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Wandering, Making a Stop

Ke Wang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I was so excited about going to southwest China to see Sister Wen. In fact, I was not well acquainted with Sister Wen. I knew about her, but she did not […]

No Picture
成長篇

四個鏡頭,一種剛強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說起神的恩典,我們很容易聯想到好的工作,寬敞的房子,健康的兒女……沒錯,這些當 然是神的恩典,是讓我們感到愉悅而欣慰的。然而當我看到聖經上說:“我兒啊!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提後》2:1),就有點困惑了,“剛 強”之於“恩典”,好像並不是很協調的搭配。           那麼,到底什麼是“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呢?當我帶著這樣的問題思考時,我心靈的攝像機,拍下了幾組關於這句話的精彩鏡頭。 鏡頭一           昨晚一場大雪,整個世界看起來一派銀裝素裹。起床時已經九點多了,我去附近的植物園蹓躂。幾天的重感冒還沒有完全好,身体的不舒服加上寒冷,心情就有點沉鬱。            一路上,我一邊欣賞著周邊的景物,一邊思緒漫遊,轉眼就發現自己走到了路盡頭,必須轉彎了。正思忖是原路返回,還是順著這個坡上去呢?忽然聽到一陣翻滾聲,伴隨了一聲低低的呻吟,便情不自禁抬頭一看。            原來是一架正上坡的輪椅,在雪路滑倒了。跟輪椅一起摔倒的,還有一個老太太。這樣,我順理成章就成了一個幫人的雷鋒。費了很大力氣,終於把輪椅和老太太重新安頓好,然後我就和她聊了起來。            老太太今年已經74歲了,是一個孤寡老人。自小就得小兒麻痹症,後來又出了一次車禍,成了高位截癱。差不多有40多年的時間,她基本都是躺在床上,一年中難得見幾次太陽。後來,有人捐給她這架現代化的全自動輪椅,她才可以偶爾出來轉一轉……           哎喲!她的話未完,我就情不自禁一聲悲歎。她在我的表情裡,讀出了我對她境況的同情!           呵呵,她自己卻笑了。那張臉很是憔悴而蒼老,但在那老樹皮般的皺紋間,我卻看到了一個動人的微笑,像是碧湖中的一朵漣漪,無聲而喜悅地蕩漾開去。她深情地看看天,抿抿嘴說,多想主,多想主就能挺過來了。這也是恩典吶,謝謝妳啦!           我頓時心頭一顫,愣住半晌。轉而意識到,原來她也是一個基督徒啊!正想再跟她說幾句話,卻發現她的輪椅已上坡去了。這回卻是穩穩地上去了,雪路上留下兩條清晰的車轍。           回來的路上,我想──確實,天父允許兒女承受長年的孤獨和疾病,又何嘗沒有他的美意呢?又有多少信徒,從內心理解父的美意?           何謂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這老姐妹就是答案──不被孤獨打垮,不被疾病壓倒,從十字架上得著力量和安慰,在病痛中歷練品性,依然心存感恩,將美善的生命之道表明在世人面前,如同那雪地裡留下的兩條清晰的車轍。 鏡頭二            春節回家,火車上很擁擠,車廂裡充斥著各種嘈雜的聲音,空氣似乎也特別渾濁──煙味、酒氣,混合著“香港腳”的“香”,撲鼻而來。            我靠窗坐著,腦子裡有點昏沉沉的。一想需要近20個小時的漫長時光,才能到達終點,我就跟神禱告,能讓我在車上碰見一個基督徒。            禱告完沒過一會兒,我就聽到喧嘩聲中有人說,你們要信耶穌啊!信耶穌有永生!看看這個吧……           […]

No Picture
成長篇

Returning Home

Xiao Sze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On the flight from Vancouver to Beijing, many different moods and feelings swelled up within me. In ten more hours I would be back in the land of my birth where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失敗之後──從Ted Haggard想起

