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Regrets in the Wind

Lan-fung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As the first Lake Ontario snowstorm of the year came sweeping into my study, bringing with it an afternoon chill in the depth of a Chicago winter I see myself back in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007警鐘為誰鳴 ──重建教會和宣教的基礎

林慈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滿懷盼望        放眼望去,現今的教會似乎滿有盼望,世界也頗樂觀。        今(2007)年,是馬禮遜來華兩百週年紀念。中國已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正緊鑼密鼓地迎接2008年北京奧運會到來;西方福音派超大型教會,如雨後春筍 般地出現;有創意的天才們,用音樂、戲劇、影音、藝術、舞蹈等全新的方式敬拜;“新興教會”(Emergent/Emerging Church)用創新的手法打動21世紀的年輕人,建立群体生活,進入貧窮和需要的人群中。福音派神學院招收的學生也在破記錄,使得學校,教授和教會顯得 捉襟見肘。       教會的短宣隊伍,每年(特別在暑假期間)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學生和成年人。大型宣教大會,如爾班拿(如今已不在伊利諾大學 Champaign-Urbana校區舉行),使人想起從1886年開始的學生海外宣教志願運動(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雖然有科倫拜恩高中(1999年4月),“9.11”(2001年),和維州理工大學(2007年4月16日)等挫 敗,年輕人似乎已準備好,要以無私的奉獻精神,關懷的群体精神,和頑強的決心,著手對付這個破碎世界的問題。志工在卡特里娜颶風後湧入路易士安娜和密西西 比。21世紀的成年人將重建他們父母的世代所遺留下來的全球混亂。        教會似乎生機勃勃──但是她是否健康? 警鐘長鳴        然而,也有一些值得擔心的“警示”。        麥道衛(Josh McDowell,《鐵証待判》的作者),在2005年的統計告訴我們,美國福音派教會中,91%的青少年,不相信宇宙中有絕對真理。新紀元的觀念,繼續侵蝕著“基督徒輔導”(Christian counseling)這個行業(請參考下列網站: http://www.pamweb.org/ , http://cwipp.org/ );也在不知不覺間,藉著扭曲、半真半假的“真理”,如《達芬奇密碼》之類所誇示的,挑戰著基督徒。        福音派超大型教會,吸引著成千上萬的人。福音派和靈恩派領袖,卻繼續在羞辱中跌倒。福音派出版社發行如巴刻所寫的《認識神》這樣堅實的暢銷書,和傅蘭姆 (John […]

