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浮生非夢

小凡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在被苦難沖得七零八落的人生中,是否還值得堅守那一份對生命的認真和執著?在名利滾滾的紅塵世界,是否還有必要保守那面向上帝的素樸貧窮?如果浮生是夢,就任憑聲色情欲如水流,將你漂走吧,因為你不必有根。        是什麼力量拉住了你,使你不能不較真?        是那一雙有釘痕的手,親自將你牢牢安在祂為你擇定的位置上,使你不得不咬定青山。於是你永遠不能再飄浮。縱然浮生如夢,你卻有責任去承擔生命中一切的際遇,為真理而站穩。        “真理是什麼呢?”         一世紀的羅馬巡撫彼拉多,見慣了官場的爾虞我詐、逢場作戲,聽慣了政客們油嘴滑舌的辯論,聽見耶穌“特為給真理作見証”,不禁啞然失笑,如此發問。        二十世紀末的人們,崇尚後現代主義式的懷疑,很難相信真理的純正力量。當邪惡以暴力、毒品、淫亂、賭博等種種的面目侵蝕著人類社會,當戰爭的烽火使得越來越 多的人流離失所,當物欲橫流、人心枯竭如同寸草不生的荒漠,浮生豈非恍如曇花一現般可憐?“花開堪折直須折”,那要趕緊抓住生命瞬時之樂的呼聲何其誘人! 將一顆心交給世界洪流,閉了眼只管順水漂去,豈非省力?         或者可以繞道走,避開十字架?因為十字架要求“以受苦的心志為兵器”。難道心不能像那脫韁的馬一般任意奔跑,卻要被約束在一條崎嶇的窄路上?         但真理不苟且。真理指向著十字架,並以沉鬱的目光燒灼人的良心。         哦,你不能閉眼,甚至不能繞行。地動山搖,那永遠的目光卻將你焊住在這裡,在苦難的歷練下不能偷生。信仰不再是飄浮的歌聲,也不是花飾的搖籃,卻成了風雨中的 堅忍。當真理擎起你的臂膀,你就再無退路。這“有根有基”的信仰,就註定要承載越來越多的壓力和重量。這是你的痛苦,也成為你的掙扎,卻是你被分別為聖的 榮耀。因為“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 作者來自大陸,赴澳洲留學,現居墨爾本。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也許,我可以…… ——難堪的基督徒,偽善的牧師?(李道宏)

李道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論斷人,你太歧視了!!”正值青少年時期的小女兒,突然忿忿不平地對我表達嚴正的抗議。她激動的情緒,讓我嚇了一跳。       事情起因於一位站在路邊的黑人,因他的動作、行為,很明顯表示出他是一位“同志”(同性戀),我就隨口說出我的想法。      “我剛剛有說什麼嗎?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說出來而已。”我本能地為自己辯護:“我又沒有說他不對,或者他是罪人……”我不自覺地放大了音量,來捍衛自己的立場與尊嚴。小女兒著實傷了我的自尊心,也撼動了我身為父親的威嚴,讓我感到相當難堪。       “你剛剛說話的方式,就明顯表現出你的歧視!”語畢,她賭氣看向窗外,不再跟我說話。 跨不過的鴻溝        這一小段插曲讓我陷入深思與反省中。孩子竟指著我的鼻子說我愛論斷、有歧視!我自認是跟隨耶穌的21世紀門徒,福音派牧師,怎麼變成了孩子眼中厭惡的偽善者?        在這個時代裡,我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樣,從很小的時候起就被教導,要心胸寬大(open-minded);能完全接納別人的不同,包括不同的文化、膚色、 種族、宗教信仰、性取向等等。這樣的觀念,已經深深刻劃在孩子心裡,他們也身處這樣的環境。比如要好的同學是信奉伊斯蘭教的,每一年齋戒月期間,即使上 學,中午都禁食。或者,老師是“出櫃”(公開)的同性戀,經常跟學生說到他與另一半的相處情形,不論是再平常不過的生活,還是特別有趣的事情,他都會聊天 講話般,自然地說給學生聽。        其實,學校教育還只占孩子生活的一小部分。他們從小看的卡通、節目、廣告、雜誌、心目中崇拜的明星、iPod 播放的下載音樂、歌詞等等,早己塑造他們的價值觀與世界觀。年輕一代也從小被教導,堅持基督教所信的聖經才是神的啟示,是人唯一、最高的道德與生活準則, 這樣的固執不知變通(closed mind)是很危險的;那些無法包容別人的人、宗教狂熱者、自以為站在真理那邊、懂得什麼是真理的人,往往就是發起世界大戰、破壞社會安定的狂熱分子。         