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觀點相同,盲點也相同(陸加)2017.04.03

如何在觀點不同的人當中溝通,需要先謙卑的承認自身的有限,承認我們把私慾、輸贏、臉面,攙雜在我們的思想和觀點裡。放下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我們會發現,不同的觀點會豐富我們對真理和真實的認知與體驗。聖經既提到“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也讓我們看到有默然不語的時候。這其中的把握和拿捏,是捨己的操練。 […]

言與思

媒體不太報導的……(陸加)2016.12.05

大約17、8年前,我第一次去獻血。地點是在一個地下室餐廳的角落,以一個簡易屏風隔出一個臨時搭建的獻血站。

一切的設施都簡單的不得了——只有幾把桌椅、幾個布簾圍著的小單間,和幾張用擔架改建的床。

本以為我會被熱烈地歡迎一下,因為在我記憶中,存有一種“獻血光榮”的崇高意識;結果…… […]

No Picture
言與思

“補品心態”(陸加)2016.08.01

“補品心態”,作為獲得健康的捷徑不一定對健康有什麼益處。對基督徒而言,屬靈生命的健康和成長也要當心這種“補品心態”,這種心態可能是熱衷於某些名牧的洞見和點撥,或者追求提高“能力”或“影響力”蹊徑。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

陸加 本文原刊于《舉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話,概括了國人“一切皆可食”的特點:“好吃的叫食物,難吃的叫中藥。”(@feelinglucky) 然而對於我,中藥一點兒都不難吃。我不僅喝苦藥湯的時候,可一飲而盡,甚至還很喜歡某些藥丸或是咳嗽糖漿的味道。兒時,我因此被大人誇獎為“不怕苦”,搞得我感覺極好。我覺得那些吃中藥嫌苦的人,都太嬌氣! 後到醫學院讀書,在一個偶然的遺傳學試驗中,我發現自己幾乎是個“苦盲”——我對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環是不存在的,我對苦比較木納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為不知道個體之間的這種差異,所以多年來,認為我的感覺就是別人的感覺,而且很習慣用自己的感覺去評判他人感覺的對與錯。 其實,這麼做的,遠不只我一個人。在教會生活裡,也有不少人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不自覺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覺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於是,信徒間產生隔閡、張力,甚至衝突。 祖孫三代,不同的帶領 從聖經裡的記載和描述,可以看到個體間明顯的性格差異。我覺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長)的,當屬《創世記》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孫三代的故事。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是開拓型、敢闖敢幹的。負面的表現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遲疑,不怕冒險:上帝呼召,他即起身離開本族、本地、本家,走時還不知去哪;遇到饑荒,馬上就離開迦南,去了埃及;羅得一家被擄,亞伯拉罕馬上帶家丁殺敗四王,救回羅得一家。 不習慣等待,立刻要解決問題。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錯,惹出麻煩:險些丟掉撒拉;生下以實瑪利等。 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帶領是“呼召與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人,賜他應許,但又常常讓他長久等候——他75歲才出吾珥。這時開始建立家族,已經夠晚了,結果又讓他等了25年,才有兒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魯莽,幫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實現上帝的計畫。 ×兒子以撒 以撒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雖然記載不多,但是個性很明顯:穩健、溫和,避免衝突。他是被環境逼著走。 消極、被動。比如非利士人搶水井,搶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動一次,從不主動尋找解決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見他蒙上帝賜福,找他立約,他還問:你們不是恨我們嗎? 順服。他跟亞伯拉罕上山,開始時縱然心裡疑惑,也不問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塗。他要給以掃祝福,結果犯糊塗,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當。他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還好,明明知道聲音是雅各的,還是糊裡糊塗地把祝福給了出去。 上帝對以撒的帶領,是推動與賜福(Pushing + Providing)。環境變成上帝的工具,從後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寬闊之地、經歷上帝豐富的供應、承受到上帝應許的福氣。 ×孫子雅各 以撒的兒子雅各,精明,善算計,能抓,會使計謀。但是他也很能幹、肯幹,會巧幹。 精明、算計。用一碗紅豆湯,騙得了長子權;與母親合謀,騙來父親的祝福;與拉班鬥智;回迦南的時候,與以掃斡旋…… 偏心。對自己的兒子厚此薄彼,偏愛約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著上帝走出低谷,並且使家族(12個兒子)和產業昌大起來。 上帝對雅各的帶領,是矯正與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揀選了他,不因他的劣跡拋棄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計劃,取代雅各的個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開創以色列民族。 這祖孫三代都蒙揀選,都豐豐富富地經歷上帝,但是上帝帶領他們的方式卻大相徑庭。聖經多處提及,“耶和華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見《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們也許可以從中窺探,上帝在人的個性差異之上,豐富、奇妙、獨特的作為。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賽場背後的“軼事”(陸加 )2014.02.18