No Picture
事奉篇

信徒退出事奉的問題

雨亭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有位弟兄信主之前,已積極參與教會活動;信主後,更是教會重點栽培的“明日之星”,組織並帶領各種聚會。然而,一兩年之後,他卻沉寂下來,提起事奉就心驚膽跳,甚至變成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相信大家也遇過不少情況相似的弟兄姊妹,不禁叫我們大為慨嘆: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可以籠統地歸咎于所謂的筋疲力竭(burn out)。但其實並不盡然,當中也可能牽涉到一些不正確的觀念,或者教導不周的地方,現試分析如下: 事奉觀有偏差         北美很多的華人信徒都是知識分子,信主前就已經滿懷雄心壯志,不然也不會出國留學。信主以後,不免也有人想在教會內證明自己的能力,幹一番大事業。這在出發點上就已經錯了。于是後果往往是:事奉有成果時,就驕傲自大;事奉不見成果時就怨天尤人,自卑自憐、灰心喪志。         其實,首先我們要知道,事奉是神給與我們恩典,並不是我們給神幫助。不要以為我們自己能為神做什麼,不要以為神沒有我們就不能成就什麼。我們的事奉是神給我們恩典,讓我們經歷祂的大能與大愛,讓我們有份參與祂的工作。         其次,不要求神來參與我們的事工,而是求神讓我們知道,應該怎樣來參與祂的事工。         第三,要知道神是能力的源頭,斷不能靠自己,必須處處依靠神,仰賴祂的能力。 如果我們有這些觀念,成功時就不會自大,因為我們會把榮耀歸給神;失敗時,也不會氣餒,因為知道不是自己能力的問題,或許是神的時候未到。 把信徒理想化         在事奉中,最使人感到沮喪的是人事紛爭。初去教會的人,總覺得教會很溫暖。但是在教會待久了後,卻變得滿肚牢騷,埋怨,批評,甚至有人帶著傷痕而離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把基督徒過分地理想化了。         筆者有幸在基督教機構裡事奉了六年,深深体會到:無論是資深大牧師,或是金牌名講員,都和我們一樣,只是蒙恩的罪人,不可能完美無瑕,仍可能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         可惜的是,我們常常對他們寄以過高的期望,下意識裡視之為屬靈偉人。一旦和他們發生磨擦或衝突,就會一朝夢碎,痛苦失望,甚至討厭事奉,因為不想心靈再次受創。所以,切勿把人理想化、神聖化,謹記大家都只是蒙恩的罪人而已。 未能夠愛“仇敵” 最親密的人帶給我們的傷痛往往是最深的,因而給我們打擊最大的往往是弟兄姊妹。尤其在事奉當中,大家有不同意見,一旦各執己見,爭拗是常遇見的。如果靈命不 夠成熟,就很容易憑血氣行事,為了不甘示弱,而想出來一大堆報復還擊的方案。結果是冤冤相報,形成惡性循環。不但自己心靈受創,也給旁人負面的見證。         耶穌教導我們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態度。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39-44)。          耶穌吩咐我們連侮辱都要忍,何況在教會裡要忍的,多數不過是區區小事呢?如果大家都能靠著主,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教會裡就少了很多爭執,少了很多意氣用事,多了很多同心合意的事奉。 會議多關顧少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務之急 --評估海外中國學人教會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過去十年來,隨著海外中國學人福音事工的進展,在美、加、澳、紐、新、港、日、歐各地,凡是中國學人較密集的城市中,均已成立了一些以中國學人和新移民為主体的教會(註一)。其數目雖無全面性的統計,但肯定正不斷增加中。(註二)         若我們從教會歷史和教會增長的角度來看,中國學人這一個群体和教會的興起,其內外因素(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都與六十、七十年代北美華人教會極其相似,這是歷史進展的必然規律,我們可從這規律中評估過去十年來的得失,以策將來。 一. 四種發展模式          根據筆者在各地的見聞和調查,目前海外以中國學人為主体的教會,主要有四種發展模式。這四種模式都具有年輕的海外華人教會共同的特色,其優點和難處也相互共現: 模式 優點 難處         1. 中西教會增設普通話堂 a. 可使用現有教會的資源、設備、制度、規章。b. 信息、牧養、聚會方式上有針對性,且不須翻譯。c. 中國學人有觀摩並參與事奉的機會。d. 体驗不同群体在教會中的合一。 a. 中國學人易有依賴性。b. 不同語言的堂會間溝通不易,看法、作法、神學立埸上可能有分岐。c. 較少自主權。d. 缺乏同工。         2. 中西教會對外拓植或認領分堂 a. 初設立時,可獲得母堂的支援。b. 親自經歷了植堂的過程,可成為自立後去國內或海外植堂的參考c.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塊精金錘出來

