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愈行愈堅

汝岸         基督徒的生命,是一種不斷更新變化的天路歷程。賜人生命的主,常藉著生活中各樣處境,幫助天路客愈行愈堅。        在97年底至98年年初,大使命中心、中國福音會、海外校園雜誌及神州大使命團四個机構在洛杉磯北邊舉辦了“第二屆中國學人培訓營”。筆者在會中採訪了七位牧者和信徒,請他們分享個人生命改變的經歷。以下即是部分內容具有代表性的採訪記錄。 屬靈導師和朋友 幫助我認識自我 王志學(曾任俄國聖彼得堡華人教會牧師,大使命中心宣教士,現任羅省基督教會聯會會長):         厄克(Meister Johannes Eckhart)曾說過這樣的話:“人的裡面有很多層皮,遮蓋著他內心的最深處。人認識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獨不認識自己……你要進入你內心的地土,在那裡認識自己。”         自我認識是靈命成長中十分重要的事,是基督徒成聖過程中不可缺少的操練。而要做到,卻不容易。因為人有自我欺騙的傾向,真正需要幫助時反而不願接受幫助。因此,我會借助屬靈導師、朋友,把自己“剝開”。         我的辦法是,每隔一兩個月,就接受一位屬靈長者的“質詢”。我授予他權力,他可以詢問我任何問題,包括靈命和私生活等等,我應該從實回答。同時,他必須具備 這樣的能力:有很強的聆聽工夫,不定人的罪--這樣就使得被“質詢”者不懼怕--卻能給適當的屬靈指引,把神的心意告訴被“質詢”者。         具体過程是這樣的:我們兩人先長時間安靜禱告,把心沉到神中,聚焦在神上,在安全感中把心門漸漸打開。         “你最近怎麼樣啊?情欲的掙扎如何?和太太的關係如何?……”他發問。         有一段時間我和太太的關係不太好,所以當他問我“和太太關係怎麼樣”時,我說:“不太好。”他問:“怎麼不好?為什麼不好?”,我則開始含糊其詞--人常常如此,雖然發現承認問題存在,卻並不表示願意承擔負責。         而屬靈導師要有這樣的本領:聽得出對方兜圈子企圖蒙混過關的地方,並追問下去。         當我被迫“自我剝開”之後,他並不評判我,只問了我一句:“你要成為你太太的上帝嗎?”         這確實就是我的問題--我實際上就是給太太設下了標準,要她達到。         發現問題的本質後,問題就容易解決了。以後見面,他還會追蹤式地問下去:“上次談過的、要改進的地方,你落實了多少……”          我稱這樣的屬靈長者為“看管者”。 (編註:王志學牧師在新近出版的《奇異恩典在中年》、《經歷神》兩書中,對自我認識問題均有分析討論。有興趣者可向基督教書房訂購。)   […]

No Picture
成長篇

熨斗下的笑容

蔡 越         凡聽過劉曉湘的故事的人--哪怕只聽過個大概的,都覺得她已經有資格做文人筆下“熨斗熨不開的眉間皺,剪刀剪不開的腹內憂”式的人物。可是,當她在我面前坐下時,我看到的是一臉清清爽爽的笑容--無論是過去的苦難,還是將要面對的挫折,都在那笑容裡消隱得不留一絲痕跡。 破裂的婚姻        “我是1976年在大陸信主的。自從我的父母在文革中被隔離審查後,我就開始思索‘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真理’的問題。”        我知道她的父親,可算得上是著名的人物。那麼,他們一家在文革中吃的苦,是可想而知的。        “在當時的地下教會中,有弟兄姊妹一對一地教導我。可惜到了八十年代初,他們都相繼出國,從此我的靈命就沒有餵養了。”        “你什麼時候來美國的?”          “1990年。我先生比我早三年來,一到美國,我就感覺到他有外遇了。        “我們開始了無休止的爭吵,彼此間充滿了仇恨和憤怒。我先生不信主,心裡沒有神,也沒有悔恨,反而開始用趁我不在家時打兒子的方式折磨我。”       “是他的親生兒子?”我問。        “是的,”劉曉湘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苦笑,說:“當時才八歲。我先生知道兒子是我的命。只要我不在家,他就下手打兒子,後來打到這樣一個地步:我兒子一聽到父親叫他的名字,就開始發抖,頭上的汗珠一粒粒地冒出來……        “我帶著兒子逃出了那個家,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回到了神面前--因為我已經一無所靠了。”        當時的劉曉湘,真的一無所靠。一個單身媽媽,在美國沒有收入、沒有學位、沒有工作經驗,拖著個孩子,在洛杉磯,這個有著無數百萬豪宅、堪稱世界最富庶的城市之一的地方流浪。        “起初我和兒子居無定所,後來我們終於租到了一間沒有廳、沒有單獨的廚房、只有一個房間的屋子。我睡床上,兒子睡地上,這樣的日子整整過了兩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沒有足夠的飯吃,一天只能吃兩頓。早上吃飽一點兒,晚上吃少一點兒。兒子經常對我說:‘媽媽,我餓。’……”        劉曉湘的眼裡泛起了淚花。她看著我說:“你知道一個作母親的,聽到自己的孩子說餓,卻沒有東西給他吃,是什麼感覺嗎?”        我默然無語。我知道任何作母親的那時都必是心如刀割。         我問她:“教會知道你當時的情形嗎?”         “不完全知道,因為我總是告訴弟兄姊妹‘我不缺錢’。後來牧師對我說:‘你要學會接受。’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個棄嬰的回歸

