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信仰對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中國愛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國官員記 述:“我到了一個艾滋病孤兒家,說孩子你最想吃什麼,這個孩子不假思考的脫口而說,‘我想吃一包方便麵’。這個事讓我當時就哭了,對我震動非常大。我當時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個小孫子和80多歲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於群眾的不理解,幾乎和她們斷了來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關心。其實這個小孩是無 辜的,這個小孩沒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個家當都賣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裡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覺。”(註 1)             聯合國機構和中國政府估計,在2003年,中國的感染者是84萬,在2005年則是65萬。另有艾滋病防治專家的報告表明,有相當多的中國和外國的官員、記者、醫生、志願者和非政府組織認為,2010年,中國將有1000萬感染者(註1)。 導致艾滋病的四種情況            第一,性關係混亂。包括男女淫亂、同性戀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與精神空虛有關,缺乏明確的人生目標、方向、準則。 這兩類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觀可控性,自己應負相當責任。 第三,完全被動患上艾滋病,比如與輸血有關的人。他們往往因相關崗位的人,例如醫療人員,不負責任或者責任麻痹,甚至良知泯滅,而被動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屬。 第四,其他人對上述三種情況的縱容、冷漠,使災患倍加擴大。 感染艾滋病的嚴重後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與絕望。 第二, 社會財富的耗費。 第三, 經濟與家庭的破產。 第四,社會的隔離、歧視。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兒童往往受到極嚴重傷害。等等 只重視技術性的防治 舉凡醫治、救助、關愛、公義等事,都是上帝給人的責任。許多人正在重重困難中,相互救助、關愛他人、積極維權。不過,目前致力於愛滋病防治與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無論是官員、專家、民間組織、醫生等,多隻強調摸得著、看得見的技術手段,比如對色情場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險套”,而不是去積極面 對道德教化的失敗問題。            甚至,有人更要撕開道德底線,將同性戀合法化,給妓女“正名”為“性工作者”。已有法學家和全國人大代表,提出賣淫合法化(註2),倡言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控制愛滋病的進一步泛濫(註3),等等。卻不知這是在背道而馳。 在道德律法失敗之處 現今道德教化的失敗,是因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無源之水──人的罪性,攔斷了通向道德本體與良知源頭的上帝之路。 […]

No Picture
透視篇

從聖經看同性戀

從聖經看同性戀 陳濟民         在現代美國文化的影響下,同性戀的爭議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問題。2008年加州憲法修訂案,更是成為世界性的新聞。在這場爭議中,教會也明顯地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議的行動也就衝著教會而來。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結果分明是顯出反對同性戀的人目前是多數,在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下,贊成同性戀的人本應接受投票的結果。可是,贊成同性戀的人卻認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而教會代表的是少數人,而且是無理的,因此同性戀者要走上街頭,要抗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明白這場爭議,我們需要先簡單地指出贊成同性戀的一方的觀點。首先,他們有三個重要的基本論點。第一,贊成同性戀的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人類自然的性傾向; 有人甚至說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戀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結合,而性行為是否正當,是在乎它是否愛的 表現。若是彼此之間有愛,結婚對象的性別並不要緊。 其次,他們在這三個前提之下,做出兩個重要的推論。其中一個推論是:由於同性戀是人類 自然的一種傾向,同性戀的行為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對同性戀便是患了“懼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個推論是:同性戀的 行為既不是罪,而是人類愛的一種表現,是人類自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應歧視同性戀者,不但應該給他們合法的地位,更應該給他們法律的保護。 看了這個簡單的分析,相信有些讀者們會覺得,這些論點好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語言。在基督教的神學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愛更是基督教重要的倫理價值。因此,我們需要根據聖經探討同性戀的問題,看看這種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聖經的觀點和價值觀。 一、經文教導 解釋聖經時,我們常犯的一個毛病,是“一廂情願”的解經法。這種解讀法的表現是,我們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種看法是合乎聖經的,於是就帶著這種有色眼鏡讀經,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們自己看法的經文,便高興地說:“哈!你看!聖經這樣說!”談到聖經是否贊成同性戀,有人便是用這種方法,認為《撒母耳記》大衛與約 拿單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戀,因為經文說他們兩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親嘴”(《撒上》20:41),“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撒下)1:26)。