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正本溯源話“生命”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          聖經是神的話,主要目的是要叫我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並且叫我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約》20:31)。若要明白生命的意義與生活的目的,則必須從聖經著手。 一、“生命”的定義          “生命”在舊約聖經中主要用詞有二:(1)hayyim乃是hay的複數形,出現共386次,其動詞形出現281次。其字根的意義是“生命,或有生命”,表達 “生命狀態,生活品質,生存期間”等意思;不只是身体的存在,更是與神交通,享受祂所賜的一切恩福。和合本譯作“生,生命,存活,活物,活人,一生”等; (2)nephesh此名詞出現共757次,字根意義是“氣息,活力,位格,存在,個体,靈魂,性命,氣,心,靈,人,自己,活物”等。          在新約聖經中主要用詞也有二:(1)zoe出現共135次,其動詞形共140次,字根意義與hayyim相合,意指“擁有生命的狀態,質素,與生命有關的一 切”,經常與“永遠”連用成“永生”,指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和合本譯作“生,活,生命”;(2)psyche出現共103次,字根意義與nephesh相 同,和合本譯作“生,命,生命,性命,靈魂,心”等。          總的來說,hayyim與zoe主要是指“生”——生命本質,生存狀態,存在意義;nepesh與psyche主要是指“活”——生命活動,靈魂氣息,活人及其表現。根據以上字義研究,我們就整本聖經進一步來探討“生命”的源頭與特質。 二、生命的源頭           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創造萬有的主宰,是“活神”,是“永生神”。《耶利米書》10:10說:“惟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是永遠的王。”舊約中人們起誓,是 “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撒上》14:39, 45; 19:6),這表明上帝與啞巴且不能動的偶像有天壤之別(《哈》2:18; 《賽》40:20; 44:9-20;《約壹》5:21)。因為上帝是永活的,所以他“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徒》17:25; 《創》2:7),並且他也按自己的旨意收回生命(《申》30:19; 《伯》1:21;34:14-15; 《詩》104:29-30)。因此,所有的生命,無論形式為何,其來源與延續都是在於上帝,這位生命的主。          關於人的生命,是按照上帝 的形像造的;亞當能成為有靈的活人,乃是因為永活的主將生命氣息賜給了他。人的生命是上帝的恩賜(《傳》5:18; 8:15);上帝是“賜我生命的上帝”(《詩》42:8)。伊甸園中有“生命樹”,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表明:人的生命完完全全來自上帝,人要靠上帝而活, 也要為上帝而活。生命實在是上帝賜給人的無上禮物與美福(《申》30:19-20; 《詩》34:12)。正因生命是美善的,是真善美的主所賞賜的,所以生命本身就顯出其道德與屬靈的特質。 三、生命的特質         關於生命的特質,簡單來說,可以《約翰一書》的兩大主題“光”與“愛”來瞭解:(1)“上帝就是光”(《約壹》1:5-7;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有一天,他會說:“爸爸,早安!”

庭柯   我在智障殘疾服務中心做心理諮詢不算久,服務的對象都是成年人。他們不是患有先天的唐氏症,就是因後天疾病落下後遺症。這些令人詛咒的疾病使他們成為 永久的病人,無望再恢復成正常人。他們生活在一個狹小的世界裡,除了政府提供的應有日常設施,他們能從大千世界得到的不外乎是同情和憐憫,要不然就是忽視 或遠離。服務中心裡有各方面的治療和復健專家為他們工作,無奈緩慢的進步和他們的年齡已不成比例,再加上反反覆覆,常常令人沮喪、放棄信心。日復一日,我 們的一腔熱情也漸漸變得有點麻木起來。   那天適逢一位名叫魯的病人的半年度彙報,我拿着自己的總結文件趕去會議室,心想會議是例行公事,至多也不過是6個月前報告的重複而已。一踏進會議室, 只見魯的爸爸笑眯眯地坐在那裡已等候多時。不說也知他倆是父子,長得很像,若魯不是個智障者,說不定還是個帥哥呢。可惜如今父子倆生活在兩種世界。魯老爹 看上去近70,一頭銀髮,身體倒還硬朗,有着意大利人的熱情和爽快;只要有關於兒子復健的大小會議,他再忙也要趕來,聽聽問問從不拉下。比起其他家長,他 可真不愧為模範父親。   會議開始了,社工第一個作報告:“魯,44歲,深度智障。他出生時一切正常,4歲得腦膜炎,此後失去語言功能……”報告準確無誤,在座各位都熟知魯的成長史。語言治療師說道:“魯聽覺良好,不言語,今年計劃讓他發音……”接着是護士、肢體復健師、行為心理專家一一發言,大家用平淡的語調機械地討論着, 為魯安排、為魯計劃。談論中的魯正如他本人,蒼白,漠然,眼光是直直的。