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H33

編者的話——BH33期

174Y789CXMHQ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位剛受洗,就被教會拉去“做苦工”的信徒,發出這樣的呼喊(14頁)。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我們邀 請了兩間教會舉行座談,從各個角度進行探討(本期先刊出其一,第15頁),也請陳濟民牧師從神學的角度回應(20頁)。盼望這個例子,能幫助我們一起學習 教會事奉的一些原則。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近幾年美國社會的一個趨勢。今年(2008)11月的大選,加州的選民除了有機會選擇心目 中理想的總統外,還有機會就這個問題進行投票。我們特別邀請譚克成弟兄,為我們剖析同性婚姻合法化對社會可能帶來的影響(6頁)。盼望基督徒能善盡天國子民的責任,做出明智的抉擇。

          禱告是基督徒的特權,但是基督徒對於禱告要說些什麼,卻常感到迷惑。我們編選了國際神學院唐崇懷院長的一 篇文章,說明禱告的實質與應有的內容(11頁)。另外,陳濟民牧師也以主耶穌和保羅為例,說明如何明白神的心意(30頁)。願讀者藉著這兩篇文章,能更深 入地在禱告中進入神的心意,在生活中行出神的旨意。

           洪水之後,神如何繼續祂的救贖工作呢?盼望蔡金玲老師的解說(33頁),能讓我們看見神的恩典,以至於能更為祂的榮耀而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拷問當代体育文化與体育精神

by-hans-backcountry-skiiing-16173_1280

微言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考体育的原意,首先是為健康,其次是為娛樂,再則是為因著切磋與參與,得著友誼和精神激勵。然而當代人的体育精神與体育文化,已日益被獎牌競賽與体育明星所主導,這二者又日益被由利益趨動的商業因素所操控,逐漸異化和偶像化,失去体育的原意與健康的內涵。

           這種異化和偶像化,在當今中國,尤其因著不透明的運作機制,被賦予代表民族復興和愛國象徵的重壓,加上媒体宣傳的推波助瀾,顯得更加突出。

          一方面,出現興奮劑、“假哨”、“假球”、“假摔”、“內定冠軍”等等各種怪現象(註1);一方面,伴隨為各種大賽金牌累年上升而歡呼的,卻是學生体質、青 年体質、軍人体質(註2)、公眾体質節節下滑(註3)的悲哀。人們日益崇拜極少數“贏家通吃”型的姚明、喬丹式人物天文數字般的收入與蓋頂的輝煌,卻不見 大多數運動員“身体潛能被惡意挖掘”(足球名帥金志揚語,註4)而落下嚴重傷殘與病變,甚且其中許多人退役後,因窮困無它技而無以謀生(註5)。我們須要 反思,從運動員、体育管理機構,到整個大眾的体育文化精神,是變得更健康了呢?抑或是危機日深?

          相較之下,反倒是《奔跑人生》(編按)所 介紹的,84年前的一位生在中國、獻身中國、最後死在中國的蘇格蘭奧運冠軍,埃里克‧利迪爾(Eric Liddell,1902-1945;中文名“李愛銳”,圖一),以其短促而精彩、英勇並健全的一生,讓人們可以在狂熱而虛迷的氛圍中,冷靜思考,究竟什 麼是健全的体育精神?什麼是健全的人生?

          埃里克‧利迪爾出身於一對英國宣教士的家庭。他生於中國天津,有著出色的運動天賦──大概不亞於 當選政協委員的劉翔。他品學兼優,從來沒有把運動與比賽放在大學學業與信仰之上。他本是一個業餘的運動員,卻被公認為最有實力奪取1924年奧運會100 米冠軍。然而因著那場比賽被安排在禮拜天──對一個敬虔的基督徒而言,禮拜天是專門分別出來,敬拜上帝與享受安息的日子──他寧可放棄即將到手的金牌與巨 大榮譽。當時的桑德斯男爵說:“在世界面前,他公開持守自己認為是正確的立場,世界為此而對他致以敬意。有一個人,不滿足於躲在‘只做這麼一次’或‘入鄉 隨俗’的遁詞後面,在這個道德淪喪的時代,的確很了不起。”(註6)隊友出於惋惜,把400米比賽的機會讓給他,雖然他並不擅長此項比賽,卻仍然一舉奪 冠,並保持世界記錄30多年。

 

 

feiqin_257b         面對得奧運冠軍後的巨大榮譽與錦繡前程,他出於信仰與對中國人民的愛,毅然捨棄一切榮華,連坐12天火車, 回到炮火連天、幾無安身之所的中國,默默地作一個中學教師,成為了許多中國人的祝福,其中包括他冒死救下的兩位抗日戰士。被日寇抓到集中營(山東濰坊的 “外國僑民集中營”)後,他又成為一同被困的各反法西斯國家人民的祝福,給大家帶來樂趣、安慰和希望。作為世界知名的人物,他被列為最早交換的戰俘之一, 據說是邱吉爾親自點名要的人,但他又把生的機會優先讓給了別人(註7),結果在最終勝利的前夕,因生病與所受的折磨,死在集中營中(圖二)。消息傳出,舉 世紀念。

 

 

           “他雖然死了,卻仍舊說話。”(註8)《愛丁堡大學運動員俱樂部故事集》曾評論說,“沒有一位運動員像利迪爾那樣對全世界的人產 生過那麼大的影響。”他傳奇的一生被拍成電影《烈火戰車》(Chariot of Fire),榮獲1981年三項奧斯卡大獎,至今為体育類題材影片之冠。其同名主題曲更是風靡世界,知名度甚至在電影之上。

           2007年,英國奧林匹克委員會首席執行官、2008英國奧林匹克代表團團長賽蒙‧克雷格先生,曾專程冒雨前往山東,在埃里克‧利迪爾紀念碑前,深切悼念這位生在中國、死在中國的英國民族英雄。(註9)

          北京奧組委新聞宣傳部副部長、奧運宣講團團長徐達,也曾向媒体介紹了利迪爾與中國結下的友好情誼(註10)。許多媒体也廣泛報導過利迪爾在中國留下的英勇和感人事蹟。

          對比那些為了“獲勝”而不惜以種種方式違背誠實、公正、健康原則的人,正如同為奧運冠軍(第22屆、23屆1500米冠軍)、獲“世界最佳運動員”稱號的 Sebastian Coe為該書所作的序言所說的,“利迪爾那場著名勝利,已成了現代運動史和現代運動成就中不朽的一刻。埃里克‧利迪爾把看似山窮水盡的處境,轉化成了一次 人類靈性的巨大勝利。

          在電影《烈火戰車》中所刻劃的這一形象,多年來鼓舞了很多背景迥異的人,強調了同樣不朽的運動精神:永不放棄──在 運動場內場外俱都如此。在這個時代,我們的年輕人需要更多英雄和榜樣的激勵,埃里克‧利迪爾的傳記,不僅領我們至体育的要義,更引我們入生命的核心。在 2008北京奧運會這一年中,這本關於他的新書將會特別引起反響,有助於鼓勵人們通過運動來促進和平,增進跨國友誼和理解。”

          奧運會歷來被認為是促進世界和平的盛會,然而,如果我們內心深處的文化理念與精神世界不健康的話,真正的和平會到來嗎?

          体育的進步,尤其是奧運金牌的獲得,盛大賽事的舉行,常常被視為民族復興的標誌,然而,如果我們的体育文化和体育精神不具有真正的健全與內在的強大,真正的復興與光榮會到來嗎?

