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交鋒

觀點相同,盲點也相同(陸加)2017.04.03

如何在觀點不同的人當中溝通,需要先謙卑的承認自身的有限,承認我們把私慾、輸贏、臉面,攙雜在我們的思想和觀點裡。放下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我們會發現,不同的觀點會豐富我們對真理和真實的認知與體驗。聖經既提到“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也讓我們看到有默然不語的時候。這其中的把握和拿捏,是捨己的操練。 […]

言與思

媒體不太報導的……(陸加)2016.12.05

大約17、8年前,我第一次去獻血。地點是在一個地下室餐廳的角落,以一個簡易屏風隔出一個臨時搭建的獻血站。

一切的設施都簡單的不得了——只有幾把桌椅、幾個布簾圍著的小單間,和幾張用擔架改建的床。

本以為我會被熱烈地歡迎一下,因為在我記憶中,存有一種“獻血光榮”的崇高意識;結果…… […]

No Picture
言與思

“補品心態”(陸加)2016.08.01

“補品心態”,作為獲得健康的捷徑不一定對健康有什麼益處。對基督徒而言,屬靈生命的健康和成長也要當心這種“補品心態”,這種心態可能是熱衷於某些名牧的洞見和點撥,或者追求提高“能力”或“影響力”蹊徑。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

陸加 本文原刊于《舉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話,概括了國人“一切皆可食”的特點:“好吃的叫食物,難吃的叫中藥。”(@feelinglucky) 然而對於我,中藥一點兒都不難吃。我不僅喝苦藥湯的時候,可一飲而盡,甚至還很喜歡某些藥丸或是咳嗽糖漿的味道。兒時,我因此被大人誇獎為“不怕苦”,搞得我感覺極好。我覺得那些吃中藥嫌苦的人,都太嬌氣! 後到醫學院讀書,在一個偶然的遺傳學試驗中,我發現自己幾乎是個“苦盲”——我對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環是不存在的,我對苦比較木納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為不知道個體之間的這種差異,所以多年來,認為我的感覺就是別人的感覺,而且很習慣用自己的感覺去評判他人感覺的對與錯。 其實,這麼做的,遠不只我一個人。在教會生活裡,也有不少人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不自覺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覺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於是,信徒間產生隔閡、張力,甚至衝突。 祖孫三代,不同的帶領 從聖經裡的記載和描述,可以看到個體間明顯的性格差異。我覺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長)的,當屬《創世記》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孫三代的故事。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是開拓型、敢闖敢幹的。負面的表現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遲疑,不怕冒險:上帝呼召,他即起身離開本族、本地、本家,走時還不知去哪;遇到饑荒,馬上就離開迦南,去了埃及;羅得一家被擄,亞伯拉罕馬上帶家丁殺敗四王,救回羅得一家。 不習慣等待,立刻要解決問題。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錯,惹出麻煩:險些丟掉撒拉;生下以實瑪利等。 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帶領是“呼召與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人,賜他應許,但又常常讓他長久等候——他75歲才出吾珥。這時開始建立家族,已經夠晚了,結果又讓他等了25年,才有兒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魯莽,幫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實現上帝的計畫。 ×兒子以撒 以撒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雖然記載不多,但是個性很明顯:穩健、溫和,避免衝突。他是被環境逼著走。 消極、被動。比如非利士人搶水井,搶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動一次,從不主動尋找解決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見他蒙上帝賜福,找他立約,他還問:你們不是恨我們嗎? 順服。他跟亞伯拉罕上山,開始時縱然心裡疑惑,也不問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塗。他要給以掃祝福,結果犯糊塗,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當。他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還好,明明知道聲音是雅各的,還是糊裡糊塗地把祝福給了出去。 上帝對以撒的帶領,是推動與賜福(Pushing + Providing)。環境變成上帝的工具,從後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寬闊之地、經歷上帝豐富的供應、承受到上帝應許的福氣。 ×孫子雅各 以撒的兒子雅各,精明,善算計,能抓,會使計謀。但是他也很能幹、肯幹,會巧幹。 精明、算計。用一碗紅豆湯,騙得了長子權;與母親合謀,騙來父親的祝福;與拉班鬥智;回迦南的時候,與以掃斡旋…… 偏心。對自己的兒子厚此薄彼,偏愛約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著上帝走出低谷,並且使家族(12個兒子)和產業昌大起來。 上帝對雅各的帶領,是矯正與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揀選了他,不因他的劣跡拋棄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計劃,取代雅各的個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開創以色列民族。 這祖孫三代都蒙揀選,都豐豐富富地經歷上帝,但是上帝帶領他們的方式卻大相徑庭。聖經多處提及,“耶和華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見《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們也許可以從中窺探,上帝在人的個性差異之上,豐富、奇妙、獨特的作為。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賽場背後的“軼事”(陸加 )2014.02.18

