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重獎之下,必有人信?

小橘燈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年來,不管是海外華人教會,還是中國國內的一些城市的大型教會,都趁著節慶日,舉辦大型的“音樂會”、“有獎競猜”等活動。原因是,閑著沒事來教會的人太少了。但如果有獎品,有免費午餐,有車全程接送,來的人就多很多。 聖誕節,成了各大華人教會比拼的機會:重金打造的抽獎禮物、明星大腕的助陣、豪華低價的營會……甚至以廣告形式登上了報紙! 有些報刊,乾脆騰出一整頁來,專門刊登與宗教有關的資訊。諸如前不久,看到一家華人報紙,在最顯眼的地方,用美圖和顯赫大字印著“xx團契將於xx日,舉辦大型聖誕抽獎晚會!特等獎iPad mini一台、一等獎32寸三星液晶彩電一台、二等獎家用電冰箱兩台、三等獎微波爐三台,外加10名幸運獎。禮品驚喜多多,盡在xx團契!” 好笑的是,在該廣告的下端,刊有佛教慈濟最新的賑災資金捐助公告——慈濟xx會員捐資xx萬披索、慈濟xx自願者趕赴災區重地,進行醫療救助等。這兩大塊內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知當你看到這兩個廣告時,有什麼感受?當一個無神論者看到時,我估計可能會有3種感受:第一,看來宗教還是滿流行的,都登廣告了!第二,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嘛。一個高調慶祝、重金打造聖誕節、一個高調展示自己的慈善捐款,看來都很有錢!第三,對比一下,基督教拿錢給自己人慶祝聖誕,佛教的拿錢辦慈善,看來還是佛教體恤貧苦之人吶! 對此,我作為基督徒,有很深的感觸。聖誕節原本是為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但現今有多少教會,還能真正秉持這個傳統?教會在聖誕節時,人擠人,人貼人。可這些人是為了免費的晚餐,為了重金打造的禮物,還是為了釘十字架的耶穌呢? 抓住人的弱點,再加上新奇百變的手段,的確能吸引人到教會。但來到教會後, 是否有人正確地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呢?如果教會本身,眼光已經從上帝那裡挪開了,信徒已經越來越冷淡,又如何教導新來的人呢? 來到教會,卻看不到耶穌,那麼來的人越多,就越有禍!《馬太福音》23:15,清楚地記載了耶穌責備法利赛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這是痛心的!用物質引人到教會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把人引到教會中,卻看不到那教會的主。 有三樣東西,對很多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第一,太美的東西,比如:天然的景色、天生麗質的面孔;第二,美食;第三,物質享受。總結這3種吸引人的東西,無非是聖經所說的,“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 (《約一》2:16)。 奧古斯丁他老人家早就說過:“在人性當中,有一個很深的地方,是這些東西都填不滿的”。 然而,人還是會努力嘗試,看能否得到短暫的滿足。物質帶來的喜悅是暫時的,像喝鹽水一般,讓你欲罷不能。真正能填滿空虛的人心的,唯有上帝本身。這是我們基督徒,都深知的。 倘若用盡一切辦法,把人拉到教會,卻讓其依舊忍受靈魂的孤獨和無望,那就真如耶穌說的: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太》23:15) 作者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生命為何如此蒼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業富士康(其母公司鴻海精密集團,躋身世界500強),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12連跳”的員工自殺事件。隨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從高空墜落、消逝,那殷紅的鮮血拷問著整個社會: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生命緣何變成難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細數那些一躍而下、驟然逝去的生命,發現他們多為20來歲、風華正茂的青年,甚至還有10幾歲的“90後”!在人生如“早晨8、9點鐘的太陽”、本當絢麗綻放的當兒,他們卻前仆後繼地奔向死亡,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在過往10多年中,筆者服事國內年輕學子時,就已經發現,多年來流行在大學校園中的,竟然是“鬱悶”、“寂寞”、“崩潰”等詞語。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 龐,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們的嘴中不經意間就會蹦出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隻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感覺有些 光亮,但是總找不到出路,最後死在窗台上!”那樣青春的年齡,這樣老氣橫秋、悲觀厭世的話,著實不能不令人震驚! 