註:

1. 《十運醜聞拷問体育“舉國体制”》�Ahttp://gb.cri.cn/9083/2005/10/19/116@744198.htm
2. 《瀋陽軍區部分新兵体質差 已影響部隊正常訓練》,《中青報》瀋陽4月29日電�Ahttp://news.qq.com/a/20070430/000145.htm
3. 《人均体育經費不足三元,學生体質怎能不下降?》,2006年09月09日,《中國青年報》
4. 《冉雄飛:艾冬梅拷問体育人生存底線?》�Ahttp://sports.sohu.com/20070414/n249428928.shtml
5. 同註4。
6. 《奔跑人生》,約翰‧W‧凱迪著,華夏出版社,2008,第147頁。
7. 《山東濰坊日軍集中營秘聞 兩紳士轉讓活命機會》,據《週末》周益、沈勇兵文: http://history.news.163.com/07/0802/08/3KSJL95O00011247_2.html
8. 《希伯來書》11章4節。
9. 《奧運冠軍長眠濰坊集中營 英國奧會CEO悼念民族英雄》,中國新聞網2007年8月21日, http://www.jsyrart.com/News/2007821/olympic/757952825600.html
10. 《北京奧組委津門巡講 英短跑冠軍利德爾生在天津》,《今晚報》�A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07/04/22/001628796.shtml

編按:《奔跑人生:埃里克‧利迪爾——生於中國、獻身中國的英國奧運冠軍》,約翰‧W‧凱迪著,由華夏出版社於2008年4月出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透視篇

5.12地震反思:中國近代社會轉型的分水嶺

若岩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將近四分鐘的里氏8.0級地震,使許多村鎮夷為平地,失蹤、死 亡人數超過八萬。震中北川,瞬間成為一座死亡之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近距離地直面死亡,渺小的個人與巨大的國家,同樣感到無力。走訪了四川多個災 區,與許多骨肉同胞交談後,感觸良多。簡單談幾點宏觀的感覺。

直面生死的拷問

          許多災區的人明講,過去一心想掙錢,在經歷過如同世界末日的天崩地裂後,他們的人生觀變了,想得開了。過去為了一兩塊錢與人爭吵,現在可以為了做義工花時間、 奉獻金錢,賠人、賠錢、賠力。更有司機擔任志願者,陪我們跑災區;有的出租司機聽說我們是外來的志願者,更主動提議免車費。人們也開始彼此珍惜,愛說感 恩,常常聽到川人對外來的志願者道聲“謝謝”。

          地震讓人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觀與價值觀。透過網路,第一手的相片與視頻,在第一時間內衝擊著人們的感官,與災區骨肉同患難。

         如果1989年的事件是為中國當時的意識形態劃下了休止符,5.12地震則是為更深層的全民心靈重塑,開啟了契機。紅遍大江南北,講論《論語》做人道理的于 丹,在面對大限生死時,在電視上的言論,除了真情淚水,可說是蒼白無力的。一時間,人們只能用宗教信仰辭彙來描述自己的感受:溫總理坦言,地震讓所有的人 都經歷了一次“心靈的洗禮”;三聯週刊文章,對“心靈的拷問”;林強《真相比榮譽更珍貴》,強調“悲憫的情懷”;電視上不斷播放的“信念就是力量,信念支 援你我生命”。如果89事件導致大量文化精英理想的破滅,開始心靈的流浪,四川之震則是靈魂之震,使億萬中國人開始直面生死的拷問。

          這一切都暗示著一場追尋心靈家園的大幕即將拉開──現在才剛剛開始。未來10~15年必將是各種宗教信仰逐鹿中原的時刻,之後,中國的宗教人口比例就會定型。

中央政府新形象

          中央政府快速有力的反應,樹立了嶄新的親民形象,川內、川外,海內、海外,一片讚譽之聲。雖然大多數川民對四川官吏仍有惡感,但每每提到溫總理與中央政府時,卻是真心感恩。

          從某種角度講,5.12為中央政府洗刷了因89事件而來的道德罪孽,成為其贖罪之日。此次抗震救災,為中央政府積累了極大的政治資本與人文資源,勢必大大增 強其執政的自信心與執行力,為進一步政治体制改革、構建和諧社會提供基礎。在局部與短時間內,可能出現因此而來的濫用權力;但從長遠與基本面來看,政府的 整体行為與上世紀相比,已經受社會極大約束,局部、暫時的衝擊,只能起到洗牌的效果。

地方濫權受遏制

           與中央政府的迅速反應相呼應,全國媒体更加相對透明、獨立地對震情進行跟蹤報導,並在一定程度上與地方政府的利益形成對峙,產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新聞媒 体在力量與利益格局上的重分配。中央與地方政府相互依賴又有張力的微妙關係所形成的定式,在這次救災過程中被打亂,中央政府以鐵腕的指揮與反應深獲民心。 如此發展下去,地方政府的腐敗,將受到中央親民政策與媒体監督的雙重打擊,加上民心所向,有可能更多遏制地方的濫權。

pic2739民間力量大覺醒

          除了中央政府與軍隊的快速反應,民間力量的展示參與是本次救災的一大亮點。如果沒有民間力量的參與(志願者、企業、NGO),單憑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地震當天,大批的計程車趕往都江堰,救助無數傷員;成都市各大醫院的外地傷員,全憑志願者愛心照料看顧;災區的營地全由志願者維護管理。在帳蓬小學、飲水 機旁、夏令營裡……到處都是志願者的身影。而大批企業家與企業界的愛心捐贈,成為後勤的最大供應。

          在大災面前,在混亂的局面中,在沒有統 一指揮的情況下,民間力量自然有機地與政府力量相聯合,共同抗震救災。這種嘗試不能先行計劃,只有在這樣的大災難前才能出現。這是上帝的計劃。這個良性的 互動與接觸,勢必改變政府與民間的關係與相互間的看法。民間組織將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與自信。

NGO的建立

          巨大的天災使人謙卑,也同時讓政府與民間感到同樣渺小。本次救災充分体現了NGO(非政府組織)的社會意義和價值,突現多元社會中,政府與各種社會力量的互 補與互動,也是經濟力量再分配後所帶來的社會整体力量再分配的体現。在社會力量為災害貢獻愛心、人力、財力的同時,他們的政治力量也必然會興起。從社會建 制的角度,民間力量在此次地震中的強有力表現,勢必帶來NGO的興起,成為未來數年社會、政治格局演變的一個指標。雖然沒有大量民間NGO機構的名義,但 通過救災的實際操作,其實体已經存在,社會與法律意義上的存在只是時間問題。

社會文化分水嶺

          中國已經進入沒有政治強人的時代,沒有人再握有第一、二代領袖那樣大的權力,可以一夜之間扭轉國家的命運與方向;領袖人物的生死,也不再能促發社會的動蕩與 改變。然而,八萬平民生命在短時間內喪失,卻重得讓人難以承受,以至於國旗第一次為平民折腰,以至於幾十萬民眾在天安門廣場默哀後,聲嘶力竭地高喊30多 分鐘“中國加油”!

          這一震、這種痛,所帶來的衝擊與能量,會在5到10年內慢慢釋放出來。意識形態的虛無,經濟的迅速發展,民族意識的膨 脹,道德的滑坡,與四川5.12靈魂之震,這一切似乎都在指出,中國近代社會已經進入到全民信仰心靈層面轉型的關鍵時刻。5.12是一劑催化劑,將標幟出 中國將往何處去?!無論如何,5.12地震必將成為正在轉型的中國近代社會文化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總結:教會如何因應

          此次大災把所有的人推到一個共同的、平等的起點──我們都是人。中央政府過去一直扮演民眾道德與精神家園導師的角色,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的今天,在災難 面前,這種角色已成為無力的口號與負擔。政府號召專業心理諮詢人士介入的行動,本身就意味、標幟著它正式退出民眾的心靈世界。人們在震後痛定思痛,將開始 心靈家園的追尋與重塑。

           同時,這個起點的出現,是共產黨執政以來唯一的一次,也只有在當前寬鬆的政治環境下才可能出現。各種社會力量有效、積極地介入,必將引動政治格局的洗牌與新佈局。在大災與同為人這一基本點上,意識形態被進一步弱化,政府與民間力量經歷更多的良性互動。

          以上兩點可能進一步引動教會與政府間關係的變化,從意識形態的敵對狀態,轉化為社會力量的制衡關係。對於教會,這一關係的變化本身,就意味著更大的生存空 間。教會需要充分意識到這一變化,並在行動上進行相應調整。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以對待家庭矛盾的心態與回應,來處理與政府的衝突,為信仰與福音廣傳贏得更 多空間。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新澤西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神州透視, 透視篇

基督徒禱告的內容

唐崇懷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4J2ZAA278BW4         禱告是宗教的必然行為,任何有宗教意識的人,多多少少會禱告祈求。禱告代表了人的祈盼, 也代表人在面對生活壓力和生命挑戰時的無能、無奈,以及對自我身分的關切(self-identity concern)。人的禱告對象常常不一,但禱告內容大致相同或相似,一般都是向著某些超然的能力或位格,祈求和祈盼。

           這是一般人的禱告,但是基督徒的禱告,應該怎樣呢?