吳仲生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聖經《歷代志下》第四章中記載,所羅門造了十個金燈臺和十張桌子放在聖殿裡。在其後的第19節中,又提到陳設餅的桌子,是用複數表示(參考英文譯本)。而同樣的記載在《列王紀上》7;48中,桌子卻是用單數表示,看來是指著一張桌子說的。而且在《歷代志下》13:11中,所羅門的孫子亞比雅說到在殿中的桌子與金燈臺時,都是用單數。究竟在聖殿中是有十張桌子還是一張?十個金燈臺還是一個?聖經有矛盾嗎?       當然沒有!不但沒有矛盾,還藏著重要的意義。主耶穌說:“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意思是在舊約律法上所記的都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來》10:1)。到了新約,這些預表的事都要得到應驗、成全。聖殿的包金桌子很直接地預表了“主的桌子”(《林前》10:21,文中“筵席”在英文譯文中為“桌子”),就是主耶穌在最後晚餐時所設立用來記念祂的擘餅聚會。在《出埃及記》25:29-30中記載,在包金桌子上有陳設餅和奠酒的瓶,明顯地預表主餐中的餅和杯,也就是象徵著主的身体為我們擘開,血為我們流出。       至於金燈臺,《啟》1:20直接說明是代表教會。而在《啟》11:4又指著兩個見証人,說他們是“兩個燈台”。所以這預表又特別指到教會的見証。在律法中,金燈臺總是與桌子相對著放(《出》26:35),而且還有特別的點燈條例(《民數記》8:1-4),強調燈光必須往前照。可見燈臺的作用是要照亮桌子。今天教會見証的重點也是耶穌的代罪受死,這同樣是守主餐的目的:“是表明主的死。”(《林前》11:26)       明白了金燈臺是預表教會後,我們便能解答前面提到的多個燈臺還是一個燈臺的問題。在神永遠的心意中,教會只有一個,就是基督的身体。這個宇宙教會是由古今中外一切信主的人所組成的(《來》12:23)。但同時在聖經中也常提到有眾教會的事實(《加》1:2; 《啟》1:4),就是指著在不同地方中基督徒各自組成的聚集。甚至在家中的聚會也稱為教會(《羅》16:5)。這兩種用法沒有矛盾,因為宇宙教會是人所難以看見,難以理解的,必須透過在特定時空的個別教會把它彰顯出來。但神要求這些教會都見証同樣的福音,要合而為一,使人看見基督的身体。       在摩西所造的會幕中,金燈臺只有一個。所羅門造的聖殿,長寬都比會幕增加了,裡面便放了十個金燈臺。正如早期從耶路撒冷起,教會只有一個,但後來門徒出去傳福音以後,得救的人數增加了,便在各地建立了個別的教會。聖靈既然在另外的經文中以單數來形容聖殿中的多個金燈臺,我們便看見了在神的眼中,這眾多的教會都是那唯一的宇宙教會的一部份而已。       上面的討論也使我們看見,神是非常重視教會的合一及彼此相愛,這是主耶穌的命令,也是祂的禱告(《約》13:34; 17:21)。只有這樣才能見証我們是主的門徒。神的這個心意,在祂吩咐摩西該怎樣造金燈臺時已表明出來了。一個金燈臺有七個枝子,可放七盞燈。但這些枝子都要連成一個整体(參《出》25章)。今天的教會也是由個別的基督徒組成,主也是這樣要求我們合而為一。       但這不是容易辦到的。神還特別地吩咐,整個金燈臺要用一他連得(約75磅)的一塊精金錘出來。在會幕中的金器,便只有這燈臺有這樣特別困難的要求。首先必須把許多的小金塊、首飾等重新熔出煉淨,才成為一大塊的精金。然後要經過無數次精心設計的錘打,才能打成一個極其複雜的燈臺形狀。過程中不能折斷重合,這是何等困難的工作!按人的想法,總有比這省事得多的作法,但神在這裡卻是特別強調金燈臺一体的特性。同樣地,今天要達到教會合一,也必然要經過各種各樣的錘打。但願弟兄姊妹在經歷這些困難時,都能從這金燈臺的預表中看到這些錘打不是隨意的,是為了叫我們成長,而且最終形成的金燈臺,是何等的榮耀。我們便能忍受各種的打擊而不至於折斷。       主耶穌說:“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太》5:15)今天神也是要尋找一群愛祂的人,把他們造成祂的金燈臺,把神的光照耀出去。你願意接受祂的錘打嗎? 作者來自香港,現在美國艾俄華大學從事物理研究。

