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墜地的布娃娃(葉吳慶宜)2021.07.07

我還來不及思考,就聽到很大的砰的一聲,車子也因衝撞而震動起來——我驚恐地看到,一位穿著黑色衣服的女子,像一個布娃娃一樣,被拋到高空,然後頭朝地墜下,摔倒在路當中!她所騎的摩托車,摔在一邊,零件碎了一地。 […]

成長篇

生悶氣的長子(區曼玲)2021.07.06

父親歡天喜地地宰殺肥牛、宴請賓客,慶祝次子的歸來。而這個次子,不僅預先索要遺產,還外出過著淫蕩和荒唐的生活,直至花盡財產。相反地,長子始終乖乖守在父親身邊,聽話且盡忠職守。父親卻連殺一頭小羊犒勞他都不曾有過。他心懷怨怒,覺得父親不公,難道不對嗎? […]

成長篇

以撒打井,我找工作(陸加)

本文刊於舉目官網2021.06.03 陸加   我們的日子到了 10月初的一個清早,我剛走進我們的工作區,就迎面遇到匆匆走來的同事們,我的老闆也在當中,對我講了一句:“Luke, 趕快去開全體會議,我們的日子到了!” 我完全明白他是什麼的意思:他早就私下催了我好幾次,Luke,趕快去找工作,因為我們丟工作的可能性很大。今天他的口氣里夾雜着一種淡淡的快感,因為馬上就會證明他全猜對了。而且我知道他已經找好了新工作,就等着拿了這邊的解僱金,然後高高興興的赴新職去了。 其他人就沒有這麼輕鬆了。見到我們的副總裁,鐵青着臉,從來沒這麼難看過。他顯然事先就知道了結果。 接下去來處理倒也簡單迅速,1小時之後,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了同一份材料,印證這同一個結果:上至資深副總裁,下至秘書,60天後我們整個臨床試驗科室,將被全部解僱! 一天之中本來是最忙的時候,忽然什麼都不需要做了,昨天還在精雕細刻的文件,也不再屬於我了。看着即將告別的工作格子,和窗外洛磯山脈的秋景,想着不得不又要找工作了,我心裡對主說:“主啊,你又要趕我走了?這次是讓我經歷貧窮呢?還是接着做‘以撒’呢?”   以撒丟“井”,我丟工作 10多年前,我在教會禱告會分享到《創世記》第26章中關於以撒的一段記載。以撒為耕種而打井,但是他周圍的居民不是把他的井填塞,就是乾脆搶走。以撒就只好搬到新的地方繼續打新井,繼續被搶。但是這個任人擺布的以撒,卻越來越昌大,地方越來越寬闊。最後連恨他、搶他的人,都要主動與他和好,因為明明看到耶和華與他同在。 很顯然,如果這些人不來搶以撒的井,他也許就不會主動地去打新井、打好井了。我很理解以撒,有口不錯的井,幹嘛還要找更好的呢?是上帝用以撒周圍的惡劣環境把他“逼”到了寬闊與豐富之地。 我看到自己就是以撒這個被動的個性,隨遇而安,只要過得去就行了。從來不願自己主動改換環境,都是環境推着我動。 所不同的是,信主之後我發現,這個在我不情不願中“逼”我前行“環境”的背後,是愛我的主在掌管。 不久後,我就丟了工作。 *第一口井 那是10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在進展極好的情況下,公司忽然說沒錢了,就像猝死一樣立即關門。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在公司董事們的授意下,總裁把項目賣了,把人解僱掉,自己也大賺一筆之後,揚長而去。這算是現代文明社會裡合法的搶奪。 當然,公司關門之前總有些風吹草動的跡象,警覺的人早就行動起來。不過對我這個“被動者”,我寧願相信事情不至於那麼糟,也許會有好的轉機,我就不必經歷找工作的痛苦了吧。 我也有道理,我們不僅項目的進展好,而且在一個總共50人,其中只有6個中國人的小公司里,我們竟組織了一個有5個人固定參加的中文查經班。