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

晨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9.11之後,“聖戰”成了熱門的話題。西方社會在通過電視直播,目睹狂熱的恐怖分子劫持民航客機,撞入紐約世貿大廈,導致數千人死於非命後,也逐漸發現這些恐怖分子是以“聖戰”的名義,屠殺無辜的平民百姓。            基督徒在譴責本拉登等恐怖分子暴行的同時,多少會尷尬地意識到,舊約聖經中記載,以色列百姓征服迦南地時,也採取了類似的不分性別、年齡的種族滅絕方式。這 些戰爭,被學者稱為“雅威的戰爭”(編註:雅威,Yahweh,有可能是希伯來文YHWH[《出》3:14]的讀音)。           更使人困惑的是,以色列百姓是在上帝的指示下,發動這些戰爭的。那麼,這位策劃“雅威的戰爭”的上帝,是新約中那位差遣耶穌基督降世為人、在十字架上為罪人流血捨命的天父上帝嗎?舊約中的聖戰、上帝的性情,與新約中的爭戰、上帝的性情,有沒有連續性?還是完全不連續的?            在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Show Them No Mercy: 4 Views on God and Canaanite Genocide,註1)這本書中,四位舊約聖經學者就上述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並對其他三位作者的看法做出了回應。 這四位學者分別是:C. S. Cowles, 加州波音特洛瑪基督大學(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的聖經及神學教授;Eugene H. Merrill,達拉斯神學院 (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舊約教授;Daniel L.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聆聽大師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典範難尋       近日因著全球溫室效應,南加雨季不但晚到,而且失常。本應如唐詩中所形容,細細霏霏,撲面如雲的“雲雨”,現卻常煞有脾氣的成了疾風驟雨。        在雨中,我最喜愛春雨,因為春雨予人一股“新”的味道。“新雨”一詞,也常讓人聯想翩翩。在新雨中,草色青青,青松如膏沐,大地一片清澈乾淨。         若再配上空山,千萬毛尖襯著濕潤青山無聲飄下……,特別讓人覺得空靈、澄靜。我家後山,就曾有過空山新雨的景象。有時,陰雨天色中,天邊還飛著一隻孤獨的黑影,是鷹。那盤旋身影,似勾劃出一些心中不斷兜轉的念頭。        比如說“風雨如晦”四字。然而,我想的不是天氣,而是這個世代。        尼采曾宣稱:“上帝死了,所以宇宙一片漆黑。”他亦曾自稱哲學家是“文化的醫生”。但當他這位醫生如此宣判文化時,就好像為文化關上了燈。自那以後,“黑暗”便常成為我們對所生存世代的形容。        雖然尼采當初批評的,只是針對僵化、社會化的宗教。但在後現代這個世代裡,放眼望去,推翻偶像也擊垮了英雄,取消傳統又遺忘了傳說,價值觀泯滅,人心暗昧,若再沒有可以仰視的神,真真好像掉入一片黑暗深淵。       因此,尼采說人們只能提著燈籠,到處去尋找上帝。      基督徒當然知道上帝未死,死的只是世人心中燃燒的那一點火星。但不可否認,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而且愈來愈黑。       所以,在這沒有英雄也沒有偶像的時代,我們心中是否還有屬靈的典範可以效法?在我們身邊可有“燈籠”可以照亮呢?       或者,一切真如風中之塵,全飄落入夙昔? 愛的典範         幸運地,在我生命中曾有和兩個典範相遇的經歷。對我來說,他們不只是燈籠,他們是“火炬”,炯炯燃燒,照亮我生命中許多矇昧的角落。        這兩位某些方面來說,皆可稱為“大師”。我有幸能親聆教誨,瞻仰風範。他們撼動了我的生命架構,賦予我解讀人生的眼光,也影響我怎麼呈現信仰,怎樣盡力釋放出自己渺小的一點明燭之光。        一位是已過世的路易師•史密斯(Lewis Smede),倫理學大師,也是我過去富樂神學院的教授。        初識時,是在課堂上。當時孤陋寡聞,對他已是美國寫“饒恕”主題的權威,以及是《寬恕與忘卻》(Forgive and Forget)這本暢銷書作家的名人身分,一無所知。不帶任何期望地,我來到課室,赫然發現一位白髮紅顏的老頑童,立於教室前面。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擺渡與超越 ──讀程抱一的《天一言》