生命的四大根本問題            困惑著人、讓生命不能綻放出絢麗色彩的原因,是人對生命的4大根本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問題一:我到底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 問題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問題三:我為什麼要活著(生命的意義)? 問題四:我如何才能活著(生命的依託)?           這四大所謂“哲學上的難題”,讓古今中外、古往今來多少哲人、學士,殫精竭慮、傷透腦筋,也催生出無數宗教、哲學理論甚至主義。然而,卻鮮有令人信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答案。           其實,在一個不認識真神的世界中,這4個問題,本就無從尋得答案。因為有限的人類,要解答這些超越人類理性限度的問題,實在是有心無力。對此,咱們孔老夫子 就很誠實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連生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死呢!”)西方的存在主義者乾脆說:“你問這些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於是,人類便活在一個不知生死、沒有意義的“空虛混沌”狀態,“像碎片一樣活著”(《南方週末》對富士康員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願地墮地,在淚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慾望和名利中掙扎、沉浮,在心靈煎熬中獨自舔撫傷口,也在惶恐、無奈中等待死亡。 來自天上的啟示           人類的無助和無奈,在於想抓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其實,我們若能謙卑一點,承認人類有限,承認我們的生命已經被罪污染,而 與本源有了阻隔,然後接受來自天上的啟示和救贖,那麼我們將看見,那4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此的簡單明瞭:“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 祂,直到永遠!阿們。” (《羅》11:36)。            聖經只用了一節經文,就為這4個問題,提供了簡單而又清楚明瞭的答案,那就是: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只要像你!(方周)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方周        有一位老師叫Sandra,她讀了一篇文章,得知在某個國家,有一個學校,急需她這個專業的老師。Sandra一直盼望到外國傳播福音,因此,她申請了那個職位。        Sandra到那個學校的第一天,就與校長見了面,校長說願意和她簽兩年的合同。當她拿起筆來填表的時候,校長又說:“在你簽字之前,我要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你信什麼教?”她回答:“我是重生的基督徒。”         他說:“我們這兒沒有基督徒。只要你在學校,就請你不要提任何和基督有關的事。”她回答:“謝謝你讓我知道你的要求。如果這是你們學校的政策的話,那麼我不能簽這個合同。我今天就回國。”        校長一下子楞住了。然而她決心已下,不願意接受挾制。校長懇求她再考慮一下,隔天再給他一個答覆。        她答應了。那天晚上,在旅館,她禱告了大半夜,求神向她的心說話。她這樣跟神說:“主啊,我花了一大筆錢到這兒來,目的是見証你的救恩。現在,我沒法做這個見証了。”         她覺得她的心都碎了。主卻對她說:“以前你在自己的國家,用語言傳福音;現在在這個國家,你要讓我的生命通過你的生活而發出光來。活出福音的代價,比口頭傳講福音的代價更大。記得,我來是要服事人,而不是受人服事。做他們的僕人,向他們做出福音的榜樣來!”          第二天早上,Sandra回到校長那裡,簽了一紙合同。          Sandra自願當了全校“差生”的教師。這些孩子本來個個出名地懶惰、沒教養、不愛學習。然而,她的愛,使得這些孩子由最壞的學生,一點點變成了最好的。           Sandra的本事傳遍了學校,越來越多的家長請她家訪並輔導孩子。她成了深受全校師生和家長喜愛的老師。          當兩年合同期滿的時候,Sandra去見校長,為她有機會在學校工作兩年而表示感謝,並且要回“保存”在他那兒的護照(這是當地政府的要求),因為明天她就要回國了。           出乎意料,校長竟然拒絕把護照還給她。原因嘛,家長們舉行了一次特別會議,要求校長不要將護照歸還給Sandra,藉此強行留下Sandra(儘管這是違反慣例的)。           Sandra對校長說:“我保証六個月後一定回來。但是現在我必須回去,探望我的家人。”           她這樣保証了,校長也就將護照還給了她。她接著大膽地向校長請求:“既然這是我在學校的最後一天了,你是否准許我講講我的耶穌呢?”           “噢!你講一整天都行!”            她興奮極了,跑回住處,放下課本,拿起聖經,回到學校。            那一整天,她從《創世記》一直講到《啟示錄》,毫無阻攔地佈道。           […]