楊天道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軒然大波          Ted Haggard是科羅拉多州“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的主任牧師。他在20年前開拓的這間教會,從自家地下室的小型聚會,爆發式地成長為一萬四千人的超大型教會。Haggard牧師並且於 2003年被選為逾三千萬名會員的“全美福音派聯盟”主席。誰知就在不久前(2006年11月),他被人爆料有長期同性戀與吸毒嫌疑,旋即辭去一切職務。          此事在美國福音派教會界掀起軒然大波。名人明星的醜聞在我們的時代司空見慣,教會領袖身敗名裂的例子也屢見不鮮。然而這次的主人公是風頭正健的新生代牧師,涉及的又是他自己不遺餘力反對的同性戀行為,整宗事件就不可避免地顯得既蹊蹺又諷刺。          事發之後,Haggard牧師致函教會全体信徒,承認自己的失敗。這與他在數天前接受記者採訪時,矢口否認的態度截然不同。多日來的傳聞竟是事實,可 以想見在主日聚會中宣讀這封信,所帶給整個教會的震驚。會友們流淚接受了自己領袖的道歉,卻得慢慢化解悲劇的苦味。“新生命教會”的許多基督徒向採訪者保 証,他們的信仰沒有被動搖,反而得到更新。但不堪回首的記憶,真能雲淡風輕地過去嗎?受創的信任,要多久才能修復? 人人自危          Haggard牧師也許不再能重返原先的事奉,但波瀾不會就此平息。傳道人的跌倒無疑是負面的信號,它不但為平信徒的軟弱提供了開脫的藉口,也讓精心 教導的真理失去力量。傳道人的失敗也往往比他的成功更長久地影響許多人的信仰。因為不夠格的生活和偽裝的敬虔,必定令人懷疑、甚至貶低我們所宣講的信息。          聽到這件事的每個基督徒,尤其是傳道人,大概都會懼怕這樣的失敗也發生在自己身上。上帝絕不姑息隱藏人的罪,甚至不惜將祂的僕人曝光在世人的蔑視嘲笑之下,這是被信徒暱稱為Ted牧師的Haggard得到的嚴厲教訓。          我們接納任何基督徒軟弱的同時,需要再次確認信仰的嚴肅性。在聖經和現實生活中,都不乏被上帝審判、甚至棄絕的領袖,這也讓我們學會對人性保持深刻的 懷疑,並且提醒人看守自己的心靈,免得忙於教導,卻罔顧了真理的實踐。我們多麼希望像保羅那樣,在人生的夕照下,坦然宣告自己無愧於對神對人的見証。 錯在教會?          牧者何以會跌倒?大廈傾倒之前會有怎樣的預兆和警報?Haggard牧師在公開信中承認多年來與內心黑暗的爭戰,一度勝過的罪如何又捲土重來,在苦痛 和掙扎下他怎樣學會欺騙他人、也欺騙自己。我想像著他的孤獨絕望,不禁泫然,更猜測他為何沒能在危機甫現之時便向教會求助,只能默默承擔全部的重壓和責 任。也許他信不過教會有足夠的能力和氣度,來陪伴他度過這樣的難關。更可能教會停止在上帝僕人身上尋找聖靈的果子,以出席人數取代聖潔,成為傳道人事奉成 績的指標。甚至教會鼓勵人注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讓愛和安全感沖淡了道德的嚴肅。教會看中什麼,就決定了我們向教會付出和索取的內容。          一個人事奉的“成功”,並不是上帝喜悅的明証。這世界給我們太多的假象,讓人推諉自己的軟弱,放鬆對付致命的罪和惡習。教會要不惜一切代價,提醒信徒 和傳道人聖潔的至關重要。當她沒有力量解決領袖的問題,上帝便要親自做潔淨的工作。牧者犯罪的頻頻曝光,表明上帝的公義,也似乎暗示教會的責任。生活上失 敗的領袖,留在事奉的位置沒有立刻被上帝罷黜,也許在祂眼中仍有療救的希望。莫非上帝定意要通過教會的功能,來更新與重建祂的僕人? 透明信仰 […]

No Picture
成長篇

