲,1千萬個推特(Twitter)追隨者(她是推特現今的最大用戶,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谷歌 (Google)選卡卡為2011年度藝術家,《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譯為“福布斯”)2011年8月把卡卡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藝人。         在富士比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排行榜中,Lady Gaga亦排名11,也就是說,就算和當今最成功的企業家、體育明星和政治人物總評比,Lady Gaga也毫不遜色。2011年她為愛滋病防治登高一呼,輕易募到20億美元。這種募款能力,讓許多政治明星和慈善團體羨慕不已。         卡卡那 “不驚人死不休”的百變造型(包括身著冷凍生牛肉片織成的晚禮服參加頒獎),有人崇拜莫名,有人罵到要死,但她總能不斷創造時尚界的新話題,攫取新聞媒體 的關注。 從行銷包裝的角度來看,卡卡是毋庸置疑的超級成功。當這麼有影響力的人,提出一個救恩神學論述,身為基督徒的你,想不想關切一下? 卡卡:“我是一個很虔誠,但又對宗教很困惑的女人!”         卡卡自己形容,她2011年的“群魔亂舞”全球巡迴演唱會(Monster Ball concert),是一場大型的“宗教體驗”,一場“流行文化的教會洗禮”。她的新專輯“天生如此”,則充滿了宗教符號。卡卡在“猶大”這首歌裡告解: “耶穌是我的美德,但邪惡如猶大才是我心之所向”;在“血腥瑪麗”這首歌裡,卡卡化身成抹大拉的馬利亞,大談耶穌的受難和她內心的掙扎,但語意晦暗,讓人 丈二金剛、不知所云;在“黑色耶穌+流行阿們”(Black Jesus + Amen Fashion)這首歌裡,卡卡搖著時尚大旗,暗喻耶穌其實是時尚教主。         10多年前,瑪丹娜也在她的MV裡玩宗教元素,還記得她那首倍受爭議的排行榜冠軍曲“宛如祈禱”嗎?用整張唱片來包裝個人宗教信仰(又不是福音專輯),且大賣特賣的,大概就卡卡一人了。卡卡自己標榜:“‘天生如此’( Born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此路不通 ──評電影《拆彈部隊》

嚴行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拆彈部隊》(The Hurt Locker)一片是2010年奧斯卡獎的贏家,一舉囊括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在內的6個獎項。這部由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所執導的影片,與她的前夫詹姆斯‧卡梅隆所導演的《阿凡達》,在頒獎式上對決,被人戲稱為“前妻戰前夫”。結果是,凱瑟琳勝了,成為了奧 斯卡有史以來第一位獲“最佳導演獎”的女導演。 真的無動於衷?         為凱瑟琳贏得巨大榮譽的《拆彈部隊》,講述的是一個令人迷茫的故事。         這部紀實風格的影片,向人們鋪敘了美軍的一支拆彈部隊,於2004年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浴血經歷。主人公詹姆斯是一位出色的拆彈專家,導演為他安排了一個 意味深長的出場──詹姆斯放出煙霧干擾戰友的掩護,他脫掉防護服,扔掉特製帽盔,甚至向焦灼關切他的掩護員放肆而懶散地伸出中指。當他最終老練地拆除炸彈 後,如同收工後的工人一樣,往車上一躺,鬆弛下來,燃起一支香煙。         詹姆斯與美國電影一向推崇的個人英雄主義形象有很大不同。導演刻意表現 的並非一個大無畏的排彈尖兵,也不是一個危難關頭挺身而出、頂天立地、視死如歸的好漢。導演要告訴觀眾的是,戰爭中那種極端性的殘酷經歷,必將深刻影響人 的身心。她要挖掘的恰恰是一個普通人在戰爭中的存在,以及他的內心世界是如何因為戰爭而改變,從而永遠不可能回到從前。         顯然,詹姆斯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兵。一次成功拆彈後,上校抑制不住讚許之情,問他拆過多少炸彈。詹姆斯開始不想回答,在上校不懈的追問下,他淡然報出了令人為之動容的數目:873。        這個細節顯然告訴人:一方面,詹姆斯曾經800多次冒著死亡的危險拆彈;另一方面,詹姆斯並非像表面上表現的那麼滿不在乎,他牢牢記數著每一次歷險。與任何神經正常的人一樣,他對生死不可能全然無動於衷。 你是好樣的        在一片焦土的伊拉克,戰爭似乎就是一切。鏡頭掠過之處,無非是瓦礫和垃圾成堆的市區、破爛不堪的建築物、廢棄的廠房、污水橫流的街道、寸草不生的荒漠,以及炸殘了一隻腳的小貓。飽受戰爭折磨的伊拉克人,或是淡漠、無奈,或是激憤、衝突,顯示著戰爭環境中的人生百態。        那麼,在戰爭中,人的心又如何?是否也像眼前的環境一樣變得日益荒涼?         鏡頭始終追蹤著詹姆斯,讓人近距離地瞭解他的工作、生活和內心。拆彈之餘,他在宿舍打電子遊戲;他與戰友搏鬥,發泄情緒,釋放壓力;他把玩拆彈之後留作紀念的引信等小零件,視如珍品。         戰友從他那堆亂糟糟的零件中,扯出被一根鐵絲套著的婚戒。詹姆斯接過來, 以黑色幽默的口吻調侃道:“It will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阿凡達》面面觀