其實這些話所要表達的只是兩人之間情感的深厚,與同性戀的行為一點都沒有關係。形容他們兩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詞,應是“英雄惜英雄” (參《撒上》18:3-4,19:5)。 聖經中沒有明文用同性戀這名詞,但真正談到這現象的經文,是《創世記》18-19章所多瑪的事。 經文說,羅得要以兩個女兒代替兩位神的使者,讓所多瑪城中的人任意而為(《創》19:5-8)。無論這些所多瑪人的理由是什麼,經文明說他們要做的是一件 “惡事”(《創》19:7)。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事並不是所多瑪人所做的唯一的惡事,但卻証實了神在天上所聽到的是真的(《創》18:21),引致他們的 毀滅。也就是說,這件事表示所多瑪人確實犯了該毀滅的罪。有人強辯說,這段經文的記載是神話,所以不算。其實,即使真的是神話,還是要算。若可以不算,聖 經又何必記載? 那麼,聖經有沒有明文講同性戀的事呢?《利未記》和保羅書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第一段經文,18章22節的內容相當直接而明顯,不必我們多費筆墨。《利未記》20章的主題,是談到神的子民必需棄絕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風俗習慣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動(例如將子女燒死獻給鬼神),下半則是一些性行為,除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以外,同樣遭禁止的還有通姦、亂 倫、獸交等。換言之,這段經文認為同性戀與通姦、亂倫、獸交等是同類的行為,應當禁止。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也提到同性戀的事。在《哥林多 前書》6:9-10說:“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 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這裡“作孌童的”和“親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戀的行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後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這裡,保羅 將這種行為與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偷竊的、貪婪的”都是十誡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羅是將同性戀的行為放在這些罪 中間。當然,更重要的是保羅說犯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 在《提摩太前書》1章10節,保羅再次提到“親男色的”的罪,他同樣是將它與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聖經看同性戀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在現代美國文化的影響下,同性戀的爭議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問題。2008年加州憲法修訂案,更是成為世界性的新聞。在這場爭議中,教會也明顯地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議的行動也就衝著教會而來。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結果分明是顯出反對同性戀的人目前是多數,在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下,贊成同性戀的人本應接受投票的結果。可是,贊成同性戀的人卻認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而教會代表的是少數人,而且是無理的,因此同性戀者要走上街頭,要抗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明白這場爭議,我們需要先簡單地指出贊成同性戀的一方的觀點。首先,他們有三個重要的基本論點。第一,贊成同性戀的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人類自然的性傾向; 有人甚至說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戀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結合,而性行為是否正當,是在乎它是否愛的 表現。若是彼此之間有愛,結婚對象的性別並不要緊。         其次,他們在這三個前提之下,做出兩個重要的推論。其中一個推論是:由於同性戀是人類 自然的一種傾向,同性戀的行為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對同性戀便是患了“懼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個推論是:同性戀的 行為既不是罪,而是人類愛的一種表現,是人類自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應歧視同性戀者,不但應該給他們合法的地位,更應該給他們法律的保護。         看了這個簡單的分析,相信有些讀者們會覺得,這些論點好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語言。在基督教的神學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愛更是基督教重要的倫理價值。因此,我們需要根據聖經探討同性戀的問題,看看這種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聖經的觀點和價值觀。 一、經文教導          解釋聖經時,我們常犯的一個毛病,是“一廂情願”的解經法。這種解讀法的表現是,我們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種看法是合乎聖經的,於是就帶著這種有色眼鏡讀經,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們自己看法的經文,便高興地說:“哈!你看!聖經這樣說!”談到聖經是否贊成同性戀,有人便是用這種方法,認為《撒母耳記》大衛與約 拿單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戀,因為經文說他們兩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親嘴”(《撒上》20:41),“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撒下)1:26)。其實這些話所要表達的只是兩人之間情感的深厚,與同性戀的行為一點都沒有關係。形容他們兩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詞,應是“英雄惜英雄” (參《撒上》18:3-4,19:5)。          聖經中沒有明文用同性戀這名詞,但真正談到這現象的經文,是《創世記》18-19章所多瑪的事。 