          對耶穌時代的猶太人來說,禱告本就是他們生活的主要部分。自從他們國破家亡、先祖被擄的數百年來,敬虔的猶太人都會一日三次,雙膝跪下,在他們神的面前禱告 祈求(參《但》6:10)。但是耶穌的門徒,聽到耶穌的教訓,跟隨了耶穌,見証了耶穌的生活和所行的神蹟以後,仍然懇切地對主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路》11:1)。於是,我們有了主禱文。

          主禱文是基督教徒禱告的範本。從主禱文中,我們看到基督徒的禱告,應與一般宗教徒的禱告不同:除了對象、心態、目的不同以外,最主要的是內容不同。本文特就基督徒禱告的內容,做些探討,希望藉此幫助基督徒學習禱告。

          今日許多基督徒的禱告,和耶穌當年所說的“外邦人所求的”(《太》6:32)大同小異:都是為吃的、穿的、需用的禱求。也就是說,都是以自己和自己的需要為中心,希望藉著禱告的機制,啟發超然的力量,達成自己的愿望。

         這些禱告,有時也在神的憐恤和恩眷中,得到應允和成全。但可悲的是,我們卻以此滿足,不求甚解,不再上進,停留在幼稚的階層裡,打混自欺。

        耶穌說:這些事,你們未求之先,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從這句話中我們可以看清,雖然我們禱告錯誤,但神出於祂的慈憫和恩惠,仍然會將祂恩眷 中早已預備的供應給我們。可悲的是,我們竟然以我們幼稚的心靈,認定是我們的禱詞和祈求啟動了神的手。甚至,我們還教導別人照板去行。這種行為,很明顯地 是貶低了我們的信仰,讓我們淪落在工具性的信念中。

          其實,神在慈憐中應允我們幼稚的禱告,是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我們學習,慢慢長進。誠如 當年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神為顧惜他們中間幼弱老少,特意繞道而行。神的目的乃是讓我們可以按祂的定規長進,長成基督的身量。因此,我們不應以神的憐恤為必 然,在禱告的心態和內容上不知反省,不求長進,反倒繼續不斷地以自己為中心,只求自己的益處,不討神喜悅。

          從信仰的層面來看,禱告的行為,應當含有超越性的意義:禱告不是一種宗教的展示和示範,更不是社會、文化、政治的工具。禱告是為禱告而禱告,禱告是信仰本質的表現,是人對神所啟示真理的響應,是個人信仰生命化的必然体現。因此,禱告的內容,只能有以下幾個抉擇:

一、對神的啟示和作為的回應

1. 神的啟示和神的作為

          從基督教的神學觀點來看,神的啟示包括了普遍啟示和特別啟示。在神的普遍啟示中,神藉著祂的創造和對創造的眷護,顯明祂的大能、信實和慈愛,讓我們可以因此而感讚、謝恩。

          這是禱告內容的第一層面,就是求神讓我們看到祂的大能和神性,無可推諉地肯定祂的信實、公義和慈愛,在驚歎和感恩中將榮耀歸給祂。

          神的啟示當然也包括了特別啟示,也就是在基督裡的救恩和聖經中所默示的真理、智慧、神蹟,讓我們看到神的救贖心意,和如何在基督裡建立祂的國度,成全祂的榮耀。為此,禱告要以讀經為前提,以神的話語啟示,來解讀神的創造和眷護作為。

          在認定神的啟示和作為中,禱告者不能不被神大恩所感。在這種氣氛中,禱告者的生命和心境,必會被提升到神的面前,瞻仰祂的榮美,因此肯放棄一切,與神聯結。

2. 思考、認識神已經做了的事

           摩西說:“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諸山未曾生出,地和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上帝。”(《詩》90:1-2)

         字裡行間,摩西思考的是神所做奇妙的事。我們若也能回想神在我們既往日子中所做的事,我們也必驚歎。難怪,詩人會說:“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 祂的一切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祂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反老還 童”(《詩》103:2-5)。

           所以,我們就不能不想:“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詩》116:12)

3. 宣揚主的名

          詩人說:“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詩》116:13)。禱告的首要內容,應是宣揚神的名,述說祂的恩典,讓祂的名顯為大、顯為聖。

          宣揚神的名與宣揚神的美德不盡相同。宣揚神的美德,是藉著我們的生活,因為我們的好行為,讓人無可推諉地將榮耀歸於神;而宣揚神的名是根本之事,是一切行為的出發點和根據。也就是說,以對神的交付,讓神的特性和作為,在我們微小的生命中顯出來。

          正是禱告和禱告的運作,讓我們在禱告中將自己完全交付於神,沉浸在神奇妙大能的恩眷作為中,讓人看到而驚歎:“看哪,敬畏耶和華的人,必要這樣蒙福”(《詩》128:4)。
U4715MIX5ZAB二、守望、觀察神正在做的事

          基督徒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又是做事直到如今的神(《約》5:17)。我們若對神的作為不觀察,不守望,也不去体驗,我們就會如同以賽亞時代的猶太人,他們 如牛、驢不認識主人,也不認識主人的槽。神將他們養大,他們竟然不留意,不認識神,最後終成了“犯罪的國民,擔著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他 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祂生疏,往後退步。”(《賽》1:2-4)這是何等可怕、可悲的結局。

          其實,當以賽亞說這些話時,以 色列人的宗教、敬虔生活和禱告行為,看上去是成全完備、無可厚非的。然而,他們徒有敬虔的外表,不肯守望神的作為、不學習神的律法。所以在神的眼光中,他 們是“所多瑪官長,蛾摩拉的百姓”。對這些人,神宣告說:你們舉手禱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們多多的祈禱,我也必不聽(《賽》1:15)。何等可怕!沒 有讀經的禱告,就是這麼可怕、可惡。

          所以禱告的第二步驟是觀察神的作為,讓我們可以更認識神。耶穌對約翰所差來的人說:你們去把所聽見、 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太》11:4)。看到神的作為,就可体驗神的恩賜。神為以色列人設立各種節期,主要的目的,就是要他們回想神的作為,回想他們以前 沒有上帝、沒有指望、在恩約之外時的窘境,並看看他們現在在神恩翅下的安然和福分,可以更親近神,殷勤守道。

          一般信徒不會否認神已做了的事。但若看不到神正在做的事,人必無法解讀神已做的事,而在當下的悲情中失落。我們若能在任何事上都看見神的手正在運作,正在成就一切,那麼我們不但會感恩,更會儆醒、守望,也會交托──因為我們的神,是隨時用笑臉幫助我們的神。

           先知以利沙的僕人經歷了許多神蹟奇事(參《王下》2到6章),但是在多坍城時,他看到了圍城的大軍,哀號說:哀哉!我主啊,我們怎樣行才好呢?(《王下》 6:15)他看不到耶和華的火車火馬正圍繞著他們。以利沙為他禱告:耶和華啊,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了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 車火馬圍繞以利沙。原來神未曾離開他們一步,神正部署一切,為他們成就大事。

         《罪與罰》中,男主人公問了一個問題:神這時在做什麼?當人在極大的困境中,無望的哀求中,神竟然緘默不語,讓惡人橫行、窮困蔓延,讓不義掌權。神這時做了什麼?面對這問題,女主角索尼婭的回答是:“請您別問了!您不配!……祂在做一切!”

          其實,就在這時,耶和華仍然坐著為王(《詩》29:10)。你看見嗎?苦難中的約伯哀求: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裡可以尋見神(《伯》23:2)?而渺然一身的雅各,竟然會在伯特利驚歎說:耶和華真在這裡!我竟不知道(《創》28:16)。

         我們在禱告中,要求神使我們看到正在作工的祂,和祂正在作的工;這樣我們才能儆醒,才能信靠和交付祂,因為知道祂會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

三、參與神的作為

          許多基督徒對禱告的事工常有極大的誤解,認定我們只要禱告就可以了,神會作工。這種見解是不正確的。

          保羅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4:6)彼得也說:“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祂顧念你 們。”(《彼前》5:7)但這並不是說,我們除了禱告,什麼都不必做。而是指藉著禱告,在我們當做的事上,能享受神的眷護和同在,安然把自己交付神,倚靠 神,任神使用,任神差使,參與神的作為。

          知道神已成就的事,我們可以感恩;觀望神正在做的事,我們能儆醒;但在這種靜候和守望中,我們還得讓神的靈感動我們向神祈求說:“主啊!我當做什麼?”(《徒》22:10)

          這是禱告的終極內容:求神指示我們做我們份內的事,能參與、有份於神的作為。

         這時,神可能對我們說:“要站住,要安靜、休息,要知道我是神。”(參《出》14:13,《詩》46:10)神也可對我們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 遠。”(《王上》19:7)或直截了當地說:“現在你要起來,和眾百姓過這約但河,往我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的地去。”(《書》1:2)神如何指示,我們就如 何行,這就是順命,就是參與。

結語

          其實,禱告本質上是一種事奉,不是一種 事工。因為禱告不是為神做什麼,而是在神面前的一種真誠的敬奉和侍候。我們禱告的內容,既不應該是求神為我們做什麼,更不能叫神做什麼。基督徒的禱告與外 邦人不同,也不該以自我的需要或願望為中心。耶穌說:我們所求所需的,祂早已應允(《太》6:8);又說,我們應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6:33)。

