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我真是苦啊 ──回應《基督徒成長的必由之路》

洪予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看完《舉目》第3期,〈生命的成長和成熟〉一文後,我也願談談自己的一些經歷和看法。 “真是苦”──之前或之後         歷代教會都同意,《羅馬書》裡有使徒保羅對福音真理本質最深刻、最系統的論述。可是針對該書第七章十四至廿五節保羅以第一人稱,描寫自己陷在罪中痛苦掙扎的 經歷,解經家們有不同的詮釋。教會中廣泛接受的一種解釋是:保羅這裡說的自己,不是那位已經得救、被召成為使徒的保羅,而是悔改信主前的法利賽人掃羅,因 為:         第一,作為一個重生的基督徒,明明已從罪中被拯救出來了,怎麼還說自己是賣給罪(7:14),並且常有明知故犯的表現呢(7:18)?         第二,保羅呼喊“我真是苦啊”(原文直譯為:我是一個多麼可憐不堪的人哪),這與基督徒常經歷的平安喜樂是不符的。如果人信主後有這樣的痛苦,那麼信主到底是為了啥?         第三,經文描述中有明顯的過程轉折。保羅不是說這一切的苦,“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嗎(7:25)?         我在信主之初接受的也是這套詮釋,因為《羅馬書》第七章讀來,的確有觸目驚心之感,令人有些沉重不快。可慶幸的是依著這樣的理解,“我真是苦啊”已成過去, 不會是我信主後要面對的處境了,我大可只享受保羅在第八章所說的“如今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8:1)那種得釋放的喜樂。         但是有這樣幾個問題,實際上並沒有得到解答: 不知罪──罪人的最大盲點         第一,若說保羅信主前就能對罪有如此的覺察儆醒、甚至感到痛苦不安,這一方面違反了聖經對於不認識基督救恩的罪人的揭示,另一方面不符合保羅個人蒙恩前的自我認定。同時,與我及其他許多人未信主時的個人体驗也相去甚遠。         聖經中提到在亞當裡的人“放縱肉体的私慾,隨著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弗》2:3),意思是說我們無論多麼自以為能夠反躬自省,只要不讓神全然聖潔的大光照進,就必然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放縱私慾並且以罪為樂。         倒不是說未得救的人都對罪沒有感受,畢竟人作為受造,有神榮耀的形像,即使因為犯罪墮落而致使這形像殘破不堪,也還是惻隱、是非、羞惡、辭讓之心“人皆有 之”的。律法的功用刻在世人心裡(《羅》2:15),不過這功用對於失喪者而言既帶有選擇性,又不完全。說律法的功用帶有選擇性,是因為人往往律己寬而待 人嚴;所謂“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雪亮的眼睛都是對著別人的,能看到別人眼中的刺,但對自己眼中的梁木卻視而不見。         說律法的功用不完全,是因為人自設的標準無法滿足全善的神。即使人格高潔如孔子,當他說自己“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時,我們還是不能不存疑:這個“矩”的規格究竟是什麼?         信主前的保羅,也是個以“不踰矩”而自我感覺良好的法利賽人。我們若細查新約經文,會發現他在得救之前自信自義,在最嚴謹的教門下作法利賽人,最引以為傲的是,“比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為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加》1:14)。         然而,就是這位掃羅,一方面“就律法上的義說是無可指摘的”(《腓》3:6),另一方面卻極力逼迫殘害耶穌的門徒,而居然不感到一絲遲疑不安。罪最可怕之 […]