經文說,羅得要以兩個女兒代替兩位神的使者,讓所多瑪城中的人任意而為(《創》19:5-8)。無論這些所多瑪人的理由是什麼,經文明說他們要做的是一件 “惡事”(《創》19:7)。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事並不是所多瑪人所做的唯一的惡事,但卻証實了神在天上所聽到的是真的(《創》18:21),引致他們的 毀滅。也就是說,這件事表示所多瑪人確實犯了該毀滅的罪。有人強辯說,這段經文的記載是神話,所以不算。其實,即使真的是神話,還是要算。若可以不算,聖 經又何必記載?         那麼,聖經有沒有明文講同性戀的事呢?《利未記》和保羅書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第一段經文,18章22節的內容相當直接而明顯,不必我們多費筆墨。《利未記》20章的主題,是談到神的子民必需棄絕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風俗習慣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動(例如將子女燒死獻給鬼神),下半則是一些性行為,除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以外,同樣遭禁止的還有通姦、亂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轉風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1993年華盛頓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覆吶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是‘酷兒’(queer,同性戀者),我們會盯住你們的孩子不放的。”當時,旁觀者多半把它當做口號,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戀運動的風潮已經襲捲了全世界。 當前的風潮情勢        在北美,凡不認同同性戀論調的人,往往被視為心胸狹窄、老古板、不開化、“政治錯誤”(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國加州小姐凱莉.普雷金,在“美國小姐”選美賽中,回答某位同性戀評委的提問,表明自己認同一夫一妻婚姻,當場引起該評委的不滿,因而僅僅得到亞軍。         事情並沒有止於此,兩個月後,又發生半裸照風波,加州小姐選美會欲藉機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實情如何眾說紛紜,普雷金小姐的解釋是,在海灘附近,無意中被狗仔趁風吹偷拍下來的。儘管她最後保住了加州小姐頭銜,但名譽掃地,就連有些基督教團体也對她發出嚴苛的批評。          同性戀運動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來對付持異己言論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請容許我舉出幾起發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權委員會,對印刷業者史高.布羅基(Scott Brockie),處以5,000元加幣的罰款,因為他拒絕印刷同性戀主題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市長戴安娜.哈斯豈特(Diane Haskett),因為拒絕公開宣告“同性戀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罰一萬元加幣。 * 加拿大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於同性戀的廣播節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權法庭,宣判青年牧師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紅鹿倡導者報(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會危害身体,不應當在學校裡提倡同性戀。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我們對環保的責任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創世記》1章26節記載,“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可見,我們是神的管家。           但回顧過去、放眼現今,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實在不是好管家。生態環境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我們所該管理的魚和鳥,被我們濫捕濫殺得瀕臨絕種。另有許多的自然資源也在耗盡的邊緣。受了輕傷的大自然,有自我癒合的能力,但人類所造成的已是重傷,甚至是致命傷了。           基督給我們的大使命,是去傳福音、拯救靈魂、領人歸主。但是,基督徒不做環保工作,是不是也是蔑視、糟蹋神為我們造的世界呢?本文就是要討論當今環保的一些問題,特別是每一個基督徒可盡的微薄之力。 水           中東是一個戰爭頻繁的地區。它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產地,所以這裡的戰爭尤其受各國關注。但是,你想過沒有,這些衝突或許很快惡化,擴散到全世界?這不是因為恐怖行動的擴展和增加,而是為一個生存的基本需要:水。            很多科學家、社會學家和政治分析家預言,世界上接下來的幾場大戰爭,會是為水而打的。根據聯合國1990年代的一篇報告,世上約有1/6的人口,差不多十億人,缺乏乾淨的水。這個數字應該會在30年內增加一倍。           過去的數十年來,隨著人口的增長,在用水越來越多的同時,污染水也越來越多。而不久的將來,全球性缺水是免不了的。            全球很多大城市,如墨西哥的墨西哥市、印尼的雅加達,和泰國的曼谷,因雨水來不及補回人工抽用的地下水,慢慢在下陷。另外,世上許多的大河川,如中國的黃 河、南亞的印度河、埃及的尼羅河,和北美的科羅拉多河,因人為的抽導和水庫的興建,以致流入海洋時,都不是新鮮、乾淨的水。這除了嚴重影響海洋的生態環境 之外,上游的城市抽取河水,也使得許多下游的農田灌溉缺水。這些遲早會影響到食物、尤其是稻穀的產量。           在美國西部住過的人,大概對那裡各 州爭奪科羅拉多河用水的配給,多少有耳聞吧﹗因談不攏供水條件,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兩國也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關係緊張。地區之間爭奪水源,只會越來越嚴重, 國和國之間會為水源而興兵宣戰,也不該令人驚訝。畢竟,水跟宗教差異和政治壓迫,有很大的不同:水是所有的人生存的必需品。           對此,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其實有一些省水策略,每家每戶都做得到:           1. 洗澡、洗手或洗碗,可以在上肥皂或洗滌液時,把水關掉。            2. 洗菜時,與其不停用水沖菜,不如一部分時間把菜泡著洗。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