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三個“基督”一間房(陸加/李清)2021.05.2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1.05.24 陸加/李清   三位自稱是耶穌基督的妄想症患者 1959年7月1號,密西根州(State of Michigan) 政府設置在亞斯蘭提市(Yspilanti)的精神病院裡,有3個病人被安排住在一起。醫院是應羅克齊(Rokeach)醫生的特別要求而做的,目的是讓他嘗試一種新的治療手段。 羅醫生的3位患者都有典型的精神分裂病史: 本森(Clyde Benson):他是最年長的,他本是農民,在經歷了一系列不幸(包括喪妻)之後,精神崩潰了。 約瑟(Joseph Cassel):他發病前是位作家,他的不幸源於從小就受到生父的虐待。即使在病中,他仍然喜歡寫信,而且文字優雅。 理昂(Leon Gabor):他是一位年輕的患者,他的病患來自同樣有精神問題的母親,而且小時候受了很多苦。理昂是單身,也是三人中最聰明的一位。 羅醫生為什麼選這三人在一起?因為他們都自稱是耶穌基督,都堅信自己就是那位獨一的道成肉身的基督!   羅醫生的新療法 其實,羅醫生並不是學醫的,他是個社會精神病學家。50年代,人們對重症精神病患者的治療下手很重,比如用電擊,胰島素誘導休克等等。這些方法,可以暫時緩解症狀,但是不能根治疾病。心理學家一直在尋求用各種高技巧的談話治療手段,期翼從裡面改變病人的怪異想法,幫助患者恢復到清醒的認知狀態。這些談話療法比前者要溫和得多。 羅醫生的“談話療法”獨樹一幟,他認為在這3個病人中可能會看到果效。羅醫生設想,如果這3個人天天生活在一起,他們發現另外兩個人也是基督,這種認知上的衝撞,會不會有更多的機會令他們懷疑一下自己?會不會刺激他們,讓他們從妄想中走出來? 羅醫生安排他們3個人的病床是比鄰的,他們在飯廳的座位也在一起,他們洗衣服的時間,也被放在同一個時間段。目的是讓他們無法回避彼此,從而強迫他們持續不斷地面對基礎核心的自我認知——“我到底是不是基督,如果我是,為什麼還有兩個人也自稱是基督?” 3個病人每天有1個小時的會議,羅醫生用各種尖銳的問題,強迫他們面對“我是基督”的認知。羅醫生的兩位研究生,負責近距離觀察、記錄3個病人每天的生活細節。 開始的幾週,他們的自我認知沒有任何好轉,每當他們聽到對方宣稱自己是基督,便彼此爭吵,甚至動手。不停地爭吵,使得他們精神極度緊張,瀕於崩潰。每個人都堅信對方是假的,只有自己是真的。 羅醫生讓他們一起唱歌,輪流做組長,“主持”會議。到後來,他們不吵了,倒不是他們放棄相信自己是基督,而是轉移了關注點。 過了一段時間,羅醫生觀察到,每次他從人群中召集他們三人的時候,他們通常已經聚在一起。他們之間有了一點歸屬感,似乎他們更需要的是彼此的陪伴,而不是爭吵。這個意料之外的改變,反而成為整個治療過程不多的亮點。   操縱性治療 為了達到治療效果,羅醫生決定利用他們的妄想,來試試操縱他們的認知。 理昂曾一度幻想他有個妻子,羅醫生就以他“妻子”的口吻寫信給他,甚至成功的使理昂按信中的時間,等待妻子的探訪。可是,因為妻子並未出現,理昂變得更加退避。而且,在這種虛假的信件回覆中,一旦觸及到“自我認知”的部分,病人就不再回信了。 有一段時間,羅醫生雇用了一位漂亮的女助手,讓她去挑逗理昂。他想用男女間的情愛,使理昂發現自己不是神。單純的理昂很快墮入愛河,但很快,這段不可能的感情就被聰明的理昂識破。失戀、受騙使得他更加困惑、孤獨。 羅醫生在帶領每天的會議時,為了讓病人面對自我認知,變得非常強勢,病人被迫回答問題,而且一次次被激惹。負責近距離觀察他們的兩位研究生,卻漸漸對3位病人越來越同情,也越來越反對這種操縱、控制病人的科研。他們向羅醫生提出異議,無果,兩人相繼離開。 這個課題一共進行了25個月,羅醫生一切操縱干涉的手段,均告失敗。3位病人的妄想症狀,最終並未有任何實質性的改善。但是羅醫生的這次嘗試,卻成為有史以來公眾關注率幾乎是最高的精神病治療研究。1964年,羅醫生整理研究記錄,出版了《亞斯蘭提的三個基督》這本書。   以自我為中心的妄想症 60年後的今天,醫學界對精神分裂症的認識和治療都有長足的進步。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精神分裂症的特徵是病人的思維、觀點、情緒、語言、自我意識、行為出現扭曲。其中“妄想”(delusion)是很常見的症狀。病人表現出對錯誤信念的堅信不疑(比如這3位病患認為“我就是基督!”),不管有多少明顯確鑿的證據,也絲毫不能動搖患者的病態信念。 […]

言與思

為幫助無家可歸者,牧師成為他們的一員(陸加)2021.03.15

你們給流浪者吃東西,但這不是最重要的,你們給流浪者尊重,讓我們覺得我們是人,你們給我們擺放桌子椅子,讓我們可以坐下來吃飯,不像別的地方,他們也發放免費食品,但是我們只能站著吃,或者坐在角落裡,急急忙忙地吃。在你們這裡,人們有被尊重的感覺,有一點點人的感覺。當我們成了無家可歸者,都會無地自容,沒有人尊重我們,但是你們不一樣,從你們身上,我看見了神沒有放棄我,我看見了愛…… […]