最後是主席總結:“魯半年來健康情況良好,無嚴重行為問題……下半年計劃有如下幾 項……”在座的大概只有魯老爹興緻勃勃聽着每人的報告,還不時提些問題。當主席問魯老爹還有沒有其它建議或意見時,大家都知道會議已接近尾聲。   魯老爹笑着感謝大家半年來在魯身上花的心血和努力,他的笑容和好意似乎烘暖了會議室,大家開始隨便鬆動起來。他看了一下手錶說:“還有幾分鐘吧,我就多說幾句。魯是我的大兒子,他一生下來我和太太視他為心頭肉,長到4歲真是人見人愛,小嘴說個不停,還有問不完的問題。我清清楚楚地記得他4歲的那年夏 天,他爬出遊泳池向我跑來,把頭埋在我的大腿里哭着說:‘爸爸,我頭痛,好痛喲!’那天晚上他就送進了醫院診斷為腦膜炎,現在想來這就是他最後對我說的話 了。40年了,他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我帶他回家,讓他看看家裡掛滿他小時候的相片,他看不懂記不得,但他認得爹知道媽,常常看着我蠕動着嘴好像要說什麼,可惜什麼都說不出來……”   自以為熟知他背景的我們,如今發現對魯的了解還有空缺的片段和不知的一面。大家聽之動容,為那活潑可愛喊着頭痛的小魯,如今變成呆板無言的中年大魯而惋惜感嘆起來。   魯老爹接着又說道:“40年了,真快呀!我也快70了。”他拍拍自己的肩膀,笑一笑說:“身體還算結實,我想還可以活10年。只盼有個奇蹟,等到有天 早晨,魯過來對我說聲:‘爸爸,早安!’這就讓我有生之年再無遺憾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不作聲,似乎覺得這是一種奢望。他平靜的語氣以及祥和的臉再也無 法平靜全屋子人的心。我只覺得喉嚨里一陣陣堵得慌,感受到此時鴉雀無聲的會議室不是無動於衷,大家心底的嘆息變成一種期望,重新匯聚成一股動力和信心。   魯老爹起身向大家握手告辭,依然是樂呵呵的。大家崇敬地看着這位普通的父親,明白他小小的願望,體會到一種偉大的愛,綿長而不斷。主席感謝他的到會和生動的故事,他笑笑說:“我常祈禱上帝給我信心,讓我看到奇蹟。要謝的是我,謝謝你們大伙兒在這裡實現這個奇蹟。”   我還在服務中心上班,每看到魯我總會去想像他4歲時伶俐的模樣,從那模樣又聯想到一個父親的願望。我知道同事們都在朝着一個艱巨的目標努力,讓魯有一天會說一聲:“爸爸,早安!”哪怕是輕輕的,含糊的……□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住紐約。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全部的選擇

春明   自從我認識基督,成為教會的一員以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上帝給我們家帶來了數不盡的恩典和喜樂。   原來我只相信“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創造個人的幸福,更要靠自己。我來到美國原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學位,更美滿的生活。既然要靠自己,不 得不幹這個,想那個,疲於奔命;即使睡在床上,腦子也不肯安寧,因為這世界上使人憂慮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我很嚮往無憂無慮,但一切都要靠自己,自己的能力 又十分有限,無憂無慮則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   多虧我來了美國以後,一直和基督徒們有來往。為了親身感受上帝的存在,我開始假設有這樣一位上帝,因此也學着基督徒的樣子向上帝禱告,求祂擔走我的擔 子,除去我的憂慮,賜給我美好的睡眠。出乎我的預料,每當禱告之後,心裡就輕鬆許多,很快就進入夢鄉。而在這以前,我常常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入睡。經過這樣不斷地親身體驗,我愈來愈感受到上帝是存在的。   我是在1993年10月受洗的,那學期我選了4門課,再加上做實驗,已經到了我能力所能夠承受的極限。偏偏到了面臨期末考的時刻,我的導師為我安排了 碩士論文答辯以及博士資格考試。幾乎是在同時,我們系裡的另外一位教授提出給我資助,使我能脫離我很不喜歡的水化學研究,並要我儘快做出答覆。我是一個性 子非常急的人,若在信上帝之前,一下子這麼多事壓在頭上,我早就急得睡不着覺。這一次,因為有了依靠,我的心裡出奇地平安。我向上帝禱告,告訴祂我的能 力、精力均有限,告訴祂我看不見未來,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求上帝給我智慧和能力,求上帝為我做出選擇並為我指出前面的路。那時我幾乎天天都在禱告, 奇怪的是上帝沒有答覆我該怎樣做,卻使我過得非常安穩,好像上帝把我安排在一個十分幽靜的地方,讓我安心休息,祂要為我承受面臨的一切。就這樣,一個學期 平平安安地過去了,我每日吃得香、睡得好,碩士論文答辯考試通過了,4門功課,3門得了A,上帝卻沒有為我選擇新的導師。   一晃新的學期又開始了,沒多久,我的導師告訴我,我的博士資格考試不能免,因為碩士答辯時沒有時間涉及博士資格考試的內容。又沒有多久,我才知道,由 於我的導師其它的項目已經停止了,可她要保證給每一個學生資助,不得不減少資助。我得批改學生作業,才能另從系裡拿到一點錢以達到我原來的收入水平。那 時,正值春天,我花粉過敏嚴重,終日涕流不止。當時我以為上帝一定催我早日離開,不要繼續讀博士了。