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貴客

飛機起飛時,我心裡有些憂慮。其一,是因為這位旅伴散發出一股讓人不易忍受的氣味。其二,是我頭頂的天花板接縫開始滴水,每一滴都正好落在我頭上。 […]

Uncategorized

復活與更新

今天我們記念主的復活,追求靈命與教會更新,千萬要抓住重點,體會主的心意,避免和當年望天發呆、念念不忘“地上熱鬧”的門徒一樣。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2期——編者的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談妮 如果,我們不能頌讚 “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就很難在“上帝的意念不同於我們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於我們的道路”(參《賽》55:8-9)時,做到順服。 對上帝尚且如此,對人就更難了。怎麼辦呢? 周學信提醒我們,聖經裡的順服明顯不只一種,而且也異於我們來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讀;邱清萍則指出,對上帝的愛決定我們是否順服人,這是順服的藝術;周傳初認為,個人與教會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穌的順服;陳正華見證,她如何實踐“順服丈夫”;張在孜從文化出發,談我們如何順服上帝,“離開父母”,並孝敬父母。 順服上帝,也體現在我們如何區分同性戀行為與同性戀者(鐘德民);在貧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開智);以上帝國度的眼光來服事(高山);從政,卻不結黨營私(莊祖鯤);以憐憫的心,承擔被騙的風險(薛主流)。 順服上帝,是因為我們知道耶穌基督已經復活,並盼望祂榮耀的再臨(小志),也是因為審判與悔改,不論是現在或未來,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對上帝(劉同蘇)。 《舉目》72期目錄: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載:舉目 第72期 2015.03 繁體版 PDF檔 在線閱讀:舉目 第72期 2015.03 繁體版 在線翻頁閱讀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老底嘉的“三寶”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周傳初         多年來,每次靈修讀到《啟示錄》2-3章,主耶穌藉聖靈向眾教會發出責備和勉勵,我便以這段經文為聽診器,給所知的教會一個一個“看病”,看看哪些教會有當年以弗所教會和老底嘉教會的症狀,哪些有士每拿教會和非拉鐵非教會的掙扎……         最近再讀這段聖經,並查考背景資料,忽有所悟,發現這段話不只是講給教會聽的,也是對我個人生活和事奉的提醒與挑戰。尤其是老底嘉教會的例子。 溫水哪裡不好?         以前讀《啟示錄》3:14-22,首先看到的是“不冷不熱”。我想,大概主耶穌不喜歡喝溫開水,覺得熱茶或冰咖啡都比較好。        “不冷不熱” 引申形容的是要死不活的老基督徒,但我最近開始發現,這種解釋有邏輯的漏洞:冷淡難道比溫溫的好嗎?溫水怎會令人想吐呢?        去查看背景資料,我發現老底嘉鄰近的兩個城,一個以清涼爽口的冷泉出名,另一個以適於泡澡的溫泉著稱。而老底嘉的水質好像兩種泉水的混合,原來的用處都沒了,而且礦物質含量過高,喝起來讓人欲嘔。         這好比教會知識和經驗豐富、出口成章的老基督徒,環顧眾人,都不如自己,自以為什麼都有、什麼都知道,但在主和人面前,像上身穿著總統牌的西裝,下身配著林書豪的運動短褲,出足了洋相,自己卻洋洋得意、渾然不知。        不知在主眼中,我是不是也這樣,已經失去了用處? 老底嘉的“三寶”         聖經以老底嘉城的“三寶”──3個讓當地社會和教會都自豪的強項作例子,點出這個教會失去用處的病因。老底嘉的金融業發達,教會成員的生活良好,像今天的一些人,不愁吃、不愁穿,退休後還能花錢上館子、旅遊觀光,心不會蹦蹦跳,也不覺得疼。       老底嘉“三寶”的第2個,是有一所頗負盛名的眼科醫學院。配上附近出產的獨有原料,做出遠近馳名的眼疾特效藥膏。         