           在主耶穌所教導的主禱文中,我們很明顯的看到三個要訣:

         (1)頌讚和感恩。

        (2)信託和交付。

        (3)頌榮和參與。

           這 正是本文所述的禱告當有的內容。所以,我們當祈求的是:求神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清神已成就的事工,讓我們認識祂和祂的作為而頌讚、感恩;祈求神開我們 的眼睛,察驗且体悟祂現在的作為,使我們能守望、信靠;最後,讓我們在看見神作為的同時,能認清神的供應,持守自己的聖潔,更能交付自己,歡喜參予神的作 為,做神順命的僕役,與神同工,建造神那永恒的國度。

           只有這樣的禱告,才是真信徒的見証和表現,才能與神同工,榮神益人。

作者為前美國加州國際神學院( www.itsla.edu )院長,現已退休,回印尼事奉,並任印尼萬隆福音神學院院長。

編者按:

          關於禱告與神的眷護(providence of God)的關係,唐牧師在另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

         “不是禱告成就了神的作為,而是神在祂的作為中邀請我們,感動我們來禱告,來參與祂的榮耀,讓祂的名可以得著稱讚,讓我們信心得著堅固,讓我們彼此之間的感情 和愛心可得著成全,讓基督家庭裡的團契可以有好的見証,讓那些初信的人得鼓勵,可以認識基督、跟隨基督。這就是神學中所說的神的協和運作(Divine Concurrence)。”

         “神雖預定了一切,神原為一切的首因(First Cause),也是一切的終因(Final Cause),但在祂的諭旨裡,祂仍本乎祂的恩典和對祂兒女的眷顧,讓祂的意念也包括了我們的意念,使我們可以歡然地成為祂作為的次因和再次因,來完成祂 的美意。讓人無可推諉,也無可指摘。”

        “神的協和與人的合作不盡相同。在神協和的信仰教義中,我們所看到的並非神需要人來成就祂的作為, 也絕不是若沒有人的參與合作,神的作為就絕不能成就。相反的,神的協和乃是神在祂的恩慈和憐憫裡應用祂的智慧大能,讓人覺悟到自己的卑微和不配,能歡樂地 回應祂的呼召,順服祂的旨意,放棄自我和自我成見,將自己完全交付祂、歸屬祂,成為祂的子民,作成祂的工。這種識辨讓人遠離宿命性的投機和無知行為,能明 哲的跟隨主,順服主。”

以上摘自:唐崇懷牧師《我信禱告》一文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同性婚姻的背後

譚克成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ea_201466612403442008年6月16日,加州開始正式頒發婚姻証書給同性戀者。在向全世界廣播的電視畫面上,大家看到一對對自稱相愛數十年的中、老年同性戀者,舉行結婚儀式,過程充滿人情味,似乎讓人聯想到過往的法律不允許這些人結婚,是不近人情、心腸冷酷的。

          基督徒大多充滿愛心,看見這種同性互吻的情景,一方面雖然心裡有點不舒服──似乎他/她們一直受到社會的壓迫,現在終於得到平等待遇,也因此同情他/她們 ──但另一方面,按聖經和牧師的教導,同性戀行為不合乎神的律法,是神所不喜悅的。可是在互聯網上,有些“同志神學”的網站卻說聖經只說神不允許同性戀濫 交,並不阻止忠心不貳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對這些互相衝突的觀念,該如何定位,鑑別真偽呢?

同志神學不合聖經

             基督徒首先必須查考神的話,看看同志神學的說法是否正確。首先在《創世記》2章18節:“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神就 造了一個女人(夏娃),作亞當的配偶,這就是婚姻與家庭的開始。在新約時代的《羅馬書》7章1-3節,保羅解釋婚姻的契約和夫妻關係的合法性時,都只提及 一男一女為婚姻的單位,從未加上同性婚姻關係也是合法的。以上兩點都否定了同志神學說神定的婚姻包括同性婚姻的說法。

         《羅馬書》1章 26-27節說:“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 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這段經文清楚地說明,神認為同性戀的性行為是“羞恥的事”,這種“妄為”是會得“報應”的。 在舊約《利未記》20章13節的律法,同性戀的性行為如同姦淫罪一樣嚴重:“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 歸到他們身上。”從以上兩點來看,同性戀性行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恥的,神有權判以死罪。既然同性婚姻包括同性之間的性行為,那神又怎會允許同性婚姻呢?故 此,神不允許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是毫無疑問的。同志神學的說法只是蒙騙對聖經不熟悉的人,是曲解聖經的“假師傅”(《彼後》2:1-3)而已。

           同志神學的背後,都是同性戀組織的策劃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無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萊有一所新派神學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為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學院,就是專門教導“同志神學”、曲解聖經的學院,就如披著羊皮的狼(《太》7:15)。

同性婚姻的假象

            同性戀者在大眾傳媒中為他/她們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辯解,是以民權和婚姻給與的福利為理由。用這兩點作先鋒是強而有力的,在民主社會中經常會無往而不利。

        首先我們看民權的理論,常用的例子是美國以往曾因歧視少數族裔,而禁止異族通婚。這當然是不公平的,故此,他們推論,現在禁止同性通婚也不公平。同性戀人士 將他們喜歡的性愛方式納入民權範圍,是一個誤導社會的論証。因天生“膚色”不同受到歧視,固然需要導正;但同性戀者以“性喜好”不同,而要求民權上的平等 對待,給予“結婚”的權利,就是魚目混珠了。例如,有人有特殊的性喜好,喜歡與幼童發生性行為;有的是亂倫的喜好,或喜愛多人雜交,甚至與動物交歡。他們 若說天生如此,以民權的藉口為由,政府是否就應該賦予他們“結婚”的權利呢?故此將民權和性喜好混為一談,是誤導大眾。

            第二點是婚姻給與 的福利。在美國,剝奪別人的福利是很嚴重的事,故此,同性戀者利用這點扮演受害者,便容易博得大眾同情。可是我們要看清楚事實,同性戀者的宣傳給人一個錯 覺,以為同性戀者都渴望結婚。但事實上歐洲和加拿大同性婚姻合法後,多年來只有大約4%的同性戀者註冊結婚。例如瑞典,同性結合在1994年開始,至今只 有2%同性戀者註冊結婚(註1);在荷蘭,1998年實行同居法,2001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至今只有3%同性戀者結婚(註2),95%以上的同性戀者都選擇不結婚,同性戀者宣傳渴求婚姻的假象,不攻而破。

           同性戀心理學家Michael Bailey說,已同居的同性戀者,大都只會在同居第一年對伴侶忠心,而大部分在五年後都會有其他性伴侶(註3)。例如,在2004年參與控訴加州政府要 求結婚的亞裔女同性戀伴侶,在2008年已宣告分手。故此,同性婚姻合法化不是普遍同性戀者追求的目標,只是他們的工具,使大眾接受同性戀是正常的,而在 教導下一代接受同性戀時,更能無往而不利。

同性婚姻的背後

           同性婚姻的背後,隱藏了 同性戀運動的秘密。美國人口中只有2%是同性戀者,但他們強大的影響力左右了傳媒,娛樂,教育和政治。在60年代的性解放運動後,娛樂事業屢屢將道德的底 線拉低,美國社會對性的看法漸漸採取容忍和開放的態度。數十年來很多人被洗腦而接納了同性戀,進而漸漸接納同性婚姻,卻忽略了這樣的轉變,會禍害社會和下 一代。

           1972年2月,大約有200位來自85個不同同性戀組織的領袖,在芝加哥開了一個大會,同意頒佈一份“同性戀權益政綱”,內有17項在州政府和聯邦政府中要爭取的事項。到2005年,同性戀運動的“同性戀權益政綱”,大部分都已實現,只差四頂:

            1. 同性婚姻合法化
            2. 男娼,女娼合法化
            3. 廢除合法性交有年齡限制
            4. 婚姻應不限人數,不限性別,集体婚姻可享法律福利

同性戀運動逼迫社會

           同性戀者從1970年代就開始計劃,推出同性戀運動,透過傳媒,不停宣揚同性戀者是被歧視的受害者,以搏取社會同情,繼而將他們的性愛好變成一個民權運動, 自稱是少數民族,所以應受法律保護。同時進入政府各部門,與政綱自由開放的黨派聯合,取得掌權者的職位;控制立法權,推行有利同性戀權益和同性戀正常化的 法律,以官方勢力逼人民接受同性戀,更以教育途徑教育下一代同性戀是正常的。對不同意的人,則以恐嚇和政治力量強迫他們接受。

           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和地區中,可看出隨著時間,社會愈加敗壞。以下舉出一些國家在同性婚姻合法後,墮落程度愈嚴重的例子:

