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懷念我的屬靈父親王永信牧師(張路加)2018.01.14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14   我18 歲離家去東北唸書,27 歲去國他鄉,人生一半的時間都遠離父母,和自己的父親更是聚少離多,但是內心深處對父親的依戀渴望,卻因著四海漂泊而更是日漸強烈。 第一次與王牧師的相遇,是在1994 年跟著大使命短宣隊前往俄羅斯傳福音。一周三次往返於聖彼得堡和莫斯科之間,在兩地向華人及當地居民傳福音。我只是個小跟班,但每次夜車8小時的單程,已然讓我有些體力不支,但親見王牧師以近70 高齡,卻毫無倦色,帶著我們往返奔波,並且他老人家白天還有又多又長的講道,讓我深為感動和震撼!我想到自己的父親也是一位傳道人,彼時也同樣奔波在中國的土地上,到處傳道,讓我感覺身邊的王牧師彷如我自己的父親一般,一下子覺得親近了許多。 從1996 年的中國學人培訓營開始,藉著一連四年,每年兩週的培訓營會,對王牧師有了更深入一些的認識,發現王牧師實在是在主裡把我們這些小兵當成他自己的屬靈孩子,不但為我們邀請最好的名師來給我們上課,而且每次營會都事必躬親,連會場佈置、廚房伙食等都會細心過問,且經常耐心解答我們提出的各樣問題,並邀請我們參與營會前後節目程序的編排、設計和主持等;過後我發現,之後陸續在面上開始有些服侍的大陸背景的同工,大多數是透過這幾屆營會被呼召或是被訓練出來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那幾屆的培訓營,猶如海外大陸背景傳道人的“黃埔軍校”一般,它的深遠影響直到如今還在延續… 1999 年,王牧師從亞利桑那州親自驅車十多小時,趕來洛杉磯主持我的按牧典禮,並耳提面命地嚴嚴囑咐:一次獻上,永不收回!跟隨召命,至死忠心!之後無論是我妻子身份的調整、孩子的出生、父母的來訪,以及我的服侍狀況等,他老人家都時常詳細詢問、關懷備至,為我們送上祝福和禱告。 我心中早把他老人家等同自己的父親一樣,當面或是電話中向他傾述,感覺十分的安全、溫暖。 2011 年,在香港一個五千人的大會上,我分享的題目是自己心中真正對中國教會年輕一代傳道人的肺腑之言:一個呼喚父親的時代!我在分享中特別提到中國教會在轉型和承上啟下的過程中,實在需要有像保羅對提摩太那樣的屬靈的父親,而今天的“提摩太們”更加需要去找到自己的屬靈父親,好好接受他們的教誨,傳承他們的品格和風範。 我在分享中舉王牧師對我的影響的例子,殊不知那場分享,王牧師竟然也坐在會場中!當晚是王牧師的信息,他一上台就提到,他聽見了我下午發自內心的呼喚,他願意帶我這樣的提摩太,他接受我做他的屬靈兒子!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實在是興奮和慚愧交加!一方面我真懷疑自己耳朵是否聽錯,另一方面,實在覺得自己怎配得上做他的屬靈兒子:一個小兵怎跟得上一位將軍的步伐!那晚回旅館整晚都沒睡,唯有跪在神面前淚流滿面的禱告:主啊,你知道我一直感覺內心的漂泊,如今讓我真正擁有了這樣一位屬靈的父親來遮蓋,來依靠,來討教!也在那晚自己在主前下定決心:好好侍奉,不讓自己辱沒這個名分! 十天前,在醫院裡的最後那個夜晚,我有幸陪伴在王牧師的身邊。他時不時睜開雙眼,那眼光依然明亮,雖然我不確知他是否看得見我,但我向主充滿感恩:謝謝你,讓我在美國的25 年,有這樣一位父親的陪伴,如今我回到了離開25 年的德國去長宣,我屬靈的父親似乎也卸下了他的擔子安息了。我求主讓我沿著我父輩們所走的道路,直到與他們在主前再相會!  