因此,他們會問很多諸如此類的問題:“你怎麼能夠這麼確定,只有信耶穌才能得救呢?”“在這個地球上,一定有許多人是好人,只是信奉別的宗教。就拿慈濟來 說,不論是海嘯、地震、颶風等等,哪裡有災難發生,隔天就可以看到他們投入救災,甚至還主動邀請基督徒加入。他們的善行,是有目共睹的。你還怎麼能夠這麼 篤定,耶穌才是道路、真理、生命,信耶穌是進天堂的唯一道路呢?”         “真理”對年輕一代而言,不再等同於絕對與唯一。         即使是許多在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孩子,他們的信仰是真的,他們認識耶穌,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知道耶穌道成肉身、降生為人,為了所有人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並且 在死後第三天復活,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的意義,並且願意信靠。但是,跟我們不同的是,這一代的年輕基督徒,並不堅持別人需要接受耶穌為生命的救主,認為那才 是人得救的唯一道路。信基督教很好,但穆斯林也可以有他們自己的信仰,佛教徒、道教徒也是,只要全世界的人能夠和平相處,誰信什麼是誰的自由。沒有絕對的 真理,世界和平共存最重要。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看教義分歧與教會分裂(雨亭)

雨亭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新教歷史基本上就是教會分裂史。自宗教改革以降,基督教內部的紛爭就從未有過片刻停止。            最早的分裂,發生在《九十五條》釘上威登堡教堂大門之後約十年。馬丁‧路德為著堅持聖餐餅是“實質地”是主的身体,而與慈運理分裂,因為慈運理相信那只是“象徵地”是主的身体。            馬丁‧路德死後,路德宗內部有腓力派和純正路德宗主義者的不和;路德宗和加爾文主義的不和;荷蘭有加爾文主義與阿米念主義之爭;重洗派與嬰孩洗禮,以及千禧年、被提、靈恩運動、家庭教會與三自教會、靈魂体是二元還是三元等爭議。            許多問題是因為教義的分歧。而教義的分歧,大都是基于對聖經有不同的詮釋。因此很多人致力于建立可靠的解經原則。然而,為什麼宗教改革以後,解經學已有長足進步,但分裂卻不見減少呢?我想分裂的問題,不單是涉及聖經的詮釋方法(方法論的層面),更在于態度和知識論的層面。下文我希望提出一些導致分裂的原因, 以達拋磚引玉之效。 把相對的真理絕對化           唐崇榮牧師說過,要分清楚絕對的真理和相對的真理,不要把相對的當成絕對的來看待。我非常同意這個見解。           不過道理聽起來簡單,實行起來殊不容易。比如我們都承認因信稱義是絕對的真理,三位一体是絕對真理。但是,究竟婦女講道、蒙頭、吃血、三自或家庭教會、無條 件的揀選或是有條件的揀選等,是絕對的呢,還是相對的呢?有人認為這些是絕對的真理,所以為此而不惜分裂教會,或是教會之間互不往來。             有一次,美國三一神學院的新約教授奧斯本(Grant Osborne),主持一個神學會議。那次的議題都是爭議性很大的,如:千禧年問題、加爾文和阿米念主義等。            奧斯本教授在討論之前,先跟大家分享什麼是主要的教義(cardinal doctrine)──它就是主內弟兄姊妹所共同持守的信仰,沒有它就成不了基督教。主要教義最典型的就是尼西亞信經和使徒信經,一千多年來它們一直是基督教各教派共同認信的(照唐牧師用語,這就是所謂絕對的真理了)。             至于其它的教義,就可謂相對真理了。奧斯本教授說,我們就當存著謙卑和包容的心來對待。這不代表其它的教義不重要,只要這些教義不至于把我們變成異端,我們也不必為它們來大動干戈,甚至分裂基督的身体。            結果,該次會議出人意表,氣氛異常的和諧、開放,成為各個與會者難忘的經驗。            歷史的教訓提醒我們,類似馬丁‧路德和慈運理的衝突一再發生──他們共信的教義有百分之九十九,就單為聖餐問題談不攏,結果殃及瑞士,甚至是整個歐洲的改教運動。