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品書香

《五經神學》(陳培德)2016.07.18

這次我要介紹的好書,是黃福光博士的新著《五經神學》(Theology of the Pentateuch),屬香港浸信會神學院“聖經神學系列”的第二冊。原著以英文撰寫,張群娣翻譯,厚達315頁。此書旨在介紹摩西五經在基督教正典語境裡的討論,以及所涉及的神學問題。 […]

品書香

《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陳培德)2016.07.04

預計共出版三卷的“教義的詮釋”系列,第二冊《神學的阿基米德點:基督論,以及贖罪論、救恩論》新近面世,延續卷一《神學的發生》在論述神學的方法論、神論、人論及罪論之後,卷二以基督論、贖罪論和救恩論為主要內容,仍由李麗娟博士撰寫。卷三則是論述教會論、聖靈論和終末論,分別由魏連嶽、林榮華、張聖佳和曾念粵四位聖經學者執筆,不日面世。 […]

時代廣場

讓樹有更多年輪

卡森教授、凱勒牧師和派博牧師進行3人對話……如果只學習一家之言,就會成為糟糕的複製品;如果師從兩個派別,就會搞糊塗了。只有多方學習,才能塑造信仰,更自由地領會聖經。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神學故事:約瑟的故事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約瑟傳奇的一生是舊約精彩故事之一。約瑟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 能對神有信心,敬畏神,堅心忍耐,以致通過神在他生命中的熬煉,達成神在他身上的計劃。在全能神的救贖工作中,約瑟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因著後來他在埃 及居高位,拯救雅各全家,使得雅各和他的後裔能夠寄居埃及成為大族,應驗了神對亞伯拉罕在《創世記》15:13的預言,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必在外地寄居; 並使得亞伯拉罕之約的應許——透過亞伯拉罕的後裔傳遞神的拯救與祝福的計劃,能夠逐漸成就。       《詩篇》105篇中見証神堅定與亞伯拉罕所立 的約(8-10節),那裡記載神對以色列先祖的眷顧,並特別指出他先打發約瑟被賣到埃及為奴,藉由約瑟的受苦,後來使雅各全家能安然渡過長期乾旱的年日, 也因他們在埃及地數百年的寄居,被預備成了一族人數超眾的群体。這些過程表明了神的救贖與他對自己百姓的細心照料。 約瑟和他的兄弟(《創》37:2-11)        約瑟是雅各(又名以色列)在年老時,由鍾愛的妻子拉結所生的孩子(《創》30:22-24),所以特別受到雅各的疼愛。不過雅各未記取曾經發生在他父母身上 的前車之鑑,從前他母親利百加對他偏愛,致使雅各與哥哥以掃爭競,最後造成雅各與母親離別(《創》27:1~28:5),現在雅各對約瑟的偏愛,又同樣造 成約瑟與雅各分離。        故事一開始,就描述約瑟的一些特質,他是一個忠心順服父親的兒子,處在一群不良善的兄弟之中。約瑟和哥哥們一起牧羊,時常將哥哥們的惡行報告給父親。這裡似乎強調約瑟對父親的忠誠,對比哥哥們的邪惡與不忠。他對哥哥們舉止所作出的行動,正反應出他的純真與正直。          由於約瑟的忠心順服,甚得雅各的喜愛。雅各為約瑟作了一件彩衣(註1),這象徵約瑟比兄弟們居於更優越的地位;由於他是雅各寵愛的孩子,這也意味著雅各有意 揀選約瑟,讓他得到大部分的產業,或居於領導的位子。結果可以預期的,他兄弟仇恨約瑟,以致不能與他和氣地說話。嫉妒者常會仇恨受寵愛的人,正如該隱和亞 伯的故事,該隱因為神喜悅亞伯,心起嫉妒並攻擊亞伯,善惡的衝突因之產生。雅各的家庭中,類似的衝突再次發生。約瑟因為被寵愛,導致兄弟們強烈的仇恨,不 久之後這仇恨情懷,更發展成邪惡的行為。         神用兩個夢,確認對約瑟的揀選,並預告約瑟將掌權治理他的全家。約瑟的第一個夢和農耕的情景有 關:他的禾捆起來站著,他兄弟們的禾捆圍著他的下拜;這可能表達後來約瑟在埃及獲得權柄來管理他的兄長們。他的第二個夢是關乎天上的星象:太陽、月亮、星 星都向他下拜。在古代的文化裡,這些天文記號都與統治者和其權力有關。因此,這個夢也象徵著約瑟將被高升,超過他的家人。        約瑟的兄長們對 這些夢的回應,乃是嫉妒並越發恨他。兄長們的反應,和約瑟的忠誠順服相比之下,顯明了雅各的揀選是合理的。當然神在此也彰顯他有主權揀選人來當領袖。神的揀選常常不是依年紀的次序,這也會使一些不順從的人產生嫉妒。約瑟的哥哥們不承認神透過他們父親所作的選擇,甚至定意設計殺害他。也許他們都認為自己應該 居於領導地位而產生嫉恨,但這些行動正表明了為何他們沒有資格作領袖的原因。 約瑟被賣到埃及(《創》37:12-36)         有 一次,約瑟的兄長們在示劍附近牧羊,約瑟順從父親雅各的吩咐,去探望哥哥們是否一切平安。當兄長們還遠遠看見他時,就心生殺害他的企圖,要使他所作的夢不 能實現。長兄流便卻想把約瑟交還給父親,就勸其餘的兄弟不要殺死約瑟 […]