天嬰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我未成形的体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末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 《詩》139:13.14.16 一個無聲的生命        當我來到這個世界,迎接我的不是父親滿足的笑臉,不是母親的懷抱,而是父親的背叛和母親的拋棄。雖然,我的生母下了決心要以引產給她痛苦的戀愛劃一個句號, 但是,我沒有死。雖然臉上的胎毛沒有退淨,一百天之內不哭,不知道用嘴去吸吮奶嘴兒,好心的護士還是為我找到一對兒善良的夫妻收養了我。         如果說人生有苦難,我想有我是因著苦難來到這個世界。因為一對兒以身相許的男女,因為一段海誓山盟的愛情,因為無法抗拒的誘惑,因為靈魂飢渴的沖動,因為恨,因為無奈。而我是這一切一切的一個結果,一個生命,一個在母腹中掙扎了七個月的生命。沒有選擇的權利,沒有抗爭的能力,帶著愛與恨,來到陌生而冷酷的 世界。據說我的生母連頭都沒有回一下就離開我,好像囚犯離開監獄,釋放的自由掩蓋了一切的隱痛,一個生命被遺忘,被拋棄。雖然我不會講話,甚至連哭都不 會,但是那個無聲的脆弱的生命卻發出第一個發人深省的“為什麼”--上帝為什麼不公平?         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我常問自己﹕“為什麼我和 別人不一樣?為什麼別人有兄弟姐妹?為什麼我父母只有我這一個孩子?”我也無數次地盯著父母看,巴不得從他們身上看出“為什麼”來。雖然沒有答案,但我知 道我和我父母不一樣。也許是我知道我不同于別人,我從小就很乖巧,很會看父母的眼色。我們家不富裕,父親由于出生于封建御醫家庭而屢受沖擊,第一次戀愛的 情人也已劃清界限。一次火車事故使父親成為殘疾,由家人撮合,娶了一位鄉下女子。雖然母親沒有文化,但是心地純樸。盡管父親有兩個學位,但他一生唯一的要求就是過日子。        由于我在娘胎里就沒有長好,身体非常虛弱,三天一大病,兩天一小病,母親沒有辦法出去上班,全家靠父親一個月五十幾元 的收入生活,而我一個月的藥費和購買各種必需的補如葡萄糖,費用就近四十元。父親必須每個月向單位借出下一個月的工資才能維持家裡的生活。我不明白,為什 麼我要來到這樣一個家庭?難道我的命運還不夠悲慘嗎?我為什麼還要分擔別人的痛苦?雖然,當時我的父母沒有親口告訴過我我的身世,但是,在我幼小的心靈深 處開始有一種宗教情懷的波動。我開始思索,我的母親在哪里?我為什麼沒有死?一個生命到底要表明什麼?一個生命為什麼會從無到有?有一天,我有一個夢,我 的生母站在我的面前,她雖沒有說話,但我從她的眼睛里,找到了歸屬和滿足。就是這樣一個夢,伴隨我度過了充滿疑惑的童年。 這是狼多肉少的世界         在我小的時候,從大人的嘴里,常聽到一句我不完全明白卻讓我心碎的話,那就是“有人生,沒人養”。我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被撕裂般地哭泣:“生我的人,你在哪 里?”淚水濕透了衣衫,卻沒有答案。我開始恨生我的人,我開始恨讓生我的人。我為什麼不死?為什麼讓我來世界上忍受這一份儿羞辱?我開始恨我的父母,他們 為什麼要收養我?我開始恨所有的人,我恨一切的所謂良善。我恨施舍和同情。人間一切的善行都出于不可告人的動機。我想,我既然活著,就要為活著打仗。這是 一個狼多肉少的世界,有人陪你笑,沒有人為你哭。         我整個兒的中學時代都是在這種打仗哲學指導下度過的。我不是用功讀書的人,但我的成 績不錯。所以,我也自視清高。我要上大學,但更深的一個想法是,有一天,我要站在我的生母面前,我要讓她後悔,我要看她哭,她怎樣讓我受屈辱,我就怎樣讓 她受百倍的羞辱。我當時以為我就要成功了,我就要看到所有的人向我行注目禮。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高考的失敗讓我無地自容。由于人為的失誤,我的成績全部 錯掉。當時規定只可以查一門的分數,結果是僅這一門就錯了60分。 […]

