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最高的准則

愉英       記得小時候,每當隔著牆聽到父母的吵架聲,心就一陣陣的緊縮,雙手顫抖,充滿恐懼。當時還不 知道有一位天父可以祈求,可以訴說心里的痛苦,只是心里由恐懼產生憎恨,憎恨我的父母,希望盡早逃出家門。而今自己成為人妻,當吵架的時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講些苦毒的話語來攻擊對方,揀最傷害對方的話語;吵完架後雖然兩個人又和好,但我從他的愛里看到他對我的冷漠和憎恨。我這才發現對方感情受到極大傷 害。我心里非常痛苦,不斷呼喊愛的源泉--我的神:主呀,幫助我,幫助我脫離這苦毒,這罪惡的捆綁,求你讓我溫柔、謙卑、滿有愛心。       神借助一些事情讓我心里有了這麼大的震撼。我的神讓我知道,夫妻感情是多麼寶貴,要珍惜對方的那份真情,要用心澆灌,而不是隨己意蹂躪。      感謝主祂讓我認識祂,祂的愛融化了心里的哀怨,祂的愛督促我反省我的過失;我不再從對方身上找不足,而真真切切地感到是我對不起對方。神的愛讓我愧疚地向對方道歉,對與錯在這里已不再是糾紛的標準,愛在這里成為了最高准則。 作者現住德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從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從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許多愛心的手,扶助我走過破碎的感情。 口述:張簡竹 採訪:嘯吟         去年12月10日,本該是我結婚的日子--如果不是我的訂婚破裂了的話。         我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在外企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來到美國南卡州讀財會專業。在一次福音營上,我認識了一個男孩,他來自另一個州。交往了一段時間後,他向我求婚。我雖然覺得感情尚不成熟,但最終還是答應了。         我有一個非常好的教會、非常愛我的弟兄姊妹。當他們聽到我和這男孩訂婚的消息,雖然驚訝,而且也不完全贊同,但他們還是全力以赴地幫我籌備婚禮、準備婚紗,並為我禱告。         可是,就在結婚前半年,我給我的未婚夫寫了一封信,向他講述了我以往所有的經歷。我的未婚夫是個生活經歷非常單純的人,他讀了信之後相當震驚。起初,他發 E-Mail給我,說:“讓我們一起禱告,看看有什麼樣的感動。”可是,一天之後,正當我出差在外時,卻在旅館裡收到了他最新的E-Mail,只是簡簡單單但是決然的兩句話︰“從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你保重,願神所賜的平安與你同在。”         我呆住了。之後的反應便是“神,你在哪裡?”我能夠理解他的態度的突然變化,猜想到他在這一天一夜裡內心的掙扎,可是,對於我這個已經把整個人、整個心投入到我們的感情之中、並準備好要建立一個家庭的女孩子,這樣的結果,我怎麼承受?         我強忍著痛苦,躺到床上,試圖入睡。可是我睡不著,痛苦像波浪一樣翻捲在心頭。我在心裡喊著:“神,你在哪裡?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         安靜一點兒後,空蕩蕩的旅館房間,又似有人影晃動。我聽見一個聲音冷峻地說:“沒有人寬恕你的過去!沒有人寬恕你!”          我起身打電話給教會的懷特先生家。幾年來,一直是他家特別照顧、關心我這個單身女孩。他是教會的長老,一個白髮蒼蒼的慈祥的老人。         懷特先生剛好出去開會。他們一家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我的未婚夫在向我發E-Mail的同時,也通知了懷特先生以及未婚夫自己團契的所有教友,並在結尾一句寫道:“不要問為什麼!”         懷特太太在電話中關切地詢問要不要她開車過來陪我。我說不用。但是在談話中,她感到了我的不對勁兒,便立刻放下電話,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來到我住的旅館。陪了我一夜之後,第二天一早便把我載了回去。         那時我剛剛開始在州政府做事。遭到這個打擊後,我整個人就像傻住一樣。每天上班的時候,主管過來交待工作,我根本聽不進去,只會坐在辦公桌前一直哭。