No Picture
事奉篇

縮水的福音

陳英元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很多人認為,只要一個人口裡承認耶穌基督為救主,他就可以得救。以耶穌基督為生命的主宰,則是 可有可無,和得救無關,不妨以後再說。有人甚至認為,基督徒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只要“得救”就好,生活可以我行我素,事奉則是額外的;到了第二階段 才要努力事奉,為的是“得獎賞”。        也就是說,一個人得救與否,完全取決於他是不是做了決志禱告、受浸禮,而不在於他的生活是否反映出悔罪、付代價跟隨主的信心。甚至,他以後若是離開了教會,也會因為做過決志禱告,那一時的感動,就保証了永恆的生命。         這個觀念,會導致人在傳福音時,先傳好聽的,比如“平安喜樂”、“主對你一生有美好的計劃”等,換來一個決志禱告。至於跟隨主需要付代價,則要等到對方信心成長以後,再告訴對方。         這完全扭曲了主的福音,把主的福音變成“免費的福音”、“先進門再說的福音”。         難怪很多人進入教會後,發現自己“被騙了”:“怎麼和剛開始講的不一樣?”“什麼?每個星期都要聚會?”“還要十一奉獻?”甚至因此不願意在信仰路上走下去。         這種福音觀,還導致教會中許多人認為,反正自己已經得救,可以稱為“信徒”了,沒有必要再付出代價去當“門徒”了。教會裡常常是20%的人服事80%的人,因為80%的人始終沒有進入“第二階段”,而且還理直氣壯。         這是“縮水的福音”!持這種福音觀的人,只記得 “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卻忘記“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4-17),忘記“主”不 僅僅是一個稱謂而已——當人稱耶穌為“主”的時候,是要接受耶穌基督對自己完全的掌管和主權的!          接受“縮水的福音”來教會的人,多數變成“坐”禮拜的基督徒——信主時不清楚要走的是窄路,信後也不談信仰的實踐。難怪許多教會無法成為神的見証人,反倒頹喪、軟弱,淪為社會的“邊緣價值”群体。 何謂跟隨         聖經中主耶穌說“跟隨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路加福音》9:57-62,講到三個要跟隨主,卻被主拒絕的例子:          有一個人對主說:“你無論往哪裡去,我要跟從你。”主的回答卻是:“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指出那人不清楚前面的道路是艱苦的,隨意說要跟隨。主拒絕他!          另一個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主回答他:“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那人找藉口,下不了決心,主拒絕他!         還有一個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主回答他:“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留戀、躊躇,主也拒絕他。         這三個人都是帶著某種程度的“信心”來到主面前的,但都被主拒絕。         主耶穌用了許多比喻,說明跟隨他進神的國,是什麼樣的過程。這個過程往往包含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另類數學計算法