老底嘉的第3寶,是盛產質軟而貴重的黑羊毛,產品檔次高,而且式樣時髦,好像今天的義大利或法國時裝業。        這些優越的條件,本是上帝的恩賜,老底嘉教會卻因此驕傲和自滿,好像今日我們以財力雄厚、設施一流、人才濟濟、名聲遠播為傲…… 我們只是車夫        聽過晏子車夫的故事嗎?春秋時代,齊國的宰相晏子是有名的學者、諫臣、外交家,人人敬仰。晏子不卑不亢,恭謹有加,他的車夫卻因給宰相駕車,而趾高氣揚、目中無人。        有一天,車夫駕車路過家門,得意洋洋的模樣被妻子看見了。下班後,車夫回到家,妻子和他鬧離婚,因為看不起他的驕傲和虛榮。車夫幡然醒悟,向妻子道歉、認 錯,自此謙虛起來,像變了個人。晏子注意到車夫的變化,好奇地問他,車夫據實以答。晏子對車夫的改過和虛心大為欣賞,便保薦他做了齊國的大夫。        我們蒙主恩待,各樣好處都不缺,本當常存感恩的心,謙卑地與人分享所得的恩賜,並把榮耀歸給上帝,使人只見耶穌。然而,如果不戒慎,漸漸得意,以致忘形──他人也會從羨慕到看穿,認出我們不過是個車夫,猶如主眼中的老底嘉。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上帝的管家應有的特質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教會”是個有目標、有活力、有組織、有紀律的群體。 在所處的社區裡,教會經由捨己的愛心、聖潔的生活、洋溢的喜樂、與生命的見證,使人得見真光,歸向基督,把榮耀歸給上帝。在信主人數增加的過程中,為了照 應成員的需要、使福音繼續廣傳,教會必須透過教育和輔導,使會員的熱心及各樣的才幹,能充分的發揮,將資源作有效的運用,因此體制和紀律的重要性不言可 喻。 長老及執事         初代教會的體制,從聖經《使徒行傳》的記載,和教牧書信中的教導看 來,有長老及執事2種職分。長老們經由祈禱領受聖靈的指示,釐定事工的方向、重點、和優先順序;此外經由傳道激勵、牧養會眾及培育事奉團隊,使教會在社會 中發揮給人希望(作光)及防止腐化(作鹽)的功能。執事則負責處理經常事務,使長老們無後顧之憂,能作好祈禱、傳道的本分。         在新約聖經 《以弗所書》裡,提到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指的是受聖靈特別差派而執行的任務。《哥林多前書》裡提到作先知講道、醫病的、行異能的、說方言的、翻方言的種種,是聖靈因任務需要而賜予的特殊才幹和能力。《羅馬書》裡提到說預言、作執事、教導、勸化、治理等等,是工作的內容。這些大都包含在教會 中,長老和執事的功能裡,有時也展現在非長執的教會成員中,但都在體制和紀律中運作,達到榮神益人的目的。         教會遴選長執,所依據的類似政府和一般社會團體,才幹、能力要符合工作的要求,並有責任心能有始有終、勞苦不辭,和團隊至上的精神。而教會除了看重才能、人品外,更重要的是對上帝的敬畏與對人的謙卑, 是從內在的生命表現於外在的態度。 敬畏和謙卑        敬畏上帝的人,說話會有分寸,作事會守本分,不自誇、不張狂;禱告起來真實誠懇,沒有術語文飾,也不流於形式;做起事來,兢兢業業,不自恃己能、且量力而 行;行事的優先順序,以所賦職責而非僅以個人所見為考量。遇到與人意見不同時,先聆聽及自省,不先入為主而固執己見,也不衝動急躁而令人不安。亞伯拉罕對 侄子羅得的讓步、以撒對鄰居的寬容,摩西對眾人的謙和、約瑟和但以理在解夢及服事對象面前的尊上帝為大,都是敬畏上帝的榜樣。         對人謙卑的人,人人感到可親,不會讓人感到高不可攀或自慚形穢;也不會看重頭銜,把權威、權力視為當然;說話不老氣橫秋,動輒呵斥別人,叫別人背十字架,自己作“十字軍”;更不把自己當成上帝的唯一代理人,認為有錯都在別人,自己什麼都不用改,也不能改。 榜樣與標竿         作長執的,是基督的僕人,也是眾人的僕人!世界的領導多是發號施令:“你去做!”,教會的事奉卻是以身作則:“跟我來”。使徒保羅在《腓立比書》第2章提到基督耶穌的心,有若無、實若虛,順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榜樣,是所有服事的人的榜樣與標竿。 願我們在教會中事奉的年日越久,敬畏的心與謙卑的態度越增長,也據此建立教會的家風,在所處的社區中,“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徒》2:47)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如何參與海歸事工──從若歌教會的經驗展望海歸事工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若歌教會位於美國東部紐澤西州,前身為Rutgers大學留學生查經班。