事奉篇

“王牧師,您還‘欠’我一篇序言哪…”(馮秉誠)2018.01.14

馮秉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14   2018年元月4日早上8點56分,王永信牧師被主接回了天家。從摔倒、住院,到安息主懷,僅有短短的幾天時間。快得令人難以置信,仿佛在夢中。他以93嵗的高齡謝世,沒有經受太多痛苦,使人得著一些安慰。但我心裏仍充滿了不捨,禁不住常常獨自落淚。 我1991年信主時,王牧師已是基督教界德高望重的領袖,我心目中“高山仰止”的屬靈前輩。1997年夏天,在加州聖地亞哥由美國ISI主辦的“China97”大型福音聚會中,我才第一次見到他。 記得那是一次晚堂聚會,由王牧師主講。沒想到,一開講,他就發脾氣了:“我費那麽多時間、轉了好幾次飛機才趕到這裏,你們卻只給我半個小時!半個小時我能講甚麽?!”當他講到快半個小時的時候,ISI的一位同工在臺下舉起一個牌子。這又引發了王牧師的怒氣,冲著舉牌人喊道:“把牌子放下!你不要告訴我只有5分鐘了!”名不虛傳的大牌牧師!這是王牧師給我的第一個印象。 舉牌的,是ISI的一位副主席。當時,我正站在他旁邊。其實,牌子上寫的,不是“只有5分鐘”,而是“多講5分鐘”。當他聽到王牧師的“訓斥”後,臉漲得通紅,尷尬地微笑著,沒有作任何分辯,就把牌子放下了。結果,王牧師盡情地講道,又呼召會衆決志、獻身,整個晚上的時間都由他支配了。這已是20年前的事了。王牧師的“霸氣”,和美國同工的謙卑,在我心裏烙下了深深的印記。 後來,在與王牧師的不斷交往中,我才明白,王牧師在“China97”上的“發飆”,不是因為他是“大牌牧師”,而是因為他胸懷要還福音的債的強烈使命感。 1997年10月,我參加了大使命中心舉辦的“二十一世紀華人福音策略咨詢會議”。會議期間,王牧師分別約談了每一位與會的來自中國大陸的年輕同工。在私下,王牧師很謙和。這是我與王牧師面對面接觸的開始。接著,我參與了他所主導的一些事工,如“海外學人培訓營”等,開始了和他持續20年的交往,深受啓迪和激勵。 2000年的一天,王牧師來灣區(當時,大使命中心仍在德州銅谷),打電話給我,約我出去喫飯,要我找餐館。當時,我正在“海外神學院”學習。平時“閉門讀書”,根本不熟悉灣區的餐館。我們去“99大華”超市一帶轉悠,看見一家越南牛肉麵館,就進去了。一人吃了一碗牛腩面。我們都覺得味道不錯。以後,他幾次來灣區,我們都去那家越南麵館吃麵,而且都坐在同樣的位子上。多年後,王牧師還常常提及此事,開懷大笑。 2001年夏天,我在米城中華基督教會(Chinese Christian Church of Milwaukee)被按立為牧師,王牧師是按牧團的牧師之一。 2002年春,我做了腹部手術,王牧師特地來我家看望、安慰。 2005年,我出版了《聖經的權威》一書,王牧師為書作“序”。 2007年,我所參與的福音機構,因同工在救恩論的神學觀點上的分歧,面臨難處。王牧師給我很大支持和幫助。他由此更看到持守合一的緊迫性。在他的倡導下,由王永信、王守仁、陳若愚、陳惠文、陳濟民、黄子嘉組成的起草小組,擬定了《聖經中救恩的要點》一文,獲得世界各地六十多位華人教牧同工的認同和聯署,發表在2008年8月號的《大使命雙月刊》上。六十幾位教牧同工一齊發聲,闡明他們對救恩論中的基要觀點和非基要觀點的區分,邁出了促進華人福音派在救恩真理上合一的一步。 近年來,我沒有怎麽參與王牧師的事工。但每次到灣區(大使命中心總部已於2001年搬遷到灣區),但凡可能,我都會去拜望王牧師,匯報我的事工,聆聽他的教誨。 2017年,我寫完了一本關於反思預定論的書稿,想再次請王牧師審閲並寫序。但我心中有些猶疑。審閲幾百頁的書稿,對已是92嵗高齡的他來説,談何容易。何況,這還是一本可能引發爭議的書呢。但當我提出請求後,他毫不遲疑、爽快地應允了。他對後輩一如既往的提携、扶助,再一次使我感動不已。 2017年11月初,我去澳洲之前,我請基督使者協會蘇文哲弟兄把書稿寄給了他。2017年12月中旬,我返回美國後,打電話詢問審閲的情況。王牧師卻説,他尚未收到書稿!於是,我請蘇弟兄又寄一份給他。我打電話給他:請他收到書稿以後,讓我知道一下。蘇弟兄12月18號將書稿寄出。挂號信回執顯示,書稿已於12月20號下午寄到。 2017年12月21號上午,電話中傳來王永信牧師清晰、有力的聲音:“秉誠弟兄,書稿我收到了。我會抓緊看,給你寫序。”誰曾想,這竟是他在世上對我說的最後的話!請王牧師作序的夙願,頓時化為泡影。這對我是永遠的憾事,永遠的疼痛! 這些天,我心底一遍遍地呼喊着:“王牧師,您怎麽能説走就走了呢?您還‘欠’我一篇序言哪…” 這次我參加了王牧師的葬禮,有機會送他在地上的最後一程,深深地感恩。求主親自安慰王師母和家人。 補記:在安葬禮拜上見到王師母,她對我說,在王牧師住院期間,還在念叨我的名字。頓時,我悲從中來,熱淚盈眶…  

