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教來華二百年大事回顧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1807年9月7日,一艘高桅的商船緩緩駛入澳門。一位英國傳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踏上了中國的土地。他所邁出的這一小步,竟開啟了基督教(新教)二百年在華事工的一大步。         早在唐太宗貞觀9年(635年),基督教已開始由波斯進入中國。經過元朝也里可溫教,和元朝天主教,並明末清初天主教這三波的宣教浪潮,基督教來華的宣教事 工雖已開花結果,但並未生根建造。直到馬禮遜之後二百年來,中國教會面對了各時期的挑戰與回應,經歷了上帝的拆毀與重建的大工;許多披荊斬棘的傳教士及中 國信徒薪火相傳,華人教會終於普及神州大地及海外各地。         為了紀念馬禮遜來華二百週年,本文特別描述中國教會中20件重大事件及其影響。 一、1807年 馬禮遜來華         十六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及十七、十八世紀歐美的屬靈復興,引發了海外宣教的熱潮,馬禮遜是新教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他編寫《中文法程》(1812-15)、 《華英字典》(1814-23)及福音小冊,翻譯聖經(1814年新約,1819年舊約,1823年全本聖經),出版中國第一份期刊《察世俗每月統記傳》 (1815)。1818年與米憐在馬六甲創辦中國第一所培養本地人才的洋學堂英華書院。         馬禮遜的預備工作,為二百年來新教來華宣教事工奠立了根基。 二、1823年 《神天聖書》出版         馬禮遜與米憐合譯的新舊約全書《神天聖書》共21卷,1823年由大英聖書公會出版,展開了近代中文聖經翻譯的事工。         此後有不同的聖經譯本出版,對中國教會在真理上的建造,有很大的貢獻。例如:麥都思、郭實臘譯本(1837),代表譯本(1853),北京委員會譯本(1866),和合譯本(1919)。 三、1842年 五口通商並允許傳教         中英鴉片戰爭後,1842年(道光22年)所訂的南京條約中,言明開放上海、寧波、福州、廈門、廣州五個通商口岸,且可建教堂及傳教。         此傳教保護條款開放了清廷禁教約達百年的限制,歐美各差會紛紛來華設立宣教中心及教堂,成為後來內地宣教的基地。 四、1860年 北京條約並內地自由傳教         1858年(咸豐8年)四國天津條約中,清廷被迫開放內地傳教權。1860年的北京條約又規定傳教士有權購地、置產、建教堂。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息息相關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生活 事奉 靈命        2002年12月的《海外校園通訊》首篇,筆者曾以〈我們有一信息〉為題目,說明校園福音團契歷年來最注重的信息,及遵行的屬靈原則,就是:靈命→生活→事奉的次序。         我們有感于近十年來中國學人事工蓬勃發展,中西教會都看到這事工的重要,也知道必須有一群中國學人參與,才會有針對性。因此,許多學人信主不久,就已成為同工、團契主席、查經帶領者,甚至成為講員、執事、傳道人。         在這種“緊急動員”之下,確實產生了許多華人教會前所未有的人才,神也藉此將許多學人的恩賜如火挑旺起來。但是,有一現象也隨著出現,就是有許多未熟先摘的果子和揠苗助長的稻子提早上市,成為豐收中的缺陷。         同類的問題在筆者自己身上及華人教會中也屢見不鮮。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們盼望今後對中國學人(包括各種群体)的帶領,一定要以屬靈生命的成長,信仰生活的落實,做為投入事奉的基礎。         但是,對許多早已投入事工的人來說,難道當初沒有這樣的基礎和次序,今後就一定不能好好事奉嗎?