No Picture
成長篇

四有新人

陳貴皿            回頭看我來美國的這幾年,每一步都是神在引領我。從我準備TOEFL、 GMAT,到申請學校,從簽証到踏上美國大地,從找房子到找校園工作,從課業到各種專業考試,處處都有神的手。但其中最重要的,乃是從不認識神到知道神, 從知道神到相信神,從相信神到依靠神,從依靠神到順服神,以至於我現在人生的目的就是為神而活。            以前的我,不論是別人看來還是在自己眼中,都屬於“四有新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理想乃是升官發財,有錢有勢有地位。道德乃是做好人,不做壞事。文化是明顯有的,能從大陸那許多的“天之驕子”中闖出來到美國留學,更是“驕子中的驕子”了。紀律則是我能控制自己。            當我信了神,認識了真理後,才發現以往這 “四有”都有問題。錢、權、地位,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生在世七八十年,匆匆一過,就要面對死亡和神的審判。七八十年的享受與永恆相比,算得了什麼呢?我 能控制自己不做壞事,卻不能控制自己不起壞念頭。而且人的道德標準都是相對的,比大部分人好就是有德行的人,但若以神的標準來衡量人,則沒有一個人是義的。我以往所追求、所驕傲的文化、學問,比起神的智慧奧秘來,還不如滄海一粟的一個細胞。我的紀律只叫我不要做壞事,卻不能叫我去做善事,往往是我知道好 的沒有做,知道不好的卻去做了。            現在的我也可以說是“四有新人”,“因為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後》5:17)我 的“四有”乃是:“有信心,有行為,有盼望,有經歷。”我信耶和華是獨一的真神,祂的兒子耶穌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血洗淨了我一切的罪,然後從死 裡復活。我因信耶穌是基督就得以稱義,得以坦然無懼地來到神面前,稱祂為阿爸父。我因著信,就努力去傳福音,勸人與神和好,在教會和團契中忠心地去做神所 托付我的責任。因著信,我就盼望神在永恆裡為我及所有信祂的人所預備的,存留在天上的,那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的基業,以及那在我見祂時能加給我 的冠冕及稱許。因著信,我天天與神相交,時常經歷祂的信實與慈愛,也為自己為別人的禱告常蒙神應允,心情喜樂,非筆墨所能描述。現在的我,仍然在讀書做學 問,仍在工作賺錢,而且比以往更勤奮,更盡心,為的是叫神的榮耀在我所行的一切事上都能得到彰顯。    作者來自廣州,現在密蘇里州從事公共會計師的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中年男人的眼淚

