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父母與配偶,兩難?

在我居住的老年公寓,華裔老人逐年增加,很快將超過全體住戶的10%。因語言障礙和文化隔閡等原因,這些老人很難適應美國主流社會的生活方式,不時發生文化上的碰撞……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鑰匙又不見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嵐 要送兒子去上跆拳道課了。我拎起皮包,打開抽屜拿車鑰匙。伸手往抽屜裡一摸,“咦?”再摸,不祥的預感彷如烏雲罩頂。於是我將周邊的櫃子、桌子、檯面,快速地掃過。還是沒有! “千萬不要又找不著了!”我心裡嘀咕著。 打開皮包,朝地毯上一倒,皮夾、記事簿、手機,散落了一地。甚至還有兒子的功課和文具。應有盡有,就是沒有鑰匙。 鑰匙,又不見了! “媽咪!快點!要遲到了!” 頭皮一陣陣發麻。沒鑰匙,怎麼開車出門呢?更糟糕的,萬一鑰匙落入歹人手裡,該怎麼辦?我站在客廳正中央,努力回想最後一次使用鑰匙的位置。應該是隨手擱在哪兒了。 “媽咪!快點啦!”屋外傳來兒子一陣陣的催促。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我快步穿梭在不同房間,翻遍每個可能的角落,但還是連個影子也找不著。 老公從書堆抬起頭問:“怎麼了?” “你……看見我的鑰匙沒?”實在很不想承認。 “沒有。”他淡淡地回。“先用我的。回家以後再找好了。” 我火速地拿了他的那串鑰匙,飛也似地衝出門。 對於某一類型的事,我特別容易患上失憶,例如某個人的名字,或鑰匙在哪兒。再加上先天隨性,又有臨時起意、隨手擱物的特質,因此類似的戲碼,在我家已不知道上演過多少回了。 老公則相反。他自律又謹慎,總是依計劃而行,凡事打理得有條不紊。交往至今,已17個年頭,印象中他不曾丟失過一件東西。 可想而知,性格上懸殊的差異,導致我們婚後屢屢爆發口角。他抱怨我的大而化之,折損了他時間和心力;我不滿他本末倒置,竟然每次因芝麻小事,把人罵得一文不值,害我這個遠渡重洋的小媳婦,裝了一肚子委屈。 爭執、冷戰、擱置、再爭執的惡性循環,讓我的婚姻生活,倍感壓力,濃情轉淡。仍死守住婚姻,應該與某年某日的午后,我倆在教堂內的盟誓有關吧。 奇怪的是,一動怒就張牙舞爪的老公,發飆了數次之後,卻扮起偵探來了。如福爾摩斯的劇情發展,為了找回我遺失的物品,他追溯我之前的行動,調查我穿過的衣服、行經的路線、做了何事、見了何人。有時因為我仍在氣頭上,拒絕配合,干擾辦案,他只好另找線索。經過他抽絲剝繭的偵察,最後多半能找回我的失物。例如: 最後,他在某件外套口袋裡,摸到我的手錶。 最後,他在某間超商櫃台,討回我的信用卡。 最後,他在客廳沙發夾層裡,抽出卡住的鑰匙。 最後,他在流理台上發現我的眼鏡。 最後,他在擁擠的星巴克、地板的一角落,拾起已關機的手機。 最後,他默默地將皮夾遞給我,卻不告訴我在哪兒找到的。 為了找到東西,他甚至會到垃圾桶去翻。 不僅如此,更令我訝異的是,老公的性情,變了。今日他的淡定、包容,與過往的劍拔弩張,簡直是一大對比。這巨變後面的推手,想必,就是“愛”吧! 孩子正在上課。我搖下車窗,溫柔的清風,由窗外陣陣地吹入了心間。回憶中的點點滴滴,似訴說著,那人已成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他細膩而堅持的精神,確實令我折服。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熟悉的旋律突然自腦海中響起。一股甜蜜湧上,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與感謝。他工作量如此繁重,並且,為了家人能過得舒適些,總是省吃儉用,把好的都留給老婆和兒子。我卻狀況百出,添他麻煩,實在虧欠。唉!真不知該說什麼! “上帝啊!求你讓我儘快找回鑰匙,也幫助我做事更細心些。還有,謝謝你把他賜給我。” 回家後,那串遺失的鑰匙,已靜悄悄地躺回原處。老公仍舊坐在書桌前專心地辦公,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在哪兒找到的?”我輕聲地問道。 “廚房的鍋蓋下。”他頭都沒抬。 我吸了一口氣,走到他身後,摟著他,“謝謝喔!” 親了一下他的臉頰,並用我認錯的眼神,看著他。 […]