因為我祈求過,如果上帝安排我繼續讀下去,就讓我能免 去博士資格考試,偏偏未得到許可;因為上帝知道我不能沒有資助,可祂為我選擇的導師偏偏沒有多少錢;因為我天天向上帝禱告,求祂除去我的花粉過敏,可是我 的過敏症一年重於一年。於是我開始找起工作來,但心裡卻非常不安、情緒也很不好。恰好,在主日的一次信息崇拜中,一位弟兄講到如何明白上帝的旨意。他帶來 的信息使我懂得,如果一件事出於上帝的旨意,在運行時必會感到平安喜樂。可是我在找工作這件事上一直感到心裡不安,我放棄了找工作,又重新回到了平安喜樂 的生活。   我的導師手下原來有4個中國學生,除我以外,他們都比我年輕許多,沒有孩子和拖累,而且學習成績都十分優秀。其中一位早已通過博士資格考試,並完成了 所有的博士課程。然而,除了我一個,其他3位均因導師不再提供助教獎學金而紛紛離開,偏偏留下我一個人。我的助教獎學金也從原來的1/3長到2/3。 1994年秋季,我順利通過了博士資格考試,這時我才認識到這次考試對我來說是十分必要的,原來那些似懂非懂的問題,正是在準備博士資格考試的時候才真正 弄明白。在我通過博士資格考試之後不久,那位系裡願僱用我的教授因項目資金不足而降低了他所有學生們的資助,又一次證明了只有上帝為我做出的選擇才是最好 的選擇。這種選擇和結果絕對不是通過我個人的努力能實現的。   儘管在這個世界上,我還有許多不明白的事,不懂上帝的真正美意,但我堅信,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會愈來愈體會到上帝的信實可靠。□   作者來自北京,現就讀於美國亞利桑納大學水汶系。正文由土桑華人基督徒團契提供。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離婚女人

陳繼紅   作人難,作女人更難,作一個離婚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在我所認識的單身朋友中,還沒有人是自願單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當我們還沒有從離婚的沉重打擊中醒來,我們就要面對嚴酷的生活現實了。這對一直做家庭婦女和年紀較大的人就更加困難。   我們要獨自承擔生活和教養兒女的重擔。從換燈泡、開車,到報稅、打官司,都要我們自己動手或自作主張。是的,生活把我們磨練得堅強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學中,有不少人在教養子女的同時,完成了學業,或在事業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績。人們佩服她們的堅強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們的苦悶呢?   一個朋友曾說:“有時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傷住了院怎麼辦?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不是嗎?如果單身在美國,在那生與死的關頭,誰能幫你出主意、 替你擔責任呢?也有人說:“有時悶得真難受。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快樂、悲傷都沒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場。”又有人說:“將來兒女們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業,只剩自己形孤影單,連個說心裡話的伴兒都沒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敗,改變了我們,有人變得成熟、堅強了,也有的人變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們輕視與嘲笑她們,但有多少人理解他們孤獨的痛苦與獨自面對人生的恐懼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上帝的愛和醫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悶迷茫時,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擔,賜給我平安喜樂;在 我軟弱時,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乾我的眼淚,給我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嚴酷的現實與人生。並且我的周圍有親人和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獨的感覺還是時常襲擊我,有時會使我的情緒低落消沉。這是我的軟弱,我還擺脫不了肉體、世俗和私慾的糾纏。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順心的事,很 灰心,覺得活得太累了。當時我多麼渴望有一隻大手輕輕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話,只要那麼一點點理解和鼓勵;或有一個寬大的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鐘,甚至幾秒鐘。