心靈花園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陽光燦爛的加州馬禮布海邊,面對著太平洋的小山岡上,一座營地沿山坡修建,噴泉、水池映照著蔚藍 的晴空,細緻秀麗的花朵迎風綻放,仙人掌與巨松比鄰共處。這遠離塵世喧囂、清靜典雅的環境,就是美國校園團契即海外校園雜誌社,在2002年9月16至 20日,所舉辦的第二次“靈命塑造營進深班”的營地。          這次營會由中華褔音神學院的周學信老師,羅省基督教會聯會的王志學牧師,及海外校園雜誌社的蘇文峰牧師聯合主講,老師和學生一共只邀二十五位,因此有非常深入的分享與個別輔導。          心靈護理早堂的“靈命塑造”由周學信老師主講,他首先提到心靈護理(Soul Keeping)的重要。許多人如同迷路的孩子,心靈漂泊流浪,感受不到天父的同在和引領,如同《以賽亞書》53:6所描述的,“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 行己路”。但神是靈魂的大牧人,祂要我們的心仍歸安樂。願我們學習亞伯拉罕、大衛、約伯的見證,法蘭西斯、慕安得烈、盧雲的追尋,成為關懷心靈的人,時常察驗自己心靈的狀況,尋求神在生命中的同在和引導,並重視周圍的人心靈的需要。          心靈就是真我,內心深處真正的我,不是外在的地位、成就所能替代的。有時人只活在教會文化裡,心靈卻沒有與神相遇,神的話對生命沒有影響力,因而時常感覺挫折、沒有方向。惟有不斷回到神面前,心靈得到滿足,才會有真正持久的喜樂。 恩典的懷抱          周老師還講到心靈護理的二個要素          心靈護理的第一個要素是“恩典”。          我們活在一個要求表現的世界,許多人付出很大的代價,為要贏取人的肯定和接納,但只有神那裡才有完全無條件的愛,若未曾經歷過這樣的愛與恩典,有些人就長期活在無恩的憂鬱之鄉。即使信徒也要儆醒,不要“既靠聖靈入門,如今還靠肉身成全嗎?”(《加》3:3)。          恩典有三個敵人:         (1)自義:活在宗教体制下,心靈受捆綁而不自知,只想透過表現來贏取神的祝福。這是一種自我幫助(Self Help)的宗教。         (2)自棄:靠自己的力量破碎肉体,而不是支取神的恩典勝過軟弱。         (3)自卑:活得像神家中的養子,只看見自己的軟弱失敗,不明白神的恩典與祝福。          在恩典中,我們成為神所愛的,正如使徒約翰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得到祂慷慨的恩典和愛,使心靈重新得力。又如浪子回頭時,“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路》15:20)。成為神所愛的對象,躺在恩典的懷裡,這就是起點。          活在恩典中的人必須學習: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乘著恩典的翅膀 ──《恩典多奇異》讀後感

瑪 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詭異之畫         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荷蘭畫家Pieter Aertsen(1508-1575),畫過一幅名為〈耶穌與行淫的婦人〉的作品。         乍看之下,這幅圖畫漂浮著虛幻詭異的昏黃色澤。聖經《約翰福音》第八章這一幕,被畫家安置在畫幅的左後方。行淫被捕的女人,身著白衣,雙手緊握,低斜著頭站 立在耶穌面前。周圍一些白髮蓄鬚的年長者,熱切關注著將要宣判的刑罰。而耶穌卻彎下腰,用手指在地上寫東西。這是聖經記載耶穌書寫的唯一場面。但是,祂選 擇寫在沙地上,知曉人的足跡、風吹、雨淋,轉瞬就會消抹祂所寫的字跡。         圖畫的前景是一個市集,散佈在地的陶器與大大小小的竹籃子當中,是或蹲或站的農夫、農婦們。他們僵硬、自以為是的面孔朝向不同的角度,但怪異的是,他們的眼睛卻都歪側著朝向觀眾。眼神中流露不安與猜忌,彷彿深怕心裡隱藏的幽暗,被誰揭露出來。         畫家運用超寫實的手法,展現超越時空的主題。身著古羅馬服裝的聖經人物,和十六世紀當時的市集景像,共處同一時空。從理性的觀點來看,這樣的邂逅是完全不可 能。可是,或許也有人能瞭解Pieter Aertsen 所營造的世界,相信人性喜歡藉由控訴他人來掩飾自己內心黝暗的特性,並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有所更改。         畫家在創作這一幅藝術品的時候,懷的是怎樣憐恤、恩慈的心思啊! 兩種分類         楊腓力(Philip Yancey)在他的著作《恩典多奇異》(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指出,雖然約翰並沒有記載耶穌在沙上寫了什麼,但是德彌耶(Cecil B. DeMille)憑藉自己的猜測,在他的耶穌生平影片裡,描繪耶穌正在沙上點出不同的罪:姦淫、殺人、驕傲、貪婪、慾念……          每當耶穌一下筆,就有幾個法利賽人面有愧色地走開。