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讓我們回家吧! ──透視大陸青少年離家出走成風的現象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2004年11月11日,已經是第三次離家出走的梁攀龍和另一名孩子偷偷地從起落架上爬上了由雲南昆明飛往四川重慶的航班飛機底部,幻想著進行人生的又一次”單飛”──離家出走去尋找刺激。         飛機起飛後,梁攀龍本能地抓住了欄杆,而另一名孩子卻不幸從高空墜地身亡。在萬米高空經歷了嚴重缺氧、極度寒冷的”魔鬼旅程”,梁攀龍總算僥倖地依靠穿過行李艙的一根通風管道才保住了性命,得以生還。          幾天以後驚魂未定的梁攀龍的父母終於見到了死裡逃生的兒子,然而讓所有人感到吃驚的是,梁攀龍面對情緒激動的父母,竟然沒有一絲反應,那種冷漠讓人實在不敢相信他還只是一個不足14歲的未成年人。那麼他出走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記者調查得知,梁攀龍的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母親雖然留在他身邊,但平時和孩子幾乎沒有什麼交流。梁攀龍自從小學五年級迷上網路遊戲以後,就經常為此離家出 走,一開始父母還尋找兒子,後來乾脆任其發展,因為梁攀龍一般出走幾天後就會回家。但經過這次事件以後,梁攀龍的母親發現自己已經徹底管不住孩子的心了。 相對無言的兩代之間          令人震驚的不單是梁攀龍的這次“死裡逃生歷險記”,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位年紀小小的翹家客對親情,對父母,甚至對世界,對人生的冷漠態度。下面是這位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裡面,面無表情的小男生和記者的一段對話:         記者:你和父母的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不是很好。 記者:平時你能見得著爸爸嗎? 梁攀龍:平時見不到。 記者::那平時你爸都幹嘛去啊? 梁攀龍:在外地工作。 記者:那你見不到他,怎麼還和他關係不好呢? 梁攀龍:見不到關係就不好,不說話關係肯定就不好了。 記者:那你跟媽媽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還好,但就是說不到一塊兒……         兩代之間的話不投機,相對無言,已經是今日中國許多家庭中很普遍的現象了。不管是用“代溝”或是用其他什麼名詞來解釋,一個事實是,許多孩子們對父母的說教已經不屑一顧,甚至懶得和父母說話,而父母們則陷入不知如何才能博得兒女們“金口一開”的苦惱之中。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真的有些家長在萬般無奈下只得接受兒女們提出的建議,用電子郵件來和兒女們進行聊天和溝通,而電子郵件傳送的兩端,是生活在同一棟房子,同一個屋簷下的兩代人,中間隔著的,是那扇緊閉著的孩子臥房的門﹗ 低齡化的翹家群体         中國近年來中小學生翹家的人數不斷上升,從廣東到青海,每個大小城市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孩子離家出走。僅廣州地區,這些年來每年就大約有一千個青少年離家出 走,其中80%是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或初中生。連遠在大西北的西寧市,每年也有四百多人悄悄收拾行李,結伴或獨自離家出走。          相關的調查發現,離家出走的青少年有如下特點:14歲是青少年離家出走的高峰年齡;初中生占離家出走總數的73.65%;男生多於女生;以小學五六年級和初中二三年級學生居多;城鎮青少年居多。 […]

No Picture
事奉篇

澆灌栽培的人 ──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青少年事工訪談