鵬程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金錢、權勢等已成為現今衡量成功的標準,人們從這樣的“標準人生數學計算法”出發,窮一生去爭取。但是,聖經中的耶穌,卻有著一種天國的“另類數學計算法”,與世人的標準和價值觀全然迥異。           耶穌講過一個比喻:天國好像一個家主,清早出去僱請工人到他的葡萄園工作。他和工人講定的工錢是一天一個銀幣。他在早晨九點、中午、下午三點,甚至下午五 點,不停地到外頭僱請工人。到發工資的時候,那家主把所有工人都叫來,給了每人一個銀幣。那些從清早工作到傍晚的僱工就很不滿意,且發牢騷,因為自己做得 比其他人多,得的工資卻一樣。家主見狀,就對他們說:“朋友,我沒有虧待你。你我不是講定了一個銀幣嗎?我照自己的意思,給那後來的和給你的一樣,你就因 我的仁慈而嫉妒嗎?”(見《馬太福音》20章)           現實中,有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僱主,抑或是他的數學邏輯有問題?           耶穌還有 另一比喻:有一人擁有一葡萄園,由於要出遠門,就將葡萄園租給了一個佃戶。到葡萄成熟時期,就派了僕人到佃戶那裡,向佃戶收取一部分果子。佃戶卻打了那個 僕人,讓他空手而歸。園主陸續派了許多僕人,有的被打,有的被殺。最後,園主派了他的獨生愛子去,但那些佃戶卻殺了他,以霸佔葡萄園。(見《馬太福音》 22章)           現實中,難道園主會不知道,派遣他獨生子去葡萄園是多麼危險嗎?他為何不多僱幾個得力保鏢陪伴他的愛子,以策安全?怎麼算,都不會比失去愛子的代價更大吧﹗這又是哪門子的數學?            還有一個故事,記載在《馬可福音》14章。耶穌知道他不久後要被人釘在十字架上,在往耶路撒冷途中,他參加了一個筵席。席中,一位名為馬利亞的女子,非常敬 愛耶穌,隨即拿了約半公斤珍貴純正的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並用自己的頭髮去擦。有個耶穌的門徒就不屑地說道:“為什麼不把這香膏賣三百銀幣,賙濟窮 人?”耶穌卻回答:“由她吧……你們常有窮人跟你們在一起,但卻不常有我。”           是的,一向視窮人為朋友的耶穌,為什麼會容許人揮霍三百銀幣(相當於一年的工資),只為買香膏抹他的腳呢?這又帶來一個問題:這做法值得嗎?以一般的算法,那不是浪費是什麼?外面可憐的窮人多得很呢﹗           新約聖經中,這樣不合“標準計算法”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因為上帝的“計算法”,是人意想不到的﹗他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他如何將恩典施予人(家主發工資 的比喻)、差派獨生愛子到世上受苦受死(園主派愛子到葡萄園的比喻)、他對奉獻的標準和代價的定義(貴重哪噠香膏的故事),這一切都不符合一般的計算法, 是徹底將人的價值觀來個大翻轉。           然而,也只有這樣,福音才叫做福音。           關乎捨己、犧牲、謙卑、恩典、慈愛、奉獻、擺上……等等的真理,都不能用數字計算出來,而這卻是福音的本質與能力,它完全可以把人原有的觀念、想法和價值觀,都180度扭轉過來﹗ 作者現任職於馬來西亞一所福音機構,擔任記者。  

No Picture
事奉篇

籠裡的獅子

鍾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基督教不只是一系列的真理,乃是用大寫的“T”所寫的(全備)真理。這(全備)真理是關于全部事實, 不只是宗教的事。以聖經為本的基督教是關乎全部事實,並以理性持守這個(全備)真理,以及在此真理光照下的生活。 ──薛華(Francis Schaeffer) 準備         進化論已統治科學界一個多世紀。世界的力量長久以來盡其所能地攻擊基督信仰。自去年(2005)發行了紀錄影片《這位不曾存在的神》(The God Who Wasn’t There)之後,今年夏天將連續上映兩部鉅片《達芬奇密碼》(The Da Vinci Code)(5/19/06)和《獸》(The Beast)(6/6/06)。面對這場屬靈的爭戰,你準備好了嗎?         薛華,這位20世紀偉大的基督教哲學家,道出了基督信仰中這個關于真理的極重要的事實。然而,我們今天的文化卻一直說著謊言。 謊言         這個謊言告訴我們,信仰是個人的,僅僅存在于精神領域,並非是關于客觀世界的真理,並且也並不存在什麼絕對的真理。正如Discovery Institute(www.discovery.org)的知名高級研究員Nancy Pearcey指出的,這就導致了一個關于真理的“兩層樓”的模型:上層是主觀性的,只是相對于某些群体(即個人的信仰),下層則是客觀性的,並是普遍正 確的(即普遍事實)。         結果是造成了一種分裂的生活型態。在這種生活型態下,我們的信仰被鎖進由教會和家庭組成的個人領域。于是敬拜只是禮拜天的事,其餘的六天就以世俗化的態度來生活。在教會裡學聖經故事和知識,在教會以外則學習科學方面的知識。我們便生活在兩個分離的世界裡。所以也就不難 理解,為什麼在美國教會長大的年輕人,有70%在進入大學一二年級後,就離開教會了。        宗教歷史學家Martin Marty說,我們這世代,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基督教被限制在個人的空間,很大程度上停止對公眾領域說話了。         結果呢?不光我們失去了為世界作鹽和作光的作用,我們還進而被這世界的文化所改造了。作為生活在後現代思想文化中的基督徒,我們必須清楚地知道,基督的救贖不僅僅是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也恢復了我們被創造時所被賦予的使命。神不僅是靈魂的拯救者,祂也是創造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