事奉篇

王永信牧師安息禮拜今晨舉行——他服事了那一世代的人(蔡越)2018.01.12

世界華人福音運動領袖、中信創辦人、大使命中心創辦人兼榮譽會長、德高望重的牧者王永信牧師(Rev. Thomas Wang,1925年10月14日-2018年1月4日)之安息禮拜,於今日(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上午10點,假美國加州阿爾罕布拉市的洛杉磯國語浸信會舉行。逾500位的牧長、信徒,並王牧師親友出席。 […]

事奉篇

王永信牧師安息禮拜網上直播預告

王永信牧師安息禮拜,將於明天(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太平洋時間)上午10點,在加州阿市洛杉磯國語浸信會舉行。屆時,[海外校園機構]會在舉目臉書(請點這裡)現場直播。 安息禮拜進程表 王永信牧師事奉生平 (1925-2018) 王永信牧師,原名天惠,北京人,自幼隨母在王明道先生的基督徒會堂聚會,11歲在宋尚節博士佈道會中決志信主。1949年,中國政權易手,舉家南下香港,翌年轉台北。1953年,在衛理公會服事,1955年植立台南衛理公會,並就讀台南神學院。1957年,往歐洲旅行佈道中,領受要鼓勵華人向普世宣教的使命,成為他一生致力的事工。1958年,與家人移民美國,翌年就讀美國中央聖經神學院。 1961年,王牧師在底特律(Detroit)創辦“中國信徒佈道會” (中信,Chinese Christian Mission),出版《中信月刊》,至今仍為全球華人信徒喜愛刊物。60-70年代,他常組織佈道隊及“中華聖樂合唱團”,到北美各處向華人及非華人佈道,又主領佈道會、奮興培靈會等聚會。1972年,中信美國總會從底特律遷到三藩市以北的Petaluma市,事工迅速發展,同工也相應增加。 1974年第一屆洛桑大會在瑞士洛桑舉行,出席的 70多位華人牧者受聖靈感動,決定為華人信徒舉辦全球性福音會議,王牧師被推選為大會總幹事。1976年第一屆世界華人福音大會在香港舉行。會後成立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華福中心),王牧師被委任為第一任總幹事。 華福中心十年兩任任期完後,王牧師應邀出任洛桑福音事工委員會(LCWE)國際主任,兼任第二屆洛桑大會總幹事。大會於1989年7月在馬尼拉舉行,會議結束後,王牧師功成身退,積極推動主後二千福音遍傳運動 (AD2000 and Beyond Movement)。 同年,王牧師深覺要供北美華人良好神學和宣教訓練,應邀與張子華、羅文牧師在加州註冊成立“大使命神學院”。三年後,前蘇聯解體、東歐政局劇變,福音之門大開,大使命神學院轉型為大使命中心,積極推動華人普世宣教,20年來開拓了十多個工場,並協助少數族裔和穆宣、猶宣的福音工作。 2006年,王牧師有感於美國社會離開真神日遠,發起“美國 回歸真神”運動,推動維護傳統婚姻、反對同性戀、維護聖經無誤等護教事工,並編輯出版America, Return to God一書,喚醒美國向神悔改,成為“美國回歸真神禱告運動”(America Return to God Prayer Movement)。 2008年王牧師由“大使命中心”會長退位為榮休會長,但未敢言休,作特約宣教士,各處推動普世宣教事工。2013年,有感於東歐的羅姆人(吉普賽人)仍流於迷信,飽受社會排斥,不顧已近 90高齡,仍親身前往探訪,呼籲華人及非華人教會關懷羅姆人的全人需要。 王牧師擅長文字寫作,中、英文俱佳,出版數十本書冊,如 《真道手冊》、《將來必成的事》、《中華民族的最後轉捩 點》、《從永遠到永遠》年表等等,筆跡也經常見於《大使 命》及英文通訊 Great Commission […]