這種因小失大的教訓,應該成為我們今後的借鑒。 以為自己擁有全部的真理            有一個道理大家都明白:人是有限的,人的思想也是有限的,人的知識也是有限的。所以,神才會自我啟示,讓有限的人類得以認識祂。            神除了道成肉身親自來啟示祂自己之外,也透過聖經來啟示自己。聖經是真理,但人對聖經的理解、解釋,不一定是真理,因為人的理解、人的語言、人的思考,都是 有限。比如說,當我們讀到神是愛的時候,這個愛受到我們的概念(如父愛、母愛、夫妻的愛等)限制,並不足以描述神那超乎人想像的大愛。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生活的原汁原味

海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一、漁夫 當今社會幾乎沒有哪個人覺得生活很輕鬆。每個人都背著滿身的理想與渴望,每個人都在生活的忙亂中馱著揮之不去的精神壓力,怎麼會不累呢?            我們的累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找的,是我們把原本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神給我們生命的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人們之所以找不到清晰的答案,是因為在我 們內心深處隱藏著使我們的慾望膨脹,使我們不斷貪得無厭地攫取的罪性。為此,我們為自己的生活加載了許多額外的負擔,身体和心靈雙重受累。           自身的貪性使人們生活得很複雜,很用心思。為了追求成功和享受,人們不惜付出時間、精力和体力;為了成功,就要思前想後,考慮各種關係,處理各種矛盾;為了成功,就要面對各種壓力,不可避免地承受失敗的打擊……          那麼,能不能活得簡單些?能不能讓自己輕鬆些?對生活的慾望能不能不要太高?要求不要太多?能不能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希望,卻不把明天當成今天的負擔?能不能對成功有想像,卻不必為未必能得到的成功而犧牲簡單快樂的生活?          最近在網上散播著一個小故事,看後令人十分感慨。它講述的是有一個商人幫漁夫出主意: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捕魚,攢錢去買大漁船。然後就可以抓更多魚。那 時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再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           漁夫問:這要花多少時間呢?商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漁夫又問:然後呢?商人笑著說: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幾億幾億地賺! 漁夫又問:然後呢?           商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聊聊天唱唱歌囉!           漁夫疑惑地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從這個小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出,人的一生所追求的,其實就是簡樸和平靜的生活。只是不幸的是,卻常常走錯路,繞大圈子。 二、雙翼          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樂觀地對待生活,真誠地對待他人,也許有一天你回首凝望的時候會驚奇地發現,你最值得驕傲的,是你比他人活得單純而快樂。          我有時覺得,高度發達的文明給予我們的快樂是有限的。我們周圍充滿已經擁有一切的人。可是,他們的心仍有一個洞,無論往這個洞裡扔進多少物質,這個洞就是發痛。           但神給我們的世界原本很簡單:食就是吃能維持我們生命的基本東西,衣就是穿能使我們溫暖的東西……這是另一種由簡單帶來的幸福的定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