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豈能妥協

蘇以帖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十多年前,我曾在北美教會的職青團契談“同性戀”的問題。我一開始先問:“你們說,同性戀是對的,還是錯的?” 幾個青年人回答,同性戀是天生的性傾向,沒有什麼對或錯。何況那只是私人問題,與他人無關。很奇怪,當場的其他年輕基督徒,居然無一提出異議! 30年前,在中學生物課上,討論過一個話題:“墮胎”。班上有幾位同學發表了贊同的意見,老師則不置可否。雖然發言的只是少數,但對其他同學的影響卻很大。        其實我們的社會也是如此:大部分的人不出聲,少部分的人說話;更少數的人則高談闊論。結果大多數人,也就是沉默的大眾,就默認了那些喧鬧的人的意見了。        在教會裡面,也有同樣的情形。大多數的人是“好人”,是不喧鬧的。他們很容易被“大聲”的人影響,從而“默認”了人家的意見。 如果一個人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語,是為了叫我們有智慧活出美麗、快樂、榮耀神的人生,這個人就會很清楚 “同性戀”行為是可怕的罪行,因為這是聖經,上帝的話,所清楚教導的。但問題是,平常參加禮拜天敬拜的人中,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         一般說來,在參加崇拜的人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經常讀聖經的!如果連讀也沒有讀,又怎麼知道上帝說了什麼?        魔鬼鼓動人反叛上帝的第一步,就是攔阻人讀上帝的話。還記得魔鬼對人所說的第一句話嗎:“上帝豈是真說……?”(《創》3:1)如果我們過不了這一關,我們已經輸給了魔鬼了!        魔鬼的第二句話是什麼?“不一定……”(《創》3:4)魔鬼要我們不知道上帝的話,不肯定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牠的詭計就得逞了。        第三句是什麼?“……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 (《創》3:5)牠的意思是說,”你們自己定標準吧!你們很聰明,當然能夠自定善惡的標準。你們不需要什麼都聽上帝的!而且,現在社會不同了,文化不同了,人人都是自由的人,人人有人權”!而我們,就這樣上當了。 妥協就是上當         過去幾十年來,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大眾媒介和學校課本,都攻擊聖經,特別是《創世記》,也就是“上帝的創造”。我們的青年人耳濡目染,以為近代科學的發現支持進化論,而聖經只是“創造的神話故事”,不是真正的歷史,因此就上了魔鬼的當:“上帝豈是真說……”          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也就不服上帝的智慧,結果是人人自以為是。這也是魔鬼要的。牠要人類跟牠一齊抵擋上帝。 魔鬼這方法十分成功。你只要看看那些本來是“基督教國家”的現狀就曉得了!自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在1859年出版之後,教會開始不信聖經的創造記載,逐漸走妥協之路,並且以某些“科學家”的見解去解釋聖經。          有些神學家還“好心”地建議了“間隔論”、“長日論”等,以迎合某些科學家對世界來源的看法。這些神學家是“好心”,想要人相信聖經是對的,但是,他們不知 不覺地上了魔鬼的當。其實我們不需要為聖經解釋。上帝的話,不會錯,也不會含糊不清。他告訴我們天地萬物如何被造,“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 33:9),他不需要千萬年的時間。           在十誡裡 ,上帝用自己的手指寫上:“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 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出》20:8-11)如果我們不相信聖經的再三重覆,“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有愛無類” ——愛神,也當愛同性戀者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基督也為同性戀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為非同性戀的基督徒而寫的。我想從福音的角度出發,請基督教會的弟兄姊妹重新考慮,對待同性戀者應持何種態度。        同性戀者就像社會中的任何族群一樣,都是神呼召教會去見証福音的對象。基督徒見証福音有兩種主要的方式,一是用愛心去關懷,一是用真理去傳講。兩種方式應當 平衡應用。我相信神深愛他的百姓。他從這個墮落世界的每一處,都召了人來歸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戀者。基督也為他們死,基督也將新生命賜給他們,聖靈也在他們的內心工作,並且神賜他們最大的盼望,就是將來身体復活,與基督一同活在榮耀裡。         故此,我相信教會有責任傳福音給同性戀者,接納他們在神的家中成長,理解他們屬靈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導他們,並且用基督無條件的愛來愛他們。 聖經特別地譴責同性戀嗎?         聖經的確清楚地譴責同性戀是罪,但聖經更多地責備了不信、偽善、論斷與自以為義。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須知自己也是全然敗壞,唯獨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們應當與一切的罪惡為敵,但我們真的沒有必要對同性戀抱持特別的敵意。         回想《約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被帶到耶穌的面前。耶穌對眾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我們必須先承認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夠客觀地評估同性戀的罪。        保羅曾經用同性戀作為例子,証明抵擋神的人會墮入不自然的惡行之中(參《羅》1:27)。但保羅同時也列舉了許多其他的罪,例如貪婪、爭競、自誇、違背父母 等等(《羅》1:29-31),而這些罪是所有人經常會犯的。可見,保羅的總意是警誡所有的人:我們都落在神公義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勵教會 特別去攻擊同性戀者。 同性戀者人數眾多嗎?         