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

詩歌中“你心會知道”云云,其實是沒有根據的一廂情願。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談到流行文化,人一般會想到時下流行、為人所認同追捧、所一哄而上、所趨之若鶩的種種,即常被基督徒歸為“眼目的情慾”(《約壹》2:16)之類的。但本文要討論的,限於教會、信徒中間的流行文化。           教會流行文化形形色色,流行詩歌可說是表表者。因其琅琅上口,故甚易大行其道。因此,討論教會流行文化,不妨從流行詩歌開始。           本文列舉兩個具体個案以供討論。筆者與作家素昧生平,絕無個人成見,純粹就事論事。 流行詩歌一            聽到過如此一首流行詩歌,歌名為《把冷漠變成愛》: 你的眼,是否被太多美麗的事物迷惑? 你的心,是否被太多紛雜的世俗綁鎖? 分些關懷給角落中受傷的靈魂, 分些愛給那些不起眼的面孔。 以基督的心為心,以祂的眼看世界, 你身邊的人需要你我,把冷漠變成愛; 以基督的心為心,以祂的眼看世界, 這世界需要你我,把冷漠變成愛。           從詩歌的內容分析,這作品的主題是社會關懷。可是讀遍歌詞,不見福音,唯有“以基督的心為心”一句,令作品還像是教會詩歌。           不過,你信不信?“基督”一詞,如果換成我們中華文化裡的滿天神佛,如“釋迦”、“觀音”、“媽祖”、“玉帝”,或什麼“上仙”、“真君”等等,然後拿到相應的儒、佛、道團体中吟唱,這歌倒也好使。           既然詩歌中有“以基督的心為心”句,就讓筆者以此為切入點談起。           這句經文,引自新約聖經《腓立比書》第2章第5節。使徒保羅在第一章回顧他的捆鎖(1:14,17等)、爭戰(1:7)、歡喜(1:4,18)以及腓立比教 會的長進(1:25),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1:27)等,並鼓勵教會要準備為基督受苦(1:29)。第2章1-4節就用“所以”,來引出聖徒為見証救 主基督應備的德行。           年輕的腓立比教會,怎樣去預備、學習這些德行呢?從2章5節開始,使徒保羅教導教會和聖徒一個準則:“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之後的6至11節,就以此展開,“祂本有神的形像……”而在12節,使徒保羅總結道:“這樣看來……就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           我們看到,書卷伊始至此,甚至《腓立比書》全書,通篇找不到社會關懷或文化使命的說法。使徒保羅“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教導,目的是讓聖徒藉著學習 基督的風範和樣式,“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而非社會關懷。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自由”的隨想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常常在北美教會中聽到以下的說詞:“感謝上帝給我們自由敬拜的環境。”這沒有錯,“凡事……感謝”(《腓》4:6),禮拜天可以自由地在禮拜堂裡聚會敬拜,絕對應當感恩無疑。         不過,迴響之餘,卻也常想起古今中外遭受各樣逼迫的聖徒們。這篇文章,其實寫在好幾年前,是因為,那日子有八位北美基督徒在阿富汗被綁架。感謝神,他們後 來全數獲釋。今天,二十多位韓國基督徒在阿富汗又被劫持,行文之際,其中兩位已經為他們所事奉的主獻身,其餘眾人,仍繫囹圄。 莫非自由是北美等地的教會獨有的特權?          2000多年前,在古巴比倫,有一位希伯來人但以理。他曾轟轟烈烈地幹過一番大事業,為後世所稱道欣賞。然而,拜讀《但以理書》,發現但以理的一生,倒似是寧靜淡泊的日子居多。他的周遭,應無今日北美教會的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種可以自由安排的活動。          