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在那小心坎上鋪一層屬天的底色(石楠)2020.10.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10.23 石楠   我兒子Silas今年7歲。從2歲半開始,他就跟著我們搬家,已經搬了5次,換了3個城市。特別感恩,他很健康,也很有安全感。我和先生常常為兒子禱告,求上帝賜我們智慧,幫助孩子從小建立秩序,瞭解行為的邊界,明白什麼是上帝所喜悅的。   如此開始每一天 我們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孩子親近上帝。 從Silas 7歲開始,讀聖經繪本故事告一段落後,我們開始每天讀一小段“聖經日日學”,並著重學習一條簡短經文。他若記不住,我也不會勉強他。因為聖經是要讀一輩子的。重點是讓孩子從小愛上聖經、瞭解真理,而不是死記硬背。 我還會給他講聖經故事,邊講邊跟他互動,相互提問,一起思考。比如他會說: “這些以色列人又去拜偶像了!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去拜上帝呢?紅海都分開了,埃及人全都淹死了,難道他們全都忘記了嗎!?” “參孫太驕傲了,他應該好好聽上帝的話!不聽話,吃大苦頭了吧!” “掃羅在做這個決定之前,真應該好好禱告,聽聽上帝怎麼說!” …… 我很歡樂地看著這個義正辭嚴的小男生,想像著他長大以後的樣子。我告訴他,其實我們跟這些以色列人很像,總是會忘記愛我們的天父。比如,你也總是不聽媽媽的話,重複犯錯。媽媽也一樣。 小朋友恍然大悟。於是,我們就手牽手,在禱告裡跟上帝悔改認錯。   何時最感受到父母的愛? 有一天,主日學老師跟我說,Silas的一句話讓她特別感動——老師在課堂上問:“你們在什麼時候最能感受到父母的愛?”Silas答:“在爸爸、媽媽管教我的時候。” 記得他三四歲時,有一次,因他屢次犯錯,我和先生商量,要給他一些管教,才能讓他記得。 我們就一起告訴他,因為同樣的錯誤他犯了好幾次,不順服,需要被管教。他當時還不太明白什麼是管教,就笑嘻嘻地問:“怎麼管教?”爸爸說:“要打屁股。”他又笑著問:“打幾下?”我說:“打三下。”他又好奇地問:“疼嗎?”爸爸很嚴肅地說:“會疼。” 小朋友終於發現情況不妙,央求不要管教了,以後聽話。可為時已晚。我們真的打了他的小屁股,打得還比較重。孩子傷心地哭個不停,我們也非常心疼。 我一直抱著他,反復告訴他:“上帝說,若不管教你,你有一天會學壞,壞到沒辦法回頭。到時候,你要吃更大的苦頭,爸爸、媽媽就會更加心疼。”一直說到孩子聽懂了——他犯錯了,就要承擔後果。雖然父母管教他,但對他的愛分毫不會減少…… 或許是因為我們說了好多遍“因為愛你,特別愛你,才管教你”,他的小腦袋瓜裡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後來他才能說出,爸爸、媽媽在管教他的時候,他最能感受到父母的愛。 正如《箴言》13:24所說:“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只要我們作父母的,按照聖經原則,而非在血氣裡管教孩子,便不會“惹兒女的氣”,讓他們“失了志氣”(參《西》3:21)。   及時糾正,啟發思考 有一天,Silas帶著幾個樂高小人,去小朋友家裡玩兒。回來時有點不高興,是因為小朋友想要他的一個樂高小人,他不肯給。 還有一次,因為交換玩具後悔了,他和好朋友鬧彆扭。 他若看到別人家有他沒有的新玩具,他會一直盤算著要借回來玩兒…… 我和先生覺得小朋友心裡滋長出了一點貪心,而且因此做了一些錯誤決定。我們就很嚴肅地告訴他,停止給他買新玩具,而且沒收了他全部的玩具。 他很難過,但很順服,因為知道是自己的過錯,應該承擔這個後果。只是,他靠在我的懷裡,悄悄掉眼淚。 我抱著他,撫摸著他的小腦袋,問他:“好朋友應該是什麼樣的?” 他說:“像大衛和約拿單。”剛好那天我們在讀大衛和約拿單的故事。 我說:“是的。他們特別相愛,而且信守承諾。你知道你錯在哪兒了麼?”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煩與憂—與自閉兒母親懇談

劉帆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不為人知的煩與憂,擁有特殊兒的母親就更是如此了!最近,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驚人的新聞:一個母親在家中,舉槍將22歲患自閉症的兒子射殺,然後飲彈自盡。當天晚上,父親下班回家,等待他的是妻、兒的屍體。         這個悲劇震驚美國,各媒體爭先報導。許多人為此惋惜,並譴責那個走上絕路的母親。         看到這個報導消息後,我是難過加上慶幸。難過的是,這個母親如此不幸,在軟弱、絕望中竟找不到幫助;慶幸的是,我雖與她有同樣的困境,我卻有機會走上一條光明之路。 自閉症加多動症        我有兩個兒子,都患有輕重不等的自閉症。大兒子在小學時,自閉症加多動症,非常嚴重。那時,他每天清晨5點就起來,翻牆爬樹,將鄰居的院子弄得雜亂不堪。他 還喜歡把整個社區的狗兒逗得狂吠不已。