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新媒體時代的傳奇教會Life Church(IMF)2017.05.27

雖然複製成功的事工幾乎不可能,但成功的事工背後的理念卻是可以學習的。從提姆凱勒和救贖主身上,我們學習透過福音去更新城市文化;這要求我們認識福音的精髓,並且深刻理解我們的文化以及在文化中的人。從Life Church身上,我們學習透過網路新媒體向失喪的人傳揚福音,見證基督;這要求我們有對失喪世人的憐憫,精於網路技術,並且有國度的視野。 […]

品書香

《共建健康教會:以家庭系統理論處理教會衝突》(陳培德)2016.08.16

這次要介紹的好書,是李察遜(Ronald W. Richardson)新近出版的中譯著作《共建健康教會:以家庭系統理論處理教會衝突》(Creating a Healthier Church: Family Systems Theory, Leadership, and Congregational Life)。英文原著出版於1996年;中譯本厚245頁。

作者李察遜早年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英國文學系(1962年);後轉赴普林斯頓神學院完成道學碩士(1966年)。10年後,他從紐約市Colgate Rochester Crozer Divinity School完成博士學位(1976年)。

多年來,他從事堂會牧養、專業輔導和教學工作。如今,是美國長老教會的退休牧師,北岸輔導中心(the North Shore Counseling Center)前任臨床治療總監,與妻子Lois定居於溫哥華市西區。個人著作頗豐。

《共建健康教會》一書是以精神科醫生梅利.博域(Murray Bowen)的家庭系統理論為根據,剖析隱藏在教會中的情緒系統,甚具創意。 […]

事奉篇

基督徒可以換教會嗎?(歌珊)2016.06.02

我信主好長時間,都不明白信主與實際生活有什麼關係、信仰最終的目的是什麼?……“你們覺得這個教會有問題,離開了去其他教會,就沒有問題了嗎?”當然,他說的沒有錯,我後來也明白了,每一間教會都不完美,都有問題。然而,我至今不後悔。 […]