黃瑞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不知許多人是否跟我一樣,在拿起《天一言》這本書前,從沒聽過“程抱一”這個名字?         上世紀中葉,年方雙十的程抱一,由南京赴法留學。那時他連一句法語都不會說!熬過艱辛十餘年,他已在彼岸扎根,並結出文學與思想果子,傳遍歐美,傳回中國。         在法蘭西,程抱一成就了許多“第一”:他是第一個在法國獲得大學教授職稱的中國人;他的《中國詩歌語言》,是世界第一部以結構主義,研究古典詩詞的學術專論;他也是第一個獲得法蘭西學院終身院士榮譽的亞裔,等等。         多年來,程抱一在他鄉研究中國詩畫的同時,認真思考生命本質。他說,他心中長存一把火,從來沒有熄滅過。         1980 年代中期,他重病臥床,深感時不我待,開始創作小說。首部《天一言》,耕耘十年。這是部第一人稱長篇小說,以天一、玉梅、浩郎間的情誼為經,以抗戰到文革 初期的動蕩中國為緯,寫下作者對生命的質疑和反思。出版後銷售長紅,譯為多國語言,他的名字,Francois Cheng,在讀者中傳開。         小說中,我們看到,人在重重苦難浪濤中出脫:一個人經歷了苦難荒原、疾病深淵、罪惡險灘後,發現自己還活著,還願意回應知己那熟悉的話:“還不晚嘛!我們再做點兒什麼?”──就是這對生命意義“不放棄”的頑強探詢,讓《天一言》這闕苦難交響樂,至終保持上揚的基調。         主人公天一的旅程,象徵著當代中國人在歷史、現代、自我深淵中攀爬撲跌的痕跡,和在人性荒原間踽踽獨行的心路歷程。在不斷的前行與回溯,反思與觀照中,滌盪出生命的終極意義,彷彿焦黑殘壁上,掙扎出的一株小小的青青嫩草。 任是傷痛也動人         《天一言》不同於傳統小說,既沒有太多高潮起伏的情節,也少人物對話互動。這樣一部充滿哲思獨白的作品,究竟憑什麼打動讀者的心?         筆者認為,《天一言》的迷人處,在於程抱一對東西文化、對人性、對美、對語言的感應敏銳,又深掘內蘊,以致常能“先讀者一步,指點出心靈的繁華勝景”: 1. 東西方對話         地球村世代,許多人腳踏東西兩岸,常有和異文化接觸機會。但發言不等同對話。後現代表面眾聲喧嘩,多少是自言自語?操練多元眼光,與異文化深入對話,實是艱苦漫長的過程。《天一言》書中多處關於中西哲學、美學的精彩討論,反映了程抱一對東西文化的咀嚼︰         “我漸學會用包容精神和中西方雙重眼光來收納、審視東西兩種不同文化。用雙重眼光觀察,不僅可以瞭解他人價值和接受標準,還能返觀自身,在對方眼光下作更嚴 格、更明確的價值界定,從而有勇氣去掉不正確部分,去掉旁枝樹葉,保留主幹。西方人的批判眼光,可以不斷更新文明層次的追求……在藝術探求上,總希望達到 彼方,不停留在生命境界的此方……我從中國人追求圓滿和諧,向西方人逼近,追求突破、提升,而得以在小說中表現出一種豐富性。” 2. 對美的追尋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加爾文:自由先驅還是專制暴君?——簡介茜亞.凡赫爾斯瑪的《加爾文傳》

