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下任哥倫比亞總統可能是一位福音派女士(裴重生)2018.05.11

裴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5.11   哥倫比亞是當今南美洲問題最多的國家,將於5月27日擧行總統大選,如果候選人得票數不足,則將在6月17日擧行第二輪的選擧,現任總統已擔任了兩届,無法再参選。目前,薇薇安·摩瑞莉(Viviane Morales)是最有希望的候選人,她是女性,也是一位福音派基督徒! 参選原因 30年前,為了在這天主教主導的社會,為更正教基督徒爭取權力,摩瑞莉開始了她的政治生涯。她曾擔任過檢察總長(attorney general)和參議員(senator)。現今55歳的她相信時機已成熟,需要有家庭價値觀的福音派領袖,來幫助醫治拉丁美洲持續掙扎、蔓延的傷口。 2016年哥倫比亜政府和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簡稱FARC)在古巴哈瓦那,簽署了和平協議,結束了西半球長達半世紀的衝突。這個衝突造成22萬人被殺,6百萬人流離失所,幾千人失踪。FARC游擊隊雖然解散,但殘餘的隊員結合犯罪幫派和國家解放軍,繼綁架和恐嚇。 毒品販賣,非法種植飆升;到處是貧窮和貪汚。最近因為鄰國委內瑞拉的經濟、政治危機,走頭無路的委內瑞拉人湧入邊界尋找食物和工作。今年1月,摩瑞莉的參議員任期到了,她和從游擊隊員成為基督徒的参議員先生,將帶頭只允許在傳統婚姻裡的夫婦領養孩子的全國運動。 看到大多數哥倫比亞基督徒投票反對FARC和平協議,摩瑞莉相信哥倫比亞更正教基督徒需要把焦點從刑事司法集中到真實的饒恕和和好。她認為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來說,真理和悔改比監禁更能醫治這傷痕累累的南美國家。 参選政見 2月,身兼作家及記者身份的狄恩·艾弗徳(Deann Alford)在首都波哥大(Bogota)的競選總部,對她進行了採訪。她被問道:投入政壇的原因;如果當選,她的信仰在她做決定時的角色;哥倫比亞目前最緊迫的困境是什麼?如何從神學和政治來平衡衝突後的公義和恩典? 摩瑞莉說:“哥倫比亞沒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也不尊重羅馬天主教以外的我們。”她在過去16年成功地讓國會通過宗教自由法。她相信現在是以基督徒身份來代表自己的時機。 她表示,如果當選,將在法律之下,採取行動,來捍衛基督徒的價値觀,包括維護傳統婚姻。哥倫比亞目前處在混亂中。道德扭曲,需要重整;貪汚和腐敗,重重的穿織在政治制度中,從總統,國會,到高等法院;去年就有3個最高法院的法官受贿的醜聞。許多地區没有法官、检察官。 2015年美國宣教士羅素·史坦道(Russell Martin Stendal),因為監獄中罪犯的指證,被以游擊隊頭目的罪名遭逮捕。案子到2017年才因證人作假證而不予受理。一般而言,哥倫比亜的法律不重視犯罪的調查,檢查官常用金錢收買證人,證人則随意亂説。摩瑞莉將加強調查犯罪的過程。 她也表示將以聖經為公衆生活和政治參與的標準。教會看重饒恕與和好,需讓國家人民了解,和好是可能的,但需要有基本的真相。公義是不可能成立在一張強迫人接受的同意書上。 哥倫比亞不能只停留在犯罪者的刑事過程中,受害者應該參與。許多受害者感到沒有人聽到他們的心聲,如果他們的親人失蹤了,他們需要知道真相來處理錐心之痛。過去的暴亂讓大家都不把彼此當人看待,雖然我們無法了解為何犯罪者會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但至少應把他們視為人。 除了司法的改革外,她也將致力發展經濟,她認為哥倫比亜一些偏遠的郷間,在農業和觀光事業上有很大的潜力。 福音的角色 當艾弗徳問道:福音在哥倫比亞逹成和平中扮演何種角色時,摩瑞莉回答:多數教會反對和平協議的談判。教會應該反映出饒恕而不是用犯罪刑事司法系統來處理罪犯,我們不能容許政治力量分裂國家,操作教會,包括接受和平協議的投票。 我從17歳開始,接受天主教的教育長大,看到天主教和福音派之間的敵意。天主教高層在1991年反對宗教自由法。今天天主教和福音派一起為同樣的價値觀示威。許多的相異已撫平,我們不再專注於教義上的不同而是以持同樣的社會價値觀來合一。 拉丁美州人已厭倦了自己國家的腐敗不公義,並在以信仰的角度参與政治中覺醒。社會必須回歸到每一個人都站定立場說:我絶不要腐敗。感謝上帝我們覺醒了!我相信這樣的後果將不可思議!這些正在拉丁美州國家中發生! 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最有希望的總統候選人,費比西歐·艾法羅都(Fabricia Alvarado)是一位福音派的歌者,他反對性別理論、同性婚姻。全世界都認同家庭是最基本的。家庭和價値觀前所未有的出現在拉丁美洲競選人的政治議題上! 當問道你能勝選嗎?摩瑞莉説:我相信我能!如果天主教和福音派聯合,我們可以輕昜的拿到300萬票。 摩瑞莉最後說:我們需要你的代禱。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神的名。(《詩》20:7)我們相信上帝的目的和祂給我們的使命! […]