其實同性戀者存在於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遠 比我們想像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戀者,基於種種理由,不願意將自己的情形告訴別人,特別是不願意告訴家人。他們善於在社會中隱藏自己:有些人選擇孤立、退 縮,有些人用婚姻作為偽裝,還有些人放縱自己。事實上,願意“出櫃”向公眾表明自己同性戀身分的,是同性戀族群中的少數。         雖然探討同性戀的電影逐漸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人還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戀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戀者都公開自己的身分,我們才會訝異,身邊竟有這麼多的朋友、同事、教會的會友,甚至是我們尊敬的人,是同性戀者。          因為大部分同性戀者認定,社會不可能接納他們,所以他們從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進入教會。教會如果真的關心同性戀群体,就必須採取主動。 同性戀者信主後,可以變成異性戀嗎?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畢竟從同性戀成功地轉變成異性戀的人,不是很多。目前還沒有人宣稱,已經成功地找到讓所有同性戀者改變的方法。許多對同性戀的研究仍在進行當中。          同性戀有多種類型。許多成功轉變的人,其實不是真的同性戀,只是過著同性戀生活的異性戀者;也有一些人是雙性戀者。          雖然同性戀團体企圖用有限的科學研究,証明同性戀是天然的或遺傳的,但其實沒有足夠的証據。反同性戀的團体,試圖用科學研究証明同性戀不是天然的或遺傳的,也一樣証據不足。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轉風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1993年華盛頓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覆吶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是‘酷兒’(queer,同性戀者),我們會盯住你們的孩子不放的。”當時,旁觀者多半把它當做口號,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戀運動的風潮已經襲捲了全世界。 當前的風潮情勢        在北美,凡不認同同性戀論調的人,往往被視為心胸狹窄、老古板、不開化、“政治錯誤”(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國加州小姐凱莉.普雷金,在“美國小姐”選美賽中,回答某位同性戀評委的提問,表明自己認同一夫一妻婚姻,當場引起該評委的不滿,因而僅僅得到亞軍。         事情並沒有止於此,兩個月後,又發生半裸照風波,加州小姐選美會欲藉機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實情如何眾說紛紜,普雷金小姐的解釋是,在海灘附近,無意中被狗仔趁風吹偷拍下來的。儘管她最後保住了加州小姐頭銜,但名譽掃地,就連有些基督教團体也對她發出嚴苛的批評。          同性戀運動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來對付持異己言論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請容許我舉出幾起發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權委員會,對印刷業者史高.布羅基(Scott Brockie),處以5,000元加幣的罰款,因為他拒絕印刷同性戀主題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市長戴安娜.哈斯豈特(Diane Haskett),因為拒絕公開宣告“同性戀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罰一萬元加幣。 * 加拿大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於同性戀的廣播節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權法庭,宣判青年牧師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紅鹿倡導者報(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會危害身体,不應當在學校裡提倡同性戀。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成長篇

走出同性戀泥沼(波阿斯)

波阿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大概是在13歲、青春期到來之時,我就染上了手淫的惡習。而且,班上和學校裡的漂亮男孩子,我都想跟他們親近,會對他們產生情慾。           大學期間,通過互聯網路,我知道了很多同性戀網站,開始在上面看同性戀小說。這些小說裡面有很多色情描寫。終於大二的時候,我開始網上交友。           很快,四年過去了。我在此期間交過三、四個男朋友,還和其他人發生過性關係。然而回想起來,卻感到無盡的空虛和痛苦。這些性關係,並沒有給我帶來心靈的慰藉。而建立在情慾之上的感情,也實在是脆弱難當。 舊疾難痊癒          就在這時,我以前的一個大學同學信了基督教,這使我心裡有所觸動。我身邊也有一個朋友是基督徒,儘管他從沒有向我傳過福音,但他恬靜的性格和樂於助人的品行感染了我。           接著,我在網上瞎轉的時候,看到了一些基督教的文章,逐漸瞭解了這個信仰。於是我開始在網上看電子版的聖經。儘管裡面有一些拼寫錯誤,但我還是從其中找到了真理。           我一個人詳細查考聖經。沒有人帶領我,神親自帶領我。通過讀聖經,我發現上帝禁止同性性關係:           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利》18:22)            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申》23:17)           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7)           等等。           在這段時間,我跟神的關係十分親密,我心靈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差不多有一年,我都很少再去犯同性戀的罪。只是手淫還沒有戒掉。           但是,內心的情慾終於還是捲土重來,我又開始在同性戀網站上找人。我明明知道神的律法,卻還是被罪勝過。          《哥林多前書》說:“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嗎?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3:16-17)“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体,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5:5)           我心裡知道神的救恩、神的憐憫、神的寬恕,知道神會赦免我一切的罪,卻把自己的自由當成了放縱情慾的機會。我也有掙扎,但每次決心棄掉同性之罪,一兩個月之後就舊疾重犯(我後來意識到,我沒有戒掉手淫的惡習,是一個重要原因)。 第一次管教            神的管教來到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請不要效法我?(李道宏)

