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張怡昕)2015.06.29

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單身很久了,雖然對什麼剩女的說法覺得可笑,但是確實感到孤單。 不過,有時看到寫給基督徒單身女生的一些文章,我常常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糾結 其實不僅不少單身的姐妹,我也認識一些單身的弟兄,在為找女朋友糾結的。我身邊的這種人,很多都是真心信主,堅持要找主內的。在等待中,有時會糾結。很多糾結的人,有的是因為不想將就,有的是自己也不知道什麼適合自己吧? 反觀我自己,我覺得在婚姻戀愛的問題上,我不夠積極。過往在這個話題上,我聽到最多的,就是要禱告,等待。其實我是比較被動的人,也很謹慎,蠻能等的。(如果你是特別活躍而主動的,或者不夠謹慎的,那你可能要學另外的功課。) 而且我還蠻裝備自己的,學習從屬靈相關到專業相關的各種知識,還學習做飯和教養孩子。我常看文怡女士,燈芯絨女士教做飯的博客,協和醫院兒科張思萊醫生的博客,還有劉志雄老師蘇緋雲老師講婚姻和教養兒童的視頻和書,等等。 有時我覺得我可能是太能等了。或者說,太被動了。 創意 好幾年前,我就聽帶我信主的美國媽媽講,她30歲左右單身時裝作發問卷讓別人填,來認識男生。問卷上的問題還起到初步篩選的作用。她還帶著自己壞了的自行車到運動品商店,找偶遇的人來修,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認識願意幫助別人的人。那時聽著覺得有趣,現在才意識到,她是多麼主動,多麼有創意的一個人!當然,她也是非常認真禱告的。 有時我覺得上帝也問我,做研究還需要收集資料,需要去寫,難道找另一半不需要去找嗎?但我很困惑的是,那要怎麼找啊?這時我也想到,以前我的一個女老師跟我提過,去參加一些社團,和志同道合的人多打交道。聽廖志姐妹的分享,她就是在做志願者服務那些也需要假肢的人士時,認識的她的先生。 以前我對通過網路找男友總覺得怪怪的,但我的想法在逐漸改變。我有好朋友是通過網站認識她的先生,也有好朋友正在通過網站嘗試去認識人。現在我們的社交圈子往往很窄,需要一些幫助才能多認識一些人。當然,無論是通過網路還是朋友介紹,肯定都要謹慎地去認識人。 改腦回路? 我還有個感受,就是不要fantasize(浪漫化)感情。我曾經有個很喜歡的中學同學,是我在沒信主前就認識的。他不喜歡我,但作為朋友對我挺好挺幫忙。我喜歡他很久,即使信主以後逐漸明白上帝覺得我們不合適,都還是反反復復難以完全放下。 我曾經祈求上帝,讓這個人可以信主,讓他可以喜歡我。我還問上帝,王的心在你手中,就好像水隨意在壟溝流轉,那改變這個人對你很容易啊,可能改改腦回路,讓某幾根神經搭上就好啦! 我覺得上帝很清楚很嚴肅地告訴我,祂尊重每一個人,不會做改腦回路那樣的事情。而且上帝很清楚地提醒我,不可以任憑自己陷入對還不認識上帝的人的那種情感中。上帝非常清楚地警戒我,祂非常看重婚姻,婚姻非常重要,人要非常慎重。 放下 終於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可以對上帝說,好吧,聽你的,我放下。這中間很多糾結。終於,我真的放下了!非常非常奇妙,真正放下之後,一身輕鬆的感覺。我覺得這是上帝奇妙的恩典,讓我能在情感上得自由。 我甚至覺得這是上帝的搭救!因為當你只是想著某個人(而這個人並不合適)的時候,你會看不到其他人。而且你可能給那個人加了很多光環,你喜歡上了一個自己構想出來的人,卻還沒有意識到。 不僅女生會這樣,男生也會吧!我認識一個很好的弟兄,還不能對別人敞開心,因為他還對他理想型的女生念念不忘。他也知道那個女孩子不喜歡他。但他總還是覺得要是不能跟那人在一起,就一定會若有所失。 感覺 我覺得有感覺是必要的。但是要到什麼程度呢?雖然覺得電視劇裡那種一見鍾情有時很可笑,但我們會不會有意無意地都受了影響呢? 我的美國媽媽說,她覺得先生是她最好的朋友,家庭是一個有共同目標的團隊。其實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的時候,還是有些震撼的。感覺好像有點兒平淡。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婚姻和愛情,總還是先會想到那種瞬間的吸引,感覺。 但仔細想想,其實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有共同的人生目標。還要人品好,並且彼此瞭解,欣賞,都願意付出。我的爸爸媽媽在做愛的五種語言的測試時,大比分勝出排在第一位的,都是服務的行動。最後,如果能有感覺,那真的是很感恩。 再想想,自己以前可能也遇到過合適的人,但當時沒有意識到吧。 禱告 有時我還覺得,主啊,我已經為婚姻禱告了啊,難道要我天天向你求嗎?我跟我爸媽說讓他們幫我帶大棗,只要說一兩次就夠了啊,難道要我每天去說嗎?有時真的是帶著埋怨去禱告的,還有很多時候灰心地停止了禱告。 但現在我想,首先,靈界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以理禱告的時候,從他起初禱告就蒙了應允,但波斯國的魔君還攔阻上帝的使者。(《但以理書》10章)其次,禱告應當是帶著信任和盼望。 我曾想過,如果以色列人在曠野沒有水喝的時候,好好跟上帝說,“上帝啊,我們很渴,請你給我們水喝,好嗎?”,這樣多好!為什麼他們不能好好說?我想,他們在潛意識中,覺得上帝不會給他們水,甚至覺得上帝故意帶他們出來虐待他們,所以才會一肚子怨氣。 當我埋怨的時候,檢視內心,不得不承認,有時我覺得上帝在故意戲弄我。但我覺得,這是撒但的謊言和我自己不信的惡心。這時我向上帝認罪,求上帝赦免我的愚昧無知,我也宣告,主啊,你全然光明,毫無黑暗,求主讓我完全信賴你。 我的美國媽媽還教過我一個禱告,主啊,無論是單身還是結婚,就照著你覺得好的方式來成就,讓我信靠順服你。這其實是個非常需要信心的禱告,求主幫助我們。還有,禱告些什麼。難道只是說,主啊,給我婚姻!我想,我們禱告時常常太懶太缺乏創意了。 溫偉耀老師曾說,他不是光讚美上帝,你真偉大你真偉大,他會每次想上帝的某一方面,或者某個例子,來很具體地讚美上帝的偉大。大衛也是這樣,對他而言,日月星辰都在訴說上帝的榮美。他是否要去迎敵,具體怎麼打,他都會求問。我們也可以求主指點我們,如何更具體地禱告。 需要恩典 […]

