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倫理

如何看首例基因編輯嬰兒(潘柏滔)2018.11.29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1.29   前言:11月26日,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賀建奎聲言,這是唯一可以帶給她們患有艾滋病的父親一個繼續生存的方法。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目前,這一宣稱還沒有得到其他的獨立證實。 一、“基因編輯嬰兒” 基因編輯是將嬰兒編碼CCR5蛋白的基因在胚胎時期,利用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將之修改成它的變體CCR5Δ32,即少了32個堿基對。使修改過的胚胎完全發育直到誕生,這是第一次。 CCR5蛋白基因是艾滋病毒HIV-1籍之進入免疫細胞的受體之一,變體CCR5Δ32不制造這蛋白,因此擁有它的人對HIV-1有很強的抗性。CCR5Δ32這個突變在自然界裡已經存在近一千年,包括中古歐洲黑死病疫(Black Death)的倖存者,歷史上它出現的頻率一直在快速增加,這應該是好的發展。 但CCR5Δ32也有缺點,比如遭受一些黃病毒屬病毒感染後,會有更高的概率出現嚴重的癥狀,流感的死亡率可能也會增加。 美國國家衛生局局長柯林斯(Dr․Collins),曾在2015年4月29日發表聲明,反對資助任何使用人類胚胎的基因編輯技術。 基因編輯技術發明者之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華裔張峰教授(Feng Zhang),也呼籲全球暫停關於胚胎基因編輯的科研,張說,實驗的風險大於收益,並表示他“深切關註中國項目是秘密進行的”。 包括美國國家科學院在內的學術機構表示,兒童的基因治療應只能在嚴格的安全和監督條件下進行。 因此,賀建奎的實驗引致普遍輿論的批判,包括英美和國內數十位重點大學科學家,以及愛丁堡大學的生物倫理華裔學者。 二、胚胎基因編輯技術(embryo editing by CRISPR/Cas9)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as9系統是細菌用來防預外來DNA如病毒(Virus)侵略的機制。CRISPR存在於細菌內, 與其Cas9防預酵素合作,接合外來DNA,將它化解成為有外來DNA的探針gRNA (guide RNA),它能夠辨認外來DNA,將它們徹底瓦解,使外侵病毒不能在細菌內繁殖生存。科學家利用這個機制,在實騐室中用人工製作特殊的gRNA探針,瞄準胚胎基因中有缺陷的DNA,可以將它重組改造。 這個技術自2012年被發明之後,已經成功地用來改變白鼠的精子,科學家以這方法來根治遺傳病。也有生物工程公司,以巨款投資、發展人體胚胎細胞培養和基因編輯的研究和應用。 中國科學家一直走在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改造科研的前線。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4月18日,他們第一篇論文透露,在71個經過這實騐而生存的胚胎中,只有54個可成長到八細胞的階段,其中只有7個獲得DNA修復,但是這些修復的胚胎也都充滿了意外被“脫靶”改變的DNA。 雖然賀建奎聲稱,露露和娜娜的基因在編輯後沒有被“脫靶”的意外,但是這沒有在嚴格的安全和監督條件下被驗證,因為據《新京報》報道,深圳市衛生計生委倫理專家委員會並未收到項目的倫理審查報告,而且使用該程序確實違反了中國衛生部2003年發布的指導方針,也違反了2015年在該問題峰會上商定的國際指導方針。 三、一些根據人權根基的倫理立場 文明國家都倡導人權,主要的根據是源自德國哲學家康德(Kant)的“本份”論: 人永遠是受益者,非實驗工具。若人有做父母的權利,人也應有尋根的權利。若傳宗接代是人權,那麽家族的淵源也是人的基本價值定位,改造人類胚胎的技術使父母與子女的權利對立,若社會不予以規範,會引起不能預測的後果。 發明基因編輯技術之一的Dr․Doudna和其他從業的科學家,已發表暫停胚胎基因工程的聲明。柯林斯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當然會關注人如何作神的管家。但無論是否相信人被神創造,有識之士已覺察到胚胎基因工程的倫理問題。 […]

