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川普時代,基督徒該歡呼或警醒?(王敏俐)2016.11.09

pic-1-483208412-real-estate-tycoon-donald-trump-flashes-the-thumbs-up-jpg-crop_-promo-xlarge2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 天下事 專欄 2016.11.09

編按:2016年11月9日凌晨,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以 279張的選舉人票,成為美國第 45 任總統。

 

美國總統大選在一陣喧嘩之中落幕了!

全球觀眾陪伴美國人走過一場跌宕離奇的選戰之路。當結局分曉,在群眾的歡呼與唏噓之中,帶著反對者的質疑與支持者的期待,新任總統川普(又譯特普朗),在70歲高齡登上了美國總統的寶座。

 

     打破僵局,重返榮耀?

 

政治素人川普的當選,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頗有先破後立之姿:其顯明了美國選民對菁英政治的失去信任,為了突破以往美國政壇常規建制性的政治瓶頸,而嘗試一種舞臺式英雄的選項,並盼望這個帶著激情與瘋狂的政治領袖,能帶領美國重返榮耀!

美國的總統制政體賦予總統極大的政治權力。這也是為什麼,過往美國的基督教文化傳統在政治的穩定過程中,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

19世紀的法國政治家托克維爾(Alexis-Charles-Henri Clérel de Tocqueville,1805-1859。編註),曾對美國的民主政體有如下觀察:

 “宗教在美國並不直接參與政府的運作,但是影響之大應被視為該國政治的第一機構……一個社會的治理鬆懈時,除非人民的道德相應加強,不然這個社會無法逃脫毀滅的命運。”(1

pic-2-tumblr_ltn85u0kpo1qbhp9xo1_1280-copy

 

     一場以利益為中心的總統拉鋸戰

 

奧古斯丁曾說:“如果沒有正義,政權是什麼?不過是有組織的強盜罷了!”(2

然而,在後現代潮流的影響下,民主政治不再根據一個超然的價值體系或道德標準來衡量孰是孰非。一切的政治規則,皆繞著不同族群選民的利益打轉。

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也不例外。

從選民的觀點看,選票只走向“候選政策能提供給該族群與黨派的利益”,不問這個提出政策的候選人真正會帶給國家什麼樣的影響。從候選人的角度來看,川普與希拉里在道德與過往行徑上,都遭到相當大的質疑。

當政治人物彼此把臉皮撕破後,醜陋的吃相便一覽無遺,彷彿訴說著:“是的!我就是犯罪!我就是說謊!我就是醜聞纏身!但是,我能把你所要的好處帶給你……”

在利益的蠱惑之下,我稀奇兩派支持者的堅立態度:候選人負責說謊;選民們負責圓謊、造神。

 

pic-3-st_augustine_hippo_24-copy

 

     上帝的國可能透過政治手段實現嗎?

 

若我們把焦距縮小,單單來看美國基督徒面對此次大選的態度,也不難看到教會把對神國的期待,投射在候選人的政策上——期待一個政治人物的當選可以重振美國失落的信仰。

曾經為尼克森總統擬定競選策略,順利將他送入白宮的幕僚寇爾森(Charles Colson, 1931-2012。編註),以過來人的姿態回應基督徒對政治烏托邦的想像:

“許多信徒以為我們只要多多選舉信徒擔任要職,便可迅速收回改革之效……表面上這個方法似乎是挽救道德狂瀾的最佳捷徑,但實則是過度簡化的危險論調.”

“這種企圖以政治手段解決道德問題的作法顯然對政治、對屬靈之事都有誤解,對人的能力寄以太大希望,對神之統管萬有太過缺乏信心。” (3

 

     川普當選,基督徒該歡呼或警醒?

 

那麼,基督徒如何面對政治局勢的變宕與起伏?

兩千多年前,面對彼拉多的受審之時,耶穌曾經回答道:“我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如果我的國屬於這個世界,我的僕人們早就會爭戰,不讓我被交給那些猶太人。但如今,我的國不在這裡。”(《約》18:36, 中文標準譯本/CSBT)

對於教會而言,真正的挑戰是,我們如何看待上帝在地上的教會。教會是否應該以一個利益團體的姿態入世,與政黨進行利益的掛勾與妥協,為了使上帝的國度透過政治手段來實現呢?(參:《朋霍費爾會選誰做美國總統?》(黃奕明) http://behold.oc.org/?p=31471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上帝託付給教會的使命,乃是以聖經的原則,在一切的政治環境中超然獨立,堅定上帝所教導我們的道德標準,以及耶穌所託付給我們對於身旁鄰舍的真實關懷。

這些重要的使命,一旦我們與政治掛勾,便失去了客觀立場。

教會領袖尤其需要警醒,不可小看政治權勢對我們生命軟弱的試探。屬靈領袖在上帝面前,肩負著更大的責任——若是利用教會會眾對我們的信任,試圖操縱、影響教會對政治的立場,我們在上帝的審判台前,要如何站立得住?