楊聲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提到約翰.加爾文,我們首先會想到他的代表作《基督教要義》,此著作躋身“影響人類歷史的十部巨著”之列。這說明了加爾文在歷史中的地位。          然而,對於加爾文,中國讀書界對他的印象,多來自於《異端的權利》一書。該書認為,他是火燒塞爾維特(又譯作“塞維特斯”)的劊子手,是日內瓦的暴君和“教 皇”。但是,又有學者指出:“加爾文主義解放了瑞士、荷蘭、英國,也為清教徒發展美國的繁榮提供了動力。”就常識而言,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是暴君,又是自由 精神的播種者!         雖然加爾文備受爭議,然而中國大陸有關他的史料卻十分稀缺。而茜亞.凡赫爾斯瑪的《加爾文傳》,向我們較為全面地介紹了這個人的一生。 天光照耀的年代         青年加爾文喝過人文主義的墨水。那時文藝復興餘韻猶存,加爾文受其影響,投身於古希臘羅馬著作的研究,並在22歲時寫成《塞尼卡注釋》。         事實上,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運動,有著密切的關係。例如,有些改教家受益於文藝復興帶來的新知識和新態度,因此懂得使用批判的眼光看事物。直至後世,清教徒也是深重良知、自由,注重個人獨立研讀聖經。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加爾文在這一時期受到的教育,對他後來卓越地闡述基督教教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這個年輕的自由撰稿人,後來卻被一道天光照耀,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就是信仰的道路——加爾文回憶說:“上帝突然降服了我,改變了我的心……”         其實,從加爾文的這個轉變,可以看到人文主義與宗教改革的分野。人文主義張揚個性,相信人憑著自己的力量可以主宰一切。但是,改教家們從來不相信人類是宇宙 的尺度。改教家走出了中世紀迷信的暗霧,看見了信仰的大光,於是他們在大地上俯伏敬拜,並且憑著破曉年代的剛健之力,行公義,施憐憫,自強不息。         與當代對人性樂觀的評估不同,那時候的人,普遍承認自己的罪性,並且渴望通過宗教得到拯救。然而,中世紀的人沒有找到正確的拯救途徑,因而投身於苦修、行善 功之中。德國修士馬丁.路德本也是如此。但是,當他苦修數十年之後,信仰之光照亮了他,他發現人得以脫離罪惡,不是憑著自己所行的善事,乃是惟獨藉著信 仰。這就是著名的“因信稱義”的思想。          這道光芒也照亮了青年加爾文的心靈。 “政教分離”的先聲          那是一個為信仰而獻身的年代。因為法國對新教徒的迫害,加爾文流亡瑞士。他本想找一個清靜的去處思考和寫作,然而,他留在了日內瓦。這是一座勇敢抗擊專制的城市,但也是一座充滿罪惡和放蕩的城市。         到日內瓦後,加爾文首先著手以新教信仰的原則教導日內瓦人,他為此起草了一份信仰告白。         此後,他向日內瓦議會提議,對教會進行四項改革,其中最核心的,是聖餐資格問題。加爾文主張,教會有權力不讓仍然過罪惡生活的人領聖餐,並且有權開除其教籍。 […]

No Picture
事奉篇

佈道“新”思維 ——讀《跟耶穌學佈道》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讀完《跟耶穌學佈道》之後,我不得不承認,我真是孤陋寡聞。我佈道已經十多年了,竟然一直不知道這本佈道學的名著,而它已經出版30多年了,單單是英文版,就在全球銷售超過兩百萬冊。      《跟耶穌學佈道》一書的原名叫The Master Plan of Evangelism,作者Robert E. Coleman(中文譯為柯若柏),是著名的佈道學教授,曾任洛桑世界福音委員會發起人。上個世紀最大的佈道家葛培理說,“在這個世代裡,很少有書像柯若 柏博士所著的《跟耶穌學佈道》一樣,在普世福音廣傳方面產生如此巨大深遠的影響。”在這本書出版30年之際,許多著名的基督教領袖、學者、作家,都一致用 四個字來評價這本書:“經典之作”。        這是一個傳道人,以及有心要傳揚福音的華人基督徒必讀的經典。        現在是E時代,一提到 讀書,有的人頭就大了,天哪,那麼多書,怎麼能讀完啊?別怕,《跟耶穌學佈道》一書雖然是經典大作,但篇幅卻很小。中文的正文連註釋都加到一起,還不到 180頁。這就是這本書的另外一個魅力之處,正如著名靈修作家傅士德所說,該書把最偉大的洞見,“表現得很簡明”。         這本書“探討的是主導耶穌事工方法的原則”(引自該書第26頁,以下只註明頁碼),也許可以稱為“策略原則”,或“指導原則”。柯若柏把這些指導原則概括為八條。         第一條原則:“訓練一小批領袖以帶領群眾”(第39頁)。找到工人並培訓他們,以帶領人歸主,這必須放在事工的首位。        耶穌要求被揀選者必備的最重要品質是:真心切慕上帝以及耶穌所彰顯的生命本質,並且,他們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有一顆受教的心,“耶穌能使用任何願意被他使 用的人”(第41頁)。“耶穌調教門徒的最基本原則,就是把心力集中在所要使用的人身上。改變世界要從改變人做起,但除非人甘心接受主耶穌的調教,否則人 是無法改變的”(第41頁)。的確,事實就是如此。         大多數教會傳福音的策略恰恰與此相反,他們不是從培訓少數領袖開始,而是從號召大眾入手。其實,“贏得群眾很容易,只要給他們領袖就行了”(第51頁)。因此,教會必須在不忽略大眾的同時,肯花更多的時間去培訓少數領袖,而目前在領導位置上的人,應當成為優先培育的對象。         第二條原則:耶穌培訓學生的方案,就是“讓門徒跟在他身邊看、聽、學”,即讓學生跟在他身邊見習學習。         耶穌一開始設立使徒的時候就宣佈,“……要他們常和自己同在”(《可》3:14)。用古人的話來說,這就是身教。耶穌肯花時間在門徒身上,特別是到了關鍵時 刻,他總是把門徒帶在身邊。“耶穌所示範的原則教導我們,‘領導人訓練養成’的唯一之道在於親近而又密集的陪伴、指導和示範。”(第70頁)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簡明神學》與《神學入門》──基督徒需要學習神學嗎?