No Picture
事奉篇

人性深處的反叛 --談主內的彼此順服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不是為你服務”       常聽人說,順服神易,彼此順服卻難。為“不順服”作辯解時,最常見的藉口就是“我順服的是神而不是人”。這托詞聽起來頗似某些大陸售貨員或售票員對他人批評的回擊:“我為人民服務,不是為你服務。”將“人民”抽象化,從而回避具体的服務,這是那些服務人員態度的實質。同樣,抽象的肯定卻具体的否定,也是不順服者的實質。除了那位“抽象”的神,任何具体的人都不足以讓我順服。然而,離開了具体的人,我們真能夠面對神嗎?      我們信仰的神從來不是一個抽象的理念或空明的靈体,而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拋開了耶穌基督這個具体的人,我們根本無法與神會面。當然,現今有許多人把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也抽象化或化石化了。耶穌基督的生命是永恆的,從而,這生命在今天依然活著,而不是抽象地活著。耶穌基督把自己的身体留在這個世上,這就是教會。道(聖靈)仍然要成為肉身(教會)。離開了有形的身体,耶穌基督的生命在現今就不會具有實在的存活。 不是因為“彼此”本身      在“有形”的意義上,教會只是具体生命的集合体。沒有肢体,哪裡來的身体?原本獨立的作為肢体而合為同一身体,因為他們具有同一位聖靈,因為耶穌基督的生命活在每一個有形的部分之中。每一個有形肢体都具有耶穌基督本人的生命,這是彼此順服的真正基礎。要彼此順服並不是因為“彼此”本身值得順服。當我們彼此順服的時候,我們彼此順服的是彼此生命中的耶穌基督。     順服神,就是順服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順服耶穌基督,就表現為順服他的身体--教會。而離開了肢体間的彼此順服,順服教會又剩下了什麼呢?由此,不是“順服神易,彼此順服難”,而是“順服不存在的神易,順服實實在在活著的神難”。當一個人號稱順服抽象的神的時候,他無需放棄自己的任何東西,反倒可以把自己的東西用抽象的神的名義包裝起來作為神而叫他人順服。由此,他順服的只是他自己,他的所謂順服根本與神無關。 命題中的否定     不能順服的原因是罪。以神為大,才會順服神。以己為大,怎麼會順服神呢?當一個人對自己的弟兄姊妹說:“我順服的是耶穌,不是你。”這個人已經把自己擺在了神的地位。在這個宣稱裡,宣稱者自以為自己的有限存在可以囊括耶穌的全部生命,耶穌的生命排他地為他所專有。“我順服的是耶穌,而不是你”,這個命題否定了耶穌的生命也活在“你”中。若是一個人以為他可以不要其他肢体而獨立地與無限的神溝通,他已經把自己放在了與無限的神對等的地位,更確切地說,他正在偽冒無限者。不能彼此順服,就不能順服神,因為神的生命活在弟兄姊妹的生命之中。      彼此順服的前題就是要戰勝以人為大(即以己為大)的罪性。對於我們這些從中國來的知識分子,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克服以自己的理性能力為資本的驕傲。我以前從事的是法哲學方面的研究工作,在純思辨方面和社會科學領域有一些探究。在信主以前,我已經讀過一些神學大師的著作,進入神學院以後又特意在系統神學和宗教哲學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理性上的訓練和神學上的積累,使我善於以純思辨的方式發現問題,並以較為嚴密的邏輯加以表述。這種思維能力常常使我自以為在靈性方面比別人更敏感,更有深度。以前,這種以理性能力為基礎的優越感,會使我看低非學者類型的弟兄姊妹。既然,我比別人更有靈命深度,我當然就沒有必要順服他人,反倒是他們應當順服我。 理性的致命處     然而,理性的深度並不是靈命的深度。理性本身僅僅是有限之人的能力,而靈命是無限之神所賜予我們的生命。靈性的生命可以包含理性,而理性卻無法包容靈命。若是我們以理性能力來定高低,我們只是以人的東西作為衡量的標準。當我們以自己的理性能力為由拒絕順服他人,我們作為人的能力正阻擋我們順服他人生命裡的神之生命。靈性生命是順從神主權的生命。這生命完全交由神支配從而成為神生命的載体。在這一方面,我們這些善於思考和談論耶穌生命的人,遠遜於全面活出耶穌生命的弟兄姊妹。靈性生命不在於說和想,而在於行和活。當我們定睛於這活的耶穌生命時,我們這些理性之人便會發現我們和弟兄姊妹的巨大差距。      順服就是要順服耶穌的生命,彼此順服就是要順服彼此生命中的耶穌。除了耶穌的生命,一切屬人的東西,諸如理性之類,都不足以成為順服的依據。剛信主時,我會居高臨下地從理論上評判牧師的講道,同工帶查經的信息,弟兄姊妹的見証。越評判,就越覺得自己高明,就越認為自己應該成為教會的指導者。現在,我成為了傳道人,反而感到需要謙卑地向弟兄姊妹學習。當看到弟兄姊妹與神的親密關係,當見到神如何在他們生命裡做工,我會感到自己的不足與差距。一旦我承認自己的不足與差距,神就開始在我的生命裡做工,神的生命就藉由這些弟兄姊妹的生命源源不斷地流入我的生命。 和諧的關鍵      以己為大的另一個表現是以為神只活在我自己裡面,神只對我說話。如果神只為我擁有,我還用順服誰呀?然而,真的只為你一人擁有的“神”,也就不是神了。神是無限的,神絕對比你大,神肯定會活在你以外的弟兄姊妹的生命裡。我所牧養的教會裡,同工和弟兄姊妹們來自不同的教會文化背景,但教會的事工與生活卻非常和諧。和諧並不意味著教會裡沒有分歧。實際上,由於以往教會傳統和文化背景的巨大差異,同工們在事奉的許多細節上都有不同意見。      但和諧的關鍵在於承認我們都在主內,從而,神給我的啟示並不是神的唯一啟示,神也給我以外的主內弟兄姊妹以啟示。同時,也承認我不是神,由此,我對神啟示的領會不免有我的局限,而弟兄姊妹的看見可以成為我的補充和更正。當我們在事奉上有分歧時,我們並不強求一個統一的理性結論,而是禱告和等待,讓聖靈自己做工。當每一個人都不固守自己個人的領會而對聖靈的工作採取開放的態度,聖靈的自由運行總會在我們的生命裡結出果實。由於我們在一開始就沒有假定唯有自己看見了神的啟示,這使我們較為容易地接受聖靈的果子,盡管那果子可能証明了其他人而非自己領會正確。 人性的反叛     不順服的人看神在自己裡面,看罪在別人身上。彼此順服的條件就是要把這種眼光顛倒過來。彼此認罪與彼此順服是不可分割的。拿掉我們眼中的梁木,不僅使我們看到別人身上的刺,更重要的是使我們看到了神活在別人的生命之中。      我獨立牧會一年零九個月,我們教會僅發生過一次會眾之間的真正沖突。在那次沖突裡,我於急憤之中以極為嚴厲的態度喝止住了爭吵的會眾。沖突和我的態度在教會裡製造了緊張的氣氛。我在事後的說服和解釋都沒有使事情及其影響調向良性的方向轉化。在向神尋求幫助的禱告裡,只聽到了一句話,這句話就是我一直在向沖突雙方和其他會眾講解,而我自己卻沒有聽到的話,“先去掉你眼中的梁木”。      我的梁木就是我自以為高其他弟兄姊妹一等的態度。我預先就把自己擺在了居高的裁判者的地位,從而,才會在別人不聽從自己意見時,採取近乎粗暴的方法。為了去掉這梁木,我在全体會眾面前認罪,並向被喝斥者和所有會眾道歉。這次認罪和道歉並沒有立即將問題徹底解決,但認罪(那一時期,教會裡有好幾位與沖突無關的好弟兄在教會裡認罪),明顯地打破了罪在弟兄姊妹之間的阻礙,聖靈開始在彼此順服的氣氛裡流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是……不是……