並不盡然。初入門時,能有良師指點,固然可以循序漸進;但是 對於當初沒有這種條件的人,神仍有足夠的恩典。若我們認清靈命、生活、事奉三者息息相關的重要性,不要僅忙于事奉而忽略日常生活的見証,不以外面亮麗的恩 賜取代內在生命的操練,而是在事奉中造就靈命(如:忍耐、捨己、謙卑等),靈命表彰于生活中(如簡樸、紀律、聖潔等),以生活成就事奉(如夫妻同心同工 等)。這樣的善性循環,才是“萬事互相效力”的真義。         除了主耶穌之外,舊約中的但以理,可說是詮釋這一屬靈原則最好的“樣板”。他有“美好的靈性”,有固定的禱告生活,又能在險惡的政界中“毫無錯誤過失”。這種靈命、生活、事奉息息相關的互動,正是今日海內外學人所應學習的典範。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國學人事工的歷史淵源(傳承)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說明: 第一波 (1945~1950神州):         抗戰勝利後,中國沿海大學校園中興起了屬靈復興運 動,領導者有趙君影及宣教士艾得理、孔保羅等。1945年7月“中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聯合會”(學聯)在重慶成立。1945年在重慶及1947年在南京的 全國大專院校學生夏令會中,許多大學生靈命大得復興並蒙召事奉,約一百所大專院校有福音工作。這些基督徒大學生後來成為國內家庭教會的中流砥柱和海外華人 教會的領袖。 第二波 (1950神州→台港、東南亞):         中國政權改變後,許多深受校園復興運動影響的西方宣教士、中國信徒和傳道人移居香港、台灣、東南亞,直接促成了香港學生福音團契(FES)和台灣校園福音團契(CEF)的校園福音工作。 第三波 (60~70年代台港→北美):         北美的華人查經班(或稱團契)在六0年代蓬勃興起,主要源自台、港、新、馬學生工作的果效。許多基督徒留學生出國後成為校園福音事工的創導者,畢業後成為北美華人教會的牧長和講員。神在北美預備了福音據點和人才,在國內的知識份子中則預備了心田。 第四波 (1978~神州→海外):         1978年中國開放留學政策後,大批知識份子到達海外,可自由接觸福音。在國內家庭教會受過造就的留學生和事奉多年的傳道人也有机會到海外,與華人及西方教會同步投入學人事工。 第五波 (1989~“六.四”事件):          1989年“六.四”事件後,海外及神州大地均掀起“基督教熱”。大批中國學人歸主、獻身,許多針對中國學人的福音机構(如1992海外校園雜誌)及學人團契、教會成立,這是中國學人事工的轉折點。 第六波 (2001~海外→神州):          隨著中國經濟及學術地位的提升,西部大開發的機會,並2001年申奧成功及加入世貿,許多海外的中國學人有心回國工作;越來越多的基督徒也願帶著傳福音的使命感長期或短期歸國事奉。 第七波 (2007~神州→普世):         基督教(更正教)來華將於2007年達二百週年,盼望那時神州大地有千千萬萬的中國宣教士傳承過去“福音進中國”的佳美腳蹤,承擔“福音出中國”的使命,與海外華人教會共同成為普世宣教的生力軍,讓廿一世紀成為“中國人獻身宣教的世紀”。 本文的圖表參考李秀全《校園福音團契事工發展圖》,並由呂允智協助繪圖,特此致謝。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改變過去的力量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這些年來,常聽到許多人告訴我不堪回首的往事。無論是早年來自台灣、香港,或 近十年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每個人的生平故事似乎都可以細細寫成一部長篇小說。在敘述這些傷痛往事時,有人恨意難抑,有人含怨憂鬱;因為,他們改變不了痛苦 的“過去”,也掌握不住難測的“未來”。這兩種心靈中最真實的困擾,若不脫困而出,永遠不得安息。          當今美國神學家路易.