該教會自1979年成立至今,已30年。早期成員以台灣、香港及東南亞背景的留學生為多數。         1995年以來,大陸留學潮持續成長,而台、港留學生漸漸減少,教會的成員已是大陸背景占大多數。 各期海歸的成因           1990 年代,前往大陸的若歌教會成員,多是基於商務、探親及培訓等原因,只有極少數是到大陸定居。這些弟兄姐妹基本上都不是大陸背景,加上政治敏感性,自然與當 地教會來往甚為有限。他們在大陸期間,以個人靈修及閱讀屬靈書籍為主,偶向同事作見証、傳福音。也有少數人因公司業績飛躍、與當地政府互動良好,得以在公 司及工廠中開設查經班。            自2001年9月以來,美國世貿中心遭襲、出兵伊拉克、金融泡沫等等,美國社會及經濟遭到劇烈衝擊。各地工商業轉型加速,紐澤西首當其衝,電信、石化、制藥等工業蕭條、緊縮。如同骨牌一般,就業機會大量消失,失業及待業者比比皆是。           這段時期,中國大陸卻漸趨繁榮,蓬勃發展,亟需各種人才。許多大陸背景的北美專業人士,陷入內心掙扎之中。他們大多數年齡處於三十多歲,孩子仍小,家人大多不希望離開美國……有些人兩相權衡下,終於決定舉家遷返中國,成為“海歸”。           在若歌教會中,從2001到2008年間,海歸人數約在20人上下。回國後,他們大多為上班族,也有自行創業的,甚至有一些開設了基督教書房。目前,他們及 家人在生活和工作上都趨穩定(信仰在他們的適應過程中,起了關鍵性的作用)。他們大多積極事奉,並投入社區服務。他們在工作上的操守和愛心,對危機的態 度,給周圍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人看到了信仰的價值與影響。 連滾帶爬但生命紮實           根據對海歸會員的探訪和關懷,若歌教會瞭解到,海歸一般都比在美國時忙碌得多。上班的時間長、工作繁雜、責任重、應酬多;孩子的功課、親人的需要,又是放不下、不能等的(因此他們回國初期,常有陣腳失控的情況)。           這時,對他們而言,每日靈修就顯得格外甘甜。若有機會與一兩家信主的海歸同事彼此激勵、一起查經和禱告,也會倍感寶貴。           這些海歸及海歸家庭,有的加入了家庭教會,謙卑服事;有的得母會真傳,走建立查經班、成立教會之路。過去在教會上過的主日學,在團契中學到的查經功夫,都漸 漸派上了用場。他們身邊雖不再有牧師、長老、團契帶領人關心支持,居然也頂下了探訪、牧養、教導的角色。一兩年下來,雖然有時連滾帶爬,但生命成長紮實, 傳福音也效果漸現,教會從原以海歸為主体,擴展到以本地的學生、就業青年及家庭為多數。 “家風”的影響力           若歌教會過去並沒有專門的海歸培訓,但這個教會有幾個特色,也可說是“家風”,對成員一直有潛移默化的影響,對海歸投入當地教會或開拓新工場時,有相當的穩定作用。           首先,是敬畏上帝的態度,和對禱告、讀聖經的重視;其次,是牧師、長老團隊事奉、同心合一的榜樣;第三,是人人以教會為家的服事風氣;第四,是以關懷鄰舍為傳福音起點的傳統。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學業、靈命、品格 ──再思教養孩子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許多第一代移民,從小在強烈的危機意識和競爭心態下長大。這種文化背 景,往往會經由我們的教養模式延續到下一代。孩子們從小被灌輸“成績掛帥”的觀念,父母的心中覺得孩子的生活內容,除了讀書以外,其他什麼事都是“玩”。 如果成績單上不是全A,三電(電視、電腦、電話)時間就會被大砍;鋼琴、提琴可以少練,吉他、iPOD沒收,教會也甭去了,等書唸好了再說。只要書唸得 好,多少錢都捨得花,什麼貴重獎品都捨得買。有的父母更是求好心切,從孩子唸初中時就開始“進補”及考SAT,以保證幾年後申請大學時無往不利。        孩子得到的信息,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只要把書唸好,作飯、洗衣、洗碗、擦桌子、倒垃圾、清掃房間、剪草等都是苦活,今天是父母或褓姆的事,將來 是配偶或工友的事。自己的人生標竿很清楚:第一步是功課全A、SAT高分;第二步是申請進大學名校;第三步是一畢業就有理想工作,最好是六位數起薪。至于 如何作人、如何對待家人(及未來家人)、分擔家事等一概不會,也不覺得有必要。         