陳平         十幾年前我從中國安徽來到美國讀書。光陰流逝,我從一個青年人變成中年人,而我也在這段期間得著了永生之道--就是受洗接受耶穌為救主。在這裡我想和大家分享我信主後,對主內生活中常見的幾種現象的看法的改變。 之一 嘩嘩的眼淚        來美不久我就參加基督教會的活動。我很喜歡這些活動,但我發現教會裡眼淚特多。在一些聚會裡,尤其前面幾排都哭成一片﹙可能靈性高的都坐在前面幾排﹚,我們坐在後面的慕道友覺得莫名其妙。沒有什麼事情,為什麼她們哭得那麼傷心?是不是基督徒感情比較脆弱?特別是有一位太太,每次禱告時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 淚,哭得我頭皮發麻身上發冷。所以每次她禱告我都很緊張,要做好思想準備。總之,對教會有這麼多眼淚實在不太習慣。         後來我信主成為基督徒,我發現我的感情變得豐富了,在作見証分享時,經常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哭得像個baby(嬰孩)。有時並沒什麼好哭的,不知怎麼回事哭得那麼動感情,我想一定也讓當時在座的不少人身上直起雞皮疙瘩。        為什麼會這樣?我後來思考這個問題,明白這是聖靈感動。我們在父神面前就像小孩到父母面前,神的愛使我們原來剛硬的心變柔軟。尤其因為以前我對這個問題的態度,神又給我這方面特別的恩賜,所以哭得特格外水平。         信主後我的眼淚多了很多,聽見証分享和弟兄姊妹一起流淚;上下班路上聽基督教電台常會被感動得流淚;數算神的恩典時流下感激的淚;禱告被應允時流下興奮的淚;教會弟兄姊妹有病痛和困難時流下難過的淚;和妻子生氣後,聖靈來安慰我並教導我要像基督愛教會那樣愛妻子時,流下慚愧內疚的淚。我也流過雄壯、氣勢磅礡的淚--那是去參加Promise Keeper(守約者大會)時,近十萬的男子漢一起歡笑,一起流淚,那種美好的感覺只有在主裡才能享受得到。幾乎每位講員講道我都會流淚,特別是一位講員 代表父親向兒女們道歉,請他們原諒我們在養育他們中的過錯時,我的眼淚嘩嘩地往下淌。我也不去擦,讓它滴在衣服上、地上。感謝神使我們基督徒成為感情豐富 的人。        另外聽說眼淚對眼睛很有好處,眼淚可潤滑乾燥的眼睛,清洗眼睛髒物。但是,我想眼淚也可以滋潤我們的心田,使我們心更柔軟;可洗去我們心靈中的污物,使我們的心靈更加純潔。現在我不再為自己流淚感到不好意思,也能理解其他弟兄姊妹的眼淚。 之二 毛著學習小組         信主後我作過見証分享,但在很長一段日子內,作見証時不肯引用聖經經節。為什麼不引用聖經呢?我想從國內來的和我年齡相近或比我年長的都知道,我們基督徒的查經班很像“毛主席著作學習小組”,而見証分享和文革期間學毛主席著作心得交流會的形式很類似,如果再引用一段聖經就變成完全相同的模式了。記得在國內最流行的一種心得交流,是某人遇到困難或危險時,毛主席的話就在耳邊響起,很快地困難解決了,而危險也排除了。這類心得体會,我自己也編造過很多次。所以教 會的查經、分享和見証會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搞個人崇拜的荒唐年代。         我們一些未信主的朋友和我們開玩笑說,你們在國內政治學習還沒有學夠,到這裡還繼續學?我知道自己來學聖經、作見証分享是神的愛吸引我,儘管形式有點困擾。直到有一次偶然在報紙上看到一篇短文,講到同一圖案被兩類人 用來象徵完全不同的意義:被壞人用成野蠻、殘忍、罪惡和瘋狂的象徵;善良人卻用來代表友好、和平和美好。這篇文章使我想到,圖案和一些形式本身是中性的, 關鍵是什麼人、如何使用它們。基督徒用查經、分享見証的形式來學習神的話,並讚美感謝神,這種形式就變得美好,令人喜愛。如用這種形式來學習人的話,讚 美、崇拜個人,這種形式就變得醜陋、讓人厭惡。現在我對查經、分享見証的形式不再感到困擾,見証時引用聖經也成為理所當然的事了。 本文由密西根州奧克蘭華人教會提供。作者來自安徽省。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輕易發怒