No Picture
成長篇

當神學家的意見不同時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有人問:“我敬重的兩個神學家對同一段經文的意義有不同看法時,我該怎麼辦?”這是一個令人頭大的問題,也是一個嚴肅的問題,筆者個人也曾深受困擾。在這篇文章中,筆者要嘗試與讀者們分享一些個人的心得。 現象的成因        首先,我們要分析一下造成困擾的原因。基本上,一般信徒常接觸到的,可分兩類: 一、神學系統引起的問題。         我們解釋聖經時不可能避免系統性的處理,因而產生不同的說法。在華人教會中,我們可以觀察到四種現象:加爾文宗與衛斯理宗的差別;時代主義與非時代主義的差 別;靈恩派與福音派的差別;新派與福音派的差別。由於篇幅的限制,加上筆者自己學識有限,我們不能在這裡詳細說明,只能用兩段經文做為例証,說明不同神學 系統對同一段經文可以有不同的解釋。         (1) 《羅馬書》8章29節。“他(神)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這節經文談到預定論的問題。衛斯理宗的人談到這段經文,會說“預先所 知道”這個字(希臘原文是一個動詞),表示神的預定是基於他先預知我們會信主耶穌。加爾文宗的人卻會說,“預先所知道”這個字真正的意思,其實是指神看中 我們,是他的主權,不是因為預先知道我們會相信。         (2) 《使徒行傳》19章1-7節。這段經文涉及聖靈充滿的問題。靈恩派的人解釋這段經文,常會指出這段經文談的是一些“門徒”沒有聖靈的洗,表示聖靈充滿是在一個人信主以後才發生的事。有些福音派的人則會說:這裡所說的“門徒”根本不是基督徒。 二、象徵性語言引起的問題。        這是由於這種(象徵性)語言基本上就是另有所指,因此我們解釋經文時,難以準確地掌握經文本身的意思。我們也可以用二段經文說明。         (1) 芥菜種的比喻(《可》4:30-32;《太》13:31-32;《路》13:18-19)。這是主耶穌說過的比喻,顧名思義,用的是象徵性的語言,內容相 當簡潔,我們也知道它必定與天國有關。可是,這比喻要表達的是什麼?有人說,這是表示天國擴展的時候,特別是基督教成為國教的時候,魔鬼會混進教會而使它 變質;另有人說,這是天國擴展的時候,天下萬國的人都要接受主耶穌的福音。        (2)《啟示錄》6章1-2節的第一印。經文說約翰在異象中看到一個騎白馬的,“拿著弓;有冠冕賜給他;他就出去,得勝並且要再得勝。”(新譯本)這個異象的內 容相當簡短,我們得到的印象是一位常勝將軍。但是,倘若我們問:這常勝將軍在人類歷史中出現時,會是誰?有人認為這人是敵基督以武力征服世界,也有人認為 這是指基督以福音在普世傳揚。 實際建議 一、基本要點:唯獨聖經。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釋經與神學