李道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最近,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師,因著同性戀而跌倒。這給我們的弟兄姊妹,帶來極大的衝擊。幾 年前,我們自己的教會也經歷過同樣的事件,因此,聚會的時候,長老再一次勸勉會友們:‘不要看人,不要效法我們。要定睛看主耶穌,這樣才不會失望,因為人 會叫我們痛心,但是主耶穌不會。’我心中卻因著這個說法,產生了極大的困擾。這種消極而退縮的態度,不是聖經的教導。 ” 這是xxx牧師,在牧者禱告會中的分享。如此沉重的感言,使在場的牧師,都覺得心有戚戚焉。        是的,我們所面對的,是教會領袖的屬靈爭戰。我們可以把這些醜聞,圓滑地解釋為“不慎落入了魔鬼的網羅和試探”。但是由於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我們在痛心之 餘,也應當理解到,這些事件不單與傳道人的聲譽相關,更影響著每位信徒。因此,這也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儆醒、且需要教會勇敢面對的現實。         這次事件的衝擊仍餘波蕩漾,我們不妨以為借鏡,認真地反思以下幾點: 一、現代教會與市場行銷         現今許多教會,大量採用市場行銷手腕,十分重視宣傳。例如,各大教會都極端重視牧者形象,牧者多半不約而同地擁有迷人的領袖魅力(charismatic image),能開設多元而活潑的動力事工(dynamic ministry),盡力滿足“消費者”心態,吸引社區群眾加入,會員人數增加……教會事工儼然成為包裝行銷的附屬品,簡直無異於一般媚俗的商業手段。         這樣“成功”的牧會模式,確實有可學習、借鑒之處,甚或可以如法炮製……於是,整個所謂“基督教市場”,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了這種近乎品牌行銷的作法。        然而,真正值得我們自我省思的是:對於這種大型教會牧師的成功,我們是羨慕?是崇拜?還是更一味盲目地效法?我們最終追隨的、定睛注目的對象,究竟是誰?當 “名牌牧師”的品牌過度膨脹時,當這些牧者在人心中,與“基督教”或“教會”劃上等號時,他們是否也正被置於更大、更危險的試探之中呢? 二、是否忘了正直的意義?         屬靈上的失敗和跌倒,絕非名牧的專利。所有的教會領袖與傳道人,每天都身處於類似的爭戰當中。         是啊,我們從神學院學會了釋經、原文的多種翻譯,以及如何預備生動吸引人的講章,然後就開始了教會服事。我們卻未必學會了持守正直的情操。我們能熟練地引用經文,我們能做詞藻優美的禱告,所說的也盡都屬靈。然而,我們真的能夠言行一致嗎(《提前》4:16)?         當我們嘴裡說著,願神加給我們力量、保守我們的同時,是不是心裡其實明白,自己和那些跌倒的名牧,有著同樣的軟弱,甚至,也在同樣的地方跌倒過,只是從來沒有人知道?          是的,我們都會指著自己說:“我也是個蒙恩的罪人。”但是,除了這句籠統而概括性的屬靈話語,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位,真的能在人前,坦然承認自己至今仍然是不潔淨和汙穢的?          正直(integrity)與透明(transparency)這兩個詞彙,並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的。Integrity,簡單的說,就是言行一致,私底下的 生活與公諸於人前的形象一致,如同舊約中坦坦蕩蕩的約瑟;Transparency,就是不需要在認識我們的人面前化妝修飾,換言之,即容許別人看見我們的軟弱,如同《詩篇》中的大衛。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接納不等於認同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1996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一項超越政黨的聯邦婚姻保障法案,讓各州自行決定婚姻的合法性。          目前,有卅一州已立法通過一男一女的婚姻保障制度,也有許多州的法庭修定了這項尺度,允許“同性間的婚姻”;加州今年三月七日投票後通過了廿二號法案,即贊成加州家庭法案加上“加州只承認一男一女婚姻的合法及有效性”(“Only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is Valid or Recognized in California”)這十四個英文字。 為什麼這件事如此重要?         是否基督徒不尊重同性戀者的信念和生活方式呢?本文代表許多中西基督徒的見解。 場內場外都熱鬧          1999年10月23-24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林奇堡(Lynchburg)湯姆斯路浸信會(Thomas Road Baptist Church),舉行了一個特別聚會,引起了美國國內傳媒的注意。這個聚會是由浸信會的費維爾牧師(Jerry Falwell),和全國聞名的擁護同性戀的大都會社區教會(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的領袖懷特牧師(Mel White),共同領會。共有兩百位保守派基督徒,以及兩百位同性戀基督徒參加這個聚會。          在會中,費維爾牧師當眾為自己過去視同性戀為魔鬼的言論致歉,他並且表示今後將緩和對同性戀的批評。然而,他同時也堅決強調自己絕不改變“同性戀的行為是罪”的主張。懷特牧師則是把握這次機會,向會眾動之以情。他讓一些擁護同性戀者的群眾做“見證”,其中包括,一位母親敘述傷心的往事。當她一聽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就叫女兒滾遠一點,除非悔改,不然別回家。結果,她的女兒自殺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