事奉篇

桌子的故事(小瓦)2018.01.10

小瓦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10   “恩典牌”桌子 我家餐廳的桌子,來自我們第一個屬靈的家。那是十幾年前我們還做學生時,那個家很溫暖,有許多的問候、關懷與鼓勵圍繞著我們。我們這些學生,逢年過節就被請去主任牧師或長老執事家裡聚餐,盛情款待中我們體驗到家的溫情。 後來我和先生買了房子,恰好教會的王執事也遷新宅,他們就把原來家裡的沙發、臺燈、桌子等家具都送給了我們。那時我們在學生團契做同工,別的同工笑稱這些傢俱是“恩典牌”的,同工開會、禱告、聚餐,也常常是在這張“恩典牌”的長餐桌旁邊。 李牧師離開 之後不久的春天,教會聘請了年輕的李牧師來牧養我們學生團契,我們終於不用再靠自己學樣摸索了。李牧師每週來我家帶領同工預查,準備週五的聚會,也商量團契的事情。他雖然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卻對聖經極熟,看似互不相干的幾句經文,經他一梳理,就成為了彼此呼應的生活和事奉原則,讓我們好佩服。大家平時也愛找他聊天,說說生活的煩惱,他也總有些實用的建議。我們真是從心底裡愛他和師母。“恩典牌”桌子旁邊,常常回蕩著我們的歡聲笑語。 第二年,團契興旺了不少。那年的秋天特別冷,晚上大家到我家查經時,每個人都從外面帶了一身寒氣進來,連呼“好冷”。記不清查到哪一段,只記得李牧師提到主耶穌的無罪,他說,是因著主耶穌完全遵行天父的旨意。“所以,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中的旨意,並且順服。” 他說這話時,似乎進入了沉思,表情比平常凝重得多,不像是說給我們聽,倒像是自己在揣摩什麼。我詫異地看看他,他卻半垂著頭,目光仿佛落到桌面又折回來,審視著自己的內心。 隔幾天的主日,崇拜過後,李牧師出人意外地上臺來,宣佈他將辭去在我們教會的職位,他說上帝對他另有呼召。 猜测与传言 我當時驚呆了!崇拜散了,我沒找到李牧師,就跑到師母跟前,抱住她哭著問:“為什麼?”師母的眼淚也滴了下來:“最捨不下的就是你們。” 師母沒有回答我的“為什麼”。也許她認為李牧師已經說清楚了,這就是上帝的呼召。但我還是不明白:李牧師只來了一年多,怎麼上帝突然要帶他們離開?師母的眼淚滴進我的心裡,我不由得揣測她是不是有難言之隱,於是在難捨的離情中,憑空認定牧師師母是受了委屈。 這樣的猜測與接踵而來的傳言不謀而合。不少人看見了我當時抱著師母哭,過後就來安慰我,也詢問我們團契的聚會情況,或者李牧師走後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又鼓勵我不要慌張,要仰望上帝。也有幾位弟兄姐妹感歎,說李牧師才華橫溢,很有講道恩賜,主任牧師卻很少給他上臺的機會,所以李牧師是憤而離去的。聽人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的確很少見李牧師上臺講道,原來他真的是受了委屈才離開的! 