黃瑞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十餘年來,電影觀眾一直相信,詹姆斯.卡梅隆執導《鐵達尼號》的票房神話永不破滅。2009年冬季,《鐵達尼號》終於遇上把它撞沉的冰山──《阿凡達》(Avatar)。          這部3D鉅製,也是由卡梅隆執導的,於去年12月開始,全球上映,好評如潮,成為有史以來北美乃至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電影,也是首部票房超過20億美元的電 影。今年(2010)開春,《阿凡達》先拿下金球獎最佳影片獎和最佳導演獎,緊接著又獲得9項奧斯卡獎提名,最後獲得了3個獎項——最佳藝術指導、最佳攝 影和最佳視覺效果。         《阿凡達》全球賣座,掀起一場方興未艾的3D革命,甚至還帶來政治衝擊。由此角度看,《阿凡達》現象,已超越一般電影娛樂的層次。 故事梗概         《阿凡達》是一部生態科幻方面的史詩式電影。電影設定在公元2154年,當時人類RDA公司(Resrouces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資源開發管理總署),正在南門二恆星系的潘朵拉衛星上開採珍稀礦產。人類的擴張,嚴重威脅了當地原住民納美人的生存。          人類科學家們使用納美人和人類的基因,製造了出一種合成人——阿凡達。 “阿凡達”在梵文中,指的是神祇以肉體形式出現時的化身。在這部電影中,則是指人類通過基因聯結,以精神的方式進入“阿凡達”,對其進行控制。           前海軍陸戰隊隊員、下身截癱的傑克,藉著自己的分身阿凡達,進入了潘朵拉的森林。當他遇到野獸攻擊時,納美族人妮蒂莉救出了他,並把他帶回“家園樹”村落。 傑克原本的任務是,提供納美人的情報,最終迫使納美人與人類合作。然而他卻逐漸融入原住民部落,和妮蒂莉相愛,甚至後來奮不顧身地破壞RDA公司的推土 機,以保護潘朵拉上的“聲音樹”。           RDA對遲遲不願搬遷的納美人終於失去耐心,使用武裝保安部隊,強行摧毀了納美族人棲身的家園樹,殺死 了妮蒂莉的酋長父親及許多納美人。傑克率領著納美人,奮起抵抗。但原住民再驍勇,怎敵得過保安部隊的現代化武器?生死關頭,潘朵拉星上的野生動物加入戰 爭,納美人反敗為勝。           最後,入侵的人類被逐出了潘朵拉星球,唯有熱愛這個美麗星球的人得以留下。至於傑克,納美族人以一種傳統宗教儀式,將其從人類軀體中,永久地轉移到阿凡達身上,使傑克成為了真正的納美人。 主題與靈感           導演卡梅隆將《阿凡達》描述為:“一場飽含環保意識的老式叢林歷險……也是一場關於救贖和革命的心靈旅程。”他說他在電影中,“創造整個世界,包括由幻影般的植物和動物構成的完整生態系統,以及具有豐富文化和語言的原住民部族”。          卡梅隆表示,《阿凡達》和1990年經典片《與狼共舞》(Dance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內觀禪修的本質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2009年7月25日的《澳洲新報》周刊1087期,封面以“体悟自我、擁抱當下”為題,推介內文《從內觀Vipassana學習生活的藝術》。我之所以 注意到這篇文章,首先因為我是傳道人,對大眾媒体中宗教性的訊息應予關注。其次因為近來幾位私交和教會的慕道友,都向我提及,他們或在公司,或通過家人, 接觸過靜觀或瑜伽等帶有宗教色彩的修習方法(雖然宗教性已淡化)。我因而鄭重瀏覽了一批相關網頁,察覺到此類宗教正以相當高的姿態推介自身。         《從內觀Vipassana學習生活的藝術》這篇文章的作者名蘇曉晴,自述是一位來自台灣的雅皮女士,生活頗為逍遙,內心卻不平靜。她一方面為了擺脫失戀的陰影,一方面受“提高情緒控制力和心靈敏感度等”的吸引,參加了十天的免費內觀禪修課程。           作者說,即使在課程結束後,自己對內觀並不完全認同。在禪修過程中,她也對某些理論頗為懷疑。但是,內觀技巧確實對她有不少幫助和影響,比如恢復和保持內心平靜,提高自信和專注等,因此認為值得撰文推薦。            能帶來心靈的平靜與解脫,這對於身心飽受困擾的現代白領,是特別有吸引力的。更何況,課程完全免費(只有“自由奉獻”),也不要求加入任何宗教組織,obligation free(一切自願)。但是,內觀禪修,真的是這樣健康、單純嗎?            我倒是覺得,正是這健康、單純的假象,使人極易忽略內觀禪修的宗教本質,以致陷入邪惡的陷阱而不自知。 這樣也能稱“科學”?           蘇女士文章伊始,列舉內觀能吸引人之處:           1. 沒有任何宗教色彩。 2. 實用性高。 3. 技巧科學。           可是我讀過全文、深入研究後,對其中的第一點、第三點,實在難以認同。            作者認為,內觀禪修沒有任何宗教色彩,在練習期間,沒有任何的膜拜、幻想或頌咒的程序,也不要求入教,因此“適用於全世界不同教派或不同年紀的人”。但是很明顯,作者對“宗教”的定義,只涉及了宗教的某些表象,對宗教的本質並無認識。           而內觀禪修的理論,單憑作者的簡單介紹,已是如假包換的佛教,因之不但以釋迦牟尼為創始人,更將靜觀的整套方法,建立在佛教的基本教義上。甚至在解釋現代人 為何不快樂時,也完全使用佛教用詞(貪、嗔、痴)。因此,內觀禪修雖無現代人所排斥的宗教禮儀和入教壓力,卻絕對要求修行者接受其背後的世界觀,及其對修 行經驗的闡釋,實際是對佛教進行了高明的軟性銷售。           […]