生活與信仰

愛,死亡不能隔絕

謝榮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愛”,因為愛在生命中連結了行動、情感和心思,也蘊含了信任、幫助、鼓勵、保護、接納、饒恕、自由、平安、喜樂,以及一切在愛中的元素。           愛,讓我們連結在一起。夫妻、家人、朋友、同事,彼此之間都存在著不同的愛。即使是辦公室同事,我們也需要在愛中一同把工作完成。如果沒有愛,我們的靈魂會枯竭,生命會失去色彩。           雖然我們知道愛是不可缺少的,但在生活中,常常因為遭遇太多的患難、逼迫、痛苦、傷害和錯誤,隔絕了我們之間的愛!原本彼此相愛的人,因自身的、環境的種種問題,愛變質了、褪色了,最後消失了。           我們教會的王伯伯,剛剛過世。王伯伯和王媽媽,結婚57年。王媽媽追憶:“雖說不上濃情蜜意、如膠似漆,卻也相知相惜、互敬互諒、同甘共苦、相伴偕老。”中國人對愛的表達,是含蓄、細膩的。雖沒有西方人強烈,但也琴瑟和諧,相伴到老。他們彼此相愛近60年,我相信“效法基督”是他們最大的秘訣。           前天,我看到一幅連環漫畫:          一個淺咖啡色的馬鈴薯,對紅色的蕃茄說:“我愛你!”           蕃茄含情脈脈回答說:“我也愛你!”           馬鈴薯又說:“但是,我們不般配!”他想了想,說:“等一下……”然後他就消失了。          過一會兒,馬鈴薯出現了,變成了一包炸過的“薯條”。          這個時候,紅蕃茄也消失了。過一會兒,紅蕃茄回來,變成了一包“蕃茄醬”!          真正的愛,是犧牲、奉獻,是改變自己,顯明對方的寶貴和價值。          誰能使我們與耶穌基督的愛隔絕呢?誰能使王伯伯與耶穌基督的愛隔絕?誰能使王伯伯與王媽媽和家人的愛隔絕呢?          答案是,沒有。          因為上帝捨了祂的獨生兒子耶穌基督,為王伯伯(及所有的人)死在十字架上,赦免了他的罪,拯救他脫離死亡。上帝已經稱王伯伯為義,並且把他接回天上、安息主懷、與主同在。          王伯伯信主將近60年,上帝愛他、揀選他,使他成為上帝榮耀的兒子。他既是上帝所愛,就沒有任何事能讓他與基督的愛隔絕。包括死亡。          感謝、讚美上帝,王伯伯和王媽媽信靠耶穌基督,數十年如一日。他們的人生中,必定經歷過大大小小的艱難和軟弱,但都沒有攔阻他們到上帝的面前。他們的信心是寶貴的,上帝的揀選更是榮耀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國之路(四) --日子如何

謝語嫣採訪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吳麗芸,上文《不是易路》中被訪者林梓之妻。林梓回中國時,她因學業、工作的緣故,有兩年獨自留在美國。對於林梓回國工作,她有什麼感受呢?記者就此採訪了她。         (記者)問:你覺得林梓去中國工作過兩年後,有什麼變化?        (吳麗芸)答:我覺得靈命上退步了。比如後來回美國後,他對聚會不太熱心了,不拖他,他不去。直到有一天,他參加了一個只有兩個人的查經班,得到了一對一式的幫助,接著又參加了一個退修會,大受感動,才重享和神親近的快樂。          問:你對有意回中國發展的人,有什麼忠告?          答:我丈夫單獨回國,對我們的家庭,影響是很大的。我不僅覺得孤獨,而且還擔心丈夫在國內變心,擔心他嘴甜,討女孩子喜歡。我只好禱告,把他交給神。         所以,我給要回國的人的忠告是:最好夫妻一同回去。至少,夫妻不要分開太久,而且,雙方對孤獨寂寞要有特別的忍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