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士的心理健康(陳彰儀)

陳彰儀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宣教士離開家鄉去到異鄉、異國,為要叫當地人得福音,這種使命是多麼神聖!然而,與親朋 好友分離、工作負荷沉重、缺乏成就感、教會弟兄姊妹們過高的期望等,無不帶給宣教士莫大的壓力。再加上學習語言的挫折、跨文化差異的適應,還有家庭問題 等,也都會影響宣教士的心情。這種種的壓力,容易使宣教士的心理變得不健康,進而使他們在宣教工場上感到挫敗、崩潰,甚至離去。          筆者期望透過本文,幫助宣教士了解造成心理壓力的個人個性因素,並從中釐出一些克服壓力、調整情緒,使心理更健康的方法。 一、 宣教士的主要壓力來源         造成宣教士感受到壓力的主要來源有三:         1.來自工作──例如服事超過負荷量、別人的期待過高、與同工們無法共事,及宣教環境資源不足等。         2.來自生活──例如子女教育的安排,及文化、語言、氣候與飲食等方面的不適應。         3.來自個人性格──外在的環境及事件確實會給個体帶來壓力,但相同事件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卻未必會構成同樣的威脅;因此,個人如何看待壓力事件,以及個人的性格,才是造成壓力感的主要因素。         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僅就個人的特性部分加以說明。 二、個人特性對心理健康的影響         個人有許多的特性常會把自己綁在重重的框框裡,以致潛力無法自由地發揮,甚至使心理健康也受到了威脅。本文僅就最常導致我們產生壓力感的三個特性,來加以說明: 1.不能自我肯定 不能自我肯定的人,就是自我價值感較低的人。這種人非常在意別人的看法,也很敏感于別人的評語,聽到人家一、兩句負向的言語,就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因此常不喜歡自己,常覺得被傷害,常怨天尤人。          不能自我肯定的人生活得很辛苦,當他完成了十件事,即使有八件事被別人肯定,只有兩件事不被讚許,他也會被後兩件事所帶來的不舒服情緒所籠罩,完全忽略了那八件事所應帶來的興奮。          此外,不能自我肯定的人會因為害怕得不到肯定,而經常患得患失,因此容易處在憂鬱、焦慮不安及自責中,壓力自然很大。 2.追求完美 追求完美的人把每件事的標準訂得很高,原本只需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工作,他往往為求盡善盡美,而多花了兩小時的時間。神給每個人的時間是一樣的,因此 追求完美者常覺得時間不夠用。為了解決時間不足的問題,只得選擇犧牲睡眠、與家人相處、運動、休閒的時間,導致長期失眠、缺乏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終年處于 緊繃狀態。因此,對事情要求太高的人往往不容易喜樂與放鬆。 3.非理性思考 情緒是源于個体的想法、態度、價值。引起情緒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人對于事件的看法或其“自我對話”(self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此我獻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誰的付出多         有一次,一隻雞,一隻牛和一隻豬,在一起討論,究竟誰付出得多。         性格好動的雞姐,提高了嗓門尖聲說:“我雖然好玩,但我對主人可是忠誠,無論陰晴盈缺,我每天一個蛋,絕少不了。我的付出肯定是第一。”          牛哥聽到以後不太服氣,他說:“我一生都忠心執行一項任務,就是每天生產牛奶給主人喝。誰能比得上我專心一志?”          安靜在一旁的豬妹這時說話了:“我不像兩位這樣多貢獻,但我對主人的貢獻卻是徹底的,我為他奉獻生命。”          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曾說:“如果生命中沒有值得你為之而死的目標,那麼,你就沒有值得為之而生的目標。”委身不只是忠于職守,不只是專心一致,它是生命的投入。 委身與激情          2003年,是居禮夫人得第一個諾貝爾獎一百週年紀念。居禮夫婦一生貢獻於放射性研究,以自己的身体去体驗放射性元素對人体的影響,促進這些元素在醫學上的應用,後來救了無數的癌症病人。         居禮夫人並堅持自己不是放射線的“受害者”。她對真理與美的委身,充分地表現在她的品格上。從她身上,我們看到委身的激情。沒有激情,就沒有創作性。         當耶穌基督看見聖殿裡到處都是做買賣的,人們利用上帝發財的時候,祂不顧一切地趕出那些營私的人。聖經如此描寫祂的心情說:“我為你的殿心裡焦魚,如同火燒。”(《約》2:17)這是激情最生動的寫照,只有激情的委身才有震撼力。 委身與熱愛         名列職業棒球名人榜的班克斯(Ernie Banks),原在芝加哥小熊隊效力。他之出名,不僅是因為他在球場上達到的成就,也是因為他沒有達到的。雖然班克斯是他那個時代最偉大的棒球員之一,個 人成就輝煌,但他從來沒有機會參與冠軍賽,甚至季後賽,因為當年芝加哥小熊隊,年年排名落後。          記者問他,在不可能打入冠軍賽的情況下,為什麼能一直保持這樣高的演出水準?他回答說:“你必須熱愛棒球賽本身,而不是熱愛球賽中的自己。”因有這種熱愛,他全力以赴。(註1)          當我們的團隊贏的時候,當我們的表現被肯定的時候,我們比較容易全力以赴,幹勁十足。但是,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的時候,當我們感到失敗的時候,我們容易降溫。這不是上帝心意中的委身。所以,我們必須靠著從神來的愛,超越艱難的環境。 委身與勇氣         當戈蘭特剛廿出頭的時候,他在一家廣告公司做事,表現優異。這個公司的老闆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事業上,他也期望公司同仁效法他的幹勁。如果有人禮拜六不上班,老闆就認為他對公司付出得不夠。為了鼓勵力幹,老闆也給高級幹部們作了相當優厚的保證。         戈蘭特並不怕工作辛苦,但是他和他太太並不追求大房子和新車子,他們對生活有自己的構想。如果戈蘭特每週六必須上班,就永遠不可能實現他們家庭的構想,戈蘭特因此辭職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札記之七):米線文化