上帝造男造女,要他們結為夫妻,原是要他們相互愛護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愛是父母、親朋之愛所不能代替的。當我們因種種原因 失去這一切,必須獨自面對人生時,孤獨往往成為噬心的痛苦。我們許多人用工作、事業、忙碌等來壓抑它,但一有機會,它就會鑽出來咬你一口。   並且離婚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孤獨。   記得一位朋友在談起做單身女人的苦惱時說:“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開party 時不會請你,說是怕你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心裡難受。有人對你避而遠之,像是怕你搶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憐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顧。”我覺得大多數人是不 知道怎樣對待、幫助或接近我們,但是在社會上甚至在教會中,對單身女人的偏見或歧視還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覺得離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們會面對或明或暗的指責。         其實,無論自願與否,在邁出離婚這一步時,每一個人都經歷了長期的痛苦掙扎。這是不得已的選擇,並且這痛苦會長期伴隨我們。許多人在面對新機會時,往往顧 慮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繩”。我們往往有很強的罪惡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愛最信賴的人拋棄傷害的姐妹們, 心靈上所受到的傷害是言語無力形容的,旁人也難以體會。   在人群中,我們往往拘謹,怕被人誤會。我們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們難與人交心。也許有人覺得我們孤傲,其實婚姻的失敗帶給我們深深的自卑感。一個朋友曾說:“我不太想去團契。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我們好像是異類,多彆扭。”   也有人覺得我們很可憐,其實能從困難中站起來的人往往更堅強。並且過多的憐憫,不只會使一些人更自憐、軟弱,甚至變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會更深深地刺傷一些人已受傷的自尊心。   現在破碎的家庭越來越多,使我們的隊伍不斷地壯大。這是社會的悲劇,嚴酷的現實。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人正走在這條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們,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愛帶給她們,尤其是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給她們一些理解、尊重、寬容、耐心和真誠的幫助與愛。當一 個孤獨的朋友找到你時,多聽她講,少講一些大道理,給她一個機會來發泄心中積鬱的苦悶。讓她們能從我們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愛,看到在這冷酷的世界 上,還有希望、溫暖、真誠與無私的。   單身的朋友們,時代、命運和罪使我們受到更多一點傷害。但我們不應停留在過去的陰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縛我們,折磨我們,使我們生活在痛苦煩躁之 中。只有來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們可以卸下這個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脫、平安和康復;我們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對人生與未來。我們也並不孤 獨。上帝會醫治我們的傷口,給我們足夠的愛和勇氣活出活潑全新的生命。上帝也會為我們開路,並陪伴我們走完人生之路。□   註:祥林嫂,魯迅的小說《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慘,她反覆地向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開始她得到許多的同情和憐憫,但人們逐漸地嫌棄她,躲避她,最後她孤單地死去。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新澤西州醫學院護理系畢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使徒信經(Apostles Creed)