事奉篇

家書——無心成蔭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李永成 編按:十多年前拜訪過檀香山華人信義會後,每個月教會都寄來:一封李牧師親筆 “家書”的複印版,教會週報和弟兄姐妹的見證。從其中,不但了解教會的大小事情,也對李牧師有所認識。因此邀請李牧師分享,這個很特別的牧養方式。 1981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我們夫婦初次踏足夏威夷,開始在檀香山華人信義會事奉。每個月我寫一封“家書”給教會的弟兄姊妹。 緣起 常有人問:“當初你怎麼會起意寫‘家書’的?” 我是在香港中華基督教禮賢會信主,在那裡學習和成長,也在那裡蒙召踏上全職事奉的路。來夏威夷前,我剛被按立為牧師,完全沒有當牧師的經驗。所以,我就效法母會牧師的榜樣。 當年禮賢會的每位牧師,大概都會做同樣的事:在聖餐禮拜前,寄封信給每位會友,促請大家注意,要回教會領聖餐。這信通常只有一兩句話。 我就依樣畫葫蘆,第一個月在聖餐禮拜前,我也寫了一封信提醒弟兄姊妹別忘了來領聖餐。那封信只寫一兩句話,我覺得有點可惜,沒有善用那紙張和郵票。所以,我就多寫了一點東西,與弟兄姊妹分享我在信仰生活中的感受。 無心插柳,柳成蔭 我就這樣每月都寫,並沒有期待什麼。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弟兄姊妹反應很好,認為對他們有幫助。常常有人追問:“什麼時候可以收到家書?”我也把“家書”寄給遷離本地的會友,與他們保持聯繫。在海外的會友對“家書”的期待似乎更殷切。大家的鼓勵,成為我的動力,使我更認真地繼續寫下去。到今天已經超過33 年! 通過“家書”與會眾聯繫 在“家書”中,我通常是寫日常見聞、生活瑣事,寫與弟兄姊妹交往互動的感受。當中可能會引用一、兩節聖經的經文。透過“家書”,弟兄姊妹對我的起居生活相當瞭解:我什麼時候登山晨運;什麼時候到森林公園禱告默想;什麼時候陪教會的小孩去海灘;什麼時候去醫院探訪;什麼時候去買菜……大家都知道。增加瞭解,自然減少誤會,這對推展教會事工很有幫助。 有時候沒有找到什麼特別的題材,我就寫一天生活的流程。很多弟兄姊妹不知道牧師平常在做些什麼事,以為牧師只在禮拜天講道。透過“家書”,大家知道我的生活很充實,也很忙碌。我與大家分享我的喜樂,也讓大家知道我的軟弱和掙扎,可以為我禱告。教會漸漸增長到三、四百人,遠超過一個牧者所能照顧的群體,“家書”幫助我可以與會眾維持聯繫。 “家書”帶來奉獻 我在“家書”中很少呼籲弟兄姊妹奉獻金錢,但偶爾也會這樣做。 2004年初,我們開始建堂,我在“家書”中透露建堂的龐大需要,許多弟兄姊妹有美好的回應。過去10年平均每年收到十多萬的建堂奉獻,大概三分之一是海外會友寄回來的。 2005年我為河南信陽南關教會募款建堂,幾個月籌到十幾萬美元,折合當時人民幣一百多萬。大部份奉獻也是從海外寄回來的。其中最大的一筆5萬美元,奉獻者不是我們教會的會友,但她喜歡收到“家書”,因此知道南關教會的需要,就大力支持。“家書”對教會的經濟有相當大的貢獻! 與老牧師通信的男孩 有一個孩子在他3歲時隨父母離開夏威夷,遷居到美國東岸。他常常看到父母在讀“家書”,他很好奇,問媽媽:“是誰寄來的信?”媽媽告訴他:“是幫你洗禮的牧師從夏威夷寄來的。”他就用電郵主動與我聯繫,告訴我他的生活近況。那年他才十一、二歲。之後,他偶爾會給我電郵。在他遇到困難的時候,他會來信請我為他禱告;當然都是用英文寫的。 去年暑假,他高中畢業,隨父親回國探親,途徑夏威夷與我見面。闊別多年,看見當年的小孩長成了英偉的青年,品學兼優,多才多藝,而且有堅定的信仰,讓我深得安慰。 他考進耶魯大學,今年得到特別的獎學金,到北京和上海專修中文兩個月。他的中文大有進步,講的固然流暢,也會寫不少中文簡體字。他來信說:“可能將來我就會讀繁體字。”意思是,不久的將來他就可以讀“家書”了! 教會的青少年人很少主動給老牧師寫信,我有幸可以與這年青人聯繫並得到他的信任,真是“家書”意外的收穫! 一份樣品 2014年8月,在“家書”中我提到另一位青年人的事,不少弟兄姊妹認為對他們有幫助,我節錄在這裡給大家參考: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越來越明顯像個老爺子——很喜歡跟孫輩們交談。 