          1. 三年:2005年,加拿大國會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因為同性戀者不能生育,只可領養或找捐精或捐卵子的人助產,因此,Ontario上訴法庭宣佈,嬰兒的出生紙上可以有任何數字的“父母”;另外,加拿大的牧師,已不敢說同性戀是罪。

           2. 五年:2003年,美國麻省高等法院宣判同性婚姻合法。這五年來,幼稚園至高中學生,在學校中接受強迫性的同性戀性教育,小學生也需在學校慶祝“同性戀驕 傲日”,就如日本改寫教科書中侵華歷史一樣。在2005年4月27日,一位名為David Parker的父親,因反對學校向他的六歲幼稚園的兒子教授同性戀課程,而被警察拘捕,以後不准他進入學校。

           3. 七年:荷蘭在1998年實行同居法案,2001年接受同性婚姻。娼妓也都合法,合法性交年齡已降到12歲。不單如此,荷蘭還通過了毒品合法化,政府開辦毒 品注射室,聘有護士派發針筒,青年人自由出入注射毒品,若因過量而倒下,便由政府送往醫院救治。在荷蘭,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亂倫已被政府接受,不被起 訴。

           4. 七年:葡萄牙在2001年讓同性結婚。2002年末,葡萄牙的一所兒童收容所內,有過百名男童被十名葡萄牙社會知名男仕強姦,其中包括兒童院院長,電視名 嘴,社會黨發言人和前葡萄牙大使等,他們雖被捕和控告,但因葡萄牙的合法性交年齡是14歲,很多罪控都因無效而被撤消,引起公憤。

           5. 14年:瑞典在1994年開始同性婚姻,不但如此,兄弟姊妹互相通婚已成合法,而普遍人民都隨意同居,婚姻幾乎不存在。在2003年6月,一位名Ake Green的牧師,因為依聖經講道,說同性戀是罪,而被法庭判監一個月。

           6. 15年:挪威在1993年同性婚姻合法,人們對結婚不再重視。2000年,50%出生的嬰兒來自未婚媽媽,在Nortland縣的教堂都掛上同性戀彩紅旗,當地80%第一胎出生的嬰兒沒有爸爸。

            7. 19年:丹麥在1989年接受同性婚姻,道德水準便每況愈下。到了2004年,丹麥的教育部拍攝一套給青少年性教育的錄影碟,光碟中包括了人獸交和人吃糞便的畫面,一位國會議員還將影片放上他個人網站。

同性戀性行為威脅生命

           同性戀行為,在數千年人類歷史中,都被認為是病態,直至1973年美國心理學會在同性戀組織高壓的手段下,宣佈同性戀不是病態,同性戀行為便在一夕間變為 “正常”。可是據美國疾病研究中心(註4)報告,男同性戀者平均一年有60個不同的性伴侶,而一生平均有1,000個性伴侶。男同性戀者因為肛交的原故, 互相傳染以下的疾病:愛滋病,梅毒,各種性病,大便失禁,肛門破裂,肛門癌,痔瘡,性器官潰爛,直腸傳染病,肝炎A、B、C、D形,肺結核,及各種腸胃 病。Paul Cameron博士在1993年研究報告說,由於同性戀者潛伏多種感染,他們的壽命大大減短。男同性戀者的平均壽命是42歲,若染上愛滋病的,壽命則是 39歲;女同性戀者的壽命平均是44歲(註5)。同性戀者的一般精神病是普通人的3倍(註6)。在同性戀家庭中,男同性戀有30%發生家庭暴力事件,女同 性戀有48%發生家庭暴力(註7)。比較上,美國普通家庭只有12%發生家庭暴力事件。這種種的事實怎可強辯同性戀是“正常”的呢?

xpic6878同性戀危害兒童
           美國男性人口中,只有2%是同性戀者,但性侵犯兒童的罪犯中,有35%是男同性戀者(註8),而同性戀者會比異性戀者性侵犯更多兒童(註9)。天主教裡侵犯 兒童的案例,90%都是同性戀神父性侵男童,而在同性戀日漸被正常化的大環境下,同性侵犯兒童在學術界漸被正常化(註10)。被性侵的兒童,只懂得以性來 與其他男人交往;當他們長大後,便向年幼者重施故技,侵犯同性兒童。故此,雖然同性戀者大都沒有兒女,同性戀人口卻可不斷增加。有一個叫NAMBLA的 “北美男人和男童相戀組織”說:“八歲以上才有性行為已太遲了。”此組織提倡,兒童不能有性行為的想法是不正確的,不論什麼年紀的兒童都有權作任何事;他 們也強調戀童者也有民權,並強力支援同性戀運動。

           在同性戀未被社會接受前,大學的學術界首先提出同性戀可能是正常的理論,社會繼而慢慢接 受。現在的一些大學裡,一些教授正提出“跨代雙戀”可能也是正常的,也有說“跨代性行為”可能不會傷害兒童。這樣,今天讓同性戀和同性婚姻合法化,他日 “戀童”和“跨代婚姻”也許也會合法。(看荷蘭和瑞典的例子)

同性戀不是天生

          同性戀是一種性行為的愛好,會受客觀環境和主觀衝動影響,科學家至今仍未証實有同性戀基因。不單如此,據Robert Spitzer博士報導,不少過去是同性戀者,憑著他/她們的信仰、自制力、良知和輔導,可成功地脫離同性戀,返回異性戀的生活(註11)。如果這些人的 同性戀傾向真是天生,應沒有一人可以變回異性戀者。同性戀是一種病態,應接受治療,不應被歧視,但卻不應將之正常化。

影響深遠

            同性戀組織用法律的攻勢,將矛頭指向社會的保守派,迫其閉嘴。對社會上中立或不懂內情的人仕,便經傳播媒介和娛樂界灌輸“同性戀者是被逼害的一群”的形象, 大眾應同情他們。這些策略施行多年,離成功之日不遠矣(2006年上映的《斷背山》便是一好例子)!根據CNN和《今日美國》過去十年的民意調查,美國的 成年人在1996年只有27%接受同性婚姻,到了2004年已升到41%;而青年人在1996年只有41%接受同性婚姻,但到2004年卻升至59%。

            加州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州,其影響力舉足輕重。從外州來的同性戀者,可在加州結婚,然後回到別州要求該州政府,承認加州的婚姻証書,否則便控訴該州政府(註: 同性戀者聯合如ACLU等有力的律師團体,常以訴訟威嚇社會,上至政府,下至平民百姓),慢慢逼使全美國都要接受同性婚姻。此外,加州的教科書都要改寫, 將家庭和婚姻的定義改為包括同性婚姻的結構,教科書商會將加州的教科書賣給其它州的學校,繼而改變美國兒童的婚姻和家庭觀念。

教會應否接納同性戀者?

          在當今局勢中,教會遭遇更大的壓力,“是否應接納同性戀”,便成為教會的話題。首先我們應明白同性戀者對教會的要求,和“接納”的定義。進入教會的同性戀者可分兩大類(類型的分別是基於他們的“動機”):

           第一種是對自己同性戀傾向或行為感到不對而想改過的人。根據Nation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國家同性戀研究和治療協會)的報導,同性戀傾向不是天生的,想脫離同性戀的大有人在。這些人很多是年幼時被同性戀者姦污了, 他們經過心理治療或宗教帶來的生命改變,終能變回異性戀者。所以假若這類同性戀者想要求教會“接納”他們,讓他們在基督的愛中悔改,繼而脫離同性戀生活, 教會不應將他們拒於門外。讓罪人悔改,歸向正義,是教會的責任。同性戀者需要與同性朋友建立健康的友誼和支援網,才容易脫離同性戀的生活,教會可以提供健 康的生活環境和精神支援。幫助同性戀者的事工,可參考 www.exodus-international.org 。

            第二種是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行為,而要求教會“接納”他們,並准許他們在教會事奉,甚至教導等。他們加入教會,目的可能是要改變教會的神學觀點,由篤信聖經 的原則改為自由派神學,亦即:聖經不一定是神所啟示的書,故內容不需盡信,應採取人文主義或存在主義的方法,以時代潮流或個人喜好來決定什麼是對或不對, 用浮動和迎合潮流的道德標準來決定“接納”同性戀行為不是罪。於是,同性戀者被“接納”加入教會後,他們仍可繼續同性戀的行為,教會不會勸告,也不會批 判,牧者甚至曲解或忽略聖經描寫同性戀是罪的章節。這種“接納”,其實是要求教會妥協,要教會不守神的道,而向同性戀者屈膝,這就是他們的動機。

敬畏神?敬畏人?