晨 霧        “信經(creed)”,是用簡短通俗的大綱、公式式的語言,揭示基督教的基本信條。         它生成於公元二三世紀,是因教會所面對的實際問題而制定出來的:第一,使徒時代的講道,常重覆他們看為重要的內容,這些內容形成信經的原型;第二,剛成立 的教會需要編訂好的崇拜禮文作公共崇拜之用;第三,早期教會各自為政,對信仰的解釋各不相同,因此亟需把教義作基礎上的統一。第四,面對異端似是而非的教導,信經可提供評判的基要準則。        信徒背信經有兩個意義:第一,是個人對三位一體之上帝的認信,因此每節皆以“我信……”為始;第二,在崇拜中眾信徒同頌信經,是一種見證,表明整個信仰群體皆是源於同一信仰,走在一起,敬拜真神。         歷代重要的信經有四個:一、使徒信經。二、尼西亞信經。三、迦克墩信經。四、亞他拿修信經。“使徒信經”是四信經中最簡潔的一個,它的內容如下: 我信上帝 全能的父 創造天地的主 我信耶穌基督 上帝的獨生子 我們的主 因着聖靈感孕 由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 被釘在十字架 受死,埋葬,降在陰間 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 升天 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 將來必從那裡降臨 審判活人死人 我信聖靈 聖而公之教會 聖徒相通 罪得赦免 身體復活 並享永生□ 正文參考自《使徒信經新釋》、《歷代基督教信條》兩書。 TH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因信稱義” --記16世紀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

阮無袂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6世紀歐洲改教運動的偉人。他在基督教歷史和西方文化史上都是劃時代的人物。        馬丁·路德於1483年出生在德國的曼斯菲爾德鎮。在18歲那年,他進入當時最負盛名的大學耳弗特大學就讀。他本來一直遵父命研習法學,但一件奇事卻改變了他的志向。        那是1505年6月的一天,馬丁·路德在返校途中,遇到一場來勢洶洶的暴風雨。突然,一道閃電擊在他身旁,使他摔下馬來。馬丁嚇得魂不附體。在萬分恐懼 中,他大叫:“聖安妮,救我!我願意作修士!”聖安妮(St. Anne)是天主教礦工的守護聖徒,因此馬丁在情急之下向她求救。        家人、朋友苦勸他忘卻當日的誓言,但馬丁卻矢志守諾。他選擇以管教嚴厲著稱的奧古斯丁修道院,住進去開始埋首神學,二年後被按立為神父。爾後他一直不斷地思索聖經,發展出一套革新的神學思想,對歐洲教會乃至歷史生成了關鍵性的影響。         1517年,馬丁·路德引發了對贖罪券的挑戰。當時的教廷宣布,無論何人,只要出錢購買贖罪券,他的過去、現在、將來的罪就能被赦免。馬丁·路德認為,這 種做法違背了聖經的教導,救恩淪為交易,專為那些恣意放蕩、犯罪的人而預備。因此,他寫下了著名的《九十五條論綱》(Ninety-five Theses),貼到威丁堡教會的正門上。《論綱》指出,教會的真正財寶是彰顯上帝榮耀與恩惠的至聖神音。         隨後,馬丁·路德寫下了三本重要著作:《論基督徒的自由》(On theFreedom of aChristian),《告信奉基督教的日耳曼諸貴族書》(A Appeato the Christian Nobilityof the German Nation),《關於教會囚虜時代的序論)(The Babylonian Captivity ofthe Christian Church)。         1521年,馬丁·路德被逐出天主教會。翌年,他回到威丁堡,主持改教運動。他的觀念在歐洲各地獲得普遍的、熱烈的支持,宗教改革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從“少帥”到“主懷中的人”

戴無忌        張學良,中國當代歷史上的傳奇人物。他跌宕起伏的一生,與半個多世紀以來、風起雲湧的中國歷史息息相關。         他生於1901年(清朝光緒27年)。父親張作霖為奉系軍閥,坐擁東北三省,後在“皇姑屯”事件中被日軍炸死;張學良繼為“少帥”,叱吒風雲;“九·一 八”事變後,他蒙受“不抵抗”的不白之冤;1936年,為促使政府抗日,張學良發動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事變後,他送蔣介石回南京,旋遭扣押,軟禁 40年,始得自由。1993年,他攜夫人趙一荻移居美國夏威夷。多年來,他拒談往事,卻樂以高齡(今年已96歲)多次在眾人面前見證他得救信主的經過。在一次聚會中他說: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我怎麼會信基督?我就把我信基督的經過講一講。我想上帝既然賜給我這麼長的壽命,就是要我為祂做見證,傳福音,引領人來信上帝和耶穌 基督而得救。我年輕的時候,在奉天常到基督教青年會去打球。在那裡認識了不少的基督徒。有時候我到那裡去聽演講。我很敬仰南開學校的校長張伯苓先生和上海 青年協會的總幹事余日章先生,尤其是那時候奉天基督教青年會的總幹事美國人普萊特先生,他很愛護我,並且願意給我安排到美國去讀書。他們都給了我很深刻的 影響。無形中,我也對基督教有了好感。         到了台灣後,我感覺到需要有一個信仰。有一天,蔣夫人(宋美齡)來訪。她問我看些什麼書。我告訴她我正在研究佛學。她就說:“漢卿,你又走錯了路,你也許 認為我信基督教是很愚蠢,但是世界各國許多有名的、偉大的人物都是基督徒,難道他們都是很愚蠢的人嗎?”她說她希望我也研究研究基督教。我就告訴她,我很希望讀點英文。