不過,神的僕人但以理不怎麼在乎巴比倫的“大小氣候”如何,也不信奉“識時務者為俊傑”那一套聰明人的哲學。他在“伴君如伴虎”的日子裡,不畏強權,不畏 人言,不畏火窯,不畏獅子坑。他的信仰,不是股票、薪水、職位的函數,也不能被強權、人言、火窯、獅子坑所絆羈和摧毀。 後人讚美上帝,也心儀稱譽:好個但以理!          流年似水,逝者如斯,人面桃花,星移物換。事過境遷2000多年,也敢動問:上帝的子民,今又如何?          不需在古老的子曰詩云中查考。中國的王明道,他“發光如星”(《但》12:3)的一生,只不過在剛過去的上一世紀。王明道的境遇,似乎不同於但以理,他沒有被抬舉當官,也沒有服事帝王的份兒,倒是,為了基督的緣故,他被關到監牢裡去了,而且並不是含糊的一年半載了事。         王明道的鐵窗半生,絕無今日北美教會的高朋滿座、錦上添花、升官炒股、添丁發財、長春藤、醫學院、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式熱鬧活兒,不過一 點兒也不須懷疑,王明道每天一定會數次朝著新耶路撒冷俯伏敬拜。正因如此,他可以把出獄通知書遞回去給獄卒,正氣凜然地轉身再步入牢房,為真理的緣故“把 牢底坐穿”。          此“不戰而屈人之兵”也。高風亮節!筆者若是那獄卒,單是面對這千秋正氣,便可汗顏折服。信不信?被扔到獅子坑的但以理和自願再入牢房的王明道,比在高朋滿座、錦上添花、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式熱鬧活兒中嘻嘻哈哈的我們,更懂得自由的真諦。         今天,有許多主內的弟兄和姊妹,正在中國、中東和世界其它地區遭受拘押,以宣揚基督的罪名被控,受苦。然而,鐐銬、鐵窗,攔阻不住振翅的靈魂。又有誰可以 說,但以理、王明道、以及被囚禁受苦無數不知名的神的子民沒有自由?自由絕不是北美教會的特權。有基督同在的地方就有自由!自由,在於上帝的同在,在於能 自由地向世界的威逼利誘和個人的邪情私慾說“不”,在於有權柄和力量說:“撒但退去罷”(《太》4:10)。神的子民與主同行,有誰,有什麼地方,有什麼 力量,可以剝奪他們真正的的自由?沒有。          這就是為什麼,使徒保羅能夠字字鏗鏘,向世界說出那驚天動地的宣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3)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自由”地區的基督徒,比較起北美的基督徒來,他們享有更大的自由。為什麼?因為在逼迫中,除了對神的完全信靠順服,他們甚至沒有“自由選擇”的餘地。然而,正是這樣的“不自由”,使他們得到了最大、最美的自由。         回頭來看,北美的自由敬拜當然是賞心樂事,但除了自由敬拜之外,我們不可否認,自由的北美提供給基督徒太多其它的“自由”、“機會”,或者說明白點兒:引誘。大小機會、發財升官、各色名利等等,不知會不會把唯一上好的基督,把我們的眼目“自由地”遮掩住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破繭 ──讀〈妙手不回春〉的聯想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看了上期《舉目》中〈妙手不回春〉一文,我也來發表一點對我們北美教會、會眾的感想。 摘桃一派         諸位不知同不同意,這是一個“聽”的世代,也是一個不動腦筋的世代(賺錢例外)。這個世代的特點,從企業到教會,人寧願聽而討厭讀。企業不說了,在北美,教 會有一個現象,會友出席佈道會、奮興會、培靈會、研討會、講習會等“聽會”的興趣,比較起堅持個人靈修讀聖經來,要高出許多許多。         按理說今天北美華人教會會眾,高學位幾乎是人手一件甚或數件。曾恭逢某北美華人大教會,有此不成文規定:要成為教會長執的先決條件,是擁有博士或醫生頭銜(腰中 有些銀兩的生意人例外,也可以在候選之列。)屬靈還是屬世暫不討論,從中可想今日教會會友的文化水準。與我們的父輩或祖父輩比較起來,自是鳥槍換炮,不可 同日而語。         文化高了,聽力強了,閱讀能力也當然增加了,人卻還是寧願聽講員而不讀聖經。寫履歷尋高職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夠格是雙語精英,而今天,大小字体、版本各式聖經悉隨尊便,閱讀聖經,不知為何居然還是如此苦差事?         