           教會是彰顯神的愛的地方,但也是堅守神的道的地方,假若害怕得罪人,多過得罪神,將神的話曲解,以迎合人的潮流,那就是將人的情慾抬到高於神的教訓,這種教 會與聯誼會便沒多大分別。可悲的是他們掛著教會的牌,向人宣揚假的道,就如聖經警告教會所說:“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 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彼後》 2:1-2)

          教會對同性戀應該採取什麼態度?應該用什麼原則去“接納”同性戀者呢?答案就在是否讓教會來幫助他們脫離同性戀,或是要教會向同性戀者屈膝,讓他們改變教會的神學信仰。教會需作一個決定!

阻止加州同性婚姻──挽救世世代代

          2008 年5月15日,加州高等法院以四對三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在同年6月2日,由五位加州公民提議,111萬加州選民簽名和議的“保護婚姻法”,已被納入 2008年11月大選的加州提案中,名為第8號提案(Proposition 8)。加州選民有機會將“一男一女婚姻”放入加州憲法中,使其成為加州唯一合法的婚姻。這也是加州選民唯一的機會,否決高等法院通過的同性婚姻。基督徒應 努力推動和參與投票,以保衛神定下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在領導保護婚姻的法案運動中,華人圈子佔重要角色的組織有:傳統家庭促進會,大使命中心,美國回 歸真神運動,南加華人基督徒支持婚姻修憲聯盟等。

          這次修憲是否成功,有賴加州每位選民參與投票,這是挽救世世代代道德和健康的生死關頭。加州公民可採取以下行動:

1. 選民登記

         如具有美國公民資格,從現在起至9月底止,請登記成為加州選民。選民登記表可到各郵政局索取,然後填寫、簽名後,寄到投票局。

2. 教育親友

            將以上資料向親友講解,幫助他們登記成為選民。

3. 作義工

            幫助教會和傳統家庭促進會等機構,推動11月大選前保衛婚姻的行動。

4. 推動投票

             在11月投票(或缺席投票),並且提供親友到投票站的交通接送。

          如需幫助,請電408-636-0037傳統家庭促進會查詢;email: tfccal@yahoo.com 。多謝你的參與。

撰稿:傳統家庭促進會(www.tfcus.org)

註:

1. Scott Shane, "Many Swedes Say 'I Don't' to Nuptials; Unions" Baltimore Sun (January 16, 2004): 1A.
2. "OLR Backgrounder: Legal Recognition of Same-sex Partnerships," OLR Research Report (October 9, 2002): 1.
3. J. Michael Bailey, The Man Who would be Queen, Joseph Henry Press, 2003, p.40.
4.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statistics, 1981.
5. http://www.familyresearchinst.org/FRI_EduPamphlet3.html
6. Stanford et al., Arch Gen Psychiatry, Vol. 58, 2001.
7. Susan Turrell, “A Descriptive Analysis of Same-sex Relationship Violence for a Diverse Sample.” J. of Family Violence, Vol. 13, 2000, 281-293.
8. K. Freund et al., Pedophilia and Heterosexuality vs. Homosexuality, Journal of Sex and Marital Therapy 10 (Fall 1984): 197.
9. Freund, K. and R. I. Watson, The Proportions of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Pedophiles Among Sex Offenders Against Children: An Exploratory Study, Journal of Sex and Marital Therapy 18 (Spring 1992): 3443.
10. Rind, Bruce, Tromovitch, Philip, and Bauserman, Robert. (Temple U. Dept. of Psychology, Phila., PA)., A Meta-analytic Examination of Assumed Properties of Child Sexual Abuse Using College Sample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998 (July), vol. 124 (1), 22-53.
11. Robert L. Spitzer,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Vol. 32, No. 5, October 2003, 403-417.

作者來自香港,在美取得生物工程學博士學位。現除經營自己的公司外,並擔任三藩市華人家庭聯盟會會長,傳統家庭促進會總幹事,經常在各地演講。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紅磚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0785ed6c1d94bc04f7925d1e375b3cfd兩、三年前,我稀裡糊塗地受洗,主要是因為認為有靈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會,是新成立的教會,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懇懇地為主做工。因為教會成長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來做事,所以我們夫妻剛一受洗,就“趕鴨子上架”,一下就給了我們很多事情做。

     教會需要開放家庭。我們剛剛買了房子,家具沒買全,就“必須”開放。教會需要地方聚餐,40個大人、小孩,就擠進我家裡一頓亂折騰,人走後收拾兩三天才能緩過來。週末一過,上班的時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帶小孩來,吃飯的時候自己忙著聊天,讓小孩自己吃,一半飯灑在地毯上。提醒她們,她們還說小孩就是這樣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這是我們家的地毯,不是嗎?清洗地毯誰來呢?你們可以縱容小孩,那得在你們自己家裡才行啊!

     教會一有事情,就有人說“某某某年輕,讓他們去做”。年輕就該累死嗎?就因為年輕,我們的壓力才大呀!我們都剛從學校裡出來,工作、身分、經濟都是問題,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們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綠卡,工作穩定,小孩也生了兩三個了。卻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氣力、時間的事情,就 人都不見了。

     他們個個住著獨立屋(single house)不開放家庭,反而要我們這些住著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開放。他們每家有小孩兩三個,卻要我們沒小孩的來帶小孩……如果你表達了意見,就被說“過於計較,為主做事怎麼能這麼想呢……”等等。

     這樣做了兩年多,我心裡的喜樂越來越少,對自己的信仰也是越來越懷疑。

     我跟神不停禱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沒垂聽。每次有了具体問題,想到教會尋求幫助時,得到的答覆都是“跟神禱告,我們為你禱告”,就打發了我。這和《雅各 書》中說的有什麼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体所需用的,這有什麼 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覺真的是很虛偽。

    受洗以前,覺得自己大運氣沒有,小運氣不錯,諸事 還算順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後,反而諸事不順,天天被折騰得暈頭轉向。內心的平安早就沒有了。朋友都對我們說,人家到教會去的,都是要教會幫忙的,或去佔 便宜的。像你們兩個這樣,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會去做苦力,就是犯賤。我確實也有這樣的感覺。

     現在我的想法是,什麼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還是得自己為自己打算。你沒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沒工作了,房子也沒了,誰能幫你呢?指望神?門都沒有;指望人?不踩你兩腳就萬幸了。什麼禱 告、讀經、為主做工,都是騙人的,就是騙一些像我們這樣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裡有20/80規則,到了教會還是20/80(永遠都是20%的人服務 80%的人)。所以奉勸要去教會的人三思。我的血淚教訓啊!

    作者來美七年,於2004年感恩節受洗。在美國東岸從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編按:鑒於本文的例子很能反應北美教會中常見的現象,本刊特提出一些問題,委託兩個教會的牧者、長執同工、團契領袖、平信徒與新的信徒等進行討論。盼望能藉著這些討論,反映北美教會在帶領新人中遇見的問題,並檢討教會實際的做法,俾供其它教會參考。本期先刊出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的討論。

6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座談會: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7b674547ff194670967704db2b8c5e9f0004參與教會: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

參與者:
梁中傑(梁):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帶職傳道人,不支薪。
梁海倫(倫):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全職傳道人,不支薪。
鄭龍飛(鄭):1993年受洗,2005年按牧;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全職傳道人,支薪。
謝大偉(謝):2003年受洗;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同工會主席。
蕭菲力(蕭):1970年受洗;現為教會核心同工。
伍中:1992年受洗;事奉包括帶領小組,教主日學慕道班。
主持人:趙剛(趙):1995年受洗,現為神學生;事奉包括帶領小組,教主日學等。

座談會紀實(趙剛記錄)

一、貴教會是如何帶領慕道友,從接觸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如何幫助慕道友認清信心的本質,明白福音的真諦,最終悔改、信靠耶穌基督?