No Picture
事奉篇

要做翻過的餅 ──讀《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有感

安居拉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最近我們教會為本地的華人春節晚會籌備節目,節目中有《一 件禮物》這首歌。正巧,《舉目》29期,登載了《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一文(以下簡稱《流》文),該文的作者對“讚美之泉”創作的《把冷漠變成愛》,以及 “天韻”創作的《一件禮物》的歌詞,提出了批評。教會籌備節目的姊妹看了這篇文章後猶豫了:到底在春節晚會上,還唱不唱這首歌呢?           《一件禮物》這一首歌,許多人不陌生。我一直覺得,這是一首優秀的福音歌曲。在中文網絡上輸入這首歌的歌名搜索,會發現這首歌感動過許許多多的人,甚至有人在聽這首歌時感動、決志信主。為什麼這樣一首傳福音的好歌,在《流》文作者筆下,成了“墮落的教會流行文化”了呢?          無可否認,對於讚美詩、聖詩的創作,中國教會或華人教會,都還處在嬰孩時期,需要不斷的學習和反思。許多資深牧者(如唐崇榮等),對這一主題有過系統的講解 和論述。《舉目》15期、17期,對此也有過討論。前一陣,大陸一些教會,還對《迦南詩選》進行了一系列的批判,網絡上也有許多很激烈的辯論。           對聖詩創作進行評論,需要具備嚴格的神學、音樂和文學等專業基礎,我並不合格,不敢多談。不過,我對《流》文的評論手法,以及該文引出的一系列教會詩歌之外 的話題深感興趣,例如:聖經真理的完備性和信仰實踐的平衡性;神的主權、揀選與人的選擇、責任;基督徒的愛或關懷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不能讓人歸主或愛主, 這種愛或關懷有沒有意義?福音要不要“推銷”?等等。           這些題目非常有意義,在教會生活中隨時會碰到,值得我們進一步的討論。故此我做一點回應。歡迎大家提出批評,幫助我更全面的理解聖經,在知識和恩典裡成長。 不當如此比較與分析            我們在崇拜時唱的聖詩和讚美詩:一、是對神的敬拜和讚美,是唱給神、獻給神的;二、是基督徒對耶穌、聖經、救恩的認識;三、是在信仰生活、屬靈道路上的追求,是基督徒對自己的激勵。          《流》文作者把教會裡唱過的詩歌,籠統地稱為教會流行文化,在我看來,並不恰當。比如《一件禮物》這樣的福音歌曲,其目標聽眾,顯然是未信的慕道朋友,並不屬於聖詩或讚美詩的範疇,沒必要將其和經典的傳統聖詩相比較。就像許多的信主見証,並不適宜嚴格地依據聖經去分析。           《流》文作者還試圖用邏輯方法,分析詩歌題材。例如質疑《你心會知道》這一句,說不信的人,心如何能知道(救恩)呢?還有,“這世界需要的是基督”,不是“這世 界需要你我”。從這些批評可以看出,作者不瞭解詩歌題材和論証題材兩類作品的區別。如果作者用同樣的方法去分析《詩篇》和《箴言》,作者會發現,許多地方 都會有類似的問題。           其實詩歌裡的這些描述誤差,完全屬於詩歌創作允許的範圍之內,這是詩歌体裁簡潔的要求造成的。《使徒行傳》中司提反的講道裡面,也有為了精簡的緣故,將幾件事情合在一起說的,但不會因為這樣就與聖經抵觸,也不至於混淆信仰。 不以個人感受為標準          《一件禮物》這首歌,感動過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但很顯然,《流》文作者很不喜歡這首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這使我聯想到聽講道──同一篇講道,有的人聽了毫無反應,甚至回家後說,牧師今天講得很差;可有的人非常感動,受益很大。           這樣的差異,可能與基督徒所處的成長階段,當下的屬靈狀況,甚至禮拜天早上敬拜前的準備都有關。一次講道,一首詩歌,有時會感動所有的聽眾,有時只造就一部分人。我們不能簡單地以個人的感受,來評價一次講道或一首詩歌的價值。         每期的《海外校園》,都有許多很感人的見証文章。有人以聖經為依據,批評其中的一些見証傳遞錯誤的福音信息──神是聽禱告的,信了主,或禱告了,就能找到工 […]