他們原本想要陷害以恩慈遠近馳名的耶穌,卻沒料到自己竟然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落荒而逃。最後,耶穌開口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然後,祂又彎腰下去畫字,而那些控訴的人,由老到小,一一都溜走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今晨問自己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晨間漫步在佈滿露水的小徑,腦海中驅趕不走生命價值的思緒。還記得十七歲左右曾經認真地尋求,想得到這個答案。然而,隨著上大學、出國、拿學位、做事,淡忘了當年尋求的急切感。         信主廿多年,若有人問這個問題,我想自己可能會不經思索地回答心中的標準答案,就是“做神的兒女是我生命的價值”。然而,在這個清晨,我誠實地捫心自問,做神的兒女真是我生命的價值嗎?我是否因為成為神的兒女,而與世俗之人的生活不同呢?他們對金錢名利的追逐,是否也是我心之所嚮?         “如果我視為可誇之處,不是我生命真正的價值,那麼我就是虛度歲月,浪費生命了。”我輕輕地對自己說。我到底當如何,才不枉此生?尋求答案的渴望更迫切了。         我想到自己的事業與成就。我明知事業與財富沒有永生的價值,然而,事業成就的高低及回饋仍然牽動我的喜怒哀樂。我深深懊惱自責,無法忍受自己表裏不一,浪費光陰追逐沒有永生價值的事物。         我聽到主慈聲對我說:“孩子,你並沒有浪費時間,因為在這段經歷中,你体驗了我的豐盛與引領。我回應你的禱告,為你預備助學金,給你研究的論題,陪你經歷各種考試,尚未畢業就預備一份工作給你。只是你錯把我的恩典當做寶貝,而忘了賜恩的我。”         我滿懷羞愧,為自己的愚昧懊悔。我繼續又問,什麼是我的生命價值啊?我的事奉該有永生的價值吧?於是,我掰開手開始數算﹕“主啊!你是知道,我曾經四年如一日帶領小組查經,我也參加詩班,主日領詩讚美你,我曾經花許多時間在大專研究生團契事奉你。我任教會同工,我也掃教會廁所,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主尚未回答,“將身体獻上當做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羅馬書》12:1﹚已閃入我的腦海。我垂頭喪氣,看來我生命 中視為可誇之處都不是我的。然後,我聽到主輕聲說:“事奉我乃是個恩典!你在事奉中經歷我的慈愛與信實,看到我作為的奇妙。”我恍然大悟,原來事奉也是恩典。         我百味交集地往前走,仍舊不解自己生命的價值:“主啊!我的生命真有價值嗎﹖我今生當追求些什麼?”         主輕聲地回答我﹕“孩子,認識我乃是你生命的價值。”我納悶不解,我問﹕“主啊!我實在不明白,認識你與我的生命價值有何相干!”         話才問完,我突然領悟到自己若是不認識神,生命根本沒有意義可言。過去所經歷的每一件事,不論是歡樂、是哭泣、或是咬緊牙關往前行,都是神的美意,叫我更認 識祂的聖潔、祂的良善、祂的信實、祂的慈愛及祂的公義。更重要的是,這些叫我知道,雖然人生道路並非一路坦途,但是祂顧惜我,且樂意與我同行。         我輕哼著讚美詩歌,小心翼翼捧著答案,踏上歸途。         回家後,打開當日的靈修經文。神的話語躍入我的眼簾:“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 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9:23-24)         我歡喜地接受了,下定決心要更努力認識神,在生活大大小小的事中体驗祂的同在。“更深地認識主及明白祂的美善,將是我一生的目標,是我生命中真正可誇耀之處。”我想。         突然,腦中閃入一句經文,“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哥林多前書》12:3)我恍然大悟,原來就連認識神也是出自神的恩典。我 的價值不在乎我曾做些什麼或是我能做什麼。我不需要汲汲營營,提升自己生命的價值。我是基督重價買來,我的生命全然是神的恩典。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芳鄰,您好!