每周三的午餐時間,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興緻勃勃地研討聖經。我心裡盤算,上帝一定喜悅我們查經吧,耶和華若與我們同在,也許我們的公司就會百事順利(參《創》39:2),也許我們就可以一直的把聖經查完,也許我們可以安安穩穩地工作15年…… 2004年10月,我美好的一廂情願破滅了。 *第二口井 一個月之後,以前的同事來找我,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另一家公司,只不過這家公司更小,10幾個人。有工作就好嘛,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我太太有點兒擔心,你都不去多找找,比較一下,找個稍微穩定一點的地方。 她的擔心有道理。這家公司的運轉和管理都不正規。不久,我就幾乎無事可做了。 有一天碰到我們的總裁,他正在生氣,因為剛和兩個僱員大吵了一架,那僱員倒也乾脆,把鑰匙一扔,不幹了。我大致知道這兩個僱員是在負責公司的一個臨床試驗,因為我自己的醫學背景,我就問總裁,需不需要我臨時幫一下忙?他說,去吧,你可以邊學邊做。 誰曾想,這幾分鐘的談話,就改變了我的專業方向。我進入了一個我非常喜愛,也比從前的專業更寬闊的領域裡。 兩年之後,我完成了這個專業的基本訓練,積累了一點經驗。不過工作環境繼續惡化,我無法呆下去完成正在進行的實驗。只好放棄了這口井,往前走了。 *第三口井 這第三口井,就是我一開始提到的工作。6年前我們舉家搬到風景極其優美的鹽湖城,進來的時候老闆就說這裡公司穩定、工作的性質也穩定。我想或許這次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寬闊、昌大之地,不會再有“動亂”了吧。我也信心滿滿,讓妻子放棄了她的專業,辭去工作,專職在家做太太。 我們的公司不僅穩定,而且發展的勢頭出類拔萃。我在職的6年內,公司靠合併與收購擴張60多倍,股票上漲10幾倍,被華爾街喜歡的不得了。只不過這個奇蹟般的成長要打個引號:因為這是出於現代商業操作的巧妙,並不多創造價值,僅僅是提高市值。這光鮮的背後,就是躲避稅收和裁員。 在我們收購其他公司的過程中,那些被收購的公司開始大量裁員。這個很正常,因為我們是買主,裁員的事輪不到我們吧。然而在我們2014年的一次大筆收購之後,不好的跡象出現了,上層人士裡面的我們“自己人”開始跑掉了,顯然有人感到異常了。 但我還是有自己的理由不着急找工作。我在承擔著我們原來公司里投資量最大的一個項目,上千萬的錢都燒進去了,不會輕易被砍掉。鹽湖城也沒有其他可找的工作,這個時候也正是我最不適合搬家的時候。況且,我們的副總裁還特意在我的格子間里,跟我分析公司的調整,認為公司完全沒有必要把我們解僱。不過我承認,我還是那個被動性格,我不想動,所以就濾掉不好聽的資訊。 我們被解僱的時候,公司的股票還在繼續增值。現實版的“搶井”事件又一次重演。 我在工作格子里,邊感恩,邊嘆氣:確信上帝若要在我這種被動性格的人身上作主,上帝若要讓我不斷地經歷祂的豐富,祂就不能由着我給我太安舒的環境。 […]

古今人物

觀看C.S.路易斯在創作路途的轉折(程亦君)2021.05.21

從此,路易斯認識到基督教信仰不是並列於其他眾多神話中的一種,卻是先於所有神話宗教的最終實現。因為基督教所講述的是一個關於人類的真實故事,因著這故事,人類講述的所有關於自己的故事都獲得了意義。簡單說,路易斯歸信基督教的過程,是發現了它對現實生活的描述非常真實,而不是受到純理性論述的吸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