史密德 (Lewis Smedes)在鉅著《饒恕與忘卻》(Forgive and Forget)一書中,針對這兩種困境提出了解決之道。他提醒我們,神是一位饒恕的神--藉赦免重新創造我們的過去;神也是一位賜應許的神──藉持守應許 掌管我們的未來。         只要願意,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參與上帝這種改變過去、掌管未來的工作。尤其對於擺脫不掉的往事傷痛,我們即使刻意忘記、壓抑,仍無法逃離它對我們的影響──就像失眠的人愈想平靜心緒,就愈發輾轉反側一樣。只有一個方法可以使我們徹底脫離往事的轄制──饒恕。 一、 饒恕是什麼? 1.重新塑造         所謂饒恕人,就是在腦海中,把那傷害你的人與他所犯的過錯分開,將傷害從心靈的檔案中消除,重新認識他,也重新認識自己。饒恕是將你過去視為十惡不赦的人, 現在卻因主耶穌,你認識到“他所作的,自己並不曉得”(《路》23:34);你過去曾努力忘記這個人的嘴臉,現在卻了結往事而仍認他為主內弟兄(《太》 18:15-20)。         在這重新認識他的過程中,你可能並未改變他本人──他所做過的事,所犯的錯,仍歷歷在目,但當你在記憶中重新塑造他時,他就因這心靈的手術而改變,你也重新改造了自己的過去。 2.換上新帶         饒恕人是將“要求報復”的錄影帶取出,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中重播那些痛苦的畫面,不再讓往事折磨你。饒恕是換上一卷新的錄影帶,看到主耶穌對那位罪証確 鑿的婦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1)──然後看到自己就在那些想用石頭打死她的人之中。 3.不再自囚         饒恕人是讓一個囚犯得到自由,而這個囚犯就是你自己。正如有一個人抓住了他最痛恨的仇人,把他關在囚房裡。他自己握住鑰匙,不停地在牢房外巡邏。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當他關住仇人時,自己的自由也完全失去了(註一)。只有饒恕才能夠將自己釋放出來。 二、饒恕的真諦          大衛.歐思伯在《寬恕與自由》(The Freedom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國學人如何溶入華人教會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海外華人查經班和教會的發展,早在1950年代就已開始;尤其在北美,隨著60年代留學生事工的成長和移民政策的改變,到了70年代,過去同質性的學生查經 班已發展成多元化的華人教會。從80年代起,海外教會所面對的挑戰不單是對外的佈道、宣教和社區的關懷,也包括內部多源背景(台、港、東南亞、美生華裔) 彼此溶合的問題。          到了90年代,隨著中國的“出國熱”和美、加、澳、紐各國對移民採“改革開放”政策,大量的中國留學生、訪問學者、投資 及技術移民,並他們的眷屬,不斷地湧向世界各地,並進入海外華人教會,成為新受洗的會友和事奉的同工。如何接納這一新群体溶入本地教會,成為原已多源化且 有宣教心志的華人教會,必須再次學習的課題。         近幾年來,筆者親身參與並觀察各地中國學人溶入華人教會的情況,發現許多地區已有成功的榜樣 可供參考,也遇到一些共同的困難;各教會間需要彼此交流。而《舉目》雜誌的使命之一,就是藉這園地作為海外華人教會和中國學人溝通的橋樑。因此本文試將中 國學人溶入教會的困難和雙方應有的心態、作法歸納整理,盼可見到教會中“不分希利尼人、猶太人(即今天大陸人、香港人、台灣人、新馬人、第二代華裔)…… 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內”(歌羅西書三章11節)。 一. 中國學人溶入華人教會的困難 1. 初來乍到         大多數中國學人出國前從未去過教堂,到了海外雖有心溶入“主流社會”,但畢竟初來乍到;對中西教會的禮儀、用語、節目、講道、決策、金錢奉獻等都覺陌生,覺得自己只是個局外人。