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復活節專文:在聖與俗的想像之間——巴赫的《復活節神劇》(2021.04.0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1.04.03 王星然   “改編世俗樂曲,在教會崇拜中使用,可以不可以?” 教會音樂史上最偉大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巴赫可能會問:“為什麼不?”巴赫筆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聖樂作品,包括本文介紹的《復活節神劇》皆是出自於這樣的改編。   榮耀歸於上帝 音樂之父巴赫(J.S.Bach,1685-1750)有一個習慣,在他創作的所有教會音樂作品的總結處,都簽上S.D.G.(Soli Deo Gloria,榮耀唯獨歸於上帝),而有意思的是,這個簽名習慣也見於他所創作的世俗音樂中。這說明了巴赫認定自己的作品,無論聖俗,其動機都是為了要榮耀上帝。 Soli Deo Gloria(榮耀唯獨歸於上帝)正是宗教改革的五個唯獨之一,因此這個簽名更透露出作曲家與改教運動的淵源。 眾所周知,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是改教家馬丁·路德的追隨者,而巴赫除了把路德寫的聖詠旋律巧妙融入在自己的作品中,路德神學裡有關聖與俗的教導,更是直接反應在他的創作理念和工作態度中。   君尊祭司不是神職人員的專利 在宗教改革之前,只有教會裡的職份被看做是神聖的,一般職業與服事上帝無關,因此當時發展出了修道制度,呼召人遠離世俗,專心事奉上帝,但路德神學打破這樣的聖俗界限!路德後來“還俗”,離開修道院娶妻生子。 路德引用使徒彼得的話,即所有信徒,無論是農夫、商人、工匠、老師、音樂家……只要是基督徒,都是“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參《彼前》2:9),君尊祭司不是神職人員的專利。(註1) 職業不分聖俗,在上帝眼中,一個操持家務的主婦,一個在田間勞動的農夫,和在教會裡執行聖禮的神職人員,並無不同。透過工作,上帝使用我們來服事我們的鄰舍,在工作中榮耀祂。 因此,在教會裡創作聖樂,固然是榮耀上帝;作為一個春風化雨的小學音樂老師,也是榮耀上帝;一位基督徒作曲家為電影配樂,即使他創作的是世俗音樂,但他使用上帝賦予的天賦和創造力,來服務人群,創造文化,也能使上帝得榮耀!(當然,這不包括他創作抵擋上帝的音樂作品。) 這樣的理念,在宗教改革以前,是難以想像的。這對巴赫及後世所有基督徒音樂家而言,具有重大的意義:音樂創作不只是娛樂事業,它不只是個謀生工具。它可以是一個使命,無論在教會內外,它都可以是一個榮神益人的呼召。 理解這一點,也就不難明白,為何巴赫在他所寫的世俗音樂樂譜上,也親筆簽上S.D.G.(Soli Deo Gloria)。     改編世俗音樂 路德還會做一件我們今天看起來很離經叛道的事:他和他的跟隨者,都熱衷改編當時的流行歌曲,把那些普羅大眾朗朗上口的民謠改寫成聖詩。路德常常感歎,為何撒但可以擁有許多美好的世俗曲調?音樂的唯一目的就是榮耀上帝!不能讓仇敵竊取這份榮耀啊! 其實,改編世俗歌曲,路德並非始作俑者,《詩篇》裡許多詩歌,也都是調用當時廣為傳唱的民歌曲風來入樂。否則,誰會知道什麼叫做調用朝鹿,調用百合花,調用瑪哈拉,調用遠方無聲鴿? 因此,改編對路德而言一點也不陌生。 上帝賦予人類創造力,但我們與造物者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上帝使無變有,而我們的創作卻都是在既有的素材上完成的。歸根結底,所有原始的素材都是來自於上帝的創造,並無聖俗之分。 自然而然,改編與模仿成為人類創作的一部份,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每一次的改編或模仿中,總有一些新的元素加入,將原來的素材打碎重組,去蕪存菁,使之更加豐富,這就是藝術創作。 巴赫服事的教會——萊比錫聖湯瑪斯大教堂的復活節崇拜 […]