時代廣場

“在家上學”,亦難亦樂(青橄欖)2018.10.24

青橄欖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0.24   自從有了孩子,我們夫婦開始學習如何為人父母。從早教啟蒙到學前教育,再到小學階段的教育,我們從零開始,一步一步地學習和成長。 啟蒙教育   對於孩子的早教啟蒙,我們的目標很明確:幫助孩子學會順服父母的權柄,跟著父母一起尋求真理。無論是在家中,還是在教會裡,學習安靜聚會,沉靜學道,愛神、認識神。 聖經說:“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申》6:6-7)我們對孩子的教育,即是基於這個原則。我們要幫助孩子走當行的道,到老也不偏離。 我們有固定的家庭讀經時間。两个女兒咿呀學語的時候,就在我們懷裡或者書桌邊,安靜聆聽大人朗讀聖經。每次一小段經文。朗讀後,再給孩子簡單講解一下。 一兩年之後,孩子開始慢慢學習認識聖經裡的字。三四歲的時候,她們每天都會跟著媽媽,用手指著聖經上的字,媽媽讀一個,她們跟讀一個;媽媽讀一句,她們跟讀一句。到了四五歲,她們便認識了很多漢字,可以自行閱讀大部分的童書繪本了。  樂在其中 這就是我們最初的“在家上學”(homeschool,也稱作“在家教育”)——孩子沒有去上幼兒園,白天跟媽媽一起讀聖經、看繪本、做手工、玩遊戲、戶外運動、聽音樂、塗鴉取樂;傍晚,在小區中心和鄰居小朋友盪鞦韆、玩蹺蹺板、捉迷藏;周末,和父母一起去教會,敬拜、聽道、傳福音,享受別人的愛,也學習愛別人。 周一到周五,白天爸爸去上班,媽媽帶著孩子在家。媽媽設計了日程表,清楚有序地帶領孩子學習與生活。晚上,媽媽做家務,爸爸陪伴孩子,玩遊戲、講故事、捉迷藏,等等。 週六週日,全家人一起外出遊玩、探訪或聚會,既是服事,也是親子活動。 因為有神同在,這樣平淡樸素的日子就有了喜樂。每天唱詩贊美、讀經禱告,全家樂在其中。 生活就是教育。爸爸、媽媽如何讀經禱告,如何說話、行事為人,如何彼此相愛,如何接待客旅、服事神和人……孩子們看在眼裡,印在心裡,自會效仿。 充足的睡眠、戶外陽光與運動,健康的飲食,還有父母滿懷愛意的陪伴,孩子的內心充滿安寧與喜悅。她們不僅對上帝心存敬畏和愛,對學習各種新知識、技能也有極大熱情。這就是“在家上學”給孩子帶來的祝福。 我們也有一地雞毛、憂慮抱怨、受傷發怒的時候,但是靠著聖經裡的話語,我們得到了安慰和鼓勵,也學會了饒恕、和好。 個人屬靈生命的成熟與否,對“在家上學”產生了最大的挑戰。在多次失敗中,我們逐漸明白什麽是恩典,什麽是謙卑,什麽是捨己,“活出愛的真諦”又意味著什麽;明白了父母在任何時候,都需要靠主恩典,管理自己的情緒、時間,在日常生活裡愛主、愛人、捨己、彼此以恩慈相待,謙卑學習,追求長進和成熟。 小學階段 孩子們六七歲時,我們面臨著是否繼續“在家上學”,還是去公立學校,或是去基督教學校這樣的問題。 聖經《路加福音》2章,說到耶穌12歲的時候,在耶路撒冷開始“以父的事為念”,並且“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齊增長。”(《路》2:52) 我們期待孩子以耶穌為榜樣,不僅謙卑順服、孝敬父母,更能與神建立個人性的關係,像主耶穌“以父的事為念”,智慧和身體不斷成長,得神和人的喜愛。 有使命,就有勇氣。知道未來有神,苦一點也沒關係。 因此,我們選擇讓孩子繼續在家上學。雖然親朋好友中有不解和質疑,但讓我們感恩的是,也有肯定和鼓勵。 每每聽到親友訴說孩子在學校的各種遭遇,我們就心生憐憫,和親友分享自己孩子的經歷,供他們參考,給他們鼓勵。 試著上過兩個月的基督教學校——大女兒讀一年級,小女兒讀幼兒班。學校雖有不錯的教材與日程安排,但距家遙遠。路途接送的辛苦、疲乏,讓我深深體會到在家上學的美好和安寧。而且,孩子去學校之後,與父母相處的時間驟減,平日一切的活動,以學校為中心,無法安排我們更看重的事情,例如孩子與父親的相處時間、讀聖經時間,以及戶外運動、創意學習活動等。最後, 孩子仍舊回到家中,繼續在家上學。 何需全能 聖經使我們心裡堅固: “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4:2) “既然知道祂聽我們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們所求於祂的,無不得著。”(《約一》5:15) 作為父母,我們不需要十項全能才能在家教學。只需要忠心和信靠,樂意順服神在各種環境裡的帶領,完全信靠神的能力和供應。 我們開始也忐忑不安:“自己能教好嗎?孩子能學有所成嗎?以後她們能順利上大學、就業嗎?將來她們會有怨言、遺憾,會遠離神嗎?……”許多的問題縈繞心頭,揮之不去。 在這樣的糾結中,我們自己內心的期待和懼怕,甚至偶像崇拜,也漸漸顯現,直到我們被神破碎和重建,淚水中滿溢的也是恩典。因為有神,所以我們不懼怕任何難題——難題雖多、雖大,但神的恩典更多、更大。 […]