若隨意參加教會的“活動”尚可,要正式加入教會這個“組織”,就難免有些保留了。 2. 身份背景          少數中國學人在國內的身份、地位較為特殊,若公開受洗或加入事奉成為教會中的“積極份子”,對回國後自己或家人的前途可能有影響。另有些長輩雖已退休,但因過去多年養成“謹慎戒懼”的習慣,也不敢輕易溶入教會中。 3. 人生經歷         過去五十年來,老、中兩代中國學人經歷過的政治、社會、家庭環境,與海外生長的華人的確有極大的不同;因此在交談、溝通、相處時常缺乏“共同語言”。雙方有興趣的話題或關心的事物不同,造成深入交往的困難。 4. 用語說法         有不少中國學人告訴筆者,他們對一些用語感覺十分刺耳;例如:“自從大陸淪陷以後”“你們上海人都是……”“你現在還沒有錢,這次我來請客好了”“我們今晚預備了這麼豐富的聚餐,就是為了請你們來聽福音……”這些話可能說者無心,卻難免令聽者耿耿於懷。 5. 事奉心態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國學人事工鳥瞰(二)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第一期《舉目》中,筆者曾宏觀介紹美國以外各國的中國學人事工概況。本期將集中報告美國地區的發展沿革和現況。 一.事工發展沿革(Historical Developments)         若從局勢環境的衝擊和教會的回應(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s)這兩方面研析,美國的中國學人事工可分為三個時期:         1. 初步接觸期(1978~1989):自1978年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來,初期來美的大陸人士以年長的公派學者為主。80年代中期之後,中、青代的公、自費 留學生來美數目與日俱增,但大多數僅以“訪客”心態到華人教會或去校園查經班,對基督信仰基本上持懷疑及排斥態度。這時期的華人教會尚未普遍重視對這群体 的福音工作,但一些美國教會、机構和信徒卻積極的接待他們,開放家庭,提供各樣的關懷和幫助,撒下美好的福音種子。         2.基督教熱時期 (1989~1993):1989年的“六、四”事件成為美國及海外中國學人事工的轉捩點。一方面來自中國的學生學者因“六、四”悲劇的衝擊而對基督教信 仰抱有濃厚的興趣,對福音的態度空前的開放和渴慕;他們主動進入中西教會、團契、查經班,探討信仰。另一方面美國的華人教會及基督徒也因著“六、四”拉近 了和大陸人士在思想感情上的距離,更為關注中國的情形,主動回應這一波慕道友的熱潮。許多中國學人團契、福音机構(如《海外校園》雜誌、“中華展望”等) 紛紛成立,並舉辦佈道會、專題講座、家庭聚會、福音營會等。同時中西教會開始有組織、有策略的投入許多人力物力向這個群体傳福音,神也開了一個又大又有功 效的傳福音之門。北美“基督教熱”在大陸群体中蔚然成風,成千上萬的中國學人決志信主。          3.多元化時期(1993~迄今):1993年7 月起,約八萬的中國留美人士因美國的“六、四”保護法(即S1216 法案)而得以長期居留美國,對福音工作有具体而明顯的影響:中國學人更無後顧之憂,更敢公開決志、受洗、奉獻;因著他們的配偶、子女、父母出國探親和移 民,更多大陸人士接觸到福音;在海外落地生根後,許多人加入當地的華人教會、團契,成為會友和同工,甚至成為傳道人。這一時期,許多造就、訓練性質的培訓 營、培訓材料、刊物,也相繼開展;如:1996年第一屆中國學人培訓營和“大陸基督徒靈命與使命研討會”;1997年《生命季刊》和《海外校園》進深特 刊;1998年中國學人培訓材料開始出版等。許多學人因著回國探親、講學,而有机會向家人、親友、同鄉傳福音,擴大了福音在中國的接觸面。目前美國的中國 學人事工已由早期以學生、學者為主而向多層次、多背景發展,其中最明顯的現象是大批大陸背景的專業人士已進入美國主流社會和華人社區的中產階級,留學生的 年齡普遍年輕化;而且來自大陸的各類簽証持有者及新移民,甚至包括非法移民等,其數目正在超越學人的數目。福音事工及策略皆須因應這一多元化的需要而改 變。 二、團契/教會分佈狀況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時候到了 --寫在《舉目》創刊之際