高魯冀         1997年底,在教會全体議事會上,我被推舉為執事,獲通過。當初牧師對我說,有人提名我作執事,叫我禱告後,把結果告訴他。我自思,我何德何能,可作執事?但經過禱告,清楚地認清,我是不算什麼,正如保羅稱自己為罪魁一樣,我身上也充滿了污穢。 但是,主既然揀選了我,就要在適當的崗位上用我。作執事並不是為了榮譽,而是要更多地奉獻。正如小女說的“你作執事,又付出,又得著,是主對你的磨練。”         既清楚了主的呼召,我就應勇於承受重擔。沒想到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對我這樣信任,竟然一致通過我作執事。這是他們看到我的成長。         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天生的火爆脾氣,像炮火一樣,一點就炸。有時對人造成很大的傷害,尤其是對自己的家人。每當我發怒時,都像瘋子一樣,大聲咆哮,有時還摔東西。當然,摔的都是不值錢的,像碗、電筒之類的。家中的古董細瓷,都從未摔過(這說明發怒時還有一定的理性)。尤其不對的是,有時在教會還發脾氣,與弟兄姊妹一言不合,拍桌而起,推門走人,這多不好!這樣的人怎麼有資格作教會的執事?有什麼資格談靈命的長進?        奇怪的是,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不僅僅看到我的缺點,更看到我的成長,他們對我的鼓勵與關愛,使我慚愧不已。        我自小刻苦讀書,不落後人,曾有過考甲等第三名而失聲痛哭的往事--因為沒考第一,惹得前來祝賀的親友驚訝不已。小學、中學、大學都是國內頂尖的學校。畢業後,更是時勢造就,一人承擔建造了不少毛澤東室外大型雕塑。才廿九歲年紀,就指揮千軍萬馬,甚至毛澤東紀念堂室外大型群雕,我都是工程負責人,一人寫出施 工總結報告。在文革年代,強調集体成果,不突出個人,報告擬以雕塑組名義發表,我發了脾氣,那就不發!最後妥協,以雕塑組名義發表,但註明由我執筆。這一切,造成了我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稟性。         1980年來美後,由於語言不通,又不思苦讀,過去的優點,變成了負擔,而所用的,並不是自己的專長,造成了極大的挫折感。加上與家庭分別長達十二年之久,一人獨來獨往,沒有任何人能分擔壓力,使我形成了對社會充滿了仇視的心態,覺得天下的人都 對不起我。在這種心態下生活,真是充滿了恐懼,不知明天又有何種惡運臨頭。現在想想,真是害怕,我如果不信主,由於仇視的作祟,可能會犯下彌天大罪。像 1991年11月中國留學生盧剛,有計劃地槍殺了愛阿華大學天体物理學的精英,然後自己結束自己罪惡的一生。         我在想,我若沒有信主,在各種巨大的打擊接踵而至時,我也很有可能採取種種過激的行動,不僅對社會造成極大的破壞,自己也會身敗名裂。        信主以後這十幾年,若說我靈命的成長,我覺得最大的收穫是從“恨”變成了“愛”。我曾經對人說過自己很不成熟的見解: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聖經,“聖經是上帝救贖全人類的計劃”;如果用一個字概括聖經,那就是“愛”。         信主以後,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愛,對妻子的愛,對孩子的愛,對弟兄姊妹的愛,甚至對仇人的愛。         聖經裡很多地方講到愛,例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中,把愛闡述得這麼詳盡、透徹,真是無出其右者。《約翰一書》更啟示我們“神就是愛”(《約一》 4:18)。《以弗所書》第三章保羅說道“主的愛長闊高深,無法測度。”他又在《哥林多前書》中說“基督的愛激勵了我”。我們熟知的《約翰福音》3:16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我的小女兒曾對我說:“因為你與神和好,所以與人也和好,你才有了愛。”說的真對,神就是愛!        與我結褵卅年的妻最了解我,她說,“你知道嗎?這些年來,你的脾氣改得好多了!”感謝主,雖然還有脾氣,但已改得好多了,這也正是愛的結果。保羅在講述愛的 真諦中有一條“不輕易發怒”,因為有愛,所以才“不輕易發怒”。我和妻都是能幹而又有個性的人,一言不合,惡言相向,競相爭吵。但是妻信主後,她也整個改 變了。家庭有了矛盾,妻叫我們全家跪下來禱告,向主認罪悔改,求主作我們的主宰。她不僅更加溫柔体貼,並且也很追求靈命的長進。她不辭辛苦地陪我去北加州 基督之家進深學房讀書。她見証分享時說“我先生立志今後去傳福音,他傳福音,我也不能像木頭一樣呀!”她督促我完成神學功課,督促我對教會奉獻,沒有她的 督促,也沒有今天的我。以前使我發脾氣的“內因”和“外因”都變化了,我的脾氣是改得多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生命之本

