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王永信牧師安息禮拜今晨舉行——他服事了那一世代的人(蔡越)2018.01.12

世界華人福音運動領袖、中信創辦人、大使命中心創辦人兼榮譽會長、德高望重的牧者王永信牧師(Rev. Thomas Wang,1925年10月14日-2018年1月4日)之安息禮拜,於今日(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上午10點,假美國加州阿爾罕布拉市的洛杉磯國語浸信會舉行。逾500位的牧長、信徒,並王牧師親友出席。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春乃發生——訪黎廣傳牧師等談“如何推動教會的網絡事工”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個網站上,貼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什麼叫做‘罪’?我憑良心行事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個困擾了無數未信者、慕道友的問題。         回答馬上貼上來了:“也許你認為,我一不偷,二不搶,一生沒有殺過人,更沒有放過火;政府所訂的法律,我從未違犯;憑良心行事為人,我有什麼罪呢?……讓我們先把‘罪’的定義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個網站,有位基督徒在“分類搜索”的“讚美詩歌”欄目下,打入了一個“愛”字,結果不僅找到了“讚美之泉”等音樂網的鏈接,甚至出現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變的愛》專輯,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們會把我遺忘了,但如果你們能從這些詩歌中記得主耶穌基督的愛,我就已很滿足了!”         這位基督徒馬上發email給其他歌迷:原來我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誠信主!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消息啊!         這個網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網”( www.jidutu-wiki.org),一個成立於2008年9月,卻已經幫助了無數人的網站。這網站,是由美國加州灣區硅谷的教會“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為了向有意願開展和推動網絡事工的教會,提供一些經驗,記者採訪了該教會的主任牧師黎廣傳,以及“基督徒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 一、好雨知時節:網絡事工的開始         記者:黎牧師,貴教會是何時、如何開始網絡事工的?         黎牧師:2005年的時候,我們開始建立教會內部的網站。2007年,我們繼而開辦了357培訓網(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為教會培養合格的工人。我們預定的目標是:在這個培訓網上讀完3年“初級課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會中成為合格的小組長;完成5年“中級課程”的,可以成為主日學教師;完成7年“高級課程”的,則可以成為福音工人,能講道,能成為帶職長老……         我覺得如果能完成這樣的培訓,教會在這方面的責任,也算差不多盡到啦。         意外的是,357網一開,有很多我們教會之外的人,也來參加學習,其中有多位大陸的信徒和工人,因為他們嚴重缺乏屬靈資源。         所以,357培訓網像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自己教會圍牆外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網”,我們的異象是:“人人上網傳福音,個個上網得救恩。”         這是教會方面的異象。“百科網”建立的具體過程,現請“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來介紹。         傑瑞:當初我們同工在帶查經的時候,經常要到網上搜尋資料, […]