呂允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教會不是 教堂建築 教會不是 宗教組織 教會不是 聖人展覽場 教會是 屬靈的家庭 教會是 歷史的長廊 教會是 神國的精兵 教會是 真理的學校 教會是 黑夜的燈塔 註:有關教會是什麼,詳見本期第12-13頁《我愛你的居所》。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認識教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提到“教會”,許多未接觸過教會或初到海外的中國學人,常有兩種極端的印象:一個極端是將教會視為《巴黎聖母院》中瀰漫陰森、神祕氛圍的教堂;另一個極端,則是將教會過份完美化,以為是充滿愛與溫暖的人間淨土,完全遠離世俗的鬥爭與虛偽。      這兩種極端的印象,都不能代表教會的全貌。正如本期漫畫所描繪的:教會不是類似政黨的組織,不是搞活動的同鄉會,也不是一群聖人的展覽場。從聖經所啟示的教會本質來看,教會是上帝的家、基督的身体、神國的精兵、歷史的長廊、真理的學校……從功能來看,教會是佈道、牧養、團契、訓練、關懷、敬拜、宣教的地方……      教會是以基督為元首的,因此必須有愛、有聖潔、有生命。但教會也是由一群原是罪人的基督徒組成的,因此必然有不完美的表現和做法上的缺陷。在古今中外的教會歷史中,都有興起、發展或僵化的階段,也顯示過神聖、活潑或陰暗的層面。但教會與任何政治、文化運動最根本的不同,是教會有生命力!無論教會在何時何地、何種內憂外患的情境中,只要有一群基督徒持守生命的真理與道路,教會必可復興,必可再度發出新生命的活力。      今日來到海外的中國學人,剛從高度組織化的環境中出來,初進教會時難免以過去的經驗比對眼前的現象。若我們單以一時一地一堂的教會做為觀察對象,難免以偏概全,使自己成為冷眼旁觀者,失去了加入教會的福份。因此在本期進深特刊中,我們別注重從四個角度向讀者全面地介紹教會:     一、教會是什麼?如何建立全面而正確的教會觀?本期的漫畫〈教會是……不是……〉,以及〈我愛你的居所〉,對此都有描述。     二、中國學人如何溶入華人教會的敬拜、事奉、肢体生活中?本期小草的〈從我們自己做起〉,范學德的〈不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巫恩霓的〈低吟淺唱〉等,都有深刻的經驗談。      三、教會的路向。如:熊璩〈平信徒時代的來臨〉,溫哥華〈中國學人造就問題座談會〉等。     四、真理辨識。面對似是而非的一些異端教派,例如“耶和華見証人會”和“摩門教”,黃彼得教授兩篇專文,可從基要真理的角度幫助我們認清其本質。      衷心希望這些文章,對我們中國學人全面理解並加入教會,有所裨益。 編者