她就去請剛從美國卸任回來的董顯光大使來幫助我。         董大使和他的夫人就常到我們那裡來。董顯光的夫人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來了就同我們談基督教。他們送給我一本《馬丁路得傳》。我看了很受感動。以後我和 董先生就拿蔣夫人送給我的一本英文基督教的書《相逢在髑髏地》(They Meet at Calvary)作為讀本。後來,我就把這本書譯為中文。         我們搬到台北不久,董先生夫婦就到美國去了。蔣夫人就派人來陪我到士林凱歌堂做禮拜聽道。我在那裡認識了周聯華牧師。以後他就來幫助我讀經和研究神學。因 為中譯的神學書不合用,周牧師就建議我申請美南浸信會的神學函授課程。從此我就研究神學。一共讀了十幾年,才拿到畢業證書。因為我的英文不好,每次寄來的 功課必須由周牧師譯為中文,錄在錄音帶上。我聽了之後,用中文回答問題,然後再由周牧師譯為英文寄回神學院去。有一段時期,周牧師出國,我就自己用字典慢 慢地讀。所以用了這麼長的時間。         感謝主,在我讀聖經的時候,上帝的光,照到了我的心裡,使我明白祂的旨意和聖經里的話。祂的大能改變了我,祂的愛,使我知道祂是愛我,為我舍己。使我因信耶穌基督而得救。我在1964年受洗。         上帝給我所安排的實在非常奇妙。祂先使我跟基督徒接觸,又叫祂的僕人和使女來帶領我,又再給我安靜的環境和很長的時間去研究神學,然後給我安排到夏威夷。”         1996年11月29日張學良在夏威夷的華人基督教公理會感恩節禮拜中,懇切呼籲大家“要真正從心裡跟隨基督。”他說:“把自己完全投入主的懷抱”,正是這樣的信念,使這位一生坎坷的老人終於得到了這個世界不曾給他的幸福與平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祂永遠信實-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讀《屬靈的秘訣--戴德生信心之旅》一書,會使我們覺得猶如在觀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實為主題的活劇;讀着他在書信中的見證與分享,又使我們在靈命長進上獲益匪淺。         將近一個半世紀以前,戴德生,一個20剛出頭的英國青年,無財無勢,形單影隻,抵達中國。當時的中國門禁森嚴,兵荒馬亂。清政府忙於撲滅太平天國起義的連 綿烽火,槍彈橫飛,曝屍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盜匪橫行,更不用說缺衣少食、無醫無葯。更可怕的是,當時的中國人對西方傳教士懷着深度的恐懼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對西方人視若仇敵,必欲“殺盡洋鬼子”而後快。那時的戴德生要在這樣一個情形下深入中國內地開闢福音之路,就像是一葉小舟,卻欲穿過狂風暴雨、險 礁叢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簡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們的父神以祂的信實和大能,藉着這名內心堅實的青年,展開了祂在中國大地上的福音運動。從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歲逝世於湖南長沙, 他在經歷一連串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中,始終對上帝抱着百折不撓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實的本性對他的信心一一回報以豐厚的祝福、保守、引導和供應,實踐了祂 對人的應許:“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寶貴的靈訓,給了我們很大的教益:首先,對上帝信實的屬性要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慈愛、信實、神聖、公義,是神基本的屬性。如同聖經里有許多經節啟示上帝的慈愛、神聖、公義一樣,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實。“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 及諸天,你的信實達到穹蒼。”(《詩》57:10)“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說話豈不照着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1:17)“我們 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後》2:13)戴德生對此有極為深刻的認識,他在書中寫道:“與‘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實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沒有或是不願意相信上帝的話,因而使祂成為說謊者!