瑪歌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為了使人生幸福,需得喜愛日常瑣事……在一切日常瑣事中,感到無盡的甜美。” ──芥川龍之介           是什麼樣的人物,可以觸動整座足球場的大學生,讓他們流下感動的淚水?是誰促使美國著名男性雜誌《紳士》的記者,稱他為國家英雄?還榮登電視名人榜?是誰曾對總統、演員、音樂家演講,問他們說:當他們氣得想要咬人一口的時候,怎麼辦?是誰在白宮座談會上,要求與會人士靜默一分鐘,思想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個人?是誰還榮獲1999年電視艾美獎終身成就獎,以及包括耶魯、波士頓、卡內基美隆等三十多所大學的榮譽博士?           沒錯,他就是弗萊德羅傑斯(Fred Rogers)。自從七十年代以來,一直出現在《羅傑斯先生和他的鄰舍》(Mr. Rogers, Neighborhood)兒童電視節目中,那位溫和而愉悅的主持人。 你來做我的鄰居吧!           長鏡頭停佇在樸實無華的社區模型前,一棟棟暗紅、淺灰、深褐的建築,悄然呈現在安祥和靜謐裏。頃刻間,悠揚而輕快的歌聲響起……“多麼美好的一天!多麼快活的一天!在這個和睦的社區,居住著許多親切、友善的鄰舍。你來作我的鄰居好嗎?你來作我的鄰居吧!”接著鏡頭一拉,只見羅傑斯笑容滿面推門而入。他打開門旁的衣櫃,順手脫下深藍西裝外套,換上淺藍羊毛夾克。然後他坐下,將皮鞋換成布鞋,一派怡然自得的樣子。“嗨!芳鄰,您好!”他燦爛的招牌笑容,像一灘水波蕩漾出來。三十多年了,羅傑斯誠懇而敏銳的眼光,每天透過螢光幕,投射在數以百萬的孩童身上。他像是一位忠實的園丁,無論物換星移,始終勤勤懇懇、四季不斷地在每位幼兒的心田裏,播撒下愛的種子。“每個人都渴望被愛,他也渴望知道自己有愛的能力。”羅傑斯如是說。           《羅傑斯先生和他的鄰舍》是美國公共電視有史以來,播放最久的節目。自從1968年,這個節目裏的木偶,伴隨著無數美國兒童度過他們的童年。節目中緩慢而平穩的講述、簡單的故事情節、一陳不變的溫馨曲調,在這個一切講求快速、刺激的世代,好像一股清泉,滋潤著每個幼嫩的心靈。羅傑斯今年已經72歲了,但是他仍然保有難得的赤子情懷。他的臉,交錯刻劃著歲月的痕跡,然而又明顯地浮漾著寬容和平靜的光采。常年晒著攝影棚燈光的顏面,在任何專題的節目中──無論是舞蹈、烹飪、遊戲、旅遊,還是離婚、死亡、別離、社會暴力──永遠有向日的盼望。           在羅傑斯位於匹玆堡的辦公室和攝影棚裏,每一件擺設都是由點點滴滴的愛心編織而成。老舊的沙發、絨布椅子和茶几,來自他幼年住過的家。沙發上,躺躺坐坐一排各式各樣的玩具寵物,有的還戴著五顏六色的棒球帽。這些都是經年累月以來,各地鄰舍送給他的紀念品。靠門邊的書桌上,擺設一個牌示,上面寫著:“弗萊德,我就喜歡你原本的這個樣兒。”這是羅傑斯小時候探訪祖父時,祖父最喜歡告訴他的一句話。祖父每次總還不忘提醒他,僅僅只是看到他,那一天就變得非常的特別!沙發上方的牆壁,懸掛著一個希臘文的字:“恩典”。字的下面,是一方希伯來文的匾牌,寫著舊約《雅歌書》中的一句話:“良人屬我,我也屬他。”靠近窗戶那頭,一條蛇的蛻皮從木製的鸚鵡旋轉掛飾上懸垂下來。而另一面牆上,則掛著鏡框框好的一封信,寄信人是羅傑斯已故好友,著名作家亨利盧雲。            羅傑斯的皮夾裏,存放有各種照片:其中的人物包括泰瑞莎修女、大提琴家馬友友和他的兒子、盧雲、一個患有自閉症的男孩、一位丈夫死於礦災的女士和她的兩個小孩、他的妻子、兒子、孫兒、他最崇敬的神學院教授歐爾博士、還有許多他稱為鄰居的朋友……皮夾內還有數張紙片,其中一張寫著他非常喜愛的一句話:“安然自若是一種聾者聽得見,盲者也看得見的語言”──馬克吐溫。