看見我吃驚的樣子,這幾位弟兄姐妹就安慰我,又把主任牧師從前做事讓他們難以理解的地方,慢慢說給我聽。這幾位說話的,都是在教會裡年深日久而且熱心服事的人。他們說,他們曾跟主任牧師談起過這些事,但他執意不聽勸誡。接著,他們又提到長執會開會時王執事與李牧師爭吵的細節。他們對教會的前途憂心忡忡,歎息著說:你看,現在李牧師也被氣走了。教會是上帝的教會,怎麼被主任牧師搞成這樣了呢? 震驚與憤怒之後,我心裡一片茫然。我眼前浮現起主任牧師那張柔和可親的臉,如今這臉卻顯得不可理喻。我想,的確,教會不是上帝的教會嗎?怎麼被主任牧師搞成這樣了呢?李牧師也走了,如此下去,將來還會發生什麼事?幾位弟兄姐妹無奈的歎息,也深入我的心底。我品味著他們的絕望,不禁也絕望起來。 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 對牧師人品和行事的質疑,是教會裡最黑暗、最沉重的話題。即使牧師並沒有得罪上帝,只是行事讓會眾不能理解,也足夠引起爭議了。信主之人都知道人是罪人,然而為什麼對同為“罪人”的牧師,大家總有著“超人”的期待,而難以像對一般弟兄姐妹一樣,以愛來遮蓋牧師呢? 如今,當我探究自己當年的心思,發現那時在我眼中,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雖然我也知道,基督才是教會真正的頭,但這似乎僅限於理論,我那時想著,真正做決定的不還是牧師嗎?對於當時靈命幼稚的我,很難有“上帝的能力可以超越牧師的軟弱,牧師盡了本分之後上帝會保守教會,叫萬事相互效力”這樣的盼望與信心。 那時,我努力照著聖經的教導去做,也積極參與服事,但上帝在我眼中,仍是遙遠且高高在上的,祂並沒有走入我的日常生活。我雖然知道“上帝愛世人”,但沒切身體會過上帝對我的愛;我也知道“世人都犯了罪”,但很少醒悟到我也犯了罪;更不用說我能體會到上帝與我時刻同在了,或者能認識到上帝對教會的保守了。在我眼裡,我只能看見人,我只能相信教會完全要靠牧師來治理。所以我一旦知悉牧師是一位“昏君”,就陷入了憤怒、憂傷、絕望中。 那麼“昏君”的標準,是從哪裡來的呢?我當時並沒有想過,現在看來,這標準好像也是我自己定的:只要發生了不合乎我期待的事情,比如李牧師的離開,就成了“昏君”的明證。 傳舌 我內心的絕望太沉重了,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我忍不住跟別的團契同工提起,才知道有的同工也聽到了,但我們誰也不敢去問李牧師是否真是因為不能講道才離開。有人和我一樣,開始憤怒、憂傷、歎息,但也有人懷疑這些消息是否可靠,也有人勸我們別胡思亂想。但這些來勸我的人,讓我更加難過,我覺得他們不理解。於是我又去跟別的團契裡要好的姐妹們傾訴。 我當時所感受到的,完全是自己對教會深切的愛和憂慮,我並沒有想過要做“傳舌之人”,然而如今回想起來,卻不得不承認:我在找人傾訴的時候,確實就是在“傳舌”。很多消息是我沒有辦法證實的,然而即使它們都是真的,也無關乎道德上的對錯,也許只是處事方法的差異,實在是需要我們以愛心來遮蓋。