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團契生活》

健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Fellowship),在中文中是一個新詞,並且主要在基督徒當中流行。          《團契生活》這本小書,主題就是探討,對基督徒在基督的道中相處,聖經提供了什麼樣的原則。這本書于1938年在德國出版發行後,發揮了廣泛的影響。中文版由單倫理翻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8年出版。          該書作者大名鼎鼎,D Bonhoeffer (1906-1945),中文譯成潘霍華,又譯為朋霍費爾。他是德國人,神學家,教會領袖,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為主殉道。 第一章基督徒團契          潘霍華在第一章“基督徒團契”的一開始就強調,基督徒團契既不是天然,也不是當然之事,因為耶穌基督生活在仇敵之中。因此,基督徒“要側身于廣大的敵人中。他有其使命,也有其工作(第1頁),意即上帝的子民必須寄居在不信者之中,但這正是上帝國散播在世界的種子。          而基督徒團契,可以使基督徒又同時生活在朋友的圈子裡,坐在玫瑰與百合花上,不與惡人同處,而與敬虔的人相攜(路德語)。          潘霍華認為,團契生活是上帝賜給基督徒的恩典和福氣。基督徒“之所以能夠集合在世界上,聽上帝的道,參與上帝的聖餐,是有賴于上帝的恩典。這福分並不是所有 的基督徒都能接受到的。那些被囚者,患病者,四散于天涯海角的孤獨者,在異教徒中宣揚福音者,都過著孤獨的生活。他們知道,這種有形的團契是一種福氣” (第2頁)。         而當“基督徒在尊重,謙卑與喜樂中彼此接待,彼此會見,正如會見主一樣。他們彼此祝福,正如主耶穌基督的祝福一樣。”(第4頁)          因此,現在還有機會與其他基督徒享受團契生活的人,“內心應當深深地讚美上帝的恩典吧!讓他跪下來感謝上帝說:‘上帝准許我們與基督徒弟兄生活在團契裡,那是恩典,除了恩典之外,再沒有什麼了。’”(第4頁)         基督徒團契的秘密,全在相信耶穌基督,依賴耶穌基督,並且在耶穌基督裡。        “第一,一個基督徒因耶穌基督的緣故,才需要別人與之相處。          第二,一個基督徒只有藉著耶穌基督才能與人相處。          第三,在耶穌基督裡,我們從永恒中被揀選,在時間中被接納,在永生中聯合在一起。”(第5頁)          基督徒的生活完全依賴于上帝向他所宣告的“道”。“上帝的旨意是要我們在人的口頭上,在一個弟兄的見證中,尋找和找到他生命的‘道’,所以一位元基督徒需要 另外一位元基督徒向他宣揚上帝的‘道’。”這就澄清了一切基督徒團契的目標:“他們作為救恩的傳遞者,彼此相聚。”(第7頁)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同舟共濟

達銘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是我成長的地方。在團契裡我與年齡相仿的弟兄姊妹,一同學習與人相處、溝通的藝術,一同學習聖經中的真理,實踐彼此相愛並勉勵行善。          團契的英文為Fellowship,筆者將它譯為“同舟共濟”,即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同在一條船上(Fellows in the same ship)。筆者在考大學以及大學生活中,就曾與同校的弟兄姊妹共口嘗彼此激勵,同心禱告之美。          要明白團契的真義,最重要是看希臘原文“koinonia”一字的意思。其字根為koinos,是相同的意思。其動詞為koinoneo,是分享之意,也含有為所共享的去作見証。         近代著名神學家John Stott,指出koinonia有三重重要意義: 一、 是大家面向父神,在衪裡面同得恩典(Share in)          我們在分享中有溫馨的感覺,在團契中經歷神並感受愛,這些固然重要,可是原文中“團契”更論及我們從神而來的同一信仰(Faith),同一救恩(Salvation),以及同一恩典(Grace)。          聖父呼召各人與聖子相交,並因聖靈的內住而有份于神的性情。這就是我們在團契內能彼此相交的基礎。 二、 是我們彼此相向,分享從神而來的各樣恩典(Share with)          聖經記載,神創造時看萬物都是好的,唯有那人獨居不好(《創世記》2:18)。這經文是人需要團契的聖經基礎。          筆者的工作單位,每週有定期的午膳查經團契。有一位外籍姊妹經濟困難,弟兄姊妹暗中集資相助,經歷團契彼此分享分擔的真義。 三、 是我們向著世界,把神的愛和福音向其他人分享(Share out)         路加在其福音書中,用koinonoi一字形容雅各、約翰、安德烈和西門彼得的打魚事業。後來耶穌呼召彼得,要得人如得魚,就是要這班使徒在傳福音上有團契(即彼此互助)。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團契真義:多元中合一