本刊主編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十年磨雙劍         大約十年前,也就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海內外中國學人興起了一波“基督教熱”。無論是在美洲、歐洲、澳洲,還是在日本、東南亞,大量的中國學人湧向教會,渴求真理。《海外校園》雜誌就是在這波浪潮下,創辦的一份福音刊物。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隨著第二波的浪潮--移民熱,也因為許多中國學人已成為基督徒並參與事奉,華人教會開始注重培育初信者及新同工。《海外校園》雜誌社便在此時,增加出版了《進深特刊》一年兩期,並編印一整套流傳甚廣、精簡實用的《中國學人培訓材料》。 《舉目》呼欲出         當2001年的鐘聲叩響了世界,也帶來了新時代的新衝擊。許多中國學人已在海外落地生根,或融入了華人教會,或成為了以中國學人和新移民為主体的教會的中堅 力量。在他們如此積極地尋求使命、方向之際,如何培訓他們走上事奉之路?如何在這多元化、後現代、資訊掛帥的時代,樹立基督信仰的價值觀?這些都是《海外 校園》雜誌社極其關心的問題。         另一方面,我們相信隨著中國越來越多地加入世界性組織,中國必然走向更開放的前景。如何掌握時機參與中國福音事工?如何鼓勵基督徒獻身回國事奉?如何集結人才資源投入中國宣教及普世差傳?這也是我們必須研討的新問題。         顯然,創辦《舉目》雜誌的時候到了。 此名源何來         本刊決定,從2001年起,將原《進深特刊》,更名為《舉目》。        “舉目”一詞,具有豐富的聖經根據,既代表心志又代表行動。“舉目”就是:         舉目望天--以赤子之心,仰望、親近、尋求天上的父神。         舉目看田--以基督的心和眼,觀看福音禾田、透視世態人心、承擔事奉使命。         我們認為這個新刊名,能充分体現本刊在新世紀的新方向。 即時看新顏         新創刊的《舉目》雜誌,對象、內容上,將和佈道性的《海外校園》雙月刊及以往的針對初信者的《進深特刊》,有明顯的不同。         今後的《舉目》,盼望“喚起中國學人和海外華人基督徒的時代感和使命感”,塑造靈命、品格,落實聖經的價值觀於工作、婚姻、家庭、金錢管理等現實生活之中。更提供大量的在中國學人事工方面的第一手經驗、資料和見証,培訓基督徒走上事奉之路。         同時,《舉目》亦探討廿一世紀的華人教會,面對時代思潮,面對時局、科技、影視、文學、經濟等各方面的挑戰,應如何回應;針對中國學人最常有的人本、唯物、 進化、實用、虛無的世界觀,如何改變;並報導中國教會(海外和國內)的現狀,回顧過去的得失,評估現在的處境,分析未來的路向。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國學人事工鳥瞰(一)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2000年11月,在一次海外中國學人事工研討會中,21位來自8個國家的負責同工共聚一堂。其中一個優先的課題,就是對各地學人事工的現況,作宏觀性的了解。         本文根據各地同工所提供的資料,概略介紹目前海外中國學人教會和團契的數目和分佈。由於中國學人的流動性極大,要作科學化的、全面性的統計幾乎不可能,但各 地同工根據親身參與者的觀察(paticipant observation)和電話調查、深入採訪等方式,已盡量進行較可靠的估計。下述資料或許不能視為學術性的數據(data),但應可做為了解全貌的參 考。 一、加拿大         目前加拿大華人總人數將近九十萬,華人教會超過三百五十間,主要集中於幾個大城市,如:多倫多、溫哥華 及蒙特利爾。根據加拿大華福會2000年3月的統計,加拿大全体華人信徒人數約佔華人總人數6.7%。