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誠信帽(吳蔓玲)2016.03.07

在網路上讀新聞,眼前跳出一張照片,惹得我哈哈大笑。是一位泰國老師為了防止學生作弊所採取的方式。開學時,要學生做一頂誠信帽,紙圈套在頭上,兩側各有一張硬紙,防止學生左顧右盼。 […]

No Picture
天下事

碩果僅存最老的舊約抄本正式公認為世界瑰寶(漁夫)2016.03.0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3.04 文/漁夫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2016年2月正式宣佈,承認現今碩果僅存的最老的舊約希伯來聖經,是世界瑰寶(world treasure)。 根據《基督教郵報》的報導,這份手抄本舊約聖經,(稱為阿勒坡羊皮卷“Aleppo Codex”)已加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 國際註冊名單中。這份名單包含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發現。 所有現今存在的舊約版本,都源自這份手抄本。這手抄本大約是主後930年完成的。由於不斷的遷移,這份抄本中大約有190頁,約佔原來487頁的40%已經遺失。這些遺失的190頁,包括摩西五經中的四卷半,以及希伯來文聖經的最後五本:《耶利米哀歌》《傳道書》《以斯帖記》《但以理書》及《以斯拉記》。 這些羊皮卷所有權的歸屬,有些爭議。但是,正在準備為這些古卷製作記錄片的達巴克(Avi Dabach)認為,它們應該屬於逃離敘利亞的猶太人社團所共有。 他說:“在1960年代,阿勒坡(敘利亞的最大城)的猶太社區提出訴訟,控告將這些羊皮卷帶到以色列的人們。……以色列當局決定將之沒收充公,以公權力強迫提出告訴的阿勒坡猶太社區,接受當局的方案。” 這些抄本是在1958年,從敘利亞被走私攜帶出境。從1980年代中期起存放於以色列博物館內。 雖然在“死海古卷”中也找到部份的舊約抄本,其年齡可以追溯至主前一到三世紀。但是阿勒坡羊皮卷仍是迄今最完整的舊約抄本。 以上兩份圖片所顯示的當年馬索拉提文士們,如何工整地抄寫舊約的經文。這些文士在第10世紀時,活躍於提比利亞地區。他們被要求小心翼翼地能完整並正確地保留聖經的經文。我們也可以從《約書亞記》1:1的經文看出來,馬索拉提文士們將每個希伯來字都加上了母音標記,以便於後世讀經的人知道如何發音。 自從930年完成了阿勒坡抄本之後,在將近1000年間,整本舊約聖經都完全地被保存於中東不同的地點:提比利亞,耶路撒冷,埃及。最後在敘利亞的阿勒坡。 在抄本完成大約100年時,耶路撒冷的卡萊特猶太社區(Karaite Jewish community of Jerusalem)將整本抄本買下。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保存這抄本的會堂遭到破壞。在埃及的猶太人付出大筆的贖金,贖回這本抄本,將之搬到埃及。 起初他們將這抄本存於開羅古城的卡萊特會堂,後來遷移到拉班尼(Rabbanite)會堂。當時有麥門尼德的學者,確認這抄本是所有猶太學者都可信任的經文。據說,在1375 年,麥門尼德的後裔將抄本搬到阿勒坡。 阿勒坡的猶太人在後來的600年間,小心翼翼地看管這些抄本。他們將抄本放置在阿勒坡中央會堂地下室的保險櫃裡。傳說的故事認定,這個地下室原來是先知以利亞藏身的洞穴。 1947年,聯合國準備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國。這個決定引起了阿拉伯人的暴動。在暴動中燒毀了保存這些抄本的猶太人中央會堂。抄本離奇失踪。但是,1958年,一個敘利亞的猶太人穆拉德法漢姆(Murad Faham)竟然將之呈給當時的以色列總統本子維(Itzhak Ben-Zvi)。 查看之後,發現抄本有部分已經遺失。起初,這些抄本交給了在耶路撒冷的阿勒坡猶太人社區的總拉比。但是,在本子維的政治運作下,以色列政府私下取得了這些抄本。後來,在1980年代,這些抄本被存放於以色列博物館內的聖書龕內。(Shrine of the Book) 作者現居加州橙縣。自1994年起 任美國矽谷的民選教育委員16年。多年在華人教會事奉。