末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在中國邊區作扶貧工作,我們有一條服事信念:當認同本地文化。我從何做起呢?先從吃開始吧。雲南人愛吃米線,是用米做的,像麵條。非常出名的是過橋米線。吃過幾次,心中竊喜:天下竟然還有這等美食。           可到了我們生活的小城,就很少有機會再“過橋”了。那是另一種米線。通常是在煮好的米線上加一勺肥豬肉丁,一勺酸菜,幾根韭菜,上面飄一層紅油。又辣又酸, 我不敢下咽。趕緊讓夥計拿來一碗開水,把米線在水裡洗洗再吃,這就是我的“綄紗”米線了。後來學得比較有經驗,一進店就喊:“米線一碗,少油,少鹽,不 辣,不放味精。”夥計答道:“這種米線還是頭一次做。”結果端上一碗“清水”米線。          鄉村英語老師培訓期間,我和廚房的同工每天早晨為他們 做早餐,陪著吃了兩個星期的米線。我問他們要不要換換口味,他們說還是米線好吃。我是暗暗叫苦,看見米線就怕了。有一次去一所偏僻的農村中學探訪。食堂的 員工聽說從美國來了一位客人,特地拿出一隻大大碗公,裝了滿滿一碗米線,加上兩勺肥肉丁,兩勺醃酸菜。我一聞,有一股異味,仔細一看,米線上還有霉點。我 頓時傻了眼。全校學生都來圍觀我這個“外邦人”,眾目睽睽之下,我端起碗,與學生邊吃邊聊。當我聽說有個別學生因為貧困,中午就留在宿舍裡不出來吃午餐 時,更不敢剩,拼了命把一大碗公米線全吞了下去。心裡想:我請別人吃飯,絕不請吃米線!           回到小城,我邀請幾位本地姊妹來我家吃飯。一大早 就去市場買菜,洗切煎炒,忙得滿頭大汗。為了增添氣氛,我找出高雅的桌布,插上玫瑰花,調暗燈光,點燃蠟燭,再放上蕭邦的鋼琴曲。味覺,視覺,聽覺都安排 周到,招待客人,豈可怠慢。客人進了門,我招呼她們:Make yourself comfortable。她們摸索著在桌邊坐下(因為太暗),看著這排場,幾個人面面相覷,手腳不知往哪裡放,大家變得生份起來,盤子裡的菜也幾乎沒動。 最後我擰亮了燈,見一位姊妹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終於可以走了。我準備了一天的燭光晚餐就這樣草草收場。我呆坐在那裡,望著流淚的蠟燭,心裡難過:為什麼她 們感覺不到我的愛呢?是菜不香,花不美嗎?都不是!是我忽略了她們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是我把美國的一套,生搬硬套到她們頭上。那天不是我服事了她們, 而是她們遷就我,服事了我這個“小資”一把。唉,要是請她們吃一頓米線,那該多親切。看來認同本地文化,我還有很多功課要學。           關於米線的事,還有更精彩的。我們的一位外籍同工教一班鄉村醫生打美式足球。根據規則,一方有一人要數One Mississippi,Two Mississippi…一直數到Seven Mississippi時,對方可發動進攻。可是鄉醫發不出這個音,大家一時都僵在那裡。我走上前去,教大家一句洋涇濱日語來代替:一,咪西咪西;二,咪 西咪西。雙方再一次一字排開,一位鄉醫抱著橄欖球,努力地想念出口令:“一,咪……,咪……,”突然口中爆出一句:“一碗米線!兩碗米線!三碗……”直到 七碗米線。比賽在米線聲中拉開序幕。看著鄉醫們完全地投入,玩的聲嘶力竭,我不禁為米線叫絕!一碗米線不僅解決了球賽的難題,更是填補了不同文化間的溝壑。           米線真有味,請多多地吃。 作者原住上海,後移居美國,曾在大陸邊遠地區參加扶貧工作,現在神學院進修。