羅傑斯隨身攜帶這些瑣碎的珍寶,好像攜帶一個甜美的鄰舍,讓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感到安適舒貼。 孤單的童年          其實,羅傑斯的人生,並不是一直都是如此甜美的。他出生於1928年3月20日,成長在一個頗為富裕的家庭。父親是一家磚塊公司的老闆,還擁有一個臘染工廠。母親則是出色的編織專家。他在節目中所穿的同款各色毛衣,都是母親的傑作。其中第一件紅色的羊毛夾克,現在還被收藏在華府的史密松博物館的展示廳內。           羅傑斯從小是一個被父母過分保護,還有嚴重過敏性体質的小孩。因為是獨子,一股莫名的孤獨感始終伴隨著他。而羅傑斯對自己,也總有一份茫然的懷疑。在他11歲的時候,父母領養了一個精力充沛的女孩,伊蓮。兄妹間的相處,也帶給他很多的衝擊。電視節目中的木偶伊蓮小姐,就有羅傑斯妹妹的影子在裏頭。從外表看來,他的確乖巧有禮、柔和順從。但是,內在深處極其敏銳的心思,卻時常牽動出恐懼和憤怒。           偶爾,羅傑斯從電視新聞裡,會聽到一些令他恐慌的的新聞。母親就安慰他說:“看看四周圍,一定會有願意伸出援手的人;你總是可以找到樂於助人的幫手。”他和玩具布偶成了好朋友,也在其間創造一個和諧和安全的想像世界。《羅傑斯先生和他的鄰舍》節目中,每一個木偶都具有獨特的個性,他們也都在學習如何相處。像是弗瑞特國王,雖然身為一國之君,卻始終對自己充滿疑惑。他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若非身處要職、大權在握,恐怕就沒有人會愛他。但是,藉著周遭人的開導,他逐漸明白了:就算伊蓮小姐不喜歡戴和他相同款式的帽子,她依舊尊敬他。羅傑斯先生告訴小朋友:伊蓮小姐和弗瑞特國王,兩個人都想要當最重要的人。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是特別的,沒有誰比別人來得更重要。他接著唱了一首歌:“你是我的朋友,你是獨一無二的。你是我的朋友,對我而言,你是如此特別。全世界只有一人像你這樣,我的朋友,我喜歡你……”            而當憤怒的火焰升起時,羅傑斯藉著彈鋼琴,宣洩心中錯綜複雜的情感。他很慶幸,有一位全力支持他在音樂方面發展的祖母。“音樂是我的第一個語言。”羅傑斯接受CNN訪問時說:“我很害怕使用話語來表達我的憤怒,因為我不想當壞孩子。但是當我真是怒氣沖天的時候,它就成為我的好朋友。”他柔和的眼神,注視著身旁的鋼琴。一直到現在,如果他的節目出了什麼差錯,羅傑斯還是會在鋼琴面前坐下,將他的怒氣和煩躁,大聲地彈入每一個音符中。           曾經有一次在節目中,羅傑斯介紹了一種名叫“敲敲板”(Pounding Board)的玩具。這個玩具的製作,是在一塊木板上穿鑿幾個洞,然後將和洞口大小相附的圓柱插進洞口內。玩的時候,則用一根木棰,用力敲打圓柱,讓它從木板的一頭,穿越到木板的另一頭。羅傑斯先生鼓勵孩子說出心中生氣的感覺,他還建議孩子用不同的方式,來抒發這些負面的情緒。演奏樂器、或是擊打蹺蹺板,都是合宜而且又不傷害他人的方法。           羅傑斯從小就夢想,長大後要成為一個音樂家和作曲家。同時,他也盼望有朝一日,可以像心目中的英雄──教會的牧師,說出那樣美好而動聽的信息。他甚至計畫順從父母的心意,在大學畢業後,進入神學院繼續進修。但是,一個粗劣的兒童電視節目,卻扭轉了他的一生。 恩典的散播者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救贖