No Picture
事奉篇

把每一個有心事奉的“海歸”,都當做宣教士培養

本刊記者蔡越采訪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有這樣一對教授夫婦,在北美教會信了主;歸國後,不僅帶自己的孩子信主,也在生活中用愛表明了對上帝的信仰。例如他有個學生,得了癌癥。他把那個學生的家長從外地接來,照顧他們的食宿;他為這個學生募款、聯系醫院;當這個學生病好後,又幫助他找工作……        他對學生的愛和付出,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導師;他對真理的認識和實踐,深深打動了釵h學生和朋友。他們對基督信仰又好奇,又羨慕,因而願意進行進一步的了解,最後更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這美好的信仰。        這對夫婦的“母會”,多年來一直支持他們。牧師、傳道人不斷從美國去探訪他們,幫助他們在當地成為信仰的美麗見證,也為他們帶信主的學生作短期培訓,在真理上教導他們,最後為他們施洗,帶他們歸入主耶穌基督的名下……          從這個教會出去的海歸很多,這樣的激勵人心的故事也不少。本社听聞了這些故事,於是采訪了該教會的同工,也是位大學教授,他常有機會回中國講學、傳福音,並且拜訪“海歸”。我請他分享了教會“培養海歸宣教士”的經驗(遵當事人要求不透露姓名,下稱教授)。 海歸回國前,進行什麼樣的培訓? 記者:請問您們教會為什麼會去做“海歸事工”? 教授:我們教會做“海歸事工”也沒有很久,但是我們教會非常認同“海外校園”甦文峰牧師提出的理念:“把教會中每一個有心回國事奉的人,都當作宣教士培養。” 記者:“海外校園”確實非常鼓勵海外教會,以培育宣教士的方式,裝備有心回國事奉的“準海歸”。 教授:我們的教會,願意實踐這樣的理念。 記者:您們教會是怎樣培訓“準海歸”的? 教授:我們尚未很系統地培訓 “準海歸”。 但是我們教會一向非常注重“宣教”事工,常差派短宣隊外出傳福音,教會內有門徒培訓、短宣培訓等各種培訓。“準海歸”在教會的這些培訓中,得到了裝備。 我們牧師要求每個接受短宣培訓的人: (1) 挑選一節聖經經節,在五分鐘內,把基督信仰的核心教義講清。 (2) 針對未信者常提出的信仰問題,給出回答。 (3) 寫下個人的信主見證,包括自己在信仰上的心路歷程,以及信主前、信主後的轉變。長度不超過五分鐘,以便和未信者分享。 接受培訓的人,兩人一組進行練習,直到比較流暢,能夠在陌生人面前分享、能夠回答他人的提問為止。 選經節,講清基本教義 記者:選經節來講教義時,大家通常會選哪一節經文呢? 教授:我本人當初選的是《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記者:允釦盚黿z現場考試——您怎樣用這節經文,在五分鐘內,把基本教義講清? 教授:我從“上帝”一詞講起。我們大陸人多年受無神論教育,最難過的一關,就是“有沒有上帝”。常有人問:“有上帝嗎?哪兒有上帝?”我就向他們解釋,上帝確實存在,他不是玉皇大帝,他是靈,要人用心靈和誠實敬拜。 慕道友會問:“上帝看不見、摸不著,怎麼能證明他存在呢?” 我回答:“ 看不見、摸不著,不等於不存在呀!”我掏出一支筆,放到桌上,“你能從這支筆,看到空中有什麼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在中國,死在中國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中國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創校院長、前海外基督使團的總主任,戴紹曾牧師(Rev. Dr. James Hudson Taylor III),於2009年3月20日安息主懷。       和戴牧師相識、相交半個世紀之久的李秀全牧師(現任世界華福總幹事、原台灣校園團契總幹事、美國校園團契海外宣教部負責人),接受了本刊記者的採訪,回憶起他們交往、同工的點滴,在我們面前,描述出一個真實、親切、如此貼近我們的美好形象…… 相識在半個世紀前 記者:您是何時認識戴紹曾牧師的? 李牧師:那是50年前的事情了,是透過他爸爸戴永冕牧師認識的。 到了1966年,我邀請戴紹曾牧師培訓台灣校園團契同工,從此開始有了更深的接觸和瞭解。 其實我認識他的父親戴永冕牧師更早。1973年底,我和太太從台灣到美國密西根州,探望校園團契的留美畢業生。本來說好了要去看望戴永冕牧師,但遺憾的是,因一場大風雪沒有去成。第二年他就去世了。 後來戴紹曾牧師告訴我,他收拾遺物時,打開父親的聖經,發現裡面夾著我和我太太的結婚照。 原來他父親每天都為我們禱告…… 記者:我在您家見過戴紹曾牧師的兒子戴繼宗牧師一家。這樣算起來,你認識戴家四代人了。 李牧師:是的。戴永冕牧師、戴紹曾牧師、戴繼宗牧師,以及戴繼宗牧師的兒子,有著華人血統的戴承約,是四代人了。 