呂允智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1. 聖靈的洗中合一:我們……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体。(《林前》12:13) 2. 多元中彼此不同:若全身是眼,從哪裏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哪裏聞味呢?(《林前》12:17) 3. 父神旨意中合一:神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林前》12:18) 4. 多元中彼此倚靠: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總要肢体彼此相顧。(《林前》12:22、25) 5. 基督身体中合一: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体。(《林前》12:27)

No Picture
成長篇

這些台灣朋友

抒展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來美十幾年了,有好幾位密友是臺灣來的。因為他們多是“外省人”,我沒有感覺到他 們有什麼顯著的臺灣特點,頂多是某些地方用詞不同而已。去年十月中旬,因為修臺福神學院延伸制的課,我單槍匹馬地進入臺灣人中。兩天的時間,除我一人之 外,其他五十多位同學全部是臺灣人。聽他們課間用臺語交談,跟他們同吃同住,真發現不少所謂臺灣人的特點。         首先,這些臺灣人熱情好客。早在八月份聯絡報名時,就在電話上認識了召集人楊姊妹。她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姊妹,性格爽快,為人熱情。幾句簡單的自我介紹,彼此就熱絡起來。她邀請我在她家住宿,我臨行前她又打電話來叮嚀。          那天一大早,我就出發,結果還是多轉了一個半小時。在十點半時終於找到了地方,進去溜邊坐下。剛坐定,後面有人過來問“是不是張姊妹”,我應聲答“是”,馬 上有一杯熱茶遞過來。課間休息時,才知道她就是楊姊妹。她告訴我,在七點鐘時打過電話去我家,知道我已上路了,就一直替我禱告,雖然晚了一節課,但還是平 安到達,感謝主啦。         前後座位的同學也過來打招呼,老師也戲稱前面講的都是不重要的,你來了才講重要的。一天課程結束後,楊姊妹又開車帶我去吃飯、買菜。晚上回到她家,又給我介紹有關的資訊。之後,在她的先生楊弟兄的帶領下,我們三人一起安靜晚禱。         其次,這些臺灣人勤奮,吃苦耐勞。第二天是主日,頭天臨睡前,楊姊妹說:“明天七點半起床,七點五十吃早餐,八點半出發去教堂。”我說:“好!”楊姊妹家的 客房用的是鴨絨被,非常舒服,加上我奔走一天,也累了,倒下就睡著了。等聽得樓上有走動的聲音,一看手錶,早上六點鐘。再迷糊一會兒,聽到楊姊妹叫,再一 看錶,七點十分。         趕緊應聲起來,十分鐘內結束梳洗。去廚房,見楊姊妹已準備好早餐。一盤煎餃子,一人一份花生醬和紅果醬三明治,一壺剛剛 煮好,香氣四溢的咖啡。看我出來了,楊姊妹就叫楊弟兄下來吃早餐。我們就一起謝飯、用餐。我問楊姊妹是不是六點鐘就起來了,她說是,多年的習慣,晚上十二 點睡,早上六點鐘起,做一天的家事,再在走步機上鍛練半小時。        早飯後,楊姊妹收拾碗筷,我和楊弟兄各自靈修。八點半整,我們出門。上車坐 好,楊姊妹很習慣、自然地開口禱告,求神帶領一天的聚會和往返路途的平安。在路上,我得知楊姊妹來美三十年了,原是護士,現在在郵局上班。她信主後,決志 跟隨主,效法主的僕人,過簡樸的生活。她家至今沒有手機,車子沒有遙控器,所吃的、用的都是最簡單的。         兩天接觸中,我看到楊姊妹做在先,吃在後;吃完在先,收拾在後。講話乾脆利索,做事動作麻利,對人寬厚,對己嚴格,典型的敬虔愛主的婦女樣式。         還有一事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上課期間,午餐是由臺福教會的一個家庭準備的,是一百五十個粽子和二大鍋湯。聽說這位姊妹準備了三天。肉粽子,大個兒,一人兩個。非常好吃。這些弟兄姊妹非常愛主,並且願意為主的緣故,服事眾人。         因為我遲到,又是唯一要學分的學員,所以老師用吃飯的時間,跟我談一些要求。提供飯食的姊妹,就在旁注意我們的進展。談話一結束,她馬上就端上熱飯、熱湯,讓人心中很溫暖。         第三,這些臺灣人既具有傳統,又跟上時代。中國人講“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又說“男主外,女主內”。以楊家為例,兩天的觀察,只見說話、做事、開車,全是楊姊妹;謝飯、領會、找不到路時去打電話問路、吃飯時宣講研究成果的,都是楊弟兄。         […]