编者心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談妮)2016.03.02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 文/談妮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3.02 一晃眼,2016年已經進入春暖花開的3月了。 在北美,秋天的代表色是橙黃橘金。冬天在皚皚白雪中象徵聖誕的,則是大紅與正綠。春天的顏色,較之前面兩個季節,可就豐富了:淡紫、嫩黃、翠綠、粉紅……全是生命初綻的喜悅與單純。 至於夏天,大概就是碧海的藍,或是白花花刺眼的陽光。 春天的活潑歡欣,不僅是因為萬象更新,更是因為基督的復活,帶給我們今生內心平安喜樂的保證與永世的盼望。 我們能以上帝兒女的身份,自由、自信、暢快地慶祝,是因為耶穌基督的救恩與得勝(參《加》1:4;《羅》8:21)。 但是,為什麼有時候這份自信和快樂會消逝呢?是因為主不夠愛我嗎?是因為我不夠愛人嗎? 捨己 我們談到救恩,一定會想到耶穌的捨己,以及耶穌要求跟隨祂的人要捨己。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呢?            1)捨棄自己 在中文和合本聖經中,同樣翻譯成“捨己”,在原文中其實是不同的字。首先,耶穌為了我們的罪捨己——是捨棄了自己(παραδόντος),是上帝愛的實踐,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      2)否定自己 但我們要跟隨耶穌的必要條件,卻是另一種捨己——否定自己(ἀñíçóÜóèù。參《太》16:24,《可》8:34,《路》9:23)。 否定自己,是很多人在認信過程中,曾經歷過的。這就如義人約伯在經過漫長的自我抗辯後,因為“親眼看見”上帝,而“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參《伯》42:5-6) 只是,從常理看,一個厭惡自己的人,如何能健康地去愛人呢? 愛己 使徒約翰說:“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一》4:19)愛人的能力,是生命成熟的特徵之一(參《加》5:22)只是耶穌愛我們,為我們捨棄了自己,我們若要效法耶穌愛人,如何去捨棄那個已經被我們否定的自己呢?我們又拿什麼去“愛人如己”呢? 1)飢餓地愛己 一個自我否定的人,常常是個對愛飢渴的人。他們會不自覺地以愛交易愛,內心深處對愛索求無度。這類人的“愛”,常常是以自我為中心的。 2015年、2016年連獲兩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多(Alejandro G. Iñárritu, 1963-),在他2006年上映的《通天塔》(Babel)中,母親自殺而父親冷漠的日本聽障女孩,就是一個例子,她企圖用少女的身體或嘲弄他人、或獲得關注、或換取關懷。但真正需要的,只是藉與人的聯結,感到自我的存在。 至於嚐過主恩的滋味,卻只停留在自我否定階段的基督徒,則常常是自義的、論斷的、尖刻的,或是憤怒的。他們內心更為寂寞,更難信任他人,或更難與他人建立深度的聯結……甚至,旁人會感到,他們擁有相對更強悍或更頑固主觀的“自我”。 2)從容地愛己 其實,跟隨主在否定自我的同時,是要與基督一同歸入死、埋葬,而後,不只慶祝復活節,也在基督裡建立一個新的我——在生活舉止或服事上,都不再靠舊的儀文,。(參《羅》6:4;7:6) 人一旦脫離了律法的捆綁,就表示人不再由外在行為來評價。上帝對我們的愛,不只體現在一次一擲千金式的“重價買來”(《林前》7:23),而且還包括恆常不變的珍視,與細緻的護理: “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冊子上嗎?”(《詩》56:8) “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申》32:10) 這樣的愛,使我們篤定、安全、自信並泰然。或說,這樣的愛,讓我們感到有靠山而穩定。較之服膺於律法,更因為渴慕上帝的榮耀而不會輕易去放縱情慾。 當我們透過上帝對我們的接納而自我接納的時候,“我”的重要性也將慢慢轉淡,並在滿足的福樂(參《詩》16:11)中,將生活關注點更多移向愛上帝與愛人。 […]