言與思

為每一個成功的疫苗而感恩(陸加)2020.11.30

入冬之後,美國的新冠擡頭嚴重,感染人數不斷破紀錄。在這些壞消息當中,唯一可以令人安慰一下的,就是它加快了疫苗臨床試驗的進程,使得有幾家公司的疫苗都得到了很好的結果。在新冠爆發還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們已經有了幾個接近成功的疫苗,這真是今年感恩節最值得感恩的。 […]

生活與信仰

觀點相同,盲點也相同(陸加)2017.04.03

如何在觀點不同的人當中溝通,需要先謙卑的承認自身的有限,承認我們把私慾、輸贏、臉面,攙雜在我們的思想和觀點裡。放下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我們會發現,不同的觀點會豐富我們對真理和真實的認知與體驗。聖經既提到“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也讓我們看到有默然不語的時候。這其中的把握和拿捏,是捨己的操練。 […]

言與思

媒體不太報導的……(陸加)2016.12.05

大約17、8年前,我第一次去獻血。地點是在一個地下室餐廳的角落,以一個簡易屏風隔出一個臨時搭建的獻血站。

一切的設施都簡單的不得了——只有幾把桌椅、幾個布簾圍著的小單間,和幾張用擔架改建的床。

本以為我會被熱烈地歡迎一下,因為在我記憶中,存有一種“獻血光榮”的崇高意識;結果…… […]

No Picture
言與思

“補品心態”(陸加)2016.08.01

“補品心態”,作為獲得健康的捷徑不一定對健康有什麼益處。對基督徒而言,屬靈生命的健康和成長也要當心這種“補品心態”,這種心態可能是熱衷於某些名牧的洞見和點撥,或者追求提高“能力”或“影響力”蹊徑。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

陸加 本文原刊于《舉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話,概括了國人“一切皆可食”的特點:“好吃的叫食物,難吃的叫中藥。”(@feelinglucky) 然而對於我,中藥一點兒都不難吃。我不僅喝苦藥湯的時候,可一飲而盡,甚至還很喜歡某些藥丸或是咳嗽糖漿的味道。兒時,我因此被大人誇獎為“不怕苦”,搞得我感覺極好。我覺得那些吃中藥嫌苦的人,都太嬌氣! 後到醫學院讀書,在一個偶然的遺傳學試驗中,我發現自己幾乎是個“苦盲”——我對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環是不存在的,我對苦比較木納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為不知道個體之間的這種差異,所以多年來,認為我的感覺就是別人的感覺,而且很習慣用自己的感覺去評判他人感覺的對與錯。 其實,這麼做的,遠不只我一個人。在教會生活裡,也有不少人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不自覺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覺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於是,信徒間產生隔閡、張力,甚至衝突。 祖孫三代,不同的帶領 從聖經裡的記載和描述,可以看到個體間明顯的性格差異。我覺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長)的,當屬《創世記》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孫三代的故事。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是開拓型、敢闖敢幹的。負面的表現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遲疑,不怕冒險:上帝呼召,他即起身離開本族、本地、本家,走時還不知去哪;遇到饑荒,馬上就離開迦南,去了埃及;羅得一家被擄,亞伯拉罕馬上帶家丁殺敗四王,救回羅得一家。 不習慣等待,立刻要解決問題。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錯,惹出麻煩:險些丟掉撒拉;生下以實瑪利等。 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帶領是“呼召與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人,賜他應許,但又常常讓他長久等候——他75歲才出吾珥。這時開始建立家族,已經夠晚了,結果又讓他等了25年,才有兒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魯莽,幫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實現上帝的計畫。 ×兒子以撒 以撒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雖然記載不多,但是個性很明顯:穩健、溫和,避免衝突。他是被環境逼著走。 消極、被動。比如非利士人搶水井,搶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動一次,從不主動尋找解決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見他蒙上帝賜福,找他立約,他還問:你們不是恨我們嗎? 順服。他跟亞伯拉罕上山,開始時縱然心裡疑惑,也不問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塗。他要給以掃祝福,結果犯糊塗,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當。他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還好,明明知道聲音是雅各的,還是糊裡糊塗地把祝福給了出去。 上帝對以撒的帶領,是推動與賜福(Pushing + Providing)。環境變成上帝的工具,從後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寬闊之地、經歷上帝豐富的供應、承受到上帝應許的福氣。 ×孫子雅各 以撒的兒子雅各,精明,善算計,能抓,會使計謀。但是他也很能幹、肯幹,會巧幹。 精明、算計。用一碗紅豆湯,騙得了長子權;與母親合謀,騙來父親的祝福;與拉班鬥智;回迦南的時候,與以掃斡旋…… 偏心。對自己的兒子厚此薄彼,偏愛約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著上帝走出低谷,並且使家族(12個兒子)和產業昌大起來。 上帝對雅各的帶領,是矯正與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揀選了他,不因他的劣跡拋棄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計劃,取代雅各的個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開創以色列民族。 這祖孫三代都蒙揀選,都豐豐富富地經歷上帝,但是上帝帶領他們的方式卻大相徑庭。聖經多處提及,“耶和華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見《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們也許可以從中窺探,上帝在人的個性差異之上,豐富、奇妙、獨特的作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