李定武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在一般平信徒的心目中,神學是 一門高不可攀的學問,似乎只有牧師一類的人需要學習。但是,在基督徒的生命中,神學是無可避免的。無論你是否曾經意識到,其實所有的基督徒都有自己的一套 神學觀念,問題只在於它是好是壞,有意識還是無意識,是嚴謹還是鬆散,而且它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我們。本文的目的即在藉著介紹兩本書──巴刻(J. I. Packer)的《簡明神學》與史鮑爾(R. C. Sproul)的《神學入門》──來幫助我們邁入學習神學的門檻,建立一套整全的神學信念。讓我們從以下的幾個問題開始。 一、神學是什麼?            在 談這些題目之前,我們首先要知道基督教的獨特性在於它是一種啟示性的信仰。我們所認識的一切信念與真理都來自神的啟示。藉著聖經,神主動地向願意聽從的人 啟示祂自己。聖經乃是神的“呼出”(《提後》3:16),因此聖經是神的話,由神而出。巴刻說:“聖經以‘認識’神為屬靈人的理想。”(註1,第15頁) 加爾文則說,人類“真正的智慧……是對神的認識,與對我們自己的認識”(註2,1.1.1);“聖經好比眼鏡,有了它就可以看得明白”(註 2,1.6.1);“若沒有聖經的幫助便不能認識神”(註2,1.6.4)。           由此看來,神學是有關神的論述。巴刻還說:“神學首先是思考 神和論及神的活動;其次,它是該活動所生的結果。”(註1,自序)系統神學則是將神學系統化地表達出來。美國另一位神學教授顧韋恩(Wayne Grudem)認為,“系統神學就是針對聖經對我們每一個生活層面之教導所作的研討。”(註3,第21頁)           簡單來說,神學是什麼呢?所謂神學就是研討神與祂的話語──聖經,在我們每一個生活層面的教導,並將所得的結論作一有系統的整理。 二、基督徒有必要學神學嗎?           神學既然是針對聖經對我們每一個生活層面之教導,所作的有系統的研討,而聖經又是“有功效的”(《來》4:12),是對人“有益的”(《提後》3:16),且是“基督用祂主權治理其子民的工具”(註1,第13頁,參《賽》55:11),因此所有的基督徒都需要學習神學!           健全的神學是敬虔生活的必要條件(註4,序言),因為我們的神學觀念會影響我們生活的每一層面。基督徒不能逃避神學,因為如果他經常在學習有關神的事,他就 一定有他自己的神學觀,不論這些神學觀是對的,還是錯的。所以,基督徒需要學神學的原因,在於我們需要擁有健全的神學思想。           聖經也指出人心之所思是真我的表現。這是因為人的慎思,會在他內心深處產生他最信服的想法。如果我們內心所信服的神學觀是錯的,又不經過矯正,這些觀念終會敗壞我們的生活! 三、基督徒忽略神學的原因            史鮑爾(註4)在他《神學入門》的導論中,列出基督徒通常忽略神學的十項原因: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詩人牧師尤金‧畢德生 ──書介:《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奇特的牧師       您會把屠夫的刀與放下 自我聯想在一起嗎?