近年來自大陸的新移民劇增(1990年至99年,總 人數為152,471人),許多教會紛紛開始對大陸人士的福音事工,除了原來以台灣、東南亞來的信徒為主的國語教會外,不少香港人為主的粵語教會亦投入其 中。據估計,現在全加拿大約有一百二十間有國語(普通話)事工的教會。估計每間教會平均國語人數為80位成人,全加拿大國語聚會的總人數約有一萬,已信主 的約65%。          2000年3月起加拿大校園團契曾做了一個全國性的問卷調查,寄出1500份,總共收回906份,代表8個城市的22間教 會、團契。這次調查統計中,可看到這22間教會有40%是95年以後才成立的,各教會中平均有30%是慕道友,一半的會眾是兩年內到加拿大的新移民,約三 分之二的會眾來自大陸,年齡在26至45歲之間,多數是已婚夫婦,有高學位。         顯然,目前加拿大中國學人事工的狀況是:新(國語)教會、新移民、新同工、新氣象。 二、澳大利亞和紐西蘭         根據2000年的統計,澳大利亞來自中國的人數約十萬人,這不包括約二萬名留學生(高中生、語言生和全國36間大學的本科生、研究生)。         全澳大利亞的40萬華人主要集中在東岸的雪梨和墨爾本,因此華人教會及中國學人事工也主要集中在這兩個大城市。但首都坎培拉、南部的阿德蕾、西岸的佩斯、北 部的達爾文和東北部的布里斯本及其他城市,都有華人教會針對中國學人和移民傳福音。本地的華人神學院已栽培多位中國神學生畢業後到教會牧會。         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一樣,在九十年代先後通過類似“六四保護法案”,接納中國人士永久居留。因此過去五年大批高學歷的技術移民及留學生家庭到達 紐西蘭。目前中國學人和移民總數約三萬人。北島的奧克蘭已有36間華人教會,南島的基督城和但丁城各有3間華人教會,其他城市也有華人團契及西人教會參與 中國學人事工,尤其注重對長輩的關懷和佈道。在東南岸的大學城Dunedin有特為長輩成立的中文閱覽室。今年12月《海外校園》則將與當地教會合辦全國 性福音營和培訓班。 三、日本、新加坡和香港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務之急 --評估海外中國學人教會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過去十年來,隨著海外中國學人福音事工的進展,在美、加、澳、紐、新、港、日、歐各地,凡是中國學人較密集的城市中,均已成立了一些以中國學人和新移民為主体的教會(註一)。其數目雖無全面性的統計,但肯定正不斷增加中。(註二)         若我們從教會歷史和教會增長的角度來看,中國學人這一個群体和教會的興起,其內外因素(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都與六十、七十年代北美華人教會極其相似,這是歷史進展的必然規律,我們可從這規律中評估過去十年來的得失,以策將來。 一. 四種發展模式          根據筆者在各地的見聞和調查,目前海外以中國學人為主体的教會,主要有四種發展模式。這四種模式都具有年輕的海外華人教會共同的特色,其優點和難處也相互共現: 模式 優點 難處         1. 中西教會增設普通話堂 a. 可使用現有教會的資源、設備、制度、規章。b. 信息、牧養、聚會方式上有針對性,且不須翻譯。c. 中國學人有觀摩並參與事奉的機會。d. 体驗不同群体在教會中的合一。 a. 中國學人易有依賴性。b. 不同語言的堂會間溝通不易,看法、作法、神學立埸上可能有分岐。c. 較少自主權。d. 缺乏同工。         2. 中西教會對外拓植或認領分堂 a. 初設立時,可獲得母堂的支援。b. 親自經歷了植堂的過程,可成為自立後去國內或海外植堂的參考c. […]

No Picture
成長篇

