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非典型的MVP——史上最強射手柯瑞(黃奕明)2016.06.20

2016年是柯瑞第二度當選例行賽的MVP,並且是史上第一位全票當選的球員。只是,柯瑞他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他從小苦練籃球,高中快畢業時,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吸引一流大學的籃球隊的注意。沒有想到的是,沒有一所有好球隊的名校願意給他機會。教練們都說:“這種瘦弱的身材,我想不到有什麼位置適合他。” […]

言與思

春暖花開——在跨越驚懼的彼岸(黃奕明)2016.04.11

文/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4.11 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就是復活。談到復活,最貼切的一幅圖畫,就是春暖花開。 當漫長的嚴冬過去,樹上的枯枝長出嫩芽,第一朵花兒綻放的時候,就應驗了《啟示錄》21:5 :“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 巴赫《約翰受難曲》(註1) 在復活之前,必定先經過死亡。然而基督信仰並不是輪迴轉生,花樹的枯榮只是個意象。 我曾經通過幾首古典樂曲的聆賞,來解釋基督的受難與復活。第一首就是巴赫的《約翰受難曲》選曲。巴赫是路德會的信徒,十架神學正是宗教改革中,路德神學的核心。因此,巴赫在受難曲中詮釋十架神學。 受難曲是從中世紀教會禮儀中發展出來的音樂。最初是由3個人採用應唱式對唱:一位主祭司唱福音史家,一位助祭司唱耶穌基督,一位副助祭司唱群眾。 這是在受難週演出的受難劇形式。後來逐漸加入合唱部分,並增加獨唱角色。我所選的一組是第57-60曲: ◎第57曲——福音史家與耶穌基督之宣敘調(註2): “這事以後,耶穌知道各樣的事已經成了,為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有一個器皿盛滿了醋,放在那裡;他們就拿海絨蘸滿了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耶穌嘗了那醋,就說:‘成了!’”(《約》19:28-30  ) ◎第58曲——女低音之詠嘆調(註3): 成了! 所有疾病、悲傷均得釋放。 最後的悲傷夜晚 正緩慢滑過。 猶太的鬥士們 也已停止了爭戰。 成了!一切都成了! ◎第59曲——福音史家之宣敘調(註4):“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上帝了。” ◎第60曲—— 男低音獨唱的合唱聖詠(註5)。 男低音:親愛的救主,請回答我! 在十字架上, 你曾說“成了!” 我能從死亡中得釋放嗎? 我能經由你的受難 而重返天家嗎? 世上人間是否 因你而得救贖呢? 主,你若痛苦而無法回答, 請你俯視低聲道:“是!” 聖詠:主耶穌,你經歷死亡, […]

言與思

言所當言與有所不為(黃奕明)2016.02.22

如果你被指派一個任務,到聾啞學校開音樂會,或是去教盲人畫畫,你會不會去?我要是以賽亞先知,一定欲哭無淚!後悔自己先前話說太滿了:“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6:8)果不其然,以賽亞面對以色列的心硬,不免憂心忡忡地問:“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 (《賽》6:11)以賽亞先知的問題,正是我們這些事奉者的問題……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後的醒覺(黃奕明)2015.12.23.       

2015年12月18日,我看完這部最新的《STAR WARS:原力覺醒》之後,發現38年前的激動,已隨風飄逝,只剩下了惆悵!
原力(Force)是個什麼東東?這是星際大戰系列作品中的核心概念。原力,是作品中虛構的一種超自然的、無處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創造的一個能量場,同時也是絕地和西斯(編註4)兩方追求和依靠的關鍵所在。
原力更像人類的罪性,《星際大戰》這個瑰麗的虛構世界,並不是真實的,因為不認識那位創造主。絕地和西斯都是人造的產物,而聖經啟示,上帝實則是藉著“道”創造了世界上的萬有。
許多賣座的電影都受新紀元的影響,如《星際大戰》系列,利用最尖端的電影科技,灌輸全世界觀眾錯誤的宇宙觀。 […]

編者的話

《舉目》76期——編者的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6期。文/談妮。《舉目》76期的主題是談敬拜。作者中有幾位曾是從事音樂專業的牧者,如唐侃、黃奕明、陳逸豪等,還有神學生郭為,以及長期參與敬拜服事的吳蔓玲和王星然。安迪介紹走過磨難羞辱,在百歲高齡仍不懈以音樂和生命敬拜上帝的馬革順。 […]