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BH58 編者的話

       成為一體,是上帝在設立婚姻時,對夫婦關係一個等同於命令的描述,既不僅止於元代管夫人、為了勸先生不要納妾而寫的《我儂詞》的纏綿,也不是近代男女在婚姻中爭權的依據。         本期《舉目》中,許宏度指出,夫妻關係的重要性,勝於各類的人際關係,這是與華人文化傳統有明顯分歧的;方鎮明集中討論現代核心家庭必須兼顧上、下兩代的“三明治”現象;劉愛儉從具體的新聞悲劇著手,對照聖經中的婚姻觀,檢視中國現代社會中仍存有的婆媳問題;馬志星卻提升婚姻的高度:不只是要滿足個人在今世對美滿生活的追求,婚姻的本質是含有宣教使命的。        80後的夔兒自然地回應這個宣教的異象,即使在蜜月期間,夫婦倆依然觀察、思考、尋求上帝對他們的呼召。但王星然卻領我們思考另一對感情甚篤的夫婦:康希與何耀珊,探討他們是否在宣教的“跨界”音樂上,走過了頭?而對那些仍然在教會中同心服事的夫妻,種籽探討女性要如何超越文化偏見,合乎聖經地去服事。        [海外校園機構]今日事工的豐富與多元,正是一對“成為一體”的夫婦,在回應呼召、投身宣教後的見證(p.3-6)。因此,在2012年末,我們除了慎思聖誕節之救贖與生命的意義(章啟攀),感恩基督在人類歷史中的奇妙作為(王志希),也邀請您更積極地瞭解、支持《舉目》:禱告、交流、參與和奉獻。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當下與走向 ──放眼看[海外校園機構]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2010年,[海外校園機構](OCM)在邁向新的里程碑以後,董事會及同工經過多次多方的研討,確定了這一個機構各項事工的異象、使命、核心價值、策略和方向。在這20週年紀念之際,願所有參與的牧長、同工、作者、讀者與我們有共識,能一起同心、前行。 異象Vision         我們期望:基督的福音廣傳,神國的故事成為神州的故事! 使命/目標Mission/Purpose        我們委身:遵行大使命 — 引領當代中國人歸主,塑造屬靈品格,培育神國人才。        1.以海內外中國學生、學者、專業人士及教會同工為主要對象,兼顧老中青共同的需要。        2.讓基督的聖潔豐盛,成形在我們生命中,活出屬靈的品格。        3.胸懷神國,立足本地,放眼普世。 核心價值Core Value        我們注重:信息、僕人、品質、前瞻。        1.中心信息:跟隨基督、以上帝為中心的世界觀,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2.僕人心志:以僕人的態度領導、搭配、服事,存謙卑的心竭誠為主。        3.優質產品:有靈、有理、有情;凡是[海外校園機構]推出的產品,都應是精品。        4.前瞻導向:洞察時機,實地參與,歸納研究,成為眾教會相關事工的先鋒,提供資源和解決方案(Resource and Resolution)。          我們認同:福音派(Evangelicals)、信心差會(Faith Mission)、跨宗派(Inter-denominational)的屬靈傳統。中國內地會(China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自負與自盲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有位老貢生很自負,總以為文章是自己的好,到處示人。有次拿給一位 行家看。這位行家知道他的習性,看完後稱讚說:“閣下文章高明,有雙錘擊鼓之妙,當焚香拜讀。”老貢生欣欣然地走了。旁邊有人聽得雲裡霧裡,就問行家說, 你這段話究竟何所指?他哈哈一笑,說,“雙錘擊鼓”就是“不通、不通”的意思,至於“焚香拜讀”嗎,那是因為太臭了! 作者為本刊特約編輯。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伯大尼的馬利亞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從哪一片歲月開始,你填積 玉瓶裡那滿至瓶頸的真哪噠香膏? 汗漬浸潤過的,淚水流淌過的, 手掌的紋路磨蹭過的玉瓶,從懷中 你取出,打破,且以翻湧的脈搏 和青春和定定的眼神,以香膏 徐徐澆在主的頭上了。普天之下 有誰料到,竟是由你預備祂的喪葬? 有誰料到人以為枉費的, 主卻說是美事? 有誰料到,伯大尼西門的客廳裡, 就滿了膏油的香氣…… (經文取自《可》14:3-9,另參考《太》26,《約》12。新約中至少有6個馬利亞。這裡描述的,可能就是馬大、拉撒路的親姐妹。《約》11章記載,耶穌素來愛他們。) 作者來自台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 本文選自《舉目》58期