即使鄰居告狀,警察上門,他仍不停地搞惡作劇。從清晨直到深夜,筋疲力盡後才肯停息。        每天清晨,當狗吠聲將我從夢中驚醒,我就發現自己又跌入另一場惡夢,而且沒有夢醒的時刻。        許多次,我面對上門的警察說:“求求你,警察先生,請你將他關到警察局,只關他半天,嚇唬他一下,也可讓我有空喘息。”警察無奈地回答:“對不起!我不能關 一個沒有犯罪的自閉兒!我只是來告訴你,每隔幾分鐘就有鄰居打電話來告狀。你能不能管住他,讓他不要出門呢?”“警察先生,如果我能管住他,還來麻煩你 嗎?”我嘆氣。        這樣的情形常常發生。雖然我試著用各種方法管他,並整天追著他跑個不停。我常常在又累又惱之際,又聽到小兒子的尖叫聲。那 時,若我手上有一把槍,誰敢保證我不會步那個母親的後塵呢?誰能肯定我不會在盛怒之下,將兩個兒子射殺呢?那個母親事後應該是追悔莫及的吧?否則,她怎會 飲彈自盡呢? 硬著頭皮,血戰到底        作為自閉兒的母親,生活實在疲憊不堪、孤獨無助。心中不僅承擔著不為人知的壓力,而且有苦難言:哪裡是出路呢?        多少年來,我一直自責: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以致於落得這樣的結果?看著周圍人的異樣眼光,我彷彿聽到他們內心的論斷:“她根本沒有盡母親的責任,否則她的孩子怎會這樣呢?”        當我看到周圍的孩子都擁有許多朋友,學鋼琴、學繪畫、踢足球……我的眼,蓄著淚;我的心,泣著血:世上竟有這樣不公平的事!如果蒼天有眼,怎會給我兩個不正常的孩子呢?         我的婚姻也走到了絕境。我試著把家拆掉,然後再用讀書,或追求事業來改變困境。然而我發現,人生,就像一盤棋,我們每個人就像一個個過了河的卒子,即使亂軍圍剿,無助無依,也只好硬著頭皮,血戰到底。 艱難中唯一的出路        若不是上帝及時介入了我的困境,我如今仍過著苟延殘喘的日子。我很感謝上帝,祂不僅救拔我脫離苦海,而且將我的家庭重新修復,並藉我們的經歷,幫助了許多人。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們可以觸摸天堂

盼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在我二女兒出生前,我想給她起個名字。起名字可是重要的事,我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我求問神,我這個女兒,會是怎樣的性情與模樣。神在異象中讓我看到,女兒性情可愛,且滿有神的恩典,還有一雙美麗的眼睛。興奮中,我給她起名珍尼斯(意思是“神恩典的禮物”)。 為什麼是我?            我妻子在懷孕32週時,生了病,而且劇烈咳嗽,結果造成早產。            孩子出生後,醫生並沒有將孩子遞給我們,而是急匆匆地抱走了。我有點奇怪,但轉念一想,可能是例行檢查。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孩子並沒有送回來。我不禁有些擔心。最終,一位醫生進來對我們說,孩子情況穩定了。我才知道孩子出生後肺衰竭,經急救才脫離危險。           雖然孩子的情況是穩定了,但因她的肺尚不能正常工作,血液含氧水平低, 必須住院。            快到感恩節時,我的心情非常陰沉。女兒在加護病房中差不多兩個星期了,肺功能還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看著各種各樣的導線和管子纏著她弱小的身體,我的心都碎了。             醫院的大廳中有一些美麗的節日裝飾,但是我沒有任何過節的心情。我找到一把椅子坐下,把頭埋到雙手中。“上帝!”我默默地問到,“這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我為什麼不能有一個正常的孩子?”            我還有更多的問題,但是我感覺非常疲累,只好安靜地呆著。突然,有聲音臨到了我——不是正常可聽見的聲音,但是那聲音直接進入我的心:“不要憂慮。你將在感恩節,為我做感恩的見證!”           我抬起頭,但周圍沒有人。喜樂充滿了我的心,我衝去告訴妻子,我聽見了來自於神的安慰和承諾。           感恩節的前一天,我和妻子跨入加護病房,護士高興地告訴我,孩子所有的肺功能指標,今晨都達到正常。她終於可以自己呼吸了!等復查後,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我的心,因神的信實而充滿了喜樂。            感恩節的禮拜日,講道之前,牧師出人意料地問會眾,有沒有人想分享感恩的見證。我立刻舉起手。噢,天父,我想要獻上對你的感謝!我要見證你的恩典! 兩週的掙扎           女兒八個星期時,要入院手術修復腸子。雖然醫生一再保證,這是沒有危險的,只需在醫院逗留非常短的時間。但當我們將孩子遞給護士時,孩子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突然大哭起來。我們覺得心都碎了,只能強壓住將她抱回的衝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