在這樣一個推崇爭競和成功的現在社會裡,人們越來越感受到個體的渺小和局限。我們知道的越來越多,但是可以自己把握的卻不多,這種追逐成功的價值觀也面臨著顛覆性的挑戰。一位芬蘭的滑雪健將曾被查出身體內有奇高的血紅蛋白含量,興奮劑檢查中心的人幾乎肯定他是通過自身輸血的方式來增強身體耐力的。正當不可避免的處罰即將臨到他的時候,人們卻意外地發現,其實他有一個罕見的基因突變,正是這個突變增強了他的造血機能。奧運會是“異類”人種的遊樂園,這話是有遺傳學根據的。他們算是一個成功者,還是一個“病人”呢?他們的成功對你我有什麼意義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老的中醫”,還是“老中醫”?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陸加           我的岳父是退休工程師。他有一群老同事,都是一輩子搞機械的。其中有一位,退休之後忽然對中醫萌發興趣,自學了一段中醫理論之後,居然掛牌開業。       出乎大家意料,他的生意蠻好,求診者絡繹不絕。不是因為這位仁兄醫術特別高明,乃是他花白頭髮,貌似經驗豐富。老朋友們跟他開玩笑:你只是一個剛入門的“老的中醫”,卻被人誤以為是“老中醫”了! 橫向和縱向       人變老,不等同人變成熟和人生經驗豐富。同樣,一個“老的基督徒”,也不一定有屬靈生命的成熟。        上帝用與世間完全不同的標準,來看待我們的生命:“……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傭人……”(《可》10:43)祂也警告我們:要在生命裡建造“金銀寶石”,而不是“草木禾稭”的工程(參《林前》3:10-15)。        屬靈生命要成長:“所以,我們應當離開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入到完全的地步”(《來》:6:1),屬靈生命要長成“……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來》5:14)。        根據我的觀察,屬靈生命可以用橫向和縱向的二維方式來劃分:橫向上又可分為“與主的內在關係”、“信仰在生活上的彰顯”和“事奉”等三個不同的面;縱向上則有初信、穩定、進取和成熟等不同的階段。        舉個橫向的例子:一個不熟悉上帝話語的人,禱告就會欠缺,也不太會分辨上帝的旨意,這樣就容易在服事中按己意行,為血氣所勝。他的問題雖然表現在服事上,解決方法卻不是改變服事的方式和技巧,而是要好好去讀經,讀懂上帝的話,也就是從與主的內在關係上解決問題。 – 這是橫向不同側面之間的互動關系。反過來,一個熱衷於禱告、讀經,長於思考屬靈真理的人,他最需要的,可能是參與實實在在的“動手”服事,通過接人、做飯、開放家庭、接觸福音朋友,將所領悟的“道”化為有形有體的生活方式。   […]