可可在佛州大學唸一年級,暑期回來休假。上月初他給我一通電郵,和我討論信仰和聖經的問題。年青人願意主動找老牧師談信仰,這是十分稀罕的情況,讓我喜出望外! 他問: “假如是聖靈賜給我們良知,指示我們什麼是對或錯,祂為什麼不給每一個基督徒同樣的良知?為什麼有些基督徒相信做某一件事是對的,另一些基督徒卻認為那是完全錯的? 基督徒都相信福音,但在面對生活中某些實際問題時,卻有不同的解說。我們如何根據聖經去回應這種差異?我怎麼知道,我對聖經的理解是正確的? 有人告訴我:只要效法耶穌的榜樣,並以慈愛待人,就對了。我認為,這準則太籠統了。 有些基督徒告訴我:只要為這些事禱告,上帝就會指示你正確方向,並且,你的良知也會讓你醒悟。我曾經有過這樣的體驗,但我不能確定這情況到底是怎樣發生的。這是心理作用,還是靈性感應?”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教會內外兩張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陶婷婷 一次,主日學下課後,我在教室裡掃地。媽媽看見了,回家後對我說:“你可從來沒在家裡掃過地。”雖然她說這話帶著慈愛,卻引起了我的思考:我的信仰脫離了我的日常生活嗎?教會服事,和我的家庭、工作,有沒有全然不相干? 於是我學著讓信仰進入生活。 我是職場經理人、妻子和媽媽,那麼我要做好上帝為我安排的這些職分。我給自己的生活排列了4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 就是親近上帝。不僅僅在教會聽道,而且每天要堅持讀經、禱告、默想、等候上帝。這是我們基督徒生命的根基,也是我們走天國之路的起點。 第二個層次就是家庭。上帝讓我們在家裡學習愛和包容。經營出上帝喜悅的家,需要花費非常多的心思,甚至超過工作和服事,但這就是上帝交給我們的功課。如果我們對丈夫、孩子不管不顧,對父母不冷不熱,卻每天求上帝讓丈夫信主、孩子聽話,上帝會垂聽嗎? 第三個層次,就是工作。我們需要努力工作養家,也要在職場榮耀上帝、傳播福音。如果我們沒有條件到陌生人中發傳單、到異地宣教,我們可以在朋友或同事聚餐、出遊時,將福音傳出去。 我今年和供應商有一個合作項目,對方有4個項目組成員。我利用各種機會,不斷地將上帝的話語,和基督徒的見證,講給他們。後來有3個人做了決志禱告,其中一個還帶著太太一起受洗。 我這兩年也在香港中文大學讀EMBA,同學都是企業家、高級經理。直接講罪人和救贖非常困難,我就時不時邀請他們參加聖誕晚會、企業家聯歡會,定期給他們發福音短信,送好書,或者聚餐的時候講講見證。現在也許看不出效果,但我相信,我們撒下種子,上帝會負責收割。 第四個層次,就是教會的服事。對有家庭、有工作的基督徒來說,教會的服事不可貪多,也要適合自己的時間分配和生活安排。比如我選擇當主日學老師(我的孩子也在主日學),這個服事讓我的生活和時間都很平衡。服事不能用工作量評估,要依靠上帝的帶領,而不是別人的贊美和鼓勵。 上面的4個層次,對我而言是恰當的。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情況排列次序,但親近上帝一定是第一位。因為主耶穌告訴我們: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親近上帝。我們要學習馬利亞,選擇那上好的福分(參《路》10:42)。 給自己排列生活優先次序的好處是,當事情太多,發生衝突時,我們知道先選哪個。當我們軟弱、抱怨的時候,可以審視一下自己的生活次序。比如,當你將家庭放在前面,在工作上就要學會取捨——你的同事比你晉升得快,你不要嫉妒,因為你沒有像他那樣付出那麼多。當你將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時候,你就不要因為後院起火而惱怒。當你將親近上帝放在教會服事的後面,就不要因為筋疲力盡而急躁焦慮,因為你未能從上帝那裡支取源源不斷的力量。 願每一個基督徒都能把信仰落實到生活中, 而不是教會內外“兩張皮”。 作者來自深圳,在一家大型企業從事科技管理工作,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碩士在讀。