如果需要活動筋骨和調劑身心,打球、跑步是正軌和樂趣;勞 動和服務,對自己是既不衛生、又無益健康的。如此養尊處優的環境,往往養成好逸惡勞、自私自利的習性,在人際關係和社會適應上處于極幼稚的狀態。從父母的 價值觀上,孩子們學到,“顏如玉”和“黃金屋”是硬道理,“黃金街”和“碧玉城”(《啟》21:10-21)那一套,是不能吃、不能用的空中樓閣。         聖經的教導卻不是如此。學習的目的,不只在得到生存的知識和技能,更是使人存敬畏、謙卑的心,養成服事的人生觀,增益服事的能力。換句話說,學習的目的本是 服事。約瑟、摩西、大衛,以及使徒保羅都是很好的例子。主耶穌貴為上帝的兒子,也給我們在成長及人生等方面樹立了正確的模式:知識、靈命、品格並重 (《路》2:52),服事而非受人服事(《太》20:25-28),放下自己的好處去成全別人(《林後》8:9)。         父母從孩子還小的時候 起,就要和他們一同學習聖經及禱告,培養共同的興趣,以及一起作家事的習慣和樂趣,如此是傳給他們一生受用不盡的產業。如果把家事和靈命放在學業之後,或 任由孩子以作功課為藉口來逃避家事,是本末倒置。即使孩子今天學業拔尖、未來事業有成,也不見得快樂、滿足,在人際關係方面和上帝的託付上也交了白卷。有 一天,我們和孩子們都要向上帝交賬,到時候是面面相覷、哀哭切齒,還是問心無愧、一同歡喜呢?         孩子人格的發展,需要平時的誘導及表裡一致 的榜樣。父母的價值觀和為人,孩子雪亮的眼睛天天在看,在心中潛移默化。學業、事業本是工具和過程,使靈命(與上帝的關係)及品格(自處及待人接物)純 化。如果工具變成了目的,目的變成了工具,努力就失去了方向和價值,品德也從妥協到游走于崩潰邊緣。         求主幫助我們教養孩子,以靈命和品格為重;鼓勵他們發揮潛能,少把他們的成績和別人比;讓他們多接觸敬畏上帝的環境,也培養他們學以致用、主動服事的觀念。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事奉篇

下一代 --參與青少年事工的心路歷程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斷代危機?        以第一代移民為主体的華人教會,有許多不容易面對的挑戰,諸如制度的建立、同工的相處……以至于建堂等等。這些情況,通常是不面對也得面對,不解決也得解決的。        另外一項挑戰,人人能躲則躲、能拖就拖的,就是青少年事工。一般的處理方式,是僱個土生土長的華裔作超級保姆,名義上是青少年事工牧師或主任,“你辦事,我 放心”,只要成年人能放心聚會,青少年做什麼,一概不過問。一旦出事,卻唯此僱工是問;作不好,換個保姆也沒什麼了不得。        每年六月,是一些孩子高中畢業的時候,也是他們向信仰說“拜拜”(bye-bye)的時候。不少基督徒父母所關心的,是孩子進的學校能不能光宗耀祖、是不是前途無量?而長執所關心的,是兒童主日學以後還有沒有青少年人可以用。         至于這些將要進大學的孩子是否信了主、有沒有繼續成長、跟隨主,教會同工與父母往往互推責任。推到最後,結論是“讓孩子自己選擇”。于是“天下太平”,如此週而復始。         談到向大學生傳福音及對他們在信仰、事奉方面的培育,不少教會認為和青少年事工一樣,是血本無歸的投資。因為根本不相信學生畢業後會留在當地,何必為別人造就人才?         過去赴美留學熱潮鼎盛的時期,每年大、小留學生源源不絕。以華人為主的教會以鄉音凝聚了千百遊子。時過境遷,從台灣、香港來美的留學生早已成為稀有動物。中 國的改革開放政策實行廿多年後,國內也發展出有利的學習及就業環境,提供大學畢業生留學以外的其他選擇。相對而言,美國由于恐怖攻擊的威脅,緊縮留學簽證 及移民配額;加上經濟不振及工作機會外移,造成華人留學及移民潮明顯衰退。         以上種種趨勢給北美華語教會帶來的衝擊就是人口老化:二、三十 歲的人明顯減少,四十五歲以上的快速增加,不少教會開始警覺到“斷代”的危機。以事工而言,接棒乏人,教會變成“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1993年的一部小說改編的,以老一代華人移民回顧當年為背景的電影),對四周的社區或下一代漸漸失去影響力;更無待言,將來聚會場地水電、瓦 斯的費用誰來付,清理、維修誰來作? 只是附屬?        其實人口老化、會眾萎縮,並不是移民教會特有的問題。美國、歐洲許多當 地人的教會,也走到拍賣禮拜堂的地步。