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永遠的Ms.Gwen——記念一位一生服事兒童的女士(李清)2017.03.06

Ms.Gwen離開聖地亞哥時,就發現有失智症(Alzheimer)的跡象,且越來越厲害,但她從來沒有停止過教導孩子們,直到離世前最後一個星期,她已經極其虛弱、幾乎不能進食了,但她還為在主日教導孩子們預備!

如今,Ms.Gwen跑完了當跑的路,打完了美好的仗,守住了當信的道。我們相信,將來在領獎臺前,她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批人。 […]

成長篇

年輕的心向遠方(安然)2016.11.17

上帝親自呼召他們,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用烈火熔煉,用苦難鍛造。救贖的恩典重造他們,最終,上帝的這些工人有了基督——上帝兒子的樣式。

看遠方,主已繪製宏偉藍圖,祂已親自呼召天國的精兵,包括翠芝和D 弟兄這些甘心樂意為主擺上的年輕人! […]

事奉篇

自牧師離開後(張帆)2016.04.28

我們教會,是北美一個不大不小的華人教會。
自從牧師離開去了另外一個禾場,教會半年以來發生的變化,讓人心中難過。
表面上看,一切都正常運轉,但私下裡,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姐妹對教會的決策者表示不理解。而且因為越來越感到牧養不夠,一些弟兄姐妹想離開,去別的教會。 […]

成長篇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文/歡然。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

時代廣場

千山萬水,我不獨行 ──葛培理的生命秘訣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無論從信仰或是世俗的角度看,葛培理牧師(生於1918。編註)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他是歷史上直接向最多人宣講福音的一位。早在80年代初期,他的足跡 就已遍及5大洲。不但如此,通過電視、廣播、電影和網路,他曾向180多個國家的人民傳揚福音。影響福音派信徒深遠的《今日基督教》雜誌 (Christianity Today)和《抉擇》雜誌(Decision),就是因他的異象而創辦的。           他曾經獲贈美國國會最高榮譽的金質獎章,英國女皇也頒發榮譽爵士頭銜給他。真要細述他一生的經歷和殊榮,需要一本厚書才能說明白。然而,最吊詭的是,成就 根本不是葛培理追求的目標。他一生兢兢業業,只求專一宣揚基督的福音。是什麼生命的秘訣成就了今日的他呢? 與上帝同行──重視禱告、讀經、聆聽上帝         他所有的事工決策都是禱告得來的。不只他自己禱告,他也要求同工,以及佈道大會所在的當地各教會,要有合一的禱告。沒有足夠的禱告,聆聽上帝的心意,他是不會採取行動的。          負責統籌葛培理佈道會長達28年之久的史德林.休士頓(Sterling Huston )曾說:“葛培理清楚知道自己行在上帝的旨意中。”並且“他最後的決定,以及他作決定的過程,讓他手下的人安心,並一起精力充沛地著手進行。他過去的紀錄 好得無比,總是在恰當的時刻,去到正確的地點舉行佈道會;而上帝對佈道會的祝福,確認了決定的正確性。”           葛培理是怎樣聆聽上帝的?他的夫人路得曾提到他的讀經生活,不是那種清晨起床定時定量的讀經方式,而是天天、大段大段、早晚都讀,求主用經文說話,且這並 不包括預備講章的讀經。由於葛培理常年在外帶領佈道會,行程緊湊,每天作息無法固定,他對上帝話語的不斷追求和愛慕,更顯寶貴。讓自己積極聆聽上帝的心意,正是他與上帝同行的主要秘訣。 效忠基督,超越政黨、宗派、文化、種族          葛培理對基督絕對忠誠,不畏懼人來的施壓,不貪戀掌聲,不計較個人得失,只在乎行在上帝的心意中。他的國度觀是超越政黨、宗派、文化、種族的,然而,這也讓他飽受攻擊。              他早期出來佈道時,政府仍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在1952年一 次美國南方聚會中,他親手拆去隔開黑白種族會眾的繩子,因他堅信在十字架前,人人平等。自1953年田納西州查他奴加市佈道會開始,葛培理的所有佈道會都 不再實行分隔政策,比1954年美國最高法院頒令還早了1年。當時,擁有這樣道德勇氣、持守永恆上帝的價值觀、超越種族和文化傳承的牧者,實在少有。           再舉一例:自1960年在華府的佈道會之後,他屢次婉拒此區教會的邀請,直到1986年,當地黑人和白人教會終於攜手同工,才首肯。然而,由種族歧視而來的 壓力,遠遠不及日後他在冷戰期間,親訪莫斯科時的責難大。從他公開接受邀請後,全美就掀起軒然大波。有人說他幼稚天真、被人利用;也有人說他為克里姆林宮 的宗教政策貼金;甚至有人說他叛國。批評不僅來自教會外,也來自教會內。           從莫斯科回來後,他更成為眾矢之的。他被指責對蘇聯基督徒的苦難漠不關心,莫斯科之行是盲目又幼稚的行為,對宗教迫害的證據視若無睹等等。美國報章刊出了許多針對他的諷刺漫畫,就連他的好友單憑新聞報導,也感到迷惑而傷心。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事奉篇