No Picture
成長篇

“找一間完美的教會”讀後感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我喜歡閱讀貴刊,有親切感。當我讀到第31期38頁天嬰的《找一間完美的教會》後, 突然有所領悟,一陣興奮。該文言辭幽默,文筆輕鬆愉快,卻解開了我的心結。在感恩節,我就此鼓起勇氣作了見証。教會姊妹聽後一致認為,我的想法帶有普遍性,建議我寫下來,以便與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分享。      我是從中國退休後來到美國的。1998年6月正式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當時我確是 意並有感動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並感受到平安喜樂。不久,教會突然發生牧師辭職事件,據說是與執事無法協調。我很驚訝!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都是在主耶 穌教導之下的人,卻會發生這種事?心裡很難過,久久不能平靜,想不通到甚至哭了。我想離開這個教會,另去尋找一間比較好的教會。我藉故拒絕星期五晚上的查 經學習,避開教會的活動,星期日做禮拜也是勉強地去,而且提不起興趣,也沒有快樂。      隨著時間的推移,聽到其它教會也有類似的問題,就見怪不怪了。但心情雖好些,卻終究還是放不開。當我讀到《找一間完美的教會》,其中牧師對青年講:“在這地上沒有完美的教會,連一間都沒有,因為我們都不 是完美的,完美的教會在天上。”我心裡豁然開朗,覺得這些話像是針對我的問題而講的。我很興奮,將此文內容轉告教會的姊妹,並作了見証。      我們都是罪人,都不是完美的,怎麼能有完美的教會呢?教會就是一群按主的教導,在一起聚會、敬拜、感恩、祈求、禱告的人。人不都是一樣有優點有缺點的嗎?今後要多多學習,多包容。完美的事只有在天上有。感謝主,使我學到一門新的功課,我很高興。□ --加州 陶瑞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