No Picture
成長篇

十年的疑問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初信的日子是充滿喜樂的日子。這喜樂來自心中對救恩的甘甜和嬰孩般的滿足。重生的生命,心靈的平安,團契的親密無間,盡是“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豐盛(《彼前》2:9),是從前未有過的。      信主後不久,我到美國留學。我很快就找到了教會,並參加了各種活動。查經,團契,詩班,祈禱會,培靈會,奮興會,退修會,復活節,感恩節,然後是聖誕節……信主日久,對聖經和教會生活的知識越來越豐富。教會中大家做的,我好像都做了。他人所不足的,我則竭力去做。只是那初信時的喜樂好像並沒有如我期望的越來越濃,反而漸漸有點黯淡了。這叫我費解。在我的信徒生活中,似乎還欠缺了點什麼,令我未能源源不斷地支取與主同行的喜樂。     一個聖誕節晚上,呆坐家中,百無聊賴,我不禁回想起初信的時候度過的兩個聖誕節。那時候我和弟兄姊妹們一道出去,到人群中報喜訊。我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以純真無邪的微笑,向世界報說我剛品嚐過救恩的甘甜。而此刻,又是平安夜。不過,老實說,我卻悶得發慌。於是我打電話給一位主內的朋友。不料電話那一邊的回應也是“悶得發慌”。      我開始覺得不對。基督徒因何在平安夜悶得發慌?      隱隱約約,外面傳來此起彼伏派對的喧鬧。我走到窗前,看到轟鳴的車子載著怪叫的人們如飛般來去。今晚,普天同慶。但是,這些嚷鬧的人們顯然不知該慶祝什麼,也不知道這罪中之樂會讓他們泥足深陷。一窗之隔,看著外面忘形的人們,我想起聖經的話語:“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看來,凡於神的榮耀有虧缺的就是罪了。我忽然變得不安起來:罪!     神的榮耀與自有永有的神亙古長存。神不需要人給他的榮耀再加添點什麼。神的榮耀本來就是完美的。根本的問題,是人“虧缺了神的榮耀”。窗外的人們正在虧缺這榮耀,屋裡的我是否也正在虧缺這榮耀呢?不錯,教會所有的活動我都參加了。但是,神需要我為他本來就完美的榮耀錦上添花嗎?還是我把神的榮耀局限在高牆尖頂的空間內,把燈藏在斗底下,讓黑暗繼續在長夜裡籠罩千萬失喪的靈魂?神揀選了我,目的是叫我去宣揚他的美德(《彼前》2:9)。而我卻在一隅自我陶醉而不去宣揚,然後抱怨悶得發慌。放眼這忘形的世界,狂歡不能掩飾人們心中的悲哀。神不正是要他的子民像當年的牧羊人一樣去報說救贖的喜訊嗎?我卻沒有去做。這虧缺,是不是一種隱而未現的罪?     從來沒有人向我提這是罪。但是從聖經的話語中我隱約覺得這是罪。     有很多年我自己默默地想這一個問題。說到罪,當然的現象是殺人、偷盜,等等。我不知有沒有別人同意,上述的虧欠也是罪。一般地說,教會的活動基本上沿襲傳統。好傳統不失是寶貴的,但傳統所代表的是否就是聖經完全的精義呢?當人們都習慣了一種傳統後,生活在傳統的時空裡就會覺得舒服和安全。久而久之,困囿於高牆內的各種傳統活動就有可能被誤以為是基督信仰的全部了。人漸漸麻木不仁,而人間疾苦,也順理成章地變得無關痛癢了。     從大學本科、研究院,到出來工作,差不多十年了,我一直沒有放棄對這問題的思索。神也好像一直默默無言,不作解答。而這十年當中,那初信主時的喜樂好像總沒有當年那般濃郁。     神終於在去年又賜我一個喜樂的聖誕節。我們一群中國基督徒在一位韓國籍牧師的帶領下,在聖誕節當日來到流浪者落腳的地方。這是一片郊外的野地,毫不起眼,堆滿垃圾,風沙亂舞。一反西裝領帶的傳統,牧師穿戴若普通工人。他在那裡關懷各種膚色的流浪者們多年了,每天皆至,噓寒問暖,奉神的名趕走了毒販,醫治了絕症。這天,當周遭被商品裝飾得五光十色的時候,當世界試圖以聖誕老人去取代耶穌基督的時候,當人們以享樂去滿足他們靈魂裡的空虛的時候,我們把詩歌、冬衣、福音單張,還有熱飯熱菜,送到這荒郊,把聖誕的喜訊和基督的大愛送到這群衣衫襤褸,饑寒交迫,被所謂主流世界遺忘掉的人群當中。當福音滔滔湧流出去時,人我之間的階級、文化、背景、種族等等隔閡化為烏有。雖沒有高牆尖頂,這一片不毛之地,因榮耀的主同在,充滿了喜樂。哈,我渴慕多年的喜樂!原來與他人分享,與基督同工,喜樂就會在當中。     一年來,我們關懷流浪者,寒暑無間。這一年,是我到北美後最快樂的一年。     神選擇在這時回答我十年的疑團。最近我重新閱讀《雅各書》,石破天驚,第四章十七節毫不含糊:“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在這以前,我多次閱讀《雅各書》,但是從來沒有像這一次收穫良多。信徒的好行為,本來就該是新生命自然的結果。我理論上也曉得要去傳福音,卻不去行,虧欠了主的期望,的確是罪了。     我明白了。就是這罪阻隔了我和主的關係,黯淡了那屬天的喜樂。感謝神讓我悶得發慌而不是昏昏睡去,使得我還知道儆醒,尋求。他沒有馬上昭示答案,而是先讓我思索多年,然後叫我順服他的感動去宣揚福音。藉此再賜我一直渴慕的屬天喜樂,方才開啟我的眼睛,以聖經解答了這十年的難題。我想,要是神十年前就指示這答案,對我也許只是一個理論上的答案,一時滿足我的好奇,不久就會忘記。     我想起在神學院上課時一位教授的比喻:“加利利海讓約旦河水流進來又流出去,於是加利利海有豐富的魚產,源源不竭。死海卻只讓約旦河水流進不流出,因此死海只是一潭死水,百物不生,周遭荒涼。”     讓福音的活水從信徒的生命中湧流出去,這生命便會因神的榮耀而熠熠生輝。並且因為與主同行,屬天的喜樂不離左右。 作者來自廣東,美國電机碩士。現在德州摩特羅拉公司任主任工程師。 ※教會的存在是為叫萬有蒙福。如果教會忽略了這一個,她就全然失敗,結局必然是被棄絕。 --摩根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實累累 信心與生命