天下事

教會、主流價值、同性婚姻 —— 教會應如何回應同性婚姻合法化?(董家驊)2015.06.26

現在同志婚姻正式在美國合法化,對基督徒群體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衝擊?可以想見,在不久的將來,在美國公立教育系統中,孩子將會被灌輸同志婚姻是正常的,同志運動也將被神化成民權運動的一大勝利。教會還能夠公開教導一夫一妻的婚姻才是上帝的心意?教會還有權利為了信仰的緣故,不為同志舉辦婚禮?社會將怎麼看待那些“堅持一夫一妻”的基督教群體? […]

生活與信仰

拋物記

前個星期,第一次進警局,警員引我入屋,又一層又一層地反鎖……最裡面的一層,就是贓物所在,堆在最上面的,是一隻巨型膠質垃圾袋,裡面就是我家的一切檔案紙張。 […]

言與思

妙手重撫(蘇文峰)2015.06.23

編註:最近翻看當初《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舉目》雜誌前身)的發刊文,文中所提及的現象和問題,將近20年後,仍是一樣,且不限於文中所提的中國學人。今特重新刊登,以供讀者深思。 《妙手重撫》  近幾年來,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國學人的“信主熱”方興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園》讀者,常 捎來親友同學信主的喜訊。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隱憂。例如,在福音聚會中舉手決志者甚眾,但相對的,其流失率也十分驚人:不少人一時的熱情已過,逐漸趨 向冷淡;許多人雖已公開受洗,但其生命、生活並無明顯的改變;不少自認為是基督徒的,對人、對事、對是非善惡的標準,與從前大同小異……這些情況令許多關 心中國學人的同道們痛定思痛之後,不得不反省:我們當如何做,才能領人真正“歸主”而非單單“信主”?         我認為,有三項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國學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須清楚認識的,否則將重蹈上述覆轍: 一、何謂重生得救?        許多“決志”的中國學人之所以舉手甚至受洗,是僅在頭腦中(head)相信上帝的存在或承認耶穌是人類的救主,但卻未曾打開心門(heart)接受祂為個人的 救主;許多人單從理性上承認人都會“犯錯誤”(“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卻從未在聖靈光照中徹底知罪、認罪;有些人籠統地承認自己有與生俱來的罪性, 卻未具体鑒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追隨基督》一書所說:“教會裡面普遍性地宣稱罪的赦免……以為在知識上接受這一套觀念便足夠,不 需要一顆憂傷痛悔的心……(以為)蒙饒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會的紀律,領聖餐而不需要認罪,獲赦免而不需要個人的懺悔。”若我們繼續傳講這 種“廉價的恩典”,會使許多人誤以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續,穩穩得到進天堂的門票。實際上,他們卻從未真正入門。          我們必須強調,“悔改”就是從罪中一百八十度轉回,它和“認罪”是一体的兩面,是每一個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經歷。 二、何謂作主門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樣,是為了得好處。這與很多國內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信主時就準備“入獄”,成為強烈的對比。          我們深信,作主門徒,與成為“教徒”截然不同。門徒是甘願撇下一切跟隨主的人;是完全捨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的人;是渴慕榮耀的天國,為要進入,願意如 基督在“山上寶訓”所說,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佈道會呼召或文字宣教時,有意無意用信主的好處利誘人,卻未闡明作主門徒的代價,這是誤人子弟! 三、何謂信靠主?          中國古代的文明起源於多災多難的黃河流域,孕育了中國人自古以來或向命運順從,或想憑藉自強不息的毅力去戰天鬥地。中國學人多年來從艱苦險惡的環境中成長, 也已習慣自我奮鬥,因而在得救、得勝的路上走得特別吃力。他們總想靠自己的努力成聖,因此很難交託、信靠。就像一個坐在車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擔,因為不習慣!         我們認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託之,都是初信的學人特別該有的經歷。它們與聖經中所說的靠聖靈行事、回轉像小孩,是相關的功課。學會了,才能体驗“得安息”的愉悅。      期盼每位曾經決志信主的讀者,都如《馬可福音》第8章那位被主醫治的瞎子一般,不是僅能看見、但看得模糊不清,而是再次被主重撫心靈的眼睛,“定睛一看,就復了原,樣樣都看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