     趙:對於《舉目》編輯部給的問題,請海倫先發言。

     倫:北美教會吸引慕道友,有很多的渠道,英文班是其中之一。還有像新生來了,教會派人接機,提供沒有接觸過基督教的新移民,接觸教會的機會。等他們進了教會或團契,就可以用基督教的觀念去影響他們,對他們講基督和十字架。

     傑:我們的教會有一個福音班,慕道友如果來參加主日學,大部分也會去我們的福音班。等他們學習一段時間以後,有一些人覺得明白了、也願意受洗,那我們就帶他們上受洗班。對那些不太參加主日崇拜的人,我們就通過小組接觸他們。

           趙:正好有兩個福音班的老師在這裡,請你們分享一下。

           伍:我個人喜歡用福音查經的方式。在慕道友固定參加的情況下,這種方式的效果比較好。福音方面,我們強調人的悔改、主耶穌的受死與復活。

           謝: 我教福音班的時間蠻短的,以前我給別人傳福音的時候,老是繞圈子,比如先問他們生活中的困難是什麼,然後告訴他們信了主以後,困難會怎麼解決。但是後來明 白,神希望我們傳主耶穌並祂釘十字架,以及福音的大能。雖然這個道理看起來很愚拙,卻是真理,如果人的心預備好了,是會接受的。所以我現在在福音班裡,比 較多講主耶穌的死與復活。

           當有新的慕道友來福音班的時候,我就把我們的信仰,用五分鐘時間,簡潔但力求完整地介紹給他們。有一些人來過一次以後,就再也不來了。但是有一些人,聽了以後就願意留下來。

           這些留下來的人,常常提出非常好的問題。從他們問的問題和在主日學課上的反應,我們大致上能知道,這些慕道友在信仰上處於什麼階段,然後給他們相應的幫助。

           我們教會有時也會帶慕道友參加大聚會,比如福音佈道會、音樂佈道會等。在這些聚會上,常有決志的──他們可能聽了一首歌,或是聽了一篇道,覺得特別有感動, 就決志了。但是這樣的決志,以後可能會有反覆,因為他們未見得明白了真理,你問他決志的內容是什麼,他也可能說不上來。這些人,需要我們跟進。

     趙:從小組的層面來看呢?

     鄭:我覺得我們教會有一個傳統蠻好的,就是信仰生活化,在傳福音當中,強調信仰怎樣在我們的生活中彰顯出來。

     信仰是不能和文化混為一談的。紅磚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文,就提醒了我們這一點。文中主人公的一些困擾,可能就源自這樣的混淆。所以我覺得,在小組裡面,透過查經和分享,我們可以對一些舊有的文化觀念提出挑戰。

     蕭:從這篇文章可以看出,在教會裡服事的動機,如果是為得到別人的尊重,而不是對基督救恩的回應,遲早會遇到困難。當被人輕看、誤會的時候,服事的喜樂就沒有了。服事如果不是根於基督,沒有跟神建立個人的關係,就不能持久。

     同時,如果教會不對人講清罪和救恩,只是幫人解決經濟上的困難,或幫人找工作、拿綠卡,可能只讓人看到耶穌的神蹟,而沒有看到神蹟背後的耶穌。見過耶穌行神 蹟的人,大部分都沒有真正認識耶穌。十個患大痲瘋被耶穌治癒的人,只有一個回來謝耶穌,耶穌對他說:“你的信救了你!”也就是說,九個人得到身体的醫治, 只有一個真正認識耶穌是誰,得到永生。

二、貴教會受洗班的課程是如何設計的?時間多長?有什麼優缺點?對受洗者是否有考核的程序?例如,是否只要參加受洗班,上過課就可以受洗,還是有其它的考核條件?紅磚這篇文章,能帶給教會什麼提醒?

     傑:我們自己編了受洗班的課程,一般四週講完,主要是講清最基本的真理。只要我們確定,受洗人知道自己信的是什麼,知道基督信仰的基本真理,就不會阻攔他們受洗。當然,他們可能中間有麥子,也有稗子,但是耶穌說過,不要急著去拔稗子。因為這不是我們人的工作。

    我們也沒有什麼特別長的考核時間,因為我們教會流動很快。很多人從信主到服事、到從學校畢業赴外地就業,時間非常短。我覺得,如果能讓那些真信了的,很快參與服事,在服事中得到建造,更加重要。

    鄭:我想,“紅磚這篇文章,能給教會什麼提醒”這個問題後面,是不是隱含受洗班不慎重的疑問。我個人的想法是,不要把新信造就和受洗班混合在一起。有些問題,應該在信之後、受洗之後,在新信造就中解決。

     我覺得受洗班,講的是基要信仰。就像中傑講的,學員沒有什麼特別問題的話,我們就給他受洗。因為我們不能期待受洗班出來的人,以後一定是忠心愛主的。我就碰到過,有人在受洗班的表現非常好,聽到神的話就哭了,但後來也流失掉了。

     我們教會雖然沒有特別的考核條件,但也有基本的要求,就是他要固定來參加聚會和受洗班。然後有一個面試,請他分享信仰的見証。

     趙: 我也同意,受洗班和新信造就班應該有所區別。麥子與稗子都存在,這是事實,聖經也很明確教導,不用我們去拔掉。我想我們要注意的是,保持一種健康、合適的 比例。比如說,教會的標準太鬆了,結果十個受洗的,九個都流失了,這時候大概可以說,太隨便了;但如果非得做到,烈火煉真金以後,十個人有九個半能留下 來,估計也很難。

     蕭:我們教會在人受洗之前,一般有面試,從他講述蒙恩見証,就可以衡量其靈裡生命的實在程度。有一些不善長表達的人,只 會簡單的說“耶穌愛我”,但他重生得救的見証,卻講得很清楚。他會說:“我以前以為我不錯,現在我知道我需要主救贖。”這就是清楚重生得救。人必需把生命 交給主,以祂為主宰,生命才有機會成長。

     面試的時候,必要聽到這個人是清楚重生得救的,也把生命的主權交給耶穌。而且他必須很誠懇地承認,自己有罪、是個罪人,需要耶穌的拯救。這樣,才會帶他受洗。

     倫:秉著上述的這些原則,我們分堂成立以來,受洗的人數有52個,而流失的人少於10%(這數字包括了完全不來教會,以及偶爾來的人)。

     這個比例,在北美的教會裡,已經是非常非常低的了。北美一般的教會,流失率大約是30%以上。像我們這樣一個以學生為主的教會,低於10%,已經是非常、非常少的了。這跟教會重視新信造就,有很大的關係。

三、對於剛受洗的信徒,教會提供什麼樣的輔導與幫助?貴教會是如何幫助新信徒成長、堅定其委身之心?貴教會有什麼寶貴經驗?有什麼地方值得檢討與改進?

     趙:我們剛才的分享,其實已經引到《舉目》編輯部給我們的第三個問題。我們教會的新信造就班,是海倫在負責,請海倫先分享。

     倫:我想,新信造就班是教導基督徒一些基本觀念,希望他們對什麼是敬拜、服事、讀經禱告、傳福音、基督徒的家庭生活、怎麼樣明白神的旨意、怎麼樣有基督徒的品格等等,都有一個認識。

     第一課的時候,我首先和他們討論重生得救的問題。如果發現他們對此還有一些模糊的話,我大概會用兩課的時間,帶著每個人,把重生得救再確定、加強一遍。

     小組裡弟兄姐妹之間的關懷,也是同時不可或缺的。這種關懷不只是在生活上的,也是在屬靈方面的。這關懷不是來自組長一個人,而是教牧同工、弟兄姐妹之間的關懷交織成網。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還有弟兄禱告會、姐妹禱告會、一對一帶新人等等,在這樣的小團体裡面,人心敞開,弱點、痛苦、需要代禱的事、家裡的事,都會傾訴出來。彼此幫助、用神的話鼓勵,對新信的人是很大的幫助。

     傑:我們教會比較鼓勵新信的弟兄姐妹參加服事。北美有些教會,特別嚴格,可能要上幾年的學習班以後,才能參加最基本的服事。另有一些教會,卻又太過鬆散,新信的也很快就成為小牧者,擔當起牧養、教導方面的責任。

     我們教會則學習保羅。保羅當初傳福音的時候,很多教會剛剛建立,極需多人服事。但保羅對初信者的信仰,抓得很緊,不要新信的人作監督。所以我們教會,雖然也 是有很多新的信徒,很缺少同工,但,一方面我們鼓勵大家都來服事,另一方面也注意到,在監督方面、在教導神的話語方面,不能隨便讓不成熟的信徒參與。

     謝:幫助新信徒成長,需要和這個人建立起親近的個人關係。雖然在小組中,都講禱告事項,但是有一些人只肯講一些表面上的事情。他真實的需要,只有在教會同工跟他有更親近的關係時,才會講出來。

     我們教會就面臨一個挑戰:那些年輕、又有孩子的家庭,真的很忙,你想去跟他們禱告,他們都找不到時間,但他們卻真的很需要關心。並且因為孩子小,他們經常不能聽道,不能參加團契,信心是很容易軟弱的。這就需要我們對他們多付出一些時間,並特別為他們禱告。

      童師瓊:我覺得剛受洗的人,很容易走到極端。比如受洗了很快就在教會有服事,結果反而崩潰了,就像《不想再做基督徒了》的紅磚一樣。而且這樣的人不只是一 個。我以前的教會裡面,也有弟兄剛剛受洗的時候熱情高漲,服事超過了可以承受的地步,過了一段時間,熱情消失了,屬靈的身量又不夠,就完全洩了氣。

      傑:教會鼓勵大家服事,最主要的目的,是要信徒在服事過程中成長。問題是,我們身為傳道人的,在這方面,常常做得不好。所以紅磚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對我們是很好的提醒。傳道人應當隨時關注信徒的屬靈狀況,發現軟弱的,及時為他們禱告,和他們交流。

     我並不怕看見別人軟弱,我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在這樣的時候,我們反倒可以成長得很快。但確實,這些人需要有人關心,需要我們作傳道人的來守望。

四、團契主席或領導,選擇事奉同工的原則是什麼?有沒有什麼聖經原則可以參考?教會如何幫助新信徒明白事奉的本質與目的、參與事奉應有的心態?從紅磚的例子,可以學到什麼?