在這樣一個推崇爭競和成功的現在社會裡,人們越來越感受到個體的渺小和局限。我們知道的越來越多,但是可以自己把握的卻不多,這種追逐成功的價值觀也面臨著顛覆性的挑戰。一位芬蘭的滑雪健將曾被查出身體內有奇高的血紅蛋白含量,興奮劑檢查中心的人幾乎肯定他是通過自身輸血的方式來增強身體耐力的。正當不可避免的處罰即將臨到他的時候,人們卻意外地發現,其實他有一個罕見的基因突變,正是這個突變增強了他的造血機能。奧運會是“異類”人種的遊樂園,這話是有遺傳學根據的。他們算是一個成功者,還是一個“病人”呢?他們的成功對你我有什麼意義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老的中醫”,還是“老中醫”?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陸加           我的岳父是退休工程師。他有一群老同事,都是一輩子搞機械的。其中有一位,退休之後忽然對中醫萌發興趣,自學了一段中醫理論之後,居然掛牌開業。       出乎大家意料,他的生意蠻好,求診者絡繹不絕。不是因為這位仁兄醫術特別高明,乃是他花白頭髮,貌似經驗豐富。老朋友們跟他開玩笑:你只是一個剛入門的“老的中醫”,卻被人誤以為是“老中醫”了! 橫向和縱向       人變老,不等同人變成熟和人生經驗豐富。同樣,一個“老的基督徒”,也不一定有屬靈生命的成熟。        上帝用與世間完全不同的標準,來看待我們的生命:“……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傭人……”(《可》10:43)祂也警告我們:要在生命裡建造“金銀寶石”,而不是“草木禾稭”的工程(參《林前》3:10-15)。        屬靈生命要成長:“所以,我們應當離開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入到完全的地步”(《來》:6:1),屬靈生命要長成“……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來》5:14)。        根據我的觀察,屬靈生命可以用橫向和縱向的二維方式來劃分:橫向上又可分為“與主的內在關係”、“信仰在生活上的彰顯”和“事奉”等三個不同的面;縱向上則有初信、穩定、進取和成熟等不同的階段。        舉個橫向的例子:一個不熟悉上帝話語的人,禱告就會欠缺,也不太會分辨上帝的旨意,這樣就容易在服事中按己意行,為血氣所勝。他的問題雖然表現在服事上,解決方法卻不是改變服事的方式和技巧,而是要好好去讀經,讀懂上帝的話,也就是從與主的內在關係上解決問題。 – 這是橫向不同側面之間的互動關系。反過來,一個熱衷於禱告、讀經,長於思考屬靈真理的人,他最需要的,可能是參與實實在在的“動手”服事,通過接人、做飯、開放家庭、接觸福音朋友,將所領悟的“道”化為有形有體的生活方式。   […]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怎麼什麼都不做?——突破性格的局限

陸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我生來就對“人”很敏感、也很看重人際,所謂關係型(people-oriented)的人。因此,非常在意周圍人的一舉一動。周圍人的喜怒哀樂,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的判斷 和決定。那些有話不直說的人,我還會猜他們的身體語言、弦外之音。如果一個很強勢的或權威性的人物出現在我身邊,他的意見會左右我……          然而,同大部分人一樣,我意識不到自身的弱點。 到底是誰“不開竅”?         我在教會負責某件事的時候,最頭痛有人和我意見不同。因為我覺得對別人說“不”,就等於破壞關係。        遇到這種情況,我就習慣性把事情拖一拖,做不成就算了。我寧可不做,也不想傷害了“關係”。或者說,我只想維繫關係,不在意事情做得怎麼樣(雖然這樣做,也不一定能保住關係)。可以想見,很多事在我手裡不了了之,或虎頭蛇尾。        為此,我太太很受不了。在她看來,這明明是對神的事不盡職,不夠“忠心”!該做的事,怎麼能這麼不明不白的撂下?應該盡力而為!         她的確也是這樣做的,因為她是對“事”很看重的做事型(task-oriented)的人,而且是個完美主義者。如果讓她負責做什麼事,她會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睡覺、不吃飯,非做好不可。         至於其他參與者高興不高興,她不是很在乎。更準確地說,她根本不知道別人高興不高興。特別是那些有話不直說的人,總是搞得她一頭霧水,只好不管了。所以,她事情雖然做得很漂亮,但不知不覺就可能得罪誰了。         哈哈,一到這時候,我就看不過去了——這明明是對弟兄姐妹沒有愛心、不夠“良善”嘛!不是嗎?把人都得罪光了,光事情做成有什麼用?不做不是更好?         因為做事方式的尖銳對立,我們都很受不了對方。我們都覺得自己很正確,是對方不開竅。而且,不論在聖經中,在教會傳統上,或在教會領袖層裡,我們各自都可以找到強力的支持。        作為夫妻,我們沒辦法井水不犯河水,也做不到東風壓倒西風。於是衝突常常發生。最常有的情況,就是她指責我:“你怎麼什麼都不做?”而我則是:“你怎麼能這麼做!?” 動機有天壤之別         神藉著這樣的衝突,使我們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帶著撕裂之痛,面對赤露敞開的自己—— 我為何特別在乎別人高興不高興?因為我依賴良好的人際關係來肯定自我、增加安全感。而我太太,則覺得只有事情做好了,才能贏得別人的接納、承認,所以她的安全感是同做事掛鉤的。         正是這樣的價值觀混雜在我們事奉的動機裡面,所以表面上看似我們做事的方式不同,實際上是加入了價值觀的衝突。         其實,我不是糊裡糊塗走進教會的人。我信主後,價值觀有了很明確的翻轉。我也願意凡事用聖經的價值觀重新審核、分辨。然而,這不能避免我的生命中仍有許多隱 而未現的問題。就如這件事,我認為我所堅持的,與聖經的教導十分吻合!上帝不是很看中“關係”嗎?聖經不是強調愛、聆聽嗎?這與我看重的,不是很一致嗎?        我沒有察覺的,在這種表面相似的背後,其實動機有天壤之別。聖經看重的關係,能給人帶來真正的益處,是利他的;而我的看重關係,則摻雜了個人需要,是為了給自己價值感和安全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