No Picture
成長篇

永遠的歌聲

王曉丹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奇特老人樂隊        那是我剛搬來美國奧克拉荷馬州橡樹泉市不久,鄰居雪瑞便成了我 的好朋友。她五十歲左右的年紀,是個性格開朗、熱情洋溢的家庭主婦。她丈夫是飛行員,經常不在家,一個女兒已經出去上大學了。雪瑞每週日在一家小教會裡演 奏管風琴,她的鋼琴也彈得很好,而平常的時間,她總是熱心參與公益事務。         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雪瑞說帶我去訪問一個老人樂隊,她是樂隊的司琴。一路上她向我介紹這個樂隊的情況:         “那是一群住在‘基督之家’公寓裡的老人組成的樂隊,他們中年紀最小的六十八歲,最老的九十歲。每週二、四是他們排練的時間,週五下午他們去附近的小學、殘障兒童福利院,或老人公寓演出。他們最喜歡演出了,每週五都像過節一樣興奮。”         “你也每次都去嗎?”我問。         “是的,每週五我一定陪他們去。有段時間我實在很忙,真想辭去司琴的職位,可是一想到要離開這群可愛的人兒,我就不忍心,我知道我會想念他們的。”         “他們那麼老了,還能自己開車去演出嗎?”         “誰說不能?他們中有幾位身体硬朗得很呢!”         “他們都學過音樂嗎?”         “沒有。不過,他們中各樣人才還挺齊全的,有歌手,有鼓手,還有講笑話能手。辛娣最會講笑話,每次她戴著那頂滑稽的草帽往臺上一站,一開口,下面的人都被她逗 得前仰後合。愛麗兒的歌喉很美,她唱的西部情歌又傷感又動情,簡直要把人的魂兒勾走。那位擊鼓手湯姆,從前是位小有名氣的西部藝術家,你大概猜不到,風靡 全世界的可口可樂商標,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呢!噢,還有麥克……”雪瑞情不自禁地笑起來,“他真是一個老活寶!不過,他最近可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他遇見什麼麻煩?”我好奇地問。         “他呀,差點兒當不成指揮了。麥克今年九十歲,他參加樂隊一年多,一來就吵著要當指揮,結果終于當上了。開始還挺不錯,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對于自己總是背對 著觀眾很不滿意,常常在指揮中途把臉轉過來,做一些可笑的動作,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以引起觀眾的注意。吉兒說麥克太愛表現自己,不遵守指揮的本份,建議 樂隊罷免他的職務。這使麥克很傷心。他說無論怎麼處罰,都不能讓他不當指揮,他太喜歡這個工作了。他請求大家的原諒,說以後一定好好謹守本份。不過,他還 是常常管不住自己。”        “人年紀越大,行為舉止越像個孩子,不是嗎?”我覺得很好笑。        […]