你會用北極探險比喻永恆和完美,又從舊約的場景來寫現代詩嗎?尤金‧畢德生(Eugene H. Peterson),就是這麼一位奇特而詩意盎然的牧師。他的著作《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The Contemplative Pastor,以琳出版),是一本充滿意象、哲思的靈修作品。該書是他對牧養藝術的深刻探索,是任何一位願意誠實面對自己的信仰根基,決心投身建造生命的 信徒,都能受益的靈修精典名著。        畢牧師出生在美國蒙大拿(Montana)州,大自然的湖光山色,孕育出他簡樸、真誠、踏實的生命。他在 馬里蘭州牧養教會將近30年,又在加拿大維真神學院任神學教授。他與傅士德牧師(Richard Foster)齊名,被列為北美兩大最具影響力的靈修作家。他的著作近年來深受華人讀者喜愛,已有許多翻譯成中文(註)。         畢牧師認為, “屬靈”即是信徒活在純全善良的福音中,“以信心的行動去經歷生活中的所有要素,包括孩子、配偶、工作、天氣、財產,以及人際關係。”他很強調在日常生活 中經歷和實踐信仰,並深信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每件事,都是神的主動運行,而且有祂的恩典在其中。所以牧養的首要任務就是幫助他人,在自己的生活中發覺神的恩 典,並以信心參與神正在進行的事,學習以愛和信心回應神。以下是他對牧養及建造生命的一些探討: 靈魂醫治         牧養不是經營教會或開辦教育,而是醫治靈魂。著重的亦不是事工的效果,乃是教人培養洞察力,發覺“神在這裡一直做什麼?在生活中我可以看到什麼恩典的蹤跡?在團隊中我可以讀到什麼真愛的故事?有什麼事是神已經發動而我可以參與的?” 這樣的牧養,引導人注目神及祂的作為,在困境和混亂中發現十架的同在,幫助人對抗罪惡、克服憂傷,與神復和,被神醫治,並以神的話為中心,建立禱告生活,使生命長大成熟。 榮耀劇場         加爾文把神創造的世界稱為祂“榮耀的劇場”。畢牧師更認為“神用話語造出一個充滿活力的世界與各樣事物:有光、月亮、星宿、旱地、植物、男人、女人(而不只是愛與美德、信心和拯救、盼望與審判)。離開了創造,神的約就沒有架構、沒有背景、也沒有實在的根基。”         祂引導我們藉溪流、群山,領受創造的奧秘和寬廣,在萬事萬物中發現單純的本質,觸摸天父的心意。並學習張開眼睛禱告,在敬拜中,看到“山丘如羔羊般踴躍”,聽到“樹木拍掌”,歡呼進入那個榮耀的劇場! 禱告語言         由于文化的影響,人們習慣傳達資訊多于表達情感,逐漸失去了與生俱來的和父母親密溝通的語言能力。人們需要恢復這種能力。當人体驗到神正以長闊高深的愛,邀請自己與祂建立個人的關係,他必定會充滿敬畏地來到祂面前。這時用的是一種表達愛的語言,是活力充沛又富有想像的。         牧養的目標,就是培養這種愛的親密交談,直到能自然流露心中的吶喊、驚歎、認罪與感謝,直到生命全然轉向神,更信賴祂,從心底呼叫“阿爸!天父!”。這樣的禱告必然帶來豐盛、深情、活躍的靈命! 人神意志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團契生活》