主耶穌面對地上的政治勢力時,早已清楚表明祂的國不在地上!

基督徒並非不能參與、投入政治活動,而是要清楚明白教會在政治局勢中的超然立場。上帝國度的建立,不該靠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崛起,也不該利用任何一個政治浪潮的鋒芒!

福音的廣傳與教會的復興,惟靠上帝子民的清心悔改與聖靈工作的大能。

 

 

 

註:

1. Sydney E. Ahlstrom, A Religious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2),386.

2. St. Augustine, City of God (Image/ Doubleday, 1958), 88.

3.寇爾森,《當代基督教與政治》,陳永譯(台北:校園,1992),250-251。

 

作者來自臺灣,留學德國,現居美國。  

6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天下事, 時代廣場, 透視篇

《舉目》79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8.10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

BH79_cover

節制,是與公義和將來的審判並列的!

此信息是昔日保羅在羅馬監獄中,對巡撫腓力斯夫婦的講道主題。這令他們感到非常恐懼。因為腓力斯既熟悉信耶穌之道,卻為了想討好當時的猶太人,刻意拖延對保羅控告的合法撤銷,還希望收到保羅的賄賂。(參《徒》24:22-27)

顯然,聖靈的果子節制,不僅是一種表面上的性格、行為,還有其他的內涵。

黃奕明匡正節制不是虛擬的理想,不是意志上的自我克制,而是安靜順服的果子;唐侃經驗節制是與私慾的搏鬥,在經歷失敗與痛苦後使靈命與品性漸臻成熟;新民用許多實例來說明,節制是在盼望裡的適可而止。

新羽現身說法,談他在與上帝重建父子關係之後,能逐漸突破情慾、憂鬱,甚至飢餓感的困擾;馬睿欣用婚姻裡常見的點滴,讓我們看見節制是愛的方式的提升。

節制其實在基督徒的生活中隨處可見,讓我們願意為了愛而不隨性而為。如,興政提醒我們要提高跨文化的興趣與動力;方鎮明提出該勇敢面對教會的失德;董家驊介紹彼得是以忍耐來參與公共事務;提醒信徒唯有放下自己、彼此合作,才能共贏。

節制,也在於對天父的全然信任,不讓抱怨或憂慮控制自己,如艷陽更是在經歷婚姻的徹底失望後,反而更以上帝為中心,從生活中的界限衝突,摸索發展出自己的生活界限,正是陳培德所介紹經典好書的實際案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世界回教領袖呼籲保障基督徒的兩項聲明(談妮)2016.05.21

by ebrahim-girl-403178_1280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5.21

      《馬拉喀什宣言》

由於ISIS 一直在中東實施對基督教與其他少數民族的滅絕行動,因此在2016年1月25-27日之間,來自120個國家,超過250位的穆斯林宗教領袖、國家元首、學者等,聚集在摩洛哥的馬拉喀什(Marrakesh, Morocco),聯合發佈了750字長的《馬拉喀什宣言》(Marrakesh Declaration)。

CaEic53WcAAtjj1

文件中聲明(1),那些持續對少數民族的謀殺、奴役、驅離(迫使流亡)、恐嚇、飢餓及其他踐踏基本人性尊嚴的行為,都是令人髮指、且是與伊斯蘭教的崇高信仰毫無關係的。

不管是誰,舉著伊斯蘭教的旗號來行使其中任何這類的攻擊行為,都是針對上帝和上帝憐憫(mercy)的使者的誹謗,也是對超過10億穆斯林之信仰的背叛。

這份文件再次強調了在穆斯林地區的宗教多元合法性與宗教自由的保證——那些屬於少數的宗教信仰團體(包括基督教),應該有被尊重私人生活,宗教信仰受保護的權利。

      《NU世界宣言》

此外,2016年5月9-11日在雅加達,成立於1926年、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組織,Nahdlatul教師聯合會(Nadlatul Ulama, 簡稱為NU)與來自33個國家的300多名宗教領袖,舉行了 “國際溫和伊斯蘭領袖峰會”(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Leaders of moderate Islam)。