陳玉珊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編者按:本刊上一期初步探討了當前華人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本期特地邀請一位姐妹分享她所屬教會青少年事工的經驗。         洛杉磯華埠的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與其它多數教會一樣,牧養工作分成兒童、青少年、青成年、成年和老年人的事工。所謂青少年,就是12歲至18歲的年輕人, 也是7年級至12年級的學生。此年齡階段的人正在成長的過程,他們活躍、好奇、敢於嚐試、學習力強,也是最需要教導和指引的一班人。         聖經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22:6)教會好像一所學校,有責任教導人認識神、明白神的話、與神建立關係、“走當行的道”。而教會的教導和培養,在年輕人成長期間、甚至以後的人生,會有深遠的影響。 內延與外展         目前參加英文主日崇拜的年輕人有275-300位,其中約有90%的人在崇拜後會參加主日學。7至9年級的初中生,少男少女分開聚會,10到12年級的高中生則有高中團契。數年前成立的磐石團契,則是為居住在華埠附近、說英語的7至12年級青少年而設的。         青少年部的活動廣泛,如高中佈道隊,由50幾人組成,全年參與教會內和教會外的事工。教會內的,如家庭同樂日、暑期聖經學校、招待父母之夜;外展工作則是到洛縣南加州大學醫院、荷里活長老會,幫忙服事,也探視監獄裡被監禁的人。         此外,廿多年來,每年夏天,高中佈道隊會到阿利桑那州短宣,帶領Navajo教會的暑期聖經學校。近年另有巴西短宣隊、東南亞短宣隊。籃球隊則與社區的籃球隊比賽,藉此延伸福音事工。 成長期牧養         目前負責青少年部的伍思翰傳道在本教會信主及成長。他告訴筆者,許多父母很關心孩子在教會的情形,因此教會時常舉辦會議,讓青少年的父母們發問和表達意見, 與傳道人和教會領袖溝通。教會也儘量安排父母參與,例如青少年出去服事的時候,安排父母輪流接送。這樣,父母不僅看見兒女在做什麼,而且接送途中,可以增 進瞭解,建立良好的關係。         伍傳道說:青少年期是成長時期,他們很需要成熟的成人基督徒,作為榜樣。我們要幫助他們全面性地、平衡地發展,幫助他們建立健康成熟的自我認定以及自信。如果他們走錯路了,就要責備他們,指正他們。         許多年輕人高中畢業後,或上大學,或獨立了,就不再來教會。教會流失了很多這階段的人。教會要以愛心照顧他們,關心他們的屬靈生命,鼓勵他們參與事奉。而且教會要經常為他們禱告,和他們建立關係。         談到青少年事工的困難,伍傳道說,可以預見的,是隨著移民的多元化,現代的社會比起十年前、廿年前,是愈來愈複雜了。比如目前教會裡的年輕人,就有說廣東話、國語,和說英文的。所以連主日學也需要用不同的語言教導。 新移民子女         原本教會中文青少年主日學的學生很少,這事工的需要似乎不大。然而,在6年前,中文青少年主日學的領導同工看見不斷有新移民到來,又見到華埠附近的小學和縣 立圖書館有許多華人子弟未認識神。教會舉辦的活動或暑期聖經學校,他們也不來,因為他們不會英文。由於文化背景的差異,新移民也無法與土生或在美國長大的 同齡人打成一片。於是同工們想到以十週為一期的辦法招生:前15分鐘教吉他、電腦、或繪畫等,之後講聖經故事,這樣一來,家長都很樂意讓孩子參加。他們之 中有許多人從未聽過耶穌的名。後來他們又帶朋友來,學生漸漸地增多。接下來,同工的主要工作就變成帶領他們信主、建立和培訓,並帶他們去團契。團契也同樣 增長得很快。其中一對領導者夫婦告訴筆者聚會的情形: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下一代 --參與青少年事工的心路歷程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斷代危機?        以第一代移民為主体的華人教會,有許多不容易面對的挑戰,諸如制度的建立、同工的相處……以至于建堂等等。這些情況,通常是不面對也得面對,不解決也得解決的。        另外一項挑戰,人人能躲則躲、能拖就拖的,就是青少年事工。一般的處理方式,是僱個土生土長的華裔作超級保姆,名義上是青少年事工牧師或主任,“你辦事,我 放心”,只要成年人能放心聚會,青少年做什麼,一概不過問。一旦出事,卻唯此僱工是問;作不好,換個保姆也沒什麼了不得。        每年六月,是一些孩子高中畢業的時候,也是他們向信仰說“拜拜”(bye-bye)的時候。不少基督徒父母所關心的,是孩子進的學校能不能光宗耀祖、是不是前途無量?而長執所關心的,是兒童主日學以後還有沒有青少年人可以用。         至于這些將要進大學的孩子是否信了主、有沒有繼續成長、跟隨主,教會同工與父母往往互推責任。推到最後,結論是“讓孩子自己選擇”。于是“天下太平”,如此週而復始。         談到向大學生傳福音及對他們在信仰、事奉方面的培育,不少教會認為和青少年事工一樣,是血本無歸的投資。因為根本不相信學生畢業後會留在當地,何必為別人造就人才?         過去赴美留學熱潮鼎盛的時期,每年大、小留學生源源不絕。以華人為主的教會以鄉音凝聚了千百遊子。時過境遷,從台灣、香港來美的留學生早已成為稀有動物。中 國的改革開放政策實行廿多年後,國內也發展出有利的學習及就業環境,提供大學畢業生留學以外的其他選擇。