記得年幼時,收音機上有說書的,給目不識丁的販夫走卒們提供飯後娛樂,也算一場功德。如果今天北美的中產階級精英們還是要聽說書,那可有點奇怪。         以“聽”為本的佈道會、奮興會、培靈會、研討會、講習會,按觀察不少人是每會必到,並且會前佈置,會後陪談。不過如果問他們每週(先別說每天)花多少時間, 自個兒安靜下來讀聖經,答案大概不會比主日崇拜那個把小時多到哪裡去。奇怪了,捨本逐末,這“末”到底為何這般誘人,誘得人連本都可以捨?         原來,“聽”,不怎須動腦筋,比“讀”舒服得多,省事得多,也因此受用得多。讀聖經必須要付出努力,如勞作耕耘一般,孤燈寡客,形隻影單,寒窗苦讀,對于不動腦筋的時代,當然毫無娛樂可言。面對這麼厚厚的一大本,只有搔著腦袋納悶:天呀,讀到什麼時候是個頭?         聽, 類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不必勞神,便可以在舒舒服服的冷暖二氣中,“下山摘桃”。到了會場,閣下可以先與其他會眾來賓客套一番,然後詩班獻詩、特別音 樂、絲竹管弦地熱乎。周遭似無社會上司空見慣的弱肉強食、勾心鬥角,先有安全感;講員的信息,又與閣下印象中所認同的概念相吻合,于是再有認同感。這一下 子就營造出一種特有的舒適氣氛。         並且講員們一般來說談吐儒雅,引人入勝,不時還來些個幽默因而哄堂,說到感人處,卻又賺人熱淚(開罪人的講員不是沒有,而是少。況且,聽唐崇榮開罪聽得十分舒坦)。 買賣心態         前不久,親耳聽到過這麼一段自白。在歡迎新來賓當中,新來賓鶴立而侃侃:原居某地,現舉家遷來。初來乍到,要找教會。此來貴會,“目的是要看看,貴會我喜不喜歡”(此為原話)。         聽來,就好像做買賣一樣。掂量著“喜不喜歡”來找教會,喜歡就待下來,對我有好處就留下來,合我胃口的就留下來。什麼時候不喜歡了,“爺再找去處”,翻開報紙,眼花撩亂,但見教會與餐館齊飛,廣告與地產一色。反正對于中產階級,教會門大開,歡迎還來不及。         不可否認,這是今天非常流行的風氣,是今天這一個“聽”的世代所成就的會友。其心態,與四出尋覓提供高認股權的新僱主、謀取肥職美差同出一轍。 […]

No Picture
成長篇

開顏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再見老傳道人,闊別十五載,老人容光依舊。       老人也認出了我。她笑盈盈的,竭力要從記憶中,從她關懷過數不清的年輕人中記起我是誰。瞧著老人笑咪咪的臉,我注意到,連她的笑,也和十數年前一般平安慈祥……         還是十五年前那個難忘的四月,電話響起,一個陌生但親切的聲音。         應邀前往,門啟處,一張慈祥又平安的笑臉。         她娓娓而談,苦口婆心。我一臉的驕橫,一身的乖戾,一連串疑問,一招招飾掩。是時少不更事,卻又自以為江湖高手。與老傳道人數招下來,不得不在私底下自嘆弗如。所以臣服,並非因唇劍舌鋒,而是老人那自始至終的微笑,足教諸般江湖綠林的手段自慚形穢。         伏熊虎者,以鞭以刑,以酷以飢。伏靈魂者,竟然僅以微笑若此,雖年事高,輕描淡寫,便足以所向披靡。高手風範若此,生平未見,伏之。         得老人引薦,自那個禮拜開始,每週六傍晚,總是和一群年輕人一道,揮去凡塵,信步生命的清泉流水邊。掬而飲之,清冽甘純,人世間,絕無可奉。笑盈盈的老人,每週六晚也總會笑盈盈地出現在年輕人之間,笑盈盈地和年輕人一道喜樂。         開始了生命新的旅途,未曾走過的。在這以前,奮鬥寒星二十年,仍是迷霧重重,不見天日。而今日生命的改變,來自對周遭那重生生命風采之景慕。透過這些閃爍的生命,我看見了天上的榮光。         一天,駕車停在紅綠燈前。白日當午,行人絡繹,卻發現行人當中,老人笑咪咪地正往前走。看著老人微駝的背影,不禁肅然起敬。此行何去?不曉得。但從老人手中的傘,和老人用以盛放聖經的帆布手袋看來,老傳道人此行,必是將屬天微笑和關懷帶到更多的人心中。         不久後便告別那地、那人們。十五年風塵雲月,偶然靜下來時,總不禁想起那笑意盎然的臉面。         曾笑語女士們不須費時去整容。潤滑油,去皺霜等,亦徒費金銀。與神同行是青春常駐的上佳秘方。今日重逢,眼見笑盈盈的老人,容光煥發,此論不謬焉。         