該給紅磚施洗嗎?

邱仁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舉目》第33期,有篇發人深省的文章,是紅磚寫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緊接該文的是篇座談會的紀實,檢討問題發生的原因。 “燒盡”的普遍性            其實,不僅紅磚夫婦兩人服事到精疲力盡,教會或團契的牧師、傳道人、帶領人或小組長,也常如此。這“燒盡”(Burned-out),固然包括体力、精神和時間的透支,但真正的致命傷,是服事當中所受的傷害不斷累積,導致當事人最後帶著滿身傷痕退場。            就連蒙召出去當宣教士的弟兄姊妹,在戰場上不堪負荷而回來療傷的,也大有人在。《華傳》前陣子,就有一位姊妹宣教士,寫她從戰場回來休養,之後再出發的見証。            基督徒在服事中燒盡的原因,常常和“真理”沒有什麼關係。絕大部分奉獻給主的傳道人和宣教士,都是明白事奉的真理的,但有人還是燒盡了。所以,像紅磚這樣,一受洗就開放家庭、全力服事的,更容易有疲倦、受傷、苦毒的反應,這實在是令人同情、扼腕的。           燒盡的基本原因有二:一是個人的靈命,一是同工的搭配和扶持。前者需要假以時日,後者卻是教會或團契可以馬上警覺、採取補救措施的。 教會中的受洗班            座談會的紀實中,對於受洗和受洗班有蠻多討論的,這引起我的注意。紅磚說他不想再做基督徒了,我們卻在討論受洗班的課程(《座談會》一文中的第二個問題)。二者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文中鄭龍飛發言:“……我們不能期待受洗班出來的人,以後一定是忠心愛主的。我就碰到過,有人在受洗班的表現非常好,聽到神的話就哭了,但後來也流失掉了。”           教會之所以開受洗班,是要確定一個已經決志的人是不是真的重生得救,是否明白了受浸的意義。教會怕人糊裡糊塗地受浸,所以要他來上課,甚至要面試或筆試通過,才肯給他施浸。動機甚好,但這符不符合聖經教導呢? 如果嚴格地照著聖經           如果我們嚴格地照著聖經的榜樣做,當一位弟兄或姊妹很明確地決志之後,我們就應當為他安排施浸。會所(地方教會)在這方面,是做得很徹底的。           在會所辦的一場福音佈道會上,我第一次見識到從決志到受洗可以這麼快。那次,講員的信息相當感人,呼召時很多人上去,到講台前禱告,決志接受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           我以為決志禱告完就要散會了,孰料,會所的弟兄把坐椅拉開,再把地板抽開,底下是個水池。他們立刻放水,為這些剛決志的人施浸。這一連串的動作,在短短幾十分鐘內完成,可見他們行之有素已經很久了。           如此快速受洗的弟兄姊妹,其中有沒有“一時感動,事後冷淡”的呢?當然有!會不會有流失的呢?也有!難怪有些教會,在施浸上要“嚴格把關”。           有些教會更把話挑明:不來上受洗班的,不能受洗。甚至上了課,面試或筆試不合格的,也不能受洗,要再補課。華人教會中一位有名的講員說,他當年信了主,想受洗,卻因沒通過受洗班的考試而被拒在外,言下不勝感慨。           那麼,教會應當在什麼時機為人施洗,才是合宜的呢?如前所述,只要這個人承認自己是個罪人,需要耶穌基督拯救,相信耶穌基督的寶血能洗淨他一切的罪,並且開 口禱告、接受耶穌成為他個人的救主,這樣的人,已經算是一個得救的基督徒了——雖然還沒有受洗,已經是神家裡的人了,教會沒有道理“攔阻”他受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