Jombang清真寺(Jombang_Mosque)Nadlatul Ulama最初會址。

他們於5月9日先舉行閉門會議,並於2016年5月10日發表了內含16條的《NU世界宣言》(the World Declaration of Nahdlatul Ulama),譴責在世界各地興起的穆斯林信徒的暴力極端主義,並肯定其他宗教的合法性。

根據《今日基督教》的報導(2), NU主席(chairman) Said Aqil Siradj表示,伊斯蘭教是存有對多元宗教在印尼和平與和諧共存的概念(our concept of Islam could maintain peace and harmony within the diversity of Indonesia)。

NU的主席 Said Aqil Siradj 在會議中發言

NU的成員估計在3000萬到5000萬 ; 大多數是在印度尼西亞。該國2.5億人口的87%左右遵循伊斯蘭教;大約10%是基督徒。印度教和佛教包括剩餘部分。

2014年,NU曾提出了“反極端主義”(anti-extremism initiative),以回應伊斯蘭國(IS)激進組織的崛起。

 

註:

1. 《馬拉喀什宣言》(Marrakesh Declaration)官方網站:http://marrakeshdeclaration.org/about.html

2.  “The World’s Biggest Muslim Organization Wants to Protect Christians” 。見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6/may/more-than-300-islamic-leaders-denounce-extremism.html?utm_source=ctweekly-html&utm_medium=Newsletter&utm_term=18072877&utm_content=438071431&utm_campaign=email.

 

參考鏈接:

1. 《馬拉喀什宣言》(Marrakesh Declaration)全文見http://marrakeshdeclaration.org/marrakesh-declaration.html

2. 《NU世界宣言》(the World Declaration of Nahdlatul Ulama)全文見 http://www.nu.or.id/post/read/68092/inilah-naskah-lengkap-deklarasi-nahdlatul-ulama-kepada-dunia

3. ISIS曲解了伊斯蘭教嗎?(臨風)2015.02.26 http://behold.oc.org/?p=26387

4.  其他相關新聞

1)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6/january/marrakesh-declaration-muslim-nations-christian-persecution.html

2)http://www.cnn.com/2016/05/10/asia/indonesia-extremism/

3)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nahdlatul-ulama-conference-2016_us_5730e3eee4b0bc9cb047a41a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天下事, 時代廣場

德國牧師因大膽傳福音而受迫害(漁夫)2016.05.17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5.17

德國曾經是改教的發源地,也是宣教的根據地。但是,就像其他西方國家一樣,德國今天被深深的屬靈黑暗所籠罩。那些拒絕在聖經教導上打折扣的人,需要付上代價。

一位德國的牧師歐拉弗∙拉澤爾,最近被媒體大肆攻擊,因為他的講台信息直截了當地講解福音。他說:“我相信這是我應當為主做的事。” 

拉澤爾的講台一向是以直言聞名。他自己說:“如果你大聲、清楚地講說聖經的真理,那就是:除了耶穌基督沒有其他得救的方法;只有一位真神,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除祂以外,別無真神。那麼,你就會惹上麻煩。” 他所說的,正是許多批評他的人所指控的。 

Rev Olaf Latzel

(歐拉弗∙拉澤爾牧師 Rev.Olaf Latzel)

不僅媒體攻擊他,一些地方當局也在調查他,甚至,其他一些牧師也批評他,認為他的方法太過於僵硬,不懂得講些政治上正確的詞句。

German Pastor Olaf Latzel Preaching

(拉澤爾在教會講道)

拉澤爾說,他不會退縮,他認為這些抗爭更證明基督與魔鬼之間的屬靈爭戰。

“我什麼都不是,我只是個罪人。我只是耶穌基督的器皿。當基督使用我的時候,願榮耀歸給耶穌基督。我算不得什麼。” 

他在批評其他宗教時,也毫不打折扣。這點,許多人都覺得他太過份。他說,今天德國教會最重要的戰場是在如何認清:到底上帝是誰。據說,有些基督教的牧師說“伊斯蘭的阿拉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但是,你去問穆斯林:‘你們的神有位兒子嗎?’,他一定會說:‘沒有’。”他解釋說:“我們基督教的上帝有位獨生子,祂的名叫耶穌基督。所以我們的上帝與他們的神不是同一位。”