‘不信’是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說,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沒有難成的事;而我們卻說,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愛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這實際上就等於說, 上帝啊,你說你是萬能的,但你卻不能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謊啊!這難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嗎?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一遇到難 事、困境、失敗,一般地,首先的反應是唉聲嘆氣,惶惶不可終日,然後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決、去彌補,結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們知道轉向上 帝,在禱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內心裡疑疑惑惑,以至終不見功效。這就是因為我們對上帝的信實沒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戴德生在這方面給了我們一個好榜樣。每當困難來到、打擊臨頭,他自然而然地頭一個反應就是仰望上帝,並全心全意信靠祂,因為他知道並且堅信這是唯一解決問 題的途徑。正如他所說:“我有一位無所不能的父親,我又何求於一無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國的50多年裡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詩》37:3)         其次,憑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實就必然會大大彰顯。戴德生在給他創建的中國內地會同工們的信中說:“我們是上帝的兒女,順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並單一依靠祂的供應。”他多次強調:“要記住,按照上帝的方式來做上帝的工作,斷然不會缺乏上帝的供應。”主耶穌給了我們憑信心求的準 則:你們所需要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戴德生就是嚴格按照這一準則做 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很難相信三位一體

小 珍 海外校園編輯部:         這是我第一次向你們寫信,因為我喜歡讀《海外校園》。我在5年前開始接觸基督教會,最近一年對是否成為“基督徒”的問題作了認真的思考。         對我來說,宇宙不是隨機產物。有神、聖經是上帝的啟示,這些都不是問題。使我對成為基督徒極為猶豫的最大障礙是,我不能理解基督教教義中三位一體的概念。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我能相信三位一體,就能相信基督本人就是上帝。         基督是上帝的兒子(聖子)、是聖靈,祂可以直接和父溝通,祂是一個天生不帶罪性(sin)的、暫成肉身的聖靈。但聖經上說,靈是上帝造的,一個被造物,一般比創造者低一個層次,所以上帝肯定比聖靈要高。如果上帝就是聖靈,聖靈如何創造自己?         基督由童女而生,可以從死里復活這些事實,並不說明祂是上帝本身。上帝借童女創造一個完人,又讓祂從死里復活,這又有什麼困難呢?如果沒有祂的父,祂憑自己的能力復活,祂的死就好像是做給別人看的一樣。其實祂的死是父的意思(不是祂自己的意思),祂的復活也是父的意思。         我自己內心黑暗,從小到大一直在行一些不義的事,例如驕傲、嫉妒、說謊。我一直在與這些罪作鬥爭,但時時故伎重演。我多麼願意讓上帝的力量充滿我心,幫助 我堅強。但由於對基督本人是否是造物主本身的疑問,一直不想做“基督徒”。我怕拜錯了對象。我似應該拜基督的父。如果以基督代替父來拜,和天主教拜瑪麗 亞、聖彼得,和中國人拜菩薩、拜玉皇大帝,和部落人拜樹、拜石頭等有什麼兩樣?只是基督的地位比其它的偶像高多了而已。可是我所拜的依然不過是上帝的兒子。         聖經的教導很忌諱拜偶像,搞一些表面的東西,上帝說祂不認識這些人。我怕自己搞錯了。 西雅圖 小珍   敬拜三一神 里程 小珍同胞:你好!        謝謝你給《海外校園》編輯部的信。從來信看,你信仰的障礙在於對三位一體的認識。        現在,我談談自己的看法,與你商榷。        三位一體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礎。只有接受三位一體的教義,才能相信耶穌基督是神;而基督教的核心就是基督。然而,三位一體是一大奧秘,人的理智無法測透,人 的邏輯也不能解釋。因為三位一體是關於神自己的真理,神是獨一無二的創造者,其餘一切(包括人類)都是受造物。當我們思考神時,面對的是思考的創造者。神 不是理性、邏輯的產物;理性、邏輯卻是神創造的。關於造物主自身的真理,必然遠遠超越受造界的位份。這就決定了認識三位一體教義的困難。只有神親自引導我 們被造的思想,進入祂自己所啟示的真理之中時,我們才能認識祂。所以,認識三位一體不能憑人的邏輯推理,必須存敬畏的心,從神的話語--聖經中領受。        有關三位一體的論文,專着浩繁,不能在此詳述。簡言之,三位一體是說,神有三個合一的位格(persons),這些位格不是分離地存在,而是完全地合一, 作為一位神;但按神聖本質而言,三位一體是三個獨立的存在--聖父、聖子和聖靈(注1) […]