迴首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當我在時間的隧道裏漫遊的時候,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我夢見自己正穿過暮靄瀰漫的平原,來到一座小山上。這一個易引人回憶的黃昏,加利利海正在夕陽的餘暉下發出粼粼波光。忽然,我看到五個人坐在山坡上。他們正是耶穌的五個弟子彼得、安得烈、馬太、約翰和保羅。經過二十年來四處的奔走和勞苦,雖然初期的教會已經建立,信徒的人數也日漸增加,但是羅馬帝國的逼迫卻越來越厲害,使得日常的生活也難以維持。因此,他們約好大家在此相聚,談談各人的近況和計劃。           就如往常一樣,彼得首先發言了:“弟兄們,前幾天硝皮匠西門告訴我,他正繼承了一筆遺產,願意奉獻一套打魚的器具給我,也包括船、網和在迦百農賣魚的攤位。而且,彷彿是神安排似的,我岳母也在迦百農新開了一家商店,她很希望我們和她住在一起。如果我們在迦百農定居下來,有一個正常的職業,這樣我們不僅能夠維持家人的生活,而且仍然可以用業餘和週末的時間,到加利利海周圍的城鎮傳福音。”          保羅接著說:“這幾年來蒙神的祝福,亞基拉和百居拉的製帳棚事業越來越發達,他們希望我能在腓立比成立一個分店。從那裏,我可以一方面將他們的貨物分銷到馬其頓各大城市中,也可以藉此機會照顧各處的教會和信徒。在這烏雲密佈、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夕,我們不能不為信徒有所預備啊!”          馬太打斷了保羅的話:“在我蒙召跟隨主之前,我曾經做過生意。依我過去的經驗,在大逼迫來臨的時候,許多生意都會受到影響。我想,還是我回稅關去較好。我當稅吏的收入,足夠供應你們每個人生活和傳道的費用。而且,我也可以有時間從事寫作,這樣總比我自己巡迴傳道有價值得多。”           一直沈默的安得烈終於開口了,他彷彿從回憶的彼岸歸來,抬起迷惘的臉面對他的哥哥:“彼得,你是否記得,就在那邊沙灘上,我們撇下滿船的魚,聽到主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那‘從今以後’離現在有多久?你是否還認得這片草地?就在這裏,我們的主餵飽了五千人。這一塊大石頭,不正是那個小孩子坐過的嗎?我還記得如何從他可愛的小手接過五餅二魚,放在主的手中。啊,彼得,我永遠不會忘記你那時的臉。當主耶穌要我們請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割時,你是何等的熱切與期望?我們豈可求神差遣別人,自己卻不餵養他所託付的小羊呢?”          當安得烈說完的時候,約翰,這位一直坐在彼得旁邊的,發現有一串眼淚滴落他的手心上。他抬起頭來,看見坐對面的保羅也是眼中充滿了淚水。這位多年的戰士站起來,用幾近吼叫的聲音:“弟兄們!不要再談了。讓我們禱告。”         一陣大風從附近的樹梢吹來,他們在禱告中憶起了那次五旬節的情景;那時他們被聖靈充滿,講道後三千人悔改。他們也彷彿看到前面的沙灘上,那位復活的主慈聲問:“小子,你們有吃的沒有?”         當他們抬起頭來,遠處夜行的駱駝旅隊已準備動身了。“再見,”保羅說:“我必須趕下一班開往以弗所的船,從那古老的城市中,主的道將要震動亞西亞。”“再見,”彼得說:“安得烈和我向家人告別後,希望能趕上這支駱駝旅隊,我們將繼續東行。”“再見,”馬太說:“有一群猶太人願意和我到北非去,我聽說埃提阿伯已經開放,相信不久他們會伸手迎接我們的主。”         “再見,弟兄們。”約翰獨自坐在原處。驟起的波浪沖著沙灘,強風推動海濤,彷彿眾水的聲音。他回過頭,看到了站在身旁的主,祂的手上仍然帶著釘痕,祂的聲音仍然柔和:“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夜色終於籠罩了大地,突來的黑暗使我從夢中驚醒過來。每當我回想夢中的情景時,常發覺自己總是介於夢與醒之間那一片朦朧的霧中,竟分不出哪些話是我想的或是他們說的。如果你夠清醒,或者你和我一樣,曾經在那加利利海邊的山坡上、在那一片霧裏聆聽他們的談話,你就會懂得我的故事了。有一天,當你也看見荒野上祂踽行的身影,聽到夜色中祂擲地有聲的嘆息時,或許你也能瞭解我在時間的隧道中,所遭遇的這些經歷。 * * *           雖然這只是一個夢,但我總忍不住要問:如果他們改行了,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