蘇文峰         在現代美國教會史中,陶恕博士(A.W. Tozer,1897~1963)是一個被稱為“卄世紀的先知”的神僕。他經常一針見血地指出福音派教會及信徒靈命的弊病,以簡潔易明的文筆闡明有關生命和敬虔的信息。         1950年至1963年,陶恕擔任宣道會《宣道生命》(Alliance Life)雜誌的編輯時,曾在社論中提到:         “生命中有些重要而根本的元素,像柱子承托起整座建築物一般重要。幸好這些元素並不多,而且不難發現。這些元素包括:愛、忠誠、正直及信心,再加上其他較次要的元素,就成為了一切高度複雜的上層結構的基礎。        有智慧的人會簡化他的生命,直接走向中心點。因為他知道自己只需留心那些生命的基本元素,其他一切就不用擔心了。”        陶恕認為,許多基督徒在生命中,常浪費太多精力去追求無數不重要的事。他們看來很忙,外表似乎滿有恩賜、才幹,但就像離根的枝子一樣,經不起日曬雨淋,很快就枯乾。因此在另一篇〈以靈為生命之本〉的社論中,他再次提醒:        “神是個靈,萬物都藉祂所造,賴祂而生,所以靈是萬物的實体,也是眾生之本。         然而,我們無需深究其中的哲學理論(即使有的話),才能有此信念。我們只需相信聖經,就可清楚知道人其實是個靈,而身体只不過是外殼,內在生命才最重要。整本聖經更讓我們看到生命的內外層面,並強調內在生命較短暫的外在生命更為重要。        因此,信徒若要勝過世界,就要像保羅美妙的凱歌一樣:‘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 4:18)對基督徒而言,有價值的乃是永恆中那些看不見的東西。人看到的東西,在神來說,價值都不大。因此,神不在乎人的容貌或能力,而在乎人的內心。人 生其餘的部分,也只不過是一個居所,讓這內在的永恆生命居住而已。        要解決人生的種種問題,就要從靈命著眼,因為靈是生命的核心。如果人先處理內在生命的問題,很多困難都會迎刃而解。假如我們願意把解決外在問題的一半時間,用於解決內在的毛病,成績必定會叫我們欣慰不已。此外,我們要心 境平安,往往先要與神建立和諧的關係,這種說法似乎很奇怪,但事實確是如此。就如黎明降臨,並不是因我們驅走黑暗,而是我們等待晨光的結果。        教會的問題源於靈,也要以靈解之。無論錯在哪裡,我們在解決教會問題時,都得認清問題的性質,並要從其本体開始。不管信徒有甚麼毛病,他都可透過禱告、愛心和按聖靈行事得著醫治。可惜,當問題出現時,我們往往以其他方法加以解決,若不成功,我們才想起這個方法。”         注重生命的本質、回到屬靈的根源、抓住最重要的事,正是我們今日中國學人生命成長最需要的信息。筆者謹以陶恕博士這些勸導,與眾弟兄姊妹共勉。 本文參考書目:《無盡的一章》、《義人之根》、《午夜的復興》(香港宣道出被社)。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命的塑造

王志學 寫作背景            在牧養教會的過程中,我因要面對不同的人的不同要求和看法,內心常有四分五裂之感。不同的人因不同的背景、氣質、領受、恩賜和負擔﹐面對教會發展的路線和事工的計劃,也便有不同的議程。而往往他們的著重就成了他們的執著,他們的看見也成為他們的盲點。            在普遍不冷不熱的教會氣候中,難得有熱心事奉的弟兄姊妹。然而我十分害怕熱心但偏激的人。偏激的領袖往往有吸引人的魅力,但卻不能帶領教會或個人整全的發展和成長。他們的殺傷力很大,帶來的後遺症可能很長時間還不能完全清理。            我們需要熱心而平衡的領袖,我們需要全盤性和整体性的反省,在大圖畫(big picture)下來了解和安放個別的事工,個別的事工也在大圖畫下來定義自己的角色。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孕育了“神國子民的塑造與操練”的模式(見圖)。此模式的基本要點是我們的事工須要平衡地顧及四方面的塑造:靈命的塑造、全人的塑造、群体的塑造和使命的塑造。而這四重塑造均分別有其重要的屬靈操 練。            這是一個不完全的人所作的不完全的思考,只希望能激發讀者作更深入的思考,而更重要的是聖靈引導讀者活潑地把背後的原則應用在不同的事奉處境中。現在讓我們從最核心的“靈命塑造”開始,因為屬靈生命的塑造是一切塑造的根本。 一、靈命塑造的目的     “我小子啊,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裏。”《加拉太書》4:19(和合本)    “……直等到基督的特性在你們的生命中成形。”《加拉太書》4:19(現代中文譯本)    “……急切盼望基督的生命早日在你們心中長大成熟。”《加拉太書》4:19(當代福音)            在保羅深情的分享中,清楚說明了靈命塑造的目的:讓基督成形在我們的生命裏。新約學者馮蔭坤進一步解釋這節經文:            “雖然這比喻在字面上是說基督在信徒身上成形,但就其真正的意義而言,則應把它倒過來說‘直到信徒取了基督的形像’;意即信徒接受基督按自己的形像在他們身上 塑造之工,在生命的每一方面皆順從基督的管理,以致他們反映基督的形像、基督的品格,讓基督的榮美在他們身上彰顯出來。”            縱觀教會歷史,我們看見不同的靈修傳統有不同的著重點,但它們的共通點均是指向耶穌基督,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他裏面;你們在他裏面也得了豐盛。”(《歌羅西書》2:9-10) 二、靈命塑造的重要性    […]