記者:戴牧師是什麼性格的人? 李牧師:誠懇、謙和、溫柔,很鼓勵人、認同人,很紳士。他的標誌是微微的笑容。 那些印象最深刻的事 記者:您和戴牧師相識多年,他有哪些事情令您印象深刻? 李 牧師:1966年,我在台灣校園團契當總幹事,在校園同工培訓時,請來戴牧師,教授教會歷史。結果每個人都喜歡上他的課。他把教會歷史的負擔放在很多人心 中,比如我太太林靜芝。她後來翻譯了《歷史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一書,多年來一版再版,甚至不少神學院拿這本書當作教科書。戴牧師對她實在影響至深。 在那次培訓中,另一個年輕人也深受激勵,那就是台大歷史系的蘇文峰同學。他後來成為美國校園團契總幹事、《海外校園》雜誌社社長。 另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發生在1975年。戴牧師時任“華神”(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我們共同籌備台北青年佈道大會,邀請了周聯華牧師講道。有人 懷疑周牧師信仰的純正性,表示如果邀請周牧師講道,他們就要離開華神。戴牧師承當了這樣的壓力,堅持按聖靈的感動行事。我們同心協力,最後把佈道會辦得很 成功。這一事件,是我們見面常津津樂道的往事。 再有一件事,1976年, 我到波士頓郊區華人聖經教會牧會。按照教會要求,我必須先按立,方能接受牧師職位。我於是尋找按牧團為我按立。 按 牧團需要五位牧師。哈哈,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找上戴牧師。原以為多年朋友,他會在考試時給我放水,沒想到他既身為神學院院長,就對我從嚴考核,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假如你在飛機上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假如當時你就在被劫持的飛機上,得知自己必死無疑,你心中有沒有懊悔的事情?倘若還能活著走出飛機,你會做什麼?”         在“911”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筆者就此問題採訪了美國校園團契/《海外校園》海外事工部主任李秀全牧師,以及事發時正在華盛頓特區、目睹五角大廈被炸慘狀的夏玢姐妹。 李秀全牧師答道:         我已經事奉主將近四十年,“傳福音”幾乎已是我現在活著唯一的目的和意義。幾十年來,雖然我不是一個標準的好丈夫、好爸爸,但我相信我已盡了力。即使馬上橫死空難之中,心裏也應該是無怨無悔的。         當時我如果正在被劫持的飛機上,我希望能做到以下四件事:         第一,向天父獻上一個人在急難中出於本能的祈禱--“主啊,救我!”然後我會求天父給我智慧和勇氣,在這極短暫的時間裡,做我該做的事。         第二,在這生死關頭,我也許不會像美國人那樣向自己的配偶說“我愛你”,我想我會設法用手機給太太打一通“臨終”的遺言電話。謝謝她多年來在靈命上對我的帶 領和影響,在事奉上給我的陪伴和搭配。同時,我也會請她轉告我的孩子和同工們,要繼續努力推動近年來我為之奮鬥的目標--“福音要進中國,福音更要出中 國”。         第三,關心鄰座,帶領他對永恆生命有確據與肯定。         第四,(從媒体得知,在被劫持的飛機上,乘客們想聯手制服恐怖份子。)在這個必死無疑的關頭,我是否有勇氣與恐怖份子拼死一搏,我沒有把握。但我盼望我能死得像一個真基督徒,靠主做一個“榮神益人”、“至死忠心”的人。 華盛頓特區的夏玢則回答:         恐怖攻擊發生的時候,我正在和五角大廈有一河之隔的聯邦機構大樓上班。一聲巨響之後,就看見五角大廈冒起了濃煙。         得知是恐怖攻擊之後,我頓時懊悔早上出門前提出要和丈夫離婚。頭一天晚飯時,為了該不該追著孩子餵飯,我們夫妻大吵了一架。今天早晨,公公婆婆又不適時地介入,說了些難聽的話。我一氣之下,就表示要離婚。         看到了五角大廈及世貿大廈斷壁殘垣的慘狀後,我心裏頓生懊悔。在災難和死亡面前,我們所爭執的那些小事,是何等的瑣屑,何等的沒有意義。能活著,我們就應該感恩了。         於是,我當即趕回家(全公司的員工都立即奉命疏散了),和公公婆婆、丈夫和好。我們全家人本來都是馬馬虎虎的基督徒,現在則一致決定,從此每星期都要上教會。         親愛的讀者朋友,您又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服不服?(蔡越)

對于“要順服神”,基督徒通常不會有異議。但談到要順服人,尤其是具体到要在屬世事務上,順服政府、丈夫、父母這些直接影響我們實際生活的“人”,基督徒的口徑可就不那麼一致了,甚至是各持一詞,眾說紛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