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父母與配偶,兩難?

在我居住的老年公寓,華裔老人逐年增加,很快將超過全體住戶的10%。因語言障礙和文化隔閡等原因,這些老人很難適應美國主流社會的生活方式,不時發生文化上的碰撞…… […]

事奉篇

復活與更新

今天我們記念主的復活,追求靈命與教會更新,千萬要抓住重點,體會主的心意,避免和當年望天發呆、念念不忘“地上熱鬧”的門徒一樣。 […]

No Picture
事奉篇

順服,有幾種?

新約裡明顯有兩種順服:

一種是政治和軍事上的順服,包括對外來權柄的非自願性順服,乃屬於階級體制,並且是單向的。對此,派吉特稱之為“第一種順服”。

另外一種順服,符合新約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於謙卑、憐憫或愛,自願順服於另一個人”(註7),那是發自內心的、個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卻是相互的,這就是“第二種順服”。這是新約中的主要道德教導。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絲瓜,和我的終身大事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郝大衛 復活節的早上,在一首詩歌中醒來,卻只記得夢中詩歌的3個字“主的愛,主的愛”。5日由京返滬,一路蒙主奇妙引導,本來沒有臥鋪,卻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車上醒來時,正值朝陽東升,讀到《哥林多後書》1﹕12“……見證我們憑著上帝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過去的路,我雖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聰明,而每一次的結局,你總讓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應許。我們若尋求你,你必使我們尋見;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東,家中幾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時候,我便能讀經、禱告。然而,我內心對上帝並沒有認識,只是有一些懼怕,卻又因自己擁有聖經知識與口才,極其驕傲。 2002 年2月,我16歲,高中二年級,參加了山東某地的中學生冬令營。營會的內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2月18號的晚上,小組的虞老師帶我們,學習青少年如何為自己的婚姻做準備。在一張小小的卡片上,老師讓我們這群男孩子寫下:“我在上帝面前禱告,求上帝預備我的‘她’是……” 當時我很不以為然,覺得:“一群孩子(小組裡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學生)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但我還是順服、按老師的要求寫下了(沒想到後來成為極大的祝福): 真敬畏耶和華(我看到很多家庭,雖然信主,但因為夫妻對上帝的認識、追求有差異,影響了家庭的和睦)。 孝敬父母。 漂亮,賢惠,不婆婆媽媽。 要麼比我強很多,要麼不如我(總之,兩個人之間不要競爭。那個時候並不知道愛裡面沒有爭競,而且上帝對婚姻的要求,乃是愛與順服)。 ……(省略號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們在上帝面前的誓約,“我願意為‘她’,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及落款。 特別值得感恩的是,從那次營會以後,我開始認真讀經,讀屬靈著作。上帝也慢慢讓我嘗到祂的甘甜。   大學不戀愛 大學期間,我雖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總是被當年的誓約所提醒:我要找一個真正認識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為伴侶。她必須從小信主(因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車子、不看電視、不看電影……若非從小信主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像木頭)…… 而且,我決定畢業後回山東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為我預備的“她”,最好是山東人(文化、語言、飲食等相同),必須對上帝的家有負擔,且不會由於虛榮,好在教會出頭露面。 大學4年裡,上帝並沒有讓我談戀愛。我也覺得自己不夠成熟。如果交往一個女友,最後卻發現並不是“她”,那就沒有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身體”了(上帝不斷地提醒我,我的雙手、雙眼,也需要用聖潔、尊貴守著)。 見到別人出雙入對,有時我也很羡慕,但我總是回到上帝面前禱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還是定意尋求你! 記不清什麼時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長,成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認識主。於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車一樣被動的等了,我開始學習靠著主認識自己,不斷更新、長大。   我終身的事 2007年大學畢業後,不斷有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都覺得不合適,因為對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節回家,發現父母的白髮多了(為了供我讀書,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來,我覺得異常軟弱。恰父親在我身邊讀經,見我醒來,很喜樂地讀《以賽 亞書》58﹕11給我聽:“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父親用一種很古老、輕快的調子,教我唱這段經文。母親在廚房邊準備早餐,邊聽收音機裡的講道,題目居然也是此經文,“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愛澆灌! 同一天,我又讀到《詩篇》31﹕15:“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