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曾經的復興,後來的逼迫——從朝鮮釋放三名美國公民說起(小路加)2018.06.07

小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6.07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正準備與金正恩舉行歷史性會晤之際,特朗普於5月9日在推特上宣佈,三名朝鮮在押美國公民(金東哲、金學成、金相德)已獲釋,將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專機回國。隨後,特朗普親自在那裡迎接了他們的歸來。 據瞭解,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個月前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首次訪問中,提到了金東哲(Kim Dong Chul)、金學成(Kim Hak Song)和金相德(Kim Sang Duk)的處境。這三人在朝鮮被關押了一年至三年,其中兩人曾在該國首都的一所由基督教組織捐建的私立大學工作。 另外,在最近《今日基督教》的報導中,我們得知三位美國公民的身份是基督徒,這也是他們被捕的主要原因。根據基督教組織“打開大門”(Open Doors)的“世界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所稱,朝鮮連續第17年排名第一,成為迫害基督徒最嚴重的國家。Open Doors估計,除了被關押在那裡的外國公民外,該國的許多公民,包括大約5萬名信徒,都被關押在拘留中心、監獄或政治勞改營裡。 100年前,朝鮮信仰大復興 當我們今天談起朝鮮的時候,大多數人對於朝鮮的瞭解都是集中在他們對於發展核武器和導彈的努力上,但110年前的朝鮮大復興,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不同的朝鮮。 1900年的朝鮮,只有1%的人口是基督徒。但在1907年平壤大復興(Pyongyang Revival)之後,這一現狀開始改變,這是基督教新教在朝鮮第一次重要的復興運動。當時,宣教士貝威廉(William Blair)向成千上萬的朝鮮人佈道,他們的目標是要擺脫對日本人的仇恨,因為當時朝鮮半島被日本統治。宣教士和朝鮮基督徒一直在祈禱由聖靈帶來的悔改和復興。在1907年1月的一個週六的晚上,聚會中許多人開始大聲祈禱,很快就出現了復興的跡象。 作為美國富勒神學院研究神學與世界基督教的教授,柯斯汀(Kirsteen Kim)認為,“這種復興對整個朝鮮基督教和朝鮮產生了持久的影響。本土的基督教儀式,如sagyeonhoe(致力於聖經研究),saebyoek gido(清晨禱告會),tongseong gido (集體發聲禱告)等,這些都是新教實踐的一部分。朝鮮教會領袖帶領全國的教育運動,使朝鮮成為一個基督教國家。基督教在平壤的復興,使它被稱為‘東方的耶路撒冷’”[1] 聯合基督教學院是朝鮮的第一個四年制大學。歷史上共有40所大學和293所學校由基督徒開辦,其中包括全國排名前五所的高校中的3所。其中,金日成的父親金亨稷(Kim Hyong Jik),是長老會信徒,他的外祖父康敦煜也是長老會牧師,金日成曾在聯合基督教學院讀書。根據維琪百科,當今在韓國大約20%的人口信仰基督新教。最大的三個宗派是長老會、衛理公會、浸信會。靈恩運動包括神召會在韓國也很有影響力。而在當今的朝鮮,除了極少數被政府嚴格控制用來宣傳的公開教堂之外,基督徒只能以極其秘密的地下形式存在。 裴俊浩被捕後的禱告:“送我回家”到“使用我” 被釋放的三名美國基督徒,讓我想起裴俊浩牧師(Kenneth Bae),他是被朝鮮政府關押時間最長的美國公民。2012年,他在朝鮮被捕,最終以“反國家”的罪名被判處15年苦役。後來經過多方救助,裴俊浩牧師于2014年回到美國。 裴俊浩出生于韓國首爾,1985年隨家人移民美國,曾就讀神學院,後來成為牧師。他在朝鮮被捕期間,虔誠的母親曾寫信給他說:“你需要有信心,就像但以理的朋友們面對充滿烈焰的火爐一樣。記住,當國王威脅要把他們扔到火裡時,他們對他說:‘即便如此,我們所侍奉的上帝,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書》3:17-18 )你現在必須有同樣的信念,我的兒子,上帝能夠拯救你。但祂若不帶你回家,你就必須在你的鎖鏈上為祂站立得穩。”[2] 當他讀完母親的信時,他突然意識到,上帝可能不希望送他回家。2013年9月24日,他跪下來向神禱告:“主啊,你知道我的心。你知道我想要什麼,但不要照我的意思,而是你的意思。你知道我想回家,但如果你要我留下來,我就留下來。我放棄了回家的權利,我把它交給你。求你照顧好我的妻子、孩子和父母。你把我留在這兒,請照顧好他們。如果這是你想讓我去的地方,好吧。我欣然接受這一點。”當他肩上的重擔卸下時,他的內心平靜了下來。那一刻他感受到神的同在,也讓他想起了祂的呼召。他對主說:“主啊,我是一名宣教士,這是你給我的宣教之地,求你使用我。”當他停止“上帝,拯救我”,而用“上帝,使用我”來禱告時,他從而變得釋放和自由。[3] […]