梁中傑 一 因信稱義         聖經上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2:8)。又說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 認識上帝,上帝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林前》1:21)。聖經說得很清楚,為什麼因信稱義?第一是因為這拯救是上帝的恩典,恩典不 能用行為來賺取;第二是免得有人自誇,使人能看清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不能自救,便悔改,心轉向上帝;第三是要把這道與一切人間的智慧,人創建的宗教清楚 地區分開來。所以說,因信稱義是基督信仰區別於其它一切宗教最核心的教義。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也常常在這上面跌倒。特別是在看到自己或別人信主後生命沒有多大改變時容易跌倒。既然信了主,卻沒有新生命的樣式,那麼,要麼就是沒有 真信,要麼新生命就是“無非如此”,要麼得救與生命改變沒有直接關係。這裡涉及到三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就是什麼是信;第二就是什麼是新生命的表徵;第三 就是信在新生命的生成和成長過程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讓我們逐個地討論這三個問題。 二 什麼是信?         許多人喜歡把信複雜化。其實聖經上說的信是簡單的信。知識分子喜歡思想,在決志信主的一刻,頭腦里還難免有點疙瘩沒解決。所以常見的困擾,是懷疑沒達到徹 底、完全地步的信不算信。其實從聖經上看,即使作為信心之父的亞伯拉罕,剛接受上帝呼召時信心也並不完全。上帝叫他離開父家,他雖離開了父家居住的地方, 卻還帶着父親和侄兒。然而上帝卻因着他這個信,稱他為義,而不是在他信心完全成熟的時候,即在他把獨生兒子以撒獻祭給上帝的時候,才稱他為義。         那麼什麼是信呢?《希伯來書》上對信心有個定義: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第一,信是指向所望之事與未見之事的。第 二,信是實底與確據。我們不管有多自信,誰能對未來有絕對的把握呢?因為我們知道,作為信心基點的“我”很有限。能有實底與確據,除非信心的基點不是創建 在有限的事物身上,而是創建在那位全知、全能和永不改變的上帝的身上。所以信不在乎信心的大小,而是在乎信心的基點是否創建在上帝的應許之上。 三 新生命的表徵         我於1981年底到美國,1985年信主。屬於開放後較早一批來美和信主的大陸留學生。信主前我就覺得自己很優秀。所以信主後就常常問自己:原來做得好的還能好到什麼地方去呢?原來做不到的現在也還是做不到。所以所謂生命的改變也許就是指換了“老闆”而已。         以前為“人民”服務,現在為主服務。以前星期天干自己的事,現在星期天到教會去。以前熱心傳那“普遍真理”,現在熱心傳福音。然而,上帝卻叫我在自己認為 最強的地方跌倒,在自己最努力的事上收惡果,好讓我明白所謂新生命的樣式不只是生活方式的改變,不只是為誰做事的問題,也不在乎事做了多少,而在乎誰在做 事。就像亞伯拉罕雖相信上帝給他兒子的應許,但用了肉體的方法來“幫助上帝”--從使女夏甲生以實瑪利。結果上帝說那個不算,要由上帝的應許而生的才算。         有了新的生命,就是說如今活着的已不再是“過去的我”,而是耶穌藉着聖靈在我裡面活着。所以新生命的一個基本表現就是感受到聖靈在你心裡的工作--就是你 的“老我”開始被對付。一個成熟的新生命的特徵就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 是不再靠肉體,專一依靠上帝。 四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受洗