     趙:大偉是同工會主席,請你先分享吧。

     謝:我覺得我們教會選同工的原則,應該是“成長中的基督徒”。有些人信主不太久,可是他很追求,你可以清楚看到他的成長;有些人信主的時間雖然很長,可是生命並無長進。所以,前者可能更有機會成為同工。

      聖經裡有很多相關的原則,像剛才中傑講到的作監督的原則。我覺得,總的來說,是要求這個信徒在生活中沒有很明顯的罪。

      倫:一般教會是20%的人在做事情,80%不做事情。我們教會,是80%的人在服事,剩下的20%,不是不做事情,而是沒有那麼明顯。我在新信造就班中,就開始講服事。服事是福氣,也是一種敬拜,是神的揀選。

      做何種服事確實是跟恩賜有關,但至少每個人都應該參與服事。最開始可以作司事。慢慢看到服事者的忠心和恩賜後,再把他分配到其它領域去,比如:詩班、兒童服事、後勤。有些人還可以作組長、教主日學……

      要非常小心的一點是,如果他的靈命沒有到那個程度,教會就給他加很重的擔子,這就不好了。一旦出現這種情況,要允許他們退後。比如他作了組長後,說我現在很累,那麼我們傳道人或別的人,就要來支持這個小組,使這個小組可以繼續。

      我們教會裡面的同工好像沒有缺過。大家都很願意服事,不管是禱告、教導、做司事、到辦公室打雜幫忙……弟兄姐妹都非常樂意。

      蕭: 我想分享一段保羅的話,是我們很熟悉的《羅馬書》12:1,“……將身体獻上,當作活祭……”在這個原則下,保羅講到如何在不同的崗位上服事,在基督裡成 為一体,“按我們所得的恩賜,各有不同;或說預言,就當照著信心的程度說預言;或作執事,就當專一執事;或作教導的,就當專一教導;或作勸化的,就當專一 勸化;施捨的,就當誠實;治理的,就當殷勤;憐憫人的,就當甘心”。

      可見不同的崗位,就有不同的恩賜。但這些都有一個前提,就是“忠心”。耶穌要大家在小事上都忠心。神所看重的,就是“忠心”,而不是“效果”。

      鄭:確實,“在神面前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比我們為神做了什麼事重要。”

      謝: 從我的經驗來說,當我們開始在服事中怨氣滿天,就是我們需要反省的時候了。主的擔子是輕省的,如果我們覺得這個擔子不輕省了,大概就要反省一下我們服事的 動機對不對。如果服事甚至給我們帶來了苦毒,那我們就要跟別人一起禱告。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就寧可退後一段時間。而不是為了面子勉強做下去,其實滿心 的怨言。

      黃心剛:紅磚的例子,我覺得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們也不能由此認為,這夫妻倆沒有信。我認為他們還會再回到教會來。他們現在有這樣的反應,只是說明他們教會在帶領他們信心成長的過程中有問題,就是沒有讓他們知道事奉的真正意義。

      教會可以更正這個錯誤,可以幫助、扶持他們。他們雖然可能痛苦一段時間,但是沒有關係,他們還會回來。

mogu_76b五、對於家庭聚會,如何提醒參與者,体諒開放家庭的辛勞?如何減輕開放家庭的負擔?

     趙:我們今天是在伍中家裡聚會,就請伍中先講吧。

     伍:其實開放家庭,從我來講,真的是非常喜樂的。我一點都沒有覺得這是一個負擔。我的經驗是,除非是傳福音聚會,會有些辛苦。只要是基督徒的聚會,基督徒都很体諒開放家庭。

     王伯伯:我家開放家庭後,有人問我,你就像每個星期在家開一次派對一樣,不累啊?我說,願者不怨。你願意就不會抱怨,你要是不願意,就會抱怨。

      我們家開始聚會時只有幾個人,到後來多達40人。不是所有參加過我家查經的人,都在我們教會受洗,有很多人都到外地或外教會去了。但有不少人後來告訴我:“我就是在你家參加查經後接受福音的。”這個就是家庭聚會的果效!

      謝:我來分享一下,伍中為了這次聚會,都為大家做了些什麼:

      一個星期之前,他就開始跟我討論,怎麼樣放在程序單上通知大家,怎麼樣通知大家不至於太早,也不至於太晚,但又能讓我得到比較準確的人數估計──對一般的參 與者來說,來或不來,可能是無關緊要的,但對開放家庭來說,因為要計算人數,準備飯菜、預估地方夠不夠、要用幾個房間之類的,所以很早就要開始準備……真 的要做大大小小、很多的事情。

     我從前不知道開放家庭的辛苦,覺得:“開放家庭挺好的呀!”後來才知道,原來要做多少事情!

     龔波:我覺得每週開放的家庭比較辛苦,開始要準備,事後要收拾……

     傑:教會要特別注意開放家庭的需要。當某個家庭有困難的時候,教會要体諒。

     我們這些年長的,也要多体諒年輕人。我們應該爭先開放家庭,成為好的榜樣。

     年長的人,本來可以有很多藉口,比如我的年紀比你們大很多,是你們的父輩了,難道還要我去做?

     不過這些年做傳道人,神讓我知道,我的榜樣很重要。而且,如果我願意去做,我也會很喜樂,覺得:“唉呀!原來我也可以跟小夥子一樣做。”比如今天下午,婚禮 結束後,我可以就走,因為我還要準備明天的講道。但是我覺得,跟大家在一起收拾一下也很好。神就把這個時間給了我,所以我就覺得:“哇!真是享受啊!”

     在教會裡,很多傳道人和長執,因為工作繁忙,就覺得開放家庭、參加大家的聚會或幫忙收拾一下,似乎是遷就了比較不重要的工作。可是我覺得做傳道人,這些其實 是基本的工作。要有一個平衡:什麼時候神讓你不做,那你就安安心心的不做;但如果應該做,你就會發現,神會把這個時間給你。

     我相信很多弟兄姐妹、新信的,確實是看年長的為他們做榜樣。

     伍: 這就像帶小孩,重要的不是父母怎樣說,而是父母怎樣做。教會的帶領弟兄、傳道人,若是做到一生只為神而活,自然會有很多弟兄姐妹跟上。而當信徒知道明白, 活著是為神的時候,很多事該怎麼處理,好像不用人教,就自然知道了。沒有能力處理時,也會禱告,求主幫助。這就是教會前輩的榜樣作用了。

     倫:教會在找開放家庭的時候,是有選擇的,不是隨便拉人來開放家庭的。教會情願事工稍微慢一點點,也要信徒自己站起來,高高興興地開放家庭。因為這樣的效果,比強行要求更好。所以教會在這方面要敏感,不要給人施加壓力。

     潘強:我們家當初開放的時候,是很不成熟的,因為我甚至都不是基督徒(我太太是)。當時最大的問題是,我每週五都要開放家庭,導致很多其它的活動就不能參加 了。如果不是我家開放,我週五有事就可以不去聚會。但若開放家庭,我們就必須每週五都在那裡。所以後來到了週五,我的情緒上就會有很大的波動。

      我覺得開放家庭很大的困難,就是在這裡。所以,如果有其它選擇,教會最好還是不要找新信的。

      鄭:建議不要連續聚會。每個月有一次特別的活動,讓開放家庭休息,比如去公園。

      傑: 感謝主,藉著今天這個討論會,讓我們對我們的信仰、服事、教會裡面的一些原則,有些思考。求主帶領我們所有的教會,在成長的路上榮耀祂。也求主看顧每一個 人的需要。有時候即使我們這些教會牧者不能夠看顧到,但是,耶穌,你是我們的大牧者,你來看顧我們每一個人的需要,讓我們在教會裡感到,我們不是孤兒,而 是與你有非常親密關係的兒女!

作者來自中國,現在費城西敏斯特神學院進修。

4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