即使牧師真的錯了,聖經上不是也說要“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嗎?但當時我把牧師看為“超人”,根本就沒想過,牧師可能也會需要憐憫、饒恕、遮蓋。 我這些負面的情緒和話語,像瘟疫一樣,傳染給了幾個聽我傾訴的人。這情緒,仿佛比那些事情本身,更有說服人的力量。 闢謠會 教會裡議論紛紛的人越來越多了。終於有一個晚上,教會召集了各團契同工開闢謠會。有人想要證實聽見的消息,有人質問長執會:“你們開會的細節怎麼會傳得盡人皆知?”有人關心李牧師生活的需要,詢問有沒有必要提供他資助。我和幾位同工坐在最遠的一個角落,我已經不願再相信來自教會的“官方”言論了。 主任牧師疲憊地坐在一邊,王執事站在正當中,大聲勸勉大家,要有信心渡過這個難關。他舉出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美地的例子,說到激動之處,還拍著桌子。教會的塑膠桌子在他手掌底下震顫著。我茫然地想起,我家的“恩典牌”桌子,不就是王執事送的嗎?主任牧師、王執事,這些素日可親可敬的人,上帝的恩典曾藉著他們滋潤我們的心田,如今他們的教導,竟成了一場謊言嗎?“恩典”還在教會裡嗎? 這時候,一位老弟兄扶著桌子顫顫巍巍地站起來:“大家不要再抓住這事情不放了”,他一字一頓緩緩地說:“再這樣下去,教會會分裂的。” 桌子剛剛的震顫,被老弟兄蒼老的手撫平了。有一刻,會場裡完全安靜下來。我呆望著他,他的神情憂傷、無奈,而且近乎乞求。他在求我們放手嗎?還是上帝藉著他,點醒陷在混亂中的人?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一切會引向哪裡;而此刻他的話指明了前方的危險。這時候,仿佛有一種力量,催促我從絕望的死寂中掙扎了出來,我心裡喊著說:不論主任牧師究竟是怎麼樣,我不願意教會分裂啊。 我想起最後一次預查的時候,李牧師說:“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中的旨意,並且順服。”他是怎麼尋求上帝旨意的呢?那對我像一個謎。不過,我好像明白了,“放下”就是上帝此刻對我的旨意。 走出了教會,心裡空蕩蕩的。深冷的夜空中,仿佛迴蕩著魔鬼詭異而得意的獰笑聲。然而一陣風拂過樹梢的黃葉,遮蓋了一切喧囂,也撫慰了我。我舒了口氣,又打了個寒戰,覺得整個人如同生了一場大病般懨懨無力。 送別 李牧師的行期近了,教會弟兄姐妹們的離情也越來越濃,送別的飯局把他的日程表塞得滿滿的。王執事也在一個週末請李牧師吃飯告別,也叫上了我們團契的同工們作陪。進了門,迎面一陣笑語人聲,好像是回到了從前那些單純的日子,再想想前一陣的陰雲,倒像噩夢一樣虛飄飄的不真實。我不禁想起來,王執事的廚藝很棒,我剛到教會的那個感恩節就來過他家,吃過中式感恩大餐。他家的新桌子也特別寬大,想來也是特別為請客而選購的。主任牧師也來了,和李牧師坐到桌子的一角,頭挨著頭低聲談著什麼。過了一會兒,主任牧師站起來離開,順手拍了拍李牧師的肩膀,李牧師則點點頭,又抹了抹眼角迸出的淚花。 […]

