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受難日,我為主預備墳墓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劉帝傑         編者按:“體驗式查經”是設身處地假想自己是聖經中某個人物。這是一個在不斷揣摩中,認識福音的活潑方式,並為日後嚴謹的釋經打下趣味的基礎。本文即是一個嘗試,在細節描述上混合了歷史常識與後代認知,再發揮個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穌從天上降臨人間,拯救人脫離罪惡。祂的受死與復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禮”是象徵基督徒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根據聖經,有很多人目睹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然而,耶穌的埋葬,只有極少數的人近距離接觸。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小城亞利馬太的約瑟。          以下的故事,以約瑟為第一人稱敘述。內容改編自《馬太福音》27:57-61,《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約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隨與明明爭取         “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約》19:38)         這是一個幽暗的下午。這個下午,我決定棄暗投明。         跟蹤別人可以暗地進行,跟隨耶穌卻不應如此。這兩、三年,我跟隨耶穌,作暗中的門徒,實在有點內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見證。想不到今天就是那發生重大改變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終幽暗昏沉。我一直遠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羅馬兵釘死於十架的主耶穌。祂受鞭傷的身體,一直懸掛在木頭上,竟沒有人上前認領!我等待、等待、等待,為何那些貼身跟隨過主的門徒竟逃棄不顧?為何主的親屬也不敢出現?難道怕受誅連?         在眾叛親離的時刻,我不忍看見祂被漠視,被丟到亂葬崗,再任由鳥啄食。終於,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請領取主的身體。        深知這是一條不歸路,從此我的門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記。但只要回報主對我的捨命厚恩,即使日後被羅馬政府與猶太公會清算,我也在所不計。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嚴。         顫驚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禱上帝保護。申請並非完全順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長證實耶穌已身亡,唯恐耶穌裝死,再自稱復活。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得到批准,可領取主的身體。     二、為己保留與為主獻呈         “約瑟取了身體,用乾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裡,就是他鑿在磐石裡的。他又把大石頭滾到墓門口,就去了。”(《太》27:59-60)         獨挑大樑,絕不容易。幸好有主內朋友,猶太官員尼哥底母的拔刀相助。         說來有趣,尼哥底母如我一般,也是暗暗作門徒。他極其明白我的內心——一面受外間政治壓力,一面受內裡良心責備。        當我將主的身體搬到家中不久,尼哥底母便到來。他以素常的暗號叩門,我立刻打開大門迎接。“啊,尼哥底母,你家僕人抬的是啥?”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神學故事:約瑟的故事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約瑟傳奇的一生是舊約精彩故事之一。約瑟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 能對神有信心,敬畏神,堅心忍耐,以致通過神在他生命中的熬煉,達成神在他身上的計劃。在全能神的救贖工作中,約瑟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因著後來他在埃 及居高位,拯救雅各全家,使得雅各和他的後裔能夠寄居埃及成為大族,應驗了神對亞伯拉罕在《創世記》15:13的預言,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必在外地寄居; 並使得亞伯拉罕之約的應許——透過亞伯拉罕的後裔傳遞神的拯救與祝福的計劃,能夠逐漸成就。       《詩篇》105篇中見証神堅定與亞伯拉罕所立 的約(8-10節),那裡記載神對以色列先祖的眷顧,並特別指出他先打發約瑟被賣到埃及為奴,藉由約瑟的受苦,後來使雅各全家能安然渡過長期乾旱的年日, 也因他們在埃及地數百年的寄居,被預備成了一族人數超眾的群体。這些過程表明了神的救贖與他對自己百姓的細心照料。 約瑟和他的兄弟(《創》37:2-11)        約瑟是雅各(又名以色列)在年老時,由鍾愛的妻子拉結所生的孩子(《創》30:22-24),所以特別受到雅各的疼愛。不過雅各未記取曾經發生在他父母身上 的前車之鑑,從前他母親利百加對他偏愛,致使雅各與哥哥以掃爭競,最後造成雅各與母親離別(《創》27:1~28:5),現在雅各對約瑟的偏愛,又同樣造 成約瑟與雅各分離。        故事一開始,就描述約瑟的一些特質,他是一個忠心順服父親的兒子,處在一群不良善的兄弟之中。約瑟和哥哥們一起牧羊,時常將哥哥們的惡行報告給父親。這裡似乎強調約瑟對父親的忠誠,對比哥哥們的邪惡與不忠。他對哥哥們舉止所作出的行動,正反應出他的純真與正直。          由於約瑟的忠心順服,甚得雅各的喜愛。雅各為約瑟作了一件彩衣(註1),這象徵約瑟比兄弟們居於更優越的地位;由於他是雅各寵愛的孩子,這也意味著雅各有意 揀選約瑟,讓他得到大部分的產業,或居於領導的位子。結果可以預期的,他兄弟仇恨約瑟,以致不能與他和氣地說話。嫉妒者常會仇恨受寵愛的人,正如該隱和亞 伯的故事,該隱因為神喜悅亞伯,心起嫉妒並攻擊亞伯,善惡的衝突因之產生。雅各的家庭中,類似的衝突再次發生。約瑟因為被寵愛,導致兄弟們強烈的仇恨,不 久之後這仇恨情懷,更發展成邪惡的行為。         神用兩個夢,確認對約瑟的揀選,並預告約瑟將掌權治理他的全家。約瑟的第一個夢和農耕的情景有 關:他的禾捆起來站著,他兄弟們的禾捆圍著他的下拜;這可能表達後來約瑟在埃及獲得權柄來管理他的兄長們。他的第二個夢是關乎天上的星象:太陽、月亮、星 星都向他下拜。在古代的文化裡,這些天文記號都與統治者和其權力有關。因此,這個夢也象徵著約瑟將被高升,超過他的家人。        約瑟的兄長們對 這些夢的回應,乃是嫉妒並越發恨他。兄長們的反應,和約瑟的忠誠順服相比之下,顯明了雅各的揀選是合理的。當然神在此也彰顯他有主權揀選人來當領袖。神的揀選常常不是依年紀的次序,這也會使一些不順從的人產生嫉妒。約瑟的哥哥們不承認神透過他們父親所作的選擇,甚至定意設計殺害他。也許他們都認為自己應該 居於領導地位而產生嫉恨,但這些行動正表明了為何他們沒有資格作領袖的原因。 約瑟被賣到埃及(《創》37:12-36)         有 一次,約瑟的兄長們在示劍附近牧羊,約瑟順從父親雅各的吩咐,去探望哥哥們是否一切平安。當兄長們還遠遠看見他時,就心生殺害他的企圖,要使他所作的夢不 能實現。長兄流便卻想把約瑟交還給父親,就勸其餘的兄弟不要殺死約瑟 […]