趙亞平 約旦河的水 汨汨流淌 跨過兩千年的歲月 流到我身上 罪被洗濯 靈魂蘇醒 神國又添了 新生命的脊樑 一座見證的碑 將為主熠熠生光 作者曾在莫斯科韓國人辦的神學院進修。現參加莫斯科華人基督教會。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苦難

李 平        當苦難來臨時,信靠上帝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要經歷苦難。導致我們受苦的原因大致有三種:         其一,由於自己的罪。如因怨恨導致自己心裡愁苦;或因飲食不當,違反上帝所定的律而生病等。         其二,由於別人的罪或環境的變化。如別人無端的指責使我們感到委屈;自然的災害或環境的污染造成的苦等。         其三,由於魔鬼的攻擊。如約伯的受苦。         在這三種原因中,只有第一種原因有可能藉着我們認罪悔改,蒙上帝寬恕使苦難得以較快地解脫。至於第二和第三種罪帶來的苦難,不僅使我們深受其害,而且常常 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無法在短期,甚至一生的時間裡加以解決。所以,即使我們把人格修鍊得相當完善,苦難在人生中仍是一個不由我們意志為轉移、不能逃避的 客觀現實。         而對付此客觀現實有三種辦法:首先,面對苦難,我們先要反思自己,看自己是否對此苦難負有全部或部分責任,若有,則要認罪悔改;其次,若自己沒有錯,又感 到上帝賜予足夠能力時,我們可以努力傳福音,挽救失喪靈魂,盡量減少世界的罪惡;最後,有時罪惡的力量過於強大,我們無力抗爭,苦難不僅無法避免,有時甚 至難以忍受。此時唯有專心仰望上帝,把注意力從醜陋的現實轉向美善的源頭,在苦難中尋求上帝的拯救,並努力用意志順服上帝的安排;用理智思考上帝大能、大 智、聖潔、公義;用信心執着於上帝的大愛和應許;用耐心等待上帝解決的時刻,使苦難的現實雖然暫時不能改變,卻能改變我們經受苦難時的心態,減輕我們的痛 苦,並在苦難中生成對永恆美好的盼望及戰勝苦難的信心。         人生的苦難就像船兒在大海中遇見狂風巨浪,信靠上帝就像給船兒安上了強力馬達和先進導航儀,使生命的航船在狂風巨浪中不至迷失方向或隨波逐流,並有衝破巨 浪的勇氣,避開暗礁的智慧,到達彼岸的盼望,及奔向避風港的能力。最終,信靠上帝使我們能在生命航船的目的地--永恆的彼岸得到安息。□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澳洲悉尼市。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迎接春光