No Picture
成長篇

生命的雕塑

盧潔香 “蒼蠅比太陽更高貴,因為蒼蠅有生命,而太陽沒有。” --奧古斯丁        生命是美麗莊嚴的,從神而來的生命更是充滿了光明、力量和豐盛。在我初信主的那階段,因為生命上的重生,像許多人一樣,被主的愛所吸引,也對主有著一份單純 的愛和熱情。詩班、主日學、禱告會、查經班、團契、神學院……到處都有我的影子。這些日子一過就是五年,在各樣的參與中自己的天賦和學識也得到了發揮和別 人的認同。         當時我並沒有領略到屬靈的道路是漫長而又曲折的,靈命的成長也是要經過千錘百煉的。我只簡單地把事奉當作事工的參與,把自己以往對社會、對主義的熱情、理想和幹勁統統轉移到事工上,還自以為這就是所謂有恩賜的屬靈人。現在當我回顧的時候,真為當時的我感到羞愧萬分,就如同這 一幅對聯道出了我的真相:“墻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可想而知,這樣的一種生命只能是充滿了驕傲、自義和私欲。         由於這樣,我同人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而我沒有在神面前反省自己,只埋怨別人是出於對我的嫉妒。罪就如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一時之間我如同處於四面楚歌之中。在人際關係的紅燈面前,我只能重拾獨善其身、孤芳自賞的處世之道,彷彿眾人皆醉唯我獨醒。然而,這在中國人常有的清高正成為我靈命中的一個致命傷,因為天路歷程是沒有獨行俠的。當我們只靠己力、與肢体間存在嫌隙和隔膜的時候,撒但就會施展各個擊破的手段,在這情形之下,我們是最容易離開神的。         不久,我應第四屆美加西北區福音冬令會的邀請,在大會上作個人見証。我並不知道在掌聲背後,一連串的試煉正等待著我,我只沉醉在別人的讚揚聲中。        從冬令會回到溫哥華之後的第四天,當我下班回到家的時候,赫然發現房子被賊破屋而入,我僅有的一些貴重物品被搜掠一空。我雖然非常心痛這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但因為素來對物質存洒脫之心,所以這困難很快就過去了。但一個月之後,從中國來的一個長途電話使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我親愛的大哥患了末期肺癌。再 一個月之後,還未待我回去見他一面,大哥就溘然離世了……當我還處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中,我又被老板解僱了。就在短短的三個月,我失去了財物、親人和工作。 雖然這些苦難不可以與義人約伯相提並論,但由於我不僅得不到期望中的安慰和支持,隨之而來反而是嚴重的誤解和污辱,而最致命的是,這些傷害來自教會中昔日親如手足的人。         這一連串接踵而來的打擊使我的生命一下子從光明進入了子夜。我雖一向強調以個人的堅忍來面對厄運,但此時我又怎能做到 “遇橫逆之來而不怒,遭變故之時而不驚”呢?我被深深的憤怒、痛苦、失望所鉗制,在個人的得失中如翻江般地掙扎,似乎我很難再恢復以往對神的信心了。這種生命上的蒼白和冷漠使我突然發覺,以往自己在屬靈上的追求和努力都是徒然的。與此同時,撒但又向我使出一個更厲害的手段:將一個滿了誘惑的試探擺在我面 前……在掙扎中我動搖了,我想,自己的靈性已萬劫不復,不向這世界妥協又有何出路呢?在淒蒼之中我終於把心一橫,頹然跪在地上向父神作了一個最後訣別的禱告:“主啊,我要離開你了……”但話一出口卻淚如泉湧,過往父神在我生命歷程中種種的美善和恩慈一幕幕地在眼前重現,我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主啊!我不要離開你……”慈愛的主用這悔改的淚水把我從迷路上堵截了回來,祂再次接納了我。         痛定思痛,我開始誠實地去反省自己的生命。我從追求 外在的屬靈事物到追求內在的屬靈生命,在聖靈的透視下我看到自己內裡的罪和污穢,看到所謂有恩賜的屬靈人不過是一個假冒為善者。在痛悔之中,我重新學習透過平凡與主建立密切的關係,使自己能“活在”或“住在”祂裡面,而每一個重大的決定都安靜在主面前等候,專心尋求祂的旨意,並以順服的心接受主的鑄造。        屬靈的道路是沒有捷徑的,絕不可以一蹴而就。在我生命歷程中,我深深領略到父神的用心良苦,祂必然要將我們的生命完全破碎、重組、雕刻和塑造。屬靈生命的定 位點是主耶穌的十字架,是祂用寶貴的生命把我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而不是因著我們曾經是中國的精英。若不把我們的驕傲、自大狂妄和貪婪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與主的關係充其量只能是伯樂與千里馬的關係,我們所謂的事奉也只能是血氣的表現,是對我們聖潔的主的玷污。昔日彼得在接受主呼召的時候不僅拋棄了一切, 更是跟從了主。今天我們或許會為事奉放棄學位和專業、甚至物質和享受,但更重要的是要跟從我們的主耶穌走這十字架的道路。往往我們只知道怎樣對付別人,而 從不知道要對付自己,更不願意主的對付。稍不合己意就煩燥不安,苦不堪言,甚至離棄主道。一個豐盛的屬靈生命必是一個滿了主雕刻痕跡的生命,生命的冠冕是以順服的心把許多苦難中的淬煉、雕琢、塑造組合起來而構成。         近年來,我也同樣再次經歷失業和親人離世的痛苦,但我不再悲嘆厄運,而是以莊嚴、忍耐、感恩的心去數算神的恩典。因為昔在、今在、永在的父神讓我在缺乏中去經歷祂的豐盛、在危困中經歷祂的保守、在絕望中經歷祂的信實。多少次 “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盡管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將會如何,但我深信這位掌管明天的主必牽著我的 手走這生命的窄路。不論是福是禍,主是我歸依,世上別無所慕,只求主的豐盛充滿我! 作者來自廣東省,現住加拿大溫哥華市。 […]