No Picture
成長篇

旅途的轉角處——聖經神學故事 約瑟篇

思宇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奔走天路,多有起伏波折——多少時候,心中一片迷茫與困惑;多少時 候,旅程所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散、無意義、苦澀的片段,這似乎就是《創世記》中的約瑟所經歷的。然而,無論經歷多少憎恨和背叛、誣告和無奈,或是被人忽略和 遺忘,我們都看到使萬事互相效力的神,是如何奇妙、無誤地帶領著約瑟。 憎恨與暴行(《創》37章)           《創世記》第37章,講述了約瑟早年的事蹟,焦點圍繞著約瑟與哥哥們之間的衝突。從約瑟如何向父親打哥哥們的小報告(37:2);父親雅各如何偏心,給約瑟做一件彩衣(37:3-4);到約瑟又如何向家人宣佈他所作的兩個夢(37:5-11)……          這一切的舉動,導致哥哥們“恨約瑟”(37:4)、“不與他說和睦的話”(37:4)、“越發恨他”(37:8)、甚至“嫉妒他”(37:11,註1)!哥 哥們最終脫口而出:“看哪,那作夢的來了。來罷,我們把他殺了!”(37:19-20)最後,約瑟被哥哥們以20舍客勒銀子的價錢,賣去埃及,開始了奴隸 生涯(37:28)。           “兄弟”或“哥哥”一詞,在第37章出現15次之多。這是一大諷刺,因為這一章裡並沒有看見絲毫的手足之情。最大的 諷刺,是猶大所說的一句話:“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骨肉。”(37:27)這一句話雖然救了約瑟一命, 但是,既然是“兄弟”和“骨肉”,為何又要把約瑟賣為奴隸呢?無非是除去眼中釘的同時,又免了殺弟之罪,甚至還可以獲利,真是一舉三得啊。           同樣,約瑟的大哥流便悲哀(37:29-30),主要是擔心,身為長子,自己如何向父親交代(37:22)。他表面悲哀,轉過身來卻硬心地欺騙父親,使父親在傷痛中哀哭。          《創世記》第37章,是一幅關係破裂,受傷極深,叫人心酸的家庭圖繪。            這章也出人意外地,並沒有記載約瑟的感受。約瑟被丟在坑中,心裡愁苦、不斷哀求的情景,是多年後才從哥哥們口中透露出來的(42:21)。因為從37:18 開始,聖經是從約瑟的哥哥們的角度,描寫情節的發展──他們對約瑟的哀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有後來當哥哥們有悔意時,才從他們的口中明白當年的情景。            在這家庭悲劇中,神在哪裡?神在做什麼?神對約瑟的愁苦,是否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創世記》37章的句號,沒有點在雅各哀哭的悲景中。聖經在37:28,36,提到約瑟到了埃及法老的內臣波提乏家中。注意,神那巧匠的手,要在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埃及(註2),開始祂的工作! 誣告與無奈(《創》39章)            約瑟到了埃及之後境遇的起伏(39:1-6,7-20,21-23),都很微妙地與“眼”有關。首先,約瑟在波提乏“眼”前蒙恩(39:4),在主人家中的 地位一步步上升。從被賣為奴(39:1),到在波提乏家中服事(而不是下田)(39:2),再後來取得主人的信任(39:3),成為主人貼身的傭人 (39:4),最後管理主人家一切的事務(39:5)。           接著,主母開始對約瑟“以目送情”(39:7),後來甚至“拉住他的衣裳”,強迫與自己同寢(39:12),不遂後竟變成惡意誣告(39:13-18),把約瑟送進監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