No Picture
成長篇

曉楠蒙恩記

高魯冀   凄風白夜一孤星   在明尼蘇達州工作的大女兒潔打來電話:“爸,曉楠到了芬蘭,給我來了一封信,我念了10遍,哭了10遍……”我說:“乖女兒,別哭,把信傳真過來我們看看,再想辦法。”   曉楠是我甥女,妹妹的女兒。她兒時父母離異,離婚協議書寫明,男方不付贍養費,也不看望女兒。(有這麼絕情的父親!)曉楠從小沒有父親,我兩個女兒潔、陽和她一起長大,情同親姐妹,我也把她視為自己的另一女兒。   以後,潔、陽及我太太相繼來美,全家團聚,合家歸主。兩個女兒爭氣,在名牌大學以優異成績畢業,都在美國頂尖大公司找到很好的工作。我們“凡事……常 常感謝父神。”(《弗》5:20)我們也常為曉楠的前途禱告,她還沒有信主。妹妹看到我兩女兒出國後,變得這麼出息,也執意讓楠楠出國。我的表弟小和在芬 蘭開餐館,托他為楠楠聯繫學校,楠楠便到了芬蘭。這是她第一次離開母親,第一次出國。到芬蘭是要參加入學考試的,考不中便要回國,因此是短期簽證,須買往 返機票。隻身到芬蘭赴考,很大的冒險!   楠楠信上寫道:“親愛的高潔姐姐,來這兒一個星期了,我還活着。我住一學生村,由於現在是暑假,所以只有一個40多歲芬蘭女人與我同住。她原對我不 錯,但近來常帶男人回來過夜,全喝醉酒,大吵大鬧,酒氣衝天,我都要吐了。很煩,很孤單,很害怕,沒處躲。這個城市有‘禿頭黨’,專門與外國人為敵,我好 怕。從國內帶來一隻小鬧鐘,一直是國內時間,我怎麼也捨不得把它調過來,每次瞥一眼,知道在國內是這時候,眼淚就嘩嘩地流。   考試很難,150道題,參加的人很多,僅我一個亞洲人。到哪兒都要走路,很遠。那天去圖書館回來,下雨,我也沒傘,邊走邊哭。天很冷,陰沉沉,真是鬼 地方。天也不定,沒有黑夜。所有的東西都很貴,我不買,也不做飯,多虧來這小城前,小和舅舅給了幾包方便麵,湊合著過吧。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只希望自己 快些有個着落,日子難過死了!”   曉楠在苦難中,我們恆切禱告,求恩主為她開路。我們懇求恩主,先給她開天上的路,再給她開人間的路。“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18:1)   恆切祈禱達天庭   主垂聽了我們的禱告,派祂的僕人朱樂華牧師,適時地打來電話。朱牧師、師母及我們教會的梁姐妹正要去芬蘭短期宣教,那裡有一個5天的夏令會福音營。朱 牧師問我有沒有事?我連說:“有事,有事!”遂把曉楠的困境告訴他。朱牧師說,最好叫曉楠到夏令會,我也正做此想。一方面,她可以聽到福音好消息;一方 面,可以認識許多中國留學生。朱牧師給了我福音營負責人的電話,叫我們找到曉楠後,與他聯絡,到福音營去。朱牧師也馬上給他發E-Mail。   難處是,曉楠住的宿舍沒安電話,找不到她,只有等她有急難時,打給小和。但夏令會在即,也沒有小和家裡的電話。   為了儘快把消息傳給楠楠,我分別給加拿大多倫多市、美國聖地亞哥市、明尼蘇達州以及芬蘭、中國的許多親戚朋友打了電話,並各處發出了E-Mail,我事後噱稱為全球性的“拯救曉楠運動”。   當然,我們的電話和E-Mail首先發到了天上。“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羅》4:18)上帝的拯救,常是在我們極端困難、極端痛苦、極端危險的時候才會出現,好叫我們清清楚楚看見這是上帝的手指。天父傾聽了我們的禱告,為我們接通了曉楠的電話。   一個深夜的兩點鐘,接到小和自芬蘭打來的電話,說找到楠楠了,當前她正在一個小城餐館裡,等我們打電話過去。我們告訴她有夏令會的消息,希望她能去。 她也告訴我們,經過嚴格的考試,一周寫出一份讀書報告,又是兩個小時嚴格的面試,校長當面告訴她,她被錄取了。她說,當她聽到這句話後,以後的一切都聽不 到了,她所知的是,她就這樣幸運地被錄取了!她從心裡湧出的一句話是:“感謝主!”我聽到她講被錄取了時,心中也正想着同一句話:“感謝主!”主先叫曉楠 在芬蘭安定下來,然後才放心地去福音營,這真是主的大能。否則,一切未卜,不要說沒心思去,就是去了,也極不安心。曉楠說開學在9月份,所以有時間去福音 營。   我們為曉楠準備了一點東西,托朱牧師、梁姐妹帶去。我給她寫了一信,信中說:“自你去了芬蘭,我的心就被揪着,我們天天為你禱告,求主恩待你、托住 你,使你能在芬蘭立下腳,不致掃興而歸。你太遠,很多事我們照顧不到,但你要知道,在遙遠的美國,我們全家在為你祈禱,求天父看顧你,你心裡就有了力 量。”   在主懷中得安息   曉楠到福音營的情況,是我們事後得知的。但在尋找曉楠的過程中,多次打擾了小和。表弟小和驚嘆,這麼多基督徒,並不認識曉楠,但為了尋找她,多次打電話到他餐館,使他感受到上帝的力量是何等的大。他說:“我從心裡也相信上帝的存在。”他還不是一個基督徒。   朱師母、梁姐妹回美後,說起了曉楠的情況。她們興奮地說,曉楠到了夏令會的次日,就決志歸主。妻說:“看曉楠的信,像是個老基督徒了。”   曉楠寫道:“親愛的二舅舅、二舅母、高陽姐姐:我於7月8日坐了6個小時的火車到了這兒,7月9日晚上,我決志信主,我要記住這一天--我的第二個生 日。其實這決定並非一夜的功夫就做得出的。以前高潔、高陽回國時對我傳講的福音,與我的爭論及那時我對主的一大堆疑問,都是在為我的悔悟做了充分的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