No Picture
事奉篇

今昔的承諾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美國宣教學家溫特(Ralph Dana Winter,1924–2009),曾說明神國在地上,是由地方性堂會(Modality)和福音宣教機構(Sodality)彼此相輔相成,而持續進 展的。這兩種機制如同人體的左膀右臂,在宣教事工上共同完成開荒與建造的功效。        1992年開創的“海外校園”事工,面向中國學生學者,正是溫特教授所說的福音宣教機構。在過去20年中,我們不斷觀察時事,前瞻探索,努力將學人事工的成果與資源,提供給海內外中西教會,攜手共同拓展上帝的國度。 第一個時機:學人佈道(1992-1997)        90年代是海內外中國學人的“基督教熱”時期,當時海外中西教會最關切的,是如何向湧入教會的中國學人傳福音。《海外校園》雜誌在1992年創刊,在時機上正是上帝所預備的天時、地利、人和。這刊物集合了福音資源,激發教會對中國學人這一個新群體的負擔和認識。 第二個時機:培訓造就(1998-2003)        隨著信主人數劇增,海內外中國學人“佈道易、造就難”的問題浮現。1998年起,〔海外校園機構〕出版7個系列的《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合辦“中國學人培訓 營”;2001年出版針對參與事奉者的《舉目》雜誌;並在亞洲進行定時、定點、定人的校園同工培訓。我們也投入相當心力,個別牧養海內外文字工作者及年輕 傳道人。 第三個時機:海歸時代(2004-2009)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 歸時代來臨。2004年起,〔海外校園機構〕開始在歐洲定點作校園培訓。計有四對特約同工輪替到柏林、慕尼黑、蘇格蘭、劍橋等城市,配搭當地華人教會的留 學生培訓及牧養,每人每年2至3次,每次2至3個月,每個城市2至3年。歐洲事工的目標是培育絕大多數將會回國的準海歸,使他們成為可以親近上帝、事奉上 帝的小組長。        在亞洲,隨著大城市中自發性的海歸小組和團契興起,〔海外校園機構〕的特約同工也應邀扶助其成長。2008年起合辦海歸事工研討會,2009年正式出版《海歸手冊》和VCD《踏上回國之路》,都提供了海歸事工所需的研發和材料。 現今的時機:“80、90後”及網路宣教/培訓        在海歸事工興起的同時,另一個新的群體已在海外留學生和國內城市中日漸突顯,就是中國大陸在1980至1989年間出生的、高達2億的“80後”。今天“90後”也已進入國內及海外的大學。如何面向這一個新的群體,已成為海內外眾教會和〔海外校園機構〕共同關心的新課題。        “80後”及“90後”常流連的互聯網,也是急待耕耘的宣教園地。《海外校園》雜誌面對日益年輕的新讀者,從文字刊物進展為網上佈道媒體,進而與網上聖經、神學課程、教會領袖材料與培訓事工相輔相成。這是燃眉之急的挑戰,我們已從2010年起投入大量資源,全力以赴。 期許與承諾        “心懷神國,舉目遠眺,洞察時機,開拓分享”是〔海外校園機構〕的自我期許,也是我們對中西教會今昔不變的承諾。 註:本文刊於2009年11月海外校園通訊。2012年6月修訂。

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何《舉目》? ──卻顧所來徑

鄭期英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90年代初,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國學人的“信主熱”方興未艾。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隱 憂。例如:在福音聚會中舉手決志者甚眾,但相對的,其流失率也十分驚人;許多人雖已公開受洗,但其生命、生活並無明顯的改變;不少自認為是基督徒的,對 人、對事、對是非善惡的標準,與從前大同小異──這些情況令我們不得不反省:當如何做,才能領人真正“歸主”而非單單“信主”? 基於此,為了幫助初信的讀者在“真道上進深,在靈命上成長”,在1997年,除《海外校園》雜誌雙月刊外,我們另外增加出版了兩期《進深特刊》。《進深特刊》先後出過8期,詳細探討了罪、信、生命、成長、教會與我、順服面面觀、無悔、生根,等8個主題。        當2001年的鐘聲叩響了世界,也帶來了新時代的新衝擊。許多中國學人已在海外落地生根,或融入了華人教會,或成為了以中國學人和新移民為主體的教會的中堅 力量。在他們積極地尋求使命與方向之際,如何培訓他們走上事奉之路呢?如何在這多元化、後現代、資訊掛帥的時代,樹立基督信仰的價值觀?這些成為〔海外校 園機構〕極其關心的課題。        另一方面,我們相信隨著中國越來越多地加入世界性組織,中國必然走向更開放的前景。如何掌握時機參與中國福音事工?如何鼓勵基督徒獻身回國事奉?如何集結人才資源投入中國宣教及普世差傳?這也是我們必須研討的新課題。        顯然,是創辦《舉目》雜誌的時候了。        因此,從2001年起,將原《進深特刊》,更名為《舉目》雜誌,對象也擴及所有認真事奉的基督徒。        “舉目”一詞,具有豐富的聖經根據,既代表心志又代表行動。“舉目”就是:        舉目望天——以赤子之心,仰望、親近、尋求天父的心意。        舉目看田——以基督的心和眼,觀看福音禾田、透視世態人心、承擔事奉使命。        我們盼望藉這份雜誌,“喚起中國學人和海外華人基督徒的時代感和使命感”,塑造屬靈品格,落實聖經的價值觀於現實生活之中,培訓基督徒走上事奉之路。        同時,《舉目》雜誌亦探討21世紀的華人教會,應如何面對及回應當代思潮、時局、科技、影視、文學、經濟等各方面的挑戰;針對中國學人最常有的人本、唯物、 進化、實用、虛無的世界觀,基督徒要如何轉化更新;並報導海內外中國教會的現狀,回顧過去的得失,評估現在的處境,分析未來的路向。        12年來,《舉目》雜誌已出版了56期。我們更盼望,結合中國學人特有的銳氣,海外華人教會的經驗,西方教會豐富的資源,打破地域、文化、觀念的囿限,在新時代中,呈現出豐沛而富特色的新面貌。