事奉篇

屬靈慈父和神國將軍──我眼中的王永信牧師(張路加)2018.01.06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06   雖然早就耳聞您的大名: 中信創辦人、華福之父、 華人宣教拓荒先驅、10/40之窗的共同提出者、 洛桑及主後2000福音運動的呼喚者、召聚者、領導者;   然而,於我而言,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您, 卻是在1994年由聖彼得堡開往莫斯科的火車上。 以近七十之高齡,帶著敏銳的眼光,國度的胸襟, 把握先機,奔波在俄羅斯廣袤卻屬靈荒蕪的原野上……   一週之中三次往返於兩地之間,僕僕風塵, 但您仍是神采奕奕,一次又一次,一地又一地, 奮力地主領著佈道會、奮興會── 要喚醒這片土地上的百姓:神的福音臨到你們了!   很希奇,成百上千金髮碧眼的聽眾,聚精會神, 聆聽一位黃皮膚花白頭髮的中國傳道人, 向他們大聲疾呼:悔改、重生、復興! 能力的佈道如同疾風,捲起叢林般的手伸向救主…   以後是東歐,是非洲,是太平洋群島,是中東,是尼泊爾, 哪一地沒有您的身影,哪一洲沒有您的腳蹤! 於是,許多在世界各地擺攤討生活的同胞們, 擺脫了流汗流淚的生活,開始在各處建立起神的教會……   再次被您召喚到身旁的,應該是自96年開始, 在北美發起的「中國大陸學人培訓」事工; 又一次震驚於您那戰略家的氣度和眼光, 敏銳捕捉到這一極具策略性的福音禾場!   和您同坐在一張桌上討論的, […]

天下事

伊斯蘭教是最多國家的國教,基督教卻是最受優惠的宗教(漁夫)2018.01.05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8.01.05   全世界199個國家與地區的政府對待宗教的態度 根據皮優研究中心最近的報告,全世界有40%的國家有正式的國教,或是享有特別優惠待遇的宗教。在涵蓋199個國家的調查裡,皮優不只是查看了這些國家的憲法,法律及政策,而且也特別調查了各個政府對某個宗教是否有特別的優惠、設限或壓制。 報告指出,全世界有43個國家確切明定有國家宗教,其中27個國家(63%)的憲法或基本法中,明言規定伊斯蘭是國家正式宗教。這些國家,絕大多數是在中東與北非。事實上,在這個區域,黎巴嫩是唯一沒有明定正式宗教的國家。 皮優的研究人員指出:“在某些國家,所謂的國教主要只是在典禮儀式上,扮演其特殊的角色。但是,宗教實際上的利益在於法律與減免稅收,擁有不動產,或是得到國家在財務上的資助。”當一個國家正式地給予某個宗教優惠地位時,這些國家通常會對少數群體的宗教加以設限或壓制。 有兩個國家正式承認佛教為其國家宗教(不丹與柬埔寨),一個國家將猶太教列為國家宗教(以色列)。 13個國家將基督教列為國教,其中9國在歐洲(包括英國,丹麥,冰島),2國在加勒比海區域(哥斯達黎加,多明尼加),一個是非洲國(贊比亞),還有一個是在只有1萬人口的南太平洋島國(土瓦魯)。 除此以外,另外還有28個國家,他們雖然沒有將基督教列為國教,卻明顯地給基督教有非正式的優惠地位。 大多數給予基督教非正式優惠地位的國家是在美洲與歐洲。如列茲敦斯坦給予天主教,丹麥給予路德宗,英國給予聖公會非正式優惠地位。另外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有5國,在亞太地區有3國也給予基督教非正式優惠地位。 40%的國家有正式的國教或非正式的優惠宗教 正式國教 有優惠宗教 無優惠宗教 敵視宗教 43 國 (22%) 30 國 (20%) 106 國(53%)  10 國 (5%)   按照皮優的評估,伊斯蘭並不是第二位受優惠的宗教。有4個國家偏向給予佛教優惠地位(緬甸,老撾,蒙古及斯里蘭卡)。還有5個國家是對多個宗教給予優惠(艾利特里亞,印尼,立陶宛,塞爾維亞及多哥。)只有3個國家在沒有正式以伊斯蘭為國教的情形下,仍然給予伊斯蘭優惠的地位(蘇丹,敘利亞及土耳其)。 在歐洲(50%)與中東地區(95%),過半的國家有正式的國教或特別優惠的宗教。但是,在亞洲(38%),美洲(29%)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5%)國家,明定正式的國教或優惠宗教相對較少。 就全世界來看,有106個國家的政府在宗教事務上面採取中立政策。其中有些國家(包括美國)對各種宗教一視平等,給予人民完全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時,也給予各宗教同等的所得稅減免額。 皮優的研究也發現,在設立國教的國家,政教分離是比較顯見的狀況。雖然如此,有些國家對宗教行為還是加以限制。例如,法國就明令禁止穆斯林在公開場合披戴面紗。 皮優也將5%的國家列為高度反對宗教。這些國家以高度控制的方式對待宗教團體。 優惠或特權 無特定優惠 較其他團體多優惠 特定優惠/政府對其他宗教設限 要求全國民眾參與 […]