No Picture
事奉篇

簡約教會

陳英元口述。石文蔚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筆者信主30餘年,在多個教會參與過事奉,發現大多數的教會存有3種現象,可以用3組問題來表達:           第一,教會生活忙不忙?忙什麼?效果如何?           第二,教會有沒有清楚的異象?教會五花八門的事工,是否有助於達成教會的異象?           第三,教會異象是否清晰地勾勒出,屬靈生命從慕道、決志信主,到成為門徒的成長過程?           對此,筆者發現:           一,在大多數教會中,積極投身於事奉的基督徒必定非常忙。對於愛主的弟兄姐妹來說,為教會奉獻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這樣的忙碌不一定能結出豐盛的果實。          二,大多數的教會沒有一個簡約、清晰的異象,這導致同工對教會異象缺乏整體認識。因此,教會事工和資源的安排產生問題,無法積極、有效地達成異象。一個沒有簡約異象的教會,就好像一部車,被很多方向不同的馬拉著;馬兒拉得再辛苦,卻因力量互相抵消、教會的資源不能有效利用,而導致車子原地不動,或是前行非常緩慢。          三,大多數教會的異象,沒有清晰地反映出屬靈成長的必要階段。這導致教會無法有效地創造出屬靈環境,幫助人循序漸進成為門徒。教會中大部分的事工,只針對一個或者兩個屬靈成長階段,其餘的屬靈階段則缺乏事工配套。          令人惋惜的是,筆者接觸過的教會,大多數都有以上3個現象。筆者自己多年參與教會事奉,當然也不能免責。 複雜和簡約          以上這3個現像,是“複雜教會”的標誌。複雜導致混亂,即重點不明確,繼而資源分散。簡約,能夠讓大家看清事工的重點,合理地分配資源,建立適合生命成長的環境。          讓我們上網比較一下雅虎和谷歌的首頁,能夠幫助我們瞭解複雜和簡約的區別:雅虎的首頁讓人目不暇接,很容易分心,失去聚焦。谷歌的首頁則非常簡單,幫助用戶聚焦於自己的需求,並方便用戶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主耶穌也強調簡約。面對猶太人613條的律法,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 《太》22:37-40)          祂給予門徒的使命,也只有一條,就是讓門徒“去”,使萬民都成為主的門徒。         […]

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什麼要上教會?

周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楊腓力在其著作《恩典多奇異》(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提到,有人鼓勵一名妓女向教會尋求協助,但她回答:“教會!幹嘛去那裡?我覺得自己已經夠糟了,教會只會讓我覺得更糟糕。”(註1)         關於教會,這裡有幾個非常基本的問題:參與教會是基督徒的義務嗎?教會的正式“禮拜”在基督徒個人生命中有何意義?是否有其他的管道可替代教會,滿足信徒靈性與肢體生活的需求? 總歸一句:為什麼要上教會? 兩種羊的抱怨         上述問題是出自兩類群體的抱怨。          第一類是感到沒有被餵飽的羊(underfed),其靈命和肢體生活的需求,未得滿足。這些基督徒一週接著一週,滿懷著希望和期待到教會作禮拜,卻總是帶著挫敗和憤怒離去。這也許是源自對虛幻的“整全共同體”的失望,以為榮耀的教會可以提供全然的溫暖和滿足。          另一群體,則是吃得太飽的羊。他們也許不多見,但他們的訴求卻引發有趣的神學難題。類似的故事是這樣的:一位基督徒教授平日積極向學生和同事們做見證、讀屬靈書籍,委身於小組、查經、禱告會……他完全融入基督徒群體的生活和使命。星期天,他卻對作禮拜,感到意興闌珊。雖然,他知道自己將會在教會聽到一場精采的講道,遇到熱情的弟兄姐妹,但問題仍在:為什麼要上教會?有必要嗎?上教會真是基督徒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嗎? 不堪一擊的期望          針對這兩種抱怨,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 編註)曾談到,我們帶給教會的期望、我們對教會的期望,以及我們的期望與現實相遇時,是如何地不堪一擊。除非我們先領悟到聖餐桌是擺在教會前方的十字架下──是給需要恩典和醫治、並願意成為門徒的人,否則我們無法理解什麼是教會。          人因期待無法被滿足而拒絕去教會,是不明白教會是什麼:教會存在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無法滿足上帝對我們的期望。再者,若因期待無法被滿足而拒上教會,其實就是在為自己創造另一個教會,也就是偶像崇拜!          若非我們先瞭解教會是一群異地同途的罪人團契,我們無法明白教會可以成為什麼、和做什麼。 認識教會的起點          教會中會出現緊張關係,是因為沒有兩個基督徒是可以完全觀點一致的,這種相異正是我們正確認識教會的起點。          教會不是彼此附和或彼此相像的一群人,而是一群意見相左且完全不同的人。當我們要求教會要像我(或我們)、要同意我的異象,甚至因此離開去另建立新的教會時,往往不過是再走上一條老路:始於一群意見相同的人,再變得因為意見相左而分離。          潘霍華在《團契生活》中提出一個重要論點:基督徒團契是“藉著”(through)耶穌基督,也“在”(in)耶穌基督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