俞微         偶然與一位弟兄會話片刻,留下余意卻頗深。這位弟兄是有20餘年資歷的基督徒。他講,他念大學時,腦海里一度頻繁地出現孩提時代的往事,特別是一些曾做過 的錯事。例如不聽母親的話啦,不得允許擅自拿取父親的錢啦等等。這些回憶使得他憂慮苦惱、焦躁不安。在這種情形下,他參加了一次佈道會。牧師的講道,令他 淚流不止,最後他情不自禁地來到台前,接受主耶穌成為他的救主。如今他已是位學者、研究員,且還在繼續深造神學。         這位弟兄得救的經歷,不知為什麼,竟引發我追索已經非常遙遠的往事。人的記憶力有時驚人的悠久,有些往事,歷經風風雨雨的吹刷,反倒更清晰地刻印在腦際。         抗日戰爭前夕,父親棄家出走,拋下孤兒寡母五口艱難度日。母親是書香名門之女,拋頭露面去尋份工做,幾乎是不可能的。靠闊親戚救濟不能久長,有道是:“救急不救窮”,何況世態炎涼,人情薄如紙。我約10歲那年,母親常遣我去附近買燒餅或賒欠燒餅充饑。        戰火燒到家鄉,荒亂中母親攜一女二子匆匆出逃,賒欠燒餅店的事卻置之腦後了。待抗日結束,返回家園,原餅店已人去樓空。借債不還是件恥辱的事,但我過去從 來沒有認識到“罪”的高度。《馬太福音》5:26節指出:“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指監獄)出來。”“惡人借貸而不償還……”(《詩篇》37:21)雖然我那時還小,又有戰爭環境的逼迫,還不能算是“惡人”。但是,在上帝的亮光下我看見了以前不以為罪的罪。        8歲時,小學三年級。學校里設有專賣零吃的小賣部,由一對年輕夫婦經營。小學生拿兩三個銅元,就能在小賣店買到一小包鐵蠶豆,或幾片山楂片等等零食。那時 我很貪吃,只要有幾個銅板,就往小賣店跑。夫婦倆對小學生十分親切和藹,還特別喜歡我,常常抱着我坐在他或她的膝上,任意拿取各式零食給我吃。後來發展到 未經允許竟隨便選取桌上的各色小食品。我本不應有這種近於偷竊的行為,由於這對夫婦對我的溺愛縱容,人性中的罪性自然地暴露出來了。         憶最初我來到主耶穌前,第一關就是認罪,真正認識到自己是個罪人,並且一出生就是。認罪以後,更要深入理解人的原罪、罪性、罪行等,得有勇氣每天對付罪的根源。感謝上帝,我很願意認罪,而且唯恐自己還在繼續犯罪。         每一個基督徒應該知道自己時時刻刻要在罪的揭露中成長,沿着“道路、真理、生命”的指向航道不斷戰勝世俗之罪。“春天不是一隻燕子招來的,燕子確實無力做 成春天。但如果那燕子察覺春天的話,決沒有坐視不來的道理。若所有土地草木都只等待,而不為春天去準備的話,春天也許不會來臨。”(托爾斯泰語)這段話頗 含哲理。春天不應是等待,要為春天去準備:開墾、犁地、平整泥土、播種…… 作者來自北京,曾任首都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報復之心

簡妮口述         我這個人報復心很重,誰要得罪了我,我一定不依不饒。我去商店裡買東西,如果碰上收銀員態度不好,給我臉色看,我馬上會去找商店經理告狀,說店員態度惡劣、而且對我“種族歧視”。         有一次我搬家後,想買一個床墊。剛好從報紙上得知一家人要賣床墊。我去看後覺得可以,就付了100美元買下,說好第二天租車去搬回來。回家後想到買一個新 床墊也不過200美元,就改變了主意,打電話對那家人說我不想買了,那家人說不行。我說:“我可以付15塊錢給你們作為賠償,但是你們得把那張100美元 的支票退還給我。”那家人仍不同意。我於是告訴他們:“床墊我不要了,而且我會通知銀行停止兌現這張支票。”         我通知了銀行,然而一年之後,那家人利用銀行的疏忽,兌現了那張支票。我打電話到那家質問,那家的女主人卻騙我說:“我們不姓陳啦。姓陳的已經搬走啦。”        我坐在家裡,越想越生氣。既氣自己的錯誤(這件事我也有錯),又氣銀行的不負責,更氣那家人的貪心–我沒有拿走他們的床墊,他們卻白白拿走了我100塊錢。        “我得懲罰他們一下。”我這麼想。於是我腦海里出現了很多懲罰他們的場面:我每天都打電話去罵他們,叫他們不得好過;我想辦法弄到這家人的所有親朋好友的 電話,再一一打電話給這些人,讓這些人都知道那姓陳的一家質量多壞;或者我把這件事寫成一篇文章登在報紙上,指名道姓地罵他們……         正當我這麼生悶氣、氣得胸口疼的時候,我收到了一本當月的《海外校園》。裡面有篇文章談到如何對待別人的罪時引用了《馬太福音》18:32-33“你這惡奴才……你不應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又有一篇文章引用《羅馬書》說:“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我想,真的呢,上帝沒有按我們的罪 懲罰我們,反而赦免了我們,我們怎麼就不能也寬恕別人呢?更何況,個人的力量是這麼有限,又能怎麼報復別人呢?無非自己氣得難受而已。不如把這一些都交給 上帝,祂自然會做出最好的安排。         所以,我戰勝罪的秘訣是:閱讀依據聖經正確指導幫助我們生活的好刊物。 口述者來自中國大連,現於美國洛杉磯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何苦如此