No Picture
成長篇

十字架的道路 ──復活節之默想

曾思瀚著/吳瑩宜譯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 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8:34)對于二十一世紀的西方讀者來說,《馬可福音》8:34所蘊涵的經文意義,似乎顯得生疏又 遙遠。然而,這節經文的存在,是超越時空與文化界限的。它要求歷世歷代、各國各方的讀者,不但理解、領受經文的涵意,並且在經文的實踐上付諸行動。當我們 仔細觀察此節經文的上下文時,我們發現耶穌藉《馬可福音》8:34明確地提出了跟從耶穌的基督徒,所應具有的兩個重要特質。   第一、跟從耶穌,就是願意承傳耶穌的使命。         在《馬可福音》8:31-33中,彼得誤解了耶穌對于自身使命的說明。他所預期的耶穌,是猶太人理想中那位得勝的彌賽亞。因此,他攔阻耶穌預言有關自己的受 死與復活。耶穌對于自己身負十字架使命的教導,與當時猶太人所持有的信仰理念不合,很難被當時祂的門徒們所接受,更遑論成為今日讀者熟悉又能認同的觀念 了。誠然,未必每位基督徒都將如同耶穌一樣,走上被釘十字架的道路,但耶穌要跟從祂的人明白,犧牲乃是祂使命的本質。藉著此節經文的教導,耶穌要求跟從祂 的人,仿效祂的樣式,活出捨己犧牲的生命。如此說來,教會,這個由信徒所組成的群体,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耶穌使命的承傳者,因此,我們說教會是耶穌在地上 的身体。 第二、跟從耶穌,就是願意計算並付上跟從的代價。         雖然當耶穌教導門徒有關自己的受死與復活時,門徒未必完全了解耶穌必須上十字架 的意義,但毫無疑問地,他們非常明白與十字架緊密相連的無盡羞恥及社會疏離。我們生活在提倡宗教自由的社會中,是一群幸運的佼佼者,實在很難体會跟從耶穌 可能為自己帶來的各樣艱難。事實上,“美國人”的稱呼,常被視為“基督徒”的代名詞。然而,這種有名無實的“基督徒”,或者是統稱的“基督教國家”,只是 第一世紀巴勒斯坦那種確實完全的信仰劣質替代品。如果生活在信仰自由中的當代基督徒,願意宣告並實踐新約聖經中的根本教導,那麼,社會亦必將以無情的羞辱與疏離,予以敵視和打擊。         在紀念耶穌基督復活的時刻裡,《馬可福音》8:34的經文再次提醒我們,耶穌已經藉著祂的受死與復活,證實了祂所肩負的 神聖使命。基督徒當以十字架的羞辱為懷抱,並以復活的大能為榮耀,效法耶穌基督的捨己與犧牲。以此來彰顯信徒裡面基督生命的基督徒,必然遭受一些不可避免 的個人損失。正如耶穌基督在大約兩千年之前親自對于門徒的教導,為主捨棄個人的利益並非什麼了不起的作為,它只不過是基督徒生命所特有的本質。         當我們領受救恩所為我們帶來的無盡豐盛之時,我們更應該嚴肅地面對基督徒所當行的責任與義務。在十字架的道路上,恩典與責任無法分割,乃一體之兩面。深願所有白白承受恩典的基督徒,甘心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隨耶穌基督的佳美腳蹤,一生無怨亦無悔!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哲學博士,主修聖經研究。目前任教于海外神學院,主授新約。今年將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受邀前往南非自由邦省大學講學。他專研《加拉太 書》的博士論文From Slaves to Sons,已於2005年出版。他的第一本中文著作,《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之人物研究》,出版於2006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