時代廣場

掃興的火星(潘柏滔)2018.01.03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03   美國《科學》雜誌,在2017年12月份發表了《掃興的火星上的液態水理論》( A wet blanket for theories of liquid water on Mars)一文,認為火星表面並沒有“大量液態水在流動”,引起了廣泛的注意。 一、火星上的黑暗條紋 火星是離太陽第四近的地球型行星(telluric planet),又稱岩石行星(rocky planet)。火星缺乏厚厚的大氣層和磁場,因此火星暴露在有害的紫外線和宇宙射線的輻射之下。加上低溫和低壓,使得我們所知的生物無法在火星生存。 2011年,天文地質學家厄爾弗雷德·邁克歐文 (Alfred McEwen)及其團隊,通過火星偵察軌道器上的HiRISE相機,監視火星上幾米寬的黑色條紋(recurring slope lineae: RSL)。這些條紋從火星岩石向下延伸到陡峭的赤道面(見下面的HiRISE模擬圖像),在溫暖的季節增長,在寒冷的季節逐漸消失。科學家推測,這是季節性的條紋水。2015年,美國航天局宣佈,“有力證據”表明,火星上有流動液態水。 2017年9月,科技巨頭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公佈了他最新的殖民火星計劃:到2024年,他的航空航太公司SpaceX將用大量的火箭飛船將人類運送到火星,實現人類征服火星的夢想。 然而,著名的《科學》雜誌,卻在2017年12月份發表了《掃興的火星上的液態水理論》,表示所謂在火星表面流動的大量的液態水,可能只是沙子。 當初發現火星上黑暗條紋的天文地質學家邁克歐文及其團隊,11月20日在《自然·地球科學》雜誌線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分析了151條條紋,發現條紋只產生於比27°更陡峭的斜坡上。當角度小於27°時,條紋會逐漸消失。研究人員將此解釋為,這不是水,而是乾燥的沙塵流動。 無水的火星,不能維持生命。 二、尋找外星智能 一些科幻家認為,實現地球和平、繁榮與不朽的最大希望,是通過與外星文明交流,獲得幫助。“萬千世界”的觀念歷史悠久,但是尋找外星智慧的科學探索,始於大約60年前。為此,人類花費了大量的金錢和努力,可惜未果。“尋找外星智能”(SETI,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的代言人法蘭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在自傳中講述了自己近乎宗教般的執著: “如果我的童年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那就是我在8歲時,開始追尋我與……外星文明的聯繫。儘管我的保守派基督教家庭對我這夢想輕蔑和奚落,但我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刻。” […]