李潘燕        十字架的救贖,是基督教獨一無二的標誌,也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它彰顯上帝的匠心獨運和上帝的愛之極至。要了解基督徒信仰,必須認識救贖的來龍去脈。本文無意從艱深的神學角度來論救贖,乃是用淺顯易明的方式,嘗試讓讀者了解聖經中這個重要的課題。        在新舊約聖經中,有幾個字彙都可表明救贖的意義。除了“救贖”(redemption)之外,還有“贖罪”(atonement),“挽回祭” (propitiation or expiation)或“和好”(reconciliation)。綜合以上幾個詞彙來看,救贖的意思就是“人因犯罪而與上帝隔絕,上帝採取主動,差遣耶 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代死,付出贖價,使人罪得赦免,重新與上帝和好。”        為什麼人需要救贖呢?因為世人都犯了罪,罪使我們與上帝隔絕(《羅》3:23;《賽》59:2;《箴》15:29)。罪人就是罪的奴僕(《約》8:34; 《羅》6:17),且必須受死的刑罰(《羅》6:23)。但是人靠自己絕對無法自救(《箴》20:9;《羅》3:20;《加》2:16),所以必須蒙救 贖。         救贖的計劃是上帝在創世前早已設定的,並非因人犯罪後,倉促之間所採取的補救之法(《以弗所》1:4~7)。         舊約時代,上帝吩咐摩西的獻祭制度,用羔羊的血來贖人的罪,便是一種明顯的表徵。按當時的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凈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來》9:22)。上帝也多次多方將救贖的應許曉諭以色列人的列祖。及至“時候滿足”,祂就差遣耶穌基督化身成人,宣告救恩的來臨,並且被釘在十字架 上,流血擔當了人一切的罪,完成了上帝救贖人類的目的“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里拯救出來”(《太》1:21)。         因此,我們可以說,整部新舊約聖經,從亞當直到基督,一切歷史的演變,在在都顯明上帝救贖的計劃,正按着祂特定的時間表,一步步地完成。         救贖基於: 1、基於上帝的恩典        上帝因愛世人,不願一人沉淪,所以為人設立救贖之恩。這恩典是白白賜給人的,不靠人的好行為(罪人無法靠行為換救恩)(《弗》2:8-9) 2、基於基督的代死        上帝是公義的,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人既犯了罪,則該受應得的刑罰,就是死。上帝便差遣耶穌基督,代替世人的罪受死的刑罰,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彼前》2:24;《羅》5:6-9;《提前》2:5-6)。 3、基於人的信心         救贖雖然是白白的禮物和恩典,人若不接受便對他無效。所以人必須憑信心來接受這恩典,他才能得着救贖(《約》3:16;《弗》2:8;《羅》3:27-28,4:5)。對人有深遠的影響,使人: (1)、從罪中得釋放         蒙救贖的人不再受罪的捆綁,蒙上帝保守,有不犯罪的自由,有行善拒惡的能力,(《約壹》5:18;《約》8:31-36;《加》5:1;《羅》6:18,22;《彼前》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