天下事

他追思禮拜中的11處經文(鄭鴯璇)2018.09.14

鄭鴯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9.14 馬侃(John McCain,又譯約翰·麥凯恩),這位將國家和人民利益置於黨派之先、擔任過31年亜歴桑那州的参議員,已於9月2日安葬於美國海軍官校(U. S.Naval Academy)墓園,結束了他精彩的一生,與他的軍校同窗、畢生摯友海軍四星上將拉森(Chuck Larson)為隣。 馬侃很少在公開塲合談及他的基督教信仰,但他卻以言行來實踐他的信仰,而這個信仰支撑他度過政壇中的風風雨雨。 馬侃原是聖公會信徒,讀的是聖公會學校,雖然他經常禱告,也忠心地参加每天早上和週日晚間的聚會,但他信仰的强化是在越戦中,他開的飛機被撃落而被俘後。在那如地獄般的戦俘生活中,他只能禱告上帝,他回憶那5年半時間的禱告和迫切,比身為自由人時還多。 他把《使徒信經》中的前兩句劃在墙上:“我信上帝,全能的神”(I believe in God, the Father Almighty)。他還被稱作“监房牧師”(room chaplain),因為獄方不給他聖經,他只能靠當年背誦的聖經和獄友們查考。 在2007年9月的一次訪談中,當被問到他和上帝的闗係時,他説:我每天都向上帝禱告,尋求祂的指引和力量,我不求個人的成功,我認為那是不對的…… 後來馬侃轉到北鳯凰城浸信會聚會,他非常喜歡牧師的信息,特别是有闗救贖和上帝饒恕的恩典方面。他知道自己過往犯過不少過錯,也不完美,認識上帝饒恕的恩典讓他心得平安。 去年8月,當他被診斷出得了腦癌時,他知道見主面的日子快到了,因此親手策劃他的追思活動,包括在北鳯凰城浸信會及華府國家大教堂追思禮拜的整個節目、程序、邀請人等等。可惜未能邀請與他生前有過節的川普總統,踐行饒恕的恩典,也未邀請他當年競選總統的搭檔、一直對他尊敬有加的Sarah Palin,是為遺憾。 在追思禮拜中,誦讀的11處聖經經文如下: 1.《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4 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 2.《哥林多前書》13:3 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3.《提摩太後書》4:6-7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4.《傳道書》3:1-2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提摩太後書》4:6-8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6.《羅馬書》3:23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7.《羅馬書》6: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