健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Fellowship),在中文中是一個新詞,並且主要在基督徒當中流行。          《團契生活》這本小書,主題就是探討,對基督徒在基督的道中相處,聖經提供了什麼樣的原則。這本書于1938年在德國出版發行後,發揮了廣泛的影響。中文版由單倫理翻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8年出版。          該書作者大名鼎鼎,D Bonhoeffer (1906-1945),中文譯成潘霍華,又譯為朋霍費爾。他是德國人,神學家,教會領袖,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為主殉道。 第一章基督徒團契          潘霍華在第一章“基督徒團契”的一開始就強調,基督徒團契既不是天然,也不是當然之事,因為耶穌基督生活在仇敵之中。因此,基督徒“要側身于廣大的敵人中。他有其使命,也有其工作(第1頁),意即上帝的子民必須寄居在不信者之中,但這正是上帝國散播在世界的種子。          而基督徒團契,可以使基督徒又同時生活在朋友的圈子裡,坐在玫瑰與百合花上,不與惡人同處,而與敬虔的人相攜(路德語)。          潘霍華認為,團契生活是上帝賜給基督徒的恩典和福氣。基督徒“之所以能夠集合在世界上,聽上帝的道,參與上帝的聖餐,是有賴于上帝的恩典。這福分並不是所有 的基督徒都能接受到的。那些被囚者,患病者,四散于天涯海角的孤獨者,在異教徒中宣揚福音者,都過著孤獨的生活。他們知道,這種有形的團契是一種福氣” (第2頁)。         而當“基督徒在尊重,謙卑與喜樂中彼此接待,彼此會見,正如會見主一樣。他們彼此祝福,正如主耶穌基督的祝福一樣。”(第4頁)          因此,現在還有機會與其他基督徒享受團契生活的人,“內心應當深深地讚美上帝的恩典吧!讓他跪下來感謝上帝說:‘上帝准許我們與基督徒弟兄生活在團契裡,那是恩典,除了恩典之外,再沒有什麼了。’”(第4頁)         基督徒團契的秘密,全在相信耶穌基督,依賴耶穌基督,並且在耶穌基督裡。        “第一,一個基督徒因耶穌基督的緣故,才需要別人與之相處。          第二,一個基督徒只有藉著耶穌基督才能與人相處。          第三,在耶穌基督裡,我們從永恒中被揀選,在時間中被接納,在永生中聯合在一起。”(第5頁)          基督徒的生活完全依賴于上帝向他所宣告的“道”。“上帝的旨意是要我們在人的口頭上,在一個弟兄的見證中,尋找和找到他生命的‘道’,所以一位元基督徒需要 另外一位元基督徒向他宣揚上帝的‘道’。”這就澄清了一切基督徒團契的目標:“他們作為救恩的傳遞者,彼此相聚。”(第7頁)         […]