看見老人挖盡心思要記起我的名字,忍不住提醒她。         都樂了,老人本來就笑盈盈的臉,此刻更是笑靨如花。談起往日事,老人口中,一連串的名字,如數家珍,腦海之中,一張張的笑臉,歷歷在目。         促膝而談,說不盡的數算,說不盡的恩典。         可惜時辰如飛般逝去,委實是良宵苦短。端的也是,十五年來的雲光火柱,兩語三言,又豈可以說個清楚明白?         星河漫天,老人送至大門。瞧著老傳道人滿足的笑臉,我想,在付出了無私的關懷以後,有什麼比得上看見新生命成長起來的滿足感呢?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修拾遺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曾有教會長者指出,從差傳的角度來看,華人基督徒的雙語能力是神特別的恩賜。散布在世界各地,尤是在北美、澳、紐,以及歐洲的華人信徒,大多不須再費很大功夫去學習語言。而許多蒙差派往亞、非的歐美藉宣教士則非得折騰一陣子去學習當地語言不可。我們該分外殷勤了,不要把銀子埋在地裏如懶僕。       今年初買了一本中英文各佔一半版面的聖經。我計劃把英文版好好讀一遍,希望日後以英文講傳福音時,不要再像以前那般結巴。不料收穫遠不止於解決英文卡殼的毛病,英文版聖經竟還是個人讀經靈修的上佳工具。       首先是讀英文的時候得用心。使用中文幾十年,再謙虛也得承認中文比英文流利。看中文報刊小說早就養成了一目幾行的習慣。以此法看書報,倒也經濟實用,讀聖經卻不太妙。但因為習慣了,不自覺讀經時也是如此讀法。使用英文,則無此捷徑,非得正襟危坐,老老實實地用心細讀。這下子可乖乖不得了,發現以前用中文讀過多次的書卷,竟漏掉了許多精義沒留意。中文的流暢造成了自己的粗心,而英文的不足倒彌補了粗心的錯失,也忒始料不及。      還有一好處是兩種文字可以互相補償,令讀者更精確地明白。我想讀者若希臘文和希伯來文俱精的話,固然大妙,不然如果兼懂中英,亦蒙福不淺。以下列出若干章節與弟兄姊妹分享。中英文皆備。英文為NIV版(新國際版)。篇幅所限,未可盡錄。 “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王上》9:11) “Then a great and powerful wind tore the mountains apart and shattered the rocks before the Lord.” 按:“崩山碎石”在中文可被理解為裝飾句,形容風力強勁。英文直接指出那風勢裂石崩山。 “耶和華你的神……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番》3:17) “The Lord our God ….will […]

No Picture
成長篇

十年的疑問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初信的日子是充滿喜樂的日子。這喜樂來自心中對救恩的甘甜和嬰孩般的滿足。重生的生命,心靈的平安,團契的親密無間,盡是“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豐盛(《彼前》2:9),是從前未有過的。      信主後不久,我到美國留學。我很快就找到了教會,並參加了各種活動。查經,團契,詩班,祈禱會,培靈會,奮興會,退修會,復活節,感恩節,然後是聖誕節……信主日久,對聖經和教會生活的知識越來越豐富。教會中大家做的,我好像都做了。他人所不足的,我則竭力去做。只是那初信時的喜樂好像並沒有如我期望的越來越濃,反而漸漸有點黯淡了。這叫我費解。在我的信徒生活中,似乎還欠缺了點什麼,令我未能源源不斷地支取與主同行的喜樂。     一個聖誕節晚上,呆坐家中,百無聊賴,我不禁回想起初信的時候度過的兩個聖誕節。那時候我和弟兄姊妹們一道出去,到人群中報喜訊。我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以純真無邪的微笑,向世界報說我剛品嚐過救恩的甘甜。而此刻,又是平安夜。不過,老實說,我卻悶得發慌。於是我打電話給一位主內的朋友。不料電話那一邊的回應也是“悶得發慌”。      我開始覺得不對。基督徒因何在平安夜悶得發慌?      隱隱約約,外面傳來此起彼伏派對的喧鬧。