今年至少有70位德國的牧師來到拉澤爾所在的布雷曼市(Bremen),舉著“多元化”的牌子,向他抗議。

地方檢察官調查他,認為他散佈種族仇恨,但是後來決定不起訴。布雷曼議會甚至通過議案譴責他。這是自二次大戰以來,首次有德國牧師被議會譴責。

“如果你的講道讓你遭到困難,這證明你的路是正確的。如果你傳耶穌基督的富有,而每個人都鼓掌讚美你,你可是真有問題了。”

拉澤爾牧師是軍人子弟。他說,他現在是為了德國的靈命復興在付上代價。他也為德國國教(信義宗)的信徒悲傷,因為80%的信義宗會員都沒有重生。

 

4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天下事

國際福音未得日(裴重生)2016.04.08

/裴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08

圖1-by 5demayo-IMG_7335.R40

許多基督教界的領袖,包括集牧師與作家為一身的華理克牧師,所支持的福音事工聯盟(Alliance Of Evangelistic Ministries),已定5月15日為國際福音未得日。目的是向全世界20億尚未聽過福音之人分享福音。

2月25日在田納西州納許維爾(Nashville, Tennessee)舉行的全國福音大會(National Religious  Broadcaster Convention) 上,華理克牧師為此特定之日做了聲明:

圖2-NRBConvention2016-speakers

“全世界有超過20億的人未曾有機會聽聞耶穌之名,現在就是教會採取積極立場的時刻,我們必須在這一代完成使命,讓我們在5月15日這一天,以禱告、奉献、出去宣教的行動,來支持和承諾。”

圖2-Rick Warren at Proclaim 2016

華理克牧師和其他基督教領袖,在許多的場合為全世界尚有三千族群,尚未有機會聽聞福音的需要發聲。

國際福音未得日是由福音未得聯盟(Alliance for the unreached)、超越(Reach Beyond)、世界聖經會(Bible For The World)、行動總動員(Operation Mobilization)、種子公司(Seed Company)及核心使命(Mission Nexus)一起贊助。

超越的主席維恩∙彼得森(Wayne Peterson)在聲明中說;“在美國我們很容昜因舒適以致志得意滿,我們要提醒的是,億萬人對耶穌基督福音的需要已迫在眉睫,向他們傳講福音是我們的呼召。”

馬文∙紐爾(Marvin J. Newell)核心使命資深副主席表示:在此宗教、政治、文化對立的時刻,分享福音是關鍵。當難民從沒有基督教傳統的國家擁向歐洲,福音所傳揚的的平安和希望,會讓他們心存感激。

向人傳福音的比率在北美逐漸下降,據巴拿研究報告(Barna group study reports)指出,只有52%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一年中會有一次向不同信仰的人傳福音。許多美國人對不認識上帝的鄰舍不關心,教會早已失去到國外宣教的熱心。

圖2-Unreached people-Statistics

行動總動員的創始人喬治∙維吾(George Verwer)說:1950年代行動總動員成立之因,是向那些福音缺乏的國家如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和其它福音未得之地傳福音。今天我們的目標是所有的國家和所有的人,我禱告下一代可以做的比我們更好。這是往對的方向跨出的超大一步。

國際福音未得日正逢五旬節,是聖靈降臨教會的記號,裝備門徒往普天下去傳福音。

在他們的網址上有國際福音未得日活動的消息。他們呼籲教會、個人和媒體,向福音未得之地伸出手來。網址特別聲明:如果信徒為基督的原故,把這帶有永恆希望的福音,傳到世上最困難的角落,可以想像那將是一個何等的復興運動!

有興趣的讀者可上以下的網址:

http://blackchristiannews.com/tag/alliance-of-evangelistic-ministries/

http://dayfortheunreached.org/#desc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天下事

石像的懺悔——原來我金玉其外!(高山)2016.04.05

文/高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4.05

圖1-by JuergenGER-statue-250819-R

明代劉基在《賣柑者言》中,有句名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從未想過,有一天,這句話放在我身上,竟是那樣的恰當!

 

外表優秀

在別人眼中,我算是不錯的基督徒。

性格上:雖然博士畢業,但是沒有架子,對人溫和,比較容易相處;個性較直率,但很少給人以壓迫性和攻擊性的感受。

品格上:言而有信,不會說不靠譜的話,算是值得信任。沒有什麼不良嗜好,責任心強,有擔當。

信仰上:信主15年了,信仰基礎穩固,願意為主放下自己的利益。最近的一次表現,是當我清楚知道上帝帶領的時候,立刻順服上帝的心意,放棄北京的一切——剛買的房子、較高的收入、穩定的工作、申報的科委專案等,搬到相對落後的城市,租房子住,較低的收入,打雜式的工作內容,新的人際關係……

所有從零開始。這一切,讓很多人覺得我愛主。

不過,我自己對“多麼愛主”,其實是不抱肯定態度的。不是說我不愛主,而是說我對主的愛其實遠遠不夠。

這正如我的信仰狀況一樣,不能算很好,但也不能算壞。

我自認為已經夠客觀、公正了。可是,卻沒有想到,上帝眼中的我,和我的自我評價,竟然差距巨大!

