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追求社會公義實際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許宏度         自2007年次貸危機(subprime mortgage crisis)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就不斷有人在問:華爾街是否需要更多的監管?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是否已經走偏了?已經出軌了?已經忘記中產階級的重要性了?        這些,都是大家非常關心的社會問題。不過,對今天的基督徒來說,在這些問題背後,還對應著一些更基本的話題,即:社會公義重要不重要?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        下面我們就從4個方面來進行討論。 社會公義的必要性        上面一連串的問題,看起來並不容易回答。不如我們先換一個方式來問: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能夠健康正常地運作嗎?         這時答案就顯而易見了:2010年12月回教國家發生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不正說明了社會不能長久沒有公義嗎?專制的政府,僵化的體制,貪污腐敗的政客,基本人權的被侵犯,國民經濟的衰退,失業率的居高不下,人民生活的困苦,這些必定導致平民百姓對政府激烈的抗議和唾棄!         美國的“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則是另外一個例子。2011年9月,接近1000名示威者,進入紐約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抗議,反對大銀行、大企業的貪婪腐敗,因為它們影響政府的財經政策,帶來社會貧富極度懸殊的不良後果,產生出所謂“1%的超級富豪”(1% super rich),卻造成了成千上萬的窮苦百姓。         這種貪婪腐敗的社會現象,使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12年11月中共18大開幕式的演講中,也不得不承認:腐敗的社會現象如果不被解決,就會對共產黨造成致命傷害,甚至“亡黨亡國”。        誠如《箴言》14:34所言:“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這樣看來,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是不可能健康正常地運作的。換言之,真正的問題不是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而是我們不能不追求社會公義!因為沒有社會公義,結果只會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社會大亂。 社會公義的聖經基礎        從聖經的角度看“社會公義”這個議題,就免不了要講到創造主的公義。因為人是上帝“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參《創》1:27),所以人類社會對公義的需求,根本上源自於創造人類的耶和華上帝。難怪摩西描述上帝時這樣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註1)         既然上帝是公義的,祂便要求以色列在“各城裡,按著各支派設立審判官和官長。他們必按公義的審判判斷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智慧人的眼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你要追求至公至義,好叫你存活,承受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參《申》16:18-19,《賽》11:3-5,58:3-9,《彌》6:8,《太》6:33)        可惜的是,以色列沒有理會上帝對他們維護社會公義的要求,以致先知彌迦指責那些有權有勢的領袖說:“雅各家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當聽我的話!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彌》3:9-11) […]

No Picture
事奉篇

公義和政治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周學信 “我該關心公義和政治嗎?喔,不,主啊,不該!我的公民權在天上,我在世上的工作只是贏得靈魂。你把我放在人群裡,是為了讓我向鄰舍傳福音,而不是一頭栽入追求公義和政治的運作。何況,追求公義並不會帶來多少的改變!政客都是骯髒、汙穢、貪婪、腐敗,且沒有半點原則,為了選票無所不用其極的。        耶穌基督的跟隨者應該潔身自愛、不沾染世界的汙穢,避免所有邪惡之事。這是您在聖經裡說的!”        這是很多福音派基督徒對社會公義、政治參與的立場!這心態的背後有許多原因,例如福音至上、忽略舊約、福音“保羅化”,甚至忽視肢體、將愛與正義分離、淡化邪惡以及個人主義。(註1) 華人教會不參與的四大原因         為什麼我們華人教會不參與社會公義與政治?背後有許多原因。         我見過許多華人教會為社會公義發聲,但大部分的華人基督徒並不熱中追求公義。許多人不明瞭,關懷最弱勢的鄰舍是基督徒的重要本分。         更不幸的是,想參與社會議題的華人基督徒,沒人指導他們瞭解聖經對於社會公義說了什麼,或引導他們思考,對現今社會議題該採取什麼行動。        為什麼,在教會裡,我們大家一起敬拜上帝,卻不關心弱勢的弟兄姐妹,以及我們共用的地球資源?為什麼,我們願意跟隨耶穌,卻覺得自己與飢餓、無家可歸、失去希望、為奴的、長大痲瘋的和當妓女的弟兄姐妹,毫無關聯?為什麼,我們仔細閱讀聖經,卻不相信上帝看重人類整全的尊嚴與福祉?        華人基督徒不向外接觸身陷困境的人、不擁護公義、不尋求和平、不關心受造物,這實在太常見了。        為什麼華人基督徒不怎麼主動追求公義和參與政治?原因有4,不是出於追求敬虔,而是與我們的歷史和社會背景息息相關。 ×原因一:傳統使然        第一個原因,來自華人基督徒的分離主義傳統。        雖然華人基督徒非常多元,但大多數根植於某種“分離主義”。也就是說,讀《雅各書》1章27節:“在上帝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時,我們把下半節看得重過上半節。我們的第一直覺,就是從這世界的不潔中退出,避開那些放棄信仰的人。         “分離的傳統”,原本源自聖經──當基督徒向主宣示忠心時,一定要對世界說“不”,就如彼得說的:“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然而,聖經的“分離主義”,卻不排除關心世界和愛鄰舍。         雅各告訴我們,要“看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耶穌也提醒我們,我們雖不屬世界,卻在這個世界裡(參《約》17:14-18)。祂告訴那位年輕且擁有官位的富人,當門徒的真正意義是:“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路》18:22)        這一節經文,在教會歷史上曾激勵過無數世代的基督徒,鼓勵他們遠離世俗的財富、世俗的價值觀,並透過服事窮人來跟隨基督!        不幸的是,華人基督徒的“分離主義”,並沒有激發社會公益或幫助貧乏人,而是孕育出不健康而自私的習性。這種失去平衡的“分離”傳統,不僅沒有改善我們的文化,反而成為某些文化陋習的藉口。 ×原因二:與歷史分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