好書選介

靈性成熟与情感成熟——評史卡吉羅《建立高EQ的教會》(將來 )2018.05.14

將來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5.14   一、在憤恨和苦毒中撐 “一個基督徒如果靈性成熟,不可能情感不成熟!”這句發人深省的話,出自《建立高EQ的教會》(英文版書名是The Emotionally Healthy Church ,意为“情感健康的教會”)。該書作者為彼得·史卡吉羅(Peter Scazzero), 該書獲美國福音派基督徒出版協會(ECPA)頒發的2004年“基督徒事奉類”最佳圖書金牌獎。 史卡吉羅是美國紐約皇后區一间教会“新生命團契”的主任牧師。上述那句話,是他走過死蔭幽谷之後的感悟。 史卡吉羅的父親是位堅定的基督徒,但他本人卻在13歲的時候離開教會。19歲他參加大學團契後,才真正信主。他自此就十分追求。畢業工作幾年後,他接受神學裝備。1987年,他和妻子開始在紐約皇后區植堂。至2003年,The Emotionally Healthy Church一書出版時,他已經牧會16年。 在他牧會的前6年,教會發展迅猛,英語堂已有600人,西班牙語聚會也有250人。然而,教會同工都疲憊不堪,他和妻子也心力交瘁,感受不到喜樂。突然有一天,他的助理牧師帶領西班牙語會眾200人離開,另組教會。助理牧師說史卡吉羅是掃羅,不配帶領這些人。 這還沒有到頭。史卡吉羅在憤恨和苦毒中撐了兩年之後,妻子提出分居,同時要離開這間教會。妻子指責他沒有共同承擔教養4個女兒的重擔,也不是合格的教會帶領者。 這對牧者而言,簡直是滅頂之災!這下子,他再也撐不下去了!於是,他和妻子花了5天時間在兩位輔導員的幫助下,開始了一場覺醒之旅。 他第一次深刻地認識到,自己盡管每天讀經、禱告、常常禁食,但生命中有一塊地方——情感層面,並沒有讓上帝觸摸到。於是,在牧會8年之後,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在靈性和情感上都不成熟。 接下來,他和妻子用了3個月的安息時間,進行更深入的反思,重建關係。繼而, 隨著牧者的覺醒,整個教會也覺醒了,他們的門徒訓練發生了一場顛覆式的革命。 二、什麽是“靈性/情感成熟”? 那到底什麽是靈性成熟、情感成熟呢?史卡吉羅在書裡,列了一個“靈性/情感成熟清單”,提出建立情感健康教會(史卡吉羅視“情感健康”、“情感成熟”為等同)的七大原則(該書2003年初版時,是六大原則。在2009年版中,增加了第七項原則)。 每個原則下面,有5-7項描述,可以逐項打分,然後把總分與一個標準示意圖進行對比,就可以知道自己是“情感嬰兒”,“情感兒童”,“情感青少年”,還是“情感成人”。這測試不能稱為科學的測評,但確實可以幫助我們從“靈性與情感相互影響”的角度,檢視和梳理問題。 我們來看看史卡吉羅對“情感成人”的描述。2003年版中,只有最後一句“我深深相信基督全然愛我,不需要證明什麽”,結合了情感成熟與靈性。而在2009年的升級版中,有了這樣一些補充: “我能夠尊敬和愛別人,不需要改變他們或變得批評論斷。我看重人是因為他們的全部所是,而不是因為他們能給予我什麽,或者他們的行為如何。我對自己的思想、感覺、目標和行動負責。我能夠向那些與我意見不同的人陳述我的信仰和價值觀——不會變得敵對。我能夠準確地評估自己的有限、優點、缺點。我深深相信基督全然愛我,因此,我並不需要其他人來評價說我還不錯。我能把為神作工和與神同在結合起來(馬大和馬利亞)。我的基督徒生活已經從簡單地事奉神變為愛祂,並且享受與祂的同在。” 史卡吉羅在升級版中,刻意加強了情感成熟與靈性的聯結,強調:情感成熟不但體現在與人的關係上,也體現在與上帝的關係上。換句話說,情感成熟也是靈性成熟的體現。 中文版把英文書名中的Emotionally Healthy (情感成熟),改譯作“高EQ”,可能招致誤會。畢竟,EQ(情商)主要指一系列情緒能力與社交能力,涉及自我認識、衝動控制、人際關係、同理心、壓力管理等12-15個指標。而史卡吉羅強調的“情感健康”,既是能力,更是態度——源於價值觀與信仰的態度。 因為神的普遍恩典,很多人雖不信主,情商卻很高。靈性成熟卻是一個人接受主以後經歷的特殊恩典。情商高會表現得有同理心、樂觀知足、人際關係好,但不見得靈性成熟(與上帝關係親密)。 真正的靈性成熟,應該伴有上述的情感成熟。或者說,屬靈的情感成熟,是靈性成熟的果子,也是其檢驗指標。在行為表現上,屬靈的情感成熟可能與高情商看起來很相似,但內在的動機與心態卻不一樣。 要特別強調的是,情感成熟、情感健康,並不表示沒有負面情緒。而如何有意義、有效地認識、處理負面情緒,也是該書討論的問題之一。 三、如何建立“情感健康的教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