到了晚 上,我睜著眼睛,就能看到屋子裡鬼影幢幢。每天夜裡,都有一個聲音反覆地對我說:“沒有人寬恕你,沒有人寬恕你。”我掙扎著反駁說:“耶穌的血洗淨了我的罪,我已得寬恕了。”那聲音說:“神寬恕了你。你死後靈魂可以得解脫。可是人不寬恕你。”        後來我知道這是魔鬼的控告,可當時我在那控告裡幾乎要崩潰了。        知道了這種情形,懷特先生、太太都強行把我接到他們家去住。他們安排我住在他們女兒的粉紅色快樂的房間裡,告訴我夜間有任何動靜都可以大叫,他們馬上就會趕過來。每天早晨,他們都要等我吃早餐。早晨是感情遭受打擊的人最難過的時刻--睜開眼睛,不知道這新的一天該怎麼過。可是因為他們的緣故,我就掙扎著起 來,洗漱下樓。每次還沒走下樓梯,就看到老先生坐在餐桌邊看晨報,看見我,就給我一個big smile(大大的笑容)。老太太則趕忙趕過來,給我一個擁抱。我的新的一天就這樣在他們的愛裡開始。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輕易發怒

高魯冀         1997年底,在教會全体議事會上,我被推舉為執事,獲通過。當初牧師對我說,有人提名我作執事,叫我禱告後,把結果告訴他。我自思,我何德何能,可作執事?但經過禱告,清楚地認清,我是不算什麼,正如保羅稱自己為罪魁一樣,我身上也充滿了污穢。 但是,主既然揀選了我,就要在適當的崗位上用我。作執事並不是為了榮譽,而是要更多地奉獻。正如小女說的“你作執事,又付出,又得著,是主對你的磨練。”         既清楚了主的呼召,我就應勇於承受重擔。沒想到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對我這樣信任,竟然一致通過我作執事。這是他們看到我的成長。         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天生的火爆脾氣,像炮火一樣,一點就炸。有時對人造成很大的傷害,尤其是對自己的家人。每當我發怒時,都像瘋子一樣,大聲咆哮,有時還摔東西。當然,摔的都是不值錢的,像碗、電筒之類的。家中的古董細瓷,都從未摔過(這說明發怒時還有一定的理性)。尤其不對的是,有時在教會還發脾氣,與弟兄姊妹一言不合,拍桌而起,推門走人,這多不好!這樣的人怎麼有資格作教會的執事?有什麼資格談靈命的長進?        奇怪的是,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不僅僅看到我的缺點,更看到我的成長,他們對我的鼓勵與關愛,使我慚愧不已。        我自小刻苦讀書,不落後人,曾有過考甲等第三名而失聲痛哭的往事--因為沒考第一,惹得前來祝賀的親友驚訝不已。小學、中學、大學都是國內頂尖的學校。畢業後,更是時勢造就,一人承擔建造了不少毛澤東室外大型雕塑。才廿九歲年紀,就指揮千軍萬馬,甚至毛澤東紀念堂室外大型群雕,我都是工程負責人,一人寫出施 工總結報告。在文革年代,強調集体成果,不突出個人,報告擬以雕塑組名義發表,我發了脾氣,那就不發!最後妥協,以雕塑組名義發表,但註明由我執筆。這一切,造成了我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稟性。         1980年來美後,由於語言不通,又不思苦讀,過去的優點,變成了負擔,而所用的,並不是自己的專長,造成了極大的挫折感。加上與家庭分別長達十二年之久,一人獨來獨往,沒有任何人能分擔壓力,使我形成了對社會充滿了仇視的心態,覺得天下的人都 對不起我。在這種心態下生活,真是充滿了恐懼,不知明天又有何種惡運臨頭。現在想想,真是害怕,我如果不信主,由於仇視的作祟,可能會犯下彌天大罪。像 1991年11月中國留學生盧剛,有計劃地槍殺了愛阿華大學天体物理學的精英,然後自己結束自己罪惡的一生。         我在想,我若沒有信主,在各種巨大的打擊接踵而至時,我也很有可能採取種種過激的行動,不僅對社會造成極大的破壞,自己也會身敗名裂。        信主以後這十幾年,若說我靈命的成長,我覺得最大的收穫是從“恨”變成了“愛”。我曾經對人說過自己很不成熟的見解: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聖經,“聖經是上帝救贖全人類的計劃”;如果用一個字概括聖經,那就是“愛”。         信主以後,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愛,對妻子的愛,對孩子的愛,對弟兄姊妹的愛,甚至對仇人的愛。         