事奉篇

他服事那一世代的人(蘇文峰)2018.01.05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05   王永信牧師已經服事他那一世代的人,睡了。 王永信牧師生長的世代,是中國風起雲湧的1920年代;那是一個新文化運動和福音復興運動並行的世代。王永信在宋尚節的佈道會信主,在北京王明道的基督徒會堂受造就,在抗戰時期獻身事奉。 1960年代,當北美的中國留學生查經班興起時,他領導中華聖樂佈道團服事那一代的學生學者。1970年代,當海外華人教會尋求合一之路時,他創立了世界華福會。1980年代,當華人教會需要與普世福音運動接軌時,他出任世界洛桑福音事工委員會的副主席,於1987年擔任該運動之國際主任,1989年創立“主後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1990年代,他創設大使命中心,推動華人教會的宣教見識和行動。2000年代,當網路風靡全球時,他宣導新媒體宣教。 上帝賜給王永信牧師華人宣教的先知性角色。他能見人所未見之事,去人所未去之地,言人所未言之言。他在每一個時期,都極力提攜後進,鼓勵合作,不存私心。他的服事何其美!

事奉篇

接過他手中的火炬(擧目編輯部)2018.01.04

《舉目》編輯部2018.01.04 今天早上,太平洋時間1月4日9時許,王永信牧師安息主懷,榮歸天家,在世享年93歲。 王牧師一生只專注一件事,那就是主的大使命。為此,他從未停下奔跑的腳步。 2009年8月,84歲高齡的王永信牧師,親自主導召開了第一屆網絡宣教論壇,推動新媒體時代的福音運動。之後,他又多次參加網絡宣教論壇,還向網絡宣教士基甸弟兄學習如何開通和使用博客。 基甸說:“王老牧師是我見過的,願意為了傳福音,學習使用新媒體的基督徒當中最年長的一個。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對新技術竟如此有興趣,對傳福音仍然有赤子般的熱情,這對我們這些參與網絡宣教的同工們是何等美好的榜樣,何等大的激勵!” 王牧師有一個心願,要為教會和神學院開設一門“網絡宣教”課程,讓福音傳得更快、更遠、更廣。這個心願在他離世前剛剛完成。由“普世佳音”和[海外校園機構]聯合制作,有十多位牧師和學者參與錄製的網絡宣教課程,將在今年一月推出。 我們把王牧師催生的這門課程獻給主,以此向親愛的屬靈長輩致敬!下面是王牧師為課程所作的序言。重溫他的音容教誨,接過他手中的火炬,朝著大使命的目標奮進! 大使命與網絡宣教 – 王永信牧師 網絡宣教課程序言的文字檔,請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