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公共見證的起點(董家驊)2017.10.16

面對北美日益升溫的族群對立,以及令台灣社會分化的同性婚姻等議題,教會需要回到“耶穌基督和祂釘十字架”來察驗和回應。“耶穌基督和祂釘十字架”揭示了上帝如何進入破碎的世界中,承擔人的罪,以及自以為義之人的指責,最終在十字架上彰顯祂對世人的愛,暴露罪惡的權勢,並以復活作為一切的新起點。 […]

時代廣場

“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潘霍華於宗教改革日的宣講(鄧紹光)2017.02.22

在這樣一個紀念宗教改革的主日、國會大選的日子,潘霍華會怎樣宣講呢?

潘霍華當日宣講的經文是《啟示錄》2章4-5、7節: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But I have this against you, NRSV),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團契生活》

健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Fellowship),在中文中是一個新詞,並且主要在基督徒當中流行。          《團契生活》這本小書,主題就是探討,對基督徒在基督的道中相處,聖經提供了什麼樣的原則。這本書于1938年在德國出版發行後,發揮了廣泛的影響。中文版由單倫理翻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8年出版。          該書作者大名鼎鼎,D Bonhoeffer (1906-1945),中文譯成潘霍華,又譯為朋霍費爾。他是德國人,神學家,教會領袖,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為主殉道。 第一章基督徒團契          潘霍華在第一章“基督徒團契”的一開始就強調,基督徒團契既不是天然,也不是當然之事,因為耶穌基督生活在仇敵之中。因此,基督徒“要側身于廣大的敵人中。他有其使命,也有其工作(第1頁),意即上帝的子民必須寄居在不信者之中,但這正是上帝國散播在世界的種子。          而基督徒團契,可以使基督徒又同時生活在朋友的圈子裡,坐在玫瑰與百合花上,不與惡人同處,而與敬虔的人相攜(路德語)。          潘霍華認為,團契生活是上帝賜給基督徒的恩典和福氣。基督徒“之所以能夠集合在世界上,聽上帝的道,參與上帝的聖餐,是有賴于上帝的恩典。這福分並不是所有 的基督徒都能接受到的。那些被囚者,患病者,四散于天涯海角的孤獨者,在異教徒中宣揚福音者,都過著孤獨的生活。他們知道,這種有形的團契是一種福氣” (第2頁)。         而當“基督徒在尊重,謙卑與喜樂中彼此接待,彼此會見,正如會見主一樣。他們彼此祝福,正如主耶穌基督的祝福一樣。”(第4頁)          因此,現在還有機會與其他基督徒享受團契生活的人,“內心應當深深地讚美上帝的恩典吧!讓他跪下來感謝上帝說:‘上帝准許我們與基督徒弟兄生活在團契裡,那是恩典,除了恩典之外,再沒有什麼了。’”(第4頁)         基督徒團契的秘密,全在相信耶穌基督,依賴耶穌基督,並且在耶穌基督裡。        “第一,一個基督徒因耶穌基督的緣故,才需要別人與之相處。          第二,一個基督徒只有藉著耶穌基督才能與人相處。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追隨基督》--扭轉我一生的一本書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彷彿就在昨天,我還坐在朋友送我的那個義大利式的大寫字檯前讀書。從隔壁的臥房中,傳來了妻子和兒子的酣睡聲。而我感受得更清楚的,卻是自己的心跳聲。         那天是1995年1月9日的深夜,我讀的那本書名字叫《追隨基督》(另譯為《門徒的代價》),作者是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 Bonhoeffer)。他生於1906年,死於1945年。          那時我在教會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令我最困惑的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基督徒?而《追隨基督》一書,正好回答了我心頭的困惑。讀過這書的頭兩章後,我就信耶穌了,並立志一輩子跟隨祂。 廉價與昂貴 1. “廉價的恩典”與“昂貴的恩典”         這是《追隨基督》一書提出的基本概念。         潘霍華說,廉價的恩典乃是教會的死敵。“廉價的恩典把恩典視為一套教條、一套原理、一種制度,它意味著宣稱罪的赦免是個一般性的真理。上帝的愛被視為基督徒對神的一種概念。人們以為在知識上接受了這一套概念,就足以獲得罪的赦免。”(註1)         “廉價的恩典是宣講饒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禮而不遵守教會的紀律,領聖餐而不必認罪,獲得赦免而不需本人親身懺悔。廉價的恩典是不需付出作門徒代價的恩典,是不背上十字架的恩典,是沒有道成肉身的和永遠活著的耶穌基督的恩典。”(註2)         而“昂貴的恩典”,它“呼召我們來跟從。並且,它是昂貴的,因為它叫一個人付出他的生命為代價;但它又是恩典,因為它賜給人那唯一真實的生命。它是昂貴的, 因為它定罪;但它又是恩典,因為它使罪人稱義。它使上帝付出了祂兒子的生命為代價——昂貴的恩典就是上帝的道成肉身。”(註3)         這正是我渴望得到,而又一再拒絕接受的恩典。我渴望,因為我知道,唯有這恩典才能給我真正的人的生命;我拒絕,因為我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罪人,缺乏勇氣跟隨耶穌。         但在那一個晚上我開始明白了:上帝賜給我的恩典就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就在耶穌基督裡面。 2. 跟隨基督         潘霍華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耶穌想要對我們說什麼呢?今天祂對我們的旨意是什麼呢?在現代的世界中,祂如何幫助我們作一個好基督徒呢?”         對此,他的答案是相信耶穌,跟隨耶穌。 “唯有相信的人是順從的;並且,也唯有順從的人才相信。唯有信仰包含順從時,才是真正的信仰,這絕對不能沒有順從。並且,唯有在順從的行動中,信仰才成為信仰。”(註4)         除非一個人順從,否則他不能相信。“唯有相信的人才是順從的”;“唯有順從的人才相信”,這兩個命題是不可分割的。只有具体地實實在在地順從上帝的意志和命令,信仰才不致墮落為廉價的恩典。         […]