 

真正的我

今年5月份,去北京參加研討會,聽到OC的主編和執編的見證,受到很大震動,使我看到自身是多麼的不足,對上帝的愛是何等的少、何等的可憐!因此,我請她們為我禱告,讓我能夠清楚未來的方向,能更好地服事主。

結果驚人的情形發生了——她們同有一個感動,說我:好硬啊!仿佛雕像,雖然感覺起來很光滑(我猜是石質的,才會很光滑)。

圖2-by kgemzon-face-839852-R

她們的話,使我很震驚!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石像。雖然我知道自己不太容易聽勸,但是從未想過自己到了“石像”的地步。可是我又深信她們所說的,因為這必是來自聖靈的感動,否則絕不會二人一音。何況她們都不瞭解我,更沒必要騙我。

回到家,我把這件事和妻子說了。

晚上,我們一同禱告。妻子求問上帝,為什麼我像雕像,為什麼硬呢?結果聖靈感動她:“土淺石頭地!”(《太》13:5)

哎,雕像、石頭的雕像、土淺石頭地。

我很清楚地知道,“土淺石頭地”意味著什麼!我從未想過,這才是真正的我!這才是上帝眼中的我!我竟瞎眼到如此地步!一切的外在,一切的過去,一切的擁有,在上帝的話語面前,全部擊得粉碎。

震驚、痛恨、羞愧……各種情緒,同時交織在一起,我無法面對這樣的自我。

悔恨之餘,心中忽然湧出一陣莫名的感動。因為我的眼前,浮現一幅畫面:上帝懷中抱著一個石像!原本似乎有些滑稽的畫面,卻透露出無法言喻的愛和關切,仿佛雕像就是祂的孩子。祂的愛,並未因石像的堅硬,少過一絲一毫!

我忍不住大哭,淚流滿面!

哎,我的上帝竟忍耐、愛我到如此地步!這種情況下,仍不放棄,依然愛著我。我從來沒有這樣深刻體會到上帝的愛是如此偉大:不管我多麼的骯髒、醜陋,上帝絕不改變祂對我的愛!

百感交集,各種情緒浮上心頭,竟不知道自己是誰,又渴望從此不再是自己。

那就破碎吧!讓石像成為活人,讓石地成為沃土。

 

 反省和思考

我深深地反省:為何如此?我怎麼成了石像呢?為何眼中的自己和真實的我,差距如此大?

原因有很多,最根本的是:自我!

圖3-by Peggy_Marco-sun-1201228-R

就像前面提到的,我確實樂意聽從有理之言,但問題在於,我通常很難認為別人“有理”。我的“樂意”讓我覺得自己很謙卑,實際上卻讓我成了瞎子。而我平時的“堅持”,其實是倔強,極難順服,自以為是。

就在前不久,我拿著妻子給我的車鑰匙,準備騎車出去。可是,我發現鑰匙居然和車鎖的孔不匹配,插不進去。我第一反應是:老婆給我拿錯了鑰匙(我不會認為自己出了問題)!

最後才搞清楚,原來是我開錯了車!可是,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自己!可見,我骨子裡的自恃、驕傲是何等的誇張!

也正因如此,我有各種判斷和意見,甚至上帝都無法避開我的質疑。尤其遇到不公之事,我常會遷怒上帝,認為祂要麼不作為,要麼放任他人,要麼不公平,要麼……

哎!人如何能用愚昧審視智慧呢?如何能用虛假理解真理呢?

我用自己的有限去論斷上帝的無限。兩者巨大的落差,顯出的正是我的無知、愚蠢、驕傲……我自認為站在真理的至高點上,卻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可笑。又像安徒生筆下赤身的皇帝,自以為傲的,恰恰凸顯出自己的愚昧。

除此之外,我發現自己竟然還是一個律法主義者。

魯益士 (C. S. Lewis) 在《致一位美國婦女的信》(Letters to an American Lady)中說:“沒有一件事比遵守規則更能提供人虛假的良心,即使這些人心中完全沒有慈悲和信心。”

這話說的不錯。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律法主義者,充滿了偽善和虛假的敬虔。最可怕的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柏拉圖說:“不知道自己的無知,乃是雙倍的無知。”哎,我真是無知中的無知!這並不是說我對真理也無知,而是說我頭腦知道,可是實際上,我卻跟隨了律法者。

那些法利賽人,他們外在的敬虔,摧毀了內在對上帝的信靠。而我,又有多少時候,是活在知識和良心中,而不是活在對上帝的愛和關係中呢?