聖經裡很多地方講到愛,例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中,把愛闡述得這麼詳盡、透徹,真是無出其右者。《約翰一書》更啟示我們“神就是愛”(《約一》 4:18)。《以弗所書》第三章保羅說道“主的愛長闊高深,無法測度。”他又在《哥林多前書》中說“基督的愛激勵了我”。我們熟知的《約翰福音》3:16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我的小女兒曾對我說:“因為你與神和好,所以與人也和好,你才有了愛。”說的真對,神就是愛!        與我結褵卅年的妻最了解我,她說,“你知道嗎?這些年來,你的脾氣改得好多了!”感謝主,雖然還有脾氣,但已改得好多了,這也正是愛的結果。保羅在講述愛的 真諦中有一條“不輕易發怒”,因為有愛,所以才“不輕易發怒”。我和妻都是能幹而又有個性的人,一言不合,惡言相向,競相爭吵。但是妻信主後,她也整個改 變了。家庭有了矛盾,妻叫我們全家跪下來禱告,向主認罪悔改,求主作我們的主宰。她不僅更加溫柔体貼,並且也很追求靈命的長進。她不辭辛苦地陪我去北加州 基督之家進深學房讀書。她見証分享時說“我先生立志今後去傳福音,他傳福音,我也不能像木頭一樣呀!”她督促我完成神學功課,督促我對教會奉獻,沒有她的 督促,也沒有今天的我。以前使我發脾氣的“內因”和“外因”都變化了,我的脾氣是改得多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儘管做你愛做的事——再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有感

晨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Love God and do what you want.”在愛上帝的前提下,儘管做你愛做的事──這是第四世紀聖奧古斯丁的名言,也是十分值得每一位基督徒反覆玩味的話。 總算沒白養         五月中,新婚三個月的兒子、兒媳婦,以及我的女兒女婿、還有兩個孫輩,一塊兒來多倫多看我們。多麼快樂的相聚啊!可惜我的神學院課程也是於五月中旬開始,只好忙裡抽空,趕著做點功課……         我這個暑假修的是初期教會歷史。教授給的第一個作業,就是研讀我最愛的書之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由於和奧古斯丁神交已久,因此當我的靈魂再度進入他的敬虔時,那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享受。         一天清晨,我靈修剛完,見兩個小孫兒還沒起床,趕緊打開電腦寫報告。這時兒子、女兒看我忙得緊,好奇地擁上來,瞧瞧這老媽到底在唸啥玩意兒。結果兩人異口同 聲地說:“啊,您在唸Saint Augustine’s Confession(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我好喜歡這本書!”兩個人最後竟還加上一句:“媽媽,我覺得奧古斯丁跟您很像哎!”         不知道孩子們的意思是我像奧古斯丁那麼愛上帝,還是我很像奧古斯丁那麼愛認罪。不論是哪種,都讓我很感動——總算沒白養他們,好歹還算能瞭解我這做母親的苦心。         我確實是一個看重認罪的人。原因之一,是我盼望能在孩子們面前做一個榜樣,讓他們學會時刻到神的面前認罪悔改,時刻求神鑒察內心隱而未現的罪,在神和人的面前手潔心清,能登耶和華的山,能站立在祂的聖所。(《詩》24:3-4)          兒子八、九歲時,我陪他參加小朋友的足球練習,常常看見一個來自中東的年輕母親,帶著三個兒子,利用等候教練的片刻時間,在車子裡一同垂首禱告。母子四人是那樣的專注,外面的嘈雜絲毫不能影響他們。          我到現在仍記得這位母親的面容,以及她那因著禱告時不住點頭,而不斷輕輕顫動的深色蒙頭巾……          後來在與她的交談中,我驚訝地發現,原來這一天七次禱告,竟是他們伊斯蘭教信仰中的最基本要求!          暫且別笑話人家伊斯蘭教的一日七次禱告,或儒家的一日三省吾身很呆板,先讓咱們做上帝兒女的,在神面前問問自己:“上一次我在神的面前和人的面前認罪,離現在已經多久了?” 一切因為愛          基督徒之所以認罪,不是因為道德觀念(當然有道德觀念是好的),也不是因為良心問題(良心也是重要的)。基督徒認罪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愛上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