No Picture
言與思

身份盜竊(陸加)2013.12.16

身份盜竊 最新的調查資料顯示,在2012年,每14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遭受“身份盜竊”(Identity Theft)之害。盜竊總值有250億美元。受害者在清理這些“壞帳”中耗時、耗力,甚至深受情緒上的折磨。不幸的是,我今年就成為這樣一個受害者,盜用者以我的名義開了好幾個信用卡和手機帳戶,揮霍了幾萬塊錢之後就銷聲匿跡了。不僅我的“信譽”被毀壞,有時那些債主們還要把他們的壞心情傾倒在我這裡,時不時表現出對我的懷疑,好像我就是嫌疑犯。 其實“身份”或者“identity”這個概念是指我們所持有的本質和本性,也是把我們和別人區別開的特質。我們的身份原本是我們個體的一部分,是無法和我們分離的。只不過現代社會用一組外在的“替代品”代表了我們的身份,比如社保號、生日、住址、信用卡號,甚至姥爺家的姓(mother’s maiden name)等等。這些身份“符號”既帶來方便,也帶來麻煩。我的這些符號不知何時、何地被何人偷走了。好在我並沒有被偷走,我的真實身份也還在,這是誰也偷不走的。所以我並不太在意目前的不方便。 然而,另一組的調查資料反而更需要被在意:一個叫Barna的組織在基督徒中作了一次調查:他們出了20個選擇題,其中有10道題若被選“是”,這些人會被歸為“具有耶穌的態度和行為方式(Christ-like attitudes and actions)”一組;選另外10道題則會被歸為“具有法利賽人/自義的態度和行為方式”一組(註)。這後一組題包括對人的論斷,對“不太道德”者的拒絕,對自身黑暗的掩蓋等等。 調查結果:只有14%的人落入了頭一組;而51%的基督徒更像自義的法利賽人!就是說,有很多人,雖然自稱是基督徒,卻披戴著法利賽人的身份特徵?他們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讀過聖經福音書的人都會注意到:耶穌在世的時候曾不遺餘力地提醒祂的門徒,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也許正是因為法利賽人是最能以假亂真的基督徒身份的盜竊者。是2000年來一直不斷的identity theft。 法利賽人想用外在的“好行為”取代對耶穌的信心,於是與耶穌美善的生命性情背道而馳。我們做上帝兒女的身份會被“盜用”,也會被“替代”。如同聖誕老人、聖誕樹和禮物替代了耶誕節的耶穌一樣,我們會不會也在用許多節目、服務、教義、儀式和傳統替代了這個生命中充滿真理的愛呢? 註:https://www.barna.org/culture-articles/611-new-barna-study-explores-trends-among-american-donors

No Picture
言與思

細胞內的物流(陸加)2013.10.21

細胞內的物流 細胞很像是一個大化工廠,它在不斷地生產出各樣產品:有些內銷–留在細胞內自用;有些要運到細胞表面–負責傳遞、接收細胞外的信息;有的則要“出口”到細胞外,例如胰島素、神經遞質。每個產品在細胞內都要通過一系列的包裝、驗證、運輸、卸貨,在精準的時間送到精準的位置。這極其繁雜和容不得出錯的“物流”工程,是由一些特殊蛋白質負責完成的。而我們體內幾千億個細胞內外的供應,都是靠他們默默的維繫著。 最常用的一物流手段,就是細胞內不斷地形成一個個小小的“囊泡”,就如包裝箱,泡內是特定的貨物,泡上標有送貨地址–告訴沿途的驗證關卡這個小泡泡的去處。到達目的地之後, 囊泡與“當地”的細胞膜融合,貨物送到了,包裝則100%回收。根據需要,有的貨物要沿著特殊的軌道送許多天才到達,有的目的地則要求卸貨的時間準確到以毫秒來計算。 三位最早闡明這個“囊泡”物流系統的科學家,今年10月7日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生理學獎。如同其他諸多生物學發現一樣,細胞的物流系統高效、高精度,又是低耗能。 “我的受造奇妙可畏”,這句話對現代生物學來說,早已不是泛泛的描述。越來越多生命系統的“細節”之奇妙被揭示、被描述、被歎為觀止。上帝創造的智慧更是在這些細節中被揭示出來:細胞和各種生命物質明確的分工和彼此配搭,細胞內、細胞間的高效率的信息溝通,細胞分裂、細胞凋亡時的多因素決策機制(multifactorial decision-making)等等。上帝在細胞裡設計的管理機制,遠遠優於任何人間的管理系統。 由此,我聯想到上帝要建造的另一個生命體–基督的身體,也就是教會。坦白的講,有許多的教會仍受制於、受困於低效率、高消耗的管理機制,使肢體不能聯絡得合適、各按各職,甚至一談到管理,就斥之為社會/公司的那一套世俗的東西。巴不得教會這個更偉大的生命體,在愛和信心的傳播中,也同樣為上帝的豐富的智慧所充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