No Picture
成長篇

新生命面面觀

慕安得烈等 新生命的特性 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壹》5:12)        相信主耶穌的人所得的祝福是何等的榮耀!不但他的生活態度和地位改變了,他還從神那裡得到完全新的生命。他是新生的,從神生的,而且是出死入生了。        這新生命是永遠的生命,但並不是說我們現在的生命不會死,一直活到永遠。永遠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從亙古已有,現在在基督裡顯明出來,成為祂每個兒女的生命。         這生命具有難以估計的力量。生命就是力量,你心中的新生命有著永恆的力量,只要你真正把自己交出來,讓它作工,你的生長比任何動植物的生長更穩妥。         但願每個已接受新生命的人都相信,在我裡頭作工的是永生,是有屬天的力量的。我不能辜負神的期望,因為基督已把祂自己的生命給了我,我每日必須從神那裡接受祂做我的生命,成為我的一切。        試思想下列各點並默記在心:       1.你現在因信所接受的,就是永生,是神自己的生命。       2.這生命透過聖靈把基督所有的一切都加給你,因基督藉聖靈活在你裡面。        3.這生命具有奇妙的力量,你無論感到怎樣的軟弱,你必須相信你裡面的力量是屬天的。        4.這生命要相當時日才能長大和完全,所以要忍耐,它才會漸漸生長。        5.不要忘記,在討神喜悅的事上,新生命的原則和所有人為的見解是背道而馳的。要謹慎提防你自己的思想,讓基督--你的生命和智慧--在凡事上教導你。□ 本文摘自慕安得烈著,林美賢譯《新生命》,宣道出版社。   新生命與靈覺         人 像神,不特因為人有位格像神有神格,也因為人有屬靈的慧覺,能領悟屬神的事情。《伯》32:8說:“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氣”在本 節和“靈”並行,神把它放在人的內裡,使人有屬靈的慧覺。人有了這慧覺,藉著聖靈的啟迪,才能領悟屬靈的事實,進入真理的堂奧,了解神的心,漸漸地更像 神。         始祖亞當墮落後,神並未完全褫奪人們靈覺的功能。古代聖賢,循著他們的宗教性,藉著格致工夫觀察神在自然中的啟示(等於儒家的 “率性之謂道”,經上所說的“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因著神的恩典,認識神,甚至和神同行(《創》6:8, 9)。可惜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人們的靈覺漸漸迷惘(《弗》4:22),明知有神,卻偏要目中無神地過著逆天悖理的生活;結果,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愚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