No Picture
透視篇

書介:《中國基督教基礎知識》 --評介及感想

張慶勝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前言          該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編寫,1999年1月在北京出版。它是該所出版的介紹中國現今五大宗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的系列宗教知識叢書之一。          所長吳雲貴先生在其總序中,說明了出版該書的目的:“讓眾多對中國五大宗教無知或知之甚少的中國人,能對這五大宗教有所認識和瞭解,特別是從事民族,宗教,公安,國家安全和外事公務員,理應讀這一系列書,達到作好本職工作的一項基本要求。”           該書主編卓新平,執筆者包括王美秀,文庸,周偉馳,段琦。全書約廿萬字,分四大部分,依次為歷史/教義,經典/人物,經禮/教制,文化/藝術。該書反映了中國學術界對基督教的認識,是一本值得海內外關心中國基督教的華人研讀的書。 一、歷史及其教義 歷史           書一開始就說明,該書所介紹的基督教,是指新教,即馬丁路德改教之後,形成的基督教,有別于羅馬天主教和東正教。但從歷史和教義方面,它上承了從主前一世紀受羅馬帝國壓迫和奴役開始的猶太教。本書認為救世主觀念是在那時形成的。           (其實只要讀舊約《以賽亞書》,就知道救世主或彌賽亞的預言,早在羅馬帝國產生前數百年就有了。並且,這“救世主”的宗教意味,遠大于政治意味。但該書卻著重于它的政治意味。書中在討論歐洲政教衝突和改教運動的歷史發展經過時,也是從政治角度去看的。)           該書認為:基督教的發展,從馬丁路德發表九十五條論綱後,引起了以德、英、法為主的各國的宗教改革運動,同時也引發基督教各主要神學体系的發展,導致現今基督教各主流宗派的形成,一直到二十世紀許多新教派的興起,成為一個趨于多元化的宗教。           (從表面上看,宗教改革似乎使基督教由一元化的羅馬公教,成為一個趨于多元化的宗教。其實,這是教會為回歸聖經真理,爭取獨立自主的必然結果。基本上,除了少 數不符聖經真理的宗派之外,其餘宗派的重點和禮儀雖有不同,但都是承認耶穌與神同等,聖經為獨一無二的最高經典權威。)           該書敘述了中國基 督教歷史,認為,唐朝時傳入中國的景教,不代表真正的基督宗教,乃是當時基督宗教的異端。到元朝至明清之際,主要是天主教傳入時期,但幅面不廣,影響也不 大。基督教與天主教真正大規模傳入中國,是在鴉片戰爭之後,但從此在中國人的心中,基督教的發展,與西方帝國主義及其不平等條約有了不可割裂的聯繫。           但是,該書也認識到,早期基督教傳教士在中國近代教育,醫療,衛生,出版及文化各方面,都有顯著的貢獻。他們在中國開設現代學校及醫院,為中國造就了不少人材。雖然該書將這些貢獻看為是西方傳教士在中國傳教所用的手段,但也不否認,這些手段對落後中國所提供的正面貢獻。 教義          有關基督教基本教義的介紹,該書使用了批判或綜合的方式,涵蓋了十五個分題。其中“上帝論”包括“存在論”和“屬性論”,而“存在論”又列舉哲學史上五種論 證方法,分別簡介但不置評,僅在最後引卡爾巴特所言:“除神自己向人啟示之外,人絕無旁途認識上帝。”(可惜該書沒有進一步藉此介紹基督教最重要的教義, 就是神道成肉身以耶穌基督向人啟示,除祂以外人絕無旁途認識上帝)。           對“三位一体”論,該書認為是基督教獨有的上帝觀,對其由來及在神學歷史上所引起的爭辯,本書作了很好的介紹。最後用“愛”來聯繫父、子、靈三位的關係的現代神學,作為對三一論的革新看法(這種看法,實際上已失去原來三位一体的本來意義,在此不多言)。           對“基督論”,該書認為這是基督教的核心,並對基督的神人二性在神學歷史上的爭論,和福音派所接受的理論,都作了扼要的交待。該書還認為,如果不從救贖角度來看“基督論”,討論基督的人神二性和基督在三一論裡的地位,就沒有意義(這是非常貼切的看法)。 […]

No Picture
成長篇

讀《標竿人生》

鴻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精彩深刻          《標竿人生》(Purpose Driven Life) 的作者,Rick Warren,是被神大大重用的人。1980年,他來到加州,從一次七個人的家庭崇拜開始,創立了馬鞍峰教會,到目前,教會增長到一萬六千人,每年都向世界各地差派宣教士。          幾年前他的《直奔標竿》,在教會界引起很大反響。最近,他又出版了《標竿人生》,創下全美基督教類暢銷書的記錄。從《標竿人生》這本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他 如何抓住聖經的精髓,並將之付諸于行動。我讀過此書後,不僅信心有了飛躍,對聖經的理解也更加深刻。現在,我非常清楚如何按照神的心意生活了。         《標竿人生》可供四十天閱讀,並配合有閱讀筆記。它從“為什麼我會在世上?”“我的人生目的是什麼?”這些容易引發思考的問題開始,層層深入,將基督信仰的各 個層面,用五個人生目的歸納總結出來,並提出具体方法,指導我們如何個人性地活出神造我們的目的。這種結構正像該書封面上的那棵樹,向下紮根,向上生長, 並結出豐碩的果實。          不僅如此,書中語言精煉,道理深刻。譬如,我們知道聖經說神是公義的、慈愛的,但是我們看這世界,經常會覺得神的慈愛 和公義並沒有顯示出來,小人得志,好人受欺,無辜的人受害,天災人禍到處都是;耶穌的十二個門徒,有十個都殉道;甚至蔡蘇娟(《暗室之后》的作者)那麼愛 主,主都讓她一輩子不能見光……,若是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都是這樣的道路,誰還敢信祂呢?          然而Rick Warren 用一句很簡單的話,解釋了這一切,“It’s not the end of the story.”(這不是故事的結束)。肉体的死亡不是生命的終結,這一句話,讓人茅塞頓開,明白因為我們的眼光太短淺,只看到眼見的世界,和有限的時間, 當然不會有正確的結論。儘管神的永恒性誰都知道,但我們時常還會把這一點忘記。 我的收穫          我被這句話深深觸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