時代廣場

最後的絕地武士——寫在《星際大戰》40週年(黃奕明)2017.12.22

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2.22 任何一部續集電影,最難討好的都是三部曲中的第二集,然而我們在40年後迎來的是《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簡稱“第8部曲”,《星際大戰》又譯《星球大戰》)。 有人認為是狗尾續貂之作,因為原作者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 1944- )曾說:“我總是說我不會再做任何與《星際大戰》有關的電影了,而這是事實——因為我不會再做下去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願意讓凱斯琳將該系列發揚光大。” 2012年12月,盧卡斯將自己的公司盧卡斯影業,連同《星際大戰》和《法櫃奇兵》的所有權,都賣給了華特迪士尼公司。2015年12月18日,《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簡稱“第7部曲”)於北美上映後,由於該片的故事構造與《正傳三部曲》太過相似,而受到了部分觀眾和媒體的批評(註1)。 然而星戰迷還是引頸翹盼《最後的絕地武士》的到來:除了復古與懷舊之外,劇情可會有任何新意呢? 7部曲的導演傑佛瑞·賈克柏·亞伯拉罕((Jeffrey Jacob Abrams, 1966- ),在電影上映數日後接受記者採訪稱:“我當然理解某些人認為這部電影完全是抄襲《正傳三部曲》的想法。但我認為這種所謂的抄襲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人類史,就像該電影一樣,是重複發生的。而且為了讓觀眾更瞭解新角色,我們需要把原有的設定搬回來,而這意味著我們會在原創性上,不得不做出妥協和犧牲。” 他也將是第9部曲大結局的導演,而編劇則預定請萊恩·詹森(Rian Craig Johnson,1973-),也就是第8部曲的編導。如此我們可以預期,原力的傳承,將會分別在芮(Rey)與凱羅·忍(Kylo Ren)的身世上多做著墨。   2015年,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原力覺醒後的醒覺》(註2),談到了第7部曲是向正傳第一集《星際大戰4: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致敬。 但是第8部曲卻不是如此,甚至大出影迷所意料之外,把原來“星際大戰”的宇宙做了不少擴充:除了引進新世代的主角以外,也把許多過去電影中留下的疑問作出解釋;同時在原有的世界觀基礎上,再進一步披露了原力(註3)的強大。   原力是什麼? 在第8部曲中,“原力”不僅僅是一種作品中虛構的、超自然的而又無處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創造的一個能量場,它也像絕地教徒所認為的,是一切事物的來源,存在於當前的一切事物之中,並且是一切事物的歸宿。 對“原力”的理解,許多人用“能量領域”來作為參考,並類比為中國文化中的“氣”,或者類比為希臘文化中“蓋亞”(Γαία)的概念。其包括三種力中的一種力或多種力的統合:個人力、生命力和統一力(註4)。 在第8部曲中,“原力”的展現非常像佛教的神通(註5),無論是尤達大師的絕地英靈(註6)或是路克・天行者的分身術,都像是“神足通”(iddhi-vidhā);而史諾克使芮與凱羅·忍之間所發生的遠距交談,或是路克・天行者與莉亞公主之間的心電感應,像是“天耳通”(dibba-sota)或是“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芮預知未來的能力是“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至於史諾克與路克・天行者,像有某種程度的“天眼通”(dibba-cakkhu);而最後路克・天行者化成絕地英靈,則比較像是“漏盡通”(āsavakkhaya)。 當然電影劇本都是虛構的,如還珠樓主的劍仙小說《蜀山劍俠傳》,元神是可以出竅的,功力高深者最後也會兵解或是屍解(註7)——其背後的世界觀其實是來自一種善惡二元論。   屬靈權能有什麼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