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別光是活著……要與神同行!(甄子任)2020.06.12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6.12 甄子任(Barry)牧師 孫祖怡譯 我靈命成長歷程中的一個關鍵啓發來自大學時代所聽到的這句話:“基督信仰不是一個宗教,乃是一段關係。”有時我們真的很容易忘記這一點。許多人認為當一名基督徒意味著你會做某些事——像是去教會,同時道德良好,因此不會做其他某些事;另外有人覺得基督信仰完全只在於遵奉一套固有的是非觀念;還有人說基督徒就是那些堅持特定政治立場並據此投票的人。然而我們需謹記:基督信仰的本質是一段與神的關係——一段我們通過主耶穌基督得以與父神所建立的關係 。 聖經中有許多與神同行的先輩,其中一個也許容易被忽略的例子是以諾;《希伯來書》11章中那段著名的“信心名人堂”經文裡提到過他。這集合一群信心堅定受神讚美聖經人物的一章中,在第5節這麼說他:“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於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我們對以諾所知是他不至於見死,因神把他接去。然則問題不在是否經歷死亡,畢竟不曾死過者罕若鳳毛麟角;問題的關鍵在於是否得神喜悅。儘管以諾從未在肉身見神,但卻得了神的喜悅。 他是怎麼做到的? 欲解個中三昧,我們得回顧《創世紀》5章18到24節,這是從亞當到挪亞家譜中的一段:“雅列活到一百六十二歲,生了以諾。雅列生以諾之後,又活了八百年,並且生兒養女。雅列共活了九百六十二歲就死了。以諾活到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後,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歲。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研讀類似家譜時,在打破模式的段落中或有更多課題可學——它們往往闡明出特殊或異常處。這個家譜的模式是:1)此人在長子出生前活了幾歲,2)此人在生完長子後又活了幾年,並生兒養女,以及3)此人總共活了多少歲,然後就死了。但是以諾打破了這個模式——這個家譜中所有其他人都是在長子出生後又活了若干年,比如雅列又活了800年;然而以諾不是又活了300年,這裡說他與神同行300年。以諾可不光是活著而已,他是與神同行!顯然“與神同行”和“光是活著”間,相距不可以道里計。 另外,這個家譜中所有其他人都是共活了若干歲後就死了,比如雅列共活了962歲就死了;然而以諾卻不同:他不是像其他人般死去,而是與神同行(又說了一遍),然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他未曾經歷死亡——看來他應是直接以肉身升天,而後繼續在神的同在中與神同行。 那麼重點在哪裡?重點是以諾克服了罪的影響!在那個家譜中,起初當神造人時,天地萬物倶為美善;但是人類犯罪導致一切迅速走下坡,乃至於挪亞時代,情況糟到神決定砍掉一切再從挪亞開始重練。罪如野火般蔓延並帶來死亡,可是以諾卻與眾不同——他與神同行且不死,他通過與神同行來戰勝了死亡的咒詛。 這個故事的應用並不是說你若與神同行就可不死,而是說你若與神同行,才是真真正正地活著!你將與眾不同,成為一個討神喜悅的人;你能夠克服罪的影響,在具有真切意義的永恆中得著神的讚美與祝福。與神同行如此寶貴,所以我們都該自問:“我正與神同行嗎?或者我光是活著而已?” 怎樣才叫與神同行?我認為一幅與某人同行的畫面提供了很多線索—— 當你與某人同行時,你們在同條路上、朝同方向前進。你是否正在神的道路上往祂要你去的方向前進?神往哪裡走?永遠朝向正義和聖潔——絕對與罪反向而行。總要努力建造屬祂的永恆國度,而非屬自己的世俗物質化世界;總要追求仁愛、以僕人心態來服事,而非放縱自己的私欲與仇恨。 當你與某人同行時,你們前進速度是一致的。常常我們超前於神——我們想即刻成就,神卻要我們等候;有時我們又遠遠落後——祂要我們躍馬揚鞭,我們卻趑趄不前。當與神同行時,你相信祂的時間表;聖靈催促你就行動,動靜全無時你便等候。 當你與某人同行時,你們很自在地感受到對方——你知道對方在那兒,對方也知道你在這兒。在商場或街頭漫步時,你通常不與陌生人同行——要不超過他們,要不走在後頭——你不與他們同行,因為很是彆扭,距離太近彼此都不舒服,除非是熟人。而當與親友同行時,你一直都能感受到對方。 當你與某人同行時,彼此間會溝通交流。神通過聖經向我們說話,我們則通過禱告向祂說話。若不讀祂的話語、不花時間禱告,你真無法與主同行。講到那些不定時定規親近神聖言的基督徒,其數目之多教我悲哀。我聽過太多藉口——沒時間、太忙了、缺乏自律、沒有意願、未從中得益……。我們都會為重大事務騰出時間,不是嗎?那為什麼我們不為主騰出時間呢?也許是因為在內心深處,我們真沒多看重祂的話——換言之,我們沒有信心。 最後,與神同行時,該有著順服的態度。你不可能一邊與神同行,一邊還跟罪糾纏不清——罪與祂的本性水火不容。《詩篇》66篇18節告訴我們,若我們心裡注重罪孽,主必不聽。如果你悖逆神,那你絕對沒有與祂同行。在你生命中有什麼是你自己清楚不討神喜悅的嗎?倘若有,你就不可能與神同行——你需要先把它們對付掉。 與神同行這個概念,在它貫穿整本聖經的用法中,描繪出此一畫面:一段人神之間水乳交融的關係——那是一種以對神忠誠奉獻、同神持續交流和始終與神親密為特徵的生活方式。你正與神同行,還是光是活著而已?當效法以諾——別光是活著,要按神所定的速度與方向走在祂的道路上,不斷地感受祂、同祂持續交流,順服祂的主權,如此與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