人需要認識自己、認識上帝。認識自己,使人能更好地悔改認罪;認識上帝,使人更加信靠上帝,與祂建立關係。沒有正確的自我認知,人是很難信靠上帝的。我恰是對自己認識嚴重不足的人,又如何談得上對上帝的信靠呢?

不但如此,我似乎還是矛盾的集合體,善惡交織。 積極的時候,非常向上;消極的時候,又異常悲觀。穩重的時候,非常可靠;衝動的時候,又十分血氣。有愛的時候,非常熱情;無愛的時候,又極其冷漠……

為了生命快速成長,我特別向上帝呼求,增加我的困苦和挑戰,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結果,毛毛雨剛來,我就跳腳,猛烈掙扎,極不配合。甚至因為痛苦,而對上帝充滿了埋怨。

更可悲的是,這種混雜交錯的特點,使我更加看不清自己。我定睛在自己的優點上,根本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我總是寧可相信自己的感覺,也不願相信上帝的慈愛。

我覺得自己就像個怪物:自我、驕傲、剛硬、無知、律法、矛盾、可笑、虛偽、瞎眼、血氣……真不明白上帝為何連我這種人都要拯救!

 

虧本的“買賣”

是的,確實不值得!從世俗的眼光來看,上帝怎麼都是做了虧本的“買賣”。

是啊!若是我有可誇之處,上帝救我,倒也罷了。可是,在祂面前,我赤露敞開,祂深知我敗壞的本相。這本相若是敞開,就是最熟悉我的人也會覺得陌生、震驚,更談不上接納了。然而,上帝卻不是這樣!

祂為什麼要救我?我憑什麼被祂拯救?我信靠祂上天堂,對祂有何益處?我不信祂下地獄,對祂有何損傷?

祂缺乏讚美嗎?天使天軍都在讚美祂(參《詩》103:20和《尼》9:6)。

祂缺少愛嗎?祂本身就是愛的源頭(參《約壹》4:16)。

祂孤單、寂寞嗎?祂是三一神,永不孤單。更何況無數的天使天軍伴祂左右(參《彼前》3:22和《太》26:53)。

上帝沒有理由救我,除非祂愛我!這,我早就知道。可是,直到被聖靈光照,我看清自己的本相是如此污穢,我才真正明白這話的分量。原來,祂真的拿我當祂的寶貝、祂的兒女。

人常言“人生知己最難求”,所以才有“伯牙絕弦”。可是,上帝待我勝過知己,仿佛父子、仿佛愛人、仿佛朋友……又或兼而有之。

祂的愛,超越世間的愛,不是按著我擁有什麼或擁有多少,而是按著我的本相,完全地接納我。祂愛的程度,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有時,我會在心裡問:假如世界只有我一個人,耶穌還會甘心為我掛在十字架上嗎?每當這個時刻,我的心裡都異常溫暖,因為我知道,祂一定會!祂愛我,就仿佛這世界只有我一個人一樣。

上帝對我的愛,是以我為中心的。而我回報祂的,卻常常也是以我為中心的。人是那樣的自私和貪婪,可上帝的愛依然不改。有的時候,我甚至覺得上帝的愛好悲壯,可又是那麼的真實、感人!

我忽然理解了大衛為何會說:“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27:10)。我一直以為這是誇張的修辭手法,而今才明白,大衛說的是事實。

圖4-by condesign-sculpture-1012009-R

在認識耶穌之前,我肆意用言語貶低攻擊祂,把祂形容為可憐蟲,一無是處(註)。世間有哪個父母能忍受自己兒女的藐視和侮辱呢?然而上帝卻沒有惱恨我,反而對我格外有恩典。

這麼多年,我像石像一樣冰冷、剛硬,上帝依然包容我,祂的愛一點都不減少!

我還能說什麼呢?這樣好的上帝,我還能到哪裡去找呢?還有誰比祂更愛我嗎?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祂主動來找我;在我最剛硬的時候,是祂全然包容我;在我最招人厭惡的時候,祂依然愛著我……

哎,上帝!我無言以對,亦無以報答。唯有一生跟隨!