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在一片純潔的白色上面,出現了一個黑點。 面對“罪”這個事實,人們有各種反應: 1. 否認粉飾太平 2. 遮掩推到牆後 3. 美化貼花裝扮 4. 炫耀不以為恥 5. 串聯拖人下水 6. 撇清與我無關 7. 責怪是你的錯 8. 推卸你要負責 9. 妥協半留半棄 10. 自救苦撐到底 這是何苦呢?面對罪,你可以得勝有餘: 信靠仰望十架!(《羅馬書》6:5-8) 丟棄深惡痛絕!(《羅馬書》6:1-2)

No Picture
成長篇

論罪

遠志明       提要﹕信仰不是迷信,救恩不是形式。本文根據聖經論証了﹙一﹚主耶穌的赦罪之道,﹙二﹚信徒應有的態度,﹙三﹚實際生活的運用。 罪的困擾       信主之后,無論在神學教導上,還是在個人經歷上,罪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在神學教導上,有以下說法:       一﹑我們雖然認罪悔改﹑重生得救了,犯罪還是難免的;        二﹑耶穌的血已經遮蓋了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一切的罪;       三﹑我們得救全靠恩典,無關行為;       四﹑我們犯罪會受管教、少獎賞,但不失去救恩﹔       五﹑魔鬼常用我們繼續犯罪的事實到主面前控告我們,好叫我們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得救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痛罵老板

張戈口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資本主義制度就是可惡!”每次我精疲力盡地下班時,心裡就這麼痛罵。         這麼少的薪水,這麼重的工作,這麼刻薄的老板,不住地吩咐事下來,讓人無限期地加班,而且不按加班的標準付加班費,簡直是要榨乾人的血汗。若在中國,哪兒會有這種 事!哪個領導敢這麼對待我?記得有一次,我們處長非把不是我的活兒塞給我,讓我加班,卻准許他的老婆在上班時間去逛街,再加上對分房的不滿,我氣得在辦公室裡破口大罵,並沖著處長的一個“馬屁精”大叫:“告訴王成軍這個王八蛋,明兒早上十點鐘在這兒等我,我跟他單練!”結果,別說第二天早上十點鐘,一直到 下午下班,整整一天,處長都沒敢露面,據說他找了個藉口請假看病去了。         在美國,老板可就玩真的了,我敢不聽話,立刻就會被解雇--反正有的是失業的人。所以,儘管我在心裡已經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甚至咒他出門被車撞死、在家被老婆揍死、吃飯噎死、喝水嗆死……我還是得對他畢恭畢敬。          這種窩囊的日子過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受了洗,一個年長的弟兄知道了我的困擾,就來開導我。他叫我看《歌羅西書》3:22-25:“……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主並不偏待人。”         想到那是為神工作,我的心裡舒服多了。和老板的關係理順了,工作起來也由被動變為了主動,甚至有一天連老板都對我說:“你現在的工作做得很好!”這是我在為他工作的三年中第一次聽到。         我戰勝罪的秘訣是:找一個靈命深的基督徒,對自己起到提醒、指導、責備的作用。 口述者來自北京,現于美國華盛頓州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