No Picture
成長篇

“家”的感覺

莊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星期日一大早,我在教會的廚房與鍾欣巧遇。她微笑著和我打招呼寒喧之後,便環視廚房,自言自語道:“哎呀!怎麼會這麼髒呢?”         輕嘆之後,她便抓起抹布,開始擦拭櫥櫃及桌椅,並且把零亂物品,一一歸位,排列整齊,然後再把水槽刷洗一番,最後還把每塊抹布洗淨掛好。         她似乎毫不介意自己穿著高雅整潔的套裝,在廚房裡穿梭走動,馬不停蹄地東擦西抹。那一臉的安祥愉悅,讓我感到她似乎置身於自家的廚房之中,幹得那麼的理所當然,那麼的自然順手。         我笑著打趣:“鍾欣啊,你是不是在家裡家務活做多了,染上了‘主婦症候群’之類的毛病啊,只要一看到廚房裡有些髒亂,就非動手整理清潔不可啊?”         她嫣然一笑說:“我喜歡家裡整整齊齊的,這裡不就是我們屬靈的家嗎?當然也要像整理自己的家一樣啊!”         傾刻間,“屬靈的家”這幾個字跳進了我的心。它不再只是個耳熟能詳的習慣用法,或是順口說說的專有名詞,它似乎隨著鍾欣對教會自然流露出來的愛護與歸屬感, 以及她甘心付出的態度,而變成了有形有体的真實存在。更為我帶來了難以言喻的激發與感動,令我深切地体會到,把教會當做屬靈的家,原來是一種生命的流露, 及行動的實踐,乃是要先經過認同、參與,以及付出後,才能体會到的親切甜美的感受。         記得小時候,媽媽常教導我們:“在家裡看到該做的事,就要順手去做;該整理的東西,就要自動去整理,這樣才會有住在家裡的感覺。如果明明是住在家裡,卻對每樣東西,或周圍的事情漠不關心的,豈不就像在做客嗎?”現在想起來,可還真有道理哩!         許多人說來到教會,有種“回到家”的感覺,想必是因為感受到了關心與照顧吧!但是真正的家,並不只是可以享受安歇、得飽足的地方,也該是我們可以自然地付出 關懷、竭力做出貢獻的地方。正如我們在自己的家中,不但享受家人圍爐談笑的歡樂,也相互關心愛護,為家各盡所能。如此,我們的家才更溫暖,更有“家”的味 道!         同樣,我們在天父的家中,也要放下只願做客的心態。若只想處處得到方便,事事受人照顧,而把服事他人當作苦差事加以拒絕,那恐怕就很難真正体驗到“家”的感覺了。 作者現住美國亞歷桑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