No Picture
事奉篇

斯言不謬 ──回應《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

土木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欣讀《舉目》29期葉衛平的大作《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 他對現在教會中流行的新歌觀察入微,極具深度。尤其以他“堅奉無神論唯物、辯証法凡29年……目空一切地踏進教會”,結果“降伏在基督面前”,竟然能夠 “辯証”出教會裡的糠秕與寶貝,實屬難能可貴。建議貴刊編輯將這篇文章,譯成英文(詩歌可從英文新歌中選取),向西方教會界介紹,也算是國人對西方宣教士 感謝與回饋。            筆者認為,聖詩幾乎是神賜給教會的“第二本聖經”,對教會的影響重大。聖經是神所“默示”的,而值得流傳的詩歌,也應當是 出於神的“靈感”的──從神領受的聖靈感動。所以,不可能過分的自由隨興。筆者不是說新歌作者們不受聖靈感動,或者作詩歌時態度不夠敬虔,而是說,是否每 一位新歌作者靈命的成長、對真理的認識,都達到了成熟?所寫的詩歌,有沒有屬靈生命的配合?有沒有經過聖經真理的檢驗?           筆者在林道亮牧師的聖經課程中,學到過一句極寶貴的話,一生受用不盡。那句話的大意是:“不管你自己覺得有多麼高明的發現,有多麼偉大的亮光,若沒有聖經的根據,就把它丟掉,棄如敝屣。”           是的,這是更深的“捨己”。這樣的“捨己”,說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人,總喜歡表現自己的聰明智慧,要放下自己是不容易的。有人因自己的特殊亮光,甚至走入極端、異端(這是筆者對教會許多現象有感而發,不是針對詩歌作者)。            葉衛平的大作中有段話:“在教會音樂裡面,這金、銀、寶石就是傳統聖詩集。這聖詩集的訊息,是先賢聖徒與救主同行的經歷,留下給我們,如此珍貴。”這使筆者 想起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的傳統聖詩歌本《口唱心和》的“前言”:“舊歌是歷世歷代古聖先賢遺留下來的不朽之作,是經過時代考驗的無價之寶,是教會數百年所累 積的精華,貴如鑽石。若全予拋棄,對教會將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斯言不謬!           從歷史看,經過時間的淘汰,傳統聖詩平均大約一年只留下一首屬“金銀寶石”級的歌(雖然有的傳統聖詩歌本中,搜集了六、七百首,不過實際常唱的大概只有三百首)。而今教會新歌卻多如過江之鯽,幾乎到了不知從何唱起的地步。           加上,聚會時唱歌只靠投影字幕,信徒沒有歌本,不能把“歌”帶回家去;有的教會換“新”歌的速度快,新歌還沒唱熟,新新歌又出籠了;信徒若是搬家,換了教會,可能又是“另一套”新歌……這些因素,都造成現代信徒“心中沒有歌”。           對此,大家既沒有注意,也不放在心上。而這,其實是教會的危機。 作者為傳道人,現住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