相對而言,美國由于恐怖攻擊的威脅,緊縮留學簽證 及移民配額;加上經濟不振及工作機會外移,造成華人留學及移民潮明顯衰退。         以上種種趨勢給北美華語教會帶來的衝擊就是人口老化:二、三十 歲的人明顯減少,四十五歲以上的快速增加,不少教會開始警覺到“斷代”的危機。以事工而言,接棒乏人,教會變成“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1993年的一部小說改編的,以老一代華人移民回顧當年為背景的電影),對四周的社區或下一代漸漸失去影響力;更無待言,將來聚會場地水電、瓦 斯的費用誰來付,清理、維修誰來作? 只是附屬?        其實人口老化、會眾萎縮,並不是移民教會特有的問題。美國、歐洲許多當 地人的教會,也走到拍賣禮拜堂的地步。這種現象原因固然不一,但有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一個在教牧事工上,不分年齡、全方位發展的教會,往往是比較健康 而有生機的教會;而一個只把成人當人,把青少年及兒童事工放在附屬地位的教會,往往是一個不健康而好不過一代的教會。         以筆者較熟悉的台灣教會近卅年之發展為例,早年幾個主流宗派,對青年事工的處理方式,有的著重社交活動,有的著重領導才能訓練,有的是作為詩班及兒童照顧的人力來源,有的則是任其自生自滅。         當時不少有心追求真理及尋求委身的青少年,在心靈需要及熱誠被長期敷衍、忽略或抑制下,往往向他處發展。其中一些人專注于學術或事業的追求,但在信仰上卻成為掛名的基督徒,甚或走入氣功、紫微斗數、禪學等;更可惜的是成為不可知論或無神論者。        另有一些則在校園中找到信主的同學,參加校園團契,一同禱告、查經,彼此勉勵,並向老師、同學傳福音。由于一切從頭作起,有主動性及使命感,且在事奉及探索真理的過程中,品格及恩賜受到磨練。這些學生在當時或日後,在教會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同心亦同堂 --訪西雅圖東區基督教會青少年聚會

華歆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獨特的方式          美國西雅圖東邊 Bellevue市東區基督教會(Eastside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作主日崇拜的人,都會注意到,這教會的青年人是與成年人一起崇拜的,台上負責翻譯的,也是一位青年人。而北美的華人教會,大多數另為青年人 成立英文崇拜。于是人們就很想知道,為什麼東區基督教會採用這種比較獨特的方式。          今年5月9日正巧是母親節,用風和日麗來描繪當日的天氣,是再也恰當不過的了。筆者夫婦走進了東區教會的聚會大堂。         會眾陸陸續續地進來,青年人很自然地都聚在一起,坐在大堂靠左邊的位子,估計有五六十人,幾乎佔全會眾的三分之一。         這次的整個崇拜過程,從宣召、頌讚、禱告、信息到歡迎報告,都是以英文為主,中文翻譯。所選的詩歌,有古聖先賢所留下的老歌,也穿插有輕鬆活潑、使人身心一新的現代聖詩。成人、青年一堂,可各自選用習慣的中文或英文詞句歌唱讚美。         這讓我們聯想到,我們去過的幾處美國教會,在敬拜頌讚中,也是新舊聖詩交互編排,主日崇拜的前半段,連兒童都在一起,到詩歌唱完後,孩童們才安靜離開。由此可見,讚美詩歌的曲調,是不會專屬于某一年齡階段的。         在將近兩個鐘頭的崇拜時間裡,我們注意到青年人與成人一樣安靜聚會,沒有任何吵雜或坐立不安的情形。會後,與坐在旁邊的一位姊妹交談,她告訴我們,這教會每月有兩個主日崇拜以英文為主,其它二至三個主日則以中文為主,但一定都設有翻譯的雙語崇拜。 區別與合一         次日,東區教會的三位監督(彭、王、楊三位弟兄)特別撥出時間,和我們見面。我們才知道他們主日有兒童、青少年(Youth Worship)和成人三組的崇拜;各組成員分別是小學生、初中與少數高中生、高中生以上至成人。         教會沒有規定青少年組成員的年齡上限,當高中學生漸漸成熟,願意去參加成人組的崇拜時,就可以轉過去;成人組崇拜的時間較長,信息也比較深入。         青少年崇拜完全是用英語。每月有一個主日,全体青少年與成人聯合崇拜。         綜和我們與三位監督將近兩個鐘頭的談話,我們看到東區教會青少年組有幾個特色: 第一, 教會非常注重整体合一的崇拜。         1983年教會初成立時,除小學兒童外,主日只有一堂雙語崇拜。後來許多父母都認為,成人崇拜對初中孩子來說,時間太長,內容也太深了。于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和禱告,開始了青少年英語崇拜。但是每個月還是特別安排一個主日,讓他們與成人共聚一堂,聯合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