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我的前途在何方? ——神學生的掙扎和感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嫣然       一眨眼又到了年底。收到了很多感恩、代禱信。弟兄姊妹們說起這一年來上帝的恩典,如數家珍。我看完,感覺有點失落——為什麼我居然想不起來,今年有什麼特別的恩典呢? 尤其是開始讀神學以後,我過得特別辛苦! 學業進展不妙        看看自己2013年的計劃,進展不妙。學業從計劃2年完成,變成3年。        我的大多數同學,不是牧師、就是宣教士的孩子,或者本身就是牧師或宣教士。他們多半在教會中長大,或在教會服事多年,對教會歷史和基本神學概念很清楚。       老師上課,常常把一些人名、地名、事件名一掃而過。尤其是神學家,對他們,像隔壁鄰居一樣熟悉……但對我來講,大多數神學名詞,以前聽都沒聽過,更別提它們代表的意義了。       我不僅沒有一點神學背景,連人文學科的背景都沒有。英文又不是母語,閱讀、寫作都要花很長時間。每門神學課都有很重的讀、寫作業,我好像總在趕交作業,對課程內容根本來不及消化。       最誇張的是,有一次把閱讀材料打印下來,讀了一遍。等歸檔的時候,才發現以前已打印過一份,讀過,還用色筆標註過。我居然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原本計劃,每學期選3門課,一年4個學期,2年可以完成學業。現我決定,不能再這樣匆忙,要在每門課上多花一點時間。每學期只選2門課,晚一年畢業。 靈修大受影響       因為太忙,靈修也受影響。       在上神學院之前,特別羡慕屬靈長輩身上所散發出的馨香。尤其是那些清楚知道自己呼召的,更是充滿活力和幹勁,好像今天不極盡全力服事,明天就來不及了。       在我心中,他們是已經過了約旦河、雙腳踏上了迦南美地的先驅。我還在約旦河東,心中嚮往約旦河的對岸。而上神學院,就是勇敢踏入約旦河的一步。       剛成為神學生的那段日子,心中常常無比激動。聽著課堂上教授講教會歷史,或者自己在讀基督論的時候,動不動就會流淚。想想能在神學院裡專心學習,搞清楚到底信的是怎樣的一位上帝,祂的救恩有多偉大,這是多大的福分啊!       沒想到一年之後,感動好像被學業壓力消耗掉了。我常常讀書、做功課到半夜,身體疲憊,第二天一大早艱難地趕去上課。幾乎沒有時間,也無力禱告。我覺得自己的靈命,比上神學院前,反而退步了。原來已經治愈的失眠、過分擔憂等問題,又回來了。       以色列民不是一踏進約旦河,河水就分開了嗎?怎麼我踏進約旦河,河水不但沒停,反而把我往回沖呢? 呼召還是不清       我進神學院前的另一個期望,是弄清楚上帝對我服事方向的呼召。為了尋求上帝的呼召,我參加了學校各種講座、專題禱告小組,看了種種書籍,用了所有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