No Picture
成長篇

自由之旅的驛站

邦霍華、編譯:山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簡介:《作門徒的代價》的作者邦霍華,是二戰時期年輕有聲望的德國牧師。因涉嫌反對納粹而被捕。獄中他潛心精研聖經,寫下許多見解獨到、令人信服、感人肺腑的講章、詩文和書信。           他對生活的熱忱,對人的關心,以及他的知識、智慧、膽識和略具孩子氣的謙卑,博得了其他獄囚及監獄看守的好感和厚愛。自然,這意味著他因此享受一些特別優待,如可以破例對外傳遞書信和文章。           邦霍華被公認為廿世紀最有前途的神學家之一,但他不是一位純理念的學者。他在獄中極有限的條件下,以生命傳揚光明之道。本文要介紹的這首詩〈自由之旅的驛 站〉寫於他就義前幾個月。當時納粹戰敗,急於處理一批關押著的政治犯,就在聯軍解放前幾天,蓋世太保的頭子希姆萊親自下令,將邦霍華處以吊刑。他時年卅九 歲。倉促中連向未婚妻和家人道別的機會也沒有。但這首詩卻表達了他對自由的嚮望和對死亡的無畏。           人類自墮落以來,便在層層次次、方方面面 受到罪的挾制:或擺脫不了肉身欲望的 牽制,或屢敗於血氣驕妄之下,或心智上辨別不清,或膽小怕事裹足不前,等等。但無論何人,因著神賜下的印記,都有一 顆渴望擺脫束縛,作自己主人的心,都有一個願天下好人一生平安的願望。那麼,這首詩便是邦霍華對這一人生追求的探討後的結論:人要于諸事中自制律己,要大 膽敢為,要勇於承擔苦難,不要畏懼死亡。死亡是短暫人生的中繼站,信心堅定的人們必要轉上通往真正自由的列車,在天國裡瞻仰永恒的榮美。           這首詩一共分為四段:律己、敢為、苦難、死亡。Frank Clarke英譯,筆者根據自己的感受重新分行。 律己 (Discipline) If you set out to seek freedom, then learn above all things to gove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