這種現象原因固然不一,但有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一個在教牧事工上,不分年齡、全方位發展的教會,往往是比較健康 而有生機的教會;而一個只把成人當人,把青少年及兒童事工放在附屬地位的教會,往往是一個不健康而好不過一代的教會。         以筆者較熟悉的台灣教會近卅年之發展為例,早年幾個主流宗派,對青年事工的處理方式,有的著重社交活動,有的著重領導才能訓練,有的是作為詩班及兒童照顧的人力來源,有的則是任其自生自滅。         當時不少有心追求真理及尋求委身的青少年,在心靈需要及熱誠被長期敷衍、忽略或抑制下,往往向他處發展。其中一些人專注于學術或事業的追求,但在信仰上卻成為掛名的基督徒,甚或走入氣功、紫微斗數、禪學等;更可惜的是成為不可知論或無神論者。        另有一些則在校園中找到信主的同學,參加校園團契,一同禱告、查經,彼此勉勵,並向老師、同學傳福音。由于一切從頭作起,有主動性及使命感,且在事奉及探索真理的過程中,品格及恩賜受到磨練。這些學生在當時或日後,在教會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油盡燈乾?重新得力! --回應〈英雄何竟仆倒〉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如果問兒童主日學的學生:“摩西、以利亞、保羅,有什麼共同的地方?”答案八九不離十是:“聖人!”或是“會行神蹟!”         我從小時候聽聖經故事時,許多聖經人物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也是如此,都像是站在富麗堂皇的歐洲教堂頂上的那些雕像,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可望不可及。         近幾年來,再讀這些人物的生平,漸漸感到不再那麼遙遠。因為一個飽經世故的中年人,讀這三個人的生平,大概不難發現,這些人其實都是“凡人”。         這並不是不敬,其實新約聖經作者之一的雅各就這麼說過(參《雅各書》5:17)。摩西事奉上帝四十年,忠心不二,但在心力交疲時,曾向眾人破口大罵:“你們這些背叛的人”(《民》20:10)。          以利亞被耶洗別王后派人追殺,狼狽、懼怕、疲累交迫,竟然膽大包天,兩次責怪上帝不負責任(《王上》19:9-14)。          使徒保羅則在好心不得好報,被哥林多教會一再頂撞、抹黑之際,寫信答辯,似乎愈寫愈氣,最後連履歷表都搬出來了(《林後》10:1-12:18)。          更要命的是,這三個“聖人”都動過遠走高飛、甚至一死了之的念頭(參《民》11:14-15,《王上》19:3-4,《腓》1:21-23)。          這些許多過去被我忽略的細節,如今竟然常使我心有戚戚、久不釋懷。因為,我會從經常接觸的人當中,看見摩西,以利亞,保羅的表情,聽到類似的抱怨的聲音。甚至發現自己,竟然也是其中一員。這話怎麼講呢?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些話似乎成了教會裡的口頭語,總會下意識地哼幾句,像:油盡燈乾(burnout),疲于奔命(program-driven),不管 人死活(not people-oriented),沒有清楚的目標和遠景(not purpose-or vision-driven)等等。         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話都是工作努力盡心,但意見沒被採納時說的。到了真正落在“四面受敵,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的時候,根本沒那個心情咬文嚼字。例如,如 果處在同工不諒解、上班受委屈、在家又挨罵三面夾擊下,平常再大有信心、柔和謙卑,到此也不免七上八下。或則“無語問蒼天”,游移在憂鬱症邊緣,再不然就 變成“冒煙的火把頭”,碰到誰,誰遭殃。         然而,人生的低潮很少像長期抗戰一樣,沒完沒了。上帝愛屬祂的人,期望他們成材。祂愈重用的人, 經過的考驗也愈多、愈難。但上帝從不會抽手不管(《林前》10:13)。如果我們沉不住氣,從自憐懷怨到大發牢騷、給人臉色,不但自己要課程重修,同工、 家人也都要從頭陪讀、陪考。          聖經裡還有許多敬畏上帝,卻遭遇曲折的人。約瑟在相當于今天的孩子即將圓大學夢的年齡,被拐賣為奴。又在好不容易要出頭時蒙冤繫獄,在有恩于人、攀上關係時,卻被人忘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