小灶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聖經:神的話還是人的話?             一些熱衷于神學的“純正性”的弟兄姊妹,強調要去掉一切“人的東西”,單單信守神的原旨。他們的用心可嘉,但事實上,這種“超級屬靈”的願望,是不可能的。 首先,從聖經翻譯和文本批判這兩個角度看,這些弟兄姐妹也許沒有想到,他們拿在手上讀的“最純潔”的聖經,其實已經經過了很多“人的工作”和“污染”。比如翻譯和在翻譯之前的文本批判。           翻譯者的思想文化背景之間那種不可割裂的聯繫,必然使聖經不可避免地帶有“人的東西”。除非我們認定聖經翻譯者都是不食人間煙火、臉上帶著摩西剛從西乃山上 下來時的“榮光”。此外,即使這些弟兄姊妹讀的是原文聖經,但如果他們不是像保羅那樣“生來就既是猶太人又是希臘╱羅馬人”,恐怕在他們學習希臘文和希伯 來文時,也不可避免地要沾染上“人的東西”──他們的希臘文和希伯來文教師還不一定是基督徒呢!            再推深一步:上帝說的語言是什麼?希伯來 語?希臘語?有的時候還帶點亞蘭文?(新約聖經的福音書中,有些段落是亞蘭文。)事實上,在歷史上曾經真的有一段時間,人們認為至少新約的希臘文是一種 “聖靈的語言”,因為它與現存的古典希臘文有很多不同。可惜後來考古學發現,原來所謂新約聖經“聖靈的語言”,不過就是當時地地道道的“俗人的語言”而 已!上帝好像跟祂“最熱心”的追隨者開了一個大玩笑。            聖經自己所告訴我們的是,聖經既百分之百是神的話,也百分之百是人的話;聖經是“人 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1:21)。換句話說,是神的話以人的語言和文字的方式在歷史當中被啟示出來。因此一方面,我們堅定地維護聖經從神 而來的權威,堅信它不僅在一切所說的事情上都絕對無誤無謬,而且更是我們信仰和生活的唯一準則;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堅決拒絕那種否定在聖經成書過程中有人 的參與的觀點,好像聖經就是一本“直接從天上掉下來”的書一樣。            而這後一點,就正是我們堅持在釋經過程中“歷史--文法”解經的原因。因 為神既然是在歷史中間以人的語言來啟示祂自己,那麼我們就必須以歷史背景和語言的基本規則,來接受和理解這些特殊啟示。既然神都不以在人的歷史和文化中, 以人的語言來啟示我們為恥的話,我們為什麼反而要顯得比神還“屬靈”呢?            不錯,我們肯定聖靈的保守,因此肯定聖經無誤無謬的權威;但這不 等于說,聖靈的保守就消滅了人的特性。而在這一點上,基督的道成肉身正是很好的類比:基督既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但祂是完全的人,並不表示祂就有 罪;同樣地,聖經既完全是神的話,也完全是人的話;而即使聖經完全是人的話,它也沒有錯謬。但它沒有錯謬,不等于它就沒有人的語言文化所表現出來的一切特 徵,因此我們能夠、而且也必須從人的歷史、語言、和文化的角度來理解它。            我們作為基督徒,相信唯有聖經是神無誤的啟示,但在我們“按正意分解神的道”(《提後》2:15)時,需要確立的一條最基本的觀念,即聖經既百分之百是神的話,也百分之百是人的話。因此,我們要承認並接受釋經和神學的必要性。 釋經和神學:人的工作還是神的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