编者心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談妮)2016.03.02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 文/談妮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3.02 一晃眼,2016年已經進入春暖花開的3月了。 在北美,秋天的代表色是橙黃橘金。冬天在皚皚白雪中象徵聖誕的,則是大紅與正綠。春天的顏色,較之前面兩個季節,可就豐富了:淡紫、嫩黃、翠綠、粉紅……全是生命初綻的喜悅與單純。 至於夏天,大概就是碧海的藍,或是白花花刺眼的陽光。 春天的活潑歡欣,不僅是因為萬象更新,更是因為基督的復活,帶給我們今生內心平安喜樂的保證與永世的盼望。 我們能以上帝兒女的身份,自由、自信、暢快地慶祝,是因為耶穌基督的救恩與得勝(參《加》1:4;《羅》8:21)。 但是,為什麼有時候這份自信和快樂會消逝呢?是因為主不夠愛我嗎?是因為我不夠愛人嗎? 捨己 我們談到救恩,一定會想到耶穌的捨己,以及耶穌要求跟隨祂的人要捨己。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呢?            1)捨棄自己 在中文和合本聖經中,同樣翻譯成“捨己”,在原文中其實是不同的字。首先,耶穌為了我們的罪捨己——是捨棄了自己(παραδόντος),是上帝愛的實踐,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      2)否定自己 但我們要跟隨耶穌的必要條件,卻是另一種捨己——否定自己(ἀñíçóÜóèù。參《太》16:24,《可》8:34,《路》9:23)。 否定自己,是很多人在認信過程中,曾經歷過的。這就如義人約伯在經過漫長的自我抗辯後,因為“親眼看見”上帝,而“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參《伯》42:5-6) 只是,從常理看,一個厭惡自己的人,如何能健康地去愛人呢? 愛己 使徒約翰說:“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一》4:19)愛人的能力,是生命成熟的特徵之一(參《加》5:22)只是耶穌愛我們,為我們捨棄了自己,我們若要效法耶穌愛人,如何去捨棄那個已經被我們否定的自己呢?我們又拿什麼去“愛人如己”呢? 1)飢餓地愛己 一個自我否定的人,常常是個對愛飢渴的人。他們會不自覺地以愛交易愛,內心深處對愛索求無度。這類人的“愛”,常常是以自我為中心的。 2015年、2016年連獲兩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多(Alejandro G. Iñárritu, 1963-),在他2006年上映的《通天塔》(Babel)中,母親自殺而父親冷漠的日本聽障女孩,就是一個例子,她企圖用少女的身體或嘲弄他人、或獲得關注、或換取關懷。但真正需要的,只是藉與人的聯結,感到自我的存在。 至於嚐過主恩的滋味,卻只停留在自我否定階段的基督徒,則常常是自義的、論斷的、尖刻的,或是憤怒的。他們內心更為寂寞,更難信任他人,或更難與他人建立深度的聯結……甚至,旁人會感到,他們擁有相對更強悍或更頑固主觀的“自我”。 2)從容地愛己 其實,跟隨主在否定自我的同時,是要與基督一同歸入死、埋葬,而後,不只慶祝復活節,也在基督裡建立一個新的我——在生活舉止或服事上,都不再靠舊的儀文,。(參《羅》6:4;7:6) 人一旦脫離了律法的捆綁,就表示人不再由外在行為來評價。上帝對我們的愛,不只體現在一次一擲千金式的“重價買來”(《林前》7:23),而且還包括恆常不變的珍視,與細緻的護理: “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冊子上嗎?”(《詩》56:8) “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申》32:10) 這樣的愛,使我們篤定、安全、自信並泰然。或說,這樣的愛,讓我們感到有靠山而穩定。較之服膺於律法,更因為渴慕上帝的榮耀而不會輕易去放縱情慾。 當我們透過上帝對我們的接納而自我接納的時候,“我”的重要性也將慢慢轉淡,並在滿足的福樂(參《詩》16:11)中,將生活關注點更多移向愛上帝與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