No Picture
成長篇

帶皮的土豆

嘵鷗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我們去過一個羌寨,是在一座海拔三千多米的大山上。去的那年,因為山路還未修,所以完全是攀岩拔石,徒步爬上去的。         記得那天下午,陽光很燦爛。帶我們上山的羌族大哥,紅紅臉腮,如鷹般明亮的眼睛,豪爽中帶有一份天真。他一個人幾乎扛了我們所有人的包,帶領我們去他的家——山上的寨子。         說來我們一行跟著他,把包都交給他,並非憑著友情,而是憑著信心。我們和他是在長途汽車上相識的,他熱情地邀我們去他家,從相識到決定去不到十分鐘。但藉著心中的平安,正如我們禱告的一樣,我們決定去經歷一次完全信靠主的旅程。         我們越登越高,山風越來越大,呼呼地將衣襟揚起。寂靜的山巒,彎彎的河水,彷彿都在無聲中述說著造化之美。風,涼絲絲地吹在面龐上,一路的風塵漸漸散去。人 在四圍的山川中,在天地間,猛然感覺到生命的真實,感覺到自我的存在。有一種歸家的意識,有一種被造的確認,更有一種尊貴的感覺。         佇立在岩石上,鳥瞰著山川,唯有風在不停地動。耳邊彷彿聽到神的聲音:“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將近晚上八點鐘,我們終於到達了羌族的村寨。黃昏中的山寨,神秘又古老。因為剛才一陣小雨的緣故,路很泥濘。石頭砌的房子,滲著寒光,幾聲鳥叫,蒼涼的夜色漸漸籠罩了整個山寨。在一個陡坡的窄巷裡,大哥終於開口吆喝。洪亮的聲音劃破了夜色,有妹子來開了門,我們到家了。         一隊人的臉一下子興奮起來,因為在一個又冷又陌生的環境中,“家”真的是人心中的慰藉。雖然門開時,屋內燈光並不太亮,但足以溫暖照亮人的心。         屋內老老少少招呼我們去坐在房子中間的炭火旁。坐定之後,他們的臉在一明一暗的炭火光中慢慢現出模樣來。一個個既好奇又謹慎地打量著我們。“烤烤火就吃飯。”老媽媽蠻友好地點著頭說。         身子漸漸暖和起來,屋內越來越清楚,我這才開始打探四周。忽然發現滿屋、滿地都是土豆。我們幾乎被土豆包圍。正納悶間,一陣妹子的吆喝,我們都坐上了四方桌。桌子上隱隱約約擺了六道菜。我們一路攀登,這會兒看見熱騰騰的一大桌飯菜,頓時覺得饑腸轆轆,胃口大開。         一陣狼吞虎咽之後,大腦開始恢復判斷功能。雖然筷頭還是熱情地在桌面上,從這個菜碗到那個菜碗奔波不停,但腦電波已清楚地告訴我:這裡分明只有兩個菜,一個土豆片炒臘肉皮,一個素炒土豆絲。因為臘肉皮幾乎焦了,能吃的無非是土豆片和土豆絲。所以歸納起來就一個菜:土豆。         一下子我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土豆圍著我們。飯後圍著火堆,我們親切得如同一家人。當我們禱告第二天是大晴天時,小弟偷偷發笑,然後輕聲地說:“明天不會有太陽,若有,你們的神就真。”老媽媽卻彷彿自言自語道:“心動神知嘛!”        “咕咕咕”,不知是什麼叫聲,將我從黎明中喚醒。從屋頂的雜物房推門到外面的平臺,我的心真的發出驚歎。因為雲霧悠然環繞的崇山峻嶺,在那一抹晨曦中真是美得 如詩如畫。跨過門檻來的我,彷彿懸在空冥之中。因為平臺的四圍都沒有欄杆,松柏和山岩坦然地在你四圍呼吸吟唱,像一首極其雅緻的讚美詩,讓你的心中感歎不 已,眼中湧出淚來。         早飯後,小弟邀我們出去打獵。雲霧未散,滿目煙雨濛濛,但我們滿心讚美地上路了。一路走來,一路分享我們的信仰。小弟安靜地聽著。突然一道陽光穿透雲霧,從前方蒼古的松柏樹梢上瀉散下來。我們的心也隨著雀躍,大聲歡呼:“出太陽了!”         我猛然一轉頭,調皮地看著小弟說:“我們的神真不真?”他憨然點頭,又抬頭望天。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雲霧拉開,湛藍的天空顯露出來。麗日晴空,明媚一片。我們在岩石旁升了火堆,午餐吃的是——烤土豆。         接下來的幾天,天天頓頓都是土豆絲和土豆片,最多加一個老蓮白菜葉湯。但我和好些人都興致勃勃,不覺厭倦。因為造物主的豐盛讓我們美不勝收。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失業”團契