No Picture
成長篇

掌控vs. 順服

志秋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耶穌基督和其他宗教信仰的創立者有一個明顯的差別──所有其他信仰體系的創立者,都有一個完整的人生。他們離世的時候,都有足夠的影響力,保證其所創立的信仰體系會延續,並發揚光大。        猶太教奠基人摩西活到120歲。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在曠野漂流40年,臨終之前傳授《申命記》,再三告誡以色列百姓,並且在約旦河東岸集結以色列百姓,使他們重立聖約、立誓遵行。        佛教釋迦牟尼活到80多歲,生前留下大量著述,也有許多弟子跟隨他。他親手締立了佛教的組織制度,也親眼看到這些制度推衍繁盛。        回教默罕默德活到60多歲,生前征戰殺伐,統一了阿拉伯半島,實現平生夙願,留下政治和信仰制度,奠定了阿拉伯世界的發展方向。         所有這些信仰體系的創立者,都站在其宗教的源頭,活出一個“成功”的生命,親手開創體系,並且親眼看到這些體系開始繁盛與發展。        耶穌基督則完全不同。祂死時只有33歲,並不“成氣候”。跟隨祂的門徒或出賣祂,或背棄祂,祂也被當時的權勢人物和普通民眾唾棄,釘在十字架上,在痛苦、掙 扎、失敗中死去。祂在壯年時突然離世,他的人生似乎沒有完全展開,祂的教導也散失淹沒,後來靠門徒的回憶才有了福音書。從人的角度看,耶穌的人生是完全失 敗的。        然而,在所有上述歷史人物中,耶穌基督的影響,卻是最大的,而且隨著歷史的推移,影響力越來越大。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耶穌基督和那些“教主”的實質差別,在哪裡呢? 如此不同        其他宗教信仰體系的開創者,都發起自己的信仰、學說,且對其後來的發展有相當程度的掌控。唯有耶穌基督在苦難中順服,在卑微中堅守位分,甘願成為逾越節的羔羊,獻在祭壇之上。祂一生順服天父的旨意,至死不渝,是天父所喜悅的愛子。        如果說所有其他信仰體系的創立者以掌控獲得成功,那麼耶穌基督的秘訣在於順服。掌控者凌駕於體系之上,締造體系,操控體系。而順服者則在一個更大的體系之 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呼召、使命、異象,努力忠於呼召,忠心實踐使命,把自己交託給信實的上帝,讓上帝藉著自己的順服來實現祂的旨意。這是順服 的人生,這是憑信心交託的人生。        基督徒的順服是在明白信仰體系的大框架之後的信心行動。上帝是比我們大的,上帝的旨意超過我們的想像,上帝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是我們路上的光,照亮我們前面的路。        如果說整個宇宙是一台戲,那麼編劇和導演是上帝,不是我們。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個角色,儘管微小,卻有著自己的位分。順服就是盡忠盡職地“扮演”好這個角色,對於整個人類歷史,對於上帝完美的旨意,有一個忠心、良善的交代。        這是順服的基本含義。這是人在上帝面前當盡的本分。即便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祂也一樣在苦難、卑微、渺小中學習順服,成為我們順服的榜樣。熱衷掌控、操縱的人不明白這一點,唯有真正效法基督的人,才曉得順服的奧秘。 都不明白        耶穌當年的門徒,似乎不太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急吼吼地爭論誰為大,想要掌控耶穌所創立的國度。賣主的猶大就更不明白了,眼見著耶穌對局面失去控制,他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希望,在焦慮、懷疑中出賣了主,聊以自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