註:見《别了,花花世界》,《海外校園》127期http://ocm.oc.org/?p=8945

作者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現居天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回轉——在我們教育下一代之前(蕭靜馥) 2016.03.30

文/蕭靜馥

本文原刊於《舉目》77期 2016.03.30

BH77-45-8070-圖1-by Chang Kyun Kim_900

YouTube上有過一個點擊率很高的視頻——Blood。一位3歲的小男孩,不小心碰傷了弟弟的嘴唇。媽媽忙著照顧流血的弟弟,他就衝著鏡頭,對正在攝影的爸爸猛叫:“爸爸,血!血!……”

爸爸卻忙著拍攝他那可愛的表情,不但沒有理會他的憂慮,還因他有趣的表情笑了出來。於是他很認真又生氣地大叫:“這一點也不好笑!……”

我看這視頻時,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小小孩們是那麼地有趣,那麼地執著,也是那麼地耐人尋味。也正因孩子的動作、表情等表達方法,吸引我開始研究兒童靈命。

另一個吸引著我,讓我反覆思考的,是主耶穌的話:“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太》18:3)

主耶穌的“實在告訴你們”和“斷不能進天國”,是很嚴肅、嚴厲的。為什麼“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那麼重要呢?“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不就是靈命進深的目標嗎?孩子樣式的靈命是怎樣的呢?

如果我們想靈命成長,是不是要先搞清楚什麼是孩子樣式的靈命,也就是主耶穌心目中的“靈命模範”呢?

孩子的靈命──自然靈命

“靈命”一般是指人與上帝的關係。人接受了基督的救恩後,聖靈成為保惠師,使人與上帝和好,人與上帝重建關係,這時靈命才開始長進。也就是說,只有經過基督耶穌,人和上帝才能重建關係。

那麼,人在沒有接受、甚至完全不知道基督救恩之前,是否與創造宇宙的上帝,沒有關係可言呢?是不是不知道上帝存在呢?熟悉聖經的人,就知道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

在《創世記》1:26-28,記載了上帝是人的創造者。在人犯罪前、後,祂都愛每一位祂所創造的人(參《約》3:16)。所以人與上帝的關係,是在人接受救恩之前就存在的。

人與上帝關係的破壞,完全是出於人的頑梗。《羅馬書》提到兩個:

第一,就是上帝的創造:“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1:20)人生來就具有靈性意識(Spiritual Awareness),就與上帝有關係。

第二,就是上帝已將祂的律法刻在每個人心中,與人的“是非之心同作見證”(《羅》2:15)。

既然人人都知道上帝的存在和上帝的律法,那麼與上帝是天然有關係的,一出母腹就存在靈命,神學家稱此種靈命為“自然靈命”(Natural Spirituality)。而前面提到那種與宗教教義有關的靈命,稱為“宗教靈命”(Religious Spirituality)。以基督教來說,就稱為“基督教靈命(Christian Spirituality)”。

這種“自然靈命”,是生來就有的。這種自然的靈命,還沒有被俗世思想或世界觀所污染,也沒有被人自己的驕傲、聰明所蒙蔽。這就是主耶穌要我們回轉成為的“孩子的靈命”。

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年齡

我忘不掉小小孩耐人尋味的表情,想找出主耶穌要我們達到的像孩子的靈命,於是選了“孩子的靈命”作為我論文的主題。在閱讀了書籍,觀察了18位兩個年齡層(4歲和7歲)的孩子後,我對主耶穌的心意有了新的體會。

BH77-45-8070-圖2-By vickiturner-Haleigh - Shadow_600

我發覺,4歲的孩子與7歲的孩子,在人際、事務上的反應,有很大的不同。這對我雖是新的體會,但其實許多心理學家,甚至神學家,在這方面早有許多著作。心理發展學家皮兒傑,稱6歲前的孩子為直覺思想期,即用直覺來瞭解四周圍發生的事情。6歲後為具體運思期,開始用理性來瞭解事情。

神學家奧古斯丁也認為,6歲左右,是聖經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拿》4:11;《申》1:39;《賽》7:15,16)的年齡分界。也就是說,6歲之前的孩子,多半還不能分辨善惡。到了6歲後,孩子才不單單靠直覺看事情,還加入理性分辨。

7歲和4歲的一些不同

以我的觀察,7歲的孩子比起4歲的孩子,在許多方面已被世界的教導及思想所影響。也因能力的增加,不會像6歲前的孩子般簡單地接受事實。列舉一些我的觀察:

  • 對自然現象的解釋
  • 7歲的孩子多應用所學的科學理論,解釋上帝的創造。
  • “為什麼天會下雨啊?”7歲的孩子會告訴你:“因為水被太陽蒸發,到了天上,聚在一起,太多了就會變成雨,落下來。”

4 歲的孩子則會對著我看,然後說:“本來就是這樣嘛!(Just because!)”奇怪我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 強烈的情感(Passion):
  • 7 歲的孩子,反倒很容易被他人影響,因而不再執著自己的熱情。
  • “好牧羊人”的遊戲時,對迷失在大石頭後面的小羊,4歲的孩子會不斷地去關心,甚至會不顧遊戲規則,把小羊拿回父母旁邊。我雖不斷地把小羊放回大石頭後面,他們還是會不斷地不經我同意,把小羊拿回來。
  • 以強烈的同理心,來理解小羊迷失時的害怕,熱情地幫助小羊。
  • 歲的孩子,則會用旁觀者的心態來看我擺放小羊。雖然他們有時會關心地看著小羊,卻不會打斷我的操作。
  • 對上帝的認識
  • “不對的事情”。孩子會把“不對的事情”歸咎於人,而不是耶穌。
  • “Susan(小羊的名字)要留在家中。”有一個4歲的孩子,立刻把小羊從羊圈拿出來,並說:“不! 耶穌說你是壞媽媽!”
  • “牧羊人”,卻把責任歸咎羊媽媽,而不是牧羊人(他覺得牧羊人就是耶穌)。他那拖得長長的“不”,更顯出他對正義的熱情。

孩子般的靈命

那麼“孩子般的靈命”是怎樣的呢?《馬可福音》10:14已給了我們提示:“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上帝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如果仔細體會,我們會聯想起主在登山寶訓中指出:“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就是要我們回轉變成“孩子般的靈命”。

小小孩因為幼小,能力不足,常需別人的幫助,也沒有成見,於是自然虛心、清心。小小孩的同理心,也讓他們很容易憐恤人、為人哀慟。所以,他們對“不妥的事”才有激烈的反應(正可形容他們是“飢渴慕義”)。孩子般的靈命,正是成人靈命進深的目標。

做、做、做怕、怕、怕

通過對孩子的觀察,和對主耶穌登山寶訓的再思,我不得不在主面前懺悔。

多年來,我們注重孩子的讀經、背經、禱告、崇拜、聚會,希望他們有成人般的聖經知識,希望他們聽話、不犯錯,過有紀律的生活,卻忘記鼓勵他們保持“孩子般的靈命”——謙卑的心態、對真理的堅持渴慕、同理心、溫柔、使人和睦等等。

這使孩子們生來具有的靈命,被我們“做、做、做”的教導所誤導。

鼓勵孩子讀經、背經、禱告、崇拜、聚會等,並非不重要。但如果誤導他們,以為用自己的能力、毅力、智慧參加活動是靈命成長的途徑,會造成他們驕傲、自我中心和爭競的心態。另一面,也造成他們“怕、怕、怕”——因為靠自己的能力,所以在自覺能力不足時,便裹足不前,不敢跟隨上帝。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向他們講述真理,但也當同時激勵他們原生的良心引起自然的共鳴,加深他們對真理的認同。

我們不要自以為是,用成人思想污染了上帝賜給孩子的謙卑、對上帝的倚靠。我們自己也要回轉像小孩子,學習他們對真理、正義的熱情,恢復我們對主起初的愛心,從不冷不熱變成飢渴慕義。

結語

前文提到的那個3歲的小男孩,他的表情很是可愛。更可愛的,是他對弟弟的同理心、對弟弟執著的關心。可惜,我們常會像他爸爸一般,用理性來判斷事情,忽視了孩子對人、對事,甚至對上帝的心。

我們學習了科學,就用科學和邏輯分析上帝的創造;我們學了聖經,就用聖經來論斷主內弟兄姐妹;我們有了能力,就用自己的能力來估計前途,不再單單信靠上帝……

我們成人本當是孩子的榜樣,而主耶穌卻要我們以孩子為模範,要我們不僅悔改,還要回轉,對人、對事、對物、對上帝,都像孩子般的謙卑、清心、有同理心、溫柔、和睦,對真理、正義執著、熱情。

在我們教育下一代之前,我們要先體會主的心意。

 

作者為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神學教育哲學博士。現任北美中華神學院及基督工人神學院客座教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