顏妮娜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去年秋天,當位於北加州的“基督之家第五家”教會發現,自己教會內失業的弟兄姐妹逐漸增多, 便決定成立一個“工作轉換”小組,希望由此幫助失業的弟兄姐妹走過難關。這個小組的成員是由正在失業,以及有過失業經驗的弟兄姐妹組成。目的是藉著神給我 們每個人各式各樣的恩典,將祂的愛彼此分享,幫助有困難的弟兄姐妹。         該小組開了幾次籌備會議後,決定舉辦一系列活動,從靈性以及實際需要 上,來幫助弟兄姐妹。他們請了牧長去教導如何瞭解神的旨意,如何依靠神走過難關。另外也辦了一系列的講座,教授找工作的技巧,例如如何面試、寫履歷表等, 並指導如何申請失業救濟金,如何處理健康保險,以及如何在經濟上如何預備。該小組又邀請了在大公司任職的會友,介紹該公司文化、所需人才以及僱人管道。同 時更建立了自己的網站,介紹工作機會,提供相關資訊。         目前,我們成立了兩個小組:互助小組和科技小組。互助小組的目的,是彼此鼓勵,交換資訊。科技小組則每週有一個最新的科技專題短講和討論。希望藉著這些聚會、講座,使參與的人充實自己,裝備自己,用神的話彼此鼓勵。         這些方式顯然頗有成效。該教會有一位姊妹,從明尼蘇達州到當地找工作,卻長期未果。她參加了“工作轉換”的課程後,修改了履歷表,最後經由小組的網站,找到了一份合適的工作。         神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神是信實的,在眼下這段困難的時間裡,願弟兄姐妹們都能安靜等候神,並像這“失業”團契的弟兄姐妹一樣,“同心,彼此体恤”(《林後》3:8),就必能度過難關。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北加州,在IBM上班。

No Picture
成長篇

開顏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再見老傳道人,闊別十五載,老人容光依舊。       老人也認出了我。她笑盈盈的,竭力要從記憶中,從她關懷過數不清的年輕人中記起我是誰。瞧著老人笑咪咪的臉,我注意到,連她的笑,也和十數年前一般平安慈祥……         還是十五年前那個難忘的四月,電話響起,一個陌生但親切的聲音。         應邀前往,門啟處,一張慈祥又平安的笑臉。         她娓娓而談,苦口婆心。我一臉的驕橫,一身的乖戾,一連串疑問,一招招飾掩。是時少不更事,卻又自以為江湖高手。與老傳道人數招下來,不得不在私底下自嘆弗如。所以臣服,並非因唇劍舌鋒,而是老人那自始至終的微笑,足教諸般江湖綠林的手段自慚形穢。         伏熊虎者,以鞭以刑,以酷以飢。伏靈魂者,竟然僅以微笑若此,雖年事高,輕描淡寫,便足以所向披靡。高手風範若此,生平未見,伏之。         得老人引薦,自那個禮拜開始,每週六傍晚,總是和一群年輕人一道,揮去凡塵,信步生命的清泉流水邊。掬而飲之,清冽甘純,人世間,絕無可奉。笑盈盈的老人,每週六晚也總會笑盈盈地出現在年輕人之間,笑盈盈地和年輕人一道喜樂。         開始了生命新的旅途,未曾走過的。在這以前,奮鬥寒星二十年,仍是迷霧重重,不見天日。而今日生命的改變,來自對周遭那重生生命風采之景慕。透過這些閃爍的生命,我看見了天上的榮光。         一天,駕車停在紅綠燈前。白日當午,行人絡繹,卻發現行人當中,老人笑咪咪地正往前走。看著老人微駝的背影,不禁肅然起敬。此行何去?不曉得。但從老人手中的傘,和老人用以盛放聖經的帆布手袋看來,老傳道人此行,必是將屬天微笑和關懷帶到更多的人心中。         不久後便告別那地、那人們。十五年風塵雲月,偶然靜下來時,總不禁想起那笑意盎然的臉面。         曾笑語女士們不須費時去整容。潤滑油,去皺霜等,亦徒費金銀。與神同行是青春常駐的上佳秘方。今日重逢,眼見笑盈盈的老人,容光煥發,此論不謬焉。         看見老人挖盡心思要記起我的名字,忍不住提醒她。         都樂了,老人本來就笑盈盈的臉,此刻更是笑靨如花。談起往日事,老人口中,一連串的名字,如數家珍,腦海之中,一張張的笑臉,歷歷在目。         促膝而談,說不盡的數算,說不盡的恩典。         可惜時辰如飛般逝去,委實是良宵苦短。端的也是,十五年來的雲光火柱,兩語三言,又豈可以說個清楚明白?         星河漫天,老人送至大門。瞧著老傳道人滿足的笑臉,我想,在付出了無私的關懷以後,有什麼比得上看見新生命成長起來的滿足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