我走到窗前,看到轟鳴的車子載著怪叫的人們如飛般來去。今晚,普天同慶。但是,這些嚷鬧的人們顯然不知該慶祝什麼,也不知道這罪中之樂會讓他們泥足深陷。一窗之隔,看著外面忘形的人們,我想起聖經的話語:“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看來,凡於神的榮耀有虧缺的就是罪了。我忽然變得不安起來:罪!     神的榮耀與自有永有的神亙古長存。神不需要人給他的榮耀再加添點什麼。神的榮耀本來就是完美的。根本的問題,是人“虧缺了神的榮耀”。窗外的人們正在虧缺這榮耀,屋裡的我是否也正在虧缺這榮耀呢?不錯,教會所有的活動我都參加了。但是,神需要我為他本來就完美的榮耀錦上添花嗎?還是我把神的榮耀局限在高牆尖頂的空間內,把燈藏在斗底下,讓黑暗繼續在長夜裡籠罩千萬失喪的靈魂?神揀選了我,目的是叫我去宣揚他的美德(《彼前》2:9)。而我卻在一隅自我陶醉而不去宣揚,然後抱怨悶得發慌。放眼這忘形的世界,狂歡不能掩飾人們心中的悲哀。神不正是要他的子民像當年的牧羊人一樣去報說救贖的喜訊嗎?我卻沒有去做。這虧缺,是不是一種隱而未現的罪?     從來沒有人向我提這是罪。但是從聖經的話語中我隱約覺得這是罪。     有很多年我自己默默地想這一個問題。說到罪,當然的現象是殺人、偷盜,等等。我不知有沒有別人同意,上述的虧欠也是罪。一般地說,教會的活動基本上沿襲傳統。好傳統不失是寶貴的,但傳統所代表的是否就是聖經完全的精義呢?當人們都習慣了一種傳統後,生活在傳統的時空裡就會覺得舒服和安全。久而久之,困囿於高牆內的各種傳統活動就有可能被誤以為是基督信仰的全部了。人漸漸麻木不仁,而人間疾苦,也順理成章地變得無關痛癢了。     從大學本科、研究院,到出來工作,差不多十年了,我一直沒有放棄對這問題的思索。神也好像一直默默無言,不作解答。而這十年當中,那初信主時的喜樂好像總沒有當年那般濃郁。     神終於在去年又賜我一個喜樂的聖誕節。我們一群中國基督徒在一位韓國籍牧師的帶領下,在聖誕節當日來到流浪者落腳的地方。這是一片郊外的野地,毫不起眼,堆滿垃圾,風沙亂舞。一反西裝領帶的傳統,牧師穿戴若普通工人。他在那裡關懷各種膚色的流浪者們多年了,每天皆至,噓寒問暖,奉神的名趕走了毒販,醫治了絕症。這天,當周遭被商品裝飾得五光十色的時候,當世界試圖以聖誕老人去取代耶穌基督的時候,當人們以享樂去滿足他們靈魂裡的空虛的時候,我們把詩歌、冬衣、福音單張,還有熱飯熱菜,送到這荒郊,把聖誕的喜訊和基督的大愛送到這群衣衫襤褸,饑寒交迫,被所謂主流世界遺忘掉的人群當中。當福音滔滔湧流出去時,人我之間的階級、文化、背景、種族等等隔閡化為烏有。雖沒有高牆尖頂,這一片不毛之地,因榮耀的主同在,充滿了喜樂。哈,我渴慕多年的喜樂!原來與他人分享,與基督同工,喜樂就會在當中。     一年來,我們關懷流浪者,寒暑無間。這一年,是我到北美後最快樂的一年。     神選擇在這時回答我十年的疑團。最近我重新閱讀《雅各書》,石破天驚,第四章十七節毫不含糊:“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在這以前,我多次閱讀《雅各書》,但是從來沒有像這一次收穫良多。信徒的好行為,本來就該是新生命自然的結果。我理論上也曉得要去傳福音,卻不去行,虧欠了主的期望,的確是罪了。     我明白了。就是這罪阻隔了我和主的關係,黯淡了那屬天的喜樂。感謝神讓我悶得發慌而不是昏昏睡去,使得我還知道儆醒,尋求。他沒有馬上昭示答案,而是先讓我思索多年,然後叫我順服他的感動去宣揚福音。藉此再賜我一直渴慕的屬天喜樂,方才開啟我的眼睛,以聖經解答了這十年的難題。我想,要是神十年前就指示這答案,對我也許只是一個理論上的答案,一時滿足我的好奇,不久就會忘記。     我想起在神學院上課時一位教授的比喻:“加利利海讓約旦河水流進來又流出去,於是加利利海有豐富的魚產,源源不竭。死海卻只讓約旦河水流進不流出,因此死海只是一潭死水,百物不生,周遭荒涼。”     讓福音的活水從信徒的生命中湧流出去,這生命便會因神的榮耀而熠熠生輝。並且因為與主同行,屬天的喜樂不離左右。 作者來自廣東,美國電机碩士。現在德州摩特羅拉公司任主任工程師。